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13章 香艳的惩罚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不过叶飞此时却没有心情研究这个,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收拾一下张琳心这个出卖了柳凤仪的女人。

    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情况下,叶飞来到了张琳心的住处,这里并不难找,因为就在柳凤仪原来的住处隔壁,所以叶飞很轻易得就潜到了窗外,让他有些惊讶的是,张琳心此时竟然也没有睡,面是在打着电话,现在已经是午夜,这个时候还打电话,让叶飞本能得想到了她幕后的人,于是悄悄用内力震开窗子,悄无声息得钻了进去,在张琳心背后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上下打量着这个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的女人,此时的张琳心身上只穿着一件睡衣,叶飞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一个极为性感的女人,因为此时只是看着她那窈窕而又丰满的背影,就已经让叶飞心里的那股邪火蠢蠢欲动了,特别是她那个丰满性感的大屁股,竟然将这件宽松的睡衣都撑出一个饱满的弧度。

    张琳心只是一个普通人,自然不可能发现叶飞,仍在继续讲着电话,说道:“所以,我不张继续对付柳家的其它产业。”

    “哼,我看你是对柳凤仪狠不下心来吧?不过你不要忘了,你和你女儿的一切都握在我的手里,如果你不想在以后和她一起让千万个男人玩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由于叶飞就坐在张琳心身后,所以电话那一边的声音他也听得见,只可惜打电话那人似乎用了什么变声设备,让人根本听不出是男是女,不过叶飞却并没有失望,因为就算是听出了那边的人的声音,他也很有可能不认识,反正一会让张琳心亲自说给自己听就好了。

    从二人的对话中可以听出,张琳心应该也是有苦衷的,很可能就是因为她的女儿才会出卖柳凤仪,但是叶飞却并不想管这些,在他看来,不管你有没有苦衷,只要敢伤害自己的爱人,那他就不能放过,而且通过这二人的对话,叶飞还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我都已经听你们的把她害成这样了,还有什么狠不狠得下心的?”张琳心反驳道:“我只是有自知之明,柳家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如果逼急了她们,你们的势力根本延伸不到望海来,别忘了,柳家的背后还有一个叶家,现在叶家的情况你们也应该很清楚吧?”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是被张琳心说动了,沉默了一会后说道:“那好吧,你不用急着动手,我请示一下他老人家再说,不过你千万要记得,如果你敢反水的话,下场会是什么。”说完,那人就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张琳心长长得吐了口气,转过身来想要去休息,却忽然一愣,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叶飞,问道:“你是谁?怎么来到这里的?”

    叶飞双目肆无忌惮得在张琳心姣好的身材上下上打量着,心中不由暗自赞叹,这身材真是太棒了,一点也不下于柳凤仪,标准的鹅蛋型脸蛋上有着一种淡淡的柔弱之气,而那双明媚的大眼睛里更是透出一种我见犹怜的淡淡忧愁,这是一个柔弱之极的女人,是一个让好人总会忍不住想保护而坏人则是忍不住想要欺负的美女,叶飞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好人,反正此时心中充满着暴戾之气的他只想好好得欺负她一下。

    “我是谁?”叶飞的脸上露出一种邪邪的笑容:“你难道不觉得我很眼熟吗?你应该是见过我的才对,虽然那次你只看到了一个背影。”

    “你是凤仪的……”张琳心不由脱口而出,叶飞的身形她确实有些熟悉,那一次她本来是想找柳凤仪商量一些事情的,不料正好撞见了柳凤仪的男人幽会,于是早已得到对付柳凤仪的命令她用自己的特制手机拍下了那张照片,不过她也知道柳凤仪的实力惊人,怕她会发现,也不敢多呆,拍完后就悄悄离开了,现在被叶飞一提醒,立马就想到了那天看到的那个人。

    “认出我了吗?”叶飞怪笑道:“看来你的眼力还不错嘛,只是我想不明白,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害我的凤仪。”

    “我没有害她,我说的都是真话,她确实是有你这么一个情人,既然做了,又为什么怕别人说?”张琳心大声得说道,似乎是想反驳叶飞,但其实是在说服她自己,她想让自己记得,柳凤仪是做过这些事的,自己并不是故意诬陷她,这样还能让张琳心的心里舒服一些。

    叶飞没想到这个女人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嘴硬,心中的那股暴戾之气不由一下散发出来,从沙发上站起,狠狠得一把拉过张琳心,然后又坐了去,用力将她按倒在自己身前。

    “你要干什么?”张琳心被叶飞那暴戾的眼神看得有些害怕,忍不住威胁他道:“这里是望海楼,只要我喊一声,你是不可能跑掉的!”

