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09章 温泉的激情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你为什么会认为她有阴谋呢?”叶飞不由苦笑起来,没想到自己授意李雪儿给了柳氏这么大一个好处,反而引起了柳亦茹的怀疑。

    柳亦茹说道:“因为现在外面都在盛传,秋风集团根本就是针对咱们柳叶两家的嘛,而且我也这么认为。”

    叶飞愣了一下道:“怎么连你也这样认为?难道就像那次那个姓武的说的一样,因为秋风集团的名字吗?”

    “可不是吗?秋风扫落叶,这分明就是针对叶家的嘛。”柳亦茹有些不满的道:“也不知道你这个大坏蛋怎么会想出这样的一个名字的。”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秋风扫的只是落叶,而对我这片已经飞起来的叶子,秋风越大,我才能飞得更高更远啊。”叶飞有些郁闷的道:“没想到竟然会让你们误会,早知道雪儿起这个名字时,我就不同意了。”

    “原来这个名字是李雪儿取的呀?看来她对你还真好呢。”柳亦茹有些酸溜溜得说道:“而且你对她好像也不错,还雪儿雪儿的叫得这么亲热!”

    “怎么,我的茹儿吃醋了?”叶飞看着柳亦茹那宛如天仙般的绝色容颜,嘿嘿笑道。

    在叶飞的注视下,柳亦茹的俏脸越来越红,不由微微低下头去,啐道:“吃你个大头鬼啊!我才没那闲功夫呢。”

    “既然没有吃醋,你又为什么用不高兴的语气说话?你不知道你生气会让我紧张的吗?”叶飞说着,轻轻在她的大屁股上拍了一下,虽然隔着衣服,但是仍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而且让敏感的柳亦茹娇躯不禁一颤。

    柳亦茹又羞又窘,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涩,大声叫道:“大坏蛋,你敢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翻身将叶飞压下,分开双腿骑在他的腰间,将小手伸到他的腋下去呵痒,浑没发现,现在二人的姿势和那次意外后的女上男下极其的相似。

    柳亦茹没有发现,叶飞却是发现了的,这让他心中不由一荡,想起了自己和她唯一一次真正的销魂,那种感觉只怕自己一生都忘不了。

    心神激荡之下,叶飞的胆子猛得变大起来,在柳亦茹又一次因为要呵他痒将上半身趴下来时,叶飞突然双手捧住她那张带着甜美笑意的绝世俏脸,将自己的嘴唇直接印上了她的小嘴。

    二人接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柳亦茹也没有反抗,而是闭上眼睛享受起他的轻薄来。

    柳亦茹的默许让叶飞的胆子更大,一边吻着她,一边伸手去解她上衣外套的扣子,而柳亦茹仍是没有反对,而且一边应着他的亲吻,一边还不停得扭动身体,让他那个已经站起来的坏东西隔着二人的衣服在自己最美妙的地方碰触着。

    很快,叶飞就脱掉了柳亦茹的外套,随手扔到一边,正准备继续将她的上衣全部解除,不料就在此时,二人身下的石床突然发出一声轻响,然后猛得从中间裂开,仿佛张开了一张大嘴一样将毫无防备的二人吞了下去。

    突然的变故让叶飞和柳亦茹都有些愣神,好在石床下面这个空间的高度只有十来米,所以二人很快就以刚才的姿势重重得摔在地上。

    巨大的惯性让二人仍顶在一起的地方重重得相互撞击了一下,好在二人都不是普通人,这种程度的撞击并不能给他们造成什么伤害,不过那巨大的快感仍是让二人同时闷哼了一声,特别是柳亦茹,那剧烈的刺激让她甚至差点达到颠峰。

    不过此时的柳亦茹却顾不上享受那巨大的快感了,急忙从叶飞身上爬了起来,小手隔着他的裤子轻轻按在那里,急切得问道:“怎么样?没有弄坏吧。”

    叶飞自然是一点事也没有,见柳亦茹如此关心自己这里,不禁大着胆子调笑道:“没事,当然没事,就是别的地方有事也不能让它有事啊,毕竟你以后的幸福还得靠它呢。”

