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06章 幸福的险路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小坏蛋!”柳亦茹娇媚得白了叶飞一眼,强撑着自己酥软的娇躯坐了起来,从床头的小包里取出一叠湿巾,拿出一张在自己性感圆润的小腿肚上轻轻擦拭着,直到将上面那些让她心跳不已、属于叶飞的液体尽数擦去,又拿起另一张,将叶飞那个暂时消停下来的坏东西也给擦干净,才说道:“行了吗?快点睡吧,明天还得上山呢。”

    叶飞却笑着摇了摇头,也拿起一张湿巾,帮柳亦茹擦拭起来,刚才她在颠峰时,虽然大部分都流到了叶飞的脚上,但是她自己

    度第一?

    身上也不免弄到了一些,叶飞自然不会让她难受着入睡。

    “哦……”身体最敏感的地方被他的手指隔着一张湿巾划过,让柳亦茹不禁娇吟了一声,差点忍不住要求他再帮自己一次,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等他将自己下面弄干净后,就再也不让他碰触,紧紧夹住双腿,说道:“穿上你的短裤,快点睡!不然我生气了哦!”

    “好吧。”叶飞有些无奈得点了点头,穿好短裤,躺到了她的身边,说道:“晚安。”

    “晚安!”柳亦茹说着,忽然凑了过来,用自己的小嘴在叶飞的嘴唇上飞快得啄了一下,又立马离开了,然后转过了身子,将后背给了他。

    叶飞先是一愣,随即就大为后悔,从柳亦茹的行动上可以看出,她对于假装自己的女朋友已经开始入戏了,如果自己刚才顺势吻住她,她肯定不会反对的,可是现在却是什么都迟了,因为叶飞很了解柳亦茹,她不是那种很开放的人,反而十分的保守,如果此时自己想再继续吻她,她肯定不会同意的,虽然如果自己强求的话,对自己疼爱之极的她可能会顺着自己,可是叶飞又不想勉强她哪怕一点。

    叶飞想得一点也没有错,转过身后,柳亦茹的脸上已经红得发烫了,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动的亲他的嘴,之前不想已经想好,要把这份情愫深埋在心底,只用那一个小小的雕像来寄托的吗?难道是因为现在在假装他的女朋友,让自己在潜意识里放松了吗?

    对呀,我现在可是他的女朋友,又有什么事是不能做的?亲一下嘴又怎么了?想到自己现在和他的“关系”,柳亦茹一下子放松了心态,或者说是找到了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变得心安理得起来,不再为自己刚才的情不自禁而羞涩难当。

    感觉叶飞已经在自己身后躺了下来,柳亦茹动拉过他的大手放进自己的睡衣里,让他和前两天晚上一下按着自己丰挺的柔软,又用自己柔软的臀瓣轻轻向后顶了顶他那不知何时又站起来的坏家伙,说道:“就这样睡吧,可不能再乱动了哦,对女朋友要尊重,知道吗?”

    叶飞没想到柳亦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动作,心中不由极为激动,好想用力握住满手的柔软好好把玩一番,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事情总要

    ?度第一

    一步一步来才更稳妥更有情趣,于是答应了一声,和她一起进入了睡眠。

    第二天早上,叶飞先柳亦茹一步醒了过来,感觉怀里的她改变了一个姿势,变成了面向自己而卧,而自己的大手仍按在她丰盈的柔软之上,她的睡裙裙摆再一次卷了起来,光洁修长的美腿和自己的双腿紧紧得纠缠在一起,自己那个在早上自然站起的家伙隔着自己的短裤轻轻顶在她没有一点遮掩的美妙之处。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睡梦中的柳亦茹似乎是做了什么美梦,绝美的脸蛋上挂着一丝甜美的笑意,双颊有着一抹不太自然的红晕,而且从正覆盖在她胸前的大手上,叶飞可以感觉到,她那个顶在自己掌心里的小小凸起已经有些发硬,而自己短裤碰触着她的地方也有了一团水迹。

