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79章 特殊的欢迎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今天的柳亦茹也许是刚刚从公司来,身上是一套黑色的职业套装,上身是一件黑色的小西装,西装被她那对丰硕的柔软顶出一个完美的弧度,里面穿着白色的

    ?地第?一?

    衬衣,因为天气有些热,而且已经到了家里,所以衬衣最上面的纽扣解开了两个,露出里面一道深深的沟渠和一小片晶莹如玉的肌肤;下面是一条只有三十公分长的黑色小短裙,短裙只能刚刚将她丰满的美臀遮住,两长并没有穿什么丝袜,但仍像象牙雕琢而成的一对修长圆润的美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小巧的玉足上一双同样是黑色的高跟更是让她的魅惑之力平添三分。

    叶飞的自制力不日光强大,这点从刚才在姐妹几个的魅力之下竟然仍能硬生生强忍住身体上的冲动就能看出,但是当他看到妈妈这一身打扮后,却感觉比叶云绮刚才在他身上扭动还要刺激得多,同时心里也在暗暗庆幸,好在她在公司时,助手和秘书都是女的,而做为总裁的她上下班也有专用通道,出了公司也是直接上车的,不然要是被其他男人看到,自己还真是亏大了。

    用出最后一丝毅力,叶飞才算压制住下面那个蠢蠢欲动的坏东西,微微笑了笑,正想装出没有什么事和妈妈打个招呼,但是却被叶云绮突然的动作能破坏掉了。

    当柳亦茹那完美性感的身体一下扑进怀里,特别是胸前她她那对曾经哺育过自己的丰满硕大重重的撞击了一下后,叶飞再也无法控制,那个坏东西猛得弹跳起来,狠狠得顶在柳亦茹柔软的小腹上。

    柳亦茹冷不防被女儿推入儿子怀里,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刚想斥责一下女儿的胡闹,但下面突然而来的感觉让她一下僵在了那里。

    虽然隔着几层薄薄的布料,但柳亦茹仍能感觉到它的硬度和热度,而且被二人紧紧夹在身体中间的它竟然还一跳一跳的,让柳亦茹不由大为心慌,同时脑海中不自觉得浮现出它的雄伟形状,那天早上她可是亲眼看到过的。

    这突然的变故让母子二人都有些不知所措,柳亦茹下意识得想要推开叶飞,但在动作到一半的时候却又硬生生的忍住了,因为她知道,自己一但将他推开,那他那个强势的凸起一定瞒不过几个女儿的眼睛,眼里他恐怕就会很尴尬了。所以只好就这么继续抱着他,不过伸到他背后的小手却用力在他背上掐了一下,示意他老实一点。

    叶飞不禁苦笑起来,他也想老实啊,可是现在根本就不能控制自己,现在也只能微微低头,向柳亦茹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气得柳亦茹又用力得掐了他一下。

    又过了好一会,柳亦茹发现叶飞仍没有老实下来的迹象,心中不由暗暗叫苦,虽然早就知道他已经到了对女性身体感兴趣的年龄,但当这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她才知道这到底有多么尴尬,只好在心中不断得安慰自己:他只是年龄到了,有了自然的反应而已,并不是因为是自己才这样的。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安慰自己的同时,内心的最深处却又希望他不像自己想的那样。

    眼看再这么下去就会引起女儿们的怀疑了,柳亦茹只好推着叶飞,二人就那么相互拥抱着走到沙发边上,按着他坐了下来,让那个帐蓬不怎么明显了,才敢放开他,脸色微红的道:“你们一定饿了吧,我先去准备晚餐!”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大厅,叶思琦也急忙跟去帮忙。

    叶飞目送柳亦茹消失,才长长得松了一口气,自从和叶凝霜还有柳君怡玩了几次“角色扮演”后,自己对柳亦茹的抵抗力是越来越弱了,又坐了一会,他那坏东西终于平复下来,叶飞这才站了起来,说道:“赶了一天的路,身上好难受,我去洗个澡!”

