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74章 敌人的老巢(下)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这下就连柳君怡也有些不明白了,为什么托克要上树,就在二人心中不解的时候,却见托克爬了大概三米多高后停了下来,然后伸手在旁边的一个地方按了一下,那棵大树竟然从中间裂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子,而托克则是想也没想得钻了进去,在他进去后没过多久,那个大口子就自动闭了。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叶飞和柳君怡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叶飞抱着柳君怡直接纵身跃上了托克消失的那棵大树,柳君怡伸手摸到刚才托克按下的地方,发现里面果然另有机关,不过她此时也没有研究这些,而是隔着树皮按了下去。

    与此同时,叶飞也展开自己的灵觉向大树里面探去,“看”到大树竟然是中空的,在树身里面有一道直通向下的阶梯,这个阶梯竟然一直延伸到他灵觉范围之外,不过好在这一路也没有见到有什么人在警戒,想来是敌人对他们这个藏身之地极为自信,再加上有外面的那些暗哨在,所以就放松了对他们总部的警惕。

    树干像刚才一样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叶飞当先钻了进去,虽然已经用灵觉探知里面没有什么危险,但谁又知道里面会不会有可以躲过自己灵觉的东西,叶飞自然不舍得让柳君怡去冒险。

    二人进去后,那个口子再次关闭,通道中变得一片昏暗,只能隐隐约约得看到身前几米远,叶飞伸手拉住柳君怡的小手,让她紧紧跟在自己后面,然后慢慢得向下走去。

    看着前面这个已经足以为自己挡风遮雨的高大身影,柳君怡心中一片安定,一股淡淡的,却又怎么也化不开的甜蜜感充斥其间,之前因为二人的实际关系而产生的那种不安在这一瞬间消失于无形,仿佛这里不再是充满危险的敌人老巢,而是通向二人幸福的光明大道。

    这条倾斜向下的通道一直延伸出上米才到尽头,出了通道,二人置身于一个足有足球场那么大的大厅里,这里竟然

    3地度第¨一??

    是一个地下空间,而且规模之大让叶飞也忍不住有些咂舌,因为这里不只有这个大厅,在大厅的四周还有着数不清的房间,而且这个大厅好像还不是唯一的一个,因为在大厅的最深处,有一个宽大的通道通向更里面。

    此时的大厅中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叶飞用灵觉看了一下,确认大厅里一点危险都没有之后,才带着柳君怡贴着大厅的边缘向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探查着那些小房间,发现大多数竟然都是一些宿舍,每一间里都住着不下十个各种肤色的

    ??第一

    大汉,粗略的一数,只是在这个大厅的周围,竟然住着不下几千人。

    一边走,叶飞一边把自己“看”到的东西说给柳君怡听,柳君怡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同时心中也有些奇怪叶飞怎么能隔着墙壁看到里面的东西,不过也知道此时不是问这个的时候,而且叶飞越是厉害,她心里就越是高兴与自豪。

    快要到大厅的尽头时,叶飞看到了一个比别的房间大出许多的地方,里面的东西让他不禁吓了一跳,因为里面的墙壁上竟然挂了不下台的显示器,每一个显示器里都显示出一个不同的画面,其中有几个看着有些眼熟,正是二人来时走过的地方,而在房间的中间,几台大型的发电机正在工作着,想来这里用的电都是它们的功劳了。

    看到这些,叶飞心里不禁有些后怕,好在他们一直从树梢上过来,而联通这些显示器的摄像头却只是安装在大树的中间部分,这才没有将二人的身影照进去,而更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也许是对自己这里太过放心,敌人并没有在这个大厅里装什么东西,不然二人此时恐怕就已经暴露了。

    听完叶飞的描述,柳君怡脸上有些阴沉,低声说道:“看来这个地方是早已布置好了的,哼,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只是为了掌控全国的特战队,这人还真舍得!”

