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87章 岳母后庭花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直到最后一丝力气也被耗完,激动中的唐柔才娇喘吁吁得向叶飞求饶。

    叶飞看了看时间,发现现在不但已

    ?|第一??

    经下课,就连第四节课也已经过了一大半时间了,心中不由暗汗,在唐柔的激情下,自己也有些忘我了,好在这中间没有什么人来这里,不然岂不是要被人看到了?为免夜长梦多,他急忙从唐柔柔软的娇躯上下来,将自己的大鸡巴慢慢拔出她饱受摧残的小骚屄,弄得唐柔又发出一连串的娇吟。

    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湿巾,帮着唐柔清理了一下,叶飞正想把衣服穿好,不料唐柔却一把拉住了他,让他重新躺在自己身边,而她则是把那张已经恢复了红润的绝美脸蛋靠在他的胸膛上,一只手抱着他的脖子,另一只小手却伸到下面,轻轻握住他那根虽然连续发射了好几次,但仍是精神无比的大鸡巴,缓缓得套弄着,柔声道:“再陪我一会吧,顺便给我讲讲你这几天的行踪。”

    “可是……”叶飞转头向门口看了一眼,意思是如果有人来了怎么办?

    唐柔笑道:“整个上午,只有你们班有体育课,而且这个器材室是我负责的,如果不是上课时间,根本不会有人来。”

    叶飞这才放下以来,轻轻闭上眼睛,一边享受着她小手的抚慰,一边笑道:“既然是讲故事,那我总得有点福利吧。”

    “好啊。”唐柔答应了一声,身子轻轻向下滑去,一直来到他的双腿处,然后双手捧起自己胸前那对大奶子,轻轻将叶飞的鸡巴夹在中间,双手再往里面一压,让

    ?

    ¨度第?一?

    第?一?3

    自己的奶子把整根鸡巴包住,慢慢动了起来,同时抬头向叶飞媚笑道:“这个福利怎么样?”

    叶飞不禁惊讶得睁大了双眼,看着唐柔,问道:“你怎么会这个的?”这个问题刚才他就在奇怪了,只是一时没想起来问而已。

    “别以为只有你们男孩才会看毛片!”唐柔娇媚得白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去,张开小嘴把自己的奶子无法包住的大龟头轻轻含住。

    “原来是这样,你还真是个小色女呢。”叶飞笑道:“不过我喜欢,就这样好好的给老公服务吧,老公讲故事给你听。”

    放学的铃声响起的时候,叶飞已经大致把这次的行动给唐柔讲了一遍,而他也在唐柔的服侍下到了极限,身子猛得一震,然后从她的小嘴里暴发起来。

    这个时候,唐柔并没有躲闪,而是紧紧得含着他的龟头,直到他把最后一滴也喷出来之后,才

    ?地度第?一?

    让那根即使变软了也同样规模惊人的大鸡巴退出自己的小嘴。

    就在叶飞以为唐柔会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时,唐柔却是“咕噜”一声尽数咽了下去,而且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得伸出舌头把嘴角粘上的一点也卷进嘴里。

    唐柔的动作让叶飞既感动又激动,双手捧起她的脸蛋,柔声说道:“好柔柔,你不用勉强自己的,我知道那东西的味道不好。”

    “是不怎么好。”唐柔很是受用叶飞的柔情,笑道:“不过我没有勉强,因为我喜欢你的味道!”

    这样的女孩,又岂会不让叶飞备加疼爱?忍不住将她抱进怀里,又温存了好一会,才和她一起离开了器材室。

    把唐柔送她的宿舍后,叶飞并没有去找叶云绮和林灵吃午饭,因为他要去凌云会的总部看一看,现在的重中之重就是他的那个制造高手计划,虽然对于张一德还有光头他们十分放心,但是叶飞还是想亲自去看看进度。

    给叶云绮打了个电话,告诉了她自己下午的安排,并且让她转告林灵,自己晚上会到她家去,至于怎么向林灵解释他和唐柔离开后为什么没有去,那就是叶云绮的事了,相信已经了解了一切的她可以很好得完成这个任务。

