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84章 姑母电话忙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叶飞又是嘿嘿一笑,拉过一把椅子坐到东方若兰身边,抓着她的手臂轻轻摇晃着,笑道:“什么英雄、神医啊,我还是那个在阿姨怀里的小满啊。”

    “你呀!”东方若兰有些无奈得露出了一个宠溺的笑容,叶飞这个样子,让她不禁想起了他小的时候,心中更是不忍责怪他,但还是提醒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冒然的给李队长治疗会让他很危险的,难道你不知道他的身体状态有多差吗?”

    见自己的撒娇大法仍然管用,叶飞决定将它进行到底,于是把头一低,钻进她的怀里,把自己的脸埋在她那对柔软的巨大中间,轻轻的动着,嘴里含糊不清得说道:“好阿姨,我都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还不行吗?”不过说完完话后,却突然愣住了。

    这个屡试不爽的招数叶飞不知道已经用过多少次了,以前他不管捅出多大的漏子,惹得东方若兰有多不高兴,只要扑进她怀里撒一下娇,保证立马就没事,只是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是现在,叶飞觉得,自己应该是知道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只是这样微一碰触,东方若兰那对硕大柔软的顶端竟然就已经有了反应,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它们的硬度,再偷偷得看一下东方若兰的脸色,果然见她脸上涌起了一丝不自然的红晕,一双美丽的眼睛也变得水汪汪的,牙齿轻轻咬住自己的嘴唇,仿佛是在压抑着什么。

    这个发现让叶飞心头大动,没想到东方若兰竟然是这样一个妙人,平常女人的这里,虽然也算是性感带之一,但是并不是太敏感,而在让男人把玩的时候,更多的却是因为男人迷恋自己的身体而产生的心理满足,但东方若兰却是不同,她的这里竟然十分的敏感,不然自己只是轻轻的碰触,绝不会让她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在心里邪恶得大笑了几声,叶飞抱紧了东方若兰柔软的娇躯,将自己的脸更加用力得贴在她的胸前,并且左右摇摆着,直弄得东方若兰的身体都有些颤抖了。

    叶飞猜得一点也没有错,胸前的柔软正是东方若兰最敏感的地方之一,碰触这里所产生的快感甚至都不下于弄到下面,身为一个出色的医生,她自然知道自己的特殊,平时有需求的时候,她也会通过这里和下面让自己满足一下,这些年来,她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找一个伴,但是她是一个很相信感觉的人,以前柳家三姐妹也都帮她介绍过不错的男人,可是她却因为根本没有那种来电的感觉而拒绝了。

    在叶飞无意中掌握到她的敏感点时,她并没有反对叶飞那种程度的碰触,因为在她看来,叶飞只是一个孩子,而且是自己好姐妹的孩子,让他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带给自己一点快感倒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也正是因为这种身体上的享受,让她一次又一次得包容着叶飞。

    可是今天却有些不同了,也许是因为一年没见,叶飞长高了许多,也许是因为他的事迹让东方若兰不能再从心里把他看成一个孩子,反正今天这样的亲密让她在舒服的同时竟然有了一种心跳的感觉。

    这种从未有过

    找请第一?2

    的心跳感让东方若兰有些害怕,急忙用力推开了叶飞,不料此时的叶飞因为沉浸在她胸前的柔软中,没有防备她会突然发难,被她推得向后面倒去,而东方若兰也因为被叶飞弄得身体有些发软,在他向后倒的同时身子也跟着他趴了下来,更巧的是,趴在叶飞身上的东方若兰,胸前那两团巨大的柔软正好压住

    找2?请第?一

    了一条硬硬的东西。

    虽然从小到大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个男人的这东西,但东方若兰身为一个出色的医生,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这样的碰触让她的心跳更加快速,急忙从叶飞身上爬了起来,重新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好,拿起刚才放下的笔,可是半天也没有写出一个字来。

    叶飞此时也有些尴尬,毕竟东方若兰可以说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而他之前也没有对她动过什么心思,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她突然展现的魅力面前叶飞才忘记了压制自己的冲动,结果还弄出了这样的一幕。

    不过叶飞的尴尬却只是一时的,在发现了东方若兰的妙处后,他心里已经对她产生了一种狂热,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妙人,自然不能让她等待着凋谢,更不能便宜了别人,而刚才的这个小暧昧,不但不会让二人变得生疏,反而可以起到一个下正面的作用,所以叶飞也乐得继续这么暧昧下去。

    于是,在这一阵有些暧昧的沉默中,二人之间的感情正慢慢得产生着一种微妙的变化。

    过了好一会,东方若兰才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重新面对叶飞,转移了一个话题道:“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治好李队长的?”说这句话时,脸上却还是忍不住有些发红。

    对于过犹不及的道理叶飞是深深得知道的,所以也没有再提刚才的事,整理了一下

    找请第一?

    心神,把自己那个仪器的情况说与了东方若兰。

    东方若兰不由大为惊讶,她本来以为叶飞是用内力强行把李云的经脉打通的呢,所以才会如此生气,因为那样的话,一旦有什么闪失,不只是李云无法好起来,更会让叶飞受到很大的伤害,可是现在才知道,事情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心中自然对叶飞那个仪器感到十分好奇,问道:“你是说,你弄出来的那个仪器可以修复受伤了的经脉?”

