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95章 意外的颜射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第二天一早,柳亦茹和两个女孩就起来了,但是等到她们做好了早餐,也没有见叶飞从房间里出来,这让柳亦茹很是疑惑,因为叶飞平时并不是一个会睡懒觉的人。

    “绮绮,去看看你哥哥怎么还没有起来。”柳亦茹对坐在那里等着吃的叶云绮吩咐道,也不知道是怎么事,她就是不想林灵和叶飞有太过亲密的接触,这也许是源自于她心底那抹连她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醋意吧。

    “好的。”叶云绮答应了一声,走到叶飞的房间门前,轻轻敲了下门,见里面没有人答应,便推门走了进去,过了一会却又很是慌张得跑了出来,急声道:“妈,不好了,哥哥好像生病了!”

    “啊?”柳亦茹猛得一惊,急忙跑向叶飞的卧室,林灵也快速得跟了进去。

    进了房间,柳亦茹定睛看去,果然见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叶飞脸上有着一层不自然的红晕,急忙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却不小心被烫了一下。

    如果要论起家里几个孩子里柳亦茹最为疼爱的是谁,那自然就是叶飞了,更何况现在的她心里对他又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情愫,此时看到他生病,自然是紧张不已,不过这并没有让她乱了方寸,强迫自己冷静了一下,柳亦茹拔通了东方若兰的电话。

    虽然不懂什么医术,但是叶飞头上那起码有六十度的高温让柳亦茹知道,他根本不是普通的感冒发烧,所以她并没有打医院的急救电话,因为她明白,这样的情况一般的医院肯定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还是让东方若兰这个真正的神医来看一下才是最好的选择。

    “喂,若兰,小满他病了,身上的温度起码有六十度,你快点过来看看吧!”电话一通,柳亦茹顾不上说别的,直接告诉了东方若兰叶飞的症状,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一丝哭腔。

    一大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东方若兰心中不由暗笑,没想到叶飞这么快就开始他的计划了,不过却也为柳亦茹对叶飞那种毫无保留的爱而感动,于是急忙安慰道:“没事的,我马上就过去,亦茹,你也不用太担心,他应该没什么大碍。”

    “好好,我等你!”柳亦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不想耽误东方若兰出发的时间。

    坐在叶飞的床头,柳亦茹定定得看着叶飞

    第一|

    有些发红的脸庞,一双原本明亮之极的美眸,现在已经布满了雾汽。

    叶飞虽然躺在那里,闭着眼睛,但由于进入了那种特殊的状态,周围的一切并不能逃过他的观察,此时见到柳亦茹急成这样,心里在感动之余,也有些心疼,暗暗说道:“对不起,我骗了你,不过这也是为了我们以后的幸福,你放心吧,以后我会用最大的疼爱来补偿你的!”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一辆挂着军牌的车子便停到了柳家别墅门口,从车上下来的,正是一身便装的东方若兰。

    早就等在这里的柳亦茹也顾不上说别的,一把拉住东方若兰的手,快步向小楼走去,同时说道:“你可来了,快点跟我去看看吧!”

    柳亦茹的动作虽然有些失礼,但是东方若兰却很是了解她此刻的心情,因为换了自己,如果在不知道叶飞是故意装病的情况下,肯定也会像她一样这么急的,所以别说和柳亦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了,就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东方若兰也不会怪她。

    来到叶飞的房间,东方若兰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叶飞床边,先是试了下叶飞额头的温度,然后便拉过他一只手臂把起脉来。

    “东方阿姨,他怎么样了?”林灵现在还不知道叶飞的计划,所以她心里的焦急一点也不在柳亦茹之下,见到东方若兰终于放开了叶飞的手腕,第一个抢着问了起来。

    东方若兰微微一笑道:“没

    '点'b'点'

    什么大碍,只是有些走火入魔而已,只要有人用内力帮他疏导一下,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了。”

    “真的吗?”叶飞的样子让林灵有点不太相信东方若兰的话。

    “当然是真的。”东方若兰笑道:“其实就算没有人用内力帮他疏导,只是靠他自己,用不了多久也能好起来的,所以,你就放心吧,过一段时间,阿姨一定会还给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小老公的!”

