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75章 凌厉的总攻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知道了敌方的摄像头不可能照到树顶以后,叶飞再也没有了任何顾忌,目送托克消失在地面,立马抱起柳君怡以最快的速度飞掠而去,只是一小会的功夫,二人便到了森林的外围,这个地方是小组曾经查过的,自然不可能再有敌方的东西在。

    叶飞之所以在这里停下,是因为这么抱夹在柳君怡到据点有些不好,把她放下后便要和她一起去,不料柳君怡却一把拉住了他。

    叶飞有些不解得问道:“怎么了?咱们不布署一下吗?”

    “

    ?地第一3

    要到后天才总攻呢,也不用急在这一会。”柳君怡美丽的双眸中充满了水意,对她已经颇为了解的叶飞自然知道她并不是想哭,而是在那个小空间里经过自己一阵挑动后动情了。

    心中暗笑着,叶飞帮做不解得问道:“那咱们留在这里还有什么事吗?”

    柳君怡明白他九成是在故意逗自己,可是体内那种无名的火焰让她很难忍受,也没有心思再与他打什么哑谜,美目瞪得溜圆,娇嗔道:“你把人家逗成这样,难道想不负责任吗?”

    “那你想让我怎么负这个责任?”叶飞坏笑着问道,其实心中也是颇为火大,这一点从他那被高高撑起的裤子就能看出了。

    柳君怡自然也看到了他的变化,美目充满渴望得看着他那个大帐蓬,用迷死人不偿命的声音道:“人家不管,反正火被你挑起来了,你负责扑灭就行!”

    “好吧。”叶飞装模作样得叹道:“现在咱们就退出特战队,加入野战军!”

    柳君怡自然明白他说的“野战军”是什么意思,心中对这场“野战”也是颇为向往,娇声道:“好呀,那你就放马过来吧,我要和你大战三!”

    “三哪里够,今天非得跟你大战三千,让你心服口服不可!”叶飞哈哈大笑,抱起她的纤腰,飞身上了一棵大树,在树冠处将她放了下来。

    这棵大树长得极为茂盛,特别是树冠处,横七竖八的枝条竟然组成了一张天然的大床,虽然要承受两个人的重量颇为不足,但对于有轻功在身的二人来说却已经足够。

    放下柳君怡,叶飞双手飞快得舞动,片刻间二人身上的军装就已经离体而去,然后在她身边坐下,故意炫耀似的挺起腰肢,让下面那坏东西在她眼前轻轻晃动。

    看到这根自己渴望不已的大鸡巴,柳君怡不禁欢呼了一声,竟然学着刚才看到的那个金发女郎,跪在叶飞的面前,张开小嘴含住了他早已硬得发涨的大龟头,不过心里却有些奇怪,明明刚才叶飞只是在自己屄上轻轻抚摸了几下,可是自己的欲火竟然就像吃了烈性春药一般,猛烈得暴发出来,强烈得自己竟然都压制不住。

    其实他们两个都不知道的是,在山谷中的那场双修,已经将叶飞功法的隐藏功效开发出来,从现在起,只要被他肏过一次的女人,就再也无法抵抗他的挑逗,哪怕是轻轻的一摸,也能让她们欲火焚身,这么功效就连这功法的创始人都没有发现,也许是老天对叶飞太过眷顾,竟然就这么自然而然得激发了。

    享受着小姨那性感的小嘴,叶飞也没有闲着,一把将她拉起,让二人成了69式,让她趴在自己身上,然后在她粉嫩晶莹的大屁股上又舔又吻,直到把她两瓣丰满的臀瓣都涂满了自己的口水,散发着淫荡的光芒后才停止,双手分开她的臀瓣,双目直视着她那小小的屁眼。

    柳君怡的屁眼颜色很淡,只有一丝浅浅的褐色,那菊花一般的形状显得极为可爱,叶飞发现,小姨的菊花对自己的诱惑力竟然不下于她的小骚屄,看了许久之后,终于忍不住伸出舌尖在上面轻舔了一下。

    “哦……”奇特的刺激让柳君怡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浪叫,吐出他那根同样粘满自己口水的大鸡巴,有些羞涩得说道:“不要舔那里,很脏的!”

