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97章 绮绮的妙招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时间过了不久,许舒云也带着叶静过来了,相比起叶凝雪她们,许舒云心里更加的难过,因为在叶凌天死后,这个有些柔弱的女人已经把叶飞当成了自己的心骨,特别是那一次无意间的碰撞,更是让她在不知不觉中对叶飞产生了一种连她自己都说不清的感情,这种感情不同于她之前对叶飞的疼爱,也不同于她对丈夫叶凌天的那种感觉,似乎是处于这两种之间,总之,只要和叶飞分开的时间一长,她就忍不住会相信,而且每次想他的时候总是会有些心跳加速,更让她有些无奈的是,那天的那次无意间的碰撞,竟然有好几次都出现在了她的梦境里,让她每次醒来后都需要去换一条小裤裤。

    不过许舒云很会控制自己的感情,在听说了叶飞的情况后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像一个普通的婶婶一下关心了一下,然后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但是叶静就不同了,和妈妈一样把叶飞当成了心骨的她,在知道哥哥要昏迷好久之后,不禁失声痛哭起来,在叶思琦安慰了好久之后才算止住。

    最后一个到的,是柳凤仪,早已知道了一切的她,今天来的时候是做了一番准备的,因为她知道,今天肯定会碰到叶凝雪,而且也能猜到,她因为叶飞的事肯定会处于一个感情脆弱的阶段,所以今天就是自己与她修复关系的最好的时机。

    在叶飞的所有女人中,柳凤仪和叶云绮无疑是最疯狂的,她们的想法也是非常的接近,那就是把叶飞身边所有的美女都聚集在一起,组成一个真正完美的大家庭,所以为了叶飞,她就算是在叶凝雪的面前受些委屈也不在乎。

    看到柳凤仪进来,叶凝雪的脸色不由一沉,在大学毕业后,刻意躲开对方的她们这还是第一次见面,这让叶凝雪不禁又想起了当初的事情,不过她却发现,再次看到柳凤仪,自己竟然没有了当初对她的那种恨意,心里只是一片茫然,其实她自己也明白,当初的事根本不能怪柳凤仪,只是那时候的她根本已经钻进了牛角尖,感觉是柳凤仪害死了他,但在想想,当初柳凤仪拒绝那个人其实是件很正常的事,自己这些年不也拒绝了好多的人吗?如果那些人中有人受不了打击选择了自杀,他们的家人来找自己麻烦,自己会不会也感觉委屈呢?

    在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柳凤仪的感受,当初一对多好的姐妹啊,都是自己一手毁掉了那份美好。

    柳凤仪并不知道自己的到来让叶凝雪想到了那么多,在装着关心了一下叶飞的情况后,就沉默下来,考虑着一会怎么和叶凝雪沟通,不料她还没有想好,叶凝雪就先一步来到了她的面前,说道:“可以单独和你聊聊吗?”

    柳凤仪不由一愣,但这样的机会是她求之不得的,于是急忙点头道:“好啊,咱们去亦茹的卧室吧。”

    叶凝雪点了点头,跟着柳凤仪进了柳亦茹的卧室,关上门后,突然对柳凤仪说道:“凤仪姐,对不起。”

    “啊?”柳凤仪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想的是,今天能稍微和叶凝雪缓和一下关系就不错了,万万没有想到叶凝雪竟然先向自己道歉。

    看到柳凤仪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叶凝雪不禁苦笑了一下,说道:“凤仪姐,都是我不好,以前的那件事,根本不能怪你,可是我偏偏还那么对你,不要怪我好吗?”

    柳凤仪此时才相信自己没有听错,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宽慰的笑容,轻轻搂过叶凝雪的肩膀,笑道:“傻妹妹,姐姐从来也没有怪过你呀,以前不和你见面,也只是怕你还无法释怀而已。”

    “都是我太小心眼了。”叶凝雪反手也抱住柳凤仪,有些动情得说道:“好姐姐,对不起!”

