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04章 激情的互助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咱们不是去长白山吗?你怎么还带了鱼竿啊?”叶飞有些不解得问道。

    “正是因为要去长白山,我才带了鱼竿的呀,那里的天池里不是有大水怪吗?我想试试能不能把它钓出来。”柳亦茹笑道,其实,她之所以会准备鱼竿,是怕万一找到冰灵草时却发现它长在以自己的轻功也下不去的地方或者那里有什么自己对付不了的灵兽时,可以在高处用鱼钩将冰灵草给钓上来。

    由于“冰灵草”这种东西本就是自己和东方若兰杜撰出来的,所以叶飞根本没有将之和鱼竿联系到一起,不过却也知道妈妈是在逗自己玩的,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没事会带个鱼竿出来,但是不用想也能知道,肯定是为了让自己恢复而做的准备,所以也没有再多问。

    在小河连将车子停下,二人找了一处宽阔的地方,借着车灯的光芒,将那个简易的帐蓬支了起来,本来除了这个帐蓬外,他们还多带了一个比较专业的,那是准备到山里时用的东西,

    ?地?第一?

    毕竟长白山太过寒冷,用这种简易的帐蓬是根本不行的。

    因为那种专业的帐蓬支起来比较费事,柳亦茹也懒得再重新支一个了,毕竟昨晚已经在一起睡了,也不差今晚,正好自己也可以帮他治疗一下。

    弄好了一切,二人并没有马上休息,而是在小河边坐了下来,撑起柳亦茹带来的鱼竿,可是二人的心思却都没有放在钓鱼上。

    “小满,你冷吗?”过了一会,柳亦茹问叶飞道,北方晚上的天气还是很冷的,她自己有深厚的内力顶着,自然不会感觉到冷,可是叶飞现在已经实力全失,她怕他会被冻着,于是问了一句。

    就连柳亦茹都不会感觉到冷,比她实力强出许多的叶飞自然更不会冷,不过这样的机会他却不想错过,于是说道:“有点。”

    “那你坐过来点,妈妈用内力帮你驱寒。”柳亦茹舍不得让儿子冻着,不惜损耗自己的内力,至于为什么不干脆让他到帐蓬里,连她自己也说不明白,也许是因为现在这样和他独自的机会很少吧,虽然到帐蓬帮助叶飞会让二人更加的亲密暧昧,但是柳亦茹却更享受这心灵上的亲近。

    “哦。”叶飞应了一声,凑到柳亦茹身边,却没有像她想的那样依偎进她的怀里,而是展臂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轻轻将她的身子搬了过来,让她反靠在自己身上。

    柳亦茹并没有反对叶飞这样做,在他怀里轻轻扭动了一下,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然后将头枕在他的肩头,微微抬起俏脸,仰望着满天的星辰,似是自语又像是在问叶飞的喃喃道:“你说,人这一生到底是为了什么?”

    微风吹来,柳亦茹头让长长的秀发飘扬起来,轻轻抚过叶飞的脸庞,让他感觉很是舒服,静静得体会了一会,才说道:“别人我不知道,不过我想我知道自己的理想,那就是尽最大的努力,让你们生活得无忧无虑,每天都快快乐乐的。”

    “我们?”柳亦茹有些不明白叶飞具体指的都是谁。

    “是啊,你,还有姐姐小妹她们,还有姨妈姑妈,婶婶小静,总之,我希望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快乐。”叶飞说道:“妈,你知道吗?下午的时候是我见过你最快乐的时候了,我好希望你一生都能这么快乐。”

    柳亦茹心中不由一颤,再一次深深得体会到了儿子对自己那无尽的爱,不过,自己以后真的可以再有那种快乐的感觉吗?对此她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只因为身边的他,自从在不知不觉中对他的爱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后,她就知道,自己恐怕很难真正快乐起来了,除非……

    除非什么,她没有再敢继续往下想,只是幽幽得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很希望自己能一直很快乐的,可是每个人都有他自己不得已的苦衷,而人生也不可能事事都那么完美的。”

    “不,你可以的,当你发现自己的苦衷不再是苦衷时,我可以为你创造一个完美的世界!”叶飞意有所指得说道。

    柳亦茹微微一笑,并没有听出儿子话里的深意,或者她已经听出了,但是却根本不敢往自己希望的那个方向去想。

    由于不想

    第一¨?

