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27章 回归母子情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进了门,叶飞发现,就和自己出发到京城前的那天晚上一样,柳亦茹正一身睡衣得坐在客厅里等着自己,心中在高兴的同时也有些小失望,虽然很希望可以和她这么一直发展下去,但是叶飞却更加希望她能以真正的身份和心态和自己发展,而不是那种有些弄假成真的情侣。

    “你怎么来了?”看到叶飞,柳亦茹的眼里闪过一丝喜悦的光芒,但是随即又隐去,淡淡得问了一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已经决定要和他彻底断绝那种不应该有的关系了,但还是忍不住想等他来,甚至还特意让叶思琦继续住在了公司里,那感觉就像是一个妻子在等着自己的丈夫家,她知道自己绝对不应该再有这样的心态,可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躺在床上努力了很久,也没能睡着,反而让心更乱了,在不知不觉中,就跑到了客厅里。

    “不来我去哪里啊?”叶飞在门口换上了拖鞋,走到柳亦茹身边坐下,笑道:“这里是我家,更重要的是你还在等着我,我自然要来。”

    很普通的一句话,却让柳亦茹的心神一阵恍惚,因为自己等他所以家,这是多么简单的幸福啊,可是却注定是自己根本不可能得到的,每每想到这些,她的心都会痛得要命。

    收敛心神,柳亦茹努力让自己露出一个属于妈妈的微笑:“你不是应该住在你婶婶那里,照顾她们母女的吗?”

    “婶婶她们很好,而且还有绮绮在那里,一定会没事的。”叶飞笑道:“不说这些了,我的好茹儿,这么久没见,想我了吗?”说着,叶飞伸手就要去抱柳亦茹的肩膀。

    “不要这样。”柳亦茹挡开了叶飞伸过来的手臂,淡淡得说道:“以后也不要叫我茹儿了,我是你妈妈,现在咱们已经到了家里,不能再假装什么情侣了。”

    “为什么?”叶飞心中暗喜,妈妈终于又到了原来的心态,但是脸上却露出一抹失望和痛苦的表情:“那天你不是说,我们可以继续的吗?”

    看到叶飞眼里

    最新第?一?

    的痛苦,柳亦茹不由心痛不已,不过还是强忍着说道:“那天是刚刚来,我还没有想清楚,这几天我已经想过了,我们之前那样是不对的。”

    “为什么?”叶飞不依不饶得问道。

    “为什么?因为我是你妈妈,是你的亲生母亲,我们永远也不可能真正的在一起的!”柳亦茹忽然激动起来,叶飞心痛,她的心却更痛,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对儿子那种绝对不应该有的感情现在已经在心里生了根,这一生都不可能放下了,而叶飞却不同,他现在还小,心思应该不够成熟,等他以后和林灵结了婚,对自己的心就会慢慢得淡了,到时候,自己只能默默得在身后祝福着他。

    越想这些,柳亦茹就越是心痛,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来。

    叶飞见此,不由吓了一跳,极为心疼得抱住妈妈柔软的娇躯,柔声说道:“妈妈,你不要哭,我听你的还不行吗?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柳亦茹趴在儿子那熟悉的温暖怀抱里,泪眼婆娑得看着他那张英俊的脸庞,说道:“那你答应妈妈,以后都不要再逼妈妈了,我们好好的做母子,好吗?”

    叶飞轻轻点了点头:“嗯,我都听妈妈的。”

    “那就好。”柳亦茹轻轻松了口气,但是心里更多的却是心痛与不舍,他终于要放弃了吗?本来这应该是自己最想看到的结果,可是自己的心为什么会这么痛呢?

    “妈妈,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去休息吧。”看着妈妈脸上的泪痕,叶飞的心不由一阵抽痛,他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了,但是却也明白,就算自己此时收手,也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妈妈对自己那份不应该有的爱意已经彻底得暴发出来,如果自己放弃的话只能让她更加痛苦,所以自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只要忍过一时的纠结,就能带给妈妈永远的幸福!

    “嗯。”柳亦茹点了点头,有些不舍的离开了儿子的怀抱,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躺在床上,柳亦茹有脑海里不断得闪过自己和他一起去长白山时的一幕幕场景,小河边的快乐,温泉里的激情,相拥而眠的温暖,每一幕都那么令人沉醉,但是现在,这一切仿佛离自己越来越远了,而这种越来越远的距离却是自己亲手制造出来的。

    柳亦茹明白,只要自己点点头,这一切瞬间就能再次到自己的身边,让自己重温那无尽的幸福,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因为自己是他的亲生母亲,绝对不能和他继续那样,不然不但是害了自己,更害了他。

    在这一刻,柳亦茹又一次恨起了自己的身份,为什么会是他的妈妈,不过她却从来也没有后悔过会有叶飞这个儿子,这种矛盾的心情让她的心越来越痛,痛得她用尽最大的努力也睡不着。

    辗转反侧了近两个小时,柳亦茹还是一点儿睡意都没有,心里越来越乱的她猛得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一刻,她忽然很想看看叶飞,只要能看到他,哪怕什么也不做,自己都会是幸福的。

    悄悄得出了门,柳亦茹来到叶飞的卧室门口,轻轻推了一下,发现他的门是开着的。

    房间里虽然没有开灯,但是房间里的一切却根本不能瞒过柳亦茹的目光,此时的叶飞正平躺在床上,双眼睁得大大的,有些无视得盯着天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柳亦茹的心不由又是一痛,不过却努力让自己露出了一丝微笑,走过去坐在儿子床边,温柔得问道:“怎么还没有睡?”