    “又来了。”柳凤仪有些无奈得笑道:“别说咱们本就是最好的姐妹了,就算是只为了小满,咱们也应该好好的相处的嘛,他可是做梦都希望你能跟我和好的。”

    “小满?!”叶凝雪微微一怔,是啊,自己不也正是看到了叶飞现在的情况,才让心思有了巨大的转变的吗?没想到自己和柳凤仪这对从小就极为要好的姐妹,在十多年前为了一个男人反目,而在十多年后,又是为了一个男人而和好如初,看来这缘分二字,果然是十分的奇妙。

    看到亲密得手挽着手一起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柳凤仪和叶凝雪,柳亦茹她们心里既惊讶又安慰,知道她们肯定是已经和好了。

    走到几女身边,叶凝雪郑重得说道:“亦茹,大姐,小妹,对不起,因为我的原故,让大家从好姐妹变得反目,都是我不好。”

    柳亦茹笑道:“不要这么说,现在不是已经和好了吗?”

    “是啊,咱们从现在起重新做好姐妹,也一点不晚嘛!”叶凝霜也跟着笑道。

    “太好了,你们终于和好了,这下我想到哪里玩都行了!”天真的云初晴也听出了她们的意思,不禁拍着小手笑道:“要是哥哥看到你们和好,一定高兴坏了,他是最希望你们和好的!”

    小丫头的话让众女原本高兴的情绪又不禁低落下来,是啊,她们终于和好了,可是最希望看到这一幕的叶飞却已经陷入了昏迷,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呢。

    只有知道了情况的叶凝霜和柳凤仪偷偷得相视一笑,而正趴在自己房间里的叶飞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安慰的笑容。

    中午,众女在柳家别墅一起吃了顿午餐,由于担心叶飞的情况,这顿饭吃得并不怎么开心,饭后知道帮不上什么忙的叶凝霜她们也都纷纷离去了,而是当天晚上,叶思琦和叶思瑶也都暂时搬了出去。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柳亦茹每天都会帮叶飞“治疗”,但是让她有些郁闷的是,这都一个星期了,叶飞仍是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为此她也打电话问过东方若兰,但是东方若兰的答却让她更加的郁闷她也不知道叶飞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在柳亦茹郁闷的同时,叶飞也很不好过,毕竟一个好好的大活人,谁愿意一天天得躺在那里不能动啊?虽然每天都有妈妈的特殊照顾,但是叶飞更希望的却是由自己来动。

    不过这还不是最要的,最要的是,叶飞发现自己低估了柳亦茹的忍耐能力,每次帮完自己之后,她虽然都会自己的房间换掉身上已经湿透的小裤裤,甚至到了后来只有一个人在家的她干脆就不穿那东西了,但是就算是这样,她竟然连用手自己解决一下都没有过,更不用说动让叶飞来满足她了,看来,自己是时候采取一些措施了。

    只是叶飞不知道的是,柳亦茹这几天忍得也特别辛苦,如果是在平常,她肯定也会用手自己解决的,可是现在却不一样,因为她每次想那样的时候,叶飞的那个东西总是会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而且第当想起他的那个东西,她心里的那股火就会更加的旺盛,这让她根本无法对自己下手,虽然之前她也做过一个那样的梦,但是梦里她可以放纵自己,在清醒的情况下却是不能,所以她也只能很辛苦得强忍着。

    这天晚上,柳亦茹再次帮叶飞“治疗”之后,匆匆得收拾了一下,就有些脚步踉跄得到了自己的卧室,她必须要静下心来打坐一下,好让自己心里那股越来越旺盛的火焰熄灭掉,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叶飞在自己的帮助下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涨得更厉害了,而她也从一开始的一天帮他一次变成了现在的两次,但是那东西的气焰却还是越来越嚣张,如果不是怕太

    ?¨度?第一??2

    多会伤到叶飞的身体的话,她甚至都有种一整天都不让它消停的想法了。

    而且随着接触他那东西的时间越来越多,柳亦茹心里对叶飞的感觉也在慢慢得变化着,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她对他是九分母爱加杂着一分特别的情愫的话,现在这两种感情已经是各占半边了,如果不是被多年来的教育束缚着,她觉得自己甚至都有可能用别的地方帮他“治疗”了。

    就在叶飞和柳亦茹都陷入沉思的时候,叶飞忽然听到自己的窗口处传来一声轻响,那熟悉的气息中,叶飞就知道是叶云绮来了,想想也对,自己自从“昏迷”后,已经冷落了她好久了,她能忍到现在才来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知道是叶云绮,叶飞就没有必要再装下去了,缓缓得坐了起来,低声笑道:“鬼丫头,还是快点进来!”

