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46章 亦茹的服侍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其实刚才叶飞那样说,并不是要敷衍许薇儿,而是他真的就是这么想的,望海虽然是他的地盘,但是这些人明显就是那种流窜作案的,和凌云会不会产生一点的冲突,当然,更重要的是叶飞根本不想管那些无聊到极点的商人们。

    不过既然叶凝霜已经开口,叶飞自然不会不给她面子,于是站了起来向中间走去,却没有发现叶凝霜嘴角那一抹兴奋的笑容,她最喜欢看叶飞发威时的样子了,每当这个时候,已经四十岁的她总是会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兴奋,所以她刚才说的那些借口根本就是乱讲的,目的就是想让叶飞出头,至于那些人会不会被抢,她才不会操心呢。

    见叶飞在叶凝霜的示意下走了出去,许薇儿不由和叶凝霜一样兴奋,但是沐灵却有些担心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不希望叶飞会出事,不由拉了叶凝霜一下,有些责怪得说道:“霜儿,你怎么也跟着薇儿胡闹呀?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我的侄儿又怎么会是样子货?”叶凝霜笑道,笑容里似乎有着某种深意,让沐灵的俏脸不禁又有些红了起来,叶飞是不是样子货,她刚才可是感觉到了的,就那硬度,还有隔着衣服就能感觉到的硕大,实在是太让人动心了!

    这时叶飞的奇怪举动也引起了那些劫匪的注意,那个斯文的首领转过身看着叶飞问道:“这位先生有什么疑问吗?”那语气,就仿佛在跟一个老朋友聊天似的。

    叶飞也微微笑着说道:“各位兄在小的地盘上搞事,还没有通知,未免有点太不给面子了吧?”

    “你的地盘?请问你是?”那斯文中年人眼里闪过一抹精光,眯起眼

    ?第一?

    睛打量着叶飞。

    “凌云会,叶飞!”叶飞淡淡得答道,心中却是一动,刚才这个中年人看自己时,眼里明明闪过一丝轻蔑与敌意,明显就是认识自己,可是他却又问自己的身份,这里面肯定有事。

    “原来是叶帮,久闻大名了。”那中年人热情得笑了起来:“真是不好意思,因为行动太过匆忙,未及跟凌云会的各位老大打个招呼,实在是太失神了,不如这样,今天在这里的收益兄分给叶帮一半,怎么样?”

    叶飞摇了摇头,笑道:“小不是靠这个吃饭的,所以好意就心领了。”

    “那依叶帮的意思呢?”中年男人又眯起了在厚厚的镜片下的小眼睛,看着叶飞,眼里露出毒蛇一样的光芒。

    “各位现在收手,不动这里和一分一毫。”叶飞仍是那付云淡风轻的微笑表情:“我叶飞保证各位安全得离开望海。”

    叶飞此言一出,大厅里的人群不由一阵喧哗,对于他的名头,几乎所有人都听说过,但是见过他本人的却是不多,现在听到他的这个要求,这些展品的人和这里的负责人自然是十分高兴,但是其他人却不这么想了,毕竟叶飞只有一个人,就算名头再大,也不可能敌得过这一大群装备精良的劫匪啊,万一一会打起来,殃及池鱼就完蛋了,所以这些人都不禁对叶飞有些不满起来,本来人家好好的抢劫,抢完也就走了,你非得出来插一杠子,这不是多管闲事么?

    那个中年人显然也因为叶飞的这个要求有些生气了,沉声道:“叶帮的这个要求未免有些过分了吧?我和我的兄们都是在刀口上混饭吃的,今天如果白来一趟的话,恐怕他们不会答应。”

    “哦?是吗?”叶飞随口应付着他,心里却又冷笑起来,自己和这个中年人说了这么久,而他的那些手下竟然连一个向这里看一眼的都没有,只是按步就班得做着自己的事,这样的纪律,又岂是一般的劫匪能够拥有的?而能做到这一点的组织,根本就有完全的把握在几天前就把这些东西弄走,甚至连保安都不用惊动,又怎么会选择在今天动手?只有那些没有绝对把握的劫匪才会选择在展会的当天动手,为的就是万一失败了,可以拿这些名流做人质,所以他们现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只是让叶飞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些人知道自己今天会来。

