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40章 玩具爽亦茹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隔着衣服轻轻在妈妈迷人的妙物上咬了几下,叶飞才放开她,嘿嘿笑道:“你不是说让我快点吃香的东西吗?”

    “我说的是晚餐!”柳亦茹娇媚得白了他一眼,这坏蛋越来越坏了,竟会变着法儿的作践人,但是却又那么让人心动。

    叶飞低下头,继续隔着衣服在妈妈那一团迷人的柔软上亲吻着,嘴里含糊不清得说道:“晚餐有什么好吃的?还是我亲爱的妈妈最香了!”

    柳亦茹的意志本就不怎么坚决,此时被儿子这么一弄,心中也渴望起来,本来准备推开他的双手不由得按在了他埋在自己胸前的脑袋上。

    “妈,现在家里就咱们两个人,咱们不穿衣服了好不好?”叶飞见妈妈已经有些动情,抬起头来看着她问道,这些天他一直在进行着一个“伟大”的构想,那就是等自己把姐姐们也拿下之后,一家人其乐融融得团聚在一起,谁也不穿衣服,那情景,只要想想就让他激动不已,现在想来,到时在家本就不喜欢穿衣服的三姐肯定第一个支持,而对自己依顺的小妹也同样不会反对,只有妈妈和大姐二姐有点难度,所以他就想让妈妈现在开始熟悉这种感觉,到时候有她做榜样,两位姐姐的工作也肯定要好做得多。

    柳亦茹绝美的脸蛋瞬间涨得通红,娇嗔道:“坏蛋,又在变着法的作践妈妈是不是?这肯定不行!”不过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她的心里也不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激动,别墅的安全措施做得极好,外人是怎么也不可能看到里面的情形的,而且现在家里也就自己和他两个人,这么做还真的是很刺激的。

    见妈妈虽然拒绝了,但是语气却并不怎么坚定,叶飞不由大喜,急忙趴到柳亦茹怀里撒娇道:“好妈妈,你就答应我吧,只要你应答了,我就送你一样东西,保证你很喜欢!”

    柳亦茹被儿子撒娇的动作弄得欲念丛生,心里那股莫名的激动也越来越强烈,于是就着他的话说道:“如果你的礼物不能让我满意,看我怎么收拾你!”

    “肯定会让你满意的!”叶飞狂点着头,双目一眨不眨得盯着妈妈那性感的娇躯,好希望她能毫无遮掩得呈现在自己眼前。

    虽然应答了儿子,但仍是有些娇羞的柳亦茹慢慢坐沙发上站了起来,

    地?2第?一??

    双手绕到背后,轻轻拉开居家服上的拉链,然后往下双臂,让宽松的居家服慢慢得滑下她诱人无比的娇躯。

    随着衣服的一点点滑下,妈妈那晶莹如玉的肌肤越来越多得暴露在叶飞的眼前,先是性感的锁骨,然后是圆润的双肩,在胸口停了一下后,再次向下滑去,妈妈那对雪白的大奶子一点点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是那么的坚挺,那么的丰满,没有一丝的下垂,顶端两颗粉红色的小奶头骄傲得挺立着,让叶飞好想用力得去吮吸它们,同时心中暗想,怪不得刚才咬着它的时候感觉那么爽,原来妈妈根本没有穿胸衣,这肯定是为了方便自己。

    在叶飞期待的目光下,妈妈身上的衣服继续向下滑去,渐渐的,那纤细的柳腰,平坦的小腹,一点点出现在他的眼前,到了美妙的阴阜时,叶飞的呼吸不由更加急促,因为他发现,妈妈不但没有穿胸衣,甚至连内裤也没有穿,让他心中不由暗叫可惜,刚才如果钻进妈妈宽大的裙摆里,肯定就能品尝到她鲜嫩的小骚屄了。

    在过了丰满的臀部这道坎后,妈妈身上的衣服终于彻底得掉了下去,由于双腿紧紧并在一起,她那饱满异常的小嫩屄被夹在了双腿中间,让叶飞不能一睹它的美妙,不过就只是这样,已经让他冲动不已了,胯下的鸡巴瞬间涨得如铁棒一般,似乎是要顶破裤子钻出来,为了不让自己的裤子破掉,叶飞也急忙脱去了全身的衣服,巨大的鸡巴对着妈妈性感无比的娇躯斜指着,似乎在向她示威一般。

