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90章 若兰的心动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看了看来电显示,叶飞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过这个号码的组段倒是很熟悉,正是望海军专用的号段,想来应该是张强李云他们找自己有事了,却不知是什么事。

    心中奇怪的叶飞疑惑得接通了电话,还没有开口,对面就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小满?你这小子还真是难找呀,我找了好大一圈才问出你的号码来。”

    叶飞本以为是特战队那帮大男人找自己,不料却是东方若兰,虽然一下就听出了她的声音,但是心里的落差还是让他下意识得问了一句:“东方阿姨?”

    “可不就是我吗,怎么,你这小子

    最?新第一?|2

    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东方若兰有些不满得说道,只是叶飞不知道的是,她此时的心跳有些加速,自从和叶飞有了那一次的尴尬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他时,她的心里总是不能平静,甚至有时还会味他那个坏东西敲击到自己敏感的胸前的感觉,这让她很是慌乱,所以一直对叶飞极好的她才会敲打了他一句,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

    叶飞不禁汗然,他自然不会说出自己下意识确认的理由,只好说道:“不是啦,东方阿姨你可是我朝思暮想的人呢,我又怎么会听不出你的声音?只是我这个破手机质量有些差劲,所以声音有些变化了而已。”

    叶飞这么说,只是想掩饰一下自己的失礼,同时也想逗一下东方若兰开心而已,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听到东方若兰的耳中却有些不一样了,本就比较紧张的她听了这句话后差点下意识得把电话扔到一边,心也差点从嗓子里跳出来了,不过想到找他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才用最大的毅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说道:“好了,不跟你扯了,你一会能不能过来我这边一趟?”

    “好啊,自从上次见面后我对东方阿姨可是一刻也不想离开了,你的召唤,我自然是马上就到!”叶飞还不知道东方若兰因自己的一句话而胡思乱想起来,仍是口花花得说道。

    东方若兰心中又是一跳,不敢再让他说下去了,急忙说道:“那好,一会你直接来我办公室就行了!”说完也没等叶飞答应,就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东方若兰满脸通红得捂着自己跳得异常厉害的胸膛,心中暗暗苦恼起来,自从上次在叶飞那里体会到那种自己一直苦苦找而不得的心跳感觉后,她的心就乱了起来,一方面很是享受那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另一方面却又在暗暗的害怕着,因为他的年龄和自己差了一倍不止,最重要的是,他可是自己好姐妹的儿子,如果自己万一有一天有能控制自己的话,又该怎么去面对柳亦茹呢?

    这边的叶飞却是有些奇怪得看着突然被挂断的电话,有些不明白东方若兰为什么会这样,不过却也没有多想,反正一会就要和她见面了,有什么事到时候再问也是一样。

    “哼,花言巧语,又在骗哪个女孩子了?”叶飞接电话并没有背着肖含月和林灵,所说的话自然全被她们听去了,肖含月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含笑看着这个年龄和女儿一般大,却又让自己爱得发狂的小男人,不过林灵却是有些不满

    ?第一?

    得撅着小嘴嘀咕了一句。

    叶飞嘿嘿笑了起来,伸出手捏了一下林灵撅起来的小嘴,说道:“怎么,我的灵儿吃醋了?”

    虽然心里从自从叶飞变化之后就没有再存独占他的想法,但是只是自己知道的,就有叶云绮和那个还不知道是谁的丰满女人,再加上自己和自己的妈妈,就已经四个了,现在又有了一个什么东方什么的,就算林灵再大度,心里也忍不住有些小小的醋意,不过嘴上却不肯服输,

    度第?一?¨?

    哼道:“谁吃醋了?多些姐妹管着你才好呢!”

    看着林灵那口是心非的小模样,叶飞越来越觉得她可爱无比,笑道:“放心吧,是军的东方阿姨,你也认识的,刚才我只不过是在和她开玩笑而已。”

    肖含月和林灵虽然也认识东方若兰,但是由于见面的机会并不多,所以和她并不太熟悉,此时叶飞一说起,她们的脑海里才闪过那个完全不下于她们两个的那张绝世容颜,林灵撅着小嘴道:“骗谁呢?连我妈妈你都敢,更何况名花无的东方阿姨呢。”

    “喂,你们两个,斗嘴别扯上我呀!”肖含月娇嗔得白了女儿一眼,不过心里却并没有生气,反而看着这一对小儿女斗嘴让她感动非常的温馨,她现在的心态恐怕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一方面把叶飞当成自己倾心爱恋的男人,一方面又把他当成了那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这样复杂的感觉不但没有

    第一

    让她纠结,反而给了她一种比纯粹的男女之爱更加心醉的感觉。

    早餐过后,叶飞告别了二女,不过却并没有立马打车去军,而是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电话打进了明家,自从来后,除了苏玉娴之外,自己的女人都见过了,叶飞本想今天到她那里去的,不料又被东方若兰先一步召唤了,无奈之下也只好先在电话上安慰一下苏玉娴了。

    不过电话打过去之后,叶飞才知道,今天自己不过去还真是一个明知的选择,不然自己面对苏玉娴这个风情万种的大美人也只能干着急了,因为经过这些天的筹备,望大那边的实验终于步入了规道,这几天明教授正准备搬到望大去住,苏玉娴和明月心正在帮他准备搬家的事宜呢,现在家里忙得很。