    打击儿子的自信心,柳亦茹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他还是太年轻了,根本不知道这世上究竟有多少无奈,特别是像自己这样对一个不适的人产生了绝对不应该有些感情时,才知道世俗的压力到底有多大,大到你根本没有勇气去迈出那一步。只是,她似乎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现在已经强大到了一个别人无法想象的境界,虽然暂时还只是可以在望海这个城市呼风唤雨,但毕竟有这样的本事,那离他一飞冲天还远吗?到了那个时候,还用在意世俗的东西吗?就算真的做了什么不常理的事,所有人也都不会,或者说不敢有任何的意见的。

    “天意弄人”,这句话一点也没有说错,如果让叶飞和柳亦茹现在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思,也许他们此时就可以快快乐乐的双宿双栖,再也不用忍受那心灵的折磨了,只是柳亦茹的心思虽然叶飞已经猜到了不少,但是一直以来对她女神般的尊敬却让叶飞在自己还没有绝对的把握下越过雷池半步,而柳亦茹更是一点也不明白叶飞的心思。

    当然,如果让他们现在就明白了对方,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事,因为如果没有后来的那些事情,柳亦茹也不一定能打破自己心里的枷锁,就算是现在就没有什么顾虑,也不会再尝试到那种一步步惊心动魄的恋情了,有的时候,只有经历过了,人才会更加懂得去珍惜。

    也许是开了一天的车有些累了,也或许是因为在叶飞的怀里很是舒服,时间过了不久,柳亦茹竟然靠在他的身上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看着怀里的佳人即使是在睡着了也微微有些皱起的眉头,叶飞不禁大为心疼,发誓要以最快的速度让她快乐起来,再也不

    ?2第一?

    会在她的脸上看到这种忧愁的表情。

    为了能让柳亦茹多睡一会,叶飞坐在那里一直没有改变姿势,就算中间有几次鱼都咬了钩,他也没有动一下,直到夜色渐深,空气中的湿气加重,才轻轻得站了起来,用最轻微得动作抱起了熟睡中的柳亦茹,走进帐蓬中,将她放在早已铺好的地铺上。

    即使是叶飞已经做出了最轻的动作,忽然离开那个温暖的怀抱的柳亦茹还是醒了过来,迷迷糊糊得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帐蓬里,立马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对于他的体贴再一次感到心里暖暖的。

    “小满,又开始难受了吧?”即使现在的睡意很浓,但是柳亦茹仍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没事的,你睡吧。”叶飞不忍再让她劳累,笑了笑说道。

    “不行,你东方阿姨说过,中间一天也不能停的。”柳亦茹有些倔强得说了一句,就颇为熟练得把小手伸进了叶飞的裤子,这个动作,她已经不再陌生了。

    “嘶”也许是因为二人的禁断关系而产生的莫名诱惑,反正只要是和妈妈静静得呆在一起,哪怕是什么也不想,只是闻着她身上那种熟悉之极的香味儿,叶飞就无法让自己的鸡巴软下来,刚才抱着这具让他渴望不已的美妙娇躯坐了那么久,叶飞的大鸡巴早已火热无比,而且都硬得有些发疼了,此时被妈妈那有些冰凉的柔软小手猛然间包裹住,爽得他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样的黑暗对于内力深厚的柳亦茹是基本无效的,所以儿子那舒爽的表情一丝不差得落在了她的眼里,而且由于感觉实力全失的儿子应该已经失去了在黑暗中视物的功能,所以今晚的她比昨晚要大胆得多,一边下意识得看了儿子一眼,一边轻轻解开他的腰带,将儿子那根足以让全世界的女人都要着迷的大鸡巴放了出来。

    从柳亦茹那略带担心的眼神里,叶飞明白了她在想些什么,于是一边装作什么都看不到的样子继续享受着妈妈的小手带给自己的无边快感,一边悄悄得把手伸到了她的肩膀处,轻轻将她拥进怀里,用她身上那熟悉的体香刺激着自己无尽的不伦欲望。

