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89章 坐拥母与女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直到叶飞和林灵那边的动静完全消失,之前被叶飞弄得很累的肖含月才挂断了电话,带着舒心的微笑进入了梦乡,却不知刚刚尝试到个中滋味的林灵根本没有睡的意思。

    静静得趴在叶飞怀里休息了一会,林灵忽然伸手捉住叶飞那虽然刚开始让她很痛,但是后来又带给她无尽舒爽的大鸡巴,轻轻得把玩着,低声说道:“我现在更能理解妈妈了。”

    “什么?”叶飞下意识得问了一句,他只顾着享受林灵柔软的小手了,并没有想她话里的意思。

    “这个呀!”林灵微微用力攥了一下手里又硬起来的鸡巴,笑道:“被它弄过之后,我都有些上瘾了,更不用说正处在需求最大的年龄的妈妈了。”

    “我承认,我和你妈妈在一起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更多的却是因为我对她也产生了和对你一样的感情,这才是我们在一起的真正原因。”叶飞不想林灵以为肖含月和自己只是肉体上的关系,所以向她解释了一句。

    “嗯,我知道的!”林灵往叶飞身上爬了爬,有些调皮得将他的大鸡巴夹在自己的腿弯里,笑道:“你爱她,也爱我,所以我就不担心你会不要我了。”

    虽然很享受林灵还给自己的别样的快感,但是叶飞仍是忍不住苦笑道:“你怎么老是担心我会不要你啊?难道我就是那样的人吗?”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林灵撅起了小嘴,说道:“可是你有了我妈妈这样的大美人,而且绮绮现在又变得这么漂亮,人家就是担心你会看不上人家嘛!”

    “绮绮?”叶飞心中一跳,问道:“你怎么会突然说起她?”

    “嘻嘻。”林灵笑了起来,拿过自己的手机,打开一个视频放在他眼前,说道:“你敢说这不是绮绮吗?”

    看着眼前的视频,叶飞不禁有些无语,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叶云绮竟然调皮得把和自己欢好的场面给拍了下来,还给了林灵,不过不得不说,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自己欢爱的场面,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啊。

    见叶飞沉默下来,林灵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同时也明白了以前叶云绮为什么会一直问自己如果有别的女孩看上了叶飞会怎么办,心中不但没有怪叶云

    点^'b点^

    绮,反而对她颇为感激,毕竟自己虽然也和叶飞是青梅竹马,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比得上他们之间的感情,如果叶云绮想要独占叶飞的话,自己的机会还真是不太多,而叶云绮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还极力促成自己和他的事,这种大度又怎么会不让林灵感动?而且心里也产生了一种不服输的念头:既然你这么大度,那我也不能小气了,反正看他这样样子,多应付几个也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怎么样,承认了吧?”心中一点小小的酸意也被赶了出去的林灵笑嘻嘻得问道。

    叶飞点头道:“不错,那正是绮绮,她也是我的女人。”

    林灵动了动身子,整个人都趴到了叶飞身上,用自己的双腿把他的鸡巴夹住,让它轻轻碰触着自己刚刚被开发的妙处,笑道:“你的女人还不少呢,那能不能告诉我,和你还有绮绮在一起的那个又是谁?”

    “这个以后再告诉你。”叶飞帮作神秘的道:“不过你可以猜一猜。”

    “你以为我猜不到吗?”林灵哼了一声,凝神想了想,忽然嘿嘿笑道:“看身材和我妈妈差不多,那年龄也应该是和她差不多的,哇!不会是我未来的婆婆亦茹阿姨吧?”

    “别胡说!”叶飞瞪起了眼睛,大手轻轻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不过被她紧紧夹住的鸡巴却忍不住跳动了几下。

    林灵见叶飞瞪眼,本来以为自己的玩笑开大了,还有些后悔呢,不过随即就感觉到了他鸡巴的变化,已经和叶云绮学了不少“理论知识”的她知道男人在激动的时候才会有这种反应,心里立马明白了些什么,笑道:“那以后我就叫她姐姐了好不好?”

    叶飞心中又是一跳,猛得翻身将林灵压在身下,喝道:“你这个没大没小的小色女,看我怎么收拾你!”

    刚才由于叶飞怜惜林灵是刚刚开苞,只让她泄了一次,而这却根本不能让在这方面遗传到了肖含月的林灵满足,而且最后林灵趴在他身上时,大鸡巴还在她的小骚屄上摩擦了好

    ?地第?一?

