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41章 二姐的温柔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时间不长,那个叫地龙的小就来了,叶飞也是到现在才知道他的名字,从他的名字上就能知道,这人肯定是当初和飞龙帮的老帮一起打天下的儿,忠诚度自然不用说,所以叶飞也更加相信他了。

    “帮,就是刚才在我身边的那个,你看着还满意吗?”地龙走到叶飞身边,低声问道。

    叶飞点了点头:“还不错,看上去没什么风尘味,下一步让她去旁边的咖啡厅,到了那里后打这个电话,自然有人会告诉她应该怎么做,你也跟她交待一声,如果做的好,是不会亏待她的。”说着,叶飞递给了地龙一张只写着一个电话号码的纸条。

    地龙接过纸条,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帮还有什么要吩咐的没有?”

    “还有就是,在事成之后不要让她再呆在东南了,走得越远越好,当然,不能亏待了她和她的家人。”叶飞最后吩咐了一句,他的意思是让那个女人在事成之后远远的离开,由凌云会给她一笑钱,保证以后衣食无忧,不过地龙却是会错了意,在事后想要灭口,结果差点酿成一场悲剧,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等地龙领命离开后,叶飞也溜出了总部,心中暗自议而庆幸没有被方玉倩那小丫头看到自己,不然肯定又会对自己纠缠不休了,虽然这个小萝莉除了性格有些古灵精怪以外还是蛮可爱的,但是叶飞却也暂时不想招惹她。

    出了凌云会总部,叶飞看了看时间,上午十点多,现在去学校的话也没有什么事干,所以他准备到特战队去看一看,虽然现在小姨还没有来,但是叶飞却也有些相念那些一起共患难过的血性汉子了。

    不过,在他开车经过一个性的办公大楼时,却又改变了意,将车子停在大楼下面的停车场里,坐电梯向着顶楼而去。

    这座大楼是业盖起来出租的,所以几乎每一层都是一个不同的公司,而在它的顶楼,所有的房间却被打通了,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这个空间最显眼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飘起的树叶的标志,树叶的旁边写着“飞扬武馆”四个大字。

    虽然现在已经不是暑假,但是武馆的生意却仍然极为火爆,一是因为这家武馆教的东西真的有用,二来也是因为这武馆的馆是一位顶级美女,虽然这位馆并不亲自教授男学员功夫,而且每天也

    最?新第?一◢?

    都是一身极为严实的练功服,但她那绝世的风姿仍是吸引了不少想一饱眼神的男学员。

    此时这位馆正站在大厅的最中间,看着大厅里或认真练习,或偷懒耍滑的演员们,并不时指导纠正一下学员们的动作,一身洁白的练功服,再配上她那艳若桃李却又冷若冰霜的绝美容颜,使得她散发出一种冷清淡雅的气质,就仿佛一朵独自生长在绝壁上的雪莲,让再粗俗的人也无法生出亵渎的心思。

    忽然,这位天山雪莲一般的绝色馆停下了脚步,把目光投向了大厅门口的方向,嘴角微微一弯,露出一个温柔之极的微笑,刹那间,雪莲盛开了,那淡淡的笑容却像是冬日的阳光一般,瞬间融化了所有的冰雪,让人感觉身心都暖暖的。

    这一幕,让所有看到的人都不由惊呆了,他们中有不少是自从武馆创办以来一直呆有这里的,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但是他们可以很肯定得说,这两年多来,馆从来也没有笑过,甚至有些人在猜测她是不是一

    地¨第一2

    个天生不会笑的人,可是今天他们却知道了,馆不是不会笑,而是不会对他们笑,本就美绝人寰的她,一但笑起来,竟然如此的迷人。

    好奇的众人不由顺着馆的目光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已经不可以用“帅”这个字来形容的男孩慢慢走了进来,脸上同样带着一抹和煦的微笑,一时间,拿这男孩和馆对比的他们心里冒出了好多的名词,“金童玉女”、“天生一对”等等,总之,他们都觉得只有这样一个人才能配上他们的馆。

