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34章 性奴母女花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见哥哥一点就通,叶云绮也放下心来,哼了一声道:“你知道就好,好在若兰姐姐没有在这里,不然她肯定会很伤心的,她那么一心一意的对你,还竟然还怀疑她。”

    “对不起,是我不好。”叶飞很诚恳得道了声歉,又奇怪得问道:“你怎么忽然叫若兰做姐姐了?妈妈也要叫她姐姐的好不好?”

    “

    ??第?一3

    这有什么呀。”叶云绮得意的说道:“不但是她,过几天我还要叫妈妈做姐姐呢,还有大姨、小姨、姑妈她们,都是我的好姐姐,不过,这还得某人多努力些才行呢。”

    叶飞心中一动,忽然问道:“那咱们三位真的姐姐又怎么办?”

    “当然是留在家里做另一种姐姐了。”叶云绮想也没想得答道:“三位姐姐不但人漂亮,对咱们还这么好,最重要的是她们心里都有你,你舍得让她们离开家我还舍不得呢。”

    “不会吧。”叶飞有些不太相信妹妹的话,大姐对自己已经有了特殊的感情他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了,但是二姐和三姐好像从来也没有这个意思吧?

    “什么不会?你了解女孩子还是我了解?你以为她们一直没有找男朋友是为了什么?还不都是因为你这个大坏蛋,不过,很有可能连她们自己也不清楚这份感情,就像以前的我一样,如果不是你这个大坏蛋使坏,很可能我到现在也不清楚自己对你真正的感情呢。”叶云绮有些感叹得说道,心里很庆幸当初哥哥突然开窍而对自己下手,不然自己根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幸福。

    见哥哥一付若有所思的样子,叶云绮又出意道:“大姐的性格有些柔弱,所以你对她可以强硬一点儿,她心里有你,绝对不会怪你的;二姐也好办,她的心并没有她的表面上那么冰冷,只要你能多给她一些温暖,自然就水到渠成了;至于三姐嘛,还真有些难办,我看你干脆找她一起喝酒,把她灌醉后……嘿嘿。”

    “绮绮,谢谢你!”叶飞忽然把头转向了小妹,双目充满柔情得看着她,虽然她对于三姐的提议有些不靠谱,但是叶飞知道这些都是经过她经过长时间的考虑后才说出来的,不然也不会把三位姐姐分析得那么清楚,而她这颗时刻都在为自己想的心,又怎么能让叶飞不感动?

    “什么?”叶云绮却是有些不明白,她对哥哥那种毫无保留的爱已经深入了骨髓,所以遇事总是为他考虑,自己也没有觉得这是什么功劳,所以哥哥突然的道谢让她有些不知所以。

    “没什么,我是说你昨晚和今早配得太好了,妈妈现在已经放松了许多。”叶飞很快就明白了,小妹为自己做什么她都感觉是应该的,如果自己向她道谢,反而会伤了她的心,所以急忙把话题转移到了妈妈身上。

    叶云绮得意的笑道:“那当然,对了,昨晚我一直敲门时,妈妈有没有很激动?”

    “太激动了!”想到妈妈昨晚的那一喷,叶飞到现在还有些味不已,于是在小妹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哇!那一定爽得不得了!”叶云绮双目露出兴奋的光芒,媚眼如丝得看着哥哥:“哥,我也想要那样,你也让我来一次好不好?”

    “好啊,不过这个要看个人的体质的,也不一定谁都行。”叶飞说着,暗自决定头上查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诀窍。

    叶云绮却是极有信心:“一定行的,我是妈妈生的,肯定也遗传到了她这种体质。”

    兄妹二人一路闲聊,很快就到了学校,把车子停到校外的停车场,二人下厨起向着学校的方向走着,忽然叶飞的手机震动了几下。

    拿出手机看了看刚刚接到的短信,叶飞对叶云绮道:“绮绮,你先去吧,我有点事。”

    “嗯。”叶云绮乖巧得点了点头,独自走进了学校,她虽然很喜欢跟哥哥撒娇胡闹,但是在哥哥有事的时候却从来都是那么善解人意。

    叶飞则是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在距离学校大门不远处的一辆低调的商务车前停了下来,轻轻敲了敲车窗。

    车门很快被人从里面打开,露出了张琳心那张有些苍白的绝美容颜。

    叶飞没有说话,直接上了车,而张琳心把车门关上,让叶飞坐了下来,自己则是跪在他的腿前,抬起头仰望着他,柔柔得叫道:“人。”

    此时的张琳心虽然脸色有些不好,但是却仍难掩她的国色天香,而且这有些苍白的脸色反而让她那种楚楚动人的美丽风情更增加了几分,再加上她现在的这个姿势又充满了绝对服从的意味,使得叶飞昨晚忍了一夜的心火有些蠢蠢欲动。

    “人,要不要琳心服侍您一下?”看到叶飞眼里的欲望,张琳心娇媚得问道,小手也

    ??第一◢

    慢慢向他的裤子上伸去。

    “还是先说事吧。”叶飞知道,如果不是有事要找自己,张琳心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过来的。

    其实张琳心之所以会如此提议,完全就是为了让叶飞舒服,而她自己却并没有这个心情,所以在叶飞拒绝后也没有感觉失望,仰着俏脸看着叶飞的脸庞,说道:“人,对不起,我女儿要对付您,我劝了她一天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你就为这件事专程来找我的?”叶飞奇怪得问道:“这种事打个电话就行了吧,你放心,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对你女儿怎么样的。”

    “谢谢人。”张琳心感激得有些热泪盈眶,自己只是他的一个奴隶而已,他竟然能这么对自己,这又怎么能让张琳心不感激?