    林灵脸上一红,小声道:“阿姨,你说什么呢?”不过心里却是松了口气。

    听到东方若兰的话,柳亦茹也放下心来,对叶云绮和林灵道:“你们两个快点去上学吧,不然就要迟到了。”

    知道叶飞没事,林灵已经完全放心,至于叶云绮,从一开始就知道叶飞只是装的,所以更加不会担心,很快两位小美女就告别了两位大美女,一起到学校去了。

    等两个女孩离开,东方若兰却又幽幽得叹了口气,把本已经放松下来的柳亦茹吓了一跳,急忙问道:“若兰,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小满他不是走火入魔吗?”

    “是走火入魔不假,不过他的情况却有些特别。”东方若兰按照昨晚和叶飞商量好的说道:“昨天我又帮他检查了一下,知道了他经脉阻塞的原因,那是因为他的体内天生有一种亢阳之气,这种气息过多以至于把他的经脉完全堵满了,而最近他不知道练习了什么功法,却是自行把那些亢阳之气练化了一小部分。”

    柳亦茹点头道:“这个我知道,他练习的正是当初咱们都认为什么用也没有的那部功法,现在他走火入魔,是因为那个功法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因为确切得说,导致他走火入魔的,是他体内的那些亢阳之气”东方若兰说道:“本来如果一直没有练化,他的身体虽然一直像小时候一样弱得不行,但是也没有太大的危险,可是偏偏他自己又练化了一小部分

    ??度第一

    ,结果导致另外的那些自行跑了出来。”

    “是不是让他把剩下的那些也练化了,他就没事了?”柳亦茹急忙问道。

    东方若兰道:“理论上来说道是这样的,可是他现在的情况是,根本连自我意识都没有了,又怎么能能去练化那结气息呢?”

    “那你有没有办法让他醒来呢?”柳亦茹急切得问道。

    “办法不是没有,只是有些为难啊。”东方若兰叹了口气。

    柳亦茹急得不行,说道:“有什么办法就快点说啊,就算是再难,我也会想办法办到的。”

    “那好吧。”东方若兰又是叹了口气:“其实,要想让他醒来,也很容易,那就是把充斥在他体内的那些亢阳之气引导一些出来,这样那些先天的阳气不能完全镇压经过他练化后的,他自然就能醒来了。”

    “那要怎么才能帮他引导出来呀?我的好姐姐,你一次说完行不行?”东方若兰比柳亦茹大了一个月,从小东方若兰就一直要柳亦茹叫自己姐姐,不过柳亦茹却觉得叫只比自己大一点的她做姐姐不好意思,所以二女因为这个平时没少笑闹过,不过现在为了叶飞,柳亦茹只好这么叫了。

    东方若兰脸上微微一红,说道:“其实,这很简单的,如果我没有看错,他的身体现在肯定已经处于极为亢奋的状态了,只要让他多宣泄几次,应该就会好起来的。”

    柳亦茹先是一愣,随即就明白了东方若兰的意思,脸上也不由红了起来,问道:“难道就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吗?”

    东方若兰苦笑道:“如果我能想到其它办法,又怎么会告诉你这个?”说完停了一下,又故意问道:“用不用我帮忙?”

    “帮忙?”柳亦茹又是一愣:“你怎么帮呀?难道你要牺牲自己?”

    “你想到哪去了?”东方若兰摇头道:“谁要就一定要那样的?用手不是也可以的吗?”

    “原来是这样!”柳亦茹松了口气,刚想顺势答应她,不过心里却又感到一阵不舒服,虽然是好姐妹,但是一想到她会对叶飞那样,柳亦茹的心里还是很不好受,于是摇头道:“可是你还是个黄花姑娘,又怎么能这样做?”

