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98章 意外的如愿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这个绝对不能给妈妈用!”虽然知道这肯定是现在最好的办法了,但是叶飞却是想也没有想得摇头否决了叶云绮的办法。

    “为什么呀?”叶云绮有些不明白得问道:“难道你现在改意了?还是说你不想用这样的方法?”

    叶飞摇头道:“不是的,我的意一直没有变过,而且只要能让妈妈做一个真正幸福的女人,用点手段也是可以的,但是这东西绝对不行,如果只有催情的作用也就罢了,但那个迷幻的作用却是对人的大脑有伤害的。”

    “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呀!”叶云绮有些不满得撅起了小嘴:“你以为我会把有害的东西让妈妈用吗?你爱她,我也一样爱她啊,又怎么可能会去害她?这可是我专门托光头他们从很特殊的渠道弄来的东西,绝对没有任何的负作用,而且,就算他们弄错了,这真的有些副作用,但那也只是对普通人而已,你觉得以妈妈的内力,会怕这小小的副作用吗?还有一点就是,这东西无色无味,而且作用起得极慢,一般服下后要三到五个小时才会慢慢得有感觉,十个小时以后才会达到最强,所以你也不用担心她会感觉出什么来。”

    叶飞一愣,随即苦笑起来,自己又一次的关心则乱了,虽然之前已经提醒过自己,这些自己心爱的女人没有一个是弱者,但是在面对她们时,自己却根本不能保持一颗平常心,特别是在妈妈这个自己的女神身上,自己更是怕她会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因此经常会忽略她那一身不俗的实力。

    叶云绮见叶飞陷入了沉思,知道他是已经从牛角尖里钻出来了,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凑上小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又将自己手里的小瓶子递到他的手里,说道:“那我就先走了啊,祝你早日成功,让妈妈也能体会到你对她最大的孝心。”

    说完,叶云绮坐叶飞身边坐了起来,想要穿上衣服离开,不料叶飞却一把抱住了她,让她重新躺下,柔声说道:“不要急着走,再陪我躺会吧。”

    “可是,让妈妈发现了怎么办?”叶云绮心里也很不想离开,毕竟和叶飞分开了一个星期之久,她心里的思念又怎么会少得了?只是现在叶飞正在做的事关系到妈妈和自己以后的幸福,她可不想因为自己贪图在他身边的感觉而破坏了。

    完全明白叶云绮心中所想的叶飞不禁用力得搂了搂她,笑道:“没事的,妈妈已经睡着了,你在她起来之前再走就行。”

    “嗯。”虽然不太清楚哥哥为什么会知道妈妈那边的情况,但是叶云绮对他的话却极为相信,于是也不再急着离开,扭了扭柔软的娇躯,让自己以一个最舒服的姿势静静得趴在他怀里。

    相比起刚才的激情如火,现在静静得靠在叶飞身上,对于叶云绮来说是另一种至高的享受,她自己也说不上来更喜欢哪种感觉,因为被他弄得欲死欲仙也好,现在这样静静得趴在他身上也好,都会让她感到自己是属于他的,也只有这样,她才会彻底得安心,而如果没有他在身边的话,她就会感觉心里仿佛空了好大一块一般。

    “我的计划,你有没有告诉灵灵?如果没有的话,还是告诉她吧,免得她会担心。”过了好一会,叶飞忽然说道。

    此时被他弄得很累的叶云绮已经快要睡着了,迷迷糊糊的道:“放心

    ?最?新3|第一

    吧,灵灵和肖阿姨那里我都说了,她们也都很支持你呢。”

    “那就好。”叶飞轻轻在叶云绮光滑的玉背上轻轻拍了拍:“睡一会吧。”

    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已经美美得睡了一觉的叶云绮醒了过来,虽然睡得时间并不长,但是由于是在叶飞的身边,她感到格外的安心,所以此时精神也是非常的好,眼见时间已经不早,外面的天都亮了,于是在叶飞的嘴角亲了一下,然后快速得穿好衣服,从昨晚进来的那个窗口又钻了出去,她现在的身手已经比柳亦茹高出许多,所以就算此时柳亦茹已经醒了,也不可能发现她。