    “不过,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张琳心又道:“人,恕琳心冒昧,请问您昨天上课的时候是不是和叶小姐那样了?”

    “你怎么知道?”叶飞有些惊讶得问道,并没有怎么在意,通过以前的几件事,他已经知道张琳心对自己有多么忠心了,所以让她知道也没什么。

    “我女儿看到了,而且还用手机拍摄了下来,准备用这个对付您。”张琳心说道:“不过那段视频已经被琳心删掉了,但是我怕她还是会想用这个来要挟您。”

    “嗯?”叶飞没想到自己一时疏忽竟然被肖菲拍到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张琳心对自己的忠心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连她女儿都不顾了,这让他不禁有些被感动到了,于是柔声问道:“那你准备让我怎么对你女儿?”

    叶飞温柔的声音让张琳心有些受宠若惊,抬头看着他道:“请人恩赐,把她也收做奴隶吧。”

    “为什么?”叶飞不由一愣:“她可是你女儿,你真的忍心?”

    张琳心很认真得说道:“正因为她是琳心的女儿,琳心才会这样想的。因为琳心知道,只有在人身边才能得到最大的快乐,哪怕只是一个奴隶,也会比其他的女人幸福的多,所以琳心恳请人答应琳心这件事。”

    “那好吧。”叶飞点了点头,他自然不会拒绝一个美丽的性奴,而且和张琳心还是一对母女花,相信玩起来肯定会更加刺激的,于是答应下来,说道:“你等我电话好了,到时候我抓到她会通知你去哪里的。”

    “好的,那琳心就等着人的好消息了。”张琳心开心得说道,叶飞可以看出来,她是真的在开心,心中不禁暗叹,又是一个对自己毫无保留的女人,只不过小妹这样是因为对自己达到极致的爱,而眼前这个美妇却是因为一种恐惧与极度迷恋相掺杂的感情。

    从张琳心的车上下来,叶飞走向了学校,渤还没有到门口,就碰到了正从里面走出来的叶云绮。

    “绮绮,你怎么出来了?”叶飞迎了上去,有些奇怪得问道。

    叶云绮微微一笑道:“肖菲让人带了话,让咱们两个到旁边的那个废弃工场里见她,真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

    叶飞也是微微一笑,没想到肖菲这么快就行动了,不过这样也好,省得自己再为这个操心了。

    肖菲说的个废弃工场就在学校的旁边。叶飞二人步行只用了三分钟就到了那里,从那个残破的小门进去后,二人看到了独自站在那里的肖菲,此时的她一身白衣,长长的头发披在脑后,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飘扬着,竟然是那么的唯美。

    看到叶飞二人过来,肖菲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叶飞,叶云绮,望海最著名的龙凤胎兄妹,还真是一对金童玉女般的人物啊。”

    “你莫名其妙得在那里说什么?”叶云绮不由皱了皱眉头,想不通肖菲说这些有什么用意。

    肖菲冷笑起来,看着叶云绮的俏脸,用一种很怪的语调说道:“叶云绮,我真没想到,在一付清纯的外表下,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亏我以前还把你当成最大的对手呢,你根本不配!”

    “你什么意思?”叶云绮也冷笑起来:“是不是觉得自己又有长进了,想来挑战我啊?”

    “挑战?不,我才不会挑战你。”肖菲冷冷得说道:“叶云绮,昨天在教室里,是不是被你哥哥插得很爽呀?”

    “你在胡说些什么?”叶云绮脸色一白,强忍着心头的震惊,大声得质问道。

    “不承认吗?”肖菲冷笑道:“没关系,反正我已经把那一幕拍摄下来了,我要让望海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所崇敬的柳叶两家的后人,还有着这么丰富的感情生活。”

    叶飞伸手拉住小妹,制止了她的激动,上前一步,微微笑着说道:“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你的什么目的就直接说出来吧,不要告诉我们就叫我们来就只是要告诉我们这件事的。”

    “没有什么目的,我就是要让你们知道,你们家用卑鄙的手段害了我爸爸,我就要你们身败名裂!”肖菲有些激动得说道,这个可怜的女孩还不知道,自己费心拍下的东西已经被自己的妈妈亲手删掉了。

    叶飞此时有些哭笑不得,他本来还以为肖菲是想要挟自己做些什么呢,没想到她竟然只是单纯得想告诉自己她要报复的事,不由笑道:“如果你只是想让我们身败名裂的话,为什么昨天不直接叫出来?在那样的时候,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分开的,肯定会让所有同学都看到,那样岂不是比你的一个视频更有说服力?”