    “你别逗我了好不好?都三十过半了,还黄花姑娘呢?”东方若兰哭笑不得的说道:“而且我是医生,又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根本不会有什么心理障碍。”

    “还是算了吧,我再想想其它办法。”虽然东方若兰说得很有道理,可是柳亦茹仍是过不去自己心中那道坎,仍是拒绝了她。

    “那好吧,你自己看着办好了,不过如果真的没有办法,记得要找我,因为小满现在已经很不乐观了,如果再拖下去,恐怕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东方若兰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

    “嗯嗯,我知道了。”柳亦茹点头答应着:“你先去吧,我试试看能不能想到别的办法。”

    “那我就先走了,记住,最迟今天,最少也要让他宣泄一次,不然后果会很严重!”东方若兰临走时又嘱咐了一遍。

    目送东方若兰离开,柳亦茹的心里有些复杂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拒绝了东方若兰的帮忙,难道真的只是顾忌她云英未嫁的身份吗?

    来到叶飞的房间,柳亦茹下意识得反锁了房门,然后来到床边坐下,但出温玉一般的手掌轻抚着叶飞英俊的面庞,脑海里浮现出他从出生到现在的一点一滴,这,真的是自己那个柔弱的儿子吗?

    在这一刻,叶飞给柳亦茹的感觉甚至有些陌生起来,不过并不是那种疏远感,而是他已经成长的面孔颠覆了在柳亦茹心里的印象,让她不自觉得有些自豪起来,因为这个面孔,足以让天下所有的女人动心,甚至包括她自己。

    难道要让灵灵来帮他?这个念头只是在柳亦茹的脑海里闪了一下,就立马被她抛到了九宵云外,不行,他们还没有结婚,又怎么能让人家帮着做这种事呢?柳亦茹拼命得给自己找着借口,不想承认心里那种比昨天看到他们在客厅里接吻更加酸涩的感觉。

    那可以找个护士来做啊!柳亦茹的理智告诉了她最好的答案,不过又被她否决掉了,在心里告诉自己,人家那些护士也都是正经的女人,又怎么可能来做这种事,就算是有人可以为了钱来做,但是那样的女人又和妓女有什么分别?自己的儿子是绝对不能让那样的女人碰到的,嗯嗯,就是这样!可是这样一来,又有谁能帮他呢?

    这时柳亦茹的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来自心底最深处的声音,说道:干嘛要舍近求远?你不就是最适的人选吗?

    可是,我是他妈妈呀!理智却又让柳亦茹反驳着那个声音。

    正是因为你是他妈妈,才更应该由你来帮他嘛,他整个人都是你生出来的,又有什么地方你不应该碰了?而且还只是用手而已!内心最深处的声音说道。

    但是如果让别人知道了怎么办?自己和他还怎么做人?柳亦茹仍凭借着最后的一丝理智挣扎着。

    现在是在家里,几个女儿又都不在,他也陷入了昏迷当中,这件事除了你自己,又有谁能知道?

    柳亦茹的身体忽然一震,完全被那个声音说服了,或者说,她是遵从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缓缓伸出有些颤抖的双手,轻轻揭开了叶飞身上的被子。

    被子刚一离身,叶飞裤子上被顶起的那个硕大无比的帐蓬就映入了柳亦茹的眼帘,让她心中突得一跳,东方若兰说得果然不错,他现在就已经这样了,如果自己再不帮他,恐怕就真的会出事了。

    咬了下自己的嘴唇,柳亦茹起身离开了叶飞的房间,先是跑到外面将大门锁好,然后又进了洗手间,将自己那双柔软的小手清洗了十多遍,保证上面没有哪怕一点不干净,这才重新到叶飞的房间,慢慢得坐了下来。

    虽然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但是事到临头,柳亦茹仍是有些犹豫,咬着嘴唇盯着那个大帐蓬看了好久,才终于把心一横,伸出有些颤抖的双手轻轻抓住叶飞的睡裤,用力向下拉去,瞬间将儿子那根在睡裤里憋闷了好久的大鸡巴释放出来。

