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02章 清醒中治疗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不用了,就这样就很好,很自然,自然才是美嘛。”那个泥人师傅被叶飞夸得很是开心,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不过,最好是让你女朋友也抱着你,那样才更加亲密啊。”

    听到要抱在一起捏人像,柳亦茹下意识得就想反对,不过她很快就说服了自己:不就是抱在一起吗?这有什么呀?就是被外人看到也没事,谁说儿子不能抱着妈妈的?于是按着那个泥人师傅的话,也反手搂住了叶飞的腰,并且偏了偏头,让自己的螓首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那个师傅的手艺真的是没话说,只用了不到三分钟,一个全新的泥人影就完成了,从泥人师傅手里接过那个维妙维肖的情侣雕像,柳亦茹的心不由狂跳起来,怪不得这个师傅一眼就能看出来,自己和他,还真的是很般配呢。

    叶飞付过了钱,三人又向前走去,不过柳亦茹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忽然对叶飞说道:“你等我一下,我去办点事。”

    “什么事?”叶飞下意识得问道。

    柳亦茹脸上一红,并没有答,不过叶飞看到她脸红,还以为她是想去上厕所,所以有些不舍的放开了搂在她腰上的手臂,说道:“那快去快。”

    “嗯。”柳亦茹

    ???度第?一|

    答应了一声,低着头匆匆得走开了,甚至连小芳也没有带上。

    在原地等了大概有五分钟,柳亦茹还没有来,叶飞的心中不由一动,看来她还得一会才能来,那自己倒是可以去做一件事了,于是吩咐小芳自己在这里继续等,他则是快步到了刚才那个泥人师傅那里。

    看到叶飞,那个泥人师傅不由一愣,问道:“小伙子,找你女朋友来了?”

    “嗯?你怎么知道我在找她?”叶飞不禁有些奇怪,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刚才没有和柳亦茹在一起的?

    “啊,没有,我只是看到你没和她在一起,觉得你们应该是走散了。”那个泥人师傅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急忙补救道:“不过你放心,这个街道安全得很,她不会出什么事的。”

    泥人师傅的话说得很理,叶飞也没有想太多,笑道:“是这样的,我想问一下,如果没有真人比照着,你还能不能捏得像刚才那样逼真啊?”

    “当然,只要我见过,就能捏出来。”泥人师傅笑着拿起刚才捏的那个张飞像,说道:“这个我不也是没有看着真人吗?”

    “那倒是。”叶飞笑了笑,让他再给自己捏一个和柳亦茹的影,并且说出了要求。

    那个泥人师傅听到他的需求后明显的一愣,不过还是很快按照他的要求捏了起来,很快,这个叶飞特意要求的雕像也完成了,仍是他和柳亦茹的影

    3地度第¨一??

    ,只不过刚才那个二人只是抱着,而这一个雕像上,两个人则是吻在了一起。

    这次捏好后,泥人师傅并没有马上把雕像交给叶飞,而是有些迟疑得问道:“小伙子,恕我多句嘴,你们……哦不,你为什么要这样的雕像啊?看你们的样子很亲密,这种事应该经常做吧,那这样的雕像还有什么意义?”

    叶飞苦笑道:“哪有经常啊,现在她也只不过是让我抱她的腰而已,小嘴可是从来没有让我尝到过的,而且就这,还是我追了她好多年的成果呢。”

    “这样啊,不过我看你女朋友对你挺好的,如果你能大胆一点,也许会有进展也说不定啊。”泥人师傅的话似乎若有所指:“不过你也最好不要太过着急,现在像你女朋友这么好的女孩子可不多了,你要好好的珍惜啊!”

