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28章 激情办公室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那就以后再说。”叶飞也明白,妈妈此时的心情并不适做这些,刚刚也只是逗她一下而已,见她拒绝也没有再强求,将她柔软的娇躯轻轻拥住,柔声说道:“妈,你快睡吧。”

    “嗯。”柳亦茹点了点头,扭动了一下

    点^'b^点

    娇躯,在儿子的怀里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轻轻闭上眼睛。

    虽然现在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但是因为躺在儿子的怀里,柳亦茹很快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第二天一早,从这几天最甜美的睡眠中醒来的柳亦茹发现,自己又变成了背对儿子而睡,而他的大手也像以前一样伸进了自己的睡衣里,握着自己一只巨大的妙物,还一下下得轻捏着。

    胸前那种酥酥麻麻的快感让柳亦茹一时有些舍不得离开,只好在心里暗暗提醒着自己:他是你的儿子,亲生儿子,你不能对这种感觉有所留恋!

    可是让柳亦茹有些无奈的是,对自己的提醒不但没有让自己从那让人难以解脱的快感中挣脱出来,反而因为这个而让自己更加的激动,身体敏感度也成几何倍数得增加起来,只是被他轻轻捏了几下,自己下面竟然湿了起来。

    带着浓浓的不舍,柳亦茹咬着嘴唇将儿子的大手从自己睡衣里抽了出来,然后从床上下去,紧紧夹着双腿快步跑了自己的房间。

    过了好一会,洗了个澡并且换了衣服的柳亦茹才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却发现儿子竟然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上了。

    “小满,现在都已经七点多了,还是不要做饭了吧,到外面去吃点就行。”柳亦茹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不早了,再不出发的话,自己倒是没事,叶飞却是要迟到了。

    叶飞一边调制着小菜一边笑道:“妈,放心吧,我今天不去学校,我要跟你到公司去。”

    “到公司去?为什么?”柳亦茹不由一愣,叶飞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理会过这方面的事,今天怎么动要去公司了?

    叶飞端着两碗白粥和几碟小菜从厨房走了出来,将东西摆放在餐桌上,说道:“我现在不是已经接掌了叶氏集团吗,虽然那里有几位姑妈管着,但是我自己总不能一点儿也不懂吧?所以我想去学习一下。”

    柳亦茹想想也对,以前由于身体的原因,大家都没有把叶飞当成管理者来培养,叶家那边有叶宇,而柳家这边也有叶思琦她们姐妹几个,而且注定是他的妻子的林灵也特意陪养了这方面的才能,为的就是等他接手后帮着他管理公司,可是没想到现在形式急剧变化,叶宇被叶飞亲手干掉了,而叶飞的身体也好了起来,倒也是时候学习些管理的经验了,所以柳亦茹也没有拒绝,却不知,对于管理什么的叶飞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为了有个理由缠在她的身边。

    虽然只是一碗白粥和几样小菜,但是因为这是叶飞亲手做的,柳亦茹吃起来非常的香甜,很快就解决了早餐,带着叶飞去了柳氏集团的总部。

    柳氏大厦,是望海仅次于望海楼的高层建筑,柳氏的整个行政机构全部集中在这座大厦里,这里可以说是柳氏这个庞大的商业集团的总枢纽。

    叶飞长大后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看着这座高耸入云的大厦,心中不禁有些感慨,这一切,都是在妈妈的掌控之下的,她在自己面前虽然是一个温柔的好妈妈,甚至被自己调戏的时候还会像小女孩一样羞涩,但是在这里,她绝对是一个王者,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商界女强人,带领着柳氏这个庞大的集团蒸蒸日上,即使在前段时间被多方打击的时候,因为有她在,柳氏几乎没有受到一点损失。

    到了公司,柳亦茹一改在家里的温婉娇媚,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这倒不是她刻意摆什么架子,只是这么大一个集团,如果老总没有点儿威严的话,是很容易出事的,现在虽然更讲究人性化管理,但是总也不能每天跟员工们嘻嘻哈哈吧?