    “别忘了以前的我也是这里的常客,你以为我不知道这里的隔音吗?”叶飞邪笑道:“而且,你的女儿好像叫肖菲吧?她现在在望海一中的高二一班,对不对?”

    “你要干什么?”说起肖菲,张琳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哀求的表情:“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女儿,所有的事都是我做的,和她没有关系。”

    “那就看你能不能让我满意了。”叶飞笑着拉开了自己的拉链,然后将她的脑袋按了下去。

    看着叶飞裤子里露出来的那个杀气腾腾,而且大得吓人的鸡巴,张琳的心里露出了一抹屈辱的神色,她突然很后悔,后悔自己会来望海,不过她也知道,如果自己不听他们的来望海的话,那两个人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他们的手段自己虽然并没有见识过,但是只凭想象也能知道,肯定要比眼前的这个男人狠得多。

    见张琳心迟迟没有动作,叶飞有些不耐得挺运腰肢,让自己的大鸡巴在她娇嫩的脸蛋上轻轻滑动着,说道:“你不想做吗?那好,我明天让你女儿来做!”

    “不要!我做!”张琳心急忙说道,然后用小手握住眼前这个晃动不已的大鸡巴,张开小嘴轻轻含了上去。

    叶飞的鸡巴实在是太大,平时他的女人根本没有一个能全部含下的,就连这几天含得最多的妈妈,在想尽

    ?第一?◢?¨¨

    了所有的办法之下,最多也只能含进去半根,所以叶飞从来也没有试过那种传说中的深喉的感觉,而今天的张琳心的嘴巴同样很小,而且由于技术太差,只能含下他的一个龟头而已,但是叶飞对她却没有一点怜惜,在鸡巴刚刚进入她的小嘴后,就用力拉住了她的长发,用力向前一挺,巨大的龟头一下顶进了她的喉咙里。

    突然的难受让张琳心忍不住挣扎起来,可是叶飞根本一点放过她的意思都没有,大手拉着她的长发用力得向自己胯下按着,腰部还用力挺动,让自己的大鸡巴在她的小嘴里做着小幅度的抽插。

    直到张琳心的挣扎渐渐变弱,叶飞才将鸡巴从她饱受摧残的小嘴里拔出来,然后放开了她的头发。

    随着鸡巴的拔出,那难受的感觉让张琳心忍不住干呕起来,美丽的大眼睛里也是流泪不止,再看向叶飞时,目光就如同看一个魔鬼一样了,因为在她最难受的时候,曾经想过要用力咬他一下,让他在鸡巴疼痛的时候放过自己,不料他的鸡巴实在是太强,自己根本就咬不动,反而让他爽得不行。

    等张琳心休息了一会,叶飞再次拉过她的脑袋,张琳心急忙向后躲着,哀求道:“不要,不要,求求你了,我好难受。”也许是刚才叶飞的鸡巴已经将她的喉咙撞伤,张琳心的声音有些嘶哑。

    想到一会自己还要问她事情,叶飞也产再强求,邪笑道:“那好吧,就看你能不能用别的办法让我爽了。”说着,一把将她身上的睡衣扯下,并且连她的胸罩和小内裤下一并弄了下来,将她彻底剥成了一

    最?新第?一◢?

    个小白羊。

    看着张琳心那近乎完美的身材和温玉一般几乎没有一点瑕疵的皮肤,叶飞的心里暗暗赞叹,如果不是她出卖了自己的好姨妈,她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值得自己好好怜惜的女人,不过想到她做的事,叶飞只想好好的折磨她,于是一把将她拉了过来,双手握住她那对自己一手掌握不过来的大奶子,用力在那两颗只有花生米般大小,颜色嫩红的奶头上揪了一下,笑道:“好美的一对大奶子,就用它让我爽吧!”

