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24章 幽幽明月心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看到这一幕,明月心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用力得跺了跺脚,然后猛得摔门而去。

    过了好一会,因为绝顶的快感而大脑变得一片空白的苏玉娴才复了一些神志,想到刚才的那一幕,不由极为惶恐得看着叶飞,焦急得问道:“怎么办呀?你快点去追心儿啊,别让她做什么傻事!”

    自从明月心离开,叶飞的意念就一直在跟着她,见她并没有离开,而是跑到了楼顶的天台上,开始不由吓了一跳,

    ?|第|一3

    但是看到她只是有些无助得坐了下来,才放下心来,此时听到苏玉娴的话,安慰得笑了笑道:“放心吧,有我在,心姐会想通的。”

    说完,叶飞将苏玉娴的美腿放了下来,轻轻撤出那个造成人家母女隔阂的坏东西,然后抱起苏玉娴,走进她的卧室将她放下,又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下,说道:“,你先休息一下,我这就去找心姐,你也不用多想,她肯定会理解你的。”

    此时的苏玉娴已经完全没有了意,只得把希望寄托在叶飞的身上,本想和他一起去找女

    |地第一2?◢

    儿的,可是双腿发软的她却根本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

    又给了苏玉娴一个安慰的微笑,叶飞这才离开她的房间,到客厅里将衣服穿好,慢慢得走上了天台,这一会的功夫,他已经想好了说辞。

    此时的明月心正面对着夕阳双手抱膝得坐在天台上,从后面看,她的身影显得那么的孤寂,让叶飞看了不禁有一种心疼的感觉,好想好好的呵护她。

    “心姐。”来到明月心的身后,叶飞轻轻得叫了一声。

    听到叶飞的声音,明月心的肩膀微微一抖,冷声道:“不要这么叫我,你不够资格!”

    “好吧,就算我没有那个资格,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你妈妈很担心你。”叶飞说着,在明月心的身边坐了下来。

    明月心有些厌恶得向旁边挪了挪,继续冷着脸说道:“我用不着她担心,我没有这样的妈妈。”

    “你这句话如果让她听到了,肯定会很伤心的。”叶飞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我是怎么和她在一起的吗?”

    “我没兴趣知道你们的那些龌龊事儿!”明月心冷哼道。

    “不管你有没有兴趣,我还是要说,你可以选择听或者不听。”叶飞把当初和苏玉娴认识的情景跟明月心说了一遍,最后又道:“你现在还觉得她没有资格当你妈妈吗?”

    “你有什么值得叶宇费这么大心思的地方?”明月心转过头来看着叶飞,明亮的大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很显然她虽然表面上在质问叶飞,但是心里却已经基本上

    地第一??¨?

    相信了。

    “小满只是我的小名。”叶飞轻声说道:“而我的真名,叫做叶飞,你说叶宇有没有必要费这么大的心思来对付我?”

    虽然叶飞的真实身份足以让明月心震惊,但是她此时却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因为她已经完全相信了叶飞的话,想到妈妈为自己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而自己刚才还那么说她,心中不由极为愧疚,这个一向十分坚强的绝色女警官终于忍不住流出了泪水,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最后伏在自己腿上轻轻抽泣起来。

    叶飞又是轻轻一叹,拍了拍明月心的肩膀,柔声说道:“心姐,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明月心的身子微微一抖,用力甩开叶飞按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转过头来冷冷得看着他道:“你不要碰我!”

    “你还在生我的气,对吗?”叶飞看着明月心的眼睛,轻声问道。

    “当然,既然你知道我妈妈是被逼的,为什么过后又来纠缠她?”明月心恨恨得说道:“我以后不想再看到你了,请你也不要再纠缠她!”

    “我没有想过要纠缠她,那一次之后,她趁着我睡着,就偷偷得走掉了,甚至连一个联系方式也没有给我留,而我虽然很想她,但是也明白她是想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所以虽然很容易就能找到,但是我却根本没有找她。”叶飞说到这里,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可是,命运这种东西,总是喜欢捉弄人,本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可是那一次跟着你家来,却发现她竟然是你妈妈。”

    明月心一愣,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第一次带叶飞到家里来时他和妈妈的那种古怪表情是为什么了,没想到竟然是自己帮他们重逢的,叶飞说得一点也没有错,命运这种东西,真的是很难捉摸。

    “就在那一次,我们彼此之间就已经埋下了感情的种子。”叶飞继续说道:“直到第二次见面,这种感情终于不可避免得爆发了出来,而我们也没有再逃避,所以就自然而然得在一起了。”

    “你是说,你和我妈妈之间,有了爱情?”明月心感觉很是荒唐,眼前这个男孩,比自己还要小七岁吧?和妈妈更是相差了近三十岁,他们之间会产生爱情?

    “不错。”叶飞点了点头道:“你没有听说过爱情不分年龄这句话吗?”

    “可是,她还有我爸爸呀。”也许是和叶飞说了这么多后心情好了许多,明月心一时忘记了伤心,忍不住和他辩驳起来。

    “他们是父母包办的婚姻,所以根本没有什么爱情,即使有,也是一起生活多年以后产生的亲情。”叶飞侃侃而谈:“这是你妈妈亲口说的。”

    明月心急道:“可是他们是夫妻呀,做出这样的事总是不好的吧?”

    “一段无性的婚姻能维持到现在绝对是非常的不容易了。”叶飞说道:“而且你妈妈也不是动出规,而是在有了无奈的第一次后才没有忍住的,这样的好女人,在这个时代绝对不多了。”

    “什么意思?”明月心不解得问道,自己的父母怎么成无性婚姻了,那自己是怎么来的?

