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99章 计划的延续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有些失魂落魄得坐在客厅里,柳亦茹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了一下,疼痛的感觉让她意识到一个很残酷的现实刚才,自己真的不是在作梦!

    天呐,自己刚才到底是怎么事?为什么会发生那个该死的巧!柳亦茹有些苦恼得抱住了自己的头,并不是她排斥刚才的感觉,因为那感觉实在是太好,她这一生还是第一次有这么舒服的体验,所以她的心里不但不排斥,反而很是喜欢,甚至有种每天都要的渴望。

    可是,为什么偏偏会是他?要是换一个男人,自己肯定会欣然接受的,可是如果是别的男人,自己又根本不可能动心,而唯一能让自己动心的男人,又是一个自己说什么也不可能与之结的人,虽然

    2地?度第一

    刚才已经在那个巧之下打破了这一点,但是她却已经决定让这件事深埋在自己心里,当成一个美好的忆了。

    这个问题仿佛一个死循环一般在柳亦茹的心里纠结着,让她感觉痛苦得要命,为什么自己的命就那么苦?注定要忍受一辈子的孤独?这要是在以前,她并不会觉得孤独,因为她身边还有五个懂事的儿女,但是现在的她却是不同了,因为她已经确定,自己是真的动心了,而且连身体也彻底得迷恋上了他,可是他偏偏又是个不能给自己幸福的人,他,是属于林灵的,迟早会离开自己。

    只要一想到这个,柳亦茹的心就会很疼,她真的不想他离开自己,哪怕从此不再体会今天的这种快感,就只是让他留在自己身边,自己每天都能照顾他,她就已经很满足了,可是就连这一点小小的愿望,想要实现却是比登天还难。

    就在柳亦茹陷入深深的纠结的时候,叶飞卧室的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了,在柳亦茹惊讶不已的目光里,叶飞打着哈欠走了出来,一直来到她的身边坐下。

    “妈,我怎么睡这么久?而且你也不叫醒我?”叶飞的声音让柳亦茹意识到儿子真的已经醒了。

    “小满,你醒了?!”叶飞的恢复让柳亦茹暂时忘记了心里的苦楚,惊喜得看着仍是显得很没精神的叶飞。

    “是啊。”叶飞挠了挠头,有些迷糊得说道:“我怎么一下就睡到了中午?而且还是很累的样子。”

    柳亦茹这才知道,敢情叶飞还不知道他已经昏迷了好久,还以为现在是他睡下的第二天中午呢,现在还不知道他的身体是否已经恢复,所以柳亦茹暂时没想告诉他真相,而是问道:“你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妥吗?”

    “不妥?”叶飞疑惑得伸了伸胳膊,又握了下拳头,摇头道:“没什么不妥啊,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过,妈,你知道吗?我睡觉时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呢。”

    “啊?什……什么梦?”柳亦茹心中不由一紧,难道他刚才就已经有意识了?只是和自己一样把刚才发生的那件事当成了一个梦而已?

    “我梦到自己通过一个特别的仪器和那个什么都不是的功法变强了,力大无穷呢。”叶飞有些不好意思得笑了笑:“也许是我太想变强,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吧。”

    “你觉得你经历过的一些事情都是梦吗?”虽然叶飞所说的梦并不是柳亦茹认为的那一个,但是这不但没让她高兴,心里反而更加的紧张了。

    “是啊,难道不是梦吗?”叶飞说道:“不过那个梦还真的是挺真实的,如果不是现在醒来后还是那个浑身无力的我,恐怕我都会认为那个梦是真的了。”

    柳亦茹心里不由感到十分苦涩,难道这次的走火入魔不但让儿子失去了已经有过的力量,而且把脑子也烧坏了吗?虽然很想告诉他,之前的一些事情并不是梦,但是柳亦茹还是忍了下来,强忍着心里的痛苦,对叶飞说道:“你可能是生病了,先房间休息一下吧,我叫你东方阿姨过来看看。”

    “哦。”叶飞乖巧得点了点头,到了自己的房间,而柳亦茹则是急忙拿起电话,给东方若兰拨了过去。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东方若兰就匆匆得赶了过来,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得问道

    点点'

    :“亦茹,你是说,小满已经醒了?”