    虽然以前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儿子看到过好多次了,但是在客厅这样的环境下却从来没有过,这让柳亦茹不禁十分羞涩,轻轻抬起双臂,一手横在胸前挡着自己坚挺的大奶子,另一只小手则是伸到了下面,捂住了自己那长满浓密阴毛的阴阜,却不知这样一来非但没有阻挡住自己的性感,反而因为这种半掩半露的诱惑让儿子更加的兴奋了。

    “这下总行了吧?快点吃饭!”娇羞无限的柳亦茹半挡着自己丰满性感的娇躯,慢慢得坐了下去,同时吩咐着儿子。

    叶飞却一屁股坐在妈妈身边,嘿嘿笑道:“我更想吃奶!”说着拉开妈妈挡在胸前的手臂,低下头含住了她一颗诱人的娇嫩奶头,美美得吮吸起来。

    “哦……”柳亦茹刚刚就已经被儿子弄得的些动情了,此时更是被他直接含住敏感的乳头,那酥麻的快感让她长长得娇吟了一声,下意识得抱住了儿子的头,不过想到这里并不是卧室,又急忙推了推他,娇嗔道:“别闹了,吃什么奶呀?又没有奶水了。”

    叶飞心中一动,忽然站了起来,大步走进厨房,然后在妈妈有些奇怪得目光中从里面拿出了一瓶番茄酱,到餐桌前倒了不少在一个小碟子里。

    柳亦茹看着儿子奇怪得举动,有些不解得问道:“我今天没有准备配番茄酱的东西呀,你拿这个做什么?”

    “自然是吃了,我有最好的配餐。”叶飞嘿嘿笑着,直接用手指在碟子里挖出一些番茄酱,忽然将它们抹在妈妈丰满坚挺的大奶子上,把妈妈那娇嫩的乳头完全盖住。

    “大坏蛋,你要做什么?”柳亦茹被乳头上的凉意弄得一个机灵,娇嗔着问道。

    “当然是吃好东西了。”叶飞一边说着一边贪婪得看着妈妈胸前的美景,鲜红的番茄酱粘在妈妈雪白的大奶子上,那鲜明的颜色对比让妈妈本就性感无比的大奶子更是透出一股妖艳的光芒,直让叶飞看了好一会,才低头含住了妈妈粘满番茄酱的奶头,美美得品尝起来。

    “坏蛋儿子,你就会作践妈妈!”柳亦茹娇羞得呻吟着,被儿子层出不

    找¨请第?一???

    穷得怪招弄得激动不已。

    叶飞一边温柔得将妈妈乳头上的番茄酱一点一点得舔进嘴里,然后吮吸着她被自己刺激得更加敏感的小奶头,同时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又弄起一些番茄酱,将之涂抹在妈妈另一只奶头上。

    叶飞用妈妈一对诱人的大奶子轮流做餐具,品尝着美味的番茄酱和妈妈那更加美味的小奶头,直把柳亦茹弄得欲念狂升,再也顾不上催促儿子吃饭了,直想让他这样一直把自己弄到高潮。

    这样来来去去,叶飞将一碟番茄酱吃进去了大半,不过在又一次准备弄到妈妈乳头上的时候,忽然“不小心”将碟子碰翻了,将剩下的小半碟尽数扣在了自己坚硬的大鸡巴上。

    叶飞爬到了沙发上,在妈妈身边跪坐下来,将自己的大鸡巴送到她的小嘴边,笑道:“好妈妈,你也尝尝番茄酱吧。”

    知道儿子根本就是故意的柳亦茹不由娇媚得横了他一眼,不过却并没有拒绝,先是张开小嘴将儿子巨大的龟头含了进去,柔软的香舌在上面轻轻打着转,一边舔去上面粘着的酱汁,一边给儿子制造着强烈的快感。

    在儿子的龟头上吮吸了好一会,柳亦茹才轻轻将它吐出来,继续舔弄着儿子鸡巴上的其它部分,等将它彻底得清理干净后,却又将龟头含进了小嘴,同时用自己柔软的小手握住它,快速得套弄起来,因为她知道,到了这个时候,自己这个坏坏的儿子不在自己的小嘴里射一次是肯定不会罢休的。

    果然妈妈的动配让叶飞身心俱爽,伸手在妈妈柔顺的长发上轻轻抚摸着,嘴里赞道:“妈,你好厉害,儿子最喜欢你的小嘴了,把儿子的鸡巴吸得太舒服了。”