    走在妈妈的身边,叶飞偷偷得打量着她,此时的柳亦茹就仿佛一个女王一般冷艳高贵,让叶飞不禁想起了昨天见过的叶璇,只是叶璇的冷艳中加杂着一股辣之气,而妈妈却只有无尽的庄重,虽然都非常的迷人,但是相比之下,还是妈妈更有味道一些。

    “柳总好,柳总好!”一路走来,好多的工作人员跟柳亦茹打着招呼,这里的员工大多数都是女性,年轻漂亮的也不在少数,她们在和柳亦茹打着招呼的时候,眼睛却总是向叶飞瞟来,有时还会露出炽热的光芒,能够进入大厦的,绝对没有一个庸才,只是和妈妈的美丽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一样,叶飞的帅气对女人的杀伤力也是足够强大的,让这些平时眼高于顶的女孩们甚至都忘记了老的存在,大胆得对叶飞放着电。

    不过叶飞的目光根本没有被别人吸引哪怕是一丝一毫,他的全付精神都放在了妈妈身上,见她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小嘴却是微不可查得嘟了起来,心中不由暗喜,虽然她总是在强调要像以前一样做妈妈,但是在面对这些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吃醋了。

    柳亦茹的办公室坐落在大厦的顶楼,她的两个办公室旁边就是做为她的助理的肖含月和叶思琦的办公室,再旁边后个大办公室是秘书部,每天的各种事情都是由秘书部先过滤一下,有价值的就送到肖含月或者叶思琦那里,而她们处理不了或者无法决定的才会送到柳亦茹的办公室里来。

    也许是母子二人来得比较晚,到了顶楼后并没有看到肖含月和叶思琦,而叶飞现在也没有多余的心情去理会自己成熟美丽的岳母和温柔婉约的姐姐,倒不是叶飞不喜欢她们,只是现在他的所有心神都放在了妈妈的身上,在这个面前,所有的人都要让路。

    “你先坐会儿,如果无聊的话就看一些报表什么的,这也有助于你熟悉公司方面的事务,妈妈要处理一些事情。”进了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柳亦茹对叶飞吩咐了一下,她的工作虽然并不多,但是这几天因为叶飞的事却根本没有心情去处理这些,所以手头还是积压了不少的工作,此时也许是因为儿子就在她的身边,柳亦茹忽然有了工作的心情,她办公室里的文件虽然都属于集团机密,但是让叶飞看看自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哦。”叶飞答应了一声,随便拿起一件文件坐在妈妈办公桌旁边的沙发上看了起来,而柳亦茹也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叶飞现在虽然无论是记忆力还是思维能力都要比常人强出倍,要想学习这些东西本不需要费太大的心思,但是对于这些他却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因为这些守天下的工作还是交给自己的贤内助们好了,自己只管打天下,所以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好好得欣赏一下妈妈的绝世风姿呢。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是迷人的,叶飞现在却知道,这句话用在女人身上也同样适,他很庆幸自己今天为了缠着妈妈而和她来了公司,从而看到了她不同与平时的两种风情,刚到公司时的冷艳高贵、认真工作时的成熟稳重、再加上平时在家时的温柔婉约、还有和自己一起出去时的羞涩可爱,每一种风情都是那么的迷人,现在却完美得融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叶飞相信,就算她不是自己的妈妈,自己也肯定会疯狂得迷恋上她的。

    由于是来上班,柳亦茹只是简单得把一头长发盘了起来,身上也是一套很普通的职业套装,但就是这样,她的美丽却绝对可以超过绝大多数认真打扮过的女人,而是叶飞的眼里,更是世界之最,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超越她,此时坐在办公桌前的她,只能让叶飞看到上半身,体的职业装让她显得很是稳重,但是在叶飞的眼里却是那么的性感迷人。

    双目紧紧得盯着妈妈那如象牙雕琢一般的白嫩粉颈和胸前衣服被顶起的那个高高和弧度,叶飞眼里的光芒越来越炽热,就边认真工作的柳亦茹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绝美的俏脸涌起了一抹红晕,狠狠得横了他一眼,娇嗔道:“看什么看?好好看你的资料!”