    “不困,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情。”叶飞也对着妈妈笑了一下,但是那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这一刻,柳亦茹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了,为什么要想那么多?像以前一样不是挺好的吗?现在却让自己和儿子都那么痛苦,只要两个人都不说出去,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叶飞这个凄苦的笑容下,柳亦茹的心再一次发生了动摇,纵横商场这么多年的她意志本来是十分坚定的,但是儿子却是她唯一的软肋。

    “好好睡吧,明天还有事呢。”柳亦茹伸手在儿子的头上温柔得抚摸了一下,起身准备离开。

    但是叶飞却一把拉住了她的小手,语带哀求得说道:“妈,陪我睡好吗?我不习惯没有你在身边的感觉。”

    柳亦茹轻轻叹了口气,在儿子身边慢慢得躺了下来,她发现,自己

    最?新?第一??

    即使尽了最大的努力,也根本不能拒绝他。

    抱着妈妈柔软的性感娇躯,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叶飞有些得寸进尺的道:“妈,好久没有和你在一起了,再帮帮我好不好?”

    “不行!”柳亦茹断然拒绝道,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心虽然还在挣扎,多少能保持一点理智,但是自己的身体却已经彻底得被他征服,根本不能对他有一丝的抵抗,如果再继续那样的话,恐怕就连心里的坚持也不能保住,从而做出不能让世俗接受的事情出来。

    “可是,我真的很难受。”叶飞毫不放弃得继续央求道:“而且这几天我又感觉自己的实力下降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再次陷入昏迷了。”

    “你可以去找灵儿呀,你们现在虽然还小,但是特殊情况就得特殊对待,相信你肖阿姨知道了也不会怪你的。”柳亦茹强忍着心痛说出了这句话,这是她早就想好的,只是在当时做出这个决定时,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掏空了,仿佛马上就要失去整个世界一般,不过为了叶飞好,她最终还是决定下来,本以

    找请2?第一

    为想好了的事自己很容易就能接受,但此时说出来,却仍是让她痛得脸色都有些苍白了。

    叶飞苦恼得说道:“可是,灵儿说,起码要到十八岁才能让我碰她的。”

    “什么,你之前竟然已经跟灵儿提过这种事了?”柳亦茹心里一酸,有些生气得说道。

    叶飞却没有因为妈妈的生气而害怕,反而笑道:“怎么,你吃醋了?”

    柳亦茹俏脸不由一红,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他们本来就是未婚夫妻,说起这些事也是很正常的,自己确实有应该有这么大的反应,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柳亦茹伸手在儿子的头上敲了一下,娇嗔道:“胡说什么呢?我只是觉得人家还小,你不能这样而已。”

    “是吗?可是你刚刚明明说让我找她的啊。”叶飞笑道,见妈妈绝美的俏脸比刚才变得更红,又急忙说道:“放心啦,我们只是在闲聊的时候无意中说起的,因为我们有好多同学都同居了,所以就说起了这件事,当时绮绮也在场的。”

    听到儿子的解释,柳亦茹心里没来由的一喜,随即又暗暗鄙视了自己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了,不过现在你可以把你的情况跟她说一下,相信她一定愿意帮你的。”

    “可是,我就喜欢让你帮我,别人我都不喜欢!”叶飞有些任性得说道。

    柳亦茹心里不由涌起了一丝小小的甜蜜,不过还是劝道:“你们总是要结婚的嘛,这也是迟早的事,你又怎么能不喜欢?”

    “就算是这样,可是我要怎么跟她说。”叶飞问道:“如果她问我,是怎么知道这样可以的,而

    |找请第一?

    之前又是谁帮的我,我怎么办?”

    “这……”柳亦茹不由迟疑起来,她之前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才知道,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心中不由有些后悔没有开始就让林灵来了,但是想到前几天自己那种幸福的感觉,却又有些庆幸自己没有那样做。

    见妈妈陷入了沉思,叶飞不禁有些得意的道:“所以啊,以后还得你继续帮我,而且我也可以帮你啊。”

    “我才不要你帮!”柳亦茹俏脸又是一红,急忙拒绝道,不过心里却已经做好了决定,在没有新的办法之前,还是由自己来帮儿子吧,做出这个决定后,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这让她有些警惕起来,生怕自己再陷入其中,同时还有些苦恼,自己努力了那么久,最终还是没能摆脱和他不得不发生的那些事情,而且,因为以后都要以妈妈的身份帮他了,想到这个,自己竟然有一种难言的激动。

    “那你是同意帮我了?妈妈,你真好!”叶飞兴奋得笑了起来。

    看着儿子的笑容,柳亦茹在开心的同时又不禁有些纠结,难道他到底还只是迷恋自己的身体?不然为什么刚才还那么难过,在听到自己答应帮他后却又开心起来?

    “现在怎么不哭了?刚才还一付难过的样子呢。”有些委屈得柳亦茹忍不住气道,她是真的

    2地?度第一

    有些难过了,自己那么爱他,他竟然只是迷恋自己的身体而已。

    “因为我想通了啊。”叶飞笑道:“刚才觉得自己失恋了,不过现在想想,你是我妈妈,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离开我的,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是不是情侣又有什么关系呢?”

    “哼,又哭又笑,真是一个孩子!”柳亦茹娇嗔着,但是心里的那些委屈却瞬间烟消云散了。

    叶飞紧紧抱住妈妈柔软的娇躯,将头埋在她胸前的高耸中撒着娇,笑道:“我本来就是你的孩子啊,好妈妈,现在就帮我一下好不好?”说着,拉起柳亦茹的小手,放在自己早已有了反应的坏东西上。

    柳亦茹早已习惯了这个东西,在接触到它时,下意识得就将她紧紧握住,不过,随即又仿佛触电一般将小手收了来,说道:“现在不行,我有些累了。”虽然心里已经做好了决定,而且以前也早已习惯,但是柳亦茹一时仍不能接受,因为,此时的自己已经不再是他的茹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