    “是啊。”柳亦茹点了点头:“怎么了?难道他不应该这么快就醒来吗?”

    东方若兰摇头道:“也不是,不过,你每天都帮他‘治疗’几次呀?”

    柳亦茹脸上微微一红,心中的羞涩让她不想答这个问题,但是这却关系着叶飞的身体,而且面对的也是自己的好姐妹,于是在迟疑了一会后说道:“开始每天一次,后来我看他涨得实在是太厉害,就换成每天两次了。”

    “两次?”东方若兰皱起了眉头,说道:“这不可能,因为他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如果想在十天内醒来,至少每天要十次才行。”

    “十次?!”柳亦茹不禁吓了一跳:“你想要他的命呀?”

    东方若兰微微一笑道:“当然不是,他现在的情况是阳气过剩,这样做的话不但对他没有害处,反而会让他更加的轻松,不过,每天只有两次怎么能让他醒来呢?真是奇怪。”

    柳亦茹不禁有些无语,心说你也不早点说,不然我每天帮他个十几二十次的,恐怕他早就已经醒了,也不会再发生今天这样的意外。

    想到这里,柳亦茹心里却是一惊,因为她想起了刚才的意外,叶飞的病因为阳气过剩,而刚才自己达到颠峰时他还是深深得留在自己体内的,那他现在醒来是不是因为受到了自己阴气的冲击呢?

    越想,柳亦茹就觉得这种可能越大,甚至她的心里都已经肯定了,不过这件事,就是打死她她也不会告诉别人的,于是有些慌乱得说道:“那谁知道呢,也许是他自身调节了也说不定,他修练的那个功法很是神奇的。”

    “哦,那也有可能。”东方若兰轻轻得点了点头。

    见东方若兰相信了自己的解释,柳亦茹心里长长得松了一口气,却又想起了叶飞刚才仿佛失忆一般的表现,于是将这件事说给了东方若兰,问道:“小满他不会是大脑受到了什么伤害吧?”

    “当然不会。”东方若兰笑道:“他只是睡得太久,有些分不清楚现实还有梦境而已,只要你把真相告诉他,或者让他自己恢复两天,自然也就好了。”

    “那就好。”柳亦茹这才真正放下心来,不过东方若兰的下一句话却又让她紧张起来。

    “可是你想过没有,小满他从小就希望自己能变强的,如果让他知道了自己得而复失,他受得了这个打击么?”

    “那怎么办?你有没有让他恢复到原来实力的方法?”柳亦茹急忙问道。

    “办法我昨天倒是查到了。”东方若兰说道:“有一种叫做冰灵草的东西,是压制这种亢阳之气的灵物,只要找到冰灵草让小满服下,他的身体不但能马上好起来,而且实力也会更进一步。”

    “那哪里有这种东西?或者有谁手里有,我可以用大价钱买!只要能让小满好起来,就算是让我把柳氏集团都给他也可以!”在柳亦茹的眼里,就是十个柳氏集团也比不上叶飞重要。

    东方若兰苦笑道:“如果有人卖,我昨天就告诉你了,也

    最?新?第一??

    不会像现在这样烦恼

    找|请第一?

    ,这东西我只是在一本古医书上看到过而已,具体有没有还不知道呢,而且就算是有,也不会有人冒着危险去采集的。”

    “为什么呀?”柳亦茹不由一愣:“这应该是好东西,为什么会没有人采集?”

    东方若兰道:“是好东西不错,但这也只对小满有用,其它人恐怕躲还来不及呢。你想啊,现在的男人都恨不得自己身上能多一些亢阳之气,谁又会服用这种东西去减少呢?”