    随着睡裤的拉下,叶飞粗长的大鸡巴猛得跳了出来,直直得朝天竖在那里,并且一下下得颤动着,似乎是在对着自己的妈妈示威一般。

    这根鸡巴柳亦茹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了,那天早上,她就在无意中看到过一次,但是第二次看到它,柳亦茹仍是被它的巨大给惊呆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感觉昨天还腻在自己怀里撒娇的那个小男孩,竟然长了这么大的一个鸡巴。

    在这一生中,柳亦茹只见过两个,一个是叶飞他爸叶凌云的,另一个就是她的亲生儿子叶飞的了,而叶飞这一根,竟然足足有他父亲的两个那么大。

    直直得看着儿子那根足以让天下女人臣服的大鸡巴,柳亦茹不禁有些痴了,只感觉对着自己微微点头的它正向自己发出强烈的邀请,诱惑着自己立马将它吞下去。

    这些年中,对于自己的欲望,柳亦茹一直控制得很好,平时就算有欲望,也能用自己那精湛的内功强压下去,唯一没有控制住的,就是那天和叶飞睡在一起那一次了,那天,她做了一个很荒唐的梦,在梦里,自己的儿子竟然用他的那个由自己生出来的鸡巴将自己弄到了高潮,而醒来时,自己也确实感觉内裤湿得一塌糊涂,显然在梦里是有了高潮的。

    而今天同样是如此,就算面对再大的诱惑也不会有任何情绪波动的柳亦茹,现在只是看到自己儿子的大鸡巴,竟然就已经湿了,而且湿得还相当严重,甚至可以清晰得感觉到,自己下面那个小小的,生过叶飞和叶云绮的小洞里,正有丝丝温热的液体涌了出来。

    不过柳亦茹的意志还是非常坚定的,很快就抑制住了自己的渴望,而且儿子那根涨得通红,上面还青筋暴跳,看起来非常吓人的大鸡巴也让她顾不上再想那些有的没的,急忙伸出小手握住了它。

    好大!这是柳亦茹握住儿子的鸡巴后的第一反应,自己第得上是十分修长的手指竟然才能堪堪将它围拢,而且自己手掌握住的,也只是它本身长度的三分之一左右,相信就是自己用两只手同时握住,它最前端那个足有鸡蛋大的龟头也可以露出来。

    在柳亦茹惊讶的同时,叶飞也是爽得差点大叫出声,此时自己的鸡巴被妈妈那柔软的小手握住,让他感觉甚至比第一次进入妹妹那紧小的嫩屄时更让人激动,只是,我的好妈妈,你倒是动一动啊!只这么握着,儿子会很不舒服的!叶飞在心里暗暗叫苦着。

    在握住儿子的大鸡巴后,

    3找|请?第一??

    柳亦茹就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这并不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毕竟虽然她的性经验并不多,但是现在这个时代,这种东西在书上络上满都是,就算不刻意得去看,也总能接触到一些的。

    让柳亦茹停止了动作的原因,却还是叶飞的大鸡巴,在刚刚握住它的时候,柳亦茹就感觉上面一股奇特的热量从自己的手心里一下传遍了全身,这股热量似乎包含着某种魔力一般,让她产生了巨大的渴望,下面的淫水也流得更多了,她甚至都能感觉出,自己那条纯棉的小内裤已经湿透,并且还有不少的水水从上面渗出来,滴到了自己的居家长裙之上。

    这个时候,鸡巴对她的诱惑更大了,让她有股不顾一切坐上去,让它进入自己那渴望不已的小屄,使自己彻底满足的冲动,不过这种欲望最终被她给抑制住了,不只是因为他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还因为一个更可怕的原因,如果没有那顾忌,她觉得自己很可能经受不住这种诱惑。