    面对着儿子几乎要把自己吃下去的目光,柳亦茹不由极为紧张和害怕,因为她怕儿子会越陷越深,更怕自己总有一天会抵挡不住他的热情,而做为一个深爱着他的女人,在被他这样看着时心里涌起的那一抹自豪与甜蜜却是柳亦茹怎么赶也赶不走的,就在这种十分矛盾的心思中,她担心却又享受着这特殊的激动。

    过了好一会,柳亦茹才因为儿子被自己呵斥收那种灼热的目光而重新静下心来,继续起手里的工作。

    叶飞也没有再用那种目光看妈妈,因为他知道,妈妈在自己这样的目光下很难安心工作,如果出了错的话,恐怕会给公司带来很大的损失,虽然叶飞并不在乎那一点儿损失,但是他却怕妈妈会因此而难过。

    直到临近中午,柳亦茹才处理完手里的事,放下最后一份文件,轻轻活动了一下娇躯,以同一个姿势坐了整整一个上午,即使是内力深厚的她,也微微感觉有些疲倦。

    叶飞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很好的机会,急忙趁机走到妈妈的身后,双手轻按在她的香肩上,柔声道:“妈,累了吧,我帮你按摩一下。”说着,不等妈妈同意,双手轻轻动了起来,并且放出一丝真气,舒缓着妈妈有些疲劳的肌肉与神经。

    柳亦茹本想拒绝,因为她现在很害怕和儿子有什么身体上的接触,不过叶飞的手法却是连东方若兰都佩服不已的,再加上柳亦茹想到自己以后还要帮助他,甚至要喂他喝那个,这种接触是怎么也避免不了的,所以很快就沉浸在儿子的双手带给自己的无尽舒爽中去了。

    轻轻闭上眼睛,柳亦茹舒服得躺在宽大的坐椅背上,享受着叶飞带着真气的按摩,开口道:“对了,给我讲讲你这次去京城的事吧,你到底是怎么处理的?怎么还弄到了那个视频?那不会是你拼接的吧?”

    “什么,你看那个视频了?”叶飞惊呼道,他对妈妈的占有欲已经到了一个十分严重的程度,别说是妈妈的身体被别的男人看了,就只是妈妈看别的男人的身体都会让他受不了。

    叶飞的紧张让柳亦茹又甜蜜又生气,娇嗔道:“乱说什么?我才不会看那种东西,只是现在大家都传遍了,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呀?”

    “那就好,那就好。”叶飞有些尴尬得嘿嘿一笑道:“我这不是怕你被恶心到吗,那东西我都没敢看,拍摄也是找的别人。”

    “哼,解释就是掩饰!”柳亦茹娇哼了一声,心里也明白,儿子绝对不会对这个感兴趣,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儿子高超的手法下,她的心情和身体一样都放松下来,习惯性得跟他撒了一下娇。

    “是吗?”叶飞坏坏的一笑,本来按在妈妈香肩上的大手忽然向下一探,隔着衣服在她胸前的巨大妙物上抓了一把。

    “哦……”叶飞的手法本就有些催情的作用,柳亦茹已经被他弄得在不知不觉中有些动情了,此时敏感的地方被他一抓,酥麻的快感让她下意识得娇吟了一声,随即俏脸一红,伸手打掉叶飞的色手,娇嗔道:“不许乱碰!”