    刚才的一幕虽然三个姐姐都没有看出什么来,但做为“知情人”的叶云绮却是心知肚明的,此时仍是不打算放过叶飞,笑嘻嘻的道:“你要洗澡啊?那要不要三姐帮你搓背呀?”

    叶云瑛在家里一向是最大胆的,以前也是经常和叶飞一起洗澡,甚至有时候还会一点衣服也不穿得跑到他的卧室里玩,但自从那次在浴室里发生了那一幕后,她也终于意识到已经长大了,现在听叶云绮这么一说,脸上不由一红,低声啐道:“再乱说撕烂你的嘴!”

    “我没有乱说啊。”叶云绮露出一付天真无辜的表情:“以前三姐你不都是和哥哥一起洗澡的吗?”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嘛。”叶云瑛表面上一付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是心里却又一次忍不住想起了那天在浴室里自己握住过的东西,以及被它顶在下面的奇特感觉,那种感觉这些天她一直在味,虽然明知道不应该,但却总是管不住自己。

    叶飞见叶云瑛已经很尴尬了,知道自己如果在不离开,还不知道小妹会再说出什么呢,于是没有再听她们的谈话,快步走进了浴室,用凉水狠狠得往自己身上淋了一番。

    却不知,在叶飞离开后,叶思瑶有些奇怪得问道:“小瑛,我也记得你最喜欢和一起洗澡的,现在怎么不这样了?”

    叶云瑛脸上又是一红,低声说道:“已经长大了嘛,自然不能像他小时候一样了。”

    “长大了?”叶思瑶不由低声重复了一遍,是啊,他真的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需要自己照顾的小男孩,现在的他,甚至在战场上都能被称作“英雄”了,一时间,叶思瑶心里有些茫然起来,竟然不知道自己以后应该用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自己这个已经长大的,因为他再也不需要自己关心照顾了。

    叶飞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晚餐已经都摆在了桌子上,见他出来,五女同时叫他过来吃饭。

    叶飞虽然很想坐在柳亦茹身边,但想起刚才的尴尬,怕她会不自在,于是直接坐到了叶云绮和叶云瑛身边,不过柳亦茹显然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事,或者说是刻意得把它埋在了心底,一双美目盯着叶飞看了好久,有些心疼得说道:“小满,你黑了,也瘦了!”

    叶思琦、叶思瑶和叶云绮也都深以为然得点了点头,只在大大咧咧的叶云瑛双手捧起叶飞的脸,左看右看了好久,说道:“没有吧?我怎么没看出他有什么变化呀?”

    叶飞比起离开的时候,确实稍微晒黑了一些,但这一点点的变化却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现在他又一次感受到她们对自己那深深的爱,至于叶云瑛,虽然同样深深得关心着叶飞,但一向粗线条的她,自然不可能看出这么细微的变化。

    那种浓浓的关心,让叶飞心里那股在凉水的浇灌下仍没有熄灭的火焰一下消失了,很是温馨得和五女一起吃了顿晚饭,然后坐在客厅里给她们说起了这次行动的一些故事,虽然叶飞只是捡着一些轻松的事说的,但仍是让她们听得津津有味。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十点,叶飞的故事也告一段落了,几人正准备各自房间休息,不料柳亦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柳亦茹不禁皱了皱秀眉,她很是反感公司里有人打扰自己在家时的时间,不过在看到来电显示后,脸上却露出了笑容,接通电话后说道:“姐,有什么事吗?”

    “还问我有什么事?”柳凤仪的语气却有些埋怨:“你们一家人吃温馨晚餐,倒是把我这个姐姐忘得干净了。”

    柳亦茹不由苦笑起来,叶飞今天来的事柳凤仪也是知道的,不过今天下午她却通知自己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所以柳亦茹也没有叫她,没想到却让她不高兴了。

    见电话这头陷入了沉默,柳凤仪突然格格得娇笑起来:“逗你的啦,就是你们叫我,我也没时间去的,现在这个会才刚刚开完。”

    “姐,不来了,你逗人家!”柳亦茹松了口气,向柳凤仪撒起娇来。

    姐妹二人又说笑了一会,柳凤仪又道:“不过我可是没有忘记咱们的小宝贝的哦,现在我已经在望海楼给他准备了一桌大餐了,你不介意把你的英雄儿子借我一晚上吧?”