    听到儿子的夸赞,柳亦茹的动作更加卖力,她现在对于怎么让儿子舒服已经越来越熟练了,再加上叶飞一点也没有刻意忍耐,所以功夫不大,被妈妈紧紧含住的龟头就开始暴涨,大股大股的精液接连不断得喷进了妈妈性感的小嘴。

    柳亦茹也没有躲开,反而更加用力得吮吸着儿子的鸡巴,直到他最后一滴精液也射进自己小嘴里,这才放开了他,美美得咽了儿子炽热的浓精,这才说道:“这下总可以了吧,还不快点吃东西,这都有些凉了。”

    “好,这就吃,不过在吃之前我得先喝点汤。”叶飞嘿嘿一笑,迅速得从沙发上滑到地下,钻进了妈妈性感的双腿之间,双手分开她圆润修长的大腿,直接吻在她已经湿润的小骚屄上。

    刚才无论是自己吃儿子的大鸡巴,还是他吃自己的奶子,都让柳亦茹极为兴奋,小骚屄也早已痒得不行,此时

    ?地第一?

    被儿子大力吮吸,不由爽得忘记了一切,大腿用力夹住儿子的脑袋,将自己的上身用力得靠在沙发的靠背上,修长的美腿抬起来缠住儿子的身躯,颤抖着声音叫道:“好儿子,妈妈想你两天了,你终于又来了,快用力舔妈妈的骚屄!”

    叶飞在妈妈鲜嫩多汁的小骚屄上亲吻了一会,连喝了她两大口淫水,但是在妈妈向着高潮迈进的时候却忽然停了下来,并且到沙发上坐直了身子,说道:“喝饱了,该吃饭了!”

    已经被儿子彻底挑起淫性的柳亦茹直气得用自己的小手在他的手臂上掐了好几下,不过却不得不等着他吃完,而自己却是一点吃东西的心思都没有了。

    叶飞说是吃东西,其实是想逗妈妈一下,所以在匆匆吃了两口之后就结束了晚餐,一把将妈妈性感的娇躯抱起来,大步走进了她的卧室,因为在客厅里妈妈始终还是有些放不开,只有到卧室这个熟悉的地方才能玩得尽兴。

    将妈妈因为兴奋而一直轻轻扭动的娇躯放到床上,叶飞笑道:“妈,你闭上眼睛,儿子要送你礼物了。”

    柳亦茹依言轻轻闭上美目,心中也有些期待儿子送自己的东西,忽然,她感觉一个硬硬热热的大东西碰到了自己的小手,急忙下意识得将它握住,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她虽然并没有太在意儿子是不是送自己什么东西,但是在握到这个的时候还是有些失望,对于这个东西,她不是不喜欢,而是在心里爱煞了它,可是它毕竟是自己亲生儿子的东西,就算自己再想,也不能让它插进自己的身体,而且,这东西本来自己就要天天玩的,这小坏蛋竟然拿它当礼物送给自己,也太滑头了吧?

    小手轻轻得在鸡巴上撸动了几下,柳亦茹忽然感觉有些不对,这东西虽然和儿子的大鸡巴十分相似,无论手感大小还是温度都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她还是感觉出这并不是儿子那根让自己爱极却又有些害怕它总有一天会插进自己屄里的大鸡巴,不由奇怪得睁开双眼向它看去,却不由被惊呆了,这东西竟然和儿子的鸡巴一模一样。

    叶飞也没有想到,妈妈竟然只凭着手感就知道这不是自己的鸡巴,心中不由暗暗感动她对自己那无尽的爱,因为同样深爱自己的小妹也只有被它插进去后才能感觉出不同来,这世上,恐怕也只有妈妈才能做到这一点了吧?

    “你怎么弄了个这东西?”柳亦茹发现手里的东西并不是儿子的大鸡巴后就将它甩了出去,同时有些不满得问叶飞道。

    “你不是也说,插进去会让你更舒服吗?”叶飞问道:“所以我才做了这个东西,妈,我想让你更舒服,咱们试试好不好?”

    “不要,它又不是你的。”柳亦茹想也没想得拒绝道,她绝对不能容忍除了儿子的鸡巴以外的任何东西插进自己屄里,而儿子的鸡巴又是绝对不可以插自己的,这就是她最大的无奈之处。

    叶飞急忙把手里的假鸡巴扔到一边,趁机道:“那和我的?”

