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69章 敌方的高手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打定了意,叶飞又和以前在望海军营里一样,和他们天南地北得聊了起来,而张强他们因为跟叶飞之间的那促距离感一下消失,也都极有兴致得跟他胡吹海侃着。

    “小满,你小姨是不是有了男朋友了啊?”众人聊了一会,那个有些八卦的队员突然这么问了一句。

    叶飞心中一凛,问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难道你喜欢我小姨?”

    “没有没有!”那个八卦队员忽然坐了起来双手乱摇得说道:“你可不要瞎说,柳队可是我们所以队员心中的女神,我们又怎么可能配得上她?你这话要是让别人听去了,就算他们不打死我,也会笑死我的!”

    “那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了?”叶飞有些奇怪得问道。

    那八卦队员说道:“

    |度第一◢

    我只是看到她这几天的状态有些不对,时不时的就会露出一种很陶醉的笑容,不瞒你说,我虽然不太懂女孩子的心事,但当初我姐姐刚谈恋爱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所以我才会乱猜。”

    叶飞没想到除了卫青之外竟然真的还有人发现了柳君怡不不同,为了不让他们继续乱猜下去,只好编道:“我想应该是她这几天在内力上突然有了突破才会这样的吧,你们也知道,我小姨就是一个武痴,也只有在武功上有了突破才能让她傻笑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八卦队员很容易就接受了叶飞的解释,因为他们都知道柳君怡的武痴性格,张强他们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虽然出于自知之明,他们谁也对柳君怡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但要是让外人把她追走,心里还都是有些不舒服的。

    从几人的表情上,叶飞明白了柳君怡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忙趁机问道:“张叔,我问你个事啊,假如说你们原来并不是望海特战队的人,经过这次的事后,如果我小姨再有什么差遣,你们还会不会再听她的?”

    “那是当然的!”张强几人想都没想的答道,见叶飞似乎是有些不信,张强又道:“我这这样说并不是因为我们原来就是你小姨的部下,而是这一次大家都陷进了一个阴谋当中,如果没有你们两个,我们肯定要损失惨重,甚至全军覆没都很有可能,而且就算是能活下来,去之后肯定也会被人找借口开除出特战队,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被开除掉甚至比牺牲在战场上更加的难受,所以,毫不夸张的说,你和你小姨对于我们来说,那可是有着如同再造的恩情的,试问谁又会不感激她?她的命令又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听?”

    叶飞点了点头,心中却是一阵狂喜,经过张强的分析,他知道,自己的计划进行得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顺利,因为最为了解这些队员的,自然就是张强这些和他们一样的队员了,所以张强的话虽然不敢说是全部,但也肯定是绝大多数的人心声了。

    得到了想要的结果,叶飞的兴致更高,一直和他们聊到凌晨两点多,才和他们一起睡去。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叶飞就起来了,并没有惊动还在沉睡的张强他们,只是和柳君怡说了一声后,便独自出发了,昨晚听了张强的话后,他决定要尽快得找出敌人的老巢,然后让柳君怡带领着大家一起把他们消灭了,因为自己表现得越是足够神奇,相信那些高傲的特战队员们就越是会在佩服的心情下全心全意得臣服于自己,而且抛开这一点不说,他也不希望这些可爱的军人们再受到什么伤害了。

    虽然只睡了短短的三个小时,但叶飞现在是何等的实力?哪怕是连续几天不睡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所以现在可以说是神清气爽。

    经过昨天和柳君怡在小湖里的双修之后,叶飞的实力又提升了一大截,如果说他原来全速跑起来还有一道淡淡的影子的话,现在就已经完全是一阵风了,再加上他那足以比美显微镜的犀利目光,只要是走过的地方,周围几十米的东西全部无所遁形,因此只用了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这个绵延几公里的原始森林竟然让他了足有四分之一之多,但就是这样,也是没有发现一点敌人的踪迹。

    在一棵大树前停了下来,叶飞皱起了眉头,心中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这些人已经知道了不可能把这次的行动小组留下,因而已经撤掉了,不过仔细想想却又不太可能,毕竟上次碰到的那两队没有一个能跑掉的,而且事后他们的尸体也已经被特战队员们焚化了,敌人也不可能从他们的身上知道自己这方面还有超出他们掌控的高手,最重要的是,他们昨天还刚刚搞了偷袭的。

    可是既然并没有离开,但这一切也太怪了吧,总不可能是自己找过的地方正好是他们没有出现过的吧。

    就在叶飞陷入沉思的时候,忽然一阵隐隐约约的对话声传入了他的耳朵,让他精神为之一震,急忙悄悄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潜了过去。

    那个声音距离现在的叶飞足有一公里之远,要不是他在开发了脑域之后耳目比之常人要灵敏倍,这样的声音他根本不可能听的到,不过虽然是如此,他还是很是小心得慢慢向那个地方靠近,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中间的地方还有没有对方的人。

    这一公里的距离叶飞足足用了十多分钟才走到,在一棵大树上定住身子,悄悄向下方看去,只见有几个身材高壮的黑人大汉正站在那里争执着些什么,其中有一个人的声音有些耳熟,相信就是刚才叶飞听到的那一个了。

    从那几个黑人的装束还有气势上,叶飞可以肯定他们也是那些人的一份子,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事闹了分歧。

    正在几人争执不休的时候,地面忽然一阵轻动,接着一棵大树边的落叶被顶了起来,露出里面一个小小的地洞,一个身材瘦小,面容阴鸷的东方中年人从里面钻了出来,沉着脸喝问道:“你们在吵什么?”

    那几个黑人显然对这个东方人颇为忌惮,只到他的训斥都悻悻得闭了嘴,只是其中的两个还在怒视着对方。

    “到底出了什么事?”那中年人又问了一句。

    “李,你来的太

    找?请第一◢?

    是时候了。”正在对视的两个黑人中的一个立马说道:“托克这家伙刚刚输给了我三包烟,可是却只肯给两包,这要是在平时也就算了,可是你也知道,在这个破地方,连烟都买不到,他再这样赖帐真的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那黑人的话让叶飞有些好笑,看来这些人在这里过得也并不舒坦,甚至都会为了一包烟争执起来。

    “你自己也说了,这地方根本就买不到烟,我真的只剩下两包了嘛,要是有的话又怎么会不给你?我托克的赌品可是大家都知道的!”那个叫托克的黑人也嚷嚷了起来。

    “行了,不要为了这么点小事争吵!”就在那个赢了烟的黑人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那中年人打断了他:“我早就说过,敌方很可能有高手存在,如果

    ??¨度第一?¨?

    因为你们的争吵暴露了我们的行踪,你们谁负得起责任?”

    “虽然你们龙国的功夫很是神奇,但我想他们不可能会有人敢来这里吧?”那个托克却是满不在乎得说道:“而且外围还有那么多咱们的暗桩,就算有人敢来,也不可能躲得过他们的视线,不要说是他们了,你算是你,恐怕也很难在不心动任何人的情况下闯进来吧。”

    “那也小心点为好,毕竟这次行动的关系太大!”那个李姓中年人又提醒了一句,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好看了不少,显然对于托克那不着痕迹的吹捧很是受用。

    听到这里,再加上刚才那个李姓中年人诡异的出场方式,叶飞立马就明白了,不是敌人没有留下痕迹,而是他们隐藏得太好,而自己的经验又是严重不足,这才没有发现他们的,而自己曾经过的地方,说不定也有他们的人呢,想到这一点,叶飞不由有些懊恼得在自己脑袋上轻拍了一下。

    “谁?”那个李姓中年人突然把头转向叶飞所在的方向,厉声喝问起来、

    叶飞没想到自己这一点轻微的声音竟然被他听到了,心中不由有些惊讶,本想立马下去把他们都解决掉,不过想到他们在附近应该还埋伏的有人,而自己在经验不足之下根本找不出来,如果冒然出击,搞不好自己这个隐藏的存在就要暴露了,于是决定不出面,身形微闪,快速得离开了藏身的地方。

    那几个黑人也被李姓中年人的话弄得一愣,问道:“李,出什么事了?”

    那个李姓中年人看了一眼叶飞离开的方向,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没有理会那几个黑人的询问,身形闪动间向着叶飞追了过去。

    叶飞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敢追来,心中有些惊喜,自己正愁找不到他们的大本营所在呢,现在有了这样一个身份看起来不低的人,如果抓住了他,相信肯定能问出一些东西来,不过这里显然不是能动手的地方,要把他引得远一些才行。

    想到这些,叶飞的身形慢了下来,以免那个人追不到自己而退去,这样也能给那人造成一个错觉,那就是自己的身手最多与他相当,让他不至于太过忌惮。

    那个李姓中年人显然也是对自己非常的有信心,并没有心动其他人,而是就那么一直追在叶飞身后,看着越来越近的叶飞,眼里闪过一丝厉芒。

    叶飞边跑边观察着那

    第一?¨

    个中年人,发现他的身法十分的诡异,他并不是像自己这样一直踏着树枝前行,而是在地上奔跑,而地面上树根大石之类的阻碍却总是在他看似不经意的一个闪身之下就能避过去。

    二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得奔行了好久,在确定已经出了他们的势力范围后,叶飞才停了下来,转过身面对着那个穷追不舍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见叶飞停了下来,还以为他已经力尽,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不过当他看到叶飞那年轻得有些过分的面容时,又是一阵心惊,在叶飞身前几米外站定,沉声问道:“你是谁?这次的特战小组中没有你这样的好手!”

    叶飞心中一动,看来这个家伙对于特战队倒是极为熟悉,再联系上他龙国人的身份,搞不好他就是幕后那人派出来的,那样的话还真是大有收获了。

    心中高兴着,但叶飞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得反问道:“你又是谁?”

    那中年人看到叶飞一付不在乎的样子,心中一阵大怒,喝道:“不管你是谁,既然听到了我们的秘密,那就不用留存世上了!”说着并起食中二指,向着叶飞当胸点来。

    叶飞并没有躲闪,伸出右掌迎上他点来的手指,只听“啵”的一声轻响,叶飞的身形飘然后退,在五米外站定。

    由于想从这人身上了解一些东西,叶飞并没有

    找请?第一

    对他下杀手,和他对的那一