    只要叶飞不再肏自己的小嘴,张琳心现在什么都肯做,可是从来也没有做过的她却一时有些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看着有些手足无措的张琳心,叶飞骂道:“妈的,竟然连乳交都不会,来,我教你!”说着,一把将张琳心接了过来,让她跪在自己的身前,将自己的大鸡巴放进她深深的乳沟里,然后拉过她的双手,让她自己压着自己的奶子夹紧自己的鸡巴,说道:“就这样弄!”

    这样的动作以前别说是做了,张琳心就是连想都没有想过,现在却不得不为一个和自己女儿一样大的男孩做,这让她有一种很屈辱的心里,而更让她不能原谅自己的是,在他的大鸡巴摩擦自己的奶子的同时,自己竟然产生了一丝不应该有的快感,就连下面也有些湿了。

    叶飞此时的目的就是要好好的羞辱这个敢害自己心爱的姨妈的女人,硐加上自己的精液根本就是射之不尽,所以从一开始就放松了精关,在张琳心用奶子为自己服务了一会后,感觉差不多了,于是一下站了起来,把自己的大鸡巴从她的奶子中间抽出,用手握住,另一个手拉起了张琳心的头发,将鸡巴对着她的脸庞用力得套弄了几下,大股的精液就开始狂喷而出,一波又一波得射在张琳心美如天仙,但是在他看来去可恶之极的脸蛋上。

    张琳心闭上了眼睛,眼角流出一串屈辱的泪水,但是叶飞对她却没有一点怜惜,等自己射完后,将龟头上粘着的一点精液涂抹到她性感的嘴唇上,命令道:“不许擦,如果有流到嘴上的,就给我吃下去,知道吗?”

    张琳心抿了抿嘴唇,腥咸的精液味道瞬间充满了她整个口腔,那种感觉让她差点忍不住想要呕吐,但是面对着叶飞这个魔鬼,她却根本不敢让自己吐出来,只好默默得将那一点精液咽下,眼里的泪水不由更加快速得向外涌出。

    睦着眼前这个大美人敢怒不敢言的屈辱模样,叶飞的心里充满了报复的快感,再次命令道:“给我趴下去,狗狗你见过没有,就是像它们那样给我趴好!”

    张琳心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用有些沙哑的声音求饶道:“求求你,放过我好吗?”

    “好啊。”叶飞的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那我就找你女儿好了,她那么嫩,肯定比你还要好玩儿。”

    “不要!”张琳心吓得大叫了一声,急忙按着叶飞说的趴了下去,将自己那个浑圆挺翘的大屁股高高得撅了起来。

    叶飞哈哈大笑:“这才对嘛,来,乖乖得把身子转过来,让我好好看看。”

    张琳心的心里充满了恐惧和屈辱,不过原本对叶飞的恨意却已经消失了,因为此时的叶飞在她的心里已经升级成了真正的魔鬼,她不敢再对他有任何的违背,有的只是无尽的恐惧,现在听到叶飞的命令,不敢违抗的她缓缓得掉转了自己丰满的娇躯,将自己最羞人的地方对向了叶飞的方向。

    虽然是敌对关系,但是叶飞却不得不再次承认,眼前这个女人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完美的尤物,一点也不下与自己心爱的姨妈,不过想到她对姨妈的伤害,心里刚刚产生的那点小怜惜再次被仇恨淹没,邪邪得笑道:“你现在的样子还真是很像一条美丽的小母狗呢,而且还是听话的小母狗,我还真有点不舍得杀你了呢,不如以后就做我专职的性奴吧,来,叫声人听听。”

    张琳心被叶飞的话弄得又羞又怕,不过更怕的却是他会对付自己的女儿,于是弱弱得叫道:“人。”

    叶飞哈哈大笑,一把托起张琳心纤细的柳腰,将她的大屁股提到与自己鸡巴齐平的高度,然后握着自己的大鸡巴在她的小骚屄上轻轻摩擦着,感受到上面的湿意,不由笑道:“看来你不但是一个听话的小母狗,还是一个淫荡的小母狗啊,竟然这就湿了,让你当性奴还真是便宜你了。”说着,用力得一挺腰,毫不怜惜得将自己粗大无比的鸡巴整根插进了张琳心只是微微有结湿润的小骚屄里。