    “我这不是要向你证明吗,我只对妈妈你这样的大美女感兴趣,其它的免谈。”叶飞嘿嘿笑道。

    “哦?那你说说,现在已经对多少美女感兴趣了呀?”在身心的放松下,柳亦茹暂时忘记了那些令自己心烦的事,仿佛一个爱吃醋的小女孩般和叶飞闹了起来。

    “我也想多些啊,可是没办法,谁让我的好妈妈实在是太美了,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比得上,所以我也只能迷恋你一个人了。”叶飞嘿嘿笑着,刚刚被妈妈打开的色手又到了原来的地方,不过这一次,也许是没有注意到,柳亦茹却没有再将它打开,反而下意识得挺了挺胸,让他的手感更好一些。

    “哼,油嘴滑舌!”虽然知道儿子根本就是在扯蛋,因为别的不说,只是自己的两个姐妹和几个女儿就已经不比自己差什么了,不过柳亦茹心里还是感觉甜蜜之极,不过为了不让叶飞得意,还是说道:“那是不是你看到了更美的,就不要我了呀?”

    叶飞忽然停止了按摩的动作,双手捧起妈妈绝美的脸蛋,让她转向自己,双目深情得盯着的一对美眸,温柔而又坚定得说道:“你说的这种情况永远也不会发生,因为在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是天下最美的,任何人也不可能超越。”

    “嗯。”柳亦茹被儿子深情的告白弄得心神俱醉,轻轻闭上双眼,小嘴也微微嘟了起来,美味当前,叶飞自然不知道什么叫客气,毫不犹豫得低下了头,轻轻吻在妈妈的柔唇上。

    “唔……”熟悉的感觉让柳亦茹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小嘴微张,将儿子充满渴望的舌头放了进来,任由它四处侵略,汲取着自己香甜的津液,小手习惯性得伸到后面,隔着裤子按上了儿子那根她已经极为熟悉的大鸡巴。

    妈妈的反应让叶飞极为欣喜,为了让她摸得更加顺利,干脆将她坐着的椅子转了一下,自己站在她的侧面,低头继续亲吻着妈妈香甜的小嘴,一只手却已经不满足得从领口处钻进了她的上衣,隔着一层薄薄的胸罩轻轻揉捏着妈妈那对让他怎么玩都玩不够的大奶子。

    柳亦茹忍了几天的欲火被儿子轻易得挑了起来,一边享受着他抚摸自己的奶子带来的快感,一边将小手也伸进了他的裤子,将儿子的大鸡巴从他内裤的边缘掏出,快速得套弄起来,只是有他的裤子阻挡,套弄的幅度很小。

    一时间,这对淫乱的母子都沉浸在这特殊的刺激当中,不能自拔,直到吻得柳亦茹都有些喘不上气来了,母子紧紧吮吸在一起的嘴唇才慢慢分开。

    看着被自己弄得欲火高升的妈妈,这位姿容绝世的超极品美妇此时已经是美目迷离,眉宇间露出一种渴望的神色,让叶飞不由食指大动,大手从她的领口里抽出来,顺着她性感无比的娇躯慢慢得向下抚摸,滑过妈妈纤细柔软的腰肢、丰满圆润的大腿,叶飞的大手终于来到妈妈的膝盖处,慢慢钻进她裙摆,顺着妈妈大腿上那如凝脂般的肌肤就要向上滑去。

    不料,柳亦茹却一把按住了儿子作怪的大手,微微喘息着道:“不行,你不能……”说到这里,忽然想到自己还要给他喝自己的淫水,根本无法避免让他玩弄下面,而且她的心里也很渴望让儿子玩,只是想到现在还是在办公室里,她怎么也放不开,于是改口道:“不能在这里。”

    叶飞也不强求,大手撤出妈妈的裤子,却快速得将自己的裤子和内裤脱下扔到一边,将自己那根高高翘起的大鸡巴挺在妈妈的眼前,笑道:“妈妈,好几天没见,它很想你了,快点安慰它一下吧。”