    对于这个要求,柳亦茹自然不会反对,满口的答应下来,挂断电话后对正准备去休息的叶飞吩咐道:“你大姨因为今天没能过来,特意在她那里为你准备了大餐,你快点去吧,别让她等急了。”

    听到这个消息,三位姐姐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告诉叶飞让他帮自己向大姨问好,只有叶云绮有些不满得撅起了小嘴,已经想了很久的她正准备等妈妈她们都睡着

    '点b^点'

    了以后去“偷袭”叶飞呢,没想到又被柳凤仪叫去了,眼珠飞快得转了几下,忽然又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说了声“我先睡了”,当先了房间。

    叶飞出了别墅大门,拦了一辆出租出,向着望海楼驶去,心里却在嘀咕着,难道柳凤仪已经猜出那晚的人是自己了?不然又怎么会在这么晚的时候叫自己过去呢?

    晚上路上的车辆很少,出租车不需要像白天那样时时减速,所以叶飞很快就站在了望海楼下面,可是那已经上锁的大门让他有些迟疑起来,干脆试探着给柳凤仪打了一个电话,问道:“大姨,你叫我来,怎么不吩咐门卫给我留门啊?”

    “你还需要门吗?”柳凤仪的声音里充满了慵懒的媚意:“你自己不是可以跳上来的吗?”

    到了现在,叶飞已经可以肯定她猜出那天的人是自己了,于是也不再藏拙,快步走到望海楼的背面,几个飞跃就上到了楼顶,现在他的实力比之当初更加要强得多,再也不需要像那时那样要借多次力才能上去了。

    进了柳凤仪的房间,看到正站在房间里一脸微笑得看着自己的柳凤仪,叶飞不由一阵眼直,现在的她,一改平时干练的打扮,一头黑亮的长发不像平时一样盘在头上,而是像瀑布一般垂在她双肩及脑后,随意得用一根红色的发带扎了一下,娇美无匹的脸蛋上带着一丝娇艳的红晕,让本就极美的她平添了几分妩媚,一身粉红色的半透明睡衣将她动人的娇躯覆盖住,里面竟然连内衣都没有,使得她那诱人无比的身体若隐若现得暴露在叶飞的眼前。

    暗暗吞了口口水,叶飞移开自己有些贪婪的目光,转向房间中央的桌子,却发现上面只有一瓶红酒和几样小点心,不由苦笑道:“姨妈,这就是你说的大餐啊?”

    柳凤仪娇媚得一笑,在桌子前坐了下来,左腿伸直抬高压在右腿上面,丝毫不介意她抬腿时那隐藏在一团黑亮之下的诱人之处被叶飞看个满眼,只是满脸媚意得盯着叶飞道:“这只是餐前小点而已,大餐还在后面呢,来,先陪我喝一杯。”

    叶飞点了点头,打开酒瓶往两个高脚杯里各倒上了一些红酒,和柳凤仪轻轻碰了一下后一口喝干,然后双目紧紧盯着柳凤仪动人的身体,说道:“小点吃过了,我要吃大餐!”

    “呀!”柳凤仪似乎是被他吓到了,刚刚喝了不到一半的红酒一下洒了出来,尽数倒进她深深的乳沟里,不禁有些嗔怪得看着叶飞道:“你这个小坏蛋,吓人家一跳,不管啦,你来帮人家清理!”