    叶云绮的身影刚刚消失,叶飞就睁开了眼睛,刚才叶云绮醒来的时候,他也醒了,只是没有睁眼也没有说话而已,因为他知道,叶云绮是很不舍得离开自己的,如果是在自己清醒的情况下,她离开的时候肯定会很难过,所以他只好装睡,反正用不了多久就能在家里光明正大得和她在一起了,也不差在这一时半刻。

    叶云绮离开后,叶飞就准备开始实行自己的计划了,看了看被自己放在床头的那个小瓶子,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因为他知道柳亦茹有一个多年的习惯,那就是每次休息之前都会准备一杯白开水,第二天睡醒之后再一口气喝下,这样会让她迅速得精神起来,如果叶云绮给的这种东西起作用很快的话,这个习惯也许还没有用,但是既然它能在好几个小时以后才会起作用,叶飞就不需要顾忌什么了。

    进入那种特殊的意境,叶飞发现此时的柳亦茹还没有醒来,相比起昨晚,她此时在身上盖了一条小毯子,那条小毯子将她身上重要的部位全都遮住了,只露出了她那双修长圆润、晶莹如玉的美腿和半对丰满的酥胸,但是仍不能减少这具成熟的美体对叶飞的诱惑,反而因为那种若隐若现的视觉效果,让叶飞在心头大震之下差点从那种意境中脱离出来。

    急忙退出那种意境,叶飞不敢再看,因为他怕自己再看下去的话会忍不住在她还不愿意的情况下做出点什么事来。

    悄

    '点^b点^

    悄得起身出了房间,叶飞也懒得再穿上衣服了,就那么光着来到柳亦茹的门外,悄无声息得把门打开了一条缝,从那个小瓶子里倒出一个药片,屈指弹出,药片准确得落在了柳亦茹放在床头的杯子里。

    做好了这一切,叶飞飞快得到了自己的房间,收拾了一下昨晚和叶云绮弄出来的凌乱,然后用一个和昨天柳亦茹出去时一样的姿势躺了下来。

    柳亦茹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头有些迷糊,昨晚她又作梦了,梦里出现的仍是她的叶飞,这种梦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作,也不是第二次,而是这几天来,每天都会做这样的梦,而且还越来越荒唐,开始的时候只是梦到和叶飞相互用手帮助,后来慢慢发展到相互吻遍全身,而昨晚,更是梦到他的那个这几天自己一直接触的大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还带给了自己无上的快感。

    这个梦让柳亦茹很是困扰,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心里并不排斥,反而有些喜欢,特别是昨晚的那个梦境,现在想起来还让她感觉全身发软,有种闭上眼睛继续梦下去的冲动。

    拿起床头柜上的杯子,柳亦茹将里面已经凉了的开水一口气喝了下去,脑子这才变得有些清醒,而因为清醒,她不禁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有些脸红,只好在心里安慰自己,这只是个梦而已,对,就是个梦!

    说服了自己以后,柳亦茹起身穿好了衣服,悄悄打开叶飞的房门,揭开他身上的被子看了一眼,见他那里虽然挺得老高,但是明显还没有达到那种暴涨的程度时,才放心得出了门。

    家里的食材已经不多,柳亦茹必须要出去买一点来,虽然她现在因为叶飞的事根本没有什么食欲,但是每餐她都会强迫自己吃点东西,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的身体也垮了,那就根本没有人帮助儿子了,而且她也知道,叶飞对自己心疼得很,如果他醒来后看到的是一个消瘦的自己,心里肯定会很难过的,所以,就算是再没食欲,她也要让自己的状态和原来一样好。

    在开车去超市的路上,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柳亦茹的脑海里又不禁浮现出了梦中的那一幕,特别是他侵占自己的那个镜头,总是特别清晰得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这让她很是羞涩,可是却又总忍不住去想。