    “嘻嘻。”趴在窗户上的叶云绮轻声一笑,身子灵活得扭动了一下,就已经从只开了半扇的窗口里钻了进来,然后飞快得将自己的鞋子甩掉,一下将自己那柔软的娇躯埋进了叶飞怀里。

    叶飞也没有多余的语言,很快找到叶云绮的小嘴吻了上去,用实际行动补偿着对她的亏欠。

    叶云绮也把自己对他的一腔思念化进了这个热吻当中,直到二人都有些气喘了,才依依不舍的分开,相互深情得凝视着。

    “哥,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过了好一会,叶云绮才小声问道。

    说到这个,叶飞就有些郁闷,苦笑道:“根本没什么进展,她还是每天都用手帮我,现在的我都快成了撸撸一族了,甚至连互撸娃都当不上。”

    “互撸娃?”叶云绮先是一愣,随即就明白过来,格格

    3地?度第一

    笑道:“你还想帮妈妈解决呀?”

    叶飞很认真得点了点头道:“不错,看到她每天都忍得那么辛苦,我真的好心疼!”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叶云绮也叹了口气道:“咱们妈妈可是女神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让你这么容易就得手?你以为她是我呀?”

    “这时候你就不

    找?请?2第3一3?

    要再说风凉话了好不好?”叶飞不禁有些气苦。

    叶云绮吐了吐小舌头,笑道:“我就知道你是没有办法了,看来还得我帮你才行了。”

    “你有办法?”叶飞不禁激动起来,他知道,自己这个妹妹从小鬼点子就特别多,自己的大脑现在虽然已经得到了彻底的开发,但是在某些小聪明上却还是没有办法及得上她的。

    “当然有办法了,想不想知道呀?”叶云绮笑得像只小狐狸。

    叶飞急忙点头道:“想!”

    “那要看你能不能让我满意了。”叶云绮嘻嘻得笑着,小手轻轻伸进了叶飞的睡裤里。

    用自己柔软的小手握住哥哥那根似乎比以前更大的鸡巴轻轻撸动着,叶云绮笑问道:“哥,是我弄得舒服还是妈妈弄得舒服呀?”

    “当然是妈妈弄得舒服,你差远了!”叶飞毫不留情得打击道,其实,柳亦茹的手交支柱并不怎么好,根本比不上专门为了他而练习过的叶云绮,只不过自己心中的女神帮自己手淫,那种感觉是叶云绮永远无法带给他的。

    “哼!”叶云绮有些不满得娇哼了一声,一把将他的睡裤拉下,自己的身子慢慢得滑了下去,张开小嘴含住大龟头轻轻吮吸了几下,又吐出来,问道:“那现在呢?”

    “现在是你弄得舒服了。”叶飞微微笑道,但是在叶云绮还没有来得及高兴的时候却又说道:“不过如果妈妈也这样做的话,肯定会比你更舒服。”

    “想让妈妈给你含鸡巴?”叶云绮有些鄙视得白了叶飞一眼:“那你还是慢慢等吧。”说完,却又低下头去,继续含住哥哥的大鸡巴,津津有味得吮吸起来。

    “会有这么一天的!而且不会很远!”叶飞喃喃自语着,似乎是在对自己做着保证,他不但要让妈妈含自己的鸡巴,自己也要帮妈妈舔她的小骚屄,而且会用自己的大鸡巴插遍她身上每一个洞,让她得到女人所能得到的最大的满足!

