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92章 妈妈的心意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近十二点了,恐怕一会苗欣就会来,所以叶飞没有继续赖在东方若兰身上,低头在她进入睡眠后仍挂着一丝甜蜜微笑的绝美脸蛋上亲了一下,然后便慢慢将自己仍深深留在她体内的大家伙撤了出来。

    不愧是传说中的“羊肠”,即使此时已经睡着的东方若兰并没有

    最新第一???

    自意识,但是那美妙的地方仍是把叶飞咬得死紧,让他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整个退出来,而且在二者分离的时候,那美妙的腔道口还仿佛不舍似的发出“啵”的一声轻响。

    不过就是这样,东方若兰仍没有醒来,初次尝试就一连来了七八次,她实在是太累了。

    拉过一条薄被,将东方若兰那几近完美的诱人娇躯遮盖住,叶飞又在她小嘴上亲了一下,才离开她的卧室,不过并没有走,而是进了厨房,准备给她做一顿爱心午餐。

    饭才做到一半,中午休息的苗欣就来了,看到叶飞在,不禁有些惊奇,不过在叶飞给她解释了一下后也就释然了,也没有怀疑什么,因为用真气检查的手段东方若兰已经传授给了她,一直练了十多年的她只是给人检查一个器官就足以把真气耗尽了,所以对于东方若兰给叶飞检查完全身后累得睡着,一点也没有觉得奇怪。

    虽然之前叶飞和苗欣并没有见过面,但是在东方若兰这里,苗欣早已知道了叶飞的身体状况,对医术也颇为痴迷的她在听说东方若兰已经帮叶飞做过全面检查后,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立马详细得问了起来。

    叶飞也没有对她隐瞒什么,把自己从东方若兰那里听来的除了双修之类的不好讲给女孩子的东西外,都如实讲给了她,让苗欣听得唏嘘不已。

    二人一起吃了些东西,下午还要上班的苗欣就离开了,在走之前还特意拜托叶飞留下来照顾东方若兰,对此,叶飞自然是欣然同意。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睡了有生以来虽然不是最长,但却是最安心的一觉的东方若兰才醒了过来,缓缓睁开一又美目,首先映入她眼帘的就是叶飞那张带着温柔笑意的脸庞。

    这一刻,东方若兰感到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幸福包围着,不由对叶飞甜甜得一笑,说道:“你还没有走呀?”

    叶飞伸手将她有些凌乱得垂在腮边的一缕长发温柔得拂到一边,笑道:“你还没有醒,我又怎么可能会走?”

    东方若兰撅起小嘴,帮作不满的道:“那我现在已经醒了,你是不是就要走了呀?”

    “你醒了我就更不可能走了。”叶飞笑道:“有这么一个天仙般的大美人,我又怎么舍得离开你半步?”

    虽然知道叶飞这么说只是为了逗自己开心,因为他不可能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但听到这句话后,东方若兰还是感觉心里甜甜的,一又晶莹的美眸痴痴得看着他,仿佛要把眼前这个温柔的男人永远留在自己的脑海里。

    温柔而又痴情的目光让叶飞差点融化,忍不住低下头在她小嘴上吻了好久,直到她都有些喘不上气来才放开她,微微笑道:“饿了吧?我去拿东西给你吃?”

    “嗯。”东方若兰轻轻点头,仍是那样痴痴得看着他,心仿佛也要被他那温柔的体贴给融化掉。

    叶飞转身出了卧室,不到半分钟却又转了来,手里多出了一个餐盘,上面摆放着一碗饭和几碟小菜。

    东方若兰几乎被他折腾了一上午,中午又没有吃东西,现在还真是有点饿了,而且身体上那种乏力的感觉也已经消失,于是在叶飞进来后立马坐了起来,却忘记了自己还没有穿衣服,只觉得胸前一凉,那对让叶飞爱不释手的丰挺一下暴露在空气当中。

    “啊…!”东方若兰下意识得惊呼了一声,急忙用双手挡在胸前,粉面通红得看着叶飞。

    叶飞却毫不在意得笑道:“都老夫老妻了,你不用这么害羞吧?”

