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12章 女主播风采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姨妈她怎么样了?”见叶飞从柳凤仪的卧室出来,叶思琦急忙问道,和对柳亦茹一样,她们三个虽然并不是柳凤仪的亲外甥女,但是感情也是同样的好。

    叶飞笑了笑道:“她已经没事了,现在睡下了,一会醒了应该就能恢复原来的精神了。”

    叶凝霜和叶云绮相视一笑,她们就知道,柳凤仪肯定是在等着叶飞的安慰,不过其他众女却有些惊奇,不知道叶飞是怎么做到的,叶凝雪忍不住问道:“小满,你是怎么做到的?”和柳凤仪解开误会以后,她们又恢复了以前的关系,所以叶凝雪对于柳凤仪比谁都要关心。

    “她只是纠结于那个绯闻而已,怕咱们会对她有所误会。”叶飞解释道,他当然不会说柳凤仪只怕自己误会:“现在我帮她找出了那两张照片的漏洞,她自然就不会再担心了。”

    “可是我们昨天也找了好多的专家来研究,他们都说第一张照片没有问题呀?”叶凝冰疑惑得说道,其实,在她的心里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她怎么看第一张照片上的人,都和叶飞很像,现在站在他的后面,就更觉得像了,在叶家三姐妹中,她虽然是最小的,但却是最细心敏感的一个,此时看着叶飞的背影,忽然有一个很是荒唐的念头,那就是,柳凤仪真的和他很般配。

    “那些专家都是靠骗人混饭吃的,他们的话怎么能信?”叶飞笑道:“过一会我就去上把那个成的真相公开,给姨妈恢复名誉,还得让那些造谣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哼,敢动我叶飞的家人,我要让他们知道,这是个多么大的错误!”说着,叶飞的身上不禁又露出了那种霸气,不过看到这一幕的众女不但没有感到不安,反而在心里产生了一种身为他的家人的自豪与温馨。

    “哥,妈妈呢,她怎么没有过来?”在众女中,对叶飞最有信心的无疑就是叶云绮了,在她看来,只要叶飞出手,那一切都不是问题,所以她最先从柳凤仪的事件中解脱出来转而关心起了柳亦茹,想知道她和叶飞发展得怎么样了。

    叶飞自然明白叶云绮想知道什么,隐隐对她做了一个开心而又有些郁闷的小动作,然后说道:“她开了一天一夜的车,来时已经很累了,我让她在家休息,这件事交给我去处理就行了。”

    从叶飞的小动作上,叶云绮知道,他说的是一切顺利,但是暂时还没能如愿,于是也就不再关心,笑道:“哥,你一定要为大姨报仇啊。”

    “那是当然,你们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叶飞说完,有些脚步匆匆得离开了柳凤仪的小别墅,他发现,家里的众位美人每一个都对自己有着巨大的诱惑,让自己体内那股原本就快要不能压制的火气更是蠢蠢欲动起来,所以他不敢继续在那里呆下去,虽然柳凤仪说让他找一个可以承受的女人时指的就是叶云绮,以她现在的实力,是勉强可以承受的,可是那样的话恐怕会伤到她,叶飞可不舍得,所以他要通过另外一种方式发泄,那就是杀戮,他要把参与这件事的所有人,不管是使者还是小喽啰,通通的杀个干净,在立威的同时也能让自己心里的那股火发泄出去。

    出了别墅,叶飞先是打电话让张一德派人去查了一下那位女播田璐的住处,至于现在代理市长的张琳心却是根本不用查,因为她现在就住在望海楼的顶层,原来柳凤仪信息的隔壁,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做好了安排,叶飞到家里,先是到柳亦茹的卧室看了一下,见她睡得十分甜美,也就没有打扰她,转而进了自己的房间,取出这段时间没有带在身边的特制电脑,十指闪电般的在键盘上飞舞起来,输入一道又一道的命令。

    叶飞要做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成技术,因为上已经传开的那一张照片本来就是真的,现在已经有的技术自然不能将它变成假的,所以叶飞就要做出一种可以将真的变成假的,而假的也可以弄成和真的一模一样的全新技术,然后把这个技术在上公开,以证明别人是在诬陷柳凤仪。

    这样的东西对于别人也许一辈子都不能弄出来,但是对于叶飞这个在这方面的技术本就极强,而思维能力又比之常人强出千倍的叶飞来说却不算太难的事,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这项全新的技术就已经出炉了。

    做好了这个,叶飞又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入侵了龙国几乎所有的大大小小的站,将这项技术还有一篇文字输入进去,不过却并没有马上公开,而是让它们潜伏在各站里,到了必要的时候,自己只需要输入一道指令,就能让它们瞬间取代所有站的头条,而且就算是管理员,也无法删除。

    之所以会这样做,叶飞是在防着幕后那个人,从这次工作小姐的行动上可以看出,那个人在龙国一定有着不小的能量,对于这样的人来说,控制一些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所以叶飞要在弄清楚一切后再公开这个东西,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长长得吐出一口气,叶飞关上了电脑,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快要到午夜十二点了,而那个女播的住张一德也已经发在了他的手机上,所以,现在该是自己行动的时候了。

    出了房间,叶飞见柳亦茹的房间一点动静也没有,知道她还没有睡醒,于是就悄悄得出了门,展开身形,向着田璐所在的小飞奔而去。

    叶飞之所以会先去调查田璐,是因为他发现,那张自己和柳凤仪的照片虽然并不是太清晰,但也绝对不是一般的手机可以拍出来的,而会随身带着专业设备的人,无疑就是新闻工作者了,所以在他的心里,田璐的嫌疑要大得多,不过对于此行他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是下意识得想去看一看而已。

    不过当他到了田璐的卧室窗外的时候,却惊讶得发现这位和柳凤仪一样以美丽和才华而箸称于望海的美女播竟然还没有睡,而是一身睡衣,满脸愁容得坐在床头,在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脸上有些无奈的男人。

    看着这个美貌不下与柳凤仪的大美人睡衣下那玲珑而又丰满的娇躯,叶飞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心里的那股火又有些狂躁起来,不过他并没有冲动,而是继续观察着,因为从田璐脸上的愁容上,

    度第一¨◢?