    对于林灵,叶飞的心里还是很愧疚的,因为自己把原本只准备给她一个人的爱,分成了无数份,所以叶飞并不想对她隐瞒什么,只是怕她一时接受不了,才决定暂时先不告诉她真相,等以后有了机会再慢慢向她透露。

    不得不说,张一德虽然年纪已经大了,但是在做事的果断上却一点也不输于任何一个年轻人,昨天晚上才刚刚和叶飞定下以后的发展路线,到今天中午的时候,竟然已经被他收服了五个中小型帮会,收服的那些成员,也统一带到了凌云会的地下室里。

    现在的地下室,已经和昨晚大不相同了,其它的东西一律被搬了出去,里面只剩下了几十台这段时间让光头他们赶制的仪器,这样一来,几乎每个小时,都有几十个高手被制造出来,这个进度让叶飞颇为满意。

    而且这里的安全性又比昨天高出了许多倍,叶飞感应了一下,在这个地下室的周围,明里暗里竟然足足有上名高手保护着,由于这些高手在改造时都被植入了对叶飞绝对忠诚的命令,即使以前没见过他的,也都能在第一时间认出他来,所以来到这里的叶飞被很是恭敬得请进了地下室。

    “老大,你来了!”刚一进门,叶飞就听到了几个惊喜的声音,正是从临海来帮忙的光头他们,现在的临海,也基本已经稳定,虽然仍有不少的势力盘踞在那里,但是光头他们却已经可以抽身了。

    叶飞向他们点了点头,示意大家都坐,然后问张一德道:“张爷爷,进行得怎么样了?”

    张一德笑道:“很不错,从昨晚到现在,咱们已经多出三多名高手了,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得增加中,相信用不了多久,别说是望海和临海了,就是你想统一整个龙国的地下世界,也不成问题了。”

    “那个不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把望海给我彻底得控制住。”叶飞摆了摆手道:“对了,这些被改造的人都有什么反应啊?”

    “按照你的吩咐,在改造前我们都把这个副作用告诉他们了,本来他们都是不愿意接受改造的。”说到这里,张一德笑了起来:“不过在光头他们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实力后,绝大部分的人都同意了改造,毕竟干咱们这一行的,实力是最重要的东西,所以基本上没人会在意那个副作用,只有极个别非常看重这种事的家伙,才有些不情愿,不过那也由不得他们了。”

    叶飞松了一口气,笑道:“那就好,本来我还担心他们都不愿意接受呢,虽然咱们可以让他们绝对忠诚,但是他们本来的意识却并没有失去,如果对此有意见的话,说不定以后办起事来会消极怠工,那就不是我想看到的了。”

    “放心吧老大,反对的那些人我们都已经记下来了。”光头说道:“以后只要不给他们派重要的任务就好了。”

    “不错。”叶飞赞赏得点了点头,对于他们的细心非常满意,又问道:“对了,你们在临海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收进来的人是不是都可靠啊?”

    “这个……”紫毛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得笑道:“由于上次对青龙帮时实力太过悬殊,倒是根本没有测出那些人的忠诚度,不过现在有了这个仪器,倒也不用怕他们有什么异心了。”

    紫毛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因此叶飞也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又和他们闲聊了一会,就离开了凌云会总部。

    出来时,时间还不到学校的时候,叶飞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现在有了时间,他决定要去学校接一下林灵,给她一个小惊喜。

    想到就做,叶飞随手拦下一辆出租出,先是让他拉着自己到了一个情侣用品店买了一些东西,然后就赶去了学校。

    叶飞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放学的铃声正好响起,等了一会,就见叶云绮和林灵手拉手得走了出来,几乎同时看到了等在那里的叶飞。

    林灵的脸上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和叶云绮一起跑了过来,问道:“你的事都办好了?”

    “是啊,很顺利,所以来接你们一下。”叶飞笑道。

    林灵和叶云绮的心中都涌起一阵小幸福,林灵问道:“听绮绮说,你们今晚要到我们家去住,是吗?”

