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81章 女孩的愤怒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虽然叶飞说没有把握,但苗欣还是忍不住有些惊叹,李云的情况她是知道的,别说了她,就是东方若兰在没有研究出通筋续脉丹之前也是束手无策的,现在叶飞竟然说可以试试,这又怎么能不让她惊讶,至于叶飞是不是在说谎,她倒没有想过,并不是她对叶飞有多么了解,而是因为从小就生活在军营里,与外面的接触很少,这里的士兵们都是些很诚实的人,而醉心于学术的东方若兰又没有专门教过她人性的险恶,所以在她的认知中,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在大事上面说谎。

    三人来到病房的时候,李云还没有醒来,张强本来是想把他叫醒的,不过却被叶飞拦住了,现在叶飞对于自己的那种恢复丸并没有绝对的信心,而在听说了东方若兰在研制通筋续脉丹后,又不想让李云用那个仪器,所以有些不忍打扰他,想让他多休息一会。

    看着李云那原本极为强壮的身体现在已经变得有些干瘪,叶飞心中又是一阵自责,暗自决定,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的报答他,不过却也知道,已经献身特战队的他可能并不需要自己的什么报答,所以也只好决定帮他好好照顾他的家人了,毕竟一直忙于工作的他并没有多少时间陪着家里人,而这份职业的收入又不是太高。

    “李叔,你醒了?”直到临近中午的时候,一直沉睡的李云才慢慢得睁开了眼睛,坐在他床头的叶飞第一个看到,急忙和他打了个招呼。

    看到叶飞,李云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说道:“小满,你来了,你是好样的!你的事昨天老张他们已经跟我说过了。”说到这里,李云的脸色变得郑重起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和队长,恐怕咱们就要全军覆没了。”

    叶飞心头不由一震,多好的军人啊,之前帮了自己不但没有丝毫居功,反而为了自己保全了战友而向自己致谢,这样的战友之情,又怎么会不让人感动?

    “李叔,不要这么说,我也是行动组的一员,那些都是我分内的事,如果说感谢,应该是我要谢谢你才对。”感动之下,叶飞由衷得说道。

    李云还想说什么,却被张强抢了先:“我说你们两个就别在那里矫情了,老李你救小满,是出于战友情谊,小满帮着咱们把敌人消灭,同样也是出于战友情谊,你们两个在那里谢来谢去的,又有什么意思?”

    叶飞和李云都是有些尴尬得笑了笑,张强说得很对,他们也确实是有些矫情了,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们,叶飞毕竟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行动,更是第一次被战友掩护,所以心中难免会因此而有些不平静,而李云也正是意识到这一点,怕叶飞心里有什么负担,所以才会有些失常的。

    叶飞把手伸进自己衣兜里,其实是从空间里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里

    ?第?一?3

    面放着大概有十几二十颗恢复丸,说道:“李叔,这是我意外得

    ?第一|??

    来的东西,可以恢复人体大部分的能力,也不知道对你的伤势有没有效果,你吃一颗试试吧。”

    看到叶飞手里瓶子中那一颗颗圆形的小药丸,苗欣的眼睛忽然一亮,知道这应该就是叶飞刚才信心的来源了,急忙倒了一杯水,然后从叶飞手里接过瓶子,倒出一颗药丸,服侍李云服了下去。

    不到一分钟,李云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便恢复了红润,而且他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臂上原本有些干瘪下去的肌肉也以肉眼可见得速度恢复着,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恢复到了他的全盛时期。

    这样的变化让张强和苗欣都不禁瞪大了双眼,而李云由

    ^点b^点^

    于根本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才没有向他们那样吃惊,不过从多年的老战友的脸色上就能看出,自己身体恐怕是有了大的起色,因此也不由很是高兴。

    只有早就知道会这样的叶飞脸色没有什么变化,看着李云问道:“李叔,你现在试试,看能不能用上力气。”

    李云依言试了一下,苦笑道:“不行,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办法控制身体,甚至连感觉也感觉不到。”

    叶飞不禁皱起了眉头,从李云的身体上看,这个恢复丸肯定是起了作用的,但又为什么不能让他重新控制自己的身体呢?难道是因为用得少了?毕竟一颗才能恢复分之十左右,于是说道:“要不,再服几颗试试?”

    “先别急。”此时苗欣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问叶飞道:“能不能把你这药丸的具体功效跟我说一说?”

    “当然。”叶飞点了点头,把自己脑海中对于恢复的介绍说了一遍。

    听叶飞说完,李云三人又是一阵惊讶,没想到这颗小小的药丸竟然有着这么厉害的功效,特别是苗欣,她本来还要跟叶飞要几颗去研究一下呢,不过在听到恢复丸的具体功效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她虽然对于世事不太通晓,但那也只是没有接触过外人的关系,其实她很聪明,懂的东西也很是不少,自然明白这药丸对于经常出入于生死线的特战队员意味着什么,那在关键时刻可是一条命啊,她不想让这样的好东西浪费在自己手里,虽然如果研究出来了药理,是可以自己制做的,但那又谈何容易?只是一个通筋续脉丹自己的老师这么久了都没有什么头绪,更不用说这么

    最新第一?

    逆天的东西了。

    李云叹了口气道:“这样的好东西,还是留到以后用吧,不要浪费在我身上了。”

    “什么浪费不浪费?只要李叔你能好起来,几颗药丸算得了什么?”叶飞忙道:“而且这东西我还有很多,你就放心用吧。”说着,叶飞又从空间里拿出了几个装满药丸的小瓶子,不过并没有说这东西自己随时都能制造,倒不是不信任他们三个,而是这样的底牌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然万一有哪一个说漏了嘴,那也是一场小麻烦。

    “就算有再多,恐怕对李叔叔也是没有用的。”苗欣却突然泼了叶飞一头冷水:“这种药丸可是恢复人体的各种损耗以及修复人体还没有愈的创伤,但这对李叔叔却是没有用的,因为他断裂的神经线现在已经各自愈了,这药丸根本不能让它重新联接。”

    叶飞一愣,问道:“也就是说,如果是刚刚受伤时,这东西有用,现在却没用了对不对?”