    叶飞想得一点也没有错,这些人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这些珠宝,而是对叶飞的又一次试探,行动之前怕言多有失,特意交待了那些蒙面手下尽量不要说话,却不知这样一来反倒让叶飞看出了更多的疑点,如果让他们知道,恐怕会气得三尸暴跳吧?不过他们显然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首领仍是随着叶飞的话说道:“正是这样,不瞒叶帮说,他们的脾气可不怎么好。”

    “你这是在威胁我?”叶飞脸上的笑容不改,但是语气却已经冷了起来。

    “这只是一个忠告而已,当然,如果叶帮认为是威胁的话,也未偿不可,因为我们今天是劫定这里了,如果叶帮想要阻止的话,不防拿出些手段来看看。”那中年人得意的说道,心里有些不屑,亏自己的幕后老还把他当一个对手呢,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一个冲动的少年而已,至于老说过叶飞的身手可能高得可怕那句话,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叶飞再厉害,还能比老下手的那几个高手厉害不成?要知道,在自己这些全付武装的手下面前,就是那些高手也讨不到什么好的。

    “手段?好啊。”叶飞笑道:“你现在走到窗口,向下看一看,就能知道我的手段了。”

    “嗯?”那眼镜中年愣了一下,走到窗口向下看了一眼,脸色不由大变,因为此时在港湾大厦的下面,已经站了足有上千人,他们并不是警察,但是手里的家伙甚至比警察都要厉害得多,很显然,这些都是凌云会的人。

    “叶帮果然好手段,只是我有些不明白,叶帮是怎么把人叫来的呢?这里的信号好像已经被我们屏蔽了吧?”那眼镜中年很快就冷静下来,一边问着叶飞,一边暗暗给手下做着一些手势,而那些蒙面人也都不动声色得将枪上了膛,并且慢慢得向叶飞围拢过来。

    叶飞仿佛没有看到那些人一般,笑道:“这很简单啊,你刚才不是说过吗,不排除有人可以有别的办法和外面联系,巧的是,我就是一个那样的人,只不过我没有报警,而是通知了我的兄们。”

    “好,叶飞,我承认小看你了,不过你也别得意,只要有你在我们手里,凌云会再厉害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说着对那些蒙面人一挥手,大喝道:“动手!”

    只是这个眼镜中年的命令仿佛根本不是对他的手下下的,而是对门外的那些人,随着他的声音响起,十几道鬼魅般的身影从刚才被他们破坏掉的门口冲了进来,在那些蒙面大汉一枪也没有来得及开的情况下,就瞬间将他们全部制服了,现在能站着的劫匪,只剩下了那个眼镜中年,而那十几个解决掉敌人的高手则是一声不响得站到了叶飞的身后。

    眼镜中年的脸色一片苍白,颓然道:“叶帮,我服了,随你怎么发落吧!”

    叶飞没有再理他,头对那几个高手小声吩咐道:“把他们带总部,先关起来,明天我亲自去审问,记住,别让他们死了!”

    “是!”那几人应了一声,带着眼镜中年和那些被他们打昏的蒙面人迅速得离开了这里。

    目送凌云会的高手们离开,那宾客都欢呼起来,瞬间围到叶飞的身边,恭维的话不要钱似的抛撒而出,浑然忘了刚才自己还在埋怨叶飞呢。

    这样的场面是叶飞最为讨厌的,客气得应付了几句后就挤出了人群,汇了叶凝霜三女,一起离开了这个大厅。

    “正式介绍一下,我侄儿叶飞,望海凌云会的帮。”在电梯里,叶凝霜终于把叶飞的真实身份说了出来,虽然叶飞没有亲自动手让她有些失望,但是只是刚才表现出的睿智就足以让她自豪了。

    沐灵这才知道,叶飞所谓的接手了一些生意竟然指的是整个凌云会,刚才的表现实在是太让她震惊了,此时看向叶飞的目光里充满着异样的光彩,而许薇儿却没有想那么多,在叶飞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原来你是叶阿姨的侄儿呀,竟然骗了我那么久!”