    “我的亲亲小姨是最干净的,身上没有脏的地方!”叶飞说着,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继续在她的菊花上舔弄着,时而还把舌尖轻轻顶进紧小的屁眼里。

    一种酥酥痒痒的快感让柳君怡不禁有些失神,这不同与被他舔屄时的快感,但同样让她迷醉,特别是想到他正是伺候自己身上最不堪的地方,那种刺激更是让她既快乐又感动,为了报答他,小嘴更加的卖力,将他的鸡巴吮吸得啾啾作响。

    在柳君怡的屁眼上舔弄了一会,叶飞终于转而向下,伺候起她的小骚屄来,不是他不想现在就采了小姨的菊花,而是感觉它是那么的紧小,自己的舌尖进去都颇为困难,更不用说那么粗的鸡巴了,所以虽然心里很想,但还是心疼得放过了它。

    刚才被叶飞舔弄屁眼时虽然也颇为刺激,但毕竟没有玩过,柳君怡还可以忍住,但现在小骚屄一被他逗弄,立马再也忍受不住那强烈的欲火,顾不上继续吮吸叶飞的鸡巴,只是用小手快速得撸动着,小嘴微张,吐出一连串的淫声浪语:“好老公,亲外甥,你真会舔屄,你的舌头好厉害呀,把小姨的骚屄弄得好爽,好外甥,不要再玩了,小姨的屄好痒呀,快点用你的大鸡巴肏小姨吧!”

    叶飞这次却没有理会柳君怡的哀求,继续在她粉嫩的小骚屄上玩弄着,先是用舌尖在她满是淫水的屄缝里轻轻刮动了几下,然后又在她硬挺的小阴蒂上舔弄了一番,接着干脆把她的小嫩屄整个含进嘴里,仿佛接吻一样用力得吮吸,还把舌头顶进她的屄眼,快速得抽插着。

    受到如此刺激,柳君怡的大屁股猛得坐了下来,整个压在叶飞的脸上,然后身体一阵强烈的颤抖,竟然就这么泄了出来。

    对于小姨这么容易就高潮,叶飞并没有多想,还以为她是刚才被自己逗得太厉害,继续吮吸着她因高潮而不断收缩的小骚屄,将屄里涌出的大量淫水都含进嘴里,却并没有咽下去。

    叶飞翻身坐起,将小姨的身体摆成平躺,双手各握住她一只大奶子,把满口滑腻的淫水尽数吐进她深深的乳沟里,然后起身坐到她的肚子上,用自己那根还带有她口水的大鸡巴将淫水均匀得涂在她一对大奶子内侧,将自己的鸡巴放进她的乳沟里面,深情是看着她的眼睛道:“小姨,今天我要你这里!”

    如此淫荡的玩法让柳君怡感到一阵本能的羞涩,不过很快就融化在他深情的目光里,轻轻点头道:“小姨说过,小姨是你的,你想怎么玩都行。”

    叶飞心中大喜,拉过柳君怡一双小手,让她自己捧着自己的奶子,问道:“你自己来好吗?”

    “嗯。”柳君怡绝美的脸蛋上涌起大片的红晕,但还是顺从得点了点头,双手按着自己的奶子,用力夹住那根让自己迷恋不已的大鸡巴,并且轻轻上下揉动着,让鸡巴借着淫水的润滑在自己深深的乳沟里穿行,问道:“这样你舒服吗?”

    “嗯嗯!”叶飞用力得点着头,虽然这样弄快感其实并

    ?|第一?

    不怎么强烈,但心理上的满足却是巨大的,特别是想到她是自己的亲姨妈,更是让他激动不已,为了报答小姨的宽纵,他也把右手伸到后面,在小姨的大腿内侧和重新流出淫水的小骚屄上来抚摸着。

    只是抚摸了几下,柳君怡便又淫荡起来,用娇媚的眼神看着叶飞,一边用自己的大奶子伺候着他的鸡巴,一边说道:“好老公,人家屄里又痒了,你把手指插进去帮人家止止痒好不好?”