    难道自己真的已经对他产生了渴望吗?柳亦茹心里问着自己,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她却明白,自己好像真的是有些沉伦进去了,不然刚才也不会在明知道他早上不会到那种程度的情况下还特意却看那丑东西一眼的。

    有些心烦意乱的柳亦茹随便在超市买了点东西,就返了家里,将买来的食材放进冰箱后,她在客厅里坐了下来,可是这一静下来,她又忍不住想起了那些另自己羞涩的梦中场景。

    平时的柳亦茹是一个很安静的人,就算是静静得坐在那里一天什么也不干她也不会有丝毫烦躁的感觉,可是今天她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原来那样了,而且就连想修练一下家传的内功心法都无法静下心来。

    唉,都怪那个该死的梦!柳亦茹把自己的这种状态推给了昨晚的梦境,可是嘴里虽然骂着,但她心里却又忍不住味昨晚的梦境,那场景仿佛电影一般一遍又一遍得出现在她的眼前。

    这样一直熬到中午,柳亦茹站起来想去厨房给自己做点东西吃,可是一走动却觉得自己下面湿湿的有些不舒服,这种感觉她一点也不陌生,因为这几天每次睡醒后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只是没想到今天在没有睡着的情况下也这样了。

    有些无奈得叹了口气,柳亦茹走进了浴室,她想洗个凉水澡让自己冷静一下。

    脱好了衣服,站在浴室里的试衣镜前,柳亦茹仔细得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蛋还像二十多岁时一样娇艳,身材也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走形,虽然已经生过一对儿女龙凤胎,但是自己的小腹还是像少女时一样平坦,腰肢也还是那么的纤细,而且因为哺乳过,胸前的那对伟岸比年轻时更加的丰挺,而且没有一丝的下垂。

    有生以来,柳亦茹第一次因自己完美的脸蛋和身材而升起了一股自豪感,双手不由伸到自己胸前,轻轻按在那对丰挺上,嗯,真的好大,而且手感很好,相信就算是他,一只手也肯定罩不过来吧?柳亦茹羞涩得想

    '点b点

    着,应该是吧,反正在梦中时,他一只手是抓不住的。

    伸手打开了莲蓬头,柳亦茹让冰凉的水流淋在自己的身上,不料那调皮的水流竟然一下淋到了她胸前伟岸的那两个尖端上,引起了她娇躯一阵轻微的颤抖。

    柳亦茹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燃起了一把火,那冰凉的水流不但不能浇灭它,反而让它有种愈演愈烈的趋势,在这个时候,她不由得想起了房间里的叶飞,想起了他那个坏坏的东西,心里面好象有种魔力,引导着她想要去接近那个东西。

    已经到了中午了,也该帮他一次了吧。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柳亦茹随便拿起一条浴巾裹在身上,转身离开了浴室,来到了叶飞的房间。

    掀开叶飞身上的被子,果然,他的那个东西已经涨到了极限,柳亦茹心中一动,急忙伸手握住了它,可是让她有些不解的是,自己今天握住它时的心态和平时并不一样,以前都是想着帮他“治疗”的,可是今天却是有些情不自禁。

    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柳亦茹想要向以往一样活动起来,不过却又停了下来,因为她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汗味儿。

    是啊,他已经躺了好多天了,就算是不能动,身上也会有些汗流出来的,那自己就帮他清洗一下吧。

    想到这里,柳亦茹抱起了叶飞,走进了他房间里的浴室,对于内力深厚的她来说,叶飞这一多斤的体重根本算不了什么。

    进了浴室,柳亦茹将叶飞放下来,让他平躺在浴池边的地上,自己也跟着蹲了下去,却感觉身上的浴巾很不舒服。

    反正也不会有人看到!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后,柳亦茹一把扯去身上的浴巾,然后拿起莲蓬头,把水温调到正适,轻轻得帮叶飞冲洗起来。

    等到叶飞的身体湿好了,柳亦茹从旁边拿起浴液倒出一点,轻轻在手心里搓成泡沫,想要帮儿子涂上,不料双手却情不自禁得直接握住了他暴涨的大鸡巴,借着浴液的润滑,比原来更加顺畅得套弄起来。