    收敛了一下心神,柳亦茹的小手终于动了起来,紧紧得握着儿子的大鸡巴,缓缓得上下撸动着,仔细得体会着那坚硬的鸡巴在自己手心里滑动的感觉。

    享受着妈妈那柔软的小手撸动鸡巴的快感,叶飞心中的激动无几无法压制,就连呼吸也不由有些急促起来。

    好在柳亦茹此时全副的心神都集中在儿子的大鸡巴上,就连一双美目也紧紧得盯着儿子那根在自己手掌里穿行的大鸡巴,别说叶飞只是呼吸有点变化了,就算此时睁开眼睛,恐怕柳亦茹都不会发现。

    如此一直套弄了十来分钟,叶飞仍是一点射精的迹象都没有,柳亦茹虽然武功极好,但是此时也有了些手酸的感觉,无奈之下只好放开右手,换用左手握住儿子的鸡巴继续套弄,不过左手毕竟不如右手那么灵活,而她又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所以在套弄时不可避免得总会用错力道,不过这却也让叶飞体会到了另一种不同的快感。

    又过了十来分钟,叶飞的鸡巴仍是那么坚硬,柳亦茹不由心急起来,暗想这也许是因为自己给它的刺激不够大,于是干脆用双手一起握住了它,并且加快的套弄的速度。

    如此一来,由于双手都要握着儿子的鸡巴,柳亦茹那张绝美的脸蛋就不可避免得靠近了鸡巴许多,现在她只需要一低头,就能亲吻到儿子那根让她又爱又恨的大鸡巴。

    在这个有些暧昧的距离下,柳亦茹的呼吸不由有些急促起来,看着儿子那硕大的龟头就在自己眼前,她突然有种亲它一下的冲动,而且一发而不可收拾。

    就亲一下!柳亦茹给自己定下了一个限制,抬起头,看了看仍双目紧闭的叶飞,这种除了自己没人会知道的环境给了她些许胆量,在又套弄了一会后,终于缓缓低下了头,凑上小嘴轻轻在儿子龟头上亲了一下。

    因为是第一次让妈妈用手给弄,叶飞有些贪图这种享受,所以就一直忍着没有射,不过后来看到她是真的有些累了,心中有些不忍的叶飞就放开了自己的精关,而这时妈妈也正好换成了双手,让他的快感聚集得非常快,很快就到了射精的边缘,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妈妈竟然低头在自己龟头上亲了一下,巧的是,此时正是叶飞暴发的那一瞬间,于是,柳亦茹悲剧了。

    刚刚亲完儿子的龟头,柳亦茹的小嘴还没来得及离开,就感觉叶飞的鸡巴突然一阵暴涨,紧接着大股炽热的浓精便喷射而出。

    柳亦茹不愧是武林高手,立马就反应过来,送一偏躲了过去,可饶是如此,叶飞的第一波精液仍是直直得射进了她的小嘴。

    空然而来的那种腥腥咸咸的味道让柳亦茹在偏开头后就愣住了,以至于叶飞接下来的精液尽数得喷射在了她那张绝美的脸蛋上,甚至头发上也粘了不少。

    直到叶飞最后一波精液射出,柳亦茹才反应过来,不由得轻呼了一声,急忙松开儿子已经软下来的大鸡巴,将射进嘴里的精液吐了出来,又扯过几张面巾将头上脸上的属于儿子的精液胡乱擦了一下,然后才伸出小手在儿子的鸡巴上轻轻打了一下,有些

    点^b^点^

    无奈得骂道:“小坏蛋!”

    柳亦茹发现,虽然被儿子射了一头一脸,甚至一嘴,但是自己心里除了有些惊慌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甚至隐隐还有些兴奋,忍不住品尝了一下嘴里没有吐干净的东西,嗯,除了咸咸的,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味道,可惜刚才都吐掉了,下次一定要好好的尝尝。

    想到这里,柳亦茹猛然一惊,自己怎么会这么想?难道自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