    “谁跟你老夫老妻?”东方若兰白了他一眼,不过却也不再掩饰,任由自己的美好暴露在他的眼前,说道:“先放那里吧,我自己吃。”

    叶飞在床边坐了下来,摇头笑道:“不行,现在是我照顾你,所以我得喂你吃。”

    “我现在已经恢复了,不用你照顾!”东方若兰有些脸红得说道:“而且,我又不是小孩子,连吃饭也要让你喂呀?”

    “那我不管,反正你现在的任务就是休息。”叶飞温柔而又霸道得摇摇头,用小勺盛起一点饭,送到她的小嘴边,说道:“来,乖乖的!”

    从叶飞的霸道中,东方若兰看到了他对自己那深深的爱怜,心中不由大为甜蜜,也不再反对,轻轻“嗯”了一声,微微张开小嘴,让叶飞把饭送进她的嘴里,然后又接过叶飞随即送过来的他亲手做的小菜,轻轻得咀嚼着,双目却一刻也没有离开他的脸庞,眼神里充满着幸福的

    2第一

    味道。

    如此过了近半个小时,东方若

    ?第一3

    兰才将那几碟小菜和一小碗饭吃完,微微摇头示意自己已经饱了,叶飞这才将餐盘放到一边的桌子上,双手扶着她光滑的香肩,面对着她那诱人的身体,却没有再使坏,而是说道:“吃好了就再休息一会吧。”

    东方若兰并没有拒绝,只是向旁边让了让,说道:“你也陪我躺会吧。”

    叶飞点了点头,脱掉鞋子,和衣靠着床头半躺在她的身边,东方若兰立马坐了起来,将自己的身体依偎进他的怀里,说道:“其实,你不用这么小心的,我已经完全恢复了,而且内力也比以前强了许多。”

    叶飞在她瀑布般披在玉背上的长发上轻抚着,笑道:“这就是我那个功法的功劳了,不但是你,我自己也感觉经脉又被冲开了不少,看来如果咱们多来几次,不但你的实力会大涨,我离经脉完全恢复的日子也不远了。”

    东方若兰却没有他那么乐观,微微叹道:“恐怕是不行,我只是因为修练过内功,而且还是第一次,才会对你有这么大的帮助的,以后再做的话,效果就不会那么明显了,而且随着你实力的增强,这种功法带来的效果也会越来越小,就算你能一直找到修练过内力而又没有破身的女孩子,也很难将经脉完全冲开。”

    “这样啊。”叶飞倒是没有多大的失落,他早就说过,如果自己的实力能一直提升,最终达到永生也不是不可能,这样一来,自己的女人也肯定能在自己的帮助下青春常驻,那有没有后代倒不是太大的问题了,于是笑道:“那就慢慢来,反正也不急。”

    “你不急我急呀。”东方若兰有些不满得撅起了小嘴:“人家还想让你给我一个孩子呢,如果你一直不能好,岂不是没有希望了?”

    叶飞笑道:“哪能一直不好?你也说了,我们有可能达到永生的境界,长久下去,总有完全好了的一天的,那时候再要也不迟啊。”

    “你这么说也对。”东方若兰皱在一起的柳眉仍是没有散开,继续说道:“不过我怀疑你就是完全好了,恐怕仍是没有那个能力。”

    “为什么?”这下连叶飞也有点急了,从东方若兰这里,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女人,必须要有自己的爱人和孩子,才算是完整,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女人有什么遗憾。

    “我早就说过了,你的身体很特殊,会自动产生那种亢阳之气,所以就算是经脉完全好了,那种阳气却仍会自动生成,说白了就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东方若兰幽幽得叹了口气。

    叶飞不由大急,问道:“难道,没有彻底解决的办法吗?”