    既然这样了,那就帮他先洗这里吧!心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柳亦茹心安理得的玩弄起儿子的鸡巴来,只是和原来不一样的是,那时候她只是想快点帮儿子射出来,但是现在却并不这么想了,反而希望他能慢点射,也好让自己多玩一会。

    由于担心叶飞会射得太早,柳亦茹套弄的速度不由慢了下来,不过花样却是多了许多,时而双手握住轻轻撸动,时而一只手套弄着,另一只手则是按在他的龟头上,让他那粗糙的大龟头轻轻摩擦着自己娇嫩的掌心。

    “哦……”灼热的龟头摩擦掌心所产生的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柳亦茹忍不住小声得呻吟起来,忽然在心里产生了一个很可怕的念头:只是弄弄手心这这么舒服了,如果能让他插一下,肯定比梦里更加的舒服!

    虽然知道这个念头很是荒唐,但是柳亦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心里对儿子这根巨无霸一般的大鸡巴越来越渴望,强烈的欲火使得她双腿有些发软,再也蹲不住,于是改变了一下姿势,跪坐在儿子身边,右手仍是握着他的大鸡巴轻轻撸动着,左手却已经探入了自己的一双美腿之间,找到自己那如蜜桃一般丰满的小骚屄,用拇指和中指轻轻拨开两片肥厚无比的大阴唇,然后用食指在自己那已经勃起的小阴蒂上轻轻揉动起来。

    双只手一起动作着,柳亦茹的一双美眸紧紧得盯着儿子那火热的大鸡巴,呼吸越来越急促,心里甚至已经开始幻想他这根大鸡巴插入自己屄里的感觉。

    在欲火的燃烧下,那种催情药的迷幻效果终于显示出来,慢慢得,柳亦茹感觉此时自己又处于梦中了,这样的感觉让她大胆起来,重新拿起莲蓬头,将儿子大鸡巴上的浴液尽数冲去,然后低下头来,轻轻张开小嘴,一下将儿子的大龟头含了进去。

    叶飞爽得差点大叫一声,他万万没有想到,昨晚还和叶云绮讨论过谁弄得自己更舒服,当时小妹还不服气得用小嘴跟妈妈的小手比,可是现在妈妈也在帮自己口交了,强迫自己在无尽的激动中冷静下来,叶飞用心得体会着妈妈的小嘴带给自己的快感。

    虽然从未为任何一个男人这样服务过,但是柳亦茹却似乎很有这方面的天赋,费力得把儿子的龟头全部含住后,她只是愣了一会,便已经掌握了一些技巧,缓缓摆去头部,让儿子的龟头在自己小嘴里做着小幅度的进出,同时小嘴用力,时轻时重得吮吸着,还不时得用自己灵巧的小嫩舌拨弄着含在嘴里的龟头。

    深一点,再深一点!叶飞在心里大喊着,自己的鸡巴只是进入了妈妈的小嘴,而且她的技术也并不怎么好,但是却让他觉得,这比插进东方若兰的那个名器“羊肠”嫩屄更让自己舒服。

    在以前的梦里,柳亦茹也是吮吸过叶飞的鸡巴的,但那时的感觉却远远没有现在这么真实,这让柳亦茹的欲火不禁更加强烈,在自己屄上抚摸的小手不再只满足于拨弄阴蒂,转而向下,按在自己紧小的屄眼上轻轻揉了几下,然后一下插了进去。

    “啊。”含着儿子鸡巴的柳亦茹不由被手指上传来得烫烫的感觉惊得有些含糊不清的惊呼了一声,那微微的疼痛感也让她恢复了一丝理智。

    吐出儿子的大鸡巴,柳亦茹不禁愣住了,自己怎么会有疼痛的感觉?难道这不是梦吗?如果不是的话,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呀?自己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对,这肯定还是一个梦!柳亦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不过,虽然努力得让自己相信了这是一个梦,但是柳亦茹还是不敢再继续下去了,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再一直做这样的梦,那总有一天会害了儿子的,就算自己愿意跟从心里的想法和他在一起,也绝对不能真的让他插自己,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做出了决定的柳亦茹站了起来,想要离开这里,至于叶飞,反正这是个梦,他也不会真有事的,所以也不用管他了。