    叶飞惊讶得问道:“你没有认为我是坏人吗?”

    “我为什么要认为你是坏人?”许薇儿比叶飞更加惊讶,一双明亮的美眸瞪得老大。

    “因为我是黑会啊。”叶飞说道:“你不是一直认为我们这样的人是坏人的吗?”

    “黑会就是坏人吗?”许薇儿的眼睛瞪得更大:“可是我在电影上看的黑会大多数都是好

    第?一?

    我呀。”

    两位成熟的美妇都不禁被他们的对话逗得笑了起来,沐灵有些无奈得说道:“薇儿,妈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看那么多电影,更不要把电影和现实联系到一起,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电影和现实里不一样吗?”许薇儿忽然向后退了一下,离开叶飞身边,有些怕怕得说道:“难道叶飞你真的是坏人?可是我看着不像呀。”

    沐灵有些哭笑不得的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说不让你总把电影和现实联系到一起,又没说叶飞是坏人。”

    “那我就放心了。”许薇儿笑了起来,又站到叶飞身边。

    说笑间,四人出了电梯,来到停车场,叶凝霜对叶飞道:“小满,你今天要去哪里?要不到姑妈那里去坐一下?”

    “不用了。”叶飞说道:“我要家陪妈妈,姑妈你们先走吧。”

    叶凝霜今天已经很满足了,所以对于叶飞的拒绝也没有什么不满,答应了一声后车出了自己的车子,让沐灵母女坐了进去,刚要走的时候却又被叶飞叫住了。

    “沐阿姨,薇儿姐,你们明天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和我姑妈到凌云会总部来一趟吧,我有些事情要和你们商量。”叶飞说道。

    沐灵和许薇儿来望海根本就没有什么事,一是看望一下叶凝霜,二就是来参加这个展会了,所以很爽快得应答了叶飞,这才和叶凝霜一起离去。

    “真是个好孩子啊,再忙也不忘家陪妈妈。”沐灵叹了一声说道,心里对叶飞更加满意了。

    叶凝霜却是忍不住暗笑起来,心想你要是知道他去陪妈妈做什么,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目送叶凝霜她们离开,叶飞的眼里闪过一丝精芒,今天的事已经很清楚了,那些劫匪根本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而他们为什么会知道自己一定出现在这里,恐怕和沐灵母女脱不了干系,只是她们两个又不像是有什么心机的人,这就让叶飞有些奇怪了。

    直到把车子停进了别墅的车库,叶飞也没能想通这件事,遂将之扔到了脑后,她们两个是不是有问题,明天再接触一下就能知道了,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却是家好好陪心爱的妈妈。

    “来了?”刚进门,叶飞就听到了妈妈熟悉的温柔声音,让他的心里瞬间充满了别样的温暖,点了点头道:“来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六个字,但是却让二人之间产生了一种浓得化不开的温馨,柳亦茹的嘴角不由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才短短的几天,她已经习惯了每天坐在客厅里等他来,如果他没有来,除非事先打了电话,不然她肯定连觉都睡不着,她不知道自己对他这样越来越重得依恋下去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却十分享受这种感觉。

    叶飞脱掉外套,进洗手间匆匆洗了把脸后又跑了出来,坐到柳亦茹身边,二人没有多余的话,很自然得就吻在了一起,而叶飞的大手也习惯性得在她柔软的娇躯上探起来。

    柳亦茹的性欲已经完全被儿子开发出来,而且在儿子面前也越来越放得开,此时不但没有反对儿子的抚摸,反而动拉起他一只大手放进自己宽松的睡衣里,让他握住自己一只大奶子用力得揉捏,而自己的小手也隔着他的裤子在他那根让自己十分渴望的大鸡巴上来按压。

    感受到妈妈的热情,叶飞心中不由大喜,大嘴放开妈妈的香唇,顺着她的桃腮玉颈一路亲吻下去,渐渐来到她的胸前,轻轻分开领口,朝圣一般看着妈妈那对曾经哺育过自己的大奶子,它是那么的完美,形状如两个玉碗倒扣在胸前,没有一丝的下垂,上面的皮肤如温玉般晶莹雪白,甚至连血管都看不到,虽然曾经哺育过自己和小妹,但是乳头的颜色却还是粉红,铜钱大小的乳晕更只是一层淡淡的粉色。