    “去你的!”从手里那坚硬的程度上,柳亦茹也知道了叶飞根本没事,听到他的话,俏脸不禁一下变得通红,急忙从他身边跳开,躲到了不远处,心里却是跳得厉害,还有些后怕,如果不是有这个突然的变故,她都不知道一直发展下去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因为刚才的自己有种前所未有的冲动,恐怕他让自己尽老婆的义务自己也不会反对。

    看着柳亦茹躲到了一边,叶飞心中不禁暗叫可惜,都怪那个该死的石床,不然自己今天很可能就可以如愿了,不过他也没有太过懊恼,既然柳亦茹已经默许了他一次,那以后肯定还会有这样的机会的,倒也不用急在一时,而且像现在这样慢慢得和她发展下去,才是最动人的。

    想通了这些,叶飞不再纠结于刚才的遗憾,四处打量起这个比刚才那个山洞要大得多的空间来。

    叶飞觉得这里应该才是那个布置阵法的人真正的居住地,而外面那个山洞只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的,因为在这里,他看到了许多的生活用品,大到桌椅凳,小到床单被褥,无一不是十分的精致,而且一点腐坏的痕迹都没有,而唯一没有发现的,还是那些吃饭用到的东西,看来自己之前并没有高估这里人的实力。

    “这里以前住的,好像是个女人啊。”柳亦茹此时也把注意力放到了空间里的东西上,看了一下后说道,这里的东西不但都十分的精致,而且在这个空间的正中间,还有一个四米见方,清澈无比的温泉,想来这里比上面高出许多的温度应该就是这个温泉带来的了。

    “应该是吧。”叶飞有些苦涩得答道,他也看出来了,能用这样的东西的,除非是东方不败那样的家伙,否则一定是个女人,这让他心里不禁有些挫败感,不过却也给了他极大的动力,他不

    ?第一?◢?¨¨

    能允许自己的实力还不如一个女人。

    “咦,你来看看,这里好像有东西呢。”柳亦茹的声音把叶飞的注意力引了过去,刚才他在空气中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不过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被柳亦茹打断了,而以后这里因为住进了柳亦茹,那股原本就极淡的幽香就被她的体香给冲散了,再也没有引起过叶飞的注意,却不知,在他们住了一段时间,并且将里面的“无之物”取走后,这里的人却来了,后来更是凭着叶飞这个名字千里迢迢得找到了望海,想要抓住他这个“小偷”,不料又给叶飞的人生增加了一段风流佳话,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走到柳亦茹身边,叶飞向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那里有一个小瓶子,在小瓶子的下面还有一本丝质的小册子,想来应该是什么功法灵药之类的东西。

    对于这样的无之物,叶飞向来是不会客气的,走过去将这两样东西拿在手中,先是看了下那个小册子,封面上龙飞凤舞得写着“极冰心决”四个大字,字体娟秀,应该也是出自女人之手,那个小瓶子虽然没有什么标签,但是打开后却有一股极其浓郁的灵气飘出,显然就是他想象中的灵丹妙药。

    将那个小瓶子暂时放到一边,叶飞打开了那个叫做“极冰心决”的小册子,发现上面记载的正是一部适女子练习的功法,这套功法确实要比柳氏心法高深得多,但是让叶飞疑惑的是,此间的人就凭着这套功法练至了辟谷境界的?这明明还不如自己那套功法高明嘛。他不知道的是,他的那套功法在上古时期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如果不是对人的体质要求太过严苛,恐怕不知道会引起多少的血雨腥风呢,而此间的人也并没有达到传说中的辟谷境界,至于这里为什么会没有餐具,后文自有交待。

    “茹儿,我看了一下,这套功法和柳氏心法并不冲突,反而还有些相辅相成,而且比柳氏心法精妙得多,不如你以后就修练这个吧,而这个小瓶子里,装的是一些增长功力的灵药,你也一并服了吧。”叶飞老实不客气得为这些东西选好了归属。

    柳亦茹却是有些迟疑的道:“这个不太好吧?不告而取,我们成什么了?”

    叶飞笑道:“我们倒是想告之再取,但是这里的人早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怎么告诉她啊?而且既然她已经离开了,这就是无之物,你又客气什么?”