    没想到姨妈竟然这么有情趣,叶飞心中不由大乐,嘿嘿笑道:“乐意效劳!”说着搬起椅子移到柳凤仪身边,低头吻上了她晶莹如玉的粉颈,将上面小着的酒液弄进嘴里,并且用舌头不住在她敏感的肌肤上轻舔着。

    “小坏蛋,不要只弄这里呀,下面还有呢。”也许是被叶飞弄得有些痒,柳凤仪不由格格娇笑起来,随着她的笑声,睡衣下面的一对大奶子剧烈得跳动起来,让叶飞的心也跟着急速狂跳着。

    柳凤仪身上这件睡衣是颈带式的,叶飞在吻她的脖子时,就已经偷偷把系带解开了,现在听到她的要求,自然十分愿意,一边顺着她的脖子慢慢向下吻去,一边将她的睡衣一点点的脱了下来。

    很快,柳凤仪那对如玉碗倒扣般的大奶子就暴露在了叶飞眼前,那微微颤动的大奶子让叶飞又是一阵眼直,喃喃得说道:“大姨,你这里真美!”

    柳凤仪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就彻底得喜欢上了被外甥肏干的感觉,已经三十有七的她,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性爱竟然可以这么美妙,心里好希望叶飞能经常这么肏她,不过二人的关系却又让她有些迟疑。

    不过虽然这样不对,但毕竟已经有了第一次,柳凤仪在经过一番心里挣扎后,选择了正视自己的欲望,而这种欲望也让她把对叶飞那种母亲般的爱意转换成了男女之爱,可是她选择好以后,叶飞却已经远在大西南了,这些天她都是忍着过来的,今天听到叶飞来的消息,虽然还没有见面,但她就已经感觉身体一片火热,屄里也痒得难受了,所以才会借故不到柳家别墅去,而是让叶飞到她这里来,为的就是再享受一下他的霸道与温柔,而叶飞眼里的那抹迷恋让她在高兴的同时,心里的欲望就更加

    ?第一|3

    强烈了,现在被叶飞这么炽热的目光盯着,更是感觉浑身没有一处不痒,于是开口说道:“再美也不要只是看呀,姨妈这里还有酒呢,快点帮姨妈清理了呀。”

    “得令!”叶飞答应了一声,但是却并没有理会她乳沟里的酒液,而是张口含住了她一颗敏感的小奶头,用力得吮吸起来。

    柳凤仪微微低头,看着如一个贪婪的孩子向用力吮吸

    ^点b^点^

    自己奶头的叶飞,脸上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意,从叶飞的动作上,她就可以看出,他并不只是迷恋自己的身体,不然以

    第一??

    他这个年龄的冲动,恐怕早就开始肏自己了,根本不会细心得做这种前戏。

    放下了最大的心事,柳凤仪更能用心得体会心爱的男孩带给自己的快感,同时心中也有种很奇妙的感觉,这个自己的亲外甥,自从一出生,自己就一直看着他,那时候的她,心中只有对他的疼爱,但谁有能想到,正是这个自己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小男孩,却让自己体会到了女人的快乐。

    叶飞吐出姨妈那颗已经被自己吮吸得硬挺起来的花生米般大小的小奶头,艳红的乳珠上因涂满了叶飞的口水而散发出一种淫靡的光芒,让他的鸡巴硬得有些难受,急忙含住了另一颗,同样把它也弄成了那付淫靡的样子。

    柳凤仪此时已经被叶飞弄得欲火中烧,见他只是在自己胸前留连,有些不满的道:“不要只弄这里呀,下面还有!”

    叶飞知道她是有些等不及了,于是放过了她的大奶子,顺着她的乳沟继续吻了下去,同时把她身上的睡衣一点点的向下退去,让她那白嫩的娇躯慢慢得浮现在自己眼前。

    在姨妈光洁的腹部留下了一串吻痕后,叶飞一把将她抱起,放在房间里的大床上,同时把她那件性感的睡衣完全剥离她那近乎完美的身体,然后将她那双修长圆润的美腿大大得分开,先是伸出舌头在她浓密的屄毛上舔了几下,然后低头吻上了她那早已淫水横流的小骚屄,将舌尖顶进她紧小的屄眼里,快速得活动起来。