    “啊”张琳心虽然生过孩子,但是屄却已经好多年没用过了,此时被叶飞如此巨大的鸡巴突然插入,哪里会受得了?不由被他肏得惨叫了一声,不过在强烈的疼痛中,她却很是悲哀得发现,自己竟然也产生了一种巨大的快感。

    张琳心的惨叫声间叶飞心里的暴虐更加的严重,丝毫没有理会她的挣扎,双手紧紧抱着她的纤腰,大鸡巴如打桩一般一下重似一下得疯狂撞击着她娇嫩的花心。

    三十七岁的张琳心正处在女人需求最大的年纪,已经十多年没有过性生活的她早已有些饥渴,所以在经过了最初的疼痛后,叶飞的大鸡巴带给她的只剩下无尽的快感,被肏得得越来越舒服的她,此时根本连自己的女儿也忘了,一时间只知道用力得摇动着大屁股,追求他着更加强烈的抽插,嘴里也慢慢得有了声音,只不过不再

    度第2一?

    是刚才的那种惨叫,而是舒服到极点时不由自发出地浪吟。

    听到张琳心的浪叫声,再感受到她的屄里也变得越来越润滑,哭声知道她肯定是被自己肏舒服了,不过叶飞的目的却是想要惩罚她,哪里双腿让她舒服?于是在继续狠肏着她成熟的小骚屄的同时,举起右手,狠狠得在她丰满的大屁股上击打了一巴掌。

    “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张琳心发出一声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的浪叫,同时叶飞也感觉到,随着自己的击打,她的小骚屄竟然很有收得收缩了一下,将自己的大鸡巴夹得舒爽不已。

    一举两得的事叶飞自然很乐得继续,于是一边继续大力得抽插着张琳心的小骚屄,一边在她的大屁股上用力得拍打着,只一会,就将她本就硕大的肥臀抽得又肿了一圈,颜色也由白嫩转成了粉红,而叶飞也不再只专注于她的屁股,转而在她身上其它的地方打击起来。

    只是叶飞甚至以前的张琳心也不知道的是,张琳心端庄的外貌下竟然隐藏着一种受虐的倾向,叶飞对她的打击虽然让她的身体上很痛,但是这种疼痛却让她可以更加清晰得感觉到自己屄里的快感,在叶飞的动作下,她不由得有些疯狂起来,就在叶飞又一次狠狠得捏了一下她的小奶头后,她终于到达了高潮的边缘,丰满的娇躯开始轻轻得颤抖。

    从张琳心骚屄里那种快速的无规律的收缩中,叶飞知道这个女人马上就要高潮了,但是叶飞却忽然停了下来,并且将自己的大鸡巴猛得拔了出去。

    正处在高潮边缘的张琳心不由大急,大屁股用力得向后挺着,希望能将叶飞的鸡巴再吞去,但是却根本不能如愿。

    叶飞双手伸到张

    '点b点

    琳心胯下,用手指分开她被自己由粉红肏到血红的小骚屄,笑道:“怎么?小母狗发情了?”

    叶飞本是想用话羞辱张琳心,让她不好意思求欢,一直徘徊在高潮的边缘,受些折磨,但是没想到,在他插进去的那一刻,张琳心的心里已经产生了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念头,在他的面前已经放下了所有的尊严,此时为了追求高潮,更是毫无顾忌得叫道:“是啊,人,您的小母狗发情了,求求人,快点用你的大鸡巴惩罚你骚浪的小性奴吧!”

    叶飞突然发现,自己用这样的方法惩罚她实在是有些不明智,因为在吊她胃口的同时自己也会受到诱惑,比如此时,他就被张琳心淫荡的话弄得有些把持不住了,腰肢用力一挺,刚刚离开张琳心小骚屄的大鸡巴又重新插了进去,快速得抽插起来。

    张琳心爽得快要疯掉了,为了讨好叶飞,再次大声得浪叫起来:“好人……你的……大鸡巴……好厉害……把琳心……肏得……好爽……琳心要……一辈子做……人的……小母狗……性奴……一辈子让……人的……大鸡巴……惩罚……好人……你的骚屄性奴……要来了……要被人……肏死了……啊……”随着一声长长的浪叫,张琳心终于颤抖着泄了出来。

    叶飞并没有随着张琳心一起出来,也没有继续

    ¨度第?一?