    在分别几天后,再次见到儿子的大鸡巴,柳亦茹的眼里不由闪过一丝痴迷的光芒,小手不由自得将它轻轻握住,熟练得套弄起来。

    “妈妈,你的小手好软,弄得儿子好舒服,妈妈。我的好妈妈,儿子最喜欢让你弄儿子的鸡巴了。”叶飞一口一个妈妈,似乎在刻意得提醒着二人之间的关系。

    听到儿子的话,柳亦茹心里不由一惊,是啊,可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啊,自己现在在干什么?不过,这个念头不但没有让柳亦茹停下来,反而在“乱伦”这个淫乱无比的词语刺激下,身子微微向前探出,张开性感的小嘴,将儿子暴涨的龟头含了进去。

    “嘶”熟悉的快感让叶飞倒吸了一口凉气,特别是想到,此时的妈妈不是以女友的身份在为自己口交,而是在以一个妈妈的身份吮吸儿子的鸡巴,这个刺激的念头让他本已经粗线条到最大的鸡巴竟然瞬间又粗涨粗了一圈,差点撑到正在美美得吮吸自己龟头的妈妈的小嘴。

    享受着妈妈柔软的小嘴,叶飞伸手解开她盘起的长发,在上面温柔得抚摸着喃喃道:“好舒服,我的亲妈妈,儿子最喜欢让你吃我的鸡巴了!”

    柳亦茹嘴里含着儿子的大鸡巴,此时再听到他语言的刺激,感觉自己都快要崩溃了,那根本还没有受到什么刺激的小骚屄竟然猛得涌出好大一股清凉的淫水,将她的内裤全部打湿,她现在甚至有些后悔,刚才不应该阻止儿子的动作,不然他一定会让自己很舒服的。

    就在这里,外面突然响起了

    |?度2第一

    一阵敲门声,柳亦茹心中大忙,急忙吐出儿子被自己吮吸得闪闪发亮的大龟头,快速得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开口问道:“谁呀?”

    “妈,是我和肖阿姨。”外面响起了叶思琦柔柔的声音。

    柳亦茹心中更惊,如果是别人的话,她还可以让对方等一会,但是女儿和肖含月都不是外人,如果让她们等的话,恐怕就要引起怀疑了,而这点时间自然不够叶飞穿上裤子的,无奈之下,只好一边让叶思琦她们进来,一边给儿子使了个眼色,指了指自己宽大的办公桌下去,在这个办公室里,能藏人的地方也只有那里了。

    妈妈指的地方正中叶飞的下怀,于是他想也不想得猫腰钻了进去,面对着妈妈的方向蹲了下来,柳亦茹也调整了一下椅子,同时将叶飞的裤子和内裤也踢进了办公桌下面。

    刚刚做好这一切,两个穿着同样款式职业装的绝色美女走了进来,正是叶飞的大姐叶思琦和岳母肖含月。

    “妈,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叶思琦虽然并不是柳亦茹的亲生女儿,但是二人的感情却

    点b'点

    一点也不比亲生母女差,此时见到妈妈脸色红红的,似乎有些不舒服的样子,不由有些焦急得问道。

    “没什么,你们怎么来了?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柳亦茹此时又羞又窘,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还是强打着精神应付着二女,但是刚刚说完这句话,她绝美的俏脸又变红了不少,因为叶飞这个坏儿子,竟然趁着她不敢乱动的机会,将她的裙摆卷了起来,并且伸出舌头在自己雪白粉嫩在大腿上轻舔着。

    “当然是重要的事了。”肖含月笑道:“现在已经到中午了,还有比吃饭更重要的事吗?”

    “这样啊,你们先去吃吧,我没什么胃口,啊……”说着,柳亦茹忽然惊叫了一声,叶飞这个家伙越来越过分,竟然分开她的双腿,隔着她湿透的小内裤在她饱满的嫩屄上亲了一下。

    听到妈妈的惊呼,叶思琦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妈妈的桌前,关心得问道:“妈,你到底怎么了?”