    柳亦茹想了想,觉得这话倒也颇有道理,于是不再推辞,先是从叶飞手里接过那本“极冰心决”看了一下,发现这果然和自己原本修习的功法有很多共通之处,而且比柳氏心法要高明得多,心中也不禁很是高兴,这要是带去,就能让家里众女的实力提高很多了。

    在叶飞递过那个小瓶子时,柳亦茹仍是先看了看,发现里面那如小珍珠一般圆润的药丸足有二十多颗,才没有拒绝叶飞让她服药的提议,从里面倒出一颗来,托在手心里仔细得观察。

    这只有黄豆大小,圆润无比的药丸通体雪白,而且晶莹剔透,竟然比珍珠还要美,让人一时都不忍心去吃它,柳亦茹也是犹豫了好久,才在叶飞催促的目光下将它纳入了自己的小嘴。

    药丸刚一入口,就化做一道甘甜的清流直接进入了柳亦茹的肚子,紧接着柳亦茹只觉得一丝冰凉的气息从自己的丹田处涌出,知道这肯定是红娘起了作用,于是急忙盘膝而坐,运起刚刚看过的那个极冰心决,慢慢得引导这些气息。

    随着真气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柳亦茹的身上渐渐冒出了一丝淡淡的雾汽,而且绝美的脸蛋上出有不少的香汗涌出。

    这个情况让叶飞不由大惊,这功法明明叫做极冰心决的,怎么修练时还会出汗啊?不会

    最新第?一

    是柳亦茹走火入魔了吧?不过看她的样子却又不像,因为此时的她不但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反而显得很舒服,嘴角也不自觉得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如果自己现在去打扰她,恐怕反而会让她真正的走火入魔。

    在叶飞有些不安的等待下,柳亦茹终于神清气爽得站了起来,伸出小手轻轻将自己额头上的一抹香汗擦去,笑道:“这极冰心决果然是不错,不但比咱们的心法强出不少,而且竟然还有清心寡欲的功效。”

    “啊?清心寡欲?那你还是不要练了!”叶飞急忙说道,开玩笑,他可不想柳亦茹变成一个没有七情六欲,只知道修练的人。

    “想什么呢?”柳亦茹俏脸一红,白了他一眼道:“我说的清心寡欲指的是这功法可以让人变得更加的冷静,在练功时不易受外物的打扰,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就好,那就好!”叶飞傻傻得笑了起来。

    “大坏蛋!”叶飞的傻样让柳亦茹脸上的红晕更甚,不过心里却也更加的甜蜜,头看了一眼中间那个温泉,对叶飞说道:“你转过身去。”

    “为什么啊。”叶飞不解得问道。

    “人家,人家身上不舒服,想洗个澡嘛。”柳亦茹红着脸道,这几天一直赶路,一向看干净的她都没有怎么好好的洗过澡,此时看到这么清澈的温泉,哪里能不动心?

    “那你就洗呗,正好我也洗一下。”叶飞嘿嘿笑道,说着就要脱衣服。

    “不要!”柳亦茹急忙制止了他:“你先转过身去,等我下去了你再下。”

    叶飞有些无语得转过身背对着她,心想不愧是亲姐妹,上次和柳君怡在那个山谷里就是这样,她们身上哪一点自己没看过啊?而且这么清的水,甚至连水底的小石头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她们先下水又有什么用了?

    “好了”就在叶飞胡思乱想的时候,柳亦茹有些羞涩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叶飞急忙转过身向她看去,双目不由得睁大了许多。

    这个温泉的水极其清澈,所以那及颈的泉水根本不能掩饰柳亦茹那绝美的身姿,一对本就没有丝毫下垂的大奶子在泉水的浮力下更是怒挺得有些夸张,并且随着水流的涌动而轻轻摆着,中间那条深深的乳沟让叶飞不禁暗暗吞了口口水,胯下的大鸡巴涨得如铁棒一般坚硬,差点都要把裤子顶破,好想将自己的鸡巴放进妈妈那深深的乳沟中间,用她那对无论形状还是触感都极其完美的大奶子用力得夹住,好好的套弄一下。