    站起身来的柳亦茹迈步想要离开,不料浴室的地面因为被冲上了浴液而变得很滑,要是这平时,以她的身手自然不会在乎这一点,但是此时由于欲火狂升,她的双腿都有些不听使唤了,于是在脚下一滑后,柳亦茹惊呼了一声,一下坐了下去。

    世界是最奇妙的事,莫过于巧了,而今天,也许老天都想让这对深爱着彼此的母子彻底结,于是就制造了一个完美的巧,柳亦茹摔倒的方向正是叶飞身上,而且最巧的是,他那根怒指苍天的大鸡巴正好对准了妈妈那早已湿润非常的小骚屄,于是,在柳亦茹身体重力的作用下,叶飞那根从她这个屄眼里生出来的大鸡巴,在经过了十六年的分别后,再一次进入了她身体的最深处。

    “啊”柳亦茹不由得惨叫了一声,由于叶飞的鸡巴实在太过巨大,而她的小骚屄在生下叶飞和叶云绮这对龙凤胎后就一直没有再用过,此时猛然被它插入,虽然已经有了足够的润滑,但仍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哦……”在妈妈痛叫的同时,叶飞也下意识得低吼了一声,因为他发现,妈妈的屄里实在是太烫了,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太过强悍,恐怕只这一下,鸡巴就会被烫坏,不过这对于别的男人可能是个噩梦的情况却让叶飞爽得不行,妈妈的屄虽然没有东方若兰的名器“羊肠”那么紧窄,但这超高的温度,却带给了叶飞无尽的快感,同时心里也在暗爽,看来自己以前是想错了,妈妈根本不是没有多少性经验,而是很可能只有一次,因为爸爸不是自己,肯定经受不住这样的高温的。

    强烈的疼痛让柳亦茹的意识又清醒了许多,她的心里不由慌乱起来,这,好像真的不是梦,完了,自己可是把儿子害惨了,想到这个,她有禁有种失声痛哭的冲动,倒不是因为被儿子的大鸡巴插入,而是从此以后恐怕他就会变成废人了。

    怕儿子会继续爱到伤害,柳亦茹想要从他的身上起来,不料这一动,一股加杂在疼痛中的强烈快感让她忍不住娇吟了一声,同时也发现,儿子深深插在自己屄里的大鸡巴仍是如原来一般坚硬。

    对于自己的特殊,柳亦茹是知道的,而现在这个世上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也只有她自己,那就是自己屄里的温度超高,在平时的时候就有近摄氏度,而如果动情的话,那就会更高了,现在的自己无疑是非常动情的,那里面的温度也肯定达到了最高,而那样的温度是没有人可以承受的,现在既然儿子的鸡巴还是那么硬,那就说明,自己真的是在做梦了。

    心里肯定了这是一个梦境之后,柳亦茹倒是不再想着那么快离开了,因为刚才动那一下时,屄里虽然很痛,但加杂在其中的快感却是自己一生都没有尝试过的,那种快感真的是太诱人了,让自己忍不住想继续下去。

    反正昨晚也已经做过一次这样的梦了,今天再有一次也没什么吧。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柳亦茹有些情不自禁得轻轻动了起来,让儿子那根大得吓人的鸡巴在自己已经封闭了十六年之久的小骚屄里小幅度得抽插着。

    一开始,柳亦茹还感觉有些疼痛,不过在动了大概两分钟之后,那种疼痛就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她的灵魂都要飞到天上去的快感,儿子的鸡巴实在是太大了,她只觉得自己屄里的每一处嫩肉,都被它紧紧得摩擦着,那种因为摩擦而来的无尽快感让她根本无法停止自己的动作,反而变得更大力起来。