    柳亦茹心中狂动,她越来越不能抗拒儿子的要求了,不过在迟疑了好一会后,却又叹了口气道:“儿子,听妈妈说,我们是绝对不可以的,不要再逼妈妈了好不好?”

    叶飞知道妈妈心里还有一个结没有解开,也不再强求,继续拿起那个假鸡巴道:“那还是用它吧,你看,它是不是和我的完全一样,而且这是我亲手做的,绝对没有被别人碰过,妈妈,你就想象着这是我的就好了,这样我们既不用做出什么不应该的事来,你还能享受到,多好啊。”

    柳亦茹也有些心动了,于是轻轻闭上美眸,点了点头道:“那就试试吧。”

    叶飞大喜,急忙分开妈妈的玉腿,用手指轻轻拨开她那饱满无比的大阴唇,先是伸长了舌头在妈妈水汪汪的娇嫩屄缝里舔了一下,然后才将假鸡巴的龟头顶在妈妈屄眼上,微微用力,让

    |度第一??

    它缓缓向妈妈美妙的屄里钻去。

    看着妈妈娇嫩的屄肉被假鸡巴一点点的撑开,叶飞就仿佛是看到了自己的鸡巴钻进妈妈屄里一样,心中激动无比,一边缓缓向妈妈屄里插着,一边注意着妈妈的表情,虽然那一次在浴室自己已经插入过妈妈了,但那时她因为春药的关系已经有些迷糊,所以叶飞不敢肯定她现在还能不能承受如此巨大的插入。

    直到完全插了进去,柳亦茹的脸上也没有露出什么不适的表情来。叶飞这才放下心来,将插进妈妈屄里的假鸡巴又一点一点得拔出,粘着妈妈淫水的假鸡巴上面竟然有丝丝蒸汽冒出,叶飞知道这是由于妈妈屄里超高的温度造成的,好在这东西的材料耐高温性能不错,这才没有被妈妈火热的小骚屄给烫坏。

    借着妈妈的淫水的润滑,叶飞一边轻轻得抽动着假鸡巴,一边问妈妈道:“妈,你舒服吗?”

    “舒服,好舒服,儿子,你加快点速度!”柳亦茹已经尝试到了强烈的快感,有由有些激动起来,但是假东西虽然让她很快乐,但是不但没有代替儿子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反而让她更加期待起儿子的真鸡巴来,虽然上一次意外时,她因为有点儿迷糊已经记不太清楚感觉了,但是她却可以很肯定得说,儿子的真鸡巴绝对会比这假东西让自己爽得多,而且心理上的刺激更是不能同日而语。

    叶飞见妈妈已经适应,于是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直爽得柳亦茹高高挺起自己的大屁股,在空中摇动着,配儿子快速的抽插。

    很快,柳亦茹在假鸡巴的抽插下迎来了今晚的第一次高潮,但是这次高潮竟然还没有以前被他用手和嘴弄出的激烈,不过叶飞也没有着急,因为这才刚刚开始。

    并没有把假鸡巴从妈妈不断收缩的小骚屄里拔出来,叶飞向上移动了一下身子,将自己的真鸡巴送到妈妈微微娇喘着的小嘴边,笑道:“妈,你舒服了,也让儿子舒服一下吧。”

    柳亦茹并没有拒绝,微微张开小嘴让儿子将他那巨大的龟头插了进来,然后含住它用力得吮吸,小手也握住了儿子的大鸡巴,快速得套弄。

    叶飞伸的到妈妈胸前,把玩着她那一对让自己永远也玩不够的大奶子,眼睛一眨不眨得注视着妈妈带着满足笑意的绝美容颜,感觉自己这次的快感聚集得十分快速,只被妈妈含了不到三分钟,竟然就有了射出来的迹象。

    叶飞并没有忍耐,更没有直接在妈妈的小嘴里喷射,而是快速撤了出来,然后从妈妈的小骚屄里拔出假鸡巴,打开后面把手处的一个阀门,将自己大量的精液尽数射了进去。

    看着儿子奇怪的举动,柳亦茹很是不解,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叶飞神秘得一笑道:“一会你就知道了,现在让儿子继续伺候你吧。”说着,又将假鸡巴快速得捅进了妈妈湿润的小骚屄里,缓缓抽插起来。

    柳亦茹虽然已经高潮了一次,但由于并不怎么强烈,所以体内的欲火根本没有丝毫的减退,反而更加强烈了,所以很快就被儿子弄是淫荡起来。

    见妈妈已经进入了状态,叶飞忽然问道:“妈,感觉怎么样?儿子的鸡巴肏得你舒服吗?”

