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14章 亦茹的改变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从望海楼出来,叶飞本想过去陪一下柳凤仪,不过想想,她这两天一直都没有休息,现在应该还没有醒来,于是干脆直接了家。

    打开别墅的大门,叶飞发现客厅里的灯竟然是亮着的,心中不禁有些奇怪,现在都已经是凌晨三点了,谁还没有睡?难道了柳亦茹已经醒了?

    带着这样的疑惑,叶飞开门走了进去,发现柳亦茹正一身睡衣的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见他来,绝美的脸蛋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说道:“来了。”

    “来了。”叶飞愣愣得答道,双目却有些不敢相信得看着正在对自己微

    ?地◢度第一

    笑的柳亦茹,因为他发现,此时的柳亦茹竟然和以前有些不一样,至于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他一时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感觉和以前的态度不大相同,以前即使在长白山里的那个山洞的时候,二人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柳亦茹仍是对他宠爱多过爱恋,但是今天,她却像极了一个深夜等待丈夫家的小妻子,特别是在刚刚看到自己时露出的那一抹微笑,更是带着一种看到深夜仍会家的丈夫时的欣慰。

    叶飞那傻傻的样子让柳亦茹不由嫣然一笑,说道:“这么晚来,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说完,站起身来走向厨房。

    看着柳亦茹婀娜的背影,叶飞的心里不由一片火热,因为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什么,柳亦茹今天竟然穿了一件从未穿过的半透明睡衣,而且里面连内衣都没有,在柔和的灯光下,那具叶飞已经极为熟悉的诱人娇躯若隐若现,带给他一种绝顶的诱惑。

    直到柳亦茹的身影消失在厨房,叶飞才过神来,虽然不明白柳亦茹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但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件极好的事,所以他的脸上又露出了傻傻的笑容。

    柳亦茹之所以会有如此转变,还要从三个小时前说起。

    午夜十二点的时候,美美得睡了一觉的柳亦茹慢慢得醒了过来,这一觉她睡得十分安稳,因为她相信叶飞肯定可以很好得处理姐姐的事,可是醒来后,她却有些不习惯了,因为前几天每次醒来都会搂在她柳腰上的那条结实的手臂和总是会坏坏得按了她胸前的那只大手不见了,这让她不禁感到怅然若失,下意识到向身后摸了一下,摸到的却是以前那熟悉的大床,她这才意识到,现在自己已经在家了。

    慢慢得坐了起来,柳亦茹不禁幽幽得叹了口气,她发现这几天来,自己已经习惯了每天在他的怀里醒来,习惯了事事都要依赖他,甚至,就连他那层出不穷、每次都让自己羞涩不已,却又舒服得仿佛登天般的鬼花样也慢慢得习惯了,可是,自己的这个习惯还能保持下去吗?或者说,以后自己还有习惯的机会吗?想到这个,她就有些失落起来。

    虽然今天来后叶飞的那句话让她意识到,他也许和自己受上他一样,也受上了自己,可是她却始终都不敢确信,并不是她没有自信,而是这件事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因为直到现在,她也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对他产生了这样的感情。

    患得患失的柳亦茹在被窝里坐了很久,才慢慢得起来,三十多年了,她终于知道了爱情是什么滋味,它是甜蜜的,是令人感到幸福的,虽然自己的这份爱情似乎充满了无奈与苦涩,但是柳亦茹却甘之如饴,她宁愿自己独自守护着这份充满了苦涩的爱情,哪怕因此受伤流泪,也不想让它枯萎掉。

    出了卧室,柳亦茹收拾了一下心情,想起来后车上的东西还没有整理,反正现在已经有了别的办法,不用再继续找那虚无缥缈的冰灵草了,那些东西自然也是用不上了,所以她想将这些对她来说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好好的收起来。

    穿好衣服,柳亦茹下楼将车子后备箱里的东西都搬了上来,一件件得看过去,仿佛又看到了前几天用它们时的情景,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意,在好一会