    叶飞偷偷得睁开眼睛,看着骑坐在自己身上的妈妈,心里的爽快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终于得到她了,虽然现在这个情况和自己想得有些出入,但也算是实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愿。

    看着妈妈那如白玉一般的嫩背,和那两瓣不断得和自己的腹部撞击的丰满臀瓣,虽然因为妈妈背对着自己,不能看到她胸前的美景,但是这已经足够让叶飞激动的了,特别是每当她将那个完美的大屁股抬起时,自己都能看到鸡巴进出她的小骚屄的场景,那感觉真的是没话说。

    自己这样动了一会,柳亦茹显得有些不满起来,嘴里喃喃得说道:“好儿子……今天你……怎么不动了……妈妈好舒服呀,你快点动一动,插插妈妈,让妈妈更舒服!”

    妈妈的要求让叶飞心中一动,直想现在就起来反客为,狂肏她一番,用自己这根由她亲自生出来的大鸡巴给她带来最大的满足,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这个念头,因为叶飞很清楚,妈妈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在做梦,而且这样的梦她以前应该也做过,如果此时自己真的动去肏她,就算现在不会吓到以为是在梦中的她,但是等她清醒过来,肯定会发生一些自己不想看到的变故,所以叶飞只好一声不出得躺在那里继续享受着妈妈的小骚屄。

    柳亦茹在催促了儿子几声后,见他没有反应,也不再说了,因为此时她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一双玉手轻轻按在儿子双腿上,大屁股飞速得挺动,让儿子的大鸡巴在自己屄里

    最新第?一?

    疯狂得进出着,带给自己越来越强的快感。

    忽然,柳亦茹的动作猛得停止下来,螓道用力向后仰起,娇躯也崩得笔直,小嘴张开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吟,然后身体剧烈得颤抖起来,骚屄里也变得更加灼热,而且还不住得收缩着,显然已经到了高潮的临界点。

    叶飞从妈妈的身体反应上,就知道她是卡在了高潮的边缘,但由于身体的僵直,根本不能再动一下,如果自己可以轻轻肏她两下的话,很容易就能把她送上颠峰,可是偏偏自己还不能动,不然就可能被她发现了。

    过了好一会,柳亦茹才缓缓得软倒下来,那种处在高潮边缘却不能发泄出来的感觉让她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可是最终自己也没能如愿。

    不过柳亦茹显然并没有死心,或者说身体里那强烈的欲火让她根本停不下来,在休息了一会之后,她在儿子的身上转了个身,变成面对着他,在转身时并没有让鸡巴离开自己的小骚屄,只是那一旋转的摩擦就又让她浪了起来,甚至都没有发现儿子那因为自己突然转身而来不及闭上的双眼,双手按在他的胸膛上,大屁股又用力得起坐起来。

    闭上了眼睛的叶飞不禁暗暗感到有些可惜,明明就能感觉到妈妈那一对让自己垂涎不已的大奶子就在自己眼前晃动,可是自己偏偏不能看它们一眼,至于进入那种奇特的意境,叶飞却是从来没有想过,因为那种意境是让自己恢复冷静的,在这样激动的时刻,他又怎么舍得让自己冷静?而且就算是进去了,恐怕也会因妈妈反肏自己的激动而瞬间脱离。

    也许是因为在享受儿子的大鸡巴的同时还能看到他那张英俊的脸庞,这一次柳亦茹来得更快,只插了不到三下,身体便又进入了那个临界点,再次变得不能动了。

    不过这一次叶飞却已经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自己的身子虽然不能动,但是鸡巴却能啊,而且也不会引起什么怀疑,于是暗暗用力,让自己的大鸡巴在妈妈的小骚屄里轻轻跳了两下。

    就只是这两下的跳动,就足以让处于高潮最边缘的柳亦茹达到颠峰了,只见她的身体猛得一震,骚屄里的嫩肉仿佛是要把儿子的鸡巴咬断一般用力得收紧,然后又是一松,大量的阴精从她的嫩屄最深处狂泄而出。