    看到这个情景,叶飞不禁大为后悔,如果自己昨晚睡时没有穿上短裤,现在只需要轻轻一顶,就可以如愿了,但是此时却根本不行了,因为只要自己稍有动作,只怕就会惊醒内力深厚的她,而且叶飞也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得到她,他要的是她的心甘情愿。

    不过虽然不能真个销魂,但是这么好的机会叶飞却也绝对不会放过,活动自己的手掌,让手指轻轻拂过她顶端已经变硬的凸起,叶飞仔细观察着柳亦茹的反应。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由于忽然受到刺激,被弄得很是舒服的柳亦茹在无意识中张开小嘴发出了一声娇吟,而叶飞就趁着这个机会一下吻在了她的小嘴上。

    在叶飞的手掌刺激到柳亦茹的时候,她的意识就已经开始恢复清醒,直到被他吻住,就彻底没有了睡意,感觉到自己的小嘴似乎被什么侵占了,柳亦茹急忙睁开眼睛,却正好对上

    '点b点

    叶飞那包含着笑意的双目。

    他吻我了!柳亦茹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惊讶还是高兴,总之没有挣扎,反而生涩得配起来,调皮的小舌将他侵入自己嘴里的舌头赶了出去,然后追进他的嘴里在里面四处活动。

    一直到即使是内力深厚的他们也感觉有些呼吸困难了,二人才依依不舍的从这种唇舌交流的快感当中脱离出来,微微喘着气凝视着对方,眼里都露出了深情的光芒。

    “感觉怎么样?”过了一会,叶飞坏笑着问道。

    “不怎么样!”柳亦茹娇媚得白了他一眼:“你这个小坏蛋,一大早的就来使坏,就不能让人家多睡一会吗?”

    柳亦茹少见的撒娇语气让叶飞更加的大胆,忍不住伸手拉过她的小手,按在自己下面,笑道:“你看它哪里小了?所以以后不要叫小坏蛋了哦。”

    “大坏蛋!”柳亦茹改变了一个称呼,小手用力得在他那虽然坚硬如铁,但握上去却一点也不硌手的家伙上捏了一下,却感觉短裤上有些湿滑,不由格格笑道:“不会是早上忍不住了,就自己……”

    叶飞坏笑道:“我可没有,而且,那上面好像不是我的东西哦!”

    “啊?”柳亦茹低头看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心不由砰砰得狂跳起来,有些庆幸昨晚特意让他穿上短裤,但内心最深处却又隐隐有些后悔,如果昨晚没有让他穿上的话,那刚才无论是谁轻轻一动,岂不是……

    想到这里,柳亦茹不敢继续想下去了,急忙说道:“时间不早了,快点起来吧,一会咱们就上山。”

    虽然很不舍得现在这个暧昧的时刻,但是叶飞却十分了解柳亦茹,知道她的原则性很强,决定了的事基本不会改变,特别是现在要做的事还关系到自己的身体,她更不会有任何马虎,于是很干脆得答应了一声,和她一起快速得穿好了衣服,洗漱了一下之后便走出了房间,却不知柳亦茹刚才只是在慌乱之下的掩饰,并不是真的想马上上山,因为她也很喜欢刚才那样的气氛,虽然到山上有很重要的事,但是倒也并不用急在一时。

    在旅馆里随便吃了点东西,二人就一起出发了,在他们的身上,都背了一个不小的包袱,里面有各种进山后的必须品,比如帐蓬和食物什么的。

    目送二人离开,旅馆的老不由摇头叹息了一声,本来听说他们要在这个时候进山,他也劝过他们的,可是见他们十分的坚定,最后也没多说什么,不过在他看来,二人生还的机会恐怕是不大了,心中不禁暗自为柳亦茹这样一个超级美女而叹息,但也只是叹息而已,平时来这里的都是些富得流油的家伙,身边的美女自然也不会少见,虽然那些都不如柳亦茹这么极品,但是柳亦茹明显已经名花有,他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顺着旅馆老所指的路,叶飞二人一路进了这座长年被积雪覆盖的高山,那老果然不愧是本地人,有了他的指点,二人并没有走什么冤枉路,临近中午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普通游客所能到达的最深的地方,当然,这样的地方是不可能有冰灵草这种希奇的东西的,而柳亦茹自然也没有把希望放在这段路上,她想的只是等到了最深处后自己再带着叶飞到那些平常人不可能走到的地方去探查一下。