    含着哥哥这根又粗又硬,让自己想了一个多星期的大鸡巴吮吸了一会,叶云绮感觉自己那本就忍得很难过的小骚屄更加的痒了,于是一边继续帮哥哥口交着,一边快速脱下了自己的裙子和内裤,然后身子一转,将自己那越来越丰满的小屁股凑到叶飞的脸前,娇声道:“好哥哥,你也帮人家弄一下嘛。”

    叶飞双手捧起妹妹的屁股,轻轻往两边分开,只见她那被自己一手开发的小骚屄已经湿得厉害,于是笑道:“那好吧,就让哥哥来尝尝,这一个多星期里你这个小骚屄的味道有什么变化没有。”说完张嘴含住了妹妹的小骚屄,只轻轻得一吸,就吸到了满嘴的淫水。

    将小妹那略带一点淡淡腥味的琼浆玉液尽数咽进肚子里,叶飞笑道:“味道倒是没有变,只是量怎么好像大了不少?”

    被哥哥这么一吸,叶云绮感觉自己屄里更加的空虚了,吐出他的大鸡巴,不满得说道:“还不是你害的,你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肏人家了,多积累一点水有什么好奇怪的?”

    “原来你这个小骚屄已经浪成这样了,那就让哥哥好好的满足你一下吧!”叶飞嘿嘿笑着,双手托起叶云绮,让她躺在自己身上,然后双

    最?新??度第◢一

    手分开她的双腿,笑道:“自己放进去吧。”

    这种新奇的玩法叶云绮还是第一次尝试,不由大感有趣,小手伸到胯下,捉住哥哥的大鸡巴,将它顶在自己渴望不已的小骚屄上,然后小屁股轻轻得一扭,就很是熟练得将哥哥的鸡巴吞进了自己的嫩屄,嘴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好舒服呀,终于又让哥哥的鸡巴肏到了,好哥哥,快点用力肏我,绮绮的小骚屄好难过呀!”

    叶飞自然不会让她失望,双

    ?地第一?

    手伸到她胸前,握住她那对比刚刚让自己开苞时丰满了不少的奶子用力揉捏着,下身用力得向上挺动,让自己的大鸡巴一下下得撞进妹妹那被自己开发得越来越淫荡的小骚屄。

    叶云绮也疯狂得扭动着屁股,和叶飞配得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用自己淫荡的小骚屄快速得套弄着双胞胎亲哥哥的大鸡巴,很快就让自己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泄过之后,叶云绮并没有休息,而是在哥哥的身上换了个姿势,变成骑在他的身上,继续发泄着已经足足忍了一个多星期的欲火。

    整整两个多小时,兄妹二人一刻也没有休息,直到叶云绮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而叶飞也第五次用自己的精液将妹妹的小骚屄灌满后,才停止了这场激烈的兄妹之战。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等叶云绮的气喘得差不多了,叶飞忍不住有些焦急得问道。

    “人家都被你弄得动不了了,休息一下都不行吗?”叶云绮有些不满得娇哼了一声:“就知道想着妈妈,一点也不在乎人家!”

    叶飞伸手在叶云绮嘟起来的小嘴上捏了一下,笑道:“快点说,你到底是谁,我的好绮绮可是从来都不会吃醋的,你这个家伙连妈妈的醋都吃,肯定不是我的绮绮!”

    “难道人家就不能吃醋吗?”叶云绮有些不满得瞪了叶飞一眼,不过随即自己就先格格得笑了起来,轻轻从叶飞身上移动了一下,从自己被扔在床头的衣服里拿出一个没有任何标签的小瓶子,递给他道:“好了,不逗你了,我的好办法就是这个东西。”

    叶飞接过小瓶子,打开看了一下,里面是几十颗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小药片,他虽然理论知识十分渊博,但是却也不能从外观上看出这是什么东西,于是问道:“这是什么啊?”

    “这个呀,可是我费了好大的劲,最后让你的手下光头帮忙才弄来的东西。”叶云绮神秘得一笑:“据说,吃了它之后,人将会有十分强烈的需要,而且还有微弱的迷幻效果,让人有一种身在梦中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