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47章 唯一的遗憾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叶飞睁开眼睛,看了看墙上的钟表,现在已经了上午快九点了,没想到一觉竟然睡了这么长时间,而躺在自己怀里的柳亦茹更是直到现在还没有橶来的迹象。

    在叶飞的印象中,妈妈还从来没有睡到过这个时候,心中不由暗自怜惜,她昨晚一定是累坏了,轻轻动了动身子,想要一个人偷偷起来。

    也许是感觉到了叶飞的动作,柳亦茹小嘴里发出一声懒懒的娇吟,美眸微微睁开,看了叶飞一眼,又马上闭上了,不过双臂却是紧紧得缠住了他的脖子,把自己的娇躯用力向他怀里挤了挤,继续舒服得睡去。

    早上本就是男人精力最旺盛的时候,二人现在又没有穿一点衣服,柳亦茹胸前的巨大随着这一动在叶飞的胸膛上重重得挤压了几下,把他开得一阵火大,如果不是怜惜她昨晚实在太累,恐怕就要来一场晨练了。

    苦笑了一下,叶飞继续保持着这个姿势,双目深情得看着怀中女神的绝世容颜,越看越爱,终于忍不住低头在她脸蛋上亲了一下。

    “别闹,让人家再睡一会嘛!”柳亦茹不满得扭动了一下娇躯,丝毫没有发觉自己这一动让叶飞早已站起来的坏东西趁机钻进了自己一双玉腿中间,还下意识得用双腿夹了一下。

    叶飞暗叫要命,无奈得说道:“现在快九点了啊,你今天不去公司吗?”

    柳亦茹又扭了扭身子,喃喃得说道:“九点就九点吧,晚去一会也没什么。”

    “好吧!”叶飞彻底无奈了,只能让她继续这么睡着,不过心里却是十分高兴,妈妈对自己越来越依恋了,这对于自己来说绝对是好事!

    找请?第一?

    大概又过了半个多时候,柳亦茹才算睡够,又跟叶飞痴缠了一会才慢慢得走了床,胡乱得套上睡衣进入了洗手间,而叶飞则是快速得洗漱了一下后跑进了厨房,妈妈的体力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早餐还是不要麻烦她了。

    二人一通忙活后终于一起坐在了餐桌前,叶飞喝了一口牛奶,忽然想起了自己昨天的决定,于是问道:“妈,我着准备把叶氏旗下的娱乐公司做大,你觉得怎么样?”

    柳亦茹愣了一下,立马反对道:“你怎么想着做这个了?这方面我们都不怎么熟悉,而且这也并不是什么好的项目,最重要的是,国内的这个圈子很不好,我觉得你还是别去碰的好。”

    “就是因为国内的风气不好,我才想要改变一下的。”叶飞把许薇儿的情况跟妈妈说了一遍,最后道:“所以我准备打造出一个真正的干净派领头人出来,也许会有点作用。”

    “那个许薇儿,长得漂亮吗?”不料柳亦茹根本没有去想儿子为什么会有这么高尚的理想,反而第一时间关心起许薇儿的情况来了。

    叶飞脸上露出促狭的微笑:“你吃醋了?”

    “我哪有!”柳亦茹俏脸微微一红,急忙说道:“我只是为灵儿着想,你为了一个女孩花费那么大的心思,让她知道了会怎么想?”说到这里,柳亦茹心里微微一叹,刚刚听到叶飞为了一个女孩做出这么多的事的时候,她的心里确实有些烦躁,不过随即又想到了林灵,就算自己再怎么努力,他还是要和林灵在

    第一?