    ?¨度?第一??2

    后,才将它们一一收进了储藏间里,最后只抱了一套被褥到了自己的卧室。

    之所以会将这套被褥另行收藏,是因为那上面星星点点得布满了她和叶飞爱的痕迹,她知道,那上面的星星点点多数都是自己留下的,因为那个大坏蛋自从第一次在温泉里尝到甜头后,每次都会让自己给他喝下去,而他虽然也总是喝自己的,但自己和他不同,过程中总是会滴出一些来,这样的东西自然不能放在储藏间,不然要是让女儿们看到,就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而让她将这套被褥丢弃,她却说什么也是舍不得的。

    俏脸微红得将那套保持着爱的被褥放进床头柜的最下面后,柳亦茹又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了两个雕像,看着它们,脸上又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特别是她后来特意要求泥人师傅做的那一个,虽然后来他们真的和上面一样了,可是柳亦茹总是感觉自己得到的并不是和雕像上自己希望的一样,这个雕像代表了她心中的一份期望,那就是和他这样时,二人的心里只有纯纯的爱情,不会掺杂任何别的因素,只是,这种期望真的有可以实现的一天吗?

    幽幽得叹了口气,有些失落的柳亦茹将它们很小心得收了起来,然后走出自己的房间,拿起叶飞扔在家里的背包,走进他的卧室,想帮他也收拾一下。

    叶飞背包里的东西并不多,除了那一根已经用一个小盒子装起来的千年雪参外,就是一些沿途买的小玩艺了,柳亦茹先将那根雪参放到一边,准备头让东方若兰看一下能不能制出一些可以提高功力的丹药,然后就开始帮叶飞整理起来,忽然,一个让她心跳不已的东西映入了眼帘,让她的呼吸都不禁有些急促了。

    这个东西,她实在是太眼熟了,如果不是刚刚才把自己那个偷偷弄的雕像亲手放好,她甚至都以为叶飞是从她那里拿来的了,可是,他怎么也会有这样一个雕像的?

    柳亦茹不禁想起了和他一起逛那条街的那个晚上,自己借口去厕所,到那个泥人师

    ??第?一?

    傅那里做了那个雕像,而来后却没有看到他,又等了一会才见到他来,是不是就在那一会,他也去了那个师傅那里呢?

    越想越有可能,柳亦茹感觉此时的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幸福包围着,不只为了自己和他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同时特制了这样一个雕像,更因为,他,似乎跟自己有了同样的想法。

    柳亦茹知道,叶飞做这个东西并不是为了逗自己开心,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他早就拿出来给自己看了,所以,他做这个东西,肯定也是像自己一样,为了收藏心里那份不为世人所容的感情,这一刻,柳亦茹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因为自己这份似乎是无所依靠的感情终于有了报,也因为这该死的老天对二人的捉弄,如果早几天让他们都知道彼此的心意,那前些天又何必一直忍受呢?

    把自己彻底交给他吧,这样既能报答他的那份深情,也能自己的感情从此有依托!这样一个声音忽然从柳亦茹的心底产生,不住得鼓动着她,既然该死的老天要这样捉弄他们,自己就干脆叛逆一点好了!几乎是一瞬间,柳亦茹就依从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声音,做出了一个让她一生都为之感到幸福的决定:如果他再想来真的的话,自己就不再阻止了。

    做出了这个决定后,柳亦茹感到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心里隐隐有一份期待,在鬼使神差之下,就换上了那件让叶飞有些目瞪口呆的睡衣,也有了叶飞来后那个妻子一般的笑容。

    “弄好了,快吃点吧。”就在叶飞还在为柳亦茹突然的改变感到奇怪的时候,柳亦茹已经从厨房里出来了,手里端着一碗粥和两碟小菜,绝美的脸蛋上带着甜甜的笑容。

    叶飞急忙站了起来,从柳亦茹的手里接过东西,放在桌子上大口吃了起来。

    柳亦茹面带微笑得看着叶飞狼吞虎咽的吃相,美眸里全是浓浓的幸福笑意,等他吃得差不多了,才问道:“怎么样?姐姐的事有什么眉目了吗?”