    不过叶飞也知道这一点是暂时不能完成的,因为妈妈是一个颇为保守的女人,所以还是一步一步来的好。

    暂时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叶飞的双目从妈妈的胸前慢慢得向下面移去,略过她纤细的柳腰,停在她对自己诱惑最大的双腿之间。

    这里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光源,反正整个洞府都十分的明亮,而且根本没有死角,就连水下也是如此,所以叶飞从上面看下去,很是清晰得看到了妈妈那紧紧夹在一起的诱人三角地带,浓密的阴毛在水里显得特别的柔顺,在水流的冲击下,轻轻得飘扬着,仿佛直接扫到了叶飞的心上,让他的心也跟着一荡一荡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化身为诱惑无限的性感尤物的妈妈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不小心,站在水里的娇躯突然向后倒了一下,柳亦茹急忙把右腿后退了一步,稳住自己的身子,不料这样一来,原来紧紧闭在一起的双腿就不由得分开了,胯下那熟透的蜜桃一般的饱满嫩屄一下子暴露在叶飞的眼前。

    叶飞这还是第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欣赏妈妈的小骚屄,只见它在泉水的衬托下更显得娇艳欲滴,使得叶飞的口水不由得大量分泌起来,直想用力得含住妈妈的小嫩屄,好好得品尝一番。

    虽然身体已经让儿子玩弄过好几次,特别是昨晚,更是在明亮的灯光下让他玩了个够,但是面对着叶飞灼热的目光,柳亦茹还是忍不住有些羞涩,娇媚得白了他一眼,嗔道:“不许你这个看人家!”说着双手掬起一捧水,向着叶飞泼了过来。

    看着被自己泼了一头一脸的叶飞,柳亦茹不禁调皮得格格娇笑起来,随着

    ?第?一?3◢

    她的笑声,胸前那对丰满的大奶子在水中一跳一跳得,弄得叶飞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三把两把脱光身上的衣服,猛得跳下了温泉,向着柳亦茹游去。

    “嘻嘻,你抓不到我。”柳亦茹又被勾起了少女时的心态,调皮得冲着叶飞做了个鬼脸,转身向前面游去,却忘记了自己现在根本就是全裸的,在游水的时候,双腿的张间,身上那处最让叶飞向往的美妙门户时隐时现,直把叶飞逗得口水直流,鸡巴涨得都要炸开了。

    叶飞发现,妈妈无意间的动作竟然比发骚时的姨妈姑妈她们更加的诱人,也不真知是心里作用还是事实就是这样,反正他此刻已经有些忍不住了。

    深深得吸了一口气,叶飞猛得潜入了水底,像一条游鱼一般向妈妈追了过去,很快就来到她身体的下方,睁开眼睛向上仰望,那美妙的景象让他差点儿喷出鼻血,坏坏得一笑,叶飞趁着妈妈因为游水而将一双美腿分开的一刹那,突然将头凑到了她的胯下,伸长了舌头,在妈妈那如熟裂的蜜桃一般诱人的屄缝里轻轻舔了一下。

    “啊”柳君怡只顾惜着向前游,并没有注意到儿子已经追了上来,直到被他偷袭成功才惊叫了一声停了下来,随即,丰满性感的娇躯已经被儿子从后面抱住了。

    感受到儿子那根坚硬如铁的大鸡巴紧紧得顶在自己的丰润的大屁股上,柳亦茹心里不由一荡,已经在成功得给自己找好理由的她在儿子的面前已经可以毫不掩饰自己的渴望了,于是伸手到后面,一把抓住了儿子的鸡巴。熟练得轻轻套弄着,过头来格格娇笑道:“这是我抓住你吧。”

    看着妈妈那张近在咫尺的娇美面孔,还有那张随着说话不断吐出淡淡幽香的小嘴,叶飞再也忍耐不住,猛得一低头,用力得吻在妈妈的小嘴上,舌头顶开她两排辨贝般的玉齿,进入到她香甜的小嘴里。