    这样的要求叶飞自然不会拒绝,轻轻把中指插进她紧小的屄眼里,缓缓得抽插着,拇指和食指则是捏住她的小阴蒂时轻时重得捻动着,直把柳君怡弄得激动不已,套弄他鸡巴的动作也加快起来。

    在这样的刺激下,叶飞的快感聚集得很快,只是一会,他便感觉腰眼一麻,鸡巴也是一阵暴涨。

    叶飞并没有忍着,低吼了一声,鸡巴从小姨那对大奶子中间弹起,对着她的俏脸开始了强烈的喷射,这一次叶飞射得特别的多,一股接着一股,仿佛没有尽头,直到把精液把柳君怡的脸蛋完全覆盖,仿佛给她上了一层面膜后才停止下来。

    直到叶飞射完,柳君怡才慢慢睁开那对同样粘满了他的精液的美眸,白了他一眼娇嗔道:“小坏蛋!”说完却伸出灵活的小香舌,将小嘴周围的精液尽数卷进嘴里,然后又用手将自己脸蛋上的精液弄下来,却一点没有浪费得尽数涂抹在自己一对大奶子上,使得奶子闪耀出一片淫荡的光芒,最后才从旁边的衣服中拿出几张湿巾,把自己的脸蛋擦干净。

    柳君怡淫荡的表现让叶飞忍不住呼吸急促,刚刚喷射过的大鸡巴又猛得硬了起来,声音有些嘶哑的道:“你这个小荡妇,我要肏死你!”

    柳君怡被他用手指一阵逗弄,也早已是欲火焚身,闻言不但不怕,反而浪笑道:“那就来呀,看看是你肏死我,还是我夹死你?”

    叶飞低吼一声,猛得压在她身上,分开她一双修长的美腿缠在自己腰上,用最原始的姿势将自己粗长的大鸡巴捅进她淫水涟涟的小骚屄里,用最快的速度疯狂抽插起来。

    柳君怡刚才虽然被他用嘴弄泄过一次,但那又怎么能比得上被他用鸡巴肏过瘾?此时被肏得身心俱爽,大声浪叫道:“好外甥……你的鸡巴……真好……把小姨……肏死吧……啊……要来了……小骚屄要……泄了……泄给……大鸡巴外甥了……”

    只是不到下,柳君怡竟然又一次到了高潮,叶飞仍是没有多想,拉她坐了起来,让她双腿缠着自己的腰,二人面对面坐着,大鸡巴却一直没有停止抽插。

    柳君怡低下头去,目光穿过自己深深的乳沟,看着心爱的男孩那粗壮的大鸡巴在自己粉嫩的小屄里进进出出,眼神一阵迷离,特别是看到自己晶莹的淫水被他的鸡巴从小骚屄里带出来,除了身体上的快感外,竟然又产生了一种奇特的视觉快感。

    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是不到下,柳君怡便泄出了自己今天的第三次,叶飞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对了,停止了身体上的动作,抱着小姨等她平复下来,问道:“你有没有感觉到有哪里不舒服?”

    柳君怡抬头痴痴得看着他,目光中充满了渴望,娇声说道:“我屄里不舒服,好痒呀,你再肏我好不好?”说着竟然动得扭动起来。

    叶飞的脑袋毕竟比常人聪明太多,很快便

    度?第一

    想到了这可能是自己的功法变异带来的效果,不过想到现在自己有了那种恢复丸,哪怕她再累也没有什么,于是便放下了担心,继续狂肏起来。

    今天的柳君怡似乎特别的疯狂,缠着叶飞一直要个不停,虽然每次都撑不了太久,但刚刚泄过之后却又立马接着要,直到泄得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才停止了取,趴在叶飞怀里吁吁娇喘着。