    “我知道,就是你不说,我也会一辈子对她好的。”叶飞笑着接过泥人师傅手里的雕像,按照刚才的价格付了钱,然后说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看着叶飞离开的身影,泥人师傅不禁摇头笑了起来:“还真是一对很特别的年轻人啊,明明心里都想要和对方更进一步,却又都不好意思,只能弄个雕像来做纪念,呵呵,不过这样也好,一会给我送了三份生意。”

    已经走完的叶飞自然没有听到泥人师傅在说什么,很快来到刚才的地方,此时柳亦茹也已经来了,见到叶飞从别处走过来,她并没有问什么,只是动得走到他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不过却变得比刚才还要沉默了,而且那绝美的脸蛋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红晕。

    不过这样一来,叶飞却是爽得不行了,因为刚才抱着柳亦茹虽然让他心里很激动,但是却并不能碰到她什么敏感的地方,那时候他就在想,如果想和她的关系彻底改变,那就需要多制造一些暧昧出来,这样才能慢慢改变自己在她心中的形象,从一个需要她来保护的儿子变成可以给她挡风遮雨的顶天立地的男人,只是一时找不到什么好机会而已。

    此时胳膊被她抱在怀里,叶飞不由大呼机会来了,于是借着走动时自然的甩臂动作,让自己的胳膊不断得轻轻碰触着她胸前那对诱人的丰盈,虽然隔着比较厚的衣服,却已经让叶飞感到很满足了。

    而柳亦茹似乎也感觉出了一些什么,那张近乎完美的脸蛋变得更加红了,不过并没有放开叶飞的胳膊,反而抱得更加用力了,以至于将叶飞的胳膊全部压进了她胸前那条深深的沟渠里。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小芳又带他们去了几个比较有特色的地方,不过叶飞和柳亦茹都因为有些心不在焉而没有发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便了旅馆。

    去后,导游小芳就提出了告辞,虽然知道她的导游费都是由旅馆出的,但叶飞还是给了她一笔很可观的小费,在她的惊喜中打发她离开了。

    在一楼的餐厅里随便吃了点东西,二人就上了楼,他们两个的房间是正对门的,甚至比他们在家里的卧室都要近,所以他们也没有什么陌生的感觉,在门口互道了一声晚安后,母子二人就各自房间去了。

    在床边坐了下来,柳亦茹打开台灯,从随身的小包里取出那个二人抱在一起的雕像,痴痴得看了一会,脸上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然后在有些心虚得向门口看了一眼后,又在小包里取出了另一个雕像,如果叶飞在这里的话,一定会非常的惊讶,因为柳亦茹后取出的这个雕像,竟然和自己后来特意要求泥人师傅做的那一个惊人的相似,只不过这一个更加传神一些,甚至连被叶飞吻住的柳亦茹脸上那种幸福之极的神态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将那个雕像放在床头的小桌上,柳亦茹双手放在桌面上,将自己圆润的下巴枕在手上,看着那个寄托了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的雕像,脸上涌起了充满着幸福和娇羞的红晕。

    现在,她已经可以分得肯定自己的心事了,自己是真的爱上了他,爱上了这个自己绝对不应该去爱的男人,要不然刚才那只是假装的情侣关系就不会让自己这么激动和幸福,自己也不会下意识得跑去那个泥人师傅那里特意订做了这个雕像,还在脑海里幻想着他真的吻住自己的感觉,不过这份极为沉重的爱却只能由她一个人默默承受,甚至连他都不能告诉,因为这样的爱情是绝对不能让世俗接受的,就算自己不在乎,也不能因此毁了他的一生。

    以后的他,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柳亦茹不禁幻想起了儿子以后的发展,恢复了实力的他,大展雄图,将东南三海甚至更多的地方很轻松得踏在脚下?然后功成名就的他就会来和林灵结婚生子?想到这里,柳亦茹心里不由一痛,那时候的自己,应该已经老了吧?那自己会做些什么呢?替他和林灵照顾孩子?让他继续出去发展自己的事业吗?这似乎是一个很正常、也很幸福的结局吧?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会那么痛呢?

    幽幽得叹了口气,柳亦茹躺了下来,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些会让自己心痛的事,把注意力转到了明天的行程上,以今天的速度,明天就可以到达长白山脚下了吧?也不知道那里到底有没有冰灵草,希望能有吧,因为只有这东西才能让叶飞恢复过来。

    恢复过来?柳亦茹心里猛然一惊,也许是因为今天那种幸福的感觉太过强烈,自己竟然都忘记了最重要的事,现在的他,一定很难受吧?因为东方若兰说过的,自己每天都要帮他“治疗”,昨天晚上因为看到他好像没事就给耽误了,而今天早上他的脸色明显不太好,那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再不帮他了。