    柳亦茹大为紧张,急忙把身子向前挪了挪,用自己高耸的胸部顶住桌面,好让女儿看不到下面的情况,不料这样却正好方面了儿子,叶飞轻轻手手指挑开妈妈湿透的小内裤,先是伸长了舌头在她娇嫩的屄缝里舔了几下,然后像接吻一样猛得吸住了妈妈整个嫩屄,用力得吮吸着,还把舌头卷在一起,轻轻插进了妈妈紧小的屄眼儿里。

    “我真的没事,你们去吧,头给我带一份儿盒饭就行。”柳亦茹强忍着被儿子舔屄的快感应付着女儿,只希望她们能快点离开,而她一双性感的大腿也紧紧得夹住了儿子埋在自己胯下的头,也不知道是想让他停下来还是想要得更多。

    叶思琦还想说什么,却被跟着走过来的肖含月拉住了,自从走近后,肖含月就闻到了一股让她的些熟悉的淡淡气味,这种气味未经人事的叶思琦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她却知道,因为每次叶飞把她弄得欲仙欲死时,房间里就会有和现在差不多的气味,再加上林灵已经把叶飞的计划告诉了她,而且她也听说叶飞早上是和柳亦茹一起来的,所以她很怀疑,叶飞应该就隐藏在这里,看柳亦茹紧张的样子,恐怕叶飞就藏在她身前的办公桌下面。

    对于叶飞的计划,肖含月还是很支持的,因为她很清楚到了她们这个年龄的女人有多难过,特别是被叶飞肏过之后,她都不知道如果以后他不再找自己,自己还能不能活得下去,所以做为好姐妹,她也希望柳亦茹能得到这样的快乐,而且她还有一个私心,那就是自从爱上了叶飞后,她也很希望得到他的家人,特别是他妈妈柳亦茹的承认,如果叶飞能得到柳亦茹的话,那自己也不用在面对她时总是感觉尴尬了。

    “思琦,你妈妈说得对,她也是练武的人,知道自己身体有没有事的,我们还是不要打扰她了。”肖含月为了成全叶飞和柳亦茹,决定帮他们一把。

    “那好吧。”叶思琦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点了点头,又有些不放心得说了一句:“妈,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就说啊。”

    “知道了,你们快去吧,我一会就好。”柳亦茹急忙说道,她现在只盼着女儿和肖含月能快点走,因为儿子越来越过分了,他竟然已经将手指插进了自己屄里,快速得抽插起来,自己甚至都能听到他的手指进出间那轻微的水声了。

    “那好吧,妈,我们先走了,一会给你带饭来。”叶思琦说了一声,转身和肖含月一起离开了妈妈的办公室,不过她却有个疑问,那就是在凑近后,她发现妈妈不只是脸红,小嘴上也有一些不太正常的红润,好象刚刚吃过什么东西似的,她不知道的是,妈妈刚才确实是在吃东西,而且吃的不是别的,正是她亲生儿子的大鸡巴。

    等二女终于在外面把门带上,柳亦茹把目光投向儿子,强忍着被他舔屄的快感,身子向后退了退,轻声呵斥道:“你给我出来!”她此时真的是有些生气了,而且心里还感到一阵委屈,他不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作践自己,而且在女儿来的时候还变本加利,难道他只是想快活,根本没有为自己想过吗?如果让女儿看到了,自己还要不要活了?

    “妈,你怎么了?儿子弄得你不舒服吗?”叶飞听话得站了起来,双目深情得看着妈妈的俏脸,柔声问道。

    看着儿子那深情的目光,柳亦茹差点儿融化在他的柔情里,不过想到自己的委屈,还是冷着一张俏脸道:“你刚才为什么那么做?如果让你姐姐看到,妈妈还有脸活着吗?”

    “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啊。”叶飞忽然笑了起来:“她不会看到的,就算她过来,也会发现我早已不在这下面了,妈,儿子的能力你还不知道吗?而且刚刚你还给我补充了这么多的养分。”

    听到儿子的解释,知道他实力视神经远远超出自己的柳亦茹心里的委屈瞬间消散了,不过还是抱怨道:“那你不能早点儿说吗?你知不知道妈妈刚才有多紧张?”