    久,早就让她淫性大起了,现在见叶飞要继续肏自己,哪里会反对。

    “大色狼,不要啊,你刚才就已经插得人家好疼了,人家不要让你插了。”林灵嘴里说着不要,小屁股却已经微微挺起,双腿轻分,直接将叶飞暴怒的大鸡巴迎进了自己淫水涟涟的小骚屄。

    叶飞也没有想到还只是第一次挨肏的林灵竟然会这么的浪,完全不像她平时的性格,心中不由大为兴奋,性抬起她两条腿按在她的胸前,使得她那刚刚被自己开发出来的小骚屄更加的凸出,然后自己只是用双手双脚撑住床,仿佛肏已经久经风雨的熟女一般用自己大得有些离谱的鸡巴狂捅着她紧窄的嫩屄。

    林灵毕竟还是刚刚开苞,一时间只觉得自己的屄被他肏得有些疼痛,不过更多的却是比刚才更加强烈的快感,而她也不愧是肖含月的女儿,性欲和她是一样的强,为了追求那无尽的快感,根本就顾不上屄里那点小小的痛楚了,只知道猛旋着屁股配着叶飞越来越用力的抽插。

    看着身下浪劲儿十足的未婚妻,叶飞都有些后悔到现在才肏她了,不然的话今天来个母女同床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这肯定是迟早的事,他也不太着急,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林灵虽然也被自己肏得大声浪叫着,可是她毕竟还是新手,根本不知道用一些刺激的话让自己更加兴奋,看来也只好让叶云绮以后多教教她了。

    食髓知味的林灵缠着叶飞要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最后她实在是没有一丝力气的时候,她的小嫩屄已经被肏得红肿不堪了,好在现在有了恢复丸,不然明天肯定起不了床,如果叶飞是一般的男人,肯定是应付不了她的,不过以他的能力,摆平她自然是很轻松的事,所以叶飞反而更加的喜欢她了,因为他由衷得希望自己的女人战斗力能强一点,那样自己才可以爽得更久。

    早上叶飞是在一阵喷嚏声中醒来的,现在肖含月还有林灵都和自己有了最亲密的关系,而且她们也相互知道了对方,叶飞自然不用再顾忌什么,所以昨天是直接在林灵的房间休息的。

    睁开眼睛,只见林灵用调皮得用她的一缕秀发在自己鼻孔里轻扫着,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让叶飞不禁暗自感慨,女人在这方面果然有着天生的优势,昨晚被自己弄成那样的她竟然一大早的就这么有精神。

    林灵显然也是刚醒来不久,连衣服都没有穿上,就那么光着半趴在叶飞身上,用自己胸前那对柔软轻压着叶飞的胸膛,见叶飞睁开了眼睛,不禁为自己的小恶作剧格格得娇笑起来,使得她那一对颇具规模的肉球在他的身上滚动着。

    早上本就是男人火力最为旺盛的时候,更何况叶飞的火力又比一般的男人强得多,此时被林灵一逗,哪里还忍得住,当下低吼了一声,轻轻的一翻身,将这个可爱的未婚妻压在身下,就准备来一场晨练。

    林灵昨晚初偿个中滋味,自然也是很想,不过最后却又红着脸制止了他,伸出小手到下面握住他那要使坏进入自己的东西,小声说道:“不要了,妈妈已经起来了。”

    叶飞却是毫不在意得继续在林灵的脸蛋上轻吻着,笑道:“那怕什么的啊,她又不是不知道,而且你昨晚还直接看到她了呢。”

    虽然觉得叶飞说的有道理,但是林灵毕竟脸嫩,仍是拒绝道:“要那让妈妈听到了,多不好意思呀!”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都是我的爱人,爱人间又怎么可能不做喜欢做的事?”叶飞嘿嘿坏笑道:“而且,说不定以后你们还有机会一起让我这样呢!”

    也许是由叶飞的这一句话想到了以后会发生的事,林灵的脸上涌起一丝异样的酡红,咬了咬嘴唇,小声说道:“那也是以后的事,

    ◢第?一?|?

    你得先说服了妈妈才行。”

    叶飞不由大喜,他这么说,只是在给林灵打一个预防针,那以后让她们母女两个一起来就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不料林灵竟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下来,看来这一天是真的不远了,至于肖含月那里,只要自己在她身上多努力一下,不怕她会不答应,这又怎么能不让叶飞欣喜若狂。

    “好灵儿,你说的是真的吗?”叶飞抱紧了林灵,想再次确认一下。

    “什……什么呀?”林灵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却是故作不解得问道,女孩的羞涩让她根本不可能一下就答应下来。

    “你刚才自己说的,只要我能说服你妈妈,你就和她一起来。”叶飞笑道:“你可不能反悔哦。”

    “不反悔就不反悔,我就不信你能说服我妈妈!”林灵不服输得哼了一声,又道:“那现在可以起来了吧?”

    “可是,它怎么办啊?”叶飞说着轻轻挺了一下仍被她握在小手里的东西:“总不能让它一地这么站着吧?”