    一起的,那自己又何必想那么多呢?所以她后面说的这句话倒是真心的。

    “你放心吧,我对许薇儿一点兴趣也没有,虽然她的相貌在目前的艺界是没有人能比得上的,但是跟你比还是差远了。”叶飞也没有说谎,到目前为止,他对许薇儿这个单纯过头而且神经大条的女孩确实没有什么兴趣,不过她那个性感成熟的妈妈嘛,嘿嘿。

    “那就好。”柳亦茹点了点头道:“我只是要提醒你,灵儿这孩子挺好的,你造成不要做出对不起人家的事来,知道吗?”说这句话的时候,柳亦茹是有些心虚的,因为她感觉自己现在就有些对不起林灵,但有时又会觉得是林灵对不起自己,想要抢去自己心爱的儿子。

    “那如果灵儿不介意呢?”叶飞忽然问道。

    柳亦茹又是一愣:“怎么可能?应该没有女孩子对这个不介意吧?”

    “灵儿就会,我很了解她。”叶飞说道:“妈,不如我把我们的事告诉灵儿吧?”

    “你敢!”柳亦茹大惊,急忙说道:“你要是敢和她说的话,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好,不说,不说!”见妈妈的情绪有些激动,叶飞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于是急忙转移了话

    第一??

    题道:“那你对我做大娱乐公司的事怎么看?”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不过要是做这个的话,我看你应该去找雪儿,她现在已经弄起了一个娱乐公司了,而且规模不小,我要是只想捧一个人的话,找她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总比你从头做起强。”由于知道了李雪儿和叶飞的关系,现在柳亦茹和她的来往变得多了起来,心里在欣赏这个十分优秀的女孩的同时,也有些暗暗提防,因为她总是觉得这个女孩在说起自己的儿子的时候,眼里那种柔柔的光芒很是让她不安,本来自己的儿子被优秀的女人仰慕,做母亲的一定很是自豪,但柳亦茹却不会包括在内。

    叶飞想了想说道:“还是算了吧,我不想让外人知道我和秋风集团的关系,这也算是我的一张底牌吧,我总觉得暗中的那个敌人很不简单,所以还是提防一些的好。”

    “那好吧,你随便好了。”柳亦茹也知道,现在儿子虽然在管理的经验上还不如自己,但是大局观却已经超过了几乎所有人,已经拥有了一个霸者的雏形,这也是她越来越依恋他的原因,因为她相信,就算自己想做一个花瓶,儿子也一定会把自己照顾得最好,但是她却并不想做什么花瓶。

    吃过早餐,叶飞和柳亦茹又在别墅大门口分别了,现在的他们越来越像一对恩爱的夫妻了,每天早上一起出门,晚上一起到这个温馨的家里,然后一起吃饭,一起洗澡,一起做喜欢做的事,最后一起睡觉,唯一的遗憾就是到了最后关头叶飞只能干着急,不过他相信,这个遗憾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不会再是遗憾,而是他们之间一个值得永远记住的美好忆。

    叶飞到凌云会总部的时候,时间已经快要到上午十一点了,也不知道许小妞会不会埋怨自己,但姑妈和沐灵肯定是不会的,她们两个一个性格温柔,一个又对自己全心全意,自然不会和许小妞一样。

    不过在见到一幕场景的时候,叶飞彻底得放下了心,只见许小妞在一个叶飞制造出来的高手的陪同下在这里四处乱走着,嘴里还不住得报怨:“你们真的是黑会吗?怎么一点也不像呀?就说刚才看的那个会议室吧,简直和一些公司的会议室没有什么两样,你们最起码也要弄几根火把装在里面,然后再弄一个大大的虎皮交椅,让叶飞那家伙坐嘛。”

    跟在她身后的那个高手则是一脸的苦笑,相信要不是因为这小妞是叶凝霜带来的,早就被他一巴掌拍飞了。

    叶飞很想冲上去大声得问她:“小妞!你说的这个场景又是从哪部电影上看到的?”不过想想还是算了,既然她对参观这里那么有兴趣,自己还是先不打扰她的好,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去审问一下昨晚抓来的那些人。

    给张一德打了个电话,知道那几个抓来的人都被关在地下室后,叶飞直接向那里走去,一路上却忍不住在想,自己支持许小妞这个决定到底对不对,虽然以她的相貌绝对刚一出道就会引起轰动,但是如果没有什么本事的话也最多只能成为一个很普通的偶像明星了,本来昨晚自己是想见识一下她的歌喉的,不料却被那些劫匪给破坏了,也只能以后再找机会,至于演技,以她这种性格,真的可以驾驭各种各样的角色吗?