    听到叶飞的话,肖菲不由一愣,她虽然很是刁蛮任性,但是骨子里却并不是一个心思歹毒的人,所以昨天看到那一幕时,也只是想到了拍摄,根本没有想到这个更加狠毒的招数,现在听叶飞一说,不禁有些后悔,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就算生来一次,竟然也做不出那样的事来。

    “由此可见,你并不是一个歹毒的人,所以以后还是不要想着做这种歹毒的事了。”叶飞笑着说了一句,忽然曲指一弹,射出一缕指风,将肖菲点倒在地。

    过头看着脸色仍有些苍白的小妹,叶飞怜惜得问道:“绮绮,你没事吧?她刚才的话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没事呀,我很好。”叶云绮忽然展颜一笑:“我才没有放在心上呢,我们的感情岂是她能了解的?”她根本就没有在意肖菲说了些什么,只是有些担心她真的会把这件事捅出去而已,现在既然肖菲被哥哥制住了,她自然不会再担心什么。

    风小妹真的没有被影响到,叶飞也放下心来,笑道:“那就好,你先学校去吧,我处理一下她。”

    “好吧。”叶云绮答应了一声,看了看软倒在地上的肖菲,忽然又道:“不要太狠了,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孩。”

    “知道了。”叶飞早已习惯了小妹的善良,轻轻点了点头,提起肖菲的身体,轻轻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来到了凌云会的总部,叶飞给张琳心打了个电话,让她来这里找自己,然后就提着肖菲来到地下室里。

    此时那些仪器已经转移到了临海,这个地下室空了出来,倒是正好方便叶飞一会办事。

    时间不长,张琳心就在一个叶飞制造出来的高手的带领下来到了地下室,看到地上的女儿,知道她已经向叶飞发难了,不由轻轻得叹了口气,但是心情却也轻松了下来。

    挥手让那个高手出去,并且吩咐不让人打扰自己后,叶飞来到张琳心的面前,问道:“你真的已经决定了?”

    “嗯。”张琳心坚定得点了点头:“这是对她最好的选择,相信她很快就会明白的。”

    “那好吧,她被我点了昏睡穴,一会就能醒来,等她本来了,咱们就变样做。”叶飞把自己瞬间想出的计划在张琳心的耳边说了一遍。

    “嗯。”张琳心点头答应下来,脸上忽然涌起了一抹潮红,娇声说道:“人,趁着她还没醒,让琳心服侍一下你吧。”说着,在叶飞的面前缓缓跪了下来,小手伸向了他的腰带。

    这一次叶飞没有再阻止,任由张琳心解开自己的腰带,将鸡巴放了出来,昨晚他已经憋了一夜了,今天自然想好好得发泄一下,眼前这位成熟美艳的性奴和旁边那个即将被自己开发的处女小性奴正好可以让自己好好得玩一下。

    再次看到叶飞的鸡巴,张琳心的眼里闪过一种痴迷的光芒,这根鸡巴虽然一开始带给她巨大的痛苦,但是后来被它肏得连灵魂都要散昝的无尽快感却让张琳心一次就迷恋上了它。

    在张琳心柔软的小手抚慰下,叶飞本来软软的大鸡巴迅速得硬了起来,瞬间就恢复到了征服张琳心时的那种霸道,让跪在他面前的这位极品熟妇眼里渴望的光芒更盛,急忙张开小嘴将它含了进去。

    只含下一个龟头,张琳心就觉得自己的小嘴被占满了,不过她并不就此停住,在深深得吸了口气后,双手绕到叶飞后面抱住他的屁股,脑袋用力向前压去,让叶飞的大鸡巴继续插进自己的小嘴里,直到巨大的龟头顶住了自己柔软的喉咙才停了下来,然后摆动头部,让鸡巴在自己小嘴里做着小幅度的抽插。

    叶飞低头看着努力取悦自己的张琳心,眼里闪过一抹柔情,不管这个女人以前做错过什么,但是她现在对自己绝对是没有二心的,就只这一点,就让叶飞再也对她狠不下心。

    让叶飞的鸡巴在自己小嘴里抽插了近一分钟,实在是受不了的张琳心才向后退了一下,把吞进嘴里足有大半根的鸡巴吐了出来,此时的她俏脸已经憋得通红,美丽的大眼睛里也蓄满了泪水,但还是那么深情得看着叶飞。

    “你不用这样的。”叶飞叹了口气,将跪在地上的张琳心拉了起来。

    看到叶飞眼里的那一抹怜惜,张琳心开心不已,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于是说道:“只要人舒服,琳心做什么都行的。”

    说实话,叶飞也有些留恋刚才的感觉,除了折磨张琳心的那一次外,他的鸡巴还是第一次被女人含到这么深,

    第一|

    虽然这样含着并没有插进她们的屄里舒服,但是心理上的快感却是巨大的,只是他绝对不忍让妈妈她们这么难受,而现在已经从心里接受了张琳心的他也有些不忍心让她这样了。

    休息了一会,张琳心再次跪了下去,将叶飞的大鸡巴含进嘴里,又做了一次深喉,也许是叶飞的柔情给了她更大的动力,这一次竟然比上一次多撑了十多秒。

    吐出鸡巴,张琳心没有站起来,而是呼呼娇喘着继续在叶飞的鸡巴上舔弄着。

    叶飞不忍再折磨她,于是说道:“琳心,人想肏你的小骚屄了。”

    张琳心眼里闪过一抹喜悦的光芒,急忙站了起来快速得帮叶飞脱光了衣服,然后才开始脱自己的,虽然这个地下室现在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但是张琳心却根本不在乎,将自己脱下来的衣服铺到了地面上,自己躺了上去,大大的张开自己那双美腿,将水汪汪的小骚屄暴露在叶飞的眼前,娇声说道:“人,琳心的屄已经好痒了,求人把你的大鸡巴赐给琳心吧!”