    不过,这些人中也有心里不舒服的,金大顺就是其中的一个,他跟馆是大学同学,从那时候就开始追求她,在她开了武馆后更是成了第一批学员,只是这么多年来,无论他用什么方法都无法打动佳人的芳心,甚至连博她一笑都不能,这让金大顺有些无奈,但是却并没有放弃,一来是因为馆实在是太美,让他怎么也放不下,二来也是因为他知道馆的真正身份,他们金家自然也算得上是一个大富之家,但是和叶家相比那就差得太远了,所以只要能得到她的垂青,自己就能直接少奋斗一辈子。

    此时见到美丽的馆竟然对着一个小白脸露出了他从未见过的笑容,这又怎么让金大顺受得了?于是大步迎了上去,挡在那男孩身前,问道:“你是,到我们武馆来干什么?”

    叶飞好久没有见到二姐了,本来看到她极为高兴,想要过去和她亲近一下,不料竟然被一个家伙挡住了,心中不禁有些愕然,看了那家伙一眼,淡淡得问

    ?度第?一?|23|

    道:“你哪位?这间武馆是你开的?”

    强烈的嫉妒已经冲昏了金大顺的头脑,也没有想想,既然叶思瑶对这男孩露出那样的笑容,那肯定是极为熟悉的,又怎么会是他能挡的?见叶飞似乎不卖自己面子,不由有些气愤得说道:“虽然不是我开的,但是做为这里的大师兄,我有责任对一个外来者进行询问。”由于来得最早,金大顺在这里一直以大师兄自居。

    “大师兄?”叶飞微微笑了起来,伸出手抓住金大顺的手臂轻轻一抖,说道:“那就让我来试试你的功夫。”

    金大顺虽然自称大师兄,但是他来这里根本不是想学武,所以混了两年多的他甚至都不如一个初学者,叶飞这一下根本没用什么力气,但是仍把他扔出老远摔在地上。

    被摔得头昏脑涨的

    ??度?第?一??

    金大顺不由大怒,也不顾这里是武馆了,直接对着刚才和他站在一起的几个人喊道:“给我把他好好得教训一下!”

    那几个人都是金大顺的保镖之类的随从,对于他的话自然不会不听,于是大喝着向叶飞冲了过来,这几个人的身手明显比金大顺强了许多,但是对于叶飞来说根本连小孩子都不如,走向二姐的脚步根本没有丝毫停留,双手只是轻轻挥动了几下,那几个人却都已经飞了出去,摔得比金大顺还要惨。

    自始至终,叶思瑶都面带微笑得看着,根本没有出来阻止,而在叶飞走到她面前时更是做出了一个让所有学员都不能接受的举动:一向对学员极为严厉,但又颇为护短的她,不但没有责怪这男孩打伤她的徒,反而伸出小手在他那并没有一丝汗水的额头上擦了一下,关心得问道:“你没事吧?”

    叶飞轻轻抓住二姐的小手,笑道:“没事,那几个小角色

    找请第一

    都不够我热身的。”

    叶思瑶反手拉住的手,向着旁边走去,同时说道:“到我的办公室去吧,这里人太多,有点儿乱。”

    叶飞点了点头,跟着姐姐走进了大厅角落的一个小房间,里面的布置十分简单,只有一张小小的床和一台电脑桌,另外就是几把椅子了,这里就是叶思瑶的办公室,而且这段时间她也一直住在这里。

    看着这个小小的房间,叶飞不禁有些心疼,二姐这些天真是受委屈了,而造成这一切的却是自己,这让叶飞很是愧疚,不过现在仍不是让姐姐去住的时候,自己也只能等以后再好好的补偿她了。

    坐在姐姐的那张小床上,接过她递来的一杯水,叶飞说道:“姐,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让你受苦了。”

    “没关系呀。”叶思瑶并没有坐旁边的椅子,而是在叶飞身边坐了下来,伸出小手像他小时候一样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微微笑道:“我倒是感觉这里很清静,更适我练功呢,这些天我感觉自己的内力增长了不少。”

    “那就好。”叶飞压下心里的愧疚,问道:“姐,你这武馆最近怎么样?辛不辛苦?”