    “可是,妈妈你难道不觉得比平时更兴奋吗?你不用否认的哦,刚才你的屄里可是流出了好多的淫水的,我喝了两大口才喝完。”叶飞嘿嘿淫笑着,再次蹲了下去,分开妈妈的修长美腿,将头埋进她的胯下。

    “坏蛋,不要说那样的字眼儿……”柳亦茹嘴里儿子,但是却又用玉背撑住椅子,大屁股用力得挺了起来,将自己淫水横流的小骚屄动送到儿子嘴边,似乎在告诉他自己现在到底有多么兴奋。

    再次挑开妈妈已经湿透的小内裤,叶飞用双手拇指按在妈妈那两片饱满无比的大阴唇上轻轻向两边用力,刚刚被自己弄得由粉红变为鲜红的嫩屄整个暴露在自己眼前,那娇嫩的屄肉在轻轻得收缩着,如此美景让叶飞忍不住嘻嘻自语道:“妈,你的屄好美,儿子真想时时刻刻都能看到它,亲到它,舔到它。”还有一句叶飞没有说,那就是更希望可以肏到它。

    “啊……不许说……”柳亦茹无力得反对着儿子说出那个淫荡的字眼,但是大屁股却又向上挺了一下,将自己骚痒无比的小嫩屄抵在儿子的嘴唇上,轻轻摩擦着。

    叶飞张开了嘴巴,在妈妈美味的小骚屄上时轻时重得舔吻着,嘴里含乎不清得说道:“好美味,妈妈的屄真是太好吃了,我好喜欢,妈,儿子以后每天都舔你的屄好不好?”他故意用淫荡的话来刺激妈妈,为的就是让她在自己这个儿子面前越来越淫荡,从而方便自己以后的计划。

    柳亦茹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在儿子动作和语言的双重刺激下,她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终于在儿子含住自己整个小骚屄用力得吮吸服一下后,她的娇躯忽然痉挛起来,丰满性感的双腿紧紧夹住儿子的脑袋,大屁股用力向上挺着,喉咙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接

    ◢度第一|?

    着大股清凉的液体从她小骚屄的最深处狂涌而出,竟然使得儿子吞咽都有些来不及,还有不少顺着她有股沟流了下去。

    感受着妈妈这比以往每一次都要强烈的高潮,叶飞心中也是极为兴奋,他知道自己的计划果然有效果,只是让他微微有些失望的是,妈妈并没有像自己的干妈苏玉娴那样出现喷潮,也不知道是她没有这样的体质还是刺激不够,叶飞决定以后再试试。

    柳亦茹的高潮一直持续了足有半分钟,用力挺起的大屁股才无力得落在椅子上,而叶飞也放开妈妈的小骚屄,伸出舌头在自己最向往的妈妈的小骚屄上又舔了一遍,才从她的胯下站起来,笑问道:“妈,你舒服吗?”

    柳亦茹无力得靠在椅子上,微微娇喘着,白了儿子一眼,并没有理他,但是她眼里那一抹满足的光芒却怎么也瞒不过叶飞。

    “妈妈你爽了,可是我怎么办啊?”叶飞继续说道,拉过妈妈的小手放在自己坚硬的大鸡巴上。

    “我才不管你。”柳亦茹抽了自己的小手:“谁让你说那么羞人的话。”

    叶飞又拉过妈妈的小手,让她握住自己的鸡巴,哀求道:“好妈妈,我以后不随便说了还不行吗?求求你了。”

    “这还差不多,来吧。”柳亦茹满意得笑了笑,小手拉着儿子的大鸡巴让他紧贴着椅子站在自己前面,低下头去,先是伸出小香舌绕着儿子巨大的龟头转了两圈,才张开小嘴将它含了进去,一边轻轻吮吸着,一边用小手在他的鸡巴上快速套弄。

