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25章 强势的女王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听到妈妈的话,明月心的绝美脸蛋也一下变得通红,狠狠得白了叶飞一眼,然后才温柔得对苏玉娴说道:“妈,你好好休息吧,晚饭我来做。”说完,站起身来,离开拉着叶飞离开了苏玉娴的房间。

    二人来到客厅坐下,叶飞开口道:“心姐,我……”

    “停,都这样了,你还叫我姐?”明月心打断了叶飞,现在的她已经一点也不恨叶飞了,从妈妈刚才的表现上,她就知道,妈妈竟然真的已经爱上了这个比自己还小的男孩,而且妈妈这段时间的变化明月心也完全看在了眼里,所以甚至对叶飞还有一点儿感激,只是就这么让她对叶飞有什么好脸色,却是不可能的,而且他都和妈妈这样了,竟然还叫自己姐,这让明月心感觉有些荒谬,但是不让他这么叫,明月心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总不能让自己叫他叔叔吧?

    叶飞挠了挠头道:“你妈妈是我干妈,你又比我大,我不叫你姐叫什么?”

    “哼!”明月心娇哼了一声,心想,还干妈?我看是干(四声)妈吧,不过这样的话她一个女孩子又怎么说得出口,于是干脆哼了一声,不再理会叶飞了。

    二人就这么静静得坐了一会,叶飞不由感觉有些尴尬,于是说道:“我先去做点饭吧。”

    “做饭?难道你今晚想留在这里不成?”明月心惊讶得问道。

    叶飞点了点头,问道:“难道不行吗?”

    “当然不行!”明月心断然道:“你以后可以来,但是必须得是我不在家的时候,更不许在这里过夜。”虽然现在明月心已经勉强接受了叶飞和妈妈的关系,但是那也只能是在自己看不见的时候,不然她们就在和自己隔着一道墙的房间里亲热,让自己情何以堪?

    “那好吧。”叶飞有些无奈得上了起来,嘱咐道:“不过你要好好的照顾你妈妈,不要让她累着了。”

    “还不都是你害的?行了,你快点走吧。”明月心摆着手,生怕叶飞看到自己通红的脸色。

    目送叶飞离开,明月心不由又想起了妈妈刚才那句话“被他折腾得太厉害,腿有点儿软。”这家伙有这么强吗?能把一个正在虎狼之年的女人弄成这样,他自己还精神得很,明月心想着,不禁有些出神。

    下了楼,叶飞头看了一眼明家的那层楼,嘴角露出一个邪邪的笑容,刚才在明月心面前那付乖乖的样子根本就是他装出来的,其实这个邪恶的家伙已经准备向明月心下手了,这么有性格的绝色美女,自然不能便宜了别人,只是这件事不能着急,必须得先说服了苏玉娴,让她配自己才行。

    看了看时间,才刚刚下午六点,现在家的话,还有些早,于是在出了小后,叶飞把车子拐上了去市中心的道路,好久没有去凌云会总部看看了,趁着今天有时间,叶飞准备过去看看。

    一路无话,叶飞很快到了凌云会的总部,让他有些奇怪的是,一向在外表上比较轻松的这里今天竟然一付戒备森严的样子,大门处摆了一块暂停营业的牌子,门口还站了许多看起来很彪悍的人,不过叶飞知道,这些人只

    ?度第一?

    是帮里最底层的小,是用来装饰门面的,而他造就出来的那些高手则是全部躲在暗处。

    下了车,叶飞大步向门口走去,想要找个人问问这是怎么事,不料他还没有叫人,就已经有一个经理模样的人迎了过来,客气得说道:“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这里今天暂时不营业,您明天再来吧。”

    “嗯?”叶飞不由皱了皱眉头,难道这家伙不认识自己?按理说他都做到经理的位置了,不应该是亲来的才对啊,于是问道:“你是亲来的?”