    虽然只是用舌尖顶进去,但这已经让柳凤仪激动不已了,双腿用力得夹住叶飞的脑袋,大屁股高高得向前挺起,嘴里忍不住娇吟道:“好外甥,你要弄死姨妈了!”说着娇躯不住得颤抖起来,竟然是忍不住快要高潮了。

    不过叶飞并没有让柳凤仪就这么高潮,在她最激动的时候,忽然放开她已经开始收缩的骚屄,转而吻向了她那让自己早已垂涎不已的大屁股。

    上次虽然肏了她很久,但由于叶飞想玩些刺激的,所以并没有仔细欣赏大姨那在她们三姐妹中最为丰满的大屁股,现在终于有了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双手用力托起她的双腿,让她那丰满挺翘的大屁股悬了起来,然后张开大嘴用力得吮吸她晶莹如玉的臀肉,激动之下竟然还在上面轻轻咬了几口,留下几排浅浅的牙印。

    虽然临近高潮时叶飞的停止让柳凤仪有些不满,不过叶飞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她的心里充满了愉悦,所以并没有出声反对,而是轻轻的摇摆着自己的大屁股,让自己那丰硕的肥臀在外甥的脸上摩擦着,嘴里发出娇媚的呻吟声,特别是叶飞咬自己臀肉时的那种麻痒感,更是让她格格浪笑不已。

    直到将姨妈那个极品的肥臀涂满了自己的口水,叶飞才放过它,眼睛不由得向她两个臀瓣中间看去,那和柳君怡一样同样是浅褐色的菊花门户由于沾满了她自己流出来的淫水,散发着一种极度诱惑的光芒,让叶飞怪不得立马将自己的大鸡巴插进去,试试大姨这里和小姨是不是也一样。

    不过这个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叶飞知道现在还是不是时候,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喂饱大姨那个已经浪到极点的小骚屄,以报答她抛弃世俗的看法而和自己在一起。

    又在自己这位美艳无比的姨妈小骚屄上舔吻了一会,让它流出更多的淫水,叶飞才从她胯下钻出,翻身压到她柔软的娇躯之上,用手握着自己的大鸡巴,轻轻顶在她湿滑的屄眼上,看着她的眼睛,微微笑道:“姨妈,我要来了哦!”

    柳凤仪此时早已是欲火中烧,就是叶飞不来,她也快要忍不住开口求欢了,现在又怎么会反对?她并没有说话,而是用行动代替了语言,抬起自己那双修长的玉腿,用力缠在叶飞腰上,猛得向自己一拉,叶飞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滋”的一声尽根插了进去。

    “啊!”柳凤仪痛叫了一声,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叶飞肏,但这也只是第二次而已,她那紧窄的小骚屄还是一时不能适应叶飞那根大出常人许多的大鸡巴,现在被他这么猛烈得插入,不由感到屄里一阵疼痛,双腿缠住叶飞的腰,一动也不敢动了。

    叶飞有些心疼得低头吻了吻她的小嘴,双手在她那对大奶子上轻轻抚摸着,柔声道:“好姨妈,不用急,咱们有整整一夜呢,慢慢来好不好?”

    “嗯。”柳凤仪柔顺得点了点头,双目痴痴得看着这个已经让自己深深迷恋上的男孩,温柔得说道:“姨妈是你的,你想怎么玩都行!”

    叶飞心中大叫要命,不愧是亲姐妹,大姨在动情之下竟然和小姨说出了同样的语言,这让叶飞不禁期待起来,同样和她们是亲姐妹的柳亦茹如果有一天也会在自己身下说:妈妈是你的,你想怎么玩都行!那可就是人间最美妙的事了。

    这样的幻想让叶飞激动起来,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动作,挺动腰肢,让自己的大鸡巴在姨妈的小骚屄里轻轻抽插起来。

    柳凤仪刚才也只是一时不能适应,现在已经好了,而且屄里痒得有些难受,叶飞这样一动,正好了她的心意,轻轻扭动着大屁股,卖力得迎着将自己肏得的舒服无比的外甥。

    这样慢慢肏了一会,二人都感觉有些不过瘾了,柳凤仪动开口道:“小满,姨妈已经不痛了,你快点好吗?”