    儿子的话让柳亦茹不由感觉脑海中轰然一震,闭着美目的她似乎觉得插在自己屄里的不再是那个假鸡巴,而是儿子的真鸡巴,自己的亲生儿子正趴在自己身上肏自己,这样的念头让她彻底激动起来,颤声说道:“舒服,太舒服了,好儿子,你的鸡巴真好!妈妈好爽!”

    叶飞要的正是这样的效果,一边抽插一边把玩着妈妈一对丰满的大奶子,把的欲火挑得更高,同时问道:“哪里舒服?告诉儿子,喜欢亲儿子肏你吗?”

    “儿子!……快!我的……屄好痒……快痒死啦!喔!……美死了!……使劲肏啊……啊……哦……肏……肏……肏我……哦……最喜欢……亲生儿子……肏我的……啊……小骚屄了……”柳亦茹激动得浪叫着,丰满的娇躯大力扭动,发泄着自己无尽的快乐。

    见这招果然有效,叶飞心中大喜,继续在妈妈的小骚屄里快速得抽插着,很快就把她送上了第二波高潮,这次高潮也果然比上次强烈许多。

    但是喜悦却并没有放过妈妈,而是继续插着她,因为他知道,妈妈还远远没有到极限,而且他也很想看看,妈妈会不会在极致的快乐下喷出来,要是只能在上次那样的刺激下才会喷,那以后就会少了很多的乐趣了,因为她们早晚都要一起伺候自己,从而不再有那种偷情的快感。

    “啊……哟……啊啊……啊……儿子……爽……爽……好……好……厉害哟……哦喔……啊……啊……啊……再……再快一点……好儿子……肏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好舒服……我被儿子……肏得好爽……好棒啊……啊……啊……真好……用力……肏烂我……肏我……肏爆我的小屄……喔……喔……喔……喔……啊……喔……啊……啊……”果然,在儿子快速得抽插下,柳亦茹很快又浪了起来,大声得浪叫着,希望可以获得更大的快乐。

    “妈,你这个小骚屄,再浪一点啊!你再浪一点,我会肏得你更爽,知道吗?”叶飞故意用下流的话刺激着妈妈,从上次他就知道了,妈妈很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嗯……妈妈是骚屄……好……好儿子……用力肏我……啊……肏我的骚屄……啊……肏我……肏死我……啊……啊……哎哟……肏死我吧……啊……哎哟……啊……啊……我被肏……得好爽……啊……啊……啊……好棒啊……对……用力……把你的大鸡巴……完全地插进来……肏翻我……好棒……啊……好棒……啊……”柳亦茹已经爽到了极致,在儿子话语的刺激下很快又来了一次绝顶的高潮,性感的娇躯痉挛起来,饱满的小骚屄也咬紧了深深插在自己体内的假鸡巴。

    就在这个时候,叶飞忽然把手里的假鸡巴用力插到妈妈小骚屄的最深处,然后启动了手柄处的喷射开头,将自己刚才射进去的精液尽数喷进妈妈骚屄深处娇嫩的花心里。

    柳亦茹现在终于知道儿子刚才为什么要把精液射进那里面了,此时被他炽热的精液一浇,加上被亲生儿子的精液射进屄里的激动,高潮还没有过去的也娇躯又是一阵痉挛,竟然迎来了双重的高潮,而且就在这个时候,她那特殊的体质又有了体现,小小的尿道口微微张开,一股清亮的微粘液体以比儿子射精还要猛烈许多的势头喷射而出,将床单打湿了好大一片,而且还有不少射出了大床的范围喷到了地上。

    如此激动的一幕让叶飞大为兴奋,不由又轻轻抽插起深在妈妈屄里的鸡巴来,不过却被有些无力的柳亦茹阻止了:“好儿子,别再弄了,妈快受不了了。”

    叶飞依言点了点头,不再继续,虽然他有办法让妈妈立马再精神起来,但是现在还不到用的时候,等自己和她真的销魂时再用也不迟,于是抱起妈妈在些无力的娇躯,走进浴室清洗了一下,然后和她相拥而眠。