    带着这样的担心,叶飞来到了地下室,却发现张一德已经先一步到了,那十几个昨晚抓来的人却都在昏迷当中,显然是张一德怕他们自杀,把他们暂时放倒了。

    “小满,你怀疑这些人有问题?”现在没有外人,张一德恢复了以前对叶飞的称呼,虽然现在叶飞越来越成熟也越来越威严,但是张一德对他的感情还是像他小时候一样。

    “嗯。”叶飞点了点头,把自己昨晚发现的疑点说了一遍,问道:“张爷爷,你怎么看?”

    张一德皱眉思了一下,说道:“应该就是这样了,不过不知道这个人的身份怎么样,能不能知道一些核心的事。”

    “这个问问就知道了。”叶飞笑道,说话间在那个眼镜中年身上拍了一下,很快那家伙就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叶帮,你这是什么意

    ?地◢第¨一??◢

    思?就算我们没有经过你们而在这里做了买卖,也不至于赶尽杀绝吧?”眼镜中年从四周的环境中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心中不由一阵惊讶,但是面上却显得十分冷静。

    “行了,别装了。”叶飞冷笑道:“说吧,谁派你来的,目的是要试探我哪个方面?”

    眼镜中年的面色微微一变,不过还是强撑着道:“你说的什么,我根本不明白!”

    “既然你不肯作,那我也只能让你见识一下我别的手段了。”叶飞说着从张一德手里接过一个小小的盒子,这种东西正是他那种仪器里面的一部分,并不能让人提升实力,也不能给人灌注绝对忠诚的思想,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可以消去一个人的观意识,从而弄清楚他的所有记忆。

    叶飞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这个人从一开始他就没想留着,就算给他植入了思想,让他绝对忠诚于自己,那也不能让他再露面,不然肯定能让幕后的那个人猜出些什么的,所以这个人根本一点价值没有了。

    没有再跟眼镜中年废话,叶飞直接打开盒子,从里面扯出两根头上各嫌着一个小金属块的电线,将那两片金属块贴在了他的两边太阳穴上,然后打开了盒子上的开头。

    很快,那人眼镜中年的眼神黯淡了下去,变成了一片茫然,显然他的自语意识已经完全消失。

    “是谁叫你来的,目的又是什么?”叶飞问道。

    眼镜中年虽然已经没有了意识,但是人的基本能力却并没有失去,听到叶飞的问话后凭着记忆毫无感情得说道:“我老让我来的,想要试探一下你的身手。”

    “那你的老是谁?”叶飞急忙问道,他感觉这个家伙的老应该就是那个一直隐藏在幕后的人。

    只是眼镜中年的答却又让他失望了:“我不知道,他有事只是通过电话联系我,我也想过弄清楚他的身份,但是差一点被他手下的高手弄死,从那以后我就不敢了。”

    “他除了让你试探我的身手外还有没有别的?”有些失望的叶飞只好这么问了一句,想要通过他的口知道那个幕后的家伙到底了解了自己多少事。

    “没有,他只是告诉我你的智力很强,手下也有一群很厉害的人,让我小心。”

    到了现在,叶飞已经可以肯定,这个眼镜中年后面的那个人和叶宇的东家根本就是一个了,他之所以要这个人来试探自己的身手,应该是对西南的那次行动有了怀疑,毕竟以柳君怡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在那样占据绝对劣势的情况下逆转,所以那个人才会怀疑这边有一个超出他想象的高手存在,只是不能确定是谁而已。

    这一切让叶飞暗

    ?第一?◢?¨¨

    暗心惊,那个幕后的家伙还真是不简单,竟然到自己身上,好在自己和小姨给特战队的人下达了保密的命令,不然自己恐怕就要暴露出来了,不过现在仍不能掉以轻心,最好还是想办法把那次参加行动的人尽快弄到望海来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