    “大色狼!”林灵不满得哼了一声,不过身子却慢慢得钻进了被窝里,虽然她并没有用嘴服侍过叶飞,但是要叶云绮给她的视频上却也是有这样的场景的,以她的聪明自然是不难上手,再加上叶飞的指导,在十分钟后,终于让叶飞消停了下来,自己却被弄得满嘴都是。

    “坏蛋!”林灵含乎不清得骂了一声,也顾不上穿衣服了,从床上跳了下去,一溜烟得跑进了洗手间,随即里面传来了漱口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林灵才从洗手间里出来,此时叶飞已经穿好了衣服,笑问道:“味道怎么样?”

    “你还说!”林灵顾不上羞涩,猛得跳到叶飞身上,挥起小拳头在他胸膛上轻轻捶了几下,娇嗔道:“你这个坏蛋,来了也不说一声,害人家没有防备,咽下去了好多!”

    “这一点你可不如绮绮哦,她每次都会很高兴得吃下去的。”叶飞嘿嘿笑道,希望能以此激得林灵也学叶云绮一样吃下去。

    林灵却不上当,哼道:“别用绮绮来激我,我说什么也不会吃你的这东西的,恶心死了!”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林灵心里却并没有什么抵触情绪,只是觉得那东西味道不怎么样而已。

    二人又笑闹了一会,林灵才在叶飞的不继捣乱下有些艰难得穿好了衣服,又一起洗漱了一下,才走出了林灵的房间。

    虽然昨晚因为弄得太狠而吃了恢复丸,从而让林灵受到的创伤完全恢复,但是她毕竟是刚刚经历此事,现在走起路来还是有些不太自然,这让担心会被妈妈取笑的林灵在从房间到客厅的一路上白了叶飞好几眼。

    二人到了客厅,

    ??第一?¨?

    发现早餐都已经摆好了,而肖含月坐在餐桌的旁边,脸上有些惶恐的表情,显然是在担心女儿不能原谅自己,虽然昨晚在电话里已经听到了一切,但是她却不能确定那是不是女儿在意乱情迷之下的一时之想。

    看到肖含月那小心翼翼的表情,叶飞和林灵都不禁有些心疼,在对视了一眼后,林灵一把把叶飞推到肖含月的身边坐下,自己则坐到了他的另一边。

    拉起叶飞的一条手臂搂住自己的肩膀,又示意他用另一只手搂住肖含月,林灵笑道:“叶子哥哥,叫你来我们家不错吧,现在可是传说中的齐人之福哦!”

    被叶飞当着女儿的面搂住,本就有些不安的肖含月心里更是忐忑起来,而女儿的那句话也让她弄不清她是真的这么想还是在说反话,不过在看了看林灵的表情后,肖含月心里才松了一口气,因为对于林灵她是最为了解的,女儿是不是真的开心,她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灵儿,你不怪妈妈了吗?”肖含月虽然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女儿一句。

    “当然,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呀。”林灵笑道:“要怪也只能怪这个大坏蛋!”

    听到林灵的前半句,肖含月心中大喜,不过后半句却又让她纠结起来,女儿对这件事还是耿耿于怀吗?只不过因为是自己,她才强颜欢笑的?如果是那样,自己还是忍痛离开叶飞的好。

    不过肖含月一个念头还没有转完,林灵接下来的话又让她从地狱到了天堂,同时也深深得被女儿感动了。

    “这个坏蛋,如果早点把你们的事告诉我,妈妈你就不用担心这么久了,而且也早就可以光明正大得和他在一起了嘛。”林灵嘻嘻笑道。

    “好女儿,谢谢你!”感动得几乎要哭出来的肖含月忍不住从叶飞的胸前探过身子,用力得抱住了另一边的林灵。

    林灵也将上身探过来,伸手抱住妈妈的脖子,嘻嘻笑道:“谢什么呀?就当他是我孝敬给你的礼物好了!”

    看着怀中其乐融融的二女,叶飞心中不禁大为爽快,同时身体上也爽得不行,因为二女此时都趴在他的身上,由于位置的关系,他那个因为同时抱住二女而精神倍得站起来的坏东西正好被二女胸前那两对虽然大小不同,但是无论形状还是触感都完美之极的半球给四面包夹住了,那种奇特的触感让他不由大为激动,如果不是顾及肖含月的小菊花昨晚受伤甚深,而前面因为来了那个又暂时不能用,他恨不得现在就要试试这对母女花同时上阵的滋味了。

    由于心里产生了龌龊的念头,叶飞的坏东西忍不住轻轻跳动起来,让感觉到它的二女都一下羞

    ◢地度第|一?

    红了脸,急忙从他怀里坐直了身子,不再刺激他,转而解决起眼前的早餐来。

    叶飞也因为不能立马上阵而放过了她们,和她们一起吃起了早餐,等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才开口道:“灵儿,我今天不去学校了……”刚说到这里,叶飞兜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