    “是啊,我刚刚从外面调来,先生您一定是我们这里的常客吧?”那经理模样的人仍是一脸客气的笑容:“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我们这里确实有事。”

    叶飞正准备解释一下自己的身份,旁边却已经有人认出了他,急忙说道:“帮,您来了?”

    “嗯。”叶飞对那人点了点头,问道:“德叔在吗?”当着别人的面,叶飞自然不能叫张一德为张爷爷,而是称呼他为德叔,这也是帮里统一的叫法,因为张一德是帮里的元老,这样也显出对他的尊重。

    “德叔正在楼上接待贵客呢。”此时那个经理也反应了过来,急忙答道:“帮,对不起,我刚才没有认出您来。”

    叶飞微微一笑道:“没什么,你做的很对,现在就带我去见德叔吧。”

    “好的!”那个经理答应了一声,亲自带路向楼上会议室走去,在路上,叶飞问了一下他的来历,原来,张一德和光头他们怕这些中层的人员在一个地方呆得时间长了会搞出一些小动作,所以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每过一段时间,就把他们调动一下,这样虽然有些麻烦,但是却可以很大程度得杜绝一些内部的问题。

    到了会议室门口,叶飞摆了摆手,示意那个经理离开,然后轻轻敲了下门,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此时的会议室里只有十来个人,长长的桌子边更是只坐了两个人,一个是张一德,另一头的却是一个黑衣女人,一个相貌绝对可以和柳亦茹相比的女人。

    这是一个让人看不出年龄的女人,只看她的相貌,似乎只有二十来岁,但是看她那火暴的身材又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成熟女人,再看她的气势和眼神的话,却又充满着四十多岁的人才能有的成熟与干练。

    看到一个小孩直接闯了进来,那个虽然容貌极美,但是神色却是冰冷之极的女

    ??度?第?一??

    人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中对于凌云会的规矩有些不满。

    不过张一德却满面笑容得站了起来,恭敬得说道:“帮,您来了?”就像叶飞不会在外人面前称呼他为张爷爷一般,在正式的场下,张一德也不会叫他的小名,而是直接叫帮。

    听到张一德对叶飞的称呼,那个黑衣女人不由惊讶得站了起来,到了此时,叶飞才算看清她真正的身材,这女人的身高足有一米八,几乎和叶飞同高,在一身黑色的紧身衣的包裹下,她的身材显得火爆无比,和柳亦茹那种每一处都极度完美不同的是,这个女人身材并不是黄金分割,她的双腿有些过长了,但是叶飞却不得不承认,这女人最性感的地方,无疑就是她这双笔直修长的美腿。

    看清楚了这个女人的气势与相貌,一段资料出现在叶飞的脑海里:叶璇,近海市的地下掌控者,今年三十五岁,原是近海几大帮派之一飞龙帮帮的妻子,十一年前飞龙帮帮去世后,年仅二十四岁的她接掌了飞龙会,经过近十年的打拼,终于一统近海的地下世界,绝对是一个女王式的强者。

    叶飞微微一笑,对着张一德点了点头,走到他原来的位置坐下,又对着叶璇做了个“请”的手势,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凌云会现在的帮叶飞,说起来,和叶帮你还是本家呢。”

    叶飞的话让叶璇又是一惊,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年轻得有些过分的小帮竟然一眼就认出了自己,而自己却把对方当成了一个不懂事的小,心里原本对叶飞的轻视不由降低了许多,随着叶飞的手势坐了下来,微微一笑道:“好说,我也是久闻叶飞帮你的大名了。”

    “不知道叶帮突然大驾光临我们望海,有什么事呢?”寒喧过后,叶飞直接进入了题。

    叶璇虽然已经有些正视叶飞,但是仍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见他这么开门见山,于是说道:“具体的情况,我已经和贵会的德叔说过了,难道之前德叔没有和叶帮你说过吗?”