    不过这对于叶飞来说却也是个好消息,因为明教授搬走后,明月心平日里还要忙工作,家里一般就只有苏玉娴在了,自己要是想找她,那可以说是随时随地都有机会了。

    情着愉快的心情,叶飞很快到了军医院,现在他在这里的知名度已经不小,好多人都认识他,所以在和门卫打了个招呼后,就一路畅通无阻得走到了东方若兰的办公室门口,只是让他感觉有些可惜的是,这一路并没有碰到东方若兰的干女儿、那个可爱的小护士苗欣。

    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叶飞并没有马上敲门进去,而是让自己进入了那种枯井无波的状态,将办公室里面的情景尽数映入了自己的脑海里,他想看一看,东方若兰在干什么,心情怎么样,因为对她起了念想的叶飞很想讨她的欢心。

    让叶飞感觉有些奇怪的是,一向对工作十分认真的东方若兰此时却并没有工作,而是呆呆得坐在办公桌前,双目定定得看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上的表情颇为复杂,一会露出有些痴迷的甜蜜笑容,一会又皱起秀眉显得颇为烦恼。

    叶飞的心中不由一动,东方若兰现在的样子,怎么那么想是一个在思念爱人的女人?难道她已经恋爱了?

    即使现在下处于那种万事俱在掌握的状态中,这个猜测仍是让叶飞的心中一痛,自从上次见面后,

    ??度第一?

    他心里已经把东方若兰当成了自己的,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三十多年一直没有这种念头的她竟然在这个时候恋爱了,这让叶飞情何以堪?

    直到这一刻,叶飞才明白吃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这让他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女人们,本应属于一个人的爱情,却被自己残忍得分成了好多份,那她们的心里肯定也不好过,但是最后她们却都选择了放纵自己,叶飞知道,这是因为她们对自己那种深深的爱意,而自己呢,无疑也是爱东方若兰的,那是不是说,自己也要因为对她的爱,而放纵她对别的男人的感情呢?如果发自己的女人们做榜样,答案无疑是肯定的,可是叶飞却发现,这,真的很难做到。

    强忍着心头的酸楚,叶飞正想敲门,不过此时一直没有动静的东方若兰却叹了一口气,从抽屉里取出一个东西,双目痴痴得看着,喃喃得说道:“你为什么要长大啊?如果还是像以前一样,我又何必这么烦恼?”

    叶飞有些好奇得把注意力移到了她手里的东西上,原本酸楚的心一下变得兴奋起来,因为东方若兰手里拿的,是一个相框,而里面的照片,正是三年前自己和她的一张影。

    原来是我!原来她想的人竟然是我!叶飞心中大喜,直恨不得在地下翻几个跟头来配自己心中的喜意,这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过了好一会,叶飞才抑制住自己心中的兴奋,轻轻得敲了敲门,大声说道:“东方阿姨,我来了!”同时观察着东方若兰的反应。

    只见她猛得一惊,很是慌乱得把相框藏进了抽屉里,快速得整理了一下身上并不乱的衣服,又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才说道:“进来吧,门没有锁。”

    东方若兰的动作让叶飞的心里暗笑,不过却又有些感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对她好一点,不只是她,自己所有的女人都是这样,因为从自己这里,他知道了爱人被分去的无奈,不能放弃她们任何一个的自己,也只能用加倍的疼爱去弥补她们心中的创伤了。

    进了办公室,叶飞在东方若兰的对面坐了下来,直接问道:“阿姨,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啊?”

    叶飞的开门见山让东方若兰暗暗的松了口气,她现在最怕的就是叶飞像刚才在电话里一样对自己口花花,因为刚才没有见面,他的话都让自己忍不住心慌意乱了,现在如果还这样的话,她都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了,不过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有些失落,这种有些矛盾的心理让她有禁有些鄙视自己。

    “没什么,只是听欣儿说,你有一种能让人瞬间恢复大部分体力的药丸,能不能给我几颗让我研究一下?”平静了一下心情,东方若兰说出了叫叶飞来的目的:“而且你现在的身体也好了很多,我想再给你检查一下,看看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好啊,这个你先拿去研究,不够的话再找我要。”叶飞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瓶恢复丸递给东方若兰,又问道:“至于检查,要我怎么配,是不是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啊?”

    叶飞的问道让东方若兰脸上微微一红,叶飞小时候,她也是帮他检查过几次的,由于这种经脉上的检查要找准穴位,所以每次叶飞都是不穿衣服的,不过那时候他还小,东方若兰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却不同了,他已经长大,最重要的是,东方若兰心里对他的感情已经不知不觉得发生了变化,所以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坦然得面对。

    “这里不方便,还是到我宿舍里检查吧。”东方若兰提议道,本来给病人检查身体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可是东方若兰却很是心虚,下意识得就怕别人会看到,所以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

    这样对自己有利的提议叶飞自然不会反对,笑道:“那好啊,我还从来没有到阿姨你的闰房去看过呢,现在终于可以饱饱眼福了。”

    “贫嘴!”东方若兰心中一阵慌乱,下意识得白了他一眼,却不知,她这种含羞的娇嗔眼神,让她看起来是那样的娇媚,让叶飞忍不住心中一荡。

    东方若兰的住处虽然名为宿命,但其实是一座位于医院东北方向的单独的小楼,这座小楼里只住了她和苗欣两个人,不过这样的安排并没有让别人觉得不公平,因为东方若兰的医术实在是太过高明,称之为“神医”也一点不为过,而做为她的干女儿的苗欣,住在这里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况且得到了东方若兰医术大部分真传,只是差些经验的苗欣也足以算得上是一个小神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