    叶飞见张琳心的小骚屄果然已经足够湿润,也不再迟疑,上前一步,算好了距离,猛得向前倒了下去,借着身体的重力,将自己坚硬的大鸡巴直接捣入极品美妇成熟的骚屄里。

    “啊”张琳心发出一声不知道是疼还是爽的尖叫,猛得用四肢紧紧缠住了压在自己身上的叶飞,这毕竟还只是她第二次被叶飞肏,虽然屄里已经足够润滑,但是仍被这厅重无比的一下肏得疼痛不已,但是在疼痛中却又有着一种巨大无比的快感,让她欲罢不能,好想让叶飞再来一次,因为就只是这一下,她竟然差点被肏到高潮。

    鸡巴瞬间被娇嫩柔软的屄肉包裹的感觉也让叶飞舒爽不已,见张琳心没事,也不再怜惜她,从她紧紧缠住自己的四肢中挣脱出来,将她一双性感的长腿分开呈“一”字形,然后身体悬空,大鸡巴如打桩一般一下重似一下得狂捅着她成熟而又紧窄的小骚屄。

    上一次叶飞虽然是在折磨张琳心,但是仍不自觉得用出了双修的功夫,所以此时张琳心虽然被他弄成了一个高难度的姿势,但是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适,而由于姿势的原因,叶飞的鸡巴插得更深,每一次顶入都能戳进她成熟的子宫里。

    张琳心忍了十多年的性欲已经在上一次被叶飞彻底得开发出来,这几天她一直都在想着能和叶飞重温旧梦,此时终于得到了,一时间不由被肏得身心俱爽,一边用力得扭动着大屁股配着叶飞越来越重的抽插,一边放声浪叫着:“人……你好厉害……你的鸡巴……好大……好硬……把琳心的……骚屄……肏得都……要飞起来了……好人……你肏死琳心吧……琳心愿意……被人的……大鸡巴……活活肏死……大鸡巴人……不要怜惜琳心……用你的……大鸡巴……继续肏……琳心的骚屄……琳心喜欢……被大鸡巴人肏……啊……来了……琳心要……泄给……大鸡巴人了……”

    张琳心丰满的娇躯忽然一阵大力的痉挛,被叶飞大大分开的玉腿也崩得笔直,小骚屄里一阵收缩,大量清凉的阴精泄了出来,浇灌了叶飞灼热的龟头上。

    叶飞深深得吸了一口气,并没有停止,而是用同样的姿势继续疯狂肏干着张琳心因为高潮而收缩不已的小骚屄。

    由于吸收了张琳心阴精里的精华,叶飞的鸡巴比刚才涨得更大,将高潮还没有结束的张琳心肏得再次淫荡起来,扭动着丰满的娇躯极力配。

    “啊……不……不要……啊……停用……力……啊……好人……你的鸡巴……真粗啊……插进子宫了……啊……爽死我了……用力……琳心的屄里……好痒……啊又进去了……啊……好热……啊……我我……啊……爽死了……啊……我的屄里好痒……用力呀……肏死骚屄吧……我的骚屄……是你的了……啊……人……你的鸡巴……变得更长了…… 啊……插进子宫了……进去了……好深……好涨……琳心乐死了……快肏……琳心让你……肏一千遍……啊……啊……”张琳心一边随着叶飞大力的肏干疯狂得浪叫着,一边把双手伸到自己一对大奶子上,捏住自己充血的小奶头,用力掐着,在微微的疼痛中找更强的快感。

    看到这一幕,叶飞忽然想起她还有些受虐的倾向,于是一边继续肏着她的小骚屄,一边伸手到二人交的地方,找到她同样已经充血勃起的小阴蒂,用力捏了一下。

    “啊……”张琳心丰满性感的娇躯忽然大力得颤抖了一下,小骚屄里也是一阵强力的收缩,显然被叶飞这一下弄得爽快无比。

    见这一招果然有效,叶飞干脆趴在她身上,将嘴凑到她丰满的大奶子上,含住一颗小奶头,先是温柔得吮吸了一会,忽然用力咬了下去。

    “啊……”张琳心又是一声娇媚之极的尖叫,大屁股疯狂得旋转着,在这剧烈的疼痛中,引发了身体超强的快感,终于再也忍不住,骚屄夹紧叶飞的鸡巴一阵吮吸,第二波阴精也跟着狂泄而出。

    想到一会还要她配自己演一出戏,而且肖菲也应该快醒了,叶飞不再忍耐,随着张琳心高潮时骚屄里的收缩,大鸡巴猛得抽插了几下后,也开始了强力的喷射。

    张琳心渴望不已的小骚屄再次迎来了叶飞的精液,直爽得她又是一阵浪叫:“好人,你的精液好多,好烫,把琳心的骚屄烫得舒服死了,人,求你多射给琳心一些吧!”

    高潮过后,二人抱在一起温存了一会,叶飞才将自己仍坚硬无比的大鸡巴从张琳心的小骚屄里拔了出来,让她用小嘴帮自己清理干净,然后就开始等着肖菲醒来了,倒不是叶飞没有办法给她解穴,只是那样的话她会醒得很突然,对于接下来要演的戏,效果就要差很多了。

    “嗯……”幽幽得呻吟了一声,肖菲多沉睡中醒了过来,心中不由有些奇怪,记得自己是去找叶飞兄妹,想好好的羞辱他们一下的啊,怎么会睡着了?难道那一切都是在作梦?