    叶飞咽下嘴里的粥,抹了一把嘴道:“差不多了,我已经大概知道是怎么事了,这几天就解决了它,让姨妈尽快到原来的位置上去。”他并没有说出张琳心害柳凤仪的事,因为张琳心现在怎么说也是他的人了,而且如果让柳凤仪知道是她的好姐妹害的她,心里一定会很难过,所以就决定将这件事隐瞒下来,头全部推到幕后那些人身上就是了。

    柳亦茹点了点头,也没有再问,从旁边抽出一张纸巾,温柔得帮叶飞将嘴角的饭粒擦掉,说道:“那就好,赶快吃完却洗个澡,然后休息一下吧。”

    叶飞几口将碗里的粥吃完,嘿嘿笑道:“跟我一起洗啊?”不过他这么说也只是想逗柳亦茹一下,因为虽然在好个山洞时,二人一直一起在温泉里洗澡,但是现在却已经是在家了,相信柳亦茹肯定会因为害羞而不肯的。

    不料柳亦茹竟然轻轻点了点头,娇媚得笑道:“好呀,我正好起来后还没有洗呢,那就一起吧。”

    “好!”叶飞大喜,也顾不上收拾碗筷,一把将柳亦茹抱起,飞快得来到自己房间的浴室里,将门在里面关住,心里却已经火热起来,因为他和柳亦茹的第一次,也是到目前唯一的一次,正是发生在这个浴室里的。

    而柳亦茹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个,呼吸不由有些急促起来,娇躯也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着,不过她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停止自己的动作,而是走上前去,开始慢慢得帮叶飞脱着衣服,前几天在山洞里,她就是一直这么做的,现在已经形成了习惯。

    叶飞也习惯性得想帮柳亦茹把那件连体的睡衣除下,不料却被她制止了,等帮叶飞全部脱完,她才后退了两步,然后将两条玉臂绕到身后,缓缓

    找??请第一3

    拉开睡衣上的短拉链,让那件没有了支撑的睡衣慢慢得从自己身上滑了下去。

    柳亦茹并没有在睡衣里面穿任何的衣服,所以当睡衣滑下后,她那如象牙雕琢而成的性感娇躯就完全呈现在叶飞的眼前,如脂的肌肤,丰满高耸的玉乳,纤细的柳腰,修长的美腿,以及双腿间那神秘的三角地带无一不让叶飞垂涎欲滴。

    虽然妈妈的这具娇躯已经看过甚至玩过好多遍,但是再次看到时,叶飞还是忍不住一阵痴迷,不由伸出一双色手,用力将妈妈柔软的玉体紧紧抱住,双手按在她一双丰满的臀瓣上,用力昨揉捏着,坚硬的大鸡巴顶在妈妈的小腹上,一下下得按压。

    柳亦茹双目露出渴望的神色,轻轻踮起脚尖,小手伸到下面捉住儿子的大鸡巴,调整了一下位置,将它放进自己在双腿之间,然后紧紧将它夹在自己美妙的三角地带。

    自从自己“清醒”后,还是第一次让鸡巴接触到妈妈的小嫩屄,叶飞不由激动不已,不过没有想到妈妈竟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了决定的他,还以为妈妈只是想让自己在外面摩擦,从而给自己和她带来一些安慰呢,于是双手捧着妈妈的大屁股,开始借着她小骚屄里涌出的淫水的润滑,一下下得在妈妈的双腿之间抽插起来。

    柳亦茹没想到叶飞竟然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心中不禁有些着急,但是现在这么程度已经用去了她所有的勇气了,要是让她动开口让儿子插自己,她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而且只是这样,也让她感觉舒服得很,所以干脆也不再说了,闭上眼睛用力得抱着儿子的脖子,享受起儿子带给自己的非同一般的快感来。