    这样的亲昵柳亦茹自然不会拒绝,于是轻轻把头搞在儿子越来越让她感觉可以依靠的肩膀上,微微垂下脑袋,双目一眨不眨得紧紧盯着儿子那根在自己小手卖力的撸动下仍是那么坚挺的大鸡巴,呼吸慢慢变得急促起来。

    自从前天被它深深得插进去,并且带给了自己那种用语言无法表达的极致快感后,再次面对儿子这根让她既渴望又有些害怕的大鸡巴时,她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强忍住自己心头的欲火了,昨晚是这样,现在更是这样,而且由于此时儿子“什么也看不到”,她心里那股莫名的渴望就更加的强烈了。

    再次下意识得偷偷看了看叶飞,柳亦茹终于咬着自己的樱唇下定了决心,悄悄得把自己左手里握着的大鸡巴交到左手,继续帮儿子撸动着,一双美腿却已经轻轻分开,刚刚离开儿子大鸡巴的左手悄悄得向着自己双腿之间摸了过去。

    悄无声息得撩起自己的裙摆,轻轻用纤长的玉指挑开自己已经湿得厉害的小内裤,柳亦茹将自己那根还带着儿子大鸡巴上的温度的食指在自己湿润的屄缝里轻轻划了一下,然后慢慢将一根指节插进了虽然前天被儿子二次开发过,但仍是紧窄无比的屄眼里,开始了自己生平第一次的手淫。

    由于此时儿子就在身边,再加上手指还是刚刚离开他的大鸡巴,此时柳亦茹的感觉就好像插进自己屄里的并不是自己的手指,而是儿子那根粗长的大鸡巴,这样的刺激让她差点立马高潮,娇躯忍不住一阵轻轻颤抖,急忙停止了自己的动作,过了好一会才忍住那种狂泄而出的疯狂快感,这并不是她不想在儿子面前高潮,而是实在舍不得这个难得的机会,想要多享受一会,却不知这样一来,握着儿子大鸡巴的左手不自觉得加大了许多力气,如果不是叶飞的身体太过强悍,恐怕就这一下就要被妈妈捏得不能人道了,不过此时的叶飞感觉到的却只是万分的舒爽。

    看到美艳无双的妈妈那让人激动的动作,又感受到她的激动和紧张,叶飞不由也大胆起来,原来按在妈妈肩膀上的大手慢慢得向下面滑去,隔着她的上衣轻轻覆盖住一只手感无比美妙的大奶子,时轻时重得揉捏起来。

    此时的叶飞心情是激动而忐忑的,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断奶后光明正大得玩弄妈妈的奶子,虽然之前装作无意时妈妈并没有反对,但是却不知道现在她能不能接受,这也算是叶飞对妈妈一个小小的试探吧。

    “哦”让叶飞很是高兴的是,妈妈并没有反对他的举动,反而在双重的刺激下不可抑制得轻轻娇吟了一声,也许是黑夜给了她莫大的勇气,柳亦茹在儿子的抚摸下轻轻挺起了胸部,让自己那对本就丰满之极的大奶子更加的凸出,紧紧顶住儿子握在上面的手掌,右手本已停止的动作又继续起来,轻柔得在自己那对饱满无比的大阴唇包裹中的屄缝里划动着,动作虽然没有刚才剧烈,但是因为儿子的刺激,屄里涌出的淫水反而更多了。

    妈妈的反应让叶飞的胆子更大起来,渐渐得不再满足于只是隔着衣服抚摸,轻轻解开了妈妈上衣顶端的两个纽扣,将自己的大手钻了进去,隔着胸罩轻轻按上了妈妈的奶子,轻轻得揉捏起来。

    无边的欲火让柳亦茹也有些冲动起来,儿子的抚摸虽然让她很舒服,可是毕竟还隔着一层布料,感觉终究还是差了一些,于是干脆暂时停止了双手的动作,轻轻将自己的上衣脱下,然后伸手到身后去解胸罩上的扣子,同时在叶飞的耳边柔声说道:“把它解开吧。”