    叶飞醒来的时候,柳亦茹已经把早餐做好了,二人一起吃了一顿甜蜜的早餐,就在家门口分别了,柳亦茹自然是去公司,但叶飞却并没有去学校,而是来到了凌云会总部,相信现在让那个小找的女人应该已经到了,所以自己的计划也要马上开始,毕竟对云靖他还是很不放心的,可是人家和小姑妈是法的夫妻,自己总不能强硬得阻止他们在一起吧,所以尽快搞定云靖就成了事情的关键。

    到了凌云会总部,叶飞却发现这里的气氛好像有点儿不对,因为大白天的门口竟然还站着好多人,一付如临大敌的样子,不禁有些惊讶,随便叫过正在给自己打招呼的众人其中的一个,问道:“出什么事了?”

    叶飞这几天一改以前的低调,频频在总部出现,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认识他了,被他叫过来的这个自然也不例外,恭敬得答道:“帮,好像是出了点什么事,德叔璇姐还有光头哥他们正在会议室谈呢,但具体是什么事,我也不清楚。”

    “哦?”叶飞不由一愣,光头也来了?看来确实是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不再多问,大步走上三楼,来到会议室直接推门走了进去,果然见里面坐着好多人,除了张一德光头和叶璇外,也都是各方面的负责人。

    “怎么?开高层会议啊?是不是要弹劾我这个帮?”见气氛好像有点沉闷,叶飞不由开了个玩笑。

    但是大家却谁也没有笑,叶璇有些不满得哼了一声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

    对于叶璇不给自己面子叶飞已经习惯了,也没有在意,走到位上坐了下来,问道:“什么时候了?”

    “老大,出事了!”光头站起来说道,他叫叶飞做老大已经习惯,就算是在正

    点'b点'

    式的场也同样如此,不过叶飞也没有刻意得要求他什么,毕竟叫什么无所谓,只要能用心办事就行了,而光头对自己的忠心那是毫无疑问的。

    叶飞示意光头坐下,悠然道:“有什么事慢慢说,无论在什么时候,记得都要沉住气,不然脑子会变糊涂的。”

    “谢谢老大提醒。”光头深深得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才说道:“前天咱们干掉那些倭国人的事出问题了,现在倭国正在对龙国施压呢,据咱们在军界的眼线说,现在东南附近已经开始有部队集结,而且国家的那些高层们也发表了声明,说是要取缔咱们,老大,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呗!”叶飞仍是那付不紧不慢的样子,微微一笑道:“你们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根本不用管他们。”

    这下连最为沉稳的张一德都有些坐不住了,开口说道:“小满,你不要不当事,咱们虽然有些实力,但是还不足以与正规军对抗啊!”情急之下,他直接叫出了叶飞的小名。

    “德叔,你先不要急嘛。”叶飞笑道:“我问你们,他们说要取缔凌云会了吗?注意我说的是他们的书面文件里有没有说凌云会!”

    张一德道:“这倒是没有,只是说取缔一个东南地的恐怖组织,可是这不明显是指的咱们吗?”

    “谁说咱们是恐怖组织了?咱们只是一个民间团好不好?”叶飞道:“如果他们真的要对付咱们,绝对会说出名字的,现在既然没说,那就说明他们不敢对咱们下手。”他之所以这么笃定,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收到一点风声,如果真的是要对付凌云会的话,特战队绝对会被派出来,但是以他在全国特战队里的人脉,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可是咱们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民间团而已,根本不能和国家机器对抗,他们又有什么不敢的?”叶璇还是有点儿担心。

    “你们只是看到了表面现象,我问你们,东南现在是谁说了算?”叶飞顿了一下,见大家谁都没有答,然后很是自信得说道:“我可以很负责任得告诉你们,是我叶飞!先不说我在军政两界的关系,就只是咱们凌云会如此强大的战力,你们以为一个连还不知道有没有美坚国支持的小小倭国都不敢对付的积弱政权,在没有彻底摸清我的底牌之前敢对我叶飞对手吗?”这一刻,叶飞无疑是豪情万丈的,同时他的豪情也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让他们感觉一阵热血沸腾。

    叶璇和光头,甚至连张一德此时都不禁有些汗颜,他们本想为叶飞分忧,一起想出个办法之后再把这件事告诉叶飞的,不料他们认为无解的事在叶飞的剖析下根本就不是问题,此刻都深深得感觉到了自己与他的差距,特别是叶璇,看向叶飞的一对美眸中更是异彩连闪。