    让她享受高潮的余韵,因为他的目的是要惩罚她,于是猛得将鸡巴拔出张琳心还在收缩的小骚屄,顶在她小小的屁眼上,借着她的淫水的润滑,猛得插了进去。

    刚刚感觉还在天堂的张琳心被这巨大的疼痛弄得仿佛一下掉进了地狱,不由得惨叫了一声,求饶道:“人,大鸡巴人,求你不要肏那里,琳心好疼啊!”

    叶飞却根本不理她的哀求,继续狂肏着她比骚屄还要紧的屁眼,直到把她肏得快要因为疼痛而昏迷了,才又拔出来,重新插进她湿润的小骚屄里,用无尽的快感将她从昏迷的边缘拉来,不过等她要高潮的时候却又再次插进她的屁眼。

    就这样,张琳心一直在地狱和天堂之间徘徊,都有些分不清自己是疼还是爽了,直到后来屁眼里也被肏出了快感,才彻底得以解脱。

    叶飞在张琳心下面两个洞里一直狂肏了两个多小时,直把她肏得再也没有了一丝力气,开始不住得求饶,才猛得把鸡巴撞进她成熟的淫荡子宫里,用自己浓稠的精液将她饱受摧残的小骚屄灌得满满的。

    等把最后一波精液也射进张琳心的骚屄深处后,叶飞才拔出自己的大鸡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对着张琳心招了招手道:“来给人清理一下。”

    张琳心强撑着最后一丝力气,慢慢跪在叶飞的身前,张开小嘴将他鸡巴上粘着的属于他的精液和属于自己的淫水全部舔进嘴里,然后吞咽下去,不过此时,她的心里却不再感到恶心了,反而觉得叶飞的精液很是美味。

    待张琳心帮自己清理干净,叶飞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说道:“来,坐过来。”

    “是,人。”张琳心似乎已经适应了这个新的称呼,在叫叶飞做人时,眼里已经没有了开始那种屈辱的目光,有的只是无尽的惧怕,还有那么一丝……依恋。

    “啊……”屁股刚一沾到沙发,上面被叶飞拍打的伤痕就让张琳心痛得娇呼了一声,不敢坐实的她不由身子一歪,倒在叶飞的身上,可是又不小心碰到了其它的伤处,又忍不住叫了一声痛。

    看着怀里这个承受了自己的所有暴虐,以至于原本近乎完美的身体现在却是伤痕累累的女人,叶飞的心里涌起一丝怜惜,现在他心里的那股暴戾已经完全消失,自然可以以一种正常的心态来看这个女人了。

    她是无辜的,这一点叶飞从一开始就知道,但是刚才的他却只想着报复,才会对她做出这样的行为,但是此时的他却再也做不到有欲无情,而且还是这个带给他一种不同的体验的女人。

    翻手在空间里取出一颗恢复丸,叶飞伸手递到她的小嘴前,说道:“先把这个吃了吧。”

    “是,谢谢人。”虽然不知道叶飞让自己吃的是什么,但是张琳心却一点也没有迟疑,张开小嘴将叶飞的药丸吃了下去,心里却是有些震惊,这个年龄看起来并不大的人实在是太神奇了,现在他的身上根本没有一点衣服,却能随手拿出一颗药丸,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

    不过张琳心的惊讶显然才刚刚开始,随着恢复丸的药力散开,她只觉得一股暖流在自己体内涌出,瞬间流遍了全身,那股暖流让自己无比的舒服,而且自己的伤痕竟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她的身体便又恢复到了没有被他摧残时的完美。

    这奇异的变化让张琳心惊喜不已,再次开口谢道:“谢谢人。”

    “嗯。”叶飞点了点头,轻轻将她光滑的娇躯抱住,说道:“现在咱们可以聊聊了吧?”