    叶飞虽然猜到了这是他功法的效果,却并不知道,这是除了自己的女人经不过自己的挑逗外的第二个特性,那就是在没有修练另一部分的时候,根本不堪他的一击,在他的攻击下极容易达到高潮,但是这个看似是坏处的作用却在以后带给了叶飞无尽的好处,让他的多P大业很容易就完成了,而且在不能满足他的情况下,叶云绮她们对于他再收女人不但不会吃醋,反而持着支持的态度,这一点就连他找到另一部分功法后也没有改变。

    过了好一会,柳君怡总算是恢复了一些,起码不像刚才那样连个小指都动不了了,叶飞才低头吻上了她的小嘴,让内力在二人体内形成了一个循环,可是却发现现在的效果比之在那个山谷里差了好多,一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柳君怡

    ?3度第?一

    有些苍白的脸色才恢复了正常。

    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二人终于分开,在叶飞的帮助下柳君怡把衣服穿好,又在他身上靠了一会,才道:

    点b点

    “咱们去吧。”

    “嗯。”叶飞点了点头,抱着她跃下了大树,可是双腿刚刚着地,柳君怡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好在有叶飞在旁边扶着。

    让柳君怡依靠在自己身上,叶飞急切得问道:“怎么了?”

    “还不是你这个小坏蛋害的,你还好意思问!”柳君怡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叶飞嘿嘿一笑道:“那是谁一直要的?”

    现在旁边又没有外人,柳君怡自然不会在意他如此程度的调笑,又白了他一眼撒娇道:“我不管,反正都怪你!”

    “好好好,怪我!”叶飞哈哈一笑,左臂伸下去托住柳君怡的腿弯将她横抱起来,快速得向着据点飞奔而去。

    直到快到据点的大门,叶飞才将柳君怡放下来,让她的手臂搭在自己肩头,自己伸手搂住她的纤腰,扶着她慢慢得走了进去。

    刚刚进入据点,正在院子里做着各种训练的队员们都围了上来,很是关切得问道:“柳队,您这是怎么了?”

    柳君怡脸上一红,微微低下头去,叶飞却是笑道:“没有什么大事,刚才我们遇上了个强敌,我小姨和他打斗时内力消耗太多了,现在我要扶她进房间去休息一下。”

    众队员闻言急忙给他们让开了一条通道,让叶飞扶着柳君怡从中间穿过,同时为柳君怡这种以身犯险的举动大为敬佩,而刚才她脸红的样子众人还以为她是因为受伤而惭愧呢,可是这个时候又有谁会在乎这个?他们心里只有对她的敬意。

    扶着柳君怡进了房间,叶飞反手把门关好,然后让她在沙发上坐下,却看到她脸上有着一股愁容,不禁有些心疼得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没有。”叶飞的关心让柳君怡心中一暖,因被他折腾得浑身无力而升出的一点小怨气也消失了,摇头道:“我没事,只是在想,后天就要行动了,到时我恐怕还是不能恢复,这怎么办呀?”

    看着她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叶飞不由笑了出来,伸手在她的小琼鼻了刮了一下道:“你怎么又变笨了?”

    “你才笨呢!”柳君怡有些不满得撅起了小嘴,神态显得可爱无比,已经三十岁的她做出这样小女孩的动作不但不会让人感觉做作,反而流露出一种少女般的娇憨。

    “小笨蛋,看看这是什么,你不会把它给忘了吧?”叶飞说着从自己的空间里取出一颗小小的紫色药丸,送到她撅起的小嘴边。

    柳君怡微微张开小嘴,让叶飞把药丸放进去,感觉那小药丸根本没有什么味道,但是却入口即化,变成一股清凉的液体滑进她的肚子,然后又在肚子里变成一股热流涌遍四肢骸,使她本来有些酥软无力的身体一下恢复过来,不但如此,内力竟然还有些提高。

    有些不敢相信得活动了一下身体,柳君怡这才知道那些小药丸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威力,在高兴之余又伸手在叶飞腰间掐了一下,有些不满的道:“有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早不给人家用?”