    柳亦茹不禁默然,她想起了叶飞那一天几十次的需求量,这不正是每一个男人都希望可以拥有的体质吗?如果有了,谁又会舍得去弄掉它?

    但是这东西毕竟关系到叶飞的将来,柳亦茹还是有些不死心得问道:“那书上有说冰灵草都长在什么地方吗?”

    东方若兰道:“书上并没有说具体的地点,不过却也提到,这种冰灵草是至阴至寒的灵物,一般都会生长在灵气充足的大山的背阴面。”

    “长白山?”柳亦茹立马想到了一个地方,这长白山是龙国东北方向的一座大山,那里盛产人参,想来灵气应该十分充足,而且那里还几乎是龙国最冷的地方,所以柳亦茹第一时间想到了它。

    东方若兰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冰灵草还存在的话,长白山就是最有可能生长的地方了。”

    “那好,我明天就去,只要长白山上还有冰灵草,我一这会为小满采来的!”看到了希望,柳亦茹的心情有些好了起来。

    “以你的身手,采集冰灵草倒是很容易。”东方若兰皱了皱眉头道:“可是,小满怎么办呀?”

    “什么怎么办?”柳亦茹愣道:“他不是已经醒了吗?”

    东方若兰苦笑道:“醒了是不错,但那只是暂时的,如果没有你继续帮他‘治疗’。恐怕用不了两天,他就会再次陷入低迷了。”

    “啊?”柳亦茹不禁有些傻了,叶飞昏迷时自己帮他还可以,可是现在他都醒了,自己怎么可以继续那么做?那会让他怎么看自己这个妈妈?于是说道:“那让他自己来不行吗?”

    东方若兰道:“也不是不行,就怕他在尝到了甜头后会上瘾,他才十六岁,如果染上这个习

    |?度2第一

    惯可就不好了。”

    “那还是不要了!”柳亦茹下意识得说道,她也知道那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她可不希望叶飞会染上,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如果自己继续帮他,那会不会让他上瘾呢?而如果他以后天天缠着自己帮他又该怎么办?不过现在的她一门心思都扑在儿子身上,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想着以后还是继续帮他算了,可是又想到自己明天就要出发去找冰灵草,根本不能在他身边,柳亦茹又有些纠结了,有心把他托付给东方若兰,可是心里又有些不愿意,虽然和她是很好的姐妹,但是仍有一种喜欢的东西被人抢去的感觉。

    “本来我帮你照顾他也是可以的。”东方若兰没有注意到柳亦茹的变化,继续说着,让柳亦茹心中一紧后又道:“可是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冰灵草是种很奇怪的植物,根本不能离开生长的地方,一旦离开,药效就会迅速的流失,用不了半个小时就会枯萎掉,所以得现采现服。”

    “这样啊,那我还是带着他一起去吧。”柳亦茹心里莫名得松了一口气,心说并不是我不想把他托付给你,更不是想继续接触他那个刚才让自己舒服得想要大喊的坏东西,而是为了让他可以及时服药,在心里找了这样一个借口后,她就很乐意得敲定下来。

    “好。”东方若兰点了点头道:“不过你造成要记住,每天至少给他‘治疗’三次,不然他很快就会再次昏迷的。”

    “三次啊?”柳亦茹不禁有些迟疑,以前每天两次,还是在他昏迷的时候,自己都有些忍不住了,何况现在自己已经尝到了它的甜头,而他也已经清醒,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应该怎么面对?不过最终还是咬了咬嘴唇道:“好吧,我知道了。”

    二女刚刚说完,叶飞就低着头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一付失魂落魄的样子,也没有跟东方若兰打招呼,只是对柳亦茹道:“妈,我想起来了,我经历的那些事情都不是做梦。”

    叶飞虽然说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柳亦茹仍是看出了他那种深深的失落,心中更是坚定了自己的决定,拉着叶飞的手道:“妈妈知道,你放心吧,东方若兰阿姨已经找到了让你恢复的方法,妈妈明天就带你去找可以让你恢复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