    只是他们谁也不知道,此时的叶飞心里却是有些无奈的,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泱泱大国,被一个虫子一般的国家欺负到头上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而自己国家的人只是杀了对方来这里搞事的一帮黑会分子,他们就会在对方的施压下怕成这个样子,还要装模作样得弄一次假的清洗恐怖分子活动。如果他们这次真的敢对自己动手的话,叶飞不但不会生气,反而会因为看到了他们的血性而高兴,但是他们无疑是不敢的,这让叶飞对这些高层十分的失望,他们吃着人民的奉养,带着人民的嘱托,却根本不干应该干的事,而是得过且过,只要混过自己的任期就算成功,这已经不只是他们的悲哀了,而是整个龙国的悲哀!

    深深得叹了口气,叶飞过神来,见大家都已经想明白并且已经放松下来,接着说道:“接下来的几天,吩咐咱们的人尽量减少活动,以免受到不必要的损失,然后就等着看好戏好了。”

    “什么好戏?”叶璇急忙问道,她发现听叶飞分析问题竟然也是一种享受。

    “自然是高层们的动静了。”叶飞笑道:“既然已经做出了姿态,那肯定就不会没有结果,所以他们会抓一些混混小偷之类的去当成恐怖分子,而且近海的那些官员应该会下马不少。”

    “最好是一个也不留!”叶璇恨恨得说道,她对那些人无疑是一点好感也没有的,不但收钱不办事,更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想潜规则她,后来被飞龙帮的所有人堵在他家门口一个星期,直接吓屁了。

    “老大,既然你不想在国内搞事,那是不是搞一下倭国呢?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们了?”光头忽然说道,他自从得到力量之后,就一直在为叶飞南征北战,现在绝对是一个极度好战分子。

    叶飞心中一动,这还真是个好意,这一刻他的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个极度疯狂的念头,对光头说道:“光头,等过几天这件事平息下来了,你就带上所有的仪器和临海全部的高手,给我杀到倭国去,我要让那里变成给我输出战力的军营!”说着,叶飞嘿嘿怪笑起来,自己这个仪器中的一部分技术还是取自倭国的呢,这也算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了吧。

    光头不禁大为兴奋,立马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老大,我一定会让倭国所有的男人上到八十下到八岁,全部变成你的战士,不过老大,女人和八岁以下的怎么办?”

    叶飞笑道:“女人自然要留着,说不定里面有什么好货呢,而八岁以下的也留着,等他们长大些也是一批不小的战力呢!”

    看着相视而笑的叶飞和光头,会议室里所有的人都不禁感觉浑身发冷,这两个家伙,绝对是疯子!

    等大家都离开了,叶飞忽然想起了那晚见到的那几个阴阳师,于是提醒光头道:“你们到了那里,绝对不要单独行动,因为谁也不知道那里还有没有什么高手,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对于叶飞的话,光头是绝对服从的,于是点头道:“放心吧老大,我们知道怎么做的,到时候行动时,最少也会人一组!”

    叶飞这才放下心来,因为有上这样的高手,相信任何人也奈何不了他们了,就算强如自己,在面对成千上万光头这样的高手时,也只有望风而逃的份。

    处理完了正事,叶飞终于有机会去找昨天接下任务的那个小了,而那家伙倒也醒目,刚才在会议室一直没有什么表示的他却在不远处一直等着叶飞,见到叶飞出来,急忙跑了过来,叫道:“帮!”

    叶飞点了点头,问道:“人来了吗?”

    “来了,就在外面,老大这就去见见?”那小急忙说道。

    叶飞想了想道:“只在远处看一下就好了,我就不露面了,对了,这女人的忠诚度怎么样?”

    那小拍了拍胸脯道:“帮放心,忠诚度绝对没有问题,而且她的家人也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绝对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那就好,你带她在这里转一圈,我暗中看一下,如果满意我会告诉你接下来怎么做的!”叶飞吩咐道。

    那小领命而去,很多从大门外面带了一个女人进来,那女人二十四五岁样子,看上去文文静静的,跟人说话竟然还会脸红,如果不是叶飞现在对人的气息掌握得极为敏感,人她那紊乱的气息中知道她最少有过几十上个男人,恐怕会以为这是一个涉世未深的良家女子呢,看来这女人的演技也是一流,执行自己的任务肯定是绰绰有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