    还是那个小小的浴室,儿子与妈妈的性器官第二次接触到了一起,虽然这一次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插进去,但是由于此时母子二人都是清醒的,感受到的刺激感觉反而比上次更加强烈,在儿子的进攻下,柳亦茹很快就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抱紧妈妈颤抖的娇躯,等着她的高潮彻底过去,叶飞才慢慢得放开她,让她换了个姿势,双手撑在浴缸的沿上,将她那丰满诱人的大屁股高高得翘起来,自己则是站在她的身后。

    这样的姿势让柳亦茹极为羞涩,但是心中的那份渴望却又让她不由自得按照儿子的要求做了出来,无尽的娇羞和淡淡的渴望让她诱惑无限的娇躯产生了一丝轻微的颤抖。

    握着自己的大鸡巴,叶飞用它在妈妈丰满白嫩的大屁股上轻轻抽打了几下,看着妈妈双腿之间因为刚才的高潮还在轻轻收缩的小骚屄,他好想用力得将自己的鸡巴插进去,给妈妈送上最大的快乐,而且心里也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插进去,妈妈也肯定不会怪自己,但是他却没有,因为一来还不知道妈妈是不是真的想让自己肏她,二来,他也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得到她,他要的是,在自己清醒中和妈妈的第一次,是发生在妈妈与儿子之间,而不

    第一¨?

    是现在这样的假装情侣之间。

    打定了意的叶飞没有理会妈妈的暗示,双手捧住她的大屁股,将鸡巴重新放进妈妈的双腿之间,在她的嫩屄外面快速摩擦起来,一边弄着,一边问道:“妈,我弄得你舒服吗?”

    “好舒服,再快些!”柳亦茹似乎没有意识到儿子对自己称呼的改变,只是催促他更加快速得玩弄自己。

    此时的叶飞心里有些矛盾,他很想让妈妈在和自己激情时把心态摆到自己妈妈这个位置上,可是却又怕这样一来她会断绝与自己现在的这种关系,所以也没有再说什么话刺激她,而是加快了鸡巴插弄的速度,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肯定可能彻底攻陷妈妈的心防,用儿子的身份给她身体和心里上的双重满足。

    也许是与儿子性器官的接触让柳亦茹很是激动,今天的她比以前更加疯狂了许多,一直被儿子弄得狂泄了五六次,才浑身无力得开始求饶。

    叶飞不知道在没有真正插进去的时候是不是能够双修,怕泄得太多会伤到妈妈的身体,所以也没有再继续,只是又将妈妈送上一次高潮后,就停了下来。

    抱着浑身无力的柳亦茹从浴室里出来,叶飞直接跳上了自己那张大床,将她轻轻得放了下来,自己躺到她一旁边,轻轻搂住她不着寸缕的光滑娇躯,柔声说道:“茹儿,陪我睡会吧。”

    柳亦茹轻轻点了点头,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强迫他将衣服穿上,就那么毫无隔阂得趴在他的怀里,说道:“好,不过你不能再使坏了啊,人家已经好累了。”

    “今天不会了。”叶飞嘿嘿笑道:“不过,好茹儿,我们以后还能不能像刚才那样做?”

    “如果你表现的好,当然可以。”柳亦茹满口答应着,不过心里却是暗暗责怪,这个大坏蛋,木头人!难道自己刚才暗示得还不够明显吗?这个大坏蛋竟然在那样的情况下还不敢进去,只是在外面接触就显得很满足了。

    不过柳亦茹也知道,叶飞这是尊重自己,在自己还没有同意之前,他是不会真的进来的,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自己总不能告诉他: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的!那岂不是要羞死人?而且就算自己这么说了,这个木头人会不会仍理解错?

    想想都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柳亦茹咬了下嘴唇,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说道:“这几天你还是好好处理姐姐的事吧,如果你处理得好,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惊喜?”叶飞一愣,虽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惊喜是什么,但是他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那就是这个惊喜对自己大大的有利,于是笑道:“什么惊喜啊,现在就给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