    叶飞笑着点了点头,叶云绮却说道:“不是我们两个,是他自己,婶婶和静静都还不知道哥来的消息呢,我得去告诉她们一声。”说到这里,又嘻嘻一笑:“而且,我也不想给你们当灯泡呀。”说完,没等林灵发飚,便格格娇笑着跑掉了。

    叶飞拉过脸色有些微红的林灵的小手,说道:“咱们也走吧。”

    “嗯。”因为羞涩而有些迷迷糊糊的林灵跟着叶飞走了几步,才想起今天妈妈会来接自己,于是说道:“还是等会吧,我妈妈马上就要来了。”

    听说马上就能见到肖含月,叶飞心中不由一阵激动,嘿嘿,自己的空间里可是有给她准备的一件特别的礼物呢。

    过了不久,二人就看到肖含月那辆熟悉的车子停到了学校门口,然后一身职业装的肖含月从车上下来,东张西望起来,林灵知道妈妈是在找自己,于是挥手叫道:“妈,我们在这里。”

    由于叶飞二人离开了门口一点,肖含月来到时并没有看到林灵,心中不禁有些着急,不过随即就听到了女儿的声音,过头来,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却是那个让她日思夜想的身影。

    肖含月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与激动,不过在女儿面前自然不能表达出来,于是强忍着心中的激动,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道:“小满,你来了啊?”

    叶飞笑道:“是啊,今天要到阿姨家去叨扰,不会太冒昧吧?”

    “当然,先上车吧,咱们边走边说。”肖含月笑着当先上了车子,并且发动起来,林灵有些奇怪得看着似乎变得生分起来的妈妈和叶飞,不过也没有问什么,拉着叶飞一起上了车。

    因为面对女儿时有些心虚,一路上肖含月都没怎么跟叶飞说话,只是专心得开着车,倒是让林灵的心里更加迟疑了。

    到林家的别墅里,肖含月去准备晚餐了,客厅里只剩下了叶飞和林灵二人,林灵终于问出了自己心中的迟疑:“叶子哥哥,你和我妈妈吵架了吗?”

    “没有啊。”叶飞愣了一下,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林灵皱着秀眉道:“我怎么感觉你们两个今天都怪怪的?”

    叶飞心中暗汗,本想避免在林灵面前露出亲密神态的,没想到却做过头了,倒更引起了她的怀疑,只好笑道:“没有了,可能是这几天没有见面,有些生分了吧。”

    “这样啊?”林灵点了点头,虽然心中仍感觉有些不对,但是却没有再问什么。

    在有些怪异的气氛中,三人吃过了晚餐,又坐在客厅里看了一会电视,便各自去休息了。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叶飞估计着林灵应该睡了,这才从自己的卧室里钻了出来,悄无声息得来到肖含月的卧室。

    此时的肖含月还没有睡,穿着一身睡衣斜身躺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本书,却根本没有看,显然是在等着叶飞。

    由于刚刚沐浴过,肖含月的一头长发并没有像平时那样盘起来,而是瀑布般得批在肩头,在柔和的灯光下,本就美绝人寰的脸蛋散发着一层珠宝一般的光芒,再加上一身若隐若现的睡衣,更是让她整个人都显露出一种惊人的美态,让看到这一幕的叶飞心中一片火热。

    此时肖含月也看到了叶飞,急忙把手里的书扔到一边,几乎在叶飞刚刚张开双臂的同时,将自己那动人的娇躯投入了他的怀抱,喃喃得说道:“你终于来了,月月好想你!”

    叶飞并没有多言,直接低头吻上了她的小嘴,而肖含月也热情得应起来,仿佛想通过这个吻,将自己心中多日来的思念尽情宣泄出来。

    二人虽然一共才只有过两次,但是却像配了许久的夫妻一般,很是默契得帮对方脱着衣服,等到这一吻结束的时候,这对本不应相爱的人已经毫无阻隔得抱在一起躺了下来。

    可是就在叶飞马上就要进入正题的时候,肖含月却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阻止了他,一脸歉意得说道:“不行,这两天我的那个来了。”

    叶飞一愣,下意识得向她那里看去,虽然并没有看到什么碍眼的东西,但是却也明白,先不说她那远比常女人强烈得多的需求,就只是对自己毫无保留的爱意就不可能让她骗自己,至于之前为什么没有说,叶飞也能猜出个大概,那就是她太想念自己,以至于在见面的激动之下根本就忘了这个。

    见叶飞没有说话,肖含月还以为他是在失望,于是拉过他的双手按在自己胸前,说道:“要不,我用这里帮你吧。”

    “其实,你还有个地方可以帮我的哦。”叶飞的大手在她胸前活动着,微微笑道。

    肖含月被他弄得发出一连串的娇吟,断断续续得问道:“哪里呀?”