    “唔……”柳亦茹没想到自己和他的第一次接吻竟然会来得这么快,一时间脑子里不由一片空白,毫无接吻经验的她只知道笨笨得吮吸着儿子伸到自己小嘴里的舌头,原本背对着儿子的娇躯也转了过来,放开他的大鸡巴,双手紧紧得缠住了他的脖子。

    叶飞一边吻着,一边抱着已经没有什么思考能力的妈妈走到了温泉边上,将她放了下来半躺在泉边的斜坡上,自己则是压了上去,收自己的舌头,转而将她的香舌吸进嘴里,美美得品尝着,双手在妈妈如凝脂般的玉背上来抚摸,胸膛一下下得挤压着她那对柔软而又坚挺的大奶子,右腿插进她的双腿之间,用自己的大腿在妈妈已经开始涌出淫水的美妙嫩屄上用力得摩擦着。

    身体的多处受到攻击,让柳亦茹陷入了更大的意乱情迷之中,一双柔软的小手也开始不自觉得在儿子的背上轻抚起来。

    母子二人的气息都极为悠长,这一吻一直持续了将近十分钟,没什么经验的柳亦茹才感到有些呼吸不畅,不由轻轻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儿子。

    叶飞感觉到了妈妈此时的状态,也没有现继续勉强她,放开她被自己吻得已经有些红肿的小嘴,转而攻向了她的其它敏感部位,先是在她绝美的脸蛋上留下了一连串的热吻,然后将她一颗如珍珠般圆润的耳垂含进了嘴里,轻轻得吮吸舔吻着。

    耳垂也是柳亦茹身上的一个敏感点,此时被儿子含住吮吸,再加上其它几处更敏感的地方还被他玩弄着,那种酥酥痒痒得感觉让她忍不住张开从儿子的嘴里解放出来的小嘴,小声得呻吟起来。

    听到妈妈快乐的呻吟,叶飞受到了更大的鼓舞,在她的耳垂上亲吻了一会之后,转而继续向下,吻过她如天鹅一般的诱人玉颈,终于来到她的胸前,先是把脸埋进她深深的乳沟里磨蹭了一会儿,然后猛得含住她一颗充血坚硬的小奶头,仿佛小时候吃奶一样用力得吮吸起来。

    “啊……”突然而来的强烈刺激让柳亦茹忍不住长长得浪呼了一声,有生以来,她的奶头只是在十多年前给叶飞和叶云绮喂奶时被这样含过,可是没想到,十多年后儿子再次含住它,竟然带给了自己不一样的感觉,那种刺激到极致的快感让她几乎都要疯狂了,双手用力得按在儿子头上,向自己胸前压去,仿佛是要把自己整个奶子都塞进儿子嘴里一般。

    叶飞见妈妈的反应如此强烈,心中也是大喜,不由张大了嘴巴,尽量得把这只美妙的大奶子往嘴里含,可是妈妈的奶子实在是太大了,直到将叶飞的嘴塞满,也只是含下了它顶端的三分之一而已,可就是这样,已经让柳亦茹快要受不了了,大屁股用力得挺起,动将自己淫水横流的小骚屄用力在儿子腿上摩擦着,双手也按得更加用力。

    直到把妈妈的这一只大奶子吸得都快要肿起来了,叶飞才放过它,转而攻向另一只,在这样的刺激下,柳亦茹很快就到了极致,娇躯猛得一阵颤抖,修长的玉腿紧紧缠在儿子腿上,大屁股疯狂得向上猛顶,眼看就要迎来一次绝顶的高潮。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叶飞却突然停了下来,顶在妈妈双腿之间的腿撤了出来,将妈妈的大奶子从嘴里吐出,奶子上因为粘满了自己的口水而散发出一片淫靡之极的光芒,原本粉红色的小奶头已经被自己弄成了鲜红的颜色。

    叶飞的突然停止让柳亦茹停在了高潮的边缘,心中不禁大为不满,低下头来有些幽怨得看着叶飞,说道:“不要停呀,好儿子,茹儿还想要!”自从和叶飞确定了“情侣”关系后,柳亦茹一直不知道应该怎么叫他,叫名字的话,显得不够亲密,可是“老公”这两个字她却根本叫不出口,此时情急之下,竟然叫出了原来的称呼,在叫出来之后,虽然羞涩不已,但是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刺激,让她原本已经停下的高潮反应又有了向前推进的趋势。