    想到这里,肖菲急忙四下看了看,一眼就看到全身赤裸的叶飞正站在自己不远处,而在他前面,还有一个同样全裸的女人跪在那里,将头埋在他的小腹下面。

    看到这一幕的肖菲急忙羞涩得把头转到了一边,她毕竟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哪里能面对这样不堪入目的画面?不过心里却是飞快得思考起来,难道他们被自己揭穿后,忽然起了什么恶趣味,想要在自己面前表演一下,以证明不怕自己的威胁?哼,既然你们敢做,我就敢看!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们兄妹的丑恶行径公布出去的!好胜心起来的肖菲又把目光转了过去。

    不对!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叶云绮!仔细看过去的肖菲立马发现了这一点,因为跪在地上的那个女人虽然肌肤和少女一样白皙娇嫩,但是却要比叶云绮丰满的多,而且竟然还给了她一种熟悉的感觉。

    好奇心起的肖菲不由悄悄向旁边移动了一些,看向被叶飞的双腿挡住的女人的面部,只见叶飞那一根在昨天拍摄时就已经把她吓着的大的吓人的东西深深得插进了那个女人的嘴里,使得那女人的俏脸因为痛苦而有些扭曲,但肖菲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这个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妈妈。

    这一刻,肖菲心里的怒火升到了最高,猛得向着叶飞扑了上去,并掌成刀,狠狠得砍向叶飞的脖子,经过多年的练习,她的身手已经极好,普通人被她这么一砍,恐怕连颈骨都要被砍断,她相信,即使叶飞有功夫在身,挨了这一下也肯定不会好过。

    但是叶飞却连身都没有,只是伸出右手到后面,一下抓住了肖菲斩过来的手臂,将她控制住,淡淡得说道:“醒了还不老实点,乱跑什么?”

    肖菲用力得挣扎着,嘴里叫道:“混蛋,你放开我!”

    叶飞轻轻一拉,将肖菲拉到身前,让她站在她妈妈身边,冷冷笑道:“你知道你的不知好歹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吗?”说着,腰部猛得向前一顶,插在美妇小嘴里的大鸡巴一下又进去了好多。

    “唔……”跪在那里的美妇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紧紧闭在一起的美目中也流出了一丝泪水。

    肖菲见妈妈如此痛苦,不由又是心疼又是愤怒,大声吼道:“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妈妈!”

    “她伺候得我很舒服呢,我怎么舍得放开?”叶飞邪邪得笑道:“除非你能接替她。”

    肖菲此时已经知道,自己和叶飞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为了不让妈妈继续痛苦下去,她很干脆得点头道:“好,我替她!”

    “希望你没有骗我,不然你就会知道我有多残忍!”叶飞说着,左手拉着张琳心的长发向后一拖,粗长的大鸡巴一下从她小嘴里拔了出来,张琳心急忙弯下腰去,大声得咳嗽起来,中间还带着一阵呕吐的声音。

    “妈妈,你没事吧?”肖菲的眼泪瞬间流了出来,心疼之极得看着趴伏在地上的妈妈。

    “不要说那么多废话,该你了!”叶飞拉着肖菲的手腕轻轻一甩,将她拉得趺坐在自己身前。

    张琳心忽然抬起头来,哀求得看着叶飞,低声说道:“叶飞,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请你不要针对我女儿,我帮你做就是了。”

    肖菲看着妈妈被叶飞的大鸡巴插得有些红肿的小嘴,急忙拉住了她的手,说道:“妈,你不要求这个混蛋,我们不屈服,看他能怎么样!”

    “那好啊,我就把你们母女俩脱光了挂在望海楼上,嘿嘿,这么漂亮性感的两个大小美人儿,相信一定会有很多人参观吧?”叶飞邪邪得笑道。

    “你敢?”肖菲气愤得紧紧盯着叶飞,眼里全是愤怒与仇恨的光芒。

    叶飞继续笑道:“我有什么不敢的?你既然想要对付我,那就应该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吧?我可是黑会老大,有什么事情不敢做?就算你妈妈是副市长,我最多也就是推出去一个小顶罪,但是你们母女可就要出大名了。”

    “不要,叶飞,我来伺候你,请你放过我女儿吧!”张琳心说着,动凑到叶飞身前,想要含住他的鸡巴。

    不料叶飞却一把推开了她,冷笑道:“现在我改意了,要让你女儿伺候我,你还是歇会儿吧。”说着弹出一缕指风,将张琳心定在原地。

    看到叶飞这不可思议的能力,肖菲心里终于有些害怕了,颤抖着声音问道:“你把我妈妈怎么样了?”

    “没什么,只是点了穴而已,一会就好了。”叶飞淫笑道:“来吧,小美人儿,尝尝哥哥的鸡巴,放心,很好吃的,你看你妈妈刚才就吃上瘾了,抢着来吃呢。”

    肖菲眼里又闪过一道仇恨的光芒,妈妈哪里是吃上瘾了?分明是怕自己受辱,才抢着要替自己的,而且看她那全身赤裸的样子,恐怕在自己醒来之前,已经被叶飞羞辱过了,想到这里,她心里的恨意更盛,已经决定要鱼死破了。

    有些厌恶得近距离看着叶飞狰狞的大鸡巴,肖菲现在才知道它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吓人,就那一个龟头,恐怕就不是自己的小嘴能装得下的,而妈妈刚才竟然被它插进嘴里大半根,相信一定快要痛苦死了。

    带着无尽的仇恨,肖菲将自己娇嫩的小嘴慢慢得凑这了叶飞的大鸡巴,然后张开小嘴,慢慢得含了上去,果然,一颗龟头还没有完全进去,她就觉得看书的小嘴被塞满了,心中不禁有些可惜,不过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运起全身的力气,肖菲猛得咬了下去,在这一刻,她的心里充满了报复的快感,叶飞,这下你要废了吧?看你以后还拿什么来羞辱我