    于同叹了口气道:“你爸爸,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没有这方面的能力了,所以这些年你妈妈一直是在忍着的。”

    “可是她已经四十多岁了,这种事应该没有那么重要了吧?”明月心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开始和叶飞讨论起了这件事,不得不说,有些时候女人的好奇心真的很重,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这样。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这句话你有没有听说过?”叶飞戏谑得看着明月心问道。

    明月心不由被叶飞看得脸色微微一红,这句话她自然也是听说过的,只是以前觉得很下流,没有往深处想过,此时却忍不住细想起来,觉得颇有道理,而且从一些资料上她也看到过这样的介绍。

    明月心虽然没有经历过那些事,

    度第一?

    但是做为一个身体已经成熟的女人,偶而的用手解决还是有过几次的,那种感觉真的很不错,更让她羞愤难当的是,这段时间她这样做的次数明显增多了,而在最重要的时候脑海里出现的人竟然就是眼前这个让她恨得不行的男孩。

    想想自己才二十多岁都忍不住有些迷恋,更不用说尝试过那种滋味,还处在这个年龄的妈妈了,叶飞说得一点也没有错,妈妈能坚持这么多年,真是算得上是一个传统的好女人。

    到了此刻,明月心已经可以原谅叶飞和自己的妈妈了,只是有件事仍不能让她释怀,那就是刚才自己明明已经进去了,可是他们竟然还在继续,特别是妈妈,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尖叫,下面还喷出那么多。

    叶飞仿佛看到了明月心的心思,问道:“你是不是还在纠结为什么你都来了,我们还没有停下来?”

    “是啊。”明月心正在想这件事,叶飞这么一问,她下意识得就点了点头。

    “这件事怪我,是我没有控制住自己,而她……算了,说了你也不会明白了。”叶飞摇了摇头道。

    “我为什么不能明白?”明月心瞪了叶飞一眼,觉得他小看了自己的智商。

    叶飞摇头道:“这个不好说的,等你有了男朋友,亲身体验过之后就能明白了。”

    明月心脸上又是一红,不由想起了自己动手时的情景,似乎到了最紧要的关头,还真的很难停下来。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总不能老是这么偷偷摸摸的来吧?”明月心忽然问道。

    “嗯?”叶飞一愣,随即大喜道:“这么说,你是同意我和她的事了?”

    “不同意又能怎么样?”明月心撇了撇小嘴道:“看得出来,妈妈已经离不开你了,不然以她的性格,肯定不会让你一个人来找我的,只有让她彻底接受的人,她才会这么依赖,不总不能把你赶走,让她伤心吧?所以,只好当什么也没有看到了。”

    “说的也是啊,总是这么偷偷摸摸的也不是个办法。”叶飞忽然嘿嘿一笑道:“我看不如这样吧,你来做我的女朋友,这样她就是我的岳母了

    第?一?

    ,那样我们在一起就是很正常的事了嘛。”

    明月心脸色一变,原本已经解冻的俏脸一下又变得冰冷起来,怒道:“你怎么这么无耻?!”

    “无齿吗?”叶飞疑惑得咬了咬牙,然后咧起嘴露出自己一口洁白的牙齿,指着问明月心道:“这么多的牙齿你没有看到吗?怎么会认为我无齿呢?”

    “滚!”明月心喝道。

    叶飞笑道:“滚?我不会啊,要不你给我做个示范,滚出来个印儿啥的,我也好照着做啊。”

    看着叶飞那一付无赖的样子,也不知怎的,明明很生气的明月心竟然一下被他气笑了。

    看到明月心的笑容,叶飞终于长长得呼了口气,说道:“你终于笑了,现在可以跟我下去见你妈妈了吧?不过记得,要保持你的笑容,不然你妈妈肯定会伤心的。”

    明月心这才知道,叶飞又想耍无赖又是气自己的,却是要自己不再着一张脸,从而让妈妈得到安慰,心中不由为他的做法而有些感动,他能这么关心妈妈,倒是使得明月心对于他不再那么难以接受了。

    二人一起进了苏玉娴的卧室,躺在床上的苏玉娴猛得坐了起来,有些惶恐得看着明月心,轻轻得叫道:“心儿。”

    妈妈的表情让明月心心中一疼,急忙走了过去,坐在苏玉娴身边,拉起她的手说道:“妈,对不起,你为我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我竟然还不理解。”说着,眼泪再一次流了出来,说到底,她之所以能这么快的原谅他们,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叶飞刚开始的那句话,想到妈妈为自己受的委屈,明月心觉得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她能开心就好,至于叶飞,一来如果他离开的话,妈妈肯定会很难过,二来,对于这个家伙,明月心不知道为什么,实在是对他恨不起来。

    “心儿,你不再生妈妈的气了?”苏玉娴惊喜得看着明月心,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嗯。”明月心用力得点着头,似乎是要向妈妈证明自己的决心。

    得到了女儿的肯定答复,苏玉娴彻底放下心来,本应酥软无力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一下子倒在床上。

    看到这个情况,叶飞忙道:“心姐,咱们出去聊吧,让她休息一会儿。”

    “妈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伤到了?”明月心不由一惊,急忙问道,还以为妈妈是因为刚才急着追自己而伤到了哪里。

    苏玉娴不禁羞得俏脸通红,下意识得白了叶飞一眼,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有些累了而已,休息一会就好了。”

    “不可能,您平时都不会在这个时候休息的。”明月心坚定得说道,最让她感觉自己有理的是,刚才妈妈还能和叶飞那样疯狂,又怎么可能会累得动不了?所以她还是认为妈妈肯定是哪里伤到了只是怕自己自责,才没有说的。

    苏玉娴很了解女儿那种不弄清楚绝不罢休的性格,无奈得咬了咬嘴唇,终于横下心来,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