    “特战队可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机构,只要能掌控,再多花几倍的心思也是值得的啊。”叶飞轻声笑道:“不过谁让他倒楣,偏偏想害我的亲亲好君怡,这次就让他尝尝‘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滋味!”

    对于叶飞那句“亲亲好君怡”,柳君怡感到又羞又喜,嘴里却娇嗔道:“你才是鸡呢!”

    叶飞也知道自己这个比喻不怎么恰当,嘿嘿一笑道:“对啊,我是个大公鸡,你就是我最喜欢的美丽小母鸡。”

    “去你的,我看你只是一个小鸡崽才对!”柳君怡调皮得吐了吐舌头,随即又正色道:“咱们进去看看吧。”

    叶飞点了点头,继续拉着她向里面走去,在穿过一个大概二十米的通道后,里面又出现了一个和外面差不多大小的大厅。

    经过刚才的事,叶飞更是谨慎,每走一步都先用灵觉探查一下,不过这里的人似乎是对这里太过自信,以至于都有些自大了,这里面别说是岗哨,甚至就连摄像头都没有装一个,倒是方便了叶飞二人的行动。

    这个大厅和刚才的那个没有什么不同,边上还都是一些宿舍,只是少了那个“机房”而已,过了这个大厅,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叶飞粗略算是一下,这三个大厅旁边的宿舍里住了只怕不下万人,心中不由暗自咂舌,虽然之前他已经推测出敌人恐怕会有上万的数量,但那也只是本着遇事先往坏处想的念头推测而已,现在看到这里真的有那么多人,还是忍不住有些心惊,这么多的敌人,要想把他们全部“吃”下,恐怕小组的伤亡也不会小了,叶飞暗自决定,必要的时候自己哪怕暴露出更多的实力,也不能让那些可爱的战友们损失惨重,反正现在大家都是同一条线上的人了,也不怕他们会说出去,而且自己表现得越是强大,他们以后对自己的敬意才会越重,这对于以后收服他们也有着很大的推进作用。

    穿过最后一个大厅,二人终于来到了这个地下空间的最深处,又是一条二十多米的通道过后,里面的景象与外面大不相同,这里只有一个二十多平米的布置得像客厅一般的空间,在这个“客厅”的四周,有几个只从外面看就比那些宿舍豪华得多的房间,倒是像极了宾馆中的那些套房,想来这里住的应该就是敌方的高层了。

    叶飞探查了一下,发现五个房间中倒有四个是空着的,于是拉了柳君怡悄悄走到唯一有人的那个房间之外,然后轻轻跃起,对着房间上方轻轻拍出一掌。

    这个空间里除了已经开凿出来的上方外,都是坚硬无比的泥土,这些泥土由于生压早已坚逾岩石,不然也不可能支撑住这么大一个空间,可是在叶飞看似轻飘飘的一掌之下,竟然悄无声息得开出了一个足可以容纳下两个人的小空间。

    在柳君怡那充满着崇拜与狂热的目光下,叶飞带着她钻进了那个小空间,然后把因为开洞而收进自己空间里的泥土弄了一些出来,堵在这个小空间的开口处,让外人不至于能以现他们,再对着下方一指点出,开出一个足够让二人观察下面的圆洞来。

    开出这个“了望口”后,下面房间里的景色尽收二人眼底,只见那个黑人大汉托克正一脸惧怕得站在房间的正中央,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个身高足有一九十公分的大汉,虽然这个身高似乎还比不上托克,但参杂个大汉却是一个东方人,而且在他的身上,叶飞感受到了一种不下于李斯的气息,这也难怪托克对他如此畏惧了。

    此时那东方人正闭目坐在沙发上,上身很是整齐得穿着一件中山装,而下面的裤子却已经退到了腿弯处,在他的下面,一个一头金发的女郎跪在那里,将头埋在他的下面不住得起伏着,而这个金发女郎身上却是一点衣服都没有,虽然看不到金发女郎头下面具体的东西,但只凭想象也知道他们正在做什么了。

    看到这一幕,柳君怡轻轻啐了一口,有些脸红得把转向一边,同时小声说道:“你也不许看!”