    '点'b点

    们母女,还拿什么来插你那个漂亮的双胞胎妹妹!不过,这种报复的快感还没有持续一秒钟,就被无尽的惊愕冲散了,因为肖菲发现,即使自己用出了最大的力气,但是却并没有对叶飞造成一丝伤害,他的鸡巴仿佛是用铁铸成的一般,自己根本咬不动,反而是自己的牙齿被它硌得有些生疼。

    叶飞心中不由暗叹,肖菲不愧是张琳心的亲生女儿,就连用的招数都和她一样,于是拉住肖菲的长发,将鸡巴从她小嘴里抽出,淫笑道:“就知道你会这样,你以为你是第一个想把我的鸡巴咬下来的人吗?你刚才应该问问你妈妈这一招管不管用的。”

    这一刻,肖菲已经没有了说话的能力,她的心已经被好多的负面情绪给占满了,她之所以敢明着对付叶飞兄妹,无非是觉得自己的妈妈是副市长,他们不敢把自己怎么样,不料现在连妈妈都被他抓来了,而自己想要拼个鱼死破都不行,一瞬间,她的心里充满了绝望,仿佛眼前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魔鬼。

    看到肖菲的表情,叶飞又发现了她们母女的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用出最后一招,发现无效后,心里就完全被恐惧所充斥,再也没有了反抗的勇气,看来只要自己像对付张琳心一样对付肖菲,就能轻易得把她拿下了。

    “既然你不配,那我就只能找你那张不会咬人的小嘴了。”叶飞说着,猛得把肖菲身上那件白色的连衣裙撕了下来,然后又粗暴得撕毁了她的胸罩和内裤,让她那鲜嫩的娇躯毫无保留得呈现在了自己眼前。

    此时的肖菲的身体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但是却并不是像叶飞想的那样已经臣服,她的心里还是存在着报仇的渴望的,只是她知道,自己如果现在反抗的话,不但没有什么效果,反而会连累妈妈,所以她在等待着时机,她听说,男人在射过精后,身体会极度的放松,而自己要做的,就是等着那个时刻的来临,至于自己的清白是不是坏在他手上,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但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算盘根本不可能打得响,因为先不说叶飞根本不会因为射精而疲累,就算他真的疲累了,也绝对不是肖菲所能对付得了的。

    将肖菲放倒在光滑的地面上,叶飞轻轻分开她那双修长纤细的玉腿,边打量边啧啧赞叹着:“真不愧是张琳心的女儿啊,和她一样的性感动人,啧啧,才十六岁,屄毛竟然这么茂盛,看来你的性欲一定很强,不过别担心,哥哥一定会喂饱你的!”一边说着,一边在肖菲那多毛的处女嫩屄上轻轻抚摸着,他并没有说错,肖菲的阴毛其实要比小妹和林灵浓密了许多,才刚刚十六岁的她,都要赶得上成年女人了,传说这样的女人性欲会比一般女人强烈,但是叶飞最不怕的就是性欲强的女人了。

    在肖菲的双腿中间跪坐下来,叶飞握着自己的大鸡巴在她的处女嫩屄上用力得敲打着,发出“啪啪”的声响,另一只手却伸到了她胸前,用力握住她一只刚好一握的奶子,用手指捏住一颗娇嫩的小奶头大力搓揉,很快,肖菲的乳头就硬了起来。

    肖菲果然也遗传到了她妈妈的受虐倾向,虽然她一直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想在叶飞的挑逗下有反应,但是在屄和奶子都被他弄得有些疼的同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却也跟着涌了出来,很快,她那在浓密屄毛覆盖下的处女嫩屄就有些湿润起来,让叶飞的大鸡巴砸在上面时的声音有些一些变化。

    叶飞继续用力玩弄着肖菲的奶子,但是却不再用鸡巴敲打她的嫩屄,而是改成用粗糙的龟头顶在她娇嫩的屄缝里来划动,淫笑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还真是一个小骚屄,来,小骚屄,告诉哥哥你是不是想要被肏了?说出来,哥哥满足你哦。”

    肖菲用力咬住自己的樱唇,把头转向一边,心里对自己的反应很是不满,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魔鬼的挑逗下湿了起来。

    忽然,叶飞收了握在她奶子上的大手,来到她胯下轻轻分开她娇嫩的处女屄,将自己的大龟头顶在她未经人事的屄眼上,缓缓向里面插去。

    让叶飞有些惊讶的是,肖菲的嫩屄竟然比平常女人紧了许多,虽然此时已经湿润,但是自己才刚刚插进去半个龟头,就已经有些进不去的感觉了。

    这让叶飞不禁有些迟疑起来,他虽然说得很狠,但是因为张琳心的关系,还是不太忍心弄得肖菲太惨的,而看她嫩屄的情况,如果自己插进去,恐怕她就会痛死了。

    感觉到叶飞停了下来,肖菲不由转过头看向他,正好看到了他眼里的那一抹怜惜,不知道为什么,叶飞的怜惜让肖菲心里极不舒服,本来一直没有动的身体忽然动了起来,被叶飞大大分开的双腿用力缠在他腰上,屁股也猛得向上一挺。