    叶飞不由大喜,心中暗暗感谢天色的黑暗,同时伸过手去帮助妈妈将她的胸罩解了下来,却正好碰上了她满是淫水的右手。

    “妈,你手上是什么啊?”等妈妈的上身已经全裸后,叶飞突然一把抓住柳亦茹的小手,用手指触动着她手上的淫水,明知故问道。

    “啊?”柳亦茹不禁大羞,刚才一时情急,竟然忘记了自己的手上还有那羞人的东西,好在儿子对此并不怎么了解,于是急忙说道:“没,没什么,是妈妈不小心弄到的。”

    看着妈妈那张充满着娇羞的绝美面容,叶飞的嘴角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问道:“是刚才拿饮料时粘到的吗?”说着忽然把妈妈的手指含进了嘴里,津津有味得品尝起来,一直将她手上的淫水尽数舔干净后,才放开她,笑道:“很好喝呢,不过以前怎么没有喝到过?”

    柳亦茹被儿子弄得又羞又窘,不过又有着一丝莫名的刺激感觉,心里一时间只有一个声音:天呐,儿子竟然喝了自己从那里流出来的水!

    不过柳亦茹很快就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那就是自己昨天也喝了他的,现在让他尝尝自己的也没什么了不起,对,就是这样!在这样的借口中,柳亦茹终于让自己稍微不那么羞涩,左手继续握住儿子的大鸡巴,说道:“这个以后再说,现在还是让妈妈帮你弄出来吧。”

    说完,柳亦茹继续套弄起儿子的鸡巴来,而右手也不由自得伸到了自己胯下,用粘满了儿子口水的手指在自己饱满的嫩屄上活动着,心中却是更加的激动,因为此时她竟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仿佛自己心爱的儿子正在舔自己的屄一般,这种有些疯狂的念头在黑暗的笼罩下,竟然一发不可收拾起来,她甚至很渴望儿子能真正的来舔自己的屄,甚至像那天一样用他的大鸡巴肏自己,让自己彻底得沉沦在这让人无比快乐的乱伦当中。

    叶飞自然不知道自己又失去了一个彻底得到妈妈的好机会,此时的他正沉浸在妈妈那对大奶子的美妙手感中,虽然他之前已经玩弄过好几对了,但是却感觉都不如妈妈的手感好,现在手里的这对大奶子,竟然同时有着姨妈等几个熟女的柔软和小妹她们几个少女的坚挺,再加上她和自己的亲生母子关系,更是让叶飞玩得不亦乐乎。

    轻轻握着妈妈的奶子,手掌心感受着她那颗已经充血的小奶头,叶飞不由暗叹,这就是自己小时候经常含的东西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含住它,虽然现在的它已经不能涌出甜美的乳汁,但是通过对它的吮吸,却能让自己心爱的妈妈下面流出更加美味的液体。

    柳亦茹一边玩弄着儿子的大鸡巴,一边享受着他抚摸自己奶子的

    地?度第一2

    快感,同时在揉弄自己的嫩屄时还幻想着儿子帮自己舔屄,在这样的刺激下,她的快感聚集得极快,虽然已经刻意得放慢了右手动作的速度,但是很快就再次到了高潮的边缘,这一次,她却不想再忍了。

    一双修长圆润的美腿慢慢得崩直起来,柳亦茹加快了手指在屄缝里划动的速度,呼吸越来越急促,眼看就要迎来一个很强烈的高潮,但就在此时,外面却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有些被惊到的柳亦茹急忙停止了左手所有的动作,把注意力放到了外面,只是握着儿子大鸡巴的小手却并没有放开,也许是已经习惯了,在这样的时候竟然还继续帮儿子套弄着。

    柳亦茹都能听到,叶飞自然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而且要比妈妈早得多,不过他并没有当事,因为他已经“看”到,外面的人是一个长相颇为丑陋的村姑,而且对方也并没有看到母子二人的这个帐蓬,所以他仍在继续把玩着妈妈的奶子,而且另一只手也加入了,双手各握着一只,玩得不亦乐乎,而在他的玩弄下,妈妈也一直没有从欲火中解脱出来。

    外面的脚步声很快就远去了,被儿子弄得娇喘吁吁的柳亦茹正想继续刚才的动作,好让自己达到极乐的颠峰,不料那个脚步声却在不远处停了下来,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牛哥,你在吗?”

    “在啊,小花,我好想你啊。”一个男声也响了起来。

    女声很是不满得哼了一声道:“想我?那你怎么这么久没有找我?”