    想到这里,柳亦茹急忙坐了起来,稍微犹豫了一下,就起身出了门,向对面叶飞的房间走去,心里不由有些叹息,刚刚还决定将这份不应该的爱意深藏在心底的,可是又不得不去面对他最不能让自己面对的东西。

    来到叶飞的门前,柳亦茹本想敲一下门的,不料叶飞并没有上锁,只是轻轻转了一下把手,门就开了,柳亦茹直接走了进去。

    “啊!”眼前的一幕让柳亦茹不由张大了小嘴发出一声惊呼,因为她看到,此时的叶飞正躺在床上,全身只有一条短裤,而且那条短裤也被他自己退到了腿弯处,而他的右手正握着那个让自己心跳加速的东西快速得活动着。

    叶飞“没想到”柳亦茹竟然会突然进来,也是不由大惊失色,甚至连短裤也来不及提上,急忙用双手捂住了下面,可是却又无法完全遮住,在他的手边,一个紫红色的大头露了出来。

    “妈,我……”叶飞此时“慌乱”之极,头上都不由渗出了汗水,很是紧张得看着柳亦茹的脸色。

    再次看到这个东西,柳亦茹的心态却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因为昨天中午,她可是亲身体验过它的强悍的,此时根本无法让自己保持淡定,一双妙目下意识得紧紧盯着它,过了好一会,才深吸了一口气,来到叶飞床边坐下,问道:“是不是很难受?”

    “涨涨的,很难受,只有这样才能舒服一点。”叶飞点了点头,很是羞愧的道:“妈,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做的。”

    叶飞的紧张倒是让柳亦茹轻松下来,微微笑道:“不用这么紧张,你的情况你东方阿姨都告诉我了,妈妈知道你这样是很正常的,所以妈妈不会怪你。”

    “妈妈,谢谢你!”叶飞感动得说道,他是真的在感动,因为从妈妈的眼里,他再次看到了那无微不至的关心。

    “傻孩子,和妈妈说这些干什么?”柳亦茹笑着在叶飞的头上摸了一下,又道:“不过,以后最好不要这样了,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习惯。”

    “嗯,我知道了。”叶飞点了点头,脸上却又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

    “怎么了?很难受是吗?”看到了这一幕的柳亦茹不由关心得问道。

    叶飞轻轻点了点头:“嗯,感觉就快要爆炸了。”

    “那……”柳亦茹脸上涌起大片娇羞的红晕,最后还是说道:“让妈妈帮你好不好?”

    “怎么帮啊?”叶飞装作很不明白的样子。

    既然已经做了决定,柳亦茹性完全放开了心怀,说道:“就是像你刚才那样呀。”

    “可是,你不是说那是个不好的习惯吗?”叶飞有些迟疑得问道。

    “臭小子,你还想让我习惯呀?”柳亦茹笑骂了一句。

    “那倒是。”叶飞嘿嘿一笑,心说,以后你就会习惯了,不过不是用手。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放手呀!”柳亦茹看向被叶飞紧紧捂住的地方,芳心又是一阵狂跳。

    “哦哦!”叶飞急忙点头,松开了捂在那里的双手,那个柳亦茹早已熟悉的东西立马精神倍得跳了起来。

    也许是习惯性动作,当叶飞的大鸡巴杀气腾腾得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柳亦茹的小手立马下意识得握住了它,不过,在握住之后却感觉不一样了,这一刻的她,甚至比昨天中午被这根粗大之极,而且是还自己亲儿子的大鸡巴意外得插入嫩屄时更让她激动,因为此时的叶飞是清醒的,他的眼睛正看着自己白嫩的小手紧紧握在他的鸡巴上,让柳亦茹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很淫荡的女人,毕竟天下的母亲有几个会玩弄亲生儿子的鸡巴的?可是心中的责任感和那种莫名的激动却让她舍不得放手,不过却再也不好意思像以前一样套弄它了。

    叶飞此时也爽得不行,妈妈的柔软小手他虽然已经体验过多次,但是在这样的气氛下却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妈妈的小手颤抖得比平时要厉害得多,叶飞知道她的心里也是很激动的,这种莫名的感觉让他都有些忍不住了,轻轻挺动腰肢,让自己的坚硬的大鸡巴在妈妈软绵绵的小手里小幅度得穿梭着。