    随着肖菲的一声痛哼,叶飞的大鸡巴瞬间冲破了一层薄薄的肉膜,一下插了大半根进去,只是让叶飞感到有趣的是,肖菲的嫩屄里面并不像外面这么紧,而是变得松了许多,而且第一次被肏的她在自己的鸡巴进去大半根后竟然还没有到底。

    有些不信邪的叶飞干脆继续向里面插去,只觉得肖菲的嫩屄越到里边就越是宽松,直到他的鸡巴几乎完全插进去,龟头才顶到肖菲娇嫩的花心,叶飞依稀记得,这好像是一种什么名器,只是自己的女人中没有这样的屄,他也没有太注意,不料今天竟然碰到了一个,不过这种名器也只是比一般人强一点点而已,根本不能和妈妈那种会在瞬间产生冷热交替的绝世美屄相比。

    这一刻,肖菲的心情有些复杂,既有处女失去第一次时的那种失落,还有着一丝激动,不错,她现在很激动,因为她知道,接下来叶飞就要干自己了,并不是她很喜欢被叶飞干,而是明白,只要干爽了,他就会射精,而自己就可以趁着那个机会干掉他了。

    果然如肖菲所想,叶飞开始在她的屄里抽插起来,刚开始被插得有点疼,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许是被肏麻木了,她屄里的疼痛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她的灵魂都跟着颤抖的酥麻快感,虽然她很不想承认,暗暗告诉自己,目的就是要让他尽快射出来,然后自己好报仇,但是内心最深处的感觉却根本瞒不过她自己,她真的有些被插得上瘾了,活了十六年的她,第一次知道,自己下面这个除了长大后每个月会流那么几天血的小洞竟然还有这样的功效。

    这个时候叶飞好像也已经发现肖菲苦尽甘来了,忽然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和速度,仿佛要肏死身下这个刚刚被自己开苞的女孩一样将她的娇躯撞击得“啪啪”作响,原本还有一截没有插进她嫩屄里的大鸡巴现在已经尽根而没,每一次插入都会把巨大的龟头深深撞进她柔软娇嫩的花心里。

    这一下可要了肖菲的命了,只感觉自己被他肏得连灵魂都要消散了,原本极力抑制自己的快感的她再也控制不住,扭动着娇躯配起他的抽插来,这一刻,她根本忘了仇恨,更忘记了自己想让他尽快射出来的初衷,只想他肏得越久越好。

    终于,在叶飞不停得肏干下,肖菲的娇躯大力得痉挛起来,嫩屄一阵收缩,泄出了她少女的第一次阴精,那极致的快感让她差点忍不住大叫出声,这一刻,她终于明白叶云绮为什么会浪到那个程度,甚至在上课时让她的亲哥哥肏她了,因为这种快感实在是太让人沉迷了,绝对相信,如果不是自己和叶飞有仇,肯定也会忍不住天天都让他肏自己的。

    有仇?肖菲忽然反应过来,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初衷,可是,刚才自己高潮时他射了么?显然没有,因为他仍在自己屄里快速抽插的大鸡巴仍是硬得如铁棒一般。

    因为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屄里,肖菲又深切得感觉到了那销魂蚀骨的快感,并且很快被淹没,继续扭动着娇躯迎起他的奸淫来。

    等着他射精的那一刻给他致命一击!带着这样的信念,肖菲在叶飞仿佛不知疲倦的大力肏干下一次又一次得攀上性爱的颠峰,终于,在她迎来自己也已经记不清是第多少次的高潮时,叶飞终于把他的大鸡巴重重得顶进了自己的花心里,然后开始了强力的喷射,灼热的精液注入她几乎已经被肏得干涸的花心里,带给她比刚才的高潮更加强烈的快感。

    不过肖菲并没有忘了自己的使命,强忍着极致的快感,就想对叶飞痛下杀手,可是悲剧却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虽然他真的如自己所想的一样,在射过之后身体就放松了下来,可是自己此时竟然被他肏得连小手指都动不了了,更不用说什么发动袭击。

    过了一会,叶飞从肖菲那被自己肏得有些红肿的小嫩屄里将粘满精液和淫水的大鸡巴抽了出来,上前一步蹲在她的小脑袋边上,把鸡巴送到她的小嘴边,嘿嘿淫笑着说道:“来,我的小性奴,帮人弄干净。”

    肖菲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他当成了性奴,心中更是气愤,不过为了能活下去,进而复仇,她还是乖乖得张开了小嘴,让叶飞把他那软下来的大鸡巴塞进了嘴里,无力得舔吸着上面带有淡淡腥味的液体。

    在肖菲柔软的小嘴里,叶飞的大鸡巴很快又硬了起来,轻轻从她的小嘴里拔了出来,忽然拉过被点了穴呆在一旁的张琳心,解开她的穴道后猛得分开她性感的长腿,用力把自己坚硬的大鸡巴捅进她湿润无比的骚屄里,一边大力抽插一边淫笑道:“张市长,被粘有你女儿口水的鸡巴肏,是不是很有感觉啊?”