    苗欣叹了口气道:“没错,其实这也怪我们,本来李叔叔的创伤是不可能这么快愈的,但是我们给他用了我干妈刚刚研制出来的一种可以人伤口快速愈的药物,本来是想让他少受些痛苦,没想到却是好心办了坏事。”

    叶飞三人都不禁苦笑起来,不过却也都明白,这事根本不能怪东方若兰和苗欣,毕竟她们也是好心。

    见苗欣还有些自责,叶飞刚想安慰她一下,却听到病房的门口传来一声轻响,急忙头看去,只见一个年龄和自己差不多的女孩推门走了进来,那女孩穿着一身不知道哪个学校的校服,个头不算高,只有一米六左右,脸色有些苍白,双目也有些红肿,不过即使这样,那难掩她的国色天香,这竟然是一个比苗欣还要漂亮一分,可以和林灵比肩的小美女,而且因为现在的脸色,倒是更让她增加了几分让人呵护的感觉。

    “苗欣姐姐。”女孩看到病房里有这么多人,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先是和苗欣打了个招呼,然后又对张强道:“张伯伯,您又来看我爸爸了啊?”

    叶飞这才知道,这女孩就是李云的女儿李笑嫣了,当初李云说她有多漂亮时,自己还不太相信呢,现在看来,李云是一点也没有吹牛的,而她苍白的脸色和红肿的双目应该是因为担心李云的身体而造成的,现在的叶飞,心中更加坚定了要照顾她的念头,不过此时的这个“照顾”,却不知不觉得有些偏离它的本意了。

    “是啊。”张强也笑了笑,指着叶飞道:“我来介绍,这就是我和你爸经常跟你说起的小满了,大名叶飞。”

    “叶飞?”李笑嫣喃喃得重复了一遍,脸色突然露出愤怒的神色,盯着叶飞道:“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叶飞本来还想趁着这样机会拉拉她的小手呢,没想到她竟然是这付态度,想来是因为李云的伤势,这让他不禁苦笑起来。

    李笑嫣本就十分生气,见到叶飞竟然还笑,更是怒不可遏,不顾张强的阻拦和李云的喝止,大声对叶飞娇喝道:“滚出去!”

    叶飞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得转身离开了病房,因为他明白,如果自己在留在这里,只会让李笑嫣更加生气,那二人的关系以后就恐怕很难修复了。

    叶飞离开后,张强和苗欣也跟着出了病房,走到站在走廊里的叶飞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要怪小嫣,她也是因为老李才这样的。”

    “我知道。”叶飞点了点头,对于李笑嫣的心情,他很能理解,因为李云刚刚受伤时,自己也和她一样的愤怒,而自己也只是李云的战友而已,更何况李笑嫣这个亲生女儿了。

    柳君怡现在还没有来,特战队的事情都是由张强和另外两个队长管理的,他自然不能在这里多待,和叶飞说了几句话后就离开了,苗欣也要去和东方若兰一起吃午饭,本来想邀请叶飞一起去的,不过叶飞却想留下来听听李云父女说些什么,自己也好明白到底李笑嫣在恨自己什么,他现在已经决定要好好“照顾”李笑嫣了,自然不想和她之间出现什么裂痕。

    叶飞几人出去后,李笑嫣就来到了李云的病床前,在李云有些生气的目光下充满倔强得和他对视着。

    过了好一会,见女儿一点妥协的意思都没有,李云不由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小

    |第?一?

    嫣,你怎么能那么说话?小满可是爸爸的战友啊。”

    “那又怎么样?”李笑嫣听到叶飞的名字时,还是那样的愤怒。

    见女儿不能明白自己的意思,李云真的有些生气了,沉声道:“怎么样?你知道什么是战友吗?那是在战场上可以把命交给对方的人!爸爸那时只是掩护他,而且也只是受伤而已,你有没有想过,以前那些因为掩护我而牺牲的人,他们的子女又会怎么想?难道都跟你一样吗?”

    见爸爸误会了自己,李笑嫣不禁有些委屈,撅着小嘴道:“我又不是因为你受伤才生他气的,我气的只是他的态度,明明昨天就来了,怎么到今天才来看你?别的叔叔们可是昨天就来了的!难道就因为他是大队长的外甥,就能把别人对他的付出视做理所应当吗?”

    李云这才知道,是自己误会女儿了,不过对叶飞也算颇为了解的他自然不会也认为叶飞是那样的人,于是说道:“小满不是那样的人,也许是昨天有什么更重要的事耽误了呢。”

    “哼!”李笑嫣见爸爸为叶飞说话,心中有些不满,撅着小嘴到旁边生闷气去了,留下了一脸苦笑的李云。

    父女二人的对话一丝不落得被叶飞听到了耳中,也明白了症结所在,于是便决定要去解开这个误会,轻轻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

    看到进来的是叶飞,李笑嫣在沙发上转了个身,给了他一个背影,叶飞装作没有看见的来到了李云病床前,说道:“李叔,我要去了,下午再过来。”

    李云笑道:“不用了,你如果有事就去办吧,李叔没事的。”

    “什么事也比不上李叔的身体重要啊,你可是因为我才受伤的,本来昨天一来我就应该过来的,不过因为想让你快点恢复,才先去准备了一些东西的。”叶飞面色郑重得说了句谎话,总不能告诉李云,是因为自己重色轻友,因为急着去看那些心爱的女人,才没有顾得上他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