    贪婪得睦着妈妈这一对完美的大奶子,叶飞终于忍不住张开大嘴含住一颗已经充血挺、涨得如花生米大小的乳头,先是美美得吮吸了一番,然后忽然向里吸去,尽量将妈妈的那团美妙的巨乳向嘴里吸去,可是正如妈妈的小嘴不能完全含下自己的大鸡巴一般,叶飞把嘴张得极限同样也只能含住妈妈大奶子的三分之一,不过这已经让叶飞很满意了,一边在嘴里那团美妙的软肉上吮吸着,一边用舌头在妈妈涨得坚硬的小奶头上打着转儿。

    柳亦茹被儿子玩弄得身心俱爽,伸出小手在他的头上轻轻抚摸着,嘴里喃喃娇吟道:“好儿子,你真会弄,弄得妈妈好舒服!”

    受到鼓励的叶飞一直吮吸了好久,才把妈妈的这只大奶子吐了出来,那被他从粉红弄成鲜红的小奶头和半截奶子上都粘满了他的口水,在客厅里的灯光下反射出一层淫靡之极的光芒。

    不想厚此薄彼的叶飞将妈妈另一只大奶子也含进了口中,同时伸手到她睡衣的裙摆里,果然,妈妈今天仍没有穿内裤,自己的大手直接就摸到了她一片湿滑的小骚屄,当下用手指在妈妈两片饱满无比的大阴唇中间来划了几下,然后伸直中指,将它插进了妈妈有些烫手的屄眼里,缓缓得抽插。

    柳亦茹被儿子越来越熟练的技巧弄得动情不已,同时也想起了自己今天上班时在偷偷下载的视频上学到的东西,于是呻吟着说道:“乖儿子,抱妈妈到卧室去吧!”

    “嗯。”一直含着妈妈的奶子没有放的叶飞含糊不清得答应了一声,撤玩弄她小骚屄的大手,托住她的腿弯,另一只手则是托起妈妈的玉背,轻轻用力将她十分丰满性感却又极为轻盈的娇躯抱了起来,一边继续吮吸着妈妈美妙的大奶子,一边走进了她的卧室。

    将怀里的绝世尤物放到床上,叶飞正想继续,柳亦茹却开口道:“你已经忙了一天了,先去洗个澡吧。”

    “一起洗啊。”虽然已经从妈妈身上那诱人的体香中加杂着的一抹浴液清香里知道她已经洗过澡了,但是叶飞还是想和她洗一个鸳鸯浴,这个习惯从当初那个山洞里已经开始保持了。

    “好啊。”柳亦茹爽快得答应下来,当先脱下身上的睡衣,就那么赤裸着向浴室走去。

    同样快速得脱光全身衣服的叶飞贪婪得看着妈妈随着走动不断轻轻摆动着的完美玉臀,鸡巴硬得都快要爆开了,终于在走进浴室后再也忍不住冲上去,一把抱住了妈妈性感的娇躯,火热的大鸡巴紧紧顶在她诱人无比的大屁股上。

    柳亦茹并没有躲开,反而将自己的娇躯向后一靠,更紧密得贴在儿子雄壮的身躯上,大屁股微微扭动,用自己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臀肉轻轻挤压儿子硬到极限的大鸡巴,同时拉过他的大手按在自己胸前,让他玩弄一直都很喜欢玩的大奶子。

    “妈,我想肏你!”意乱情迷的叶飞终于在妈妈的耳边说出了自己最深切的渴望。

    儿子直白的话让柳亦茹的娇躯一阵发软,空虚的小骚屄里产生了巨大的渴望,她真的很想说:好儿子,妈妈也想让你肏,很想很想!可是我是你的亲生母亲,我们是绝对不能这样的。不过这句话柳亦茹却并不想说出来,也不知道是怕扫了儿子的兴还是怕话说绝了以后断了自己的后路。