    “还不错了,现在名声大了一些,学员也多了好多,幸好第一批的学员现在已经基本可以教授一些东西了,我自己倒并不怎么辛苦。”叶思瑶说道:“而且看着武馆一天比一天繁荣,我也很高兴的。”

    “刚才那个大师兄是怎么事?”叶飞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他觉得那个家伙似乎对姐姐有什么想法,这让他心里有点不舒服。

    叶思瑶笑道:“他啊,就是我大学的一个同学,在我刚刚了武馆时就进来了,因为来得比较早,所以总认为自己是大师兄,其实就是一个纨绔子,不用理他的。”

    “那为什么不干脆把他赶走?留在这里别人还以为你的武馆教不好学员呢。”虽然看出姐姐对那家伙根本没什么感觉,但叶飞仍不想他留在这里。

    “赶了几次,却没能成功,所以我也懒得理他了,反正他一个人又不能代表我武馆的水平,而且还能给我拉些学员来,倒也有些用处。”叶思瑶就是这样一个人,对于她不关心的人或者事,根本不会理会,那个金大顺在她的眼里也就是一个普通之极的同学,甚至连让她讨厌的资格都没有。

    “那好吧。”叶飞从姐姐的表情中知道,那家伙根本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也就懒得再说他了,他发现,二姐似乎变了不少,以前对自己虽然也是发自内心的关心,但是却很少表达出来,可是现在却不太一样了,而且笑容也似乎多了不少,于是趁机问出了自己心里已经存了好久的疑惑:“对了,姐,你为什么要开这个武馆啊?我记得你大学是学企业管理的吧?怎么没有去公司帮忙?”

    此时的叶飞却不知道,二姐之所以会改变,还是因为他,正是那一次他表现出来的亲近(详见第8章“二姐的关心”),彻底得融化了叶思瑶的心,让她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

    叶思瑶为什么会在毕业后选择自己开武馆,本是她心中的一个秘密,但是面对着心爱的,她却有想再隐瞒下去了,于是说道:“你也知道,姐姐的性格有些不太好,我怕自己进了公司后会影响公司里的团结,所以才想自己历练一下,而开武馆,一是因为练武本来就是我的兴趣,二来这样也能多接触一些人,可以锻炼一下自己的交能力,为以后进家里的公司做准备。”

    这些话其实压在叶思瑶心头已经好久了,她毕业后没有进公司,妈妈和大姐虽然都没有说什么,但是多少还是有些失望的,叶思瑶心里也很不舒服,虽然她知道自己说出原因后家人肯定都能理解,但是由于不善长交流,始终没有说出来,现在终于向倾诉了一下,她感觉心里一下轻松了许多。

    叶飞没想到二姐竟然是因为这个才没有去公司帮忙,心中不由暗叹,说道:“姐,其实你早就应该和大家说清楚的,你关心我们,我们也都同样关心你,所以肯定会帮你想办法的,你没必要自己一个人承担。”

    “我这不是跟你说了吗?”叶思瑶笑道:“好了,不说我了,说说你的事吧,今天你怎么有空到姐姐这里来了?不用上课的吗?”

    “今天处理了帮会的一些事情,没有去学校。”叶飞笑道:“完事后有些想你了,就过来看看喽。”

    叶思瑶这才想起,已经不再是那个弱弱的需要自己保护的小男孩了,而是望海最大帮会的帮,不过,还不到十七岁的他能处理得好这一切吗?关心之下不禁问道:“帮会里的事是不是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