    因为让妈妈达到了高潮而有些高兴的叶飞在妈妈的阴精淋到他的龟头上时,却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妈妈那比开水还要烫的小骚屄里,竟然会涌出比冰水还要冰冷的阴精,在这种由极热到极冷的刺激下,叶飞的鸡巴也开始暴涨。

    不能射,千万不能射!叶飞在心里告诉自己,如果射进了妈妈的屄里,她事后肯定会很不安的,因为自己目前不能生育的事她根本不知道。

    不过任由叶飞再怎么忍,也最终没能忍住,因为妈妈的小骚屄带给他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这种刺激还是源源不断的,妈妈的高潮来得十分强烈,所以一时没能过去,骚屄仍是一下下得收缩着,而且每一次收缩,都会有一股新的阴精从她的花心里涌出来,浇到自己的龟头上。

    终于,在妈妈的小嫩屄第五次收缩的时候,叶飞再也忍不住了,龟头一阵暴涨,紧紧顶着妈妈花

    ?地?度第一?2

    心的马眼瞬间张开,大股大股的精液狂喷而出,尽数喷进了妈妈那曾经孕育过自己和小妹的子宫里。

    被儿子那滚烫的精液一浇,柳亦茹本来已经快要平静下来的娇躯又不禁颤抖起来,双腿再一次崩直,终于在儿子的最后一波精液射进自己的花心后,她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叶飞此时感觉却是爽极了,经前和小妹姑妈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每一次叶飞都是故意射给她们的,唯一的一次不由自就是刚刚开始知道这种事时在妹妹的小嘴里暴发的那一次,不过那时候因为身体太弱,射过之后就几乎要昏迷了,所以直到现在,叶飞才知道,原来这种控制不住的射精才是最爽的,不过这种感觉也只有妈妈能带给自己,毕竟自己现在实在是太过强大,如果不是刻意,就算肏上小妹一天,她也不能让自己射出来,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原来那样虽然没有现在这么舒服,但是快感也是很强烈的。

    连续两次的高潮虽然并不能让空旷已久,或者说从出生以来都没有尝试过这种快感的柳亦茹彻底满足,但是却也足以化解她体内的药性了,所以在趴到儿子结实的胸膛上休息了一会后,柳亦茹也彻底得恢复了清醒。

    我不是在做梦!这个念头让柳亦茹大惊,也顾不上身体的酥软,急忙从儿子身上爬起来,不过在儿子的大鸡巴抽离自己的小骚屄时,那种让她沉迷的快感差点又让她坐了去。

    起来后,柳亦茹急忙蹲到儿子身边,但手握住他那根因为粘满了自己和他高潮后流出来的东西而变得异常滑手的大鸡巴,仔细得检查起来,在看到儿子的鸡巴在自己的小手里又硬起来之后,才缓缓得松了口气。

    他没事,太好了!在这一刻,柳亦茹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刚刚被亲生儿子的鸡巴插进屄里,还都弄出了高潮的这个残酷的事实,只是因为叶飞的没事而高兴,不过,屄里那种因为儿子的鸡巴刚刚离开而产生的空虚感又让她反应了过来。

    怎么办呀?难道自己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吗?不然怎么把自己的亲生儿子都逆推了?甚至直到现在还有些留恋他的鸡巴插在自己屄里时的快感。

    不过现在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柳亦茹收拾了一下心情,反正这件事除了自己谁也不知道,那干脆就让它留在自己的心底,当成一份美好的忆吧!

    打开莲蓬头,柳亦茹慢慢得冲洗着叶飞又变得坚挺无比的大鸡巴上的淫液,心里不同由有些后悔,自己刚刚为什么高潮来得这么快?不然恐怕此时还在享受他的这根大鸡巴吧?在这一刻,她甚至有种反正没有人知道,不如再享受一下的冲动,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帮儿子收拾干净后,将他重新放床上,然后自己又匆匆得冲洗了一下,就离开了他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