    叶飞自然不会拒绝这个要求,抽插的动作慢慢得加快起来,双手也顾不上再玩弄姨妈的大奶子,转而抱住她纤细的腰肢,腰部飞快得耸动,大鸡巴将她淫水涟涟的小骚屄肏得“滋滋”作响,再加上小腹撞击她大屁股时发出的啪啪声,组成了一付淫荡的交响乐。

    “好孩子……你肏死……姨妈了……用力点……你把……姨妈……肏得好爽……姨妈的……骚屄……都要被你……捣烂了……好舒服……会肏屄的……好外甥……姨妈……好喜欢……让你肏……呀……啊……啊……啊……啊……”叶飞越肏越快,到了后来柳凤仪竟然被他肏得失去了语言能力,只是淫荡得啊啊叫个不停。

    忽然,柳凤仪四肢紧紧得锁住了叶飞,大屁股用力得顶向他的小腹,骚屄一阵收缩,大量的阴精狂泄而出,叶飞的龟头被她那炽热的阴精一淋,也是打了个冷战,低吼一声,大股浓稠的精液有力得喷射进她骚屄的最深处。

    “喜欢姨妈的大餐吗?”柳凤仪娇喘了一会,终于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媚眼如丝得看着叶飞,小手在他的胸膛上轻轻按压着。

    叶飞闭着眼睛享受着她的小手,嘴里说道:“喜欢,太喜欢了,以后我天天都要吃哦。”

    柳凤仪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却又有些苦恼的道:“你能天天吃最好了,可惜姨妈怕喂不饱你呀。”叶飞的强悍她已经是第二次体验了,知道自己一个人根本应付不了他。

    “那如果我帮大姨你一起喂他呢?”这时窗外突然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柳凤仪吓了一跳,急忙转头看向窗口处,却见到一个熟悉的俏脸正贴在玻璃上,正是自己的小外甥女叶云绮。

    叶飞安慰得抱了抱有些惊慌失措的柳凤仪,对着窗外喝道:“胡闹,还不快点进来,你都把她吓到了!”

    叶云绮嘻嘻一笑,打开窗子跳了进来,对柳凤仪道:“大姨,对不起呀,吓到你了。”

    “你们?”柳凤仪见叶云绮丝毫惊讶的表情都没有,反而很有兴趣得打量着自己的身体,为由惊讶万分。

    “我们怎么了?”叶云绮又是嘻嘻一笑,脱掉鞋子跳到床上,小手握住哥哥那根仍极为坚硬的大鸡巴,不顾上面还有面柳凤仪的淫水,张开小嘴含住龟头吮吸了一下,又笑道:“大姨,你的水还挺好吃的呢。”

    此时的柳凤仪哪里还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心中不禁暗叫冤孽,他们可是双胞胎啊,没想到竟然也有了这样的关系,不过这样的念头在她心里只是微微一闪,既而让她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刺激感,突然很想看看他们兄妹肏屄的场面,而且她这次高潮来得太过猛烈,虽然还不能让她尽兴,但一时之间却也没有了再战之力,现在有叶云绮接枪,倒也不至于让叶飞就那么硬着了。

    打定了意,柳凤仪脸上露出淫荡的笑容,看着叶飞道:“小满,这不公平哦!”

    叶飞一愣,问道:“怎么不公平了?”