    听到妈妈对自己的称呼,叶飞心中也是一阵喜悦,虽然现在为了让妈妈放松下来,特意改变了与她的关系,但是叶飞却更加希望在

    ??度第一|

    自己彻底得到她的时候,并不是情侣关系,而是在妈妈正常的状态下,听着她叫“好儿子,快点把你的大鸡巴插进妈妈的屄里,妈妈要你肏我!”不得不说,现在的叶飞越来越邪恶了。

    “别急,我的好妈妈,儿子怎么舍得让你悬在半空?一会一定可以给你一个美妙的高潮的。”叶飞嘿嘿笑道。

    “不要,不要叫我妈妈,我现在是你的女朋友。”虽然不刻意得让自己在心里认为是他的女朋友时,柳亦茹感到的刺激更加强烈,但是她还是不想让他用儿子的身份这样玩弄自己,因为这样会让她感觉自己很淫荡。

    叶飞也知道现在还不到时候,于是笑道:“好吧,那我的好茹儿,乖乖得闭上眼睛,好好得体会老公带给你的快乐吧。”说完,又低下头去,从妈妈的玉乳下缘开始向下吻去。

    叶飞的听话让柳亦茹长长得松了口气,因为她明白,如果自己习惯了以妈妈的身份和他这样玩的话,那么到家后肯定鼓不起勇气拒绝他,虽然她自己也很舍不得现在这样的关系,但是到了家后总是要面对家人的,如果让她们知道了,自己和叶飞又该如何自处?

    叶飞顺着妈妈平坦的腹部一路吻了下去,最终来到她最为美妙的地方,双手轻轻分开妈妈修长圆润的玉腿,双目有些痴迷得盯着妈妈如熟透的蜜桃般的饱满嫩屄,由衷得赞道:“茹儿,你的屄好美!”说着就要吻下去。

    柳亦茹在儿子的声音下清醒过来,看到他的动作不禁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捂在自己屄上,摇头道:“不行,不能亲这里。”

    “为什么?”叶飞抬起头,有些不解得看着妈妈羞得通红的俏脸。

    被儿子在这个角度看着,柳亦茹不由更加的羞涩,有些结巴得说道:“那,那里很脏的。”

    叶飞伸手拉起柳亦茹的手放到一边,笑道:“这里可是我来到这个人世的地方,怎么会脏呢?来,我的好茹儿,让老公好好得品尝一下你美妙的小骚屄。”说着,不给柳亦茹反对的机会,张大了嘴巴,一下吻在她娇嫩多汁的嫩屄上。

    “大坏蛋,不许你说那样的字眼儿。”羞涩之极的柳亦茹下意识得反娇嗔了一句,不过屄上传来的极致快感让她的身体不自觉得做出了反应,双腿紧紧得夹住了儿子埋在自己胯下的脑袋,大屁股也用力得挺了起来,将自己骚痒之极的小骚屄尽量得向儿子的嘴里送去,嘴里娇呼道:“呀,大坏蛋,不要咬,你坏死了,这样作践人家,哦,好舒服,再加点力呀!”强烈的快感让她很快就废弃了反对,开口催促起儿子来。

    叶飞用力得吮吸着妈妈饱满多汁的小骚屄,用舌头挑开她的两片大阴唇,将舌尖轻轻顶进她紧窄的屄眼里,快速得做着小幅度的抽插,双手也没有闲着,伸到她的胸前,握住她一对大奶子用力得揉捏。

    柳亦茹哪里受过这样的刺激?在儿子的玩弄下,不到一分钟,就紧紧崩起了娇躯,大屁股一阵猛摇,将自己的小骚屄顶在儿子嘴上用力得摩擦了好几下,紧接着,娇躯一阵颤抖,大量的清凉液体从骚屄的最深处涌了出来,尽数被叶飞接进嘴里,美美得咽了下去。

    直到妈妈停止了颤抖,叶飞才从她的胯下抬起头来,笑问道:“茹儿,舒服吗?”