    “去把身子湿一下吧,妈妈帮你搓背。”柳亦茹用尽所有的毅力,将自己性感的娇躯从儿子的怀里挣脱出来,对他说道。

    见妈妈没有接自己的茬儿,叶飞心里微微有些失望,不过这个结果却是他早已想到的,此时这么说,只是为了进一步得弱化妈妈心里

    ?地第◢一

    的那层障碍,现在看来,已经颇有成果了,因为妈妈没有再像以前那样断然拒绝。

    一边将浴缸注满水,一边打开淋浴将自己的身体弄湿,叶飞对妈妈说道:“妈,我已经好了。”

    柳亦茹轻盈得向儿子走了过来,随着她的走动,胸前那对坚挺的大奶子微微颤动,诱惑得叶飞直吞口水。

    来到儿子身边,柳亦茹也把自己的娇躯淋满了水,然后拿起旁边的浴液倒了一些在手心里,双手搓开后却并没有立马给儿子涂上,而是将它们全部涂在了自己那对完美的大奶子上。

    就在叶飞有些不清楚妈妈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时候,却见妈妈迈步来到自己身后,双手按在自己肩上示意自己坐下来。

    叶飞按照妈妈的要求在浴室里的小凳子上坐了下来,就感觉妈妈在后面趴到自己的背上,用她那对弹性惊人的大奶子顶住自己背上的皮肤,借着浴液的润滑轻轻摩擦着,同时在自己耳边娇媚得问道:“乖儿子,喜欢妈妈这样给你擦背吗?”

    “喜欢,太喜欢了!”叶飞被妈妈弄得也是极为舒服,不由把手伸到后面,探进她的双腿之间,在妈妈淫水横流的小骚屄上抠摸着。

    在儿子身上摩擦时,娇嫩的乳头滑过他背上的肌肤已经让柳亦茹动情之极了,此时再加上儿子对自己小骚屄的抚摸,更是让她冲动起来,一边趴在儿子背上扭动着娇躯,让自己柔软坚挺的大奶子在他背上继续按压着,小手却已经伸到了前面,握住儿子火热的大鸡巴,借着浴液的润滑轻轻套弄起来。

    “妈,你弄得我好舒服,告诉我,是你儿子的真鸡巴好还是那个假的好?”叶飞享受着妈妈的服侍,柔声问道。

    柳亦茹趴在儿子背上的娇躯又是轻轻一震,稍微用力捏了一下手里坚硬的大鸡巴说道:“当然是它好了,可是儿子,妈真的不能让你那样,不过你也别失望,妈妈可以用其它的办法让人舒服。”说着,柳亦茹起身离开了儿子的背,再次弄了些浴液抹到自己奶子上,然后来到儿子的前面,让他分开双腿自己站进去,微微蹲下娇躯,将自己那对丰满的大奶子压在儿子结实的胸膛上,摩擦了几下后却又感觉不太舒服。

    重新站直了身体,柳亦茹指着浴缸边上的那个平台说道:“乖儿子,到那里躺下吧,妈妈来伺候你。”

    叶飞依言来到那个平台上躺下,双目充满渴望得看着自己成熟美艳的女神妈妈。

    而柳亦茹在看到儿子因为平躺而更显硕大的鸡巴时也是一阵心醉神迷,用力咬了咬嘴唇才让自己忍住那种坐上去让它深入自己的渴望,慢慢走到平台前,也爬了上去,在儿子的身上趴了下来,继续用自己的奶子帮儿子按摩胸膛。

    一边在儿子的胸膛上扭动着,柳亦茹还抬起头来看向儿子,而叶飞也低头看向自己的妈妈,四目相对,母子间的那种柔情怎么也化不开,但是母子二人此时做的事却又是那么的淫靡。

    柳亦茹趴在儿子身上一点一点得向下移动,丰挺的大奶子一路滑过他的胸膛,腹部,小腹,最后来到他的胯下。

    伸出小手,柳亦茹握住儿子那根涨成紫红色的大鸡巴,先是温柔得套弄了几下,然后将它放进自己深深的乳沟里,双手捧住自己的一对大奶子往里一挤,把它夹在中间,借着浴液的润滑,缓缓上下套弄。