    “累了吧?休息一会怎么样?”柳亦茹在一个比较宽阔的地方停了下来,有些担心得看着叶飞问道。

    “不累!”叶飞笑着跳了几下,示意自己还很有体力。

    柳亦茹不禁有些惊讶得张大了小嘴,这一上午,二人虽然走得并不怎么快,但是在出发后没多久地上就已经有积雪了,这一脚深一脚浅的,自己到现在都感觉有些累了,叶飞怎么会没事?

    看到柳亦茹惊讶的样子,叶飞知道自己做得有些过了,在这个时候自然还不能让她知道自己根本没事,于是急忙笑道:“我想可能是你对我的帮助起了作用吧,这几天我感觉一天比一天好,要不,你现在再帮我一下?说不定我能一口气背着你爬上那座山峰呢!”说着,叶飞指了指远处一个极为陡峭的山峰。

    柳亦茹不由俏脸一红,经过这两天的事,她已经有些习惯在叶飞清醒的状态下和他做一些亲密的动作了,但是那也只能是晚上睡觉时,现在在这样的地方让她帮叶飞,她是说什么也不会干的,因此不禁娇嗔了一句:“大坏蛋!”却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叶飞叉开了话题。

    叶飞嘿嘿一笑,问道:“接下来咱们向哪边走?”

    柳亦茹抬起手,看了看腕表上的微型指南针,又四处观察了一下,指着一个方向道:“先到那边看看吧,那里的地形比较险峻,想来平时不会有什么人去的,所以希望可能会大一些。”

    “好!”叶飞点了点头,他现在要的只是和柳亦茹在一起,至于去哪里,并不重要,不过那个方向的地形确实有些过于险峻,即使以柳亦茹的身手,如果不小心也有可能出危险,不过叶飞却一点也不担心,反正有自己在她身边,必要时大不了暴露没有失去实力这个事实。

    见叶飞已经答应,柳亦茹没有再多说,从背包里拿出食物,二人一起吃了一点,就向着那个方向继续出发了。

    从远处看,这个方向只是有些险峻而已,但是走进去,二人才知道,这个地方到底有多么的凶险,道路极其不平还是小事,最严重的是这里的积雪已经不像外面那么松软,而是几乎成了冰面,即使二人特意穿上了防滑的鞋子,此时走在上面仍是要小心翼翼,不然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滑倒,然后顺着这个斜坡一路滑到山谷里。

    不过虽然如此,但手牵手走在一起的二人去并没有后悔来这个地方,反而极为开心,特别是柳亦茹,和心爱的人一起探险让她有一种特别的幸福感,甚至希望这条路能无限长,这样她就可以一直牵着他的手走下去了。

    可惜不管是险路还是幸福路,总有走完的那一刻,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后,二人终于走过了那一段处于斜坡上的小路,此时正身处于一个两边都是陡峭的冰面的峡谷里。

    这条峡谷极其的窄,只能容二人并肩通过,不过地上虽然也是极滑,但是却平整了许多,让二人走得轻松起来。

    抬起头看着仿佛只有一线的天空,叶

    2地?度第一

    '点b点

    飞不由感叹道:“没想到这座山里也会有这样的景致,只可惜前面那条路太过危险,不然倒是能成为一个不错的旅游景点。”

    柳亦茹笑了笑,正想说什么,突然脸色一变,双目紧紧得看着峡谷的半腰之处,脸上不禁露出一抹狂喜,因为从那个地方,她感觉到了一股极其浓郁的天地灵气,似乎有什么好的宝物长在那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