    叶飞的动作让纠结中的柳亦茹清醒过来,心中不由一惊,急忙想放开手里的鸡巴,不过叶飞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可怜兮兮得说道:“妈,我好难过。”

    小冤家!柳亦茹心里暗叹了一声,不再迟疑,小手轻轻得动了起来,让儿子的大鸡巴在自己手心里滑动,让他舒服的同时,也带给自己一种难言的激动渴望。

    “妈,你的手好软,弄得我好舒服。”叶飞双目深情得看着柳亦茹那因微微涨红而更加显得娇艳无比的倾城之貌,由衷得赞叹着。

    柳亦茹不由大窘,俏脸一下红透,娇嗔道:“不许说,也不许看,好好的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许想!”

    “哦。”叶飞答应了一声乖乖得闭上了眼睛,柳亦茹这才松了一口气,有些自欺欺人得想道:就当他还是昏迷的好了!

    可是,柳亦茹努力了近半个小时后,叶飞仍是一点发射的迹象都没有,这让柳亦茹不禁有些惊讶,记得以前帮他的时候,到了这个程度他基本上就已经泄了啊,今天是怎么事?

    心中有些不服输的柳亦茹不由将儿子的鸡巴握得更紧,套弄得速度也加快了不少,可是又弄了十分钟,叶飞还是没有泄,她的手却已经有些酸了。

    “小坏蛋,你是不是故意的?”急忙之下,柳亦茹脱口而出道。

    叶飞睁开眼睛,奇怪得问道:“什么故意的?”

    柳亦茹又用力在他的鸡巴上撸了几下,问道:“它呀,怎么都快四十分钟了,还没有完?你是不是故意忍着了?”

    “我没有啊。”叶飞一脸无辜的道:“你不是让我什么也别想吗?我就什么也没想了,是不是因为这样,才不出来的?”

    柳

    |???第一3

    亦茹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以往的时候他都是处于无意识状态的,自己帮他弄的时候他也是完全依从身体的本能反应,现在的他却已经有了意识,在没有感觉的情况下确实不太容易有快感,于是说道:“那你就想点什么吧。”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担心自己弄到天亮也不能让儿子射出来,况且由于是在他清醒的状态下帮他,自己也很有感觉了,内裤现在已经湿透,如果再多帮他一会,自己只会更难过。

    “那我想什么呢?”叶飞不解得问道。

    柳亦茹本想说让他想想林灵的,不过心中的那份莫名的酸意却让她制止了这个想法,说道:“你就想些电视电影上的明星吧,妈妈再加大点动作,说不定就行了。”说着,柳亦茹换了个姿势,跪坐在叶飞的对面,上半身微微伏下,用另一只小手也握住儿子的大鸡巴,双手同时套弄,加大了对儿子鸡巴的刺激。

    “可是,我平时很少看电视电影的,而且那些女明星和你比差远了,没有你漂亮,更没有你性感,现在你就在我身边,想她们又有什么用?”叶飞的嘴角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妈,要不我想你好不好?”

    “小坏蛋,不许胡说!”柳亦茹的俏脸瞬间羞得通红,不过心里却是激动不已,在骂了叶飞一句后并没有停止动作,默默得继续套弄他的大鸡巴,而叶飞也沉默下来,似乎在静静得享受。

    过了一会,柳亦茹见叶飞一直没有动静,不由抬起头来向他看去,却见他正双目直直得盯着自己的胸口看,忙低头看了一眼,才知道由于自己此时的姿势,睡衣的领口已经打开,从他的角度,肯定正好可以看到自己那对因为动作而不住摇摆的大奶子。

    这个小坏蛋,难道真的是在想我?弄得人家心神不宁也就罢了,现在竟然想着要肏自己的亲妈,不行,绝对不能让他有这个念头!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是柳亦茹却鬼使神差得并没有制止叶飞的眼神,反而更加剧烈得动起了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一对大奶子在他的眼前跳得得更加活跃,同时她感觉,自己昨天还被他肏弄过的小嫩屄里,涌出的那种羞人的液体更多了,此时甚至已经顺着双腿流到了床铺上。

    也许是对妈妈的幻想真的有用,这次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叶飞的鸡巴便猛得暴涨起来,然后毫无征兆得开始狂喷。