    “哎呀,你不是不知道,我妈不让我出来嘛。”男声有些急切得说道:“好妹妹,快让我亲亲。”

    “家亲你妈去,别以为我不知道,她是想独占你。”女声先是不满得说了一句,接着又撒娇道:“好牛哥,你就跟她说说吧,我嫁给你不会独占你的,你还是能天天肏她,如果她愿意,你同时肏我们两个都没问题,好哥哥,难道你不想同时肏我们的屄吗?”

    “想,当然想了。”男声似乎很是心动:“不过,现在我要好好的肏肏我的好妹妹。”说完不久,就响起了一阵肉体相撞的声音。

    柳亦茹继续下意识得套弄着儿子的大鸡巴,心中却有些羡慕起那个男声的妈妈来,如果林灵能像这个女人这么想多好呀,那样自己岂不是可以和儿子在一起了,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对叶飞千肯万肯起来,只是顾忌二人亲生母子的关系和身边人的感受,才迟迟下不了这个决心。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外面的那对男女才消停下来,离开了这个地方,柳亦茹也从沉思中过神来。

    放开儿子的大鸡巴,柳亦茹轻轻甩了甩有些发酸的左手,问道:“你怎么还没有出来呀?”

    “我在想事情。”叶飞稍微用力在妈妈硬挺的小奶头上捏了一下,问道:“妈,刚才那个女的一直喊舒服,你们女人也能像我那样舒服吗?”

    “哦……”柳亦茹被儿子弄得呻吟了一声,下意识得说道:“当然会,你这一下就弄得妈妈好舒服的。”

    “那,我也帮你好不好?”叶飞趁热打铁得问道。

    如果是别的时候,柳亦茹肯定不会同意,但是由于刚才被外面那对男女的话刺激到了。再加上儿子一直没有停止对自己奶子的抚弄而有些欲火焚身,此时竟然神使鬼差得答应了,从自己的胸前拉过儿子的大手,放到自己胯下,说道:“好儿子,帮妈妈弄弄这里,只是上面妈妈不会舒服的。”

    叶飞心中大喜,轻轻挑开妈妈湿透的小内裤,用手指抚上了她淫水涟涟的小骚屄,在屄缝里轻轻挠动着,问道:“妈,这里是你的屄吗?”

    “小坏蛋,不许说这么粗鲁的话!”柳亦茹被这个淫荡的字眼弄得有些羞涩,娇嗔着在儿子的鸡巴上轻轻掐了一下,随即又继续套弄起来。

    “好,我不说了。”叶飞嘿嘿一笑,轻轻把一根指节插进了妈妈紧窄的嫩屄里,小幅度得抽插着,却感觉妈妈的小骚屄外面的温度虽然比别的女人要高出不少,但是却远远没有达到深处的那种高温,而且她的淫水竟然和阴精一样有种冰冰的感觉,上次肏她时因为插得太深,并没有感觉出来。

    柳亦茹之前已经两次到达过高潮的边缘,此时更加的敏感,再加上帮自己手淫的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在这样的刺激下,她很快又迎来了极致的快感,大屁股不由得高高向上挺起,随着儿子手指的抽插轻轻摇动着,小手也忘记了继续套弄儿子的鸡巴,轻声催促道:“好儿子,用力些!”

    叶飞见状,突然翻身坐起,将妈妈那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大大得分开,双眼紧紧得盯着妈妈那让自己向往不已的饱满嫩屄,轻声赞道:“妈,你的屄好美!”

    “啊?你这个小坏蛋,你能看到?”柳亦茹想到自己刚才的浪态恐怕已经完全落入了儿子的眼中,不由又羞又急,不过随即却又顾不上这些了,因为叶飞已经把整根中指完全插入了她的屄里,并且快速得抽插起来,借着淫水的润滑,弄得她的嫩屄发出一阵“唧唧”的羞人淫荡声音。

    极致的快感让柳亦茹有些疯狂起来,再也顾不上想其它的东西,用力得挺动着大屁股配儿子手指的抽插,小嘴张得大大的,发出一连串的娇媚呻吟。

    突然,柳亦茹丰满的娇躯用力得弓了起来,只用头和双脚撑着地面,小骚屄里一阵大力的收缩,接着一大股清凉的液体从她的嫩屄最深处涌了出来,尽数流淌到儿子按在她屄上的右手上面。