    叶飞笑着将右手滑了下去,抚过她那对如满月般丰满的臀瓣,在中间的门户处轻轻一点,说道:“这里啊。”

    “啊!”肖含月被他这么一点,娇躯忽然一颤,打了个机灵,让又发现了她的一个敏感点的叶飞大为兴奋。

    “这里啊?还是不要了吧。”肖含月有些迟疑得拒绝了他。

    叶飞不禁有些失望,不过却也不忍强迫她,笑道:“你要是不想,那就算了。”

    肖含月轻轻摇了摇头道:“月月的一切都是你的,又不想给你?只是现在没有什么准备,我怕会弄到脏东西。”

    “可是我有准备啊!”叶飞哈哈大笑起来,从空间里取出了一堆东西,正是他下午买的那些,原本他买这些东西,只是报着有备无患的想法,没想到肖含月竟然一下就答应下来,他又怎么会不开心?

    看到这些东西,肖含月的脸上一红,啐道:“你倒是准备得齐全,是不是早就打好意要作践人家了啊?”

    “正是!”叶飞笑道:“那我的小月月愿不愿意让我作践啊?”

    “就算不想又能怎么样?”肖含月故作无奈得说道:“人家已经落入了你的魔掌,还能逃得了吗?”

    叶飞哈哈大笑,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带着那个浣肠器进了浴室,不过当他正准备帮肖含月的时候,却被她赶了出来,虽然二人之间已经是毫无保留了,但是肖含月却还是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让他帮着做这种事,那实在是太羞人了。

    叶飞也没有强求,微笑着退了出来,而肖含月也没有让他多等,时间不长便也走出了浴室,脸上红红的,眼里娇媚得都要滴出水来了。

    叶飞不禁大喜,看来自己猜得真没有错,那里果然是她的敏感点之一,只是清洗了一下,就已经让她动情了。

    从床上一跃而起,叶飞用力抱住肖含月那丰满却不臃肿的娇躯,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下,笑道:“我的好月月,快让为夫好好的疼你一下。”说着将她放到床上,自己压了上去。

    一把扯掉岳母身上的浴巾,叶飞双手捧起她那对不输于自己妈妈的大奶子,用力得揉捏着,低直头去,含住一颗小奶头不断得吮吸,那酥酥麻麻的感觉让肖含月不禁格格浪笑起来,小手也伸到下面,握住了他早已硬得厉害的大鸡巴,很是熟练得套弄起来。

    这样弄了一会,叶飞有些不满足起来,于是拉起自己美艳风骚的俏岳母,让她趴跪在床上,将那个丰满无比的大屁股翘得高高的。

    和姨妈柳凤仪的屁股一样,这位美艳岳母的大屁股也总是让叶飞爱不释手,此时也不例外,见岳母已经趴好,叶飞急忙伏低了身子,用力得在她的大屁股上亲了好几下,才又直起身子,跪在她的身后,握住自己坚挺无比的大鸡巴,用粗糙的龟头在她那如温玉一般光滑的柔软臀肉上轻轻摩擦,最后干脆放进了她的臀沟里,来得划动着。

    那里正是肖含月的敏感点之一,此时被叶飞一弄,让她忍不住又痒得笑了起来,很是不满得扭动着大屁股,似乎是想逃脱他的挑逗,不料她这一动,正好让叶飞的龟头碰到了她渴望已久的小骚屄。

    肖含月的呼吸一下变得急促起来,过头来一脸哀求得看着叶飞道:“小满,好女婿,我的小骚屄好痒呀,你先肏它一会好不好?”