    “嗯。”柳亦茹呼呼娇喘着,羞涩得点了点头,双目充满柔情得看着带给了自己极致快乐的儿子。

    叶飞的眼珠一转,笑道“我终于知道那天我尝到是的什么,原来是我的好茹儿屄里流出来的水啊,茹和,以后天天给老公喝好不好?”

    “不好!”柳亦茹娇嗔着白了他一眼:“都说了,不许你再说那样的字眼儿。”

    “好,好,我不说。”叶飞投降道:“看在我这么听话的份上,以后天天给我喝好不好?”

    “不理你了!”柳亦茹不禁想起了刚才他舔自己屄时的淫靡景象,脸上羞得通红,撅着小嘴把头转到了一边。

    叶飞也不再逗她,在妈妈身边的浅水处坐了下来,拉过她的小手按在自己坚硬的鸡巴上,苦着脸说道:“你是舒服了,它怎么办啊?”

    “我才不管!”柳亦茹嘴里这么说着,小手却已经开始套弄起儿子的大鸡巴来。

    看着妈妈那张性感的小嘴,叶飞的心里充满了渴望,语带哀求得看着她,问道:“茹儿,可不可以用你的……”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他怕妈妈会因为自己的无理要求而生气。

    “什么?”柳亦茹不解得看了一眼儿子,在他那渴望的眼神里,明白了他想要的是什么,俏脸上不由升起更多的红晕,不过却坐了起来,在叶飞有些惊讶得目光里,慢慢得把头埋在儿子的胯下,张开小嘴,轻轻含在儿子的大鸡巴上,不过由于叶飞的鸡巴实在是有些过大,她用了最大的努力也只是含进去一个龟头,而且由于没有任何经验,含进去后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只是本能得吮吸着。

    叶飞刚才只是随便一说,并没有奢求妈妈能真的帮自己口交,但是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做了,虽然妈妈的技术比之小妹都远远不如,更不用说风骚的大姨妈和姑妈了,但是此时给叶飞的刺激却远远比她们帮着口交时还要大得多。

    天呐,妈妈竟然要吮吸我的鸡巴,这个在自己心中如同女神一般的自己的亲生妈妈竟然在帮自己口交,在这样的刺激下,叶飞比之刚才的妈妈还要不如,只用了几十秒,就不可抑制得开始了强力的喷射,大量的精液一波紧接着一波得射进了妈妈的小嘴里。

    柳亦茹也没有想到,儿子这一次竟然会来得这么快,直到被他第一波精液射进小嘴才反应过来,不过她却没有吐出儿子的大鸡巴,而是任由它尽情得在自己的嘴里发射,感受着儿子强力的精液喷射在自己的嘴里,她的心里竟然产生了和那天被在在屄里喷射时一样的快感。

    直到儿子彻底停止了喷射,小嘴几乎被灌满的柳亦茹才慢慢吐出他已经有些变软的大鸡巴,不过由于儿子的鸡巴太大,在吐出后,她的小嘴并不有在第一时间闭上,让正低头深情得看着她的叶飞看到了她小嘴里的景象。

    看着妈妈那性感红润的小嘴里含满了自己白浊的精液的淫靡一幕,叶飞刚刚有些变软的大鸡巴又猛得硬了起来,颇为有力得打在妈妈浑圆性感的下巴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正准备将儿子的精液吐出的柳亦茹被这突然的打击弄得一惊,咕噜咕噜几声,竟然把满口的精液尽数咽了下去,不由有些嗔怪得向儿子看去。

    虽然妈妈吞下自己精液的一幕让叶飞感到刺激不已,但是还是怕妈妈会生气,急忙说道:“茹儿,对不起,我不了故意的。”

    对于吞下儿子的精液,柳亦茹并不怎么反感,相反心

    点^'b^点

    里还有一种特别刺激的感觉,现在怪他也只不过是心里的那点娇羞作怪而已,听到他这么说,心中不由一软,说道:“没什么,你刚才不是也喝了我的吗?”

    “那我还要喝!”叶飞心中大喜,翻身将妈妈压了下去,重新把头埋进了她的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