    张琳心这些天一直在忍着欲火,刚才在女儿醒之前虽然已经让叶飞肏得泄了两次,但是根本没能过瘾,再加上叶飞刚才在自己的面前肏自己的亲生女儿,那样的刺激让她早已欲火焚身,而此时被带着女儿口水的大鸡巴插进来,她自然是舒爽无比,只想大声得浪叫,但是又怕女儿看出来,只好强忍着快感,只是用力扭动着大屁股配叶飞的抽插。

    “叶

    3地度第一

    飞,你这个混蛋,说话不算数!”肖菲有气无力得骂道,她没想到叶飞竟然在答应了放过妈妈后又去肏她,心中自然气愤不已。

    而叶飞要的正是这样的效果,他知道肖菲和张琳心的感情要比对肖海深得多,所以他就要故意“折磨”张琳心,以使肖菲的仇恨转移过来,此时在她的叫骂声中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用力得肏干起张琳心来,同时嚣张得淫笑道:“这可不能怪我,你看你妈的屄都湿成什么样了?恐怕不我肏她她才会怪我吧?张市长,我说的对吗?你的骚屄湿成这样,是不是因为亲眼看着我肏你女儿被刺激到了?”

    张琳心本就因为看着叶飞肏了自己的女儿两个多小时而欲火升到了顶点,现在被叶飞的话刺激,再加上女儿就在一旁看着,她不由更是激动,还没过多久,她的大屁股就是一阵急旋,接着一大股阴凉的液体从她的骚屄最深处泄了出来。

    叶飞哈哈大笑:“张市长,你还没有你女儿经肏啊,竟然这么快就泄了,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因为你女儿就在旁边看着,你感到很兴奋对吗?那咱们就让她看得更清楚一点!”说着,叶飞将鸡巴从张琳心的屄里拔了出来,在带出一大波淫水的同时,把她的娇躯拖到肖菲旁边,让她趴跪在那里,大屁股就悬在肖菲的头顶,使肖菲睁开眼睛就能看到自己亲生妈妈的小骚屄。

    接着,叶飞也在旁边跪了下来,先是贪婪得抚摸了一会张琳心好极品的大屁股,然后才轻轻将鸡巴插进她渴望不已的小骚屄里,就在肖菲俏脸的上方,一下一下得用力肏起她妈妈的屄来。

    张琳心虽然早已死心塌地得做起了叶飞的性奴,而且也盼望着有一天能和女儿一起伺候他,但是此时在女儿眼前不到三十公分的地方被叶飞将鸡巴插进屄里,仍是让她羞涩不已,急忙趴了下去,将俏脸埋进自己的双手间,大屁股撅得更高,迎接着叶飞一下重似一下得抽插,强忍着大声浪叫的欲望,只是在心里大叫着让人肏死自己。

    肖菲很想离开这个地方,但是她刚才实在是被叶飞肏得太狠,根本没有了任何行动的能力,本想闭起眼睛不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终还是睁开了眼睛,一眨不眨得盯着叶飞的大鸡巴在自己亲生妈妈因为粘满了她自己的淫水而闪闪发光的骚屄里进出,看着妈妈屄里的嫩肉被他粗大的鸡巴带得翻进翻出。肖菲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滋味,忽然,她感觉自己的嘴角处一热,似乎有什么东西滴到上面,有些奇怪得打量了一下,才发现妈妈屄里的淫水被叶飞的大鸡巴带出来后,顺着她比自己还要浓密一些的屄毛滴了下来,正好滴在自己嘴边,也许是因为这滴淫水是妈妈的,肖菲并没有感觉恶心,反而有一种强烈的刺激感,忍不住悄悄伸出香舌,将那滴淫水舔了进去,嗯,淡淡的,略带一些咸味和腥味,倒也不算难吃。

    随着叶飞的继续肏干,张琳心心里涌出的淫水越来越多,渐渐把肖菲的俏脸都给滴满了,而肖菲也吃了不少妈妈的淫水,心里越来越兴奋,看着妈妈那被叶飞肏得越来越娇艳的小骚屄,她竟然产生了一种亲它一下的冲动,只是现在她实在是动不了,也只能用妈妈的淫水解解渴了。

    用同样的姿势,叶飞又肏了张琳心一个多小时,将她也差点儿肏得脱力,这才在疯狂得肏干了几下后,将大股的浓精射进了张琳心的骚屄里,然后才拔出来,向下一送,再次送到肖菲的小嘴边,肖菲也配得张开小嘴含住叶飞的大鸡巴,品尝着他的精液和妈妈的淫水的混体,这一次,她却不觉得叶飞的精液恶心了。

    再次被肖菲吸得硬起来之后,叶飞仍没有放过她们母女,将张琳心拉到一边,让她将大屁股高高得翘起,用坚硬的大鸡巴在她极品的肥臀上用力得抽打起来,直到将她的屁股都打得通红了,才用力得把鸡巴插进她的菊花里。

    由于刚才叶飞在肏她时已经悄悄得弄了好多淫水到她的屁眼里,又把手指插进去活动了好久,再加上上次已经被他肏过一次屁眼,所以张琳心并没有感觉太多不适,只是感觉涨涨的,而且在他肏了一会后也舒服了起来。

    不过肖菲去并不知道这其中的隐情,见到叶飞这个混蛋竟然把那么大的鸡巴捅进妈妈的屁眼,她都快要气疯了,特别是看到妈妈在他的肏干下微微颤抖着的娇躯,以为妈妈很疼的她更是心疼不已,在这一刻,她心中的仇恨已经完全转移,从因为爸爸的坐牢而转到了妈妈的受辱,从对柳叶两家的仇恨转移成了只针对叶飞一人。

    终于,叶飞又在张琳心的小屁眼里射了一次,这才彻底放过她们,让有些脱力的张琳心自己穿衣服,而他则是在快速得穿上衣服后又把肖菲那套被自己撕得已经不成样子的衣裙胡乱裹在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