    见叶飞不像刚才一样粗暴,张琳心更加的高兴,点头道:“人有什么问题就问吧,琳心知无不言。”

    “那好,我想知道,你幕后的人是谁。”叶飞满意得笑了笑。

    “是肖海,也就是我的丈夫。”张琳心毫不迟疑得答道。

    “那刚才打电话的人也是他?”叶飞有些奇怪得问道,见张琳心点头,不禁十分的惊奇:“那他怎么拿肖菲威胁你?难道那不是他的女儿?”

    “当然是。”张琳心恨恨得说道:“可是那个人根本没有人性,为了他的地位,他可以牺牲任何人。”

    “人都说,爱之深恨之切。”叶飞淡淡得说道:“看来你对他还很有感情嘛。”

    “不是的,琳心以后只是人一个人的!”张琳心急忙说道:“琳心说起他时之所以会这样,那也只是在厌恶他的人品而已,根本不是针对的他这个人。”

    “那就好。”叶飞满意处点了点头,无论怎么说,张琳心现在已经算是打上了他的烙印,他自然不希望她的心里还有别人,更不希望再有别的男人碰到她,于是说道:“我会尽快把他干掉的,这你没有意见吧?”

    “当然,我早就恨不得他去死了。”张琳心显然不但对肖海不但没有了一丝感情,反而充满了仇恨,但是她随即又说道:“不过,人,你最好还是不要太冲动。”

    “难道我还对付不了一个肖海?”叶飞有些无语的道,肖海这个人他也知道,是京城的一个官员,如果论起等级的话,应该和柳凤仪差不多,但是京城作为龙国的首府,那个级别的官员在那里还真算不上什么。

    “肖海自然好对付。”张琳心说道:“可是他背后还有一个干爹,那人是龙国的绝对高层,已经进入序列的,所以为了人你的安全,还是不要和他硬碰硬的好。”

    叶飞闻言不由一愣,倒不是他怕了那个什么高层,有了现在的一身本事,那些高层在他的眼里还真算不了什么,试想谁又会去顾忌一个连性命都随时可以被自己拿去的人呢,让叶飞有些惊讶的是,张琳心竟然真的对他死心塌地了,竟然连件事都告诉了自己,不然让自己去和那些人硬碰硬,结果斗得两败俱伤才是对她最好的结果吧?

    “谢谢你!”叶飞搂紧了张琳心柔软的娇躯,心里第一次对她产生了一缕柔情,之前虽然对她也有怜惜,但那也只是本能得对美好事物的关心而已,在他的心里,更多的却是将她当成一个可以让自己随意暴虐的工具,但是现在,这种心思却有些转变了。

    感受到叶飞的柔情,张琳心的心里不由涌起一丝甜蜜,觉得自己这个人再也没有那么可怕了,她之所以会提醒叶飞,其实并不是真的在关心他,而是怕他也被那两个人干掉后,自己会再落入他们的手里,而叶飞虽然很可怕,特别是刚才弄自己的时候,简直就和一个魔鬼一样,但是她却仍是觉得叶飞要比那两个人要可爱的多,起码只要自己满足了他,他就不会再去害自己的女儿了,所以她很想继续生存在他的庇护下,而这一刻,她却是真的对他有些动心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将近三点,叶飞起身在张琳心的服侍下穿好了衣服,低头在变得十分乖巧的她的小嘴上亲了一下,说道:“我先走了。”

    “嗯。”张琳心点了点头:“人慢走,琳心随时都在等着你过来。”

    虽然现在基本已经可以肯定,张琳心是真的向着自己了,但叶飞在临走前还是说道:“记住,不要想着背叛我给他们通风报信,更不要想着逃走,因为那后果不是你能想象的,而且望海所有的地下势力都在我的掌控之下,你根本就没有机会。”说完,头也不得离开了顶楼。

    目送叶飞的身影远去,张琳心的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从叶飞最后的一句话里,她已经知道了叶飞的身份,不过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所以根本没有点破,她很怕自己在说出什么后又被叶飞惩罚,虽然那种惩罚到了后来根本就是在享受,但是叶飞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她更希望的是,叶飞能在像最后这段时间里一样温柔的情况下惩罚自己,那绝对是世上最快乐的事,而对于叶飞最后的威胁,她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背叛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