    叶飞点了下头,却立马又摇了摇头道:“不只是经脉,对于其它的伤势也有作用,可以说,只要有一口气在,那个东西就能让人立马好起来,而且还可以让受治疗的人的实力增加许多。”

    “那你的身体也是通过这个仪器好起来的?而不是因为练习了什么功法,对吗?”东方若兰也知道叶飞小时候得到过一个根本无法练习的功法的事情,而前几天在电话里柳亦茹也提到过那个功法,所以她以为叶飞之所以会好起来,是因为那个功法的原因呢,现在才知道,又是那个仪器的功劳。

    见叶飞点头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东方若兰轻轻叹了口气道:“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你竟然能研究出这样一个东西。”语气中竟然隐隐有着一丝失落。

    不错,东方若兰正是有些失落,早在十多年前,她就已经开始研制通筋续脉丹了,只是到了最近,才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至于为什么要费尽心思去研制这种已经失传,而且在现在用处也不怎么大的东西,自然就是为的眼前这个从小就经脉不通的男孩,可是现在他竟然用另一种方法治好了自己,这让东方若兰仿佛一下子没有了任何的动力,感觉自己十多年的心思全部白费了。

    叶飞现在察颜观色的能力是极其强大的,看到东方若兰有些失落,虽然不明白具体是为了什么,但多少也能猜出一些来,于是说道:“听说你在研制通筋续脉丹?”这次他没有再叫东方若兰为“东方阿姨”,而是用了一个简单的“你”字,虽然听上去好像是和她疏远了,但这却是叶飞故意的,他想要和东方若兰平等对话,不然如果一直把她当长辈,二人好不容易建立的一点小暧昧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消散了。

    东方若兰并没有注意到叶飞对她称呼的变化,此时的她还沉浸在那种失落的状态中,说道:“是做了一些研究,不过现在看来却是多余的了,有了你那个仪器,这种丹药一点意义也没有了。”她并没有说自己这十多年来的付出,因为她是真心的对叶飞好,而不是要用这个来向他邀功。

    “怎么会没有意义?”叶飞笑道:“我那个仪器虽然好用,但是副作用却也不小,如果把它和通筋续脉丹相比,相信绝大多数的人都会选择使用通筋续脉丹的。”

    “副作用?”东方若兰有些疑惑得重复了一遍,看叶飞现在的样子,生龙活虎的,根本没有一点受什么副作用影响的迹象啊,于是忍不住问道:“是什么副作用啊?”

    “就是会让使用的人失去男女方面的能力,也就是不举了。”叶飞毫不避讳得把这个副作用说给了东方若兰,一来她是个医生,本就不用太避讳这一点,二来,叶飞也想和她多赔养出一点暧昧。

    果然,东方若兰听了之后脸上不由微微一红,不过随即又急道:“那,你也受这个副作用的影响了?”

    叶飞嘿嘿一笑道:“我有没有受影响,你刚才不是已经感觉过了吗?”

    “呸!小坏

    ?第一|

    蛋!”东方若兰脸上涌起大片的红晕,性转过身去不理他了,不过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因为叶飞是她的好姐妹唯一的儿子,更是柳家和叶家这一代唯一的男丁,如果他真的失去了那种能力,后果可是很不好的,此时的东方若兰心里其实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叶飞为什么没有受到影响,不过和他讨论这个问题实在是太过羞人,她也只得强压下心头的疑惑。

    叶飞却并没有让东方若兰太过纳闷,解释道:“我用的那个,是一开始弄出来的,那时候那仪器并没有什么副作用,不过在我用完后,那一个就报废了,后来又做出好多个,却是每一个都有那种副作用。”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然后又道:“而且就算是第一个,也不是那么完美,现在我的身体是好了,但是经脉却仍有大半是阻塞的,根本连常人也不如。”

    事关叶飞的身体状态,东方若兰也顾不上羞涩了,转过身来问道:“你是说,你那个仪器对于经脉没有作用?”

    “也不能说是没有作用吧,不然李叔也

    地第一??¨?

    不可能好起来,但是作用应该不是很大,我用过之后,又练习了那个功法,可是直到现在也才刚刚冲开了极少数的一些经脉。”叶飞看着东方若兰美丽的眼睛,似求助又似打气的道:“所以,你的通筋续脉丹还是要继续研究下去的。”

    东方若兰的心情在这一段时间内可以说是大起大落,再加上被叶飞弄得有些心神不属,听到他的话后想也没想得脱口而出道:“这个是当然的,要不我十年的辛苦岂不是白费了。”

    “十多年?”叶飞小声重复了一遍,忽然明白了东方若兰对自己有多么的好,心中不禁大为感动,一把将东方若兰拉进怀里,用力抱住她柔软的娇躯,动情得说道:“若兰,谢谢你!”

    “你叫我什么?”东方若兰忽然一把推开叶飞,冷着脸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没……没什么。”叶飞被东方若兰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知道自己是有些操之过急了,急忙说道:“那什么,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啊。”说完挠了挠头,站起来离开了东方若兰的办公室。

    东方若兰没有理叶飞,只是冷冷得目送他离开,但是在叶飞刚把门从外面关上后,她的身子忽然软了下来,一下子瘫倒在桌子上,脸上再次涌起了大片的红晕。

    其实东方若兰对于叶飞的拥抱和亲密的称呼并没有生气,反而在内心的最深处还有一丝丝的甜蜜,因为经过刚才一系列的暧昧,她突然发现,在叶飞的身上,她竟然找到了自己一直想要却一直没有过的触电般的感觉,特别是在最后叶飞抱着她很是亲密得叫她的名字时,她竟然都有些沉醉了,甚至有种想一直这样靠在他怀里的冲动,不过想起他是自己闰密的儿子,东方若兰又不得不强压下这份冲动,在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的情况下,只好装出生气的样子把他吓走。

    匆匆离开的叶飞并不知道东方若兰的心里变化,在为自己的冲动暗暗后悔了一番后,想要离开军家去,不料衣兜里好久没有响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却是叶凝霜打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