    由于此时柳亦茹正在胡思乱想,根本没有想到儿子竟然来得这么快,在毫无防备之下再次被他喷到了俏脸之上,而且由于这一次是下面相对,她那张倾国倾城得绝世娇颜竟然被叶飞大量的精液完全覆盖了。

    直到叶飞的鸡巴

    ^点^^b点

    完全停止了喷射,温热的精液顺着柳亦茹娇艳的脸蛋滴到她睡衣上时,这对仿佛都被惊呆了的母子才反应过来。

    “小坏蛋,我要杀了你!”又羞又急

    最?新??度第◢一

    的柳亦茹不由大声娇呼道,不过心里却并没有因为被儿子射了一脸而生气,反而有种莫名的激动,甚至还偷偷得吞下了顺着嘴角流进小嘴里的那一点,虽然味道并不怎么好,但是她却没有感觉恶心。

    叶飞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再次对妈妈进行颜射,现在的他虽然已经做出了拿下妈妈的决定,但一直以来她毕竟都是他心中的女神,现在妈妈的脸上粘满自己精液的样子虽然很让人激动,但是叶飞仍是觉得有些亵渎了她,于是很是诚恳得说道:“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柳亦茹本就没有生气,只是羞涩难当而已,现在见叶飞一脸歉意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不忍,拿出几张纸巾胡乱得将脸蛋上的精液擦了一下,说道:“没事的,我知道不能怪你,现在没事了,你快点睡吧。”

    叶飞急忙拉住了柳亦茹的小手,说道:“妈,陪我一起睡好不好?”

    一直以来,柳亦茹从不忍心拒绝叶飞的请求,这一次也没有例外,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好吧,不过你要等我去换件衣服,再洗个澡。”

    “好好!”叶飞急忙答应着,柳亦茹对他嫣然一笑,从床上下去,快步走出了他的房间。

    到自己的房间,柳亦茹把门关好后身体就一下软了下来,现在没有在叶飞眼前,她也不用掩饰自己的真正想法了,不得不说,让儿子在自己面前喷射,对她来说绝对是一种很强烈的刺激,昨天被他射进屄里就先不说了,只是刚才让他射到脸上,柳亦茹就差点被弄得高潮了。

    “这小坏蛋,真是浪费!”味着昨天被他射进花心时那种至高无上的快感,柳亦茹喃喃自语着,小手不自觉得放到自己浑圆的下巴下,用纤细的手指挑起一滴刚才没有擦掉的精液,缓缓送进小嘴,脸上露出痴痴的笑容。

    过了好一会,柳亦茹才从这种有些失神的状态下复过来,从随身的旅行包里重新拿起一件睡衣,匆匆走进了浴室。

    几下把身上那件粘有儿子精液的睡衣脱下,柳亦茹打开了热水,双目仔细得打量着镜子里那近乎完美的身影,双手轻轻托起自己的那对大奶子,不由又想起了刚才叶飞那种痴迷的眼神,他似乎很喜欢自己的身体呢!柳亦茹在这一刻感到极为自豪。

    用了很大的毅力,柳亦茹才没有让自己的小手滑到昨天被儿子进入过的那个美妙的地方,匆匆洗了一下后,就穿好睡衣,到了叶飞的房间里。

    叶飞还没有睡,显然是在等着她来,见到沐浴后更显娇艳的妈妈,叶飞双目又是一阵发直,喃喃得问道:“怎么那么久?”

    柳亦茹上床躺到儿子身边,说道:“多洗一会都不行吗?”

    “其实,你不用洗那么仔细的。”叶飞嘿嘿笑道:“我听说那东西可是有美容的效果的哦!”

    “小坏蛋,不许你再说!”柳亦茹脸上不由又红了起来,将叶飞按倒在床上,说道:“乖乖给我睡觉!”

    “好吧。”叶飞也知道,能不太过羞着了妈妈,不然恐怕会适得其反,于是很老实得躺了下来,过了一会,却感觉柳亦茹从后面抱住了他,身后被一对柔软的巨大球体顶着,让他感觉极为舒服,很快就睡着了,而柳亦茹也因为抱着叶飞,感觉心里很是安宁,不一会也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