    叶飞低头看去,果然见美艳岳母的小骚屄里已经开始流出淫水了,不过还是摇了摇头道:“不行,想让我肏屄的话以后有的是机会,不过今天不行,你过例假还没有过去,这样会伤到你的。”

    地|第一|?

    “那好吧。”肖含月撅起了小嘴,心里为他不肏自己而有些不满,不过却又为他的体贴感到非常幸福,说道:“那你想做什么就快点吧,你那样弄,人家很痒的。”

    “嗯。”叶飞点了点头,从床边的小包里取过一瓶润滑剂,然后轻轻分开岳母那两瓣丰满的臀瓣,将润滑剂滴了几滴在她那形状优美的小菊花上。

    受到冰凉液体的刺激,肖含月那浅褐色的小菊花忍不住收缩了一下,将那几滴润滑剂给吸了进去,让叶飞大感有趣,不过也顾不上玩这个,继续倒出不少在自己的手心里,然后将它们涂抹在自己的鸡巴上。

    做好了一切准备,叶飞将巨大的龟头顶在俏岳母小小的菊花上,柔声说道:“月儿,我要来了。”

    “嗯,来吧。”肖含月点了点头,她的小屁眼实在是敏感得很,叶飞只是将鸡巴顶在上面,就已经让她的身体有些颤抖了,那种痒痒的感觉虽然不如被他肏屄时那么舒服,但是也并不难过,而是一种很新奇的感觉。

    见俏岳母已经做好了准备,叶飞不再迟疑,轻轻挺动腰肢,让自己巨大的鸡巴一点一点得向岳母的小屁眼里钻去。

    在终于进去一个龟头后,叶飞停了下来,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疼?”

    “疼是有一点,不过不怎么厉害,只是涨涨的,好女婿,你不用管我,继续就好,岳母的小骚屄没能第一个给你,现在岳母要把所有还在的第一次都给你。”

    叶飞心中感动,更想让她体会一下这不同的快感,于是继续向里面插去,这次买来的润滑剂不愧是专业的东西,上次给小姨后面开苞时,虽然有着她大量的淫水做润滑,但仍不如这专业的东西,所以叶飞很是顺利得将自己的大鸡巴尽根插进了俏岳母肖含月的小屁眼里,在看到她并没有什么不适后,便轻轻得抽插起来。

    肖含月在叶飞刚刚开始抽插时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快感,只是觉得他的鸡巴将自己的屁眼撑得涨涨的,不过在叶飞插了一会之后,一种不同于肏屄的快感从她的小菊花处生了出来,而且同样的令人兴奋,当下忍不住轻轻得扭动着大屁股,和叶飞配起来。

    见自己的俏岳母开始配,叶飞知道她肯定是已经尝到了甜头,于是问道:“好月儿,我的乖岳母,被女婿的鸡巴肏屁眼的感觉怎么样?”

    “好舒服,不比让女婿肏我的屄差,而且在肏这里的时候,屄里也会有快感,好女婿,用力点肏,再玩玩岳母的奶子,让岳母更舒服。”肖含月说着拉过叶飞的手放在了自己胸前。

    叶飞握住她的大奶子,用力得揉捏着,下边也加快的速度,让自己的大鸡巴在俏岳母的直肠里飞快得进出,直把她肏得大声浪叫起来:“好小满……乖女婿……大鸡巴……老公……用力肏……你的骚屄岳母……肏死月儿吧……月儿喜欢……让我的好女婿……肏我……月儿……身上每个地方……都是……好老公的……老公的……大鸡巴……想肏哪里……就肏哪里……月儿愿意……死在……好女婿的……大鸡巴……之下……”

    叶飞嘿嘿笑道:“那好,下次我就要肏肏你这张小甜嘴儿!”

    “肏吧……肏吧……你想肏……哪里都行……大鸡巴……好女婿……再用力……你的骚屄岳母……要来了……快用力肏我……啊……”肖含月的身体忽然一阵颤抖,双腿更是来直晃,紧接着,她那并没有被叶飞肏的小骚屄猛得张开,一大股晶莹的液体从屄眼里涌了出来,竟然是到了高潮。

    叶飞又用力肏了几下,也跟着身子一震,将大量的精液喷进了俏岳母的直肠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