    “乖儿子,妈妈这样你舒服吗?”一边服侍着儿子的大鸡巴,一边问道,感受着儿子巨大火热的鸡巴摩擦自己奶子上娇嫩的肌肤,柳亦茹心里也有一种特殊的满足感。

    “舒服,不过我想要是插进你屄里肯定会更舒服,妈,你就答应儿子好不好?让儿子把鸡巴插进你那美妙的屄里,肏你一次好不好?哪怕就一次也行啊,我真的很想试试肏我的亲妈妈的感觉。”叶飞故意说道,他明知道妈妈现在还不可能答应自己,但还是这么说了,目的就是要一点点弱化她的心里防线,然后找一个适当的时机一举把她拿下。

    柳亦茹无奈得看了儿子一眼,仍没有答话,只是低下头去张开性感的小嘴含住儿子那被自己丰满之极的奶子包裹,但仍是从顶端露出来的大龟头,心里却是暗暗感叹,好儿子,你虽然没有感受过,但是妈妈却早已让你肏过一次了,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好,所以妈妈不能答应你,不然妈妈一定会上瘾的,到时就不是一次的事了!

    用奶子和小嘴为儿子服务了好一会,柳亦茹才吐出儿子被自己吮吸得闪闪发亮的大龟头,抬着看着他问道:“这下你满意了吧?”

    “满意!”叶飞急忙点头,然后又问道:“妈,你怎么突然会了这些的?还是以前就会,不舍得给儿子用啊?”

    柳亦茹不由白了儿子一眼:“什么以前就会?还不是为了你这个小冤家人家才偷偷在电脑上学的。”

    叶飞就知道是这样,心中不由大为感动,伸手轻抚着妈妈绝美的脸庞,柔声道:“妈,你不用这样的,只要是你,不管技巧怎么样,儿子都会爱你一辈子的!”

    “不,妈妈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人了,所以自然要让自己的男人更舒服,可是妈妈的屄又不能给你肏,只能从别的方面补偿你了,以后妈妈的嘴,妈妈的奶子你都可以随便肏!”为了让儿子获得更大的快乐,柳亦茹故意说出了让他刺激的字眼。

    在听到妈妈的话后,叶飞的鸡巴果然兴奋得跳动了两下,让柳亦茹心中极为得意,继续低头吮吸起儿子的大鸡巴来。

    这样弄了好一会,二人身上的浴液都快要干了,可是叶飞却仍没有射出来,柳亦茹不由有些着急的道:“乖儿子,你怎么还不出来呀?妈妈还要帮你洗其它的地方呢,乖,快点射,都射到妈妈的嘴里,妈妈最喜欢喝儿子的东西了!”说完又将儿子的龟头含了进去,并且加大了吮吸的力度,柔软的香舌也在儿子龟头上轻扫着。

    一直没有刻意忍耐的叶飞本已经快要到了极限,此时被妈妈淫荡的声音这么一刺激,终于低吼了一声,龟头暴涨,不过却没有在妈妈的小嘴里发射,而是伸手将自己的大鸡巴从妈妈的小嘴里拔出来,轻轻套弄了几下后,将大量的浓精尽数射了妈妈那对服侍了自己的鸡巴好久的完美的大奶子上。

    “坏蛋,这么浪费!”柳亦茹娇媚得白了儿子一眼,不过小手却已经伸到胸前,将儿子射上去的精液轻轻得抹开,让自己的那对大奶子很快粘满了儿子的精液,在灯下散发着一抹淫靡的光芒。

    叶飞被妈妈从未有过的淫荡表现弄得欲火如狂,双目紧紧得盯着妈妈性感到爆的娇躯,嘴里狠狠得说道:“骚屄妈妈,你越来越骚了,儿子好想把鸡巴插进你的骚屄里,使劲儿的肏你,让你一直高潮,直到爽死为止!”