    充满着酸意的声音让叶飞轻笑了起来,伸手到柳君怡的裤子里,在她弹性十足的臀肉上轻轻捏着,在她耳边说道:“我怎么会看她?要知道我的君怡可是比她强出倍的,有了你,我对她又怎么会有兴趣?”叶飞这句话倒真的不是乱说,虽然那金发女郎的身材火爆到有些夸张,特别是那个因为趴跪着而更显硕大的肥臀,让站在对面的托克都不住得

    |?度2第一

    吞咽口水,但女郎那一身粗大的毛孔却是让人倒尽了胃口。

    叶飞的答让柳君怡很是满意,不过还是故意刁难道:“那是不是说,如果有比我好的女人在,你就也不看我一眼了?”

    叶飞加大了手上的力道,让柳君怡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娇吟后软倒在他的身上,这才笑道:“也许吧,不过我却想不到这世上还能有什么人比我的君怡更美的!”

    “是吗?”柳君怡忽然吃吃娇笑起来:“按你这么说,我就是世界是最美的女人了?那我二姐呢?难道她也不如我吗?”

    叶飞心中一窘,略带惩罚得把本来在她臀瓣上活动的大手向前移动了一下,直接按上了她已经略带湿意的美妙之处,不过却没有说话,因为此时下面那个大汉已经睁开了眼睛。

    “老李还没有消息吗?”大汉的声音和他的身材一样雄壮,从他那极为流利的京城口音中,叶飞确定了他就龙国的人,而且可能是“那个人”的心腹。

    托克有些颤抖得说道:“是的,自从昨天离开,他就一直没有来。”

    大汉的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一把拉住身下女郎的金发,将她的头抬了起来,露出一张虽然颇为妖艳,但还算不上漂亮的脸蛋,叶飞急忙伸手捂住柳君怡的眼睛,因为随着金发女郎的头部离开,大汉下面已经暴露在空气中了,他可不想自己的女人看到别的男人那里,不过他倒是多虑了,就算他不捂住柳君怡的眼睛,柳

    ^点'b点

    君怡也不会看的,因为除了他的,柳君怡不会对任何男人下面感兴趣。

    那金发女郎被粗暴得拉起后,并没有显出有什么不满,而是会意得笑了一下,然后分开腿坐到大汉身上,轻轻得扭动起来,大汉一边享受着她的伺候,一边对托克说道:“你把昨天的事再跟我说一遍,一点也不要遗漏!”

    托克眼睛偷偷得看着女郎那运转如飞的肥臀,暗暗吞了一口口水。这才把昨天的事详细得跟那大汉说了一遍。

    那大汉皱眉道:“你是说,老李在追出去之前好像发现了什么?”

    “是的。”托克点头道:“我怀疑李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会追出去看看的。”

    “发现了什么?”大汉突然冷笑起来:“我看他是趁机跑了才对,我早就说过他这样的人是不能用的,人还不听!”

    托克似乎知道二人间的矛盾,因此并没有说话,只是静

    3地?度第一

    静得站在那里。

    大汉又问道:“你们都准备好了没有?他们的总攻也就在这几天了。”

    托克点头道:“是的,都已经准备好了。”

    “好。”那大汉狞笑起来:“等我一拿到他们的行动路线,就会给你们分配任务,这次要让他们来得去不得!你先出去吧!”说着对托克挥了挥手。

    托克有些眼馋得看了一眼那金发女郎,然后才退了出去,等托克出去后,大汉在那女郎屁股上用力拍了一下,喝道:“你给我用力些!”

    “哦……”女郎发出一声放浪在大叫,然后动作变得夸张起来。

    眼见再也听不到什么有用的自信,叶飞二人自然没有心思看他们表演,于是快速从那个小空间里出来,尾随着托克又走出了这个地下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