    过了好一会,柳亦茹弓起的身体才重重得落了下来,躺在那里大口得娇喘着,也许是因为被清醒中的儿子玩弄,她这次的高潮甚至比叶飞“昏迷”时让他的大鸡巴插来得更加强烈,以至于让她一时都没有了半分力气,甚至边被儿子大大分开的双腿都无力闭了。

    等妈妈的高潮彻底结束,叶飞才把手指从她的小骚屄里抽出来,看着妈妈那仍是轻轻收缩的小嫩屄,他心中激动不已,忍不住跪在妈妈的双腿之间,用粘满妈妈淫水的右手握住自己的大鸡巴,轻轻顶在妈妈诱人无比的屄缝里,轻轻摩擦了几下之后就想插进去。

    和刚才截然不同的快感让因为强烈的高潮而有些迷糊的柳亦茹清醒过来,却发现儿子竟然想用他的大鸡巴插进自己屄里,如果是刚才的话,她肯定会半推半就得答应下来,不过此时的她已经发泄出了那种没顶的欲火,心神也冷静了些,于是急忙伸手捂在自己屄上,催促儿子插入,然后说道:“小满,不可以!”声音虽然很温柔,但是却带着一股不可动摇的坚定。

    叶飞轻轻一叹,不忍强求妈妈,只好退而求其次得说道:“妈,你把手拿开好不好?我想看着你的屄出来!”说着身子向后面退了退,让自己的大鸡巴离开了妈妈的小骚屄,然后用右手握住,借着妈

    地第一??

    妈淫水的润滑用力得套弄着。

    柳亦茹刚才的拒绝已经用尽了所有的理智,此时自然不忍再拒绝儿子,于是轻轻放开捂在自己屄上的小手,看着儿子那充满欲望的眼神,轻轻叹了口气,却并没有再次捂住,反而用双手轻轻分开自己的大阴唇,似乎是想让儿子看得更清楚一些。

    叶飞套弄了几十下后,不再忍耐,龟头一阵暴涨,浓稠的精液突然强劲得喷射而出,正好射进了妈妈深深的屄缝里,由于此时柳亦茹正把自己的嫩屄分开,所以有不少的精液直接喷进了她的屄眼里。

    “啊!小坏蛋,你怎么射到这里了?流进去了怎么办?”说到这里,柳亦茹的脸色突然一阵发白,因为她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上次被儿子插入时,他可是全部射进了自己屄里的,而那天自己也不是什么安全期,那样的话,会不会怀孕呀?

    想到这个,柳亦茹不禁有些纠缠起来,本来这是一件很容易解决的事,就算自己真的中了招,也可以打掉的,可是她却发现,就算自己真的有了他的孩子,自己也舍不得将他打掉,而是希望能生下来,只是,那样的话自己又怎么跟姐妹还有女儿们解释?

    从妈妈的脸色上,叶飞心里明白她想到了什么,于是安慰道:“没事的,就算流进去也不可能出事,因为东方阿姨说过,在我的身体没有彻底好起来之前,是不能生育的。”

    “这样啊。”柳亦茹长长得松了口气,可是内心的最深处却又隐隐有些失望。

    “所以啊,你一点也不用担心的,就算射在里面也没事。”叶飞借机说道:“好妈妈,下次让我插进去好不好?我想那样咱们两个肯定都会更舒服的!”

    “不行,我是你亲妈妈,我们不能那样的!听话,快点睡觉!”柳亦茹沉着俏脸说道,不过心里却是极为期待,她发现,在知道了儿子暂时不能生育后,自己对他的抵抗力就更低了。

    叶飞自然也看出了妈妈的口是心非,不过却也知道,在她的心结彻底打开之前,自己是不可能真正得到她的,除非是自己用强,但是自己却不不忍心勉强她,所以只能叹了口气,躺了下来,将把衣服重新穿好的妈妈拥进怀里,和她一起慢慢进入了梦乡。

    在这个美妙的夜晚,这对相互爱慕的母子虽然并没有真的做爱,但是在乱伦的道路上却已经不知不觉得迈进了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