    柳亦茹被儿子的话弄得娇躯发软,一双妙目紧紧得盯着儿子那根仍然坚硬无比的大鸡巴,心里那种坐上去,让它狠狠插入自己的渴望差点儿不能抑制,最后终于凭着仅有的一丝理智制止了这份渴望,慢慢得站了起来,将自己已经有些干了的娇躯重新用水打湿,顺便将奶子上属于儿子的精液冲洗下去,然后说道:“下面该洗腿了。”

    就在叶飞以为妈妈会继续用她那对美妙的大奶子为自己会务时,却见她倒了一些浴液,双手搓开后直接抹到了她的一双玉腿之间,直到她那饱满的小骚屄和浓密的阴毛完全被洁白的泡沫覆盖,才停了下来,然后分开双腿,慢慢骑在叶飞的腿上,大屁股缓缓挺动,在帮儿子涂抹浴液的同时也让他那粗壮的大腿摩擦着自己充满渴望的小骚屄。

    叶飞被妈妈淫荡的动作弄得欲火更盛,忍不住伸手握住她一对大奶子,轻柔得抚摸着,被妈妈骑住的右腿也一下下向上顶着,妈妈那粘满淫水和浴液的小骚屄触觉真是太美妙了,即使只是用腿碰触,就已经让叶飞冲动不已。

    柳亦茹本想这样帮儿子把双腿都弄一遍呢,不料还没磨几下自己就先受不了了,屄里涌出的淫水甚至都把浴液给冲散了,而儿子的腿也不能让她满足,于是伸用小手按住儿子那根铁棒一般的大鸡巴,将它按倒在儿子结实的小腹上,然后骑了上去,用自己渴望无比的小骚屄紧紧压住儿子的大鸡巴。

    如此紧密的接触让母子二人都不由发出一声小嘴的叹息,叶飞握在妈妈奶子上的大手更加用力得活动起来,而柳亦茹也开始前后挺动自己的大屁股,让儿子坚硬火热和大鸡巴紧密得摩擦着自己湿滑一片的小骚屄。

    由于柳亦茹几乎全身的重力都集中在了胯下,叶飞的大鸡巴很快就顶开了她两片肥厚的大阴唇,深深陷进了她娇嫩的屄缝里,每一次摩擦粗糙的龟头都能大力得磨到她娇嫩的屄肉和敏感的阴蒂,这样一来,柳亦茹感觉甚至比让那个和儿子的鸡巴一模一样的假鸡巴插入还要爽快。

    强烈的快感让母子二人都喜欢上了这个运动,叶飞双手按住妈妈的大屁股用力向下压着,柳亦茹也疯狂得挺动着娇躯,让自己骚痒空虚的小骚屄以最亲密的状态和儿子火热的大鸡巴强烈得摩擦。

    在如此强烈的快感冲击下,柳亦茹很快就迎来了今晚的第一次高潮,飞快得挺动了几下后娇躯一阵颤抖,然后软软得趴在儿子健壮的胸膛上。

    但是叶飞并没有跟着妈妈一起来,反而用力挺动起腰肢,用自己的大鸡巴在妈妈刚刚高潮,还不住吐出淫水的小骚屄上大力得摩擦,嘴里叫道:“骚屄妈妈,你的亲生儿子要干死你!”

    在儿子身体和语言的

    第一??

    共同冲击下,柳亦茹的前高潮还没有结束,紧接着又迎来了第二波,几乎达到顶点的快感让她那特殊的体质再一次显现,在高潮的同时喷出了大量的微粘液体,将儿子的小腹淋得满满的。

    叶飞似乎是铁了心的要让妈妈得到最强的高潮,在她喷出来之后仍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用力得玩弄着自己风情万种的女神妈妈,一直将她弄得连

    ?找请3第一2?

    喷了三次,再也没有一丝的力气,才在她无力的求饶声中停了下来,将二人身上冲洗干净后抱着妈妈酥软无力的娇躯到卧室。

    “坏蛋儿子,你差点儿把妈妈弄死了。”被儿子放到床上之后,柳亦茹有气无力得责怪道,但是一双美目中流露出的却是无限的满足,深情得看着自己这个让自己忍不住想要沉沦了儿子,还没过一分钟,便沉沉得睡着了。

    叶飞也翻身上床,将妈妈性感无限的娇躯轻轻抱在怀里,也跟着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