    叶云绮也被大姨这突然的一句话说得有些不解,也顾不上继续含哥哥的大鸡巴了,抬起头好奇得看向自己的姨妈。

    “刚才你肏我时绮绮可是看了的,现在你也得让我看你肏她!”柳凤仪继续娇笑着,伸手握住叶飞的鸡巴:“快让我看看,你这个敢肏亲姨妈的小坏蛋是怎么肏你的亲妹妹的。”

    “姨妈,你坏死了!”叶云绮从叶飞身上起来,一下扑到柳凤仪身上撒起娇来,双手各握住她一只大奶子,忽然惊叹道:“姨妈,你的奶子好大呀,都有我的两个那么大了,怪不得色哥哥那么喜欢肏你,竟然扔下我们一家人来找你。”

    柳凤仪是个成熟的女人,在心完全对叶飞敞开之后,面对他和他的女人时就大胆了许多,被叶云绮这么取笑也没有自知害羞,反而反驳道:“他要是真的喜欢肏我,那我就不会落在你后面了,乖绮绮,告诉姨妈,这个小坏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肏你的。”

    叶云绮在叶飞的鼓动下早已有了和别的女人一起伺候他的打算,现在终于如愿,她自然也不会感到有什么不好意思,笑着把叶飞勾引她的事讲了一遍,末了有些不满的道:“这个大坏蛋,要不是人家求他,恐怕到现在还不跟人家来真的呢。”

    “我说这家伙怎么这么大胆,连他亲姨妈都敢强奸,原来是你这个小色女惯的呀!”柳凤仪格格浪笑着,双手在叶云绮身上游走起来,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剥了下去,很快就将她弄成了一只小白羊。

    叶云绮自然不会示弱,双手在柳凤仪身上敏感的地方袭击着,一时间二女笑闹到一处,那乳波臀浪的绝美风景让叶飞不禁食指大动,在柳凤仪再一次将叶云绮扑倒后,没等她压上去,自己就先一步压到了叶云绮身上。

    叶云绮和叶飞分别多日,早已憋了一肚子的欲火,刚才又看了一场活春宫,哪里会不动情?现在见叶飞终于要肏自己了,心中激动之下也顾不得什么矜持,双腿大大分开,轻轻夹住哥哥的腰,以方便他插入自己骚痒难耐的小骚屄。

    柳凤仪见到这一幕,也是激动不已,在旁边坐了下来,想要好好得观战,却见叶飞双手各握住叶云绮一只玉臂,将它们压在叶云绮的小脑袋旁边,腰肢轻动,让自己的大鸡巴在妹妹的小骚屄上轻轻得点动着,却并不插入,把叶云绮弄得大为不满。

    叶云绮急得屁股连挺,想要把哥哥的大鸡巴吞进自己的小骚屄里,可是每一次都让鸡巴借着自己的淫水滑向了一边,直弄得她屄痒得难受,忍不住向柳凤仪求救道:“好姨妈,帮帮绮绮好吗?”

    早就想看他们兄妹肏屄的柳凤仪也让叶飞迟迟不肯插入弄得有些不满了,现在见叶云绮求自己,于是伸出小手握住叶飞的鸡巴,将它顶在叶云绮的屄眼上,然后另一只玉手按住叶飞的屁股,用力向前一推,终于将鸡巴送进了叶云绮的小骚屄里。

    目的终于达到的叶飞乐得哈哈大笑,也不再继续逗弄小妹,挺动起腰肢,用力得肏得起她来。

    也许是因为有姨妈在旁边看着,叶云绮今天格外的激动,在哥哥的大力肏干之下,淫声浪语一股脑得叫了出来,小屁股也旋转得飞快,更是让叶飞肏得过瘾不已。

    而柳凤仪也是同样,这对自己看着长大的双胞胎小兄妹在自己面前肏屄,而且他们还是自己亲妹妹的孩子,让她感觉刺激无比,在叶云绮败下阵来之后,立马迫不及待得接替了她,承受着叶飞那根强得离谱的大鸡巴的肏干。

    由于是第一次玩三人行,叶飞三人的兴致都是极高,这场大战一直持续了三个从小时,直到二女都被他肏得没有了力气,叶飞才放过她们,好在知道了那个副作用后叶飞并没有跟她们用和柳君怡一样的方法双修,不然此刻的二女恐怕真的要被他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