    叶飞笑道:“我不是早就给过你好多了吗?谁让你这个小笨蛋没想起来的?”

    “那你怎么不早点提醒人家?”柳君怡继续用小手在他腰间肆虐着,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叶飞却是一把抓住她的小手,将她拥进怀里,正色道:“可是你不觉得刚才那样效果很好吗?”

    “什么效果很好?你那是什么解释呀?别人还真以为人家是被对手打成那样呢!”柳君怡还没有意识到叶飞的用意,仍是有些不满。

    叶飞笑道:“可是别人好像并不这么认为,他们只会觉得他们的柳队长为了他们以身犯险,心里对你不知道有多感激呢。”

    柳君怡一愣,随即也就想明白了叶飞的良苦用心,不过还是张开小嘴在他胸口上咬了一下,娇嗔道:“你这个小坏蛋,连人家也要利用,真是太阴险了,说不定哪天你把人家卖了,人家还会帮你数钱呢!”如果说刚才她是真的有点生气的话,现在就完全是在借机撒娇了。

    叶飞拥紧了她,温柔而又坚定得说道:“放心吧,我就是把自己卖了,也舍不得卖你的!”

    过了好一会,叶飞才从柳君怡的房间里出来,刚一出门他便被张强等人围上了,七嘴八舌得问道:“小满,队长没事吧?”

    叶飞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事,她只是有些脱力罢了,只要调息一下就会好了。”他说得一点也没有错,刚才在房间里,柳君怡被他那一句话弄得感动不已,竟然又动情了,虽然顾忌到是在据点,二人并没有真刀真枪,但叶飞只是手口并用,就让柳君怡又来了三次,此时正在房间里一边娇喘着一边换湿透的内衣呢。

    听到他这么说,张强他们才算放下心来,不得不说,叶飞这一招还真是有用,原来队员们对柳君怡只是佩服加敬重,现在有了她这番“以身犯险”的表现后,竟然让他们产生了一种“以死相报”的感觉,如果以后柳君怡再有什么差遣,就算她不再是总指挥,这些人也会毫不犹豫得为她赴汤蹈火。

    时间过得很快,第二天所有队员又休息了一天,第三天一早的时候,他们便按着原定的计划向森林内进发了,不过在刚刚进入森林没多远,便分成了两前一后的三队,两边的两队继续前进,而中间的那一队在原地休息了半个小时后,才继续出发。

    而叶飞和柳君怡却在大部队出发之前就先一步得进入了森林,沿着以前决定好的行动方向一步步起来,因为不知道敌方会在哪个地方进行伏击,所以二人行进的速度并不是太快,一直到深入森林足有十几公里后,他们才看到敌人的踪迹。

    出手解决了几个敌方分散在大部队以外的暗桩后,叶飞抱着柳君怡飞身上了一棵参天的古树,低头向下看去,不禁一阵头皮发麻。

    只见在他们预先决定好的行进路线两边,密密麻麻得埋伏了足有上万人,每个人手里都握着一把十分行进的冲锋枪,而且身边还都挂着不少的手雷烟幕弹之类的东西,这让叶飞产禁有些咂舌,还好自己先一步发现了他们的阴谋,不然这个行动小组千来号人一但进入了他们的包围圈,恐怕还真不够人家啃的。

    柳君怡看着下面的人群,也不由有些感叹这些人的素质之高,上万人聚集在这里,竟然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而能找来这么出色的一支部队的“那个人”,不得不说他很有一套。

    看到敌人已经倾巢出动,叶飞不得不放弃让队员们“锻炼”一下的想法,向柳君怡点了点头示意她留在这里,自己悄无声息得从树上飞出,快速迎上了从后面赶来的大部队,将敌人的分部告诉了他们一下,并且嘱咐他们只需要把敌人包围住,其它的交给自己,至于具体行动方案却是由他们自己发挥,毕竟作战的经验他们要比自己丰富得多。

    安排好了这一切,叶飞又到刚才那棵大树上,再次和柳君怡示意了一下,然后二人就凝神关注起己方的动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