    他本能得认为这件事应该不是她干的。

    “璐璐,时间不早了,咱们休息吧。”这时,站在田璐身后的那个男人,也就是她的丈夫许诸开口催促道,他的身体不怎么样,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和妻子亲热了,今天好不容易因为一件大好事而有了兴趣,不料妻子却迟迟不休息,让他有些无奈。

    田璐幽幽得叹了口气道:“我睡不着,你自己先睡吧。”

    “还在为了柳凤仪的事难过吗?”许诸说着,在田璐身后坐了下来,想要抱住她,却被田璐一把推开了,不由怒道:“我就不明白了,她只是你同学而已,你犯得着这样吗?本来有件好事还想和你分享一下的。”

    “对不起,凤仪是我最好的姐妹,她出了事,我不能不关心,所以实在是没有兴趣。”田璐似乎不想和丈夫闹翻,叹了口气解释了一下,又问道:“是什么好事啊?”

    “我马上就要升职了,而且是连升两级,从正科提到正处。”许诸兴奋得说道:“怎么样,高兴吧?”

    田璐并没有像丈夫一样高兴,而是奇怪得问道:“你怎么会突然升职的?还是一下两级那么多?不会是有人在和你开玩笑吧?”

    “当然不会了,这是张市长的秘书南小姐下午亲自通知我的,还能有假吗?”许诸仍是十分兴奋得说道。

    “张市长?张琳心?”田璐愣了一下道:“她怎么会注意到你的?还一下给你连升两级这么多?不会是有什么企图吧?”

    “人家对我能有什么企图?”许诸有些不满的道:“再说了,一个小小的处级,在人家眼里恐怕什么都不是吧。”

    “对她来说也许什么都不是,但是在我们家就很是事了。”田璐提醒道:“她虽然也是凤仪的朋友,可是我平时和她都不太亲近,所以有没有可能是她想通过你来拉拢我呢?”

    许诸本不是一个很自卑的人,本身并没有什么能力,能娶到田璐这样的老婆也全都是上一辈的安排,而在婚后他也是处处比不上妻子,这样的时间长了,他的心里就有了一种很自卑的心理,总想证明一下自己,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却又被妻子泼了冷水,于是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得吼道:“是,人家都是为了你,我算什么?只是人家利用的一棋子而已!这样你就高兴了是不是?”

    “你冷静一下,我说的并不是那个意思!”田璐苦笑着说道,心里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奈。

    “你让我怎么冷静?我知道,你一直都看不起我。”许诸继续吼道:“总是觉得我什么都不如你对不对?”

    “我不想跟你吵,潇潇已经睡了,我不想吵醒她。”许诸的不理解终于也让田璐有些生气了:“我只是想提醒你,别让别人利用了,我怀疑凤仪的事根本就是张琳心弄出来的,做为凤信最好的朋友,我不想我的家人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你明白吗?”

    “那又怎么样?她们爱怎么斗就怎么斗,这一点也不关我们的事,现在我只知道,我升职了,如果你不为我高兴,我还有其他的朋友。”许诸说完后就甩门而去,直接离开了家。

    看着许诸的背影,田璐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她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女人,在家人的安排下嫁给许诸后,就一直安安份份的,也从来没有因为他的成就远不如自己而看不起他,但是今天,她却是有些失望了,幽幽得叹了口气,喃喃道:“凤仪,对不起,我不能帮到你什么,希望你能很快得走出这个打击吧。”

    一直站在窗外的叶飞目睹了整个过程,心里对田璐的怀疑彻底得消失了,而且还对这

    ?地第?一?◢

    个美丽的女人产生了巨大的好感,不只是因为她的美丽,更是因为她那颗金子般的心。

    而且从田璐这里,叶飞还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她也在怀疑张琳心,不过这点对于叶飞来说却没有多大的用处了,因为能在晚上到望海楼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自己的家人是绝对不可能害柳凤仪的,仅有的三个外人中,现在田璐已经排除,所以也只有张琳心了,至于周明明这个由柳凤仪一手提拔,对柳凤仪如母亲般的女孩,叶飞是从来也没有怀疑过的。

    既然已经确定了目标,叶飞自然不会再迟疑下去,身形闪动间,如一抹轻烟般消失在田璐的窗外,向着望海楼飞奔而去。

    在路上,叶飞一直考虑着应该怎么收拾这个暗害对她一直如姐妹的柳凤仪的恶毒女人,如果直接杀

    找请第一

    掉,未免太过便宜她了,而且她的身后,应

    ?地度第?一?

    该还有人,因为凭着她,还不足以调动龙国高层的那个工作小组。

    轻车熟路得来到望海楼前,看着这座巍峨的大楼,叶飞的眼中又闪过一丝恨意,他生平最恨的,就是那种出卖朋友的人,如果这次害柳凤仪的只是一个陌生人的话,他将之杀掉也就算了,可是当这个人是柳凤仪的朋友时,他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屈膝微纵,叶飞如同一颗出膛的炮弹一般直飞上了望海楼的顶层,

    ?第一

    和刚刚得到力量的时候相比,现在的他甚至都不需要在中间借任何力了,只是让他有些不明白的是,自己这么快的速度,竟然都没有产生空气骤然破开时的那种音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