    东方若兰有些怪异得看了叶飞一眼,说道:“有倒是有,不过却不好完成。”

    “

    ◢地?第|一??|?

    你就说是什么办法吧,我就不信,这个世上还有我叶飞做不到的事,为了能让你们的人生完整,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要去闯一闯!”叶飞霸气外露得说道。

    “哪有那么恐怖呀?办法其实也很简单的,只要你想做,就一定能完成,不过就怕你没有那个心呀。”东方若兰笑得很是怪异:“因为,这个解决的办法就在亦茹那里。”

    “我妈妈?”叶飞不由一愣,问道:“她又不懂医术,能有什么办法啊?”

    东方若兰脸上那种怪笑更浓,说道:“这根本用不到医术,每一个孩子在出生时,都或多或少会有些先天不足,只不过有的显现了出来,有的没有什么影响而已,而不足的那一点,其实是被留在了母亲的体内。”

    “这么说,我的先天不足就是无法解决这些亢阳之气了?”叶飞有些明白了。

    “不错。”东方若兰点头道:“而解决你这个问题的关键,就是亦茹体内的真阴之气,如果能得到她的真阴之气,虽然你的那种亢阳之气仍会继续生出,但是却也只能给你好处,不会再有什么困扰了。”

    “那要怎么样才能得到我妈妈的真阴之气呢?传功可以吗?”叶飞急急得问道。

    东方若兰笑道:“传功是不行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像上午咱们那样!”

    “啊?难道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吗?”叶飞不由愣住了,不错,他在心里一直幻想着柳亦茹,而且每次想到她时都会特别的兴奋,但那也只是幻想而已,在他的心里,妈妈永远都是如冰山雪莲一样圣洁的,根本不容许有任何人亵渎,连他自己都不行,上次只是在身体外的动作就已经让他觉得自己太过唐突了,更何况要真的去做?

    “没有!”东方若兰坚定得点了点头,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很为难?”

    “不错!”叶飞点头道:“她是我心中的女神,绝不允许任何人亵渎,包括我在内!算了,不能有后代就不要了吧。”

    “女神吗?这么说来你对她只有仰慕了?”东方若兰调皮得笑了起来,伸手隔着裤子握住他身上某个有了变化的东西:“可是,为什么一提到她,你就这样了呢?”

    叶飞并没有否认,轻轻点头道:“不错,我承认,她对我的吸引力甚至大过你们每一个,但是我却不能做出对不起她的事!”

    叶飞的答让东方若兰心里微微有些酸意,不过却也明白他这样是很正常的,所以并没有计较,只是问道:“可是,你想过亦茹的感受吗?”

    “什么感受?”叶飞有些不解得问道。

    “我从小是和她一起长大的,甚至可以说,你的两个姨妈都没有我了

    3地度第一

    解她。”东方若兰说道:“所以她的心事很难逃过我的眼睛,自从你的身体发生变化以后,我和她也见过几次,每次也都会说到你,不过我发现她在说起你时,眼神却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本来我不明白她好眼神是什么意思,但是今天我却突然明白了,因为你刚才看我时,眼里也出现了那种眼神。”

    “你是说……”叶飞心中仿佛被一个万斤巨锤砸了一下一般,整个人都呆住了,他现在虽然被称为天下第一聪明人也丝毫不为过,而且柳亦茹在他面前也确实有过几次不正常的表现,不过他却一直没有敢往这方面想,此时被东方若兰一提醒,才让他意识到,柳亦茹有几次看他时,眼神确实和叶云绮差不多。

    东方若兰并没有理会叶飞的发呆,继续说道:“而且,她和我一样,正处在女人最需要的年龄,难道你能给我这样的幸福,也能给别的女人,却偏偏给不了你最爱的人吗?”

    叶飞心中又是一震,是啊,自己可以给很多人幸福,又凭什么不让自己最爱的人也同样幸福呢?

    “若兰,谢谢你!”叶飞不由抱紧了怀里的东方若兰,用力在她小嘴上亲了一下,说道:“我想,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