    “哦?那德叔你来说说。”叶飞对着张一德微微一笑,心想这女人还真有些毒,上来就想挑拨自己与张一德的关系,但是二人的默契岂是她一个外人所能了解的?别说之前叶飞已经把帮里的大权全部交给张一德了,就算是没有,也不可能会因为她的一句话而对张一德有什么猜忌。

    坐在叶飞身边的张一德也是微微一笑,说道:“是这样的,叶璇帮此次来,是想和我们作。”刚才他听到叶飞和叶璇相互都称呼对方为叶帮,不禁

    地?2第?一??

    感觉有些怪异,所以到他说的时候,就改称叶璇的全名了。

    叶飞把目光转向叶璇,直直得盯着她那张美得令人目眩的俏脸,问道:“不知道叶帮打算怎么

    ?度第一23

    作呢?”

    叶璇毫不示弱得和叶飞对视着,缓缓说道:“你们凌云会现在已经基本控制了整个望海,而我们飞龙帮在近海的地位也和你们一样,而和咱们并称东南三海的临海却乱得很,所以我想,咱们是不是可以作,把临海也给拿下来。”

    “提议倒是不错。”叶飞笑道:“可是临海的势力盘根错节,似乎不是那么好拿下的吧?而且就算是拿下了,到时候叶帮你又打算怎么分配利益呢?”

    “自然是一家一半。”叶璇说道:“当然,如果叶帮打算长期作的话,我们也可以结成同盟,共同经营,临海可是一块很肥的肉啊。”

    叶飞笑道:“既然是这样,叶帮你又怎么不独自把这块肥肉吃下去,反而要把利益分出去一半呢?”

    “你刚才也说了,临海的势力盘根错节,说实话,只凭我们飞龙帮一家,肯定是拿不下来的。”叶璇直言道:“而你们凌云会想来也一样,所以只有我们作,才能做成这件事,到时候,我们的势力都扩大分之五十,何乐而不为呢?”

    “确实很令人心动啊。”叶飞点了点头,不过随即话锋一转道:“只是,有望海在手里,我已经很满意了,而且我手下的兄也只有这么多,只是控制一个望海还行

    地度?第一?

    ,如果再加上别的,恐怕就有些人手不够了。”

    叶璇的眼里闪过一丝轻蔑的光芒,心中暗暗鄙视叶飞的胸无大志,不过仍是继续说道:“兄可以再招嘛,等我们拿下了临海,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的人来制投靠我们的。”

    “只是,要做这件事的话,恐怕会有很大的伤亡吧?”叶飞摇了摇头道:“我不想会里的兄们去冒这个险,所以,叶帮还是另他人吧。”

    叶璇万万没有想到,叶飞竟然直接拒绝了作的事,心中不禁有些焦急,但还是不动声色,看向张一德,问道:“德叔你也是这个意思吗?”

    “当然。”张一德想都没有想得答道:“我们帮的意思自然就是我的意思,所以,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来之前,我就已经听说过凌云会新帮的威名,传得神乎其神。”叶璇冷冷得一笑:“没想到见面不如闻名,你也只是一个胸无大志的胆小鬼而已,看来,凌云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激将法对我没用。”叶飞淡淡得一笑:“而且,有一件事希望叶帮记住,这里是望海,而不是近海,虽然我可以不在乎你说些什么,但是我的兄们可不一定了,所以还请叶帮你慎言,德叔,可以送客了。”

    张一德却没有叶飞那么好的涵养,此时已经有些生气,站起身来,沉声道:“叶帮,请吧。”

    “等一下。”叶璇眼中闪过一丝屈辱的光芒,咬了咬牙说道:“我可以为我刚才的话道歉,但是仍希望能跟凌云会作,而且到时候利益可以四六分,你们占六,我们占四!”

    叶飞却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用手撑着下巴,低头打量着会议桌,仿佛那上面有什么值得研究的东西一样。

    而没有叶飞的吩咐,张一德仍是如刚才一样伸手做着那个请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