    低头看着妈妈的动作,叶飞心中颇为满意,原本根本不知道口交为何物的妈妈在自己的亲手调教下现在已经可以把自己弄得很爽了,这让叶飞极有成就感。

    叶飞猜得一点也没有错,这几天柳亦茹虽然已经决定不再和儿子这样了,可是每当闲下来时还是下意识得想着怎么样才能让他更舒服,所以技术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长进了不少,可是现在她的技术长进了,却好像还没有以前管用,一直

    点b点

    含着儿子的大鸡巴吮吸了足有二十分钟,他竟然还是一点射精的迹象都没有。

    柳亦茹感觉自己的小嘴都有些酸了,于是吐出儿子被自己吮吸得闪闪发亮的大龟头,抬起头来看着他,问道:“你怎么还不射呀?”

    “可能是憋了好几天了,而且刺激也不够吧,好妈妈,你再想想办法好不好?”叶飞故意忍着没有射,就是想逼着妈妈想出更多的刺激自己的办法来。

    柳亦茹明白,就算自己不能让儿子射出来,疼爱自己的他也会在叶思琦他们来的时候忍住的,可越是这样就越不想让他憋着,刚刚儿子把自己弄得那么舒服,自己也不能让他难受。

    可是技术问题根本不是一天两天所能改变的,柳亦茹没有丝毫办法,无奈之下,忽然想到了刚才自己的感觉,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这一次的高潮是有生以来最强的,那是什么让自己有这样的表现呢?

    聪明之极的柳亦茹很快就想到了,最重要的就是儿子刚才玩弄自己时说出的话,淫荡的字眼让自己春心荡漾,而母子的称呼更是让自己激动不已,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用这样的招数来刺激儿子呢?可是,那样的话岂不是很羞人?

    再次抬起头,柳亦茹看着儿子那张熟悉的脸庞,母亲给儿子的疼爱和女人对心爱男人的刻骨恋爱让她瞬间就下定了决心。

    小手握着儿子坚硬的大鸡巴,在自己光滑的脸蛋上轻轻摩擦着,柳亦茹抬起头仰视着儿子,脸上露出了一片娇媚之色,用一种诱惑之极的声音说道:“好儿子,妈妈好喜欢你的大鸡巴,好喜欢你美味的精液,大鸡巴儿子,快点把你的鸡巴放进妈妈的嘴里,射给妈妈吧。”这句话说出来,柳亦茹那张倾国倾城的俏脸立马羞得通红,但是心中的激动却让她感觉,自己刚刚被儿子舔得大泄特泄的小骚屄竟然又有了一丝渴望。

    叶飞也被妈妈瞬间的转变弄得激动无比,坚硬的大鸡巴在妈妈的脸蛋上跳了几跳。

    见到这样真的管用,柳亦茹心中一喜,感觉在这样的时候,说些淫荡的话倒是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于是用小手快速得套弄着儿子的大鸡巴,新丰县用他那粗硬的大龟头在自己性感的红唇上轻轻摩擦着,说道:“大鸡巴儿子,快点射吧,射到妈妈嘴里,妈妈想要你美味的精液。”

    在妈妈如此的表现下,叶飞不由自得放开了精关,顶在妈妈柔唇上的龟头一阵暴涨。

    感觉到儿子马上就要来了,柳亦茹急忙张开小嘴将他的龟头含进去,用力的吮吸,终于,叶飞的身子一颤,大量浓稠的精液狂喷而出,一股紧接着一股得射进妈妈淫荡的小嘴里。

    柳亦茹也没有躲开,紧紧含着儿子的龟头,承接着儿子一波又一波的热精,直到他彻底射完,才把满口的精液吞咽下去,然后又用力得吮吸了几下,将儿子鸡巴里的余精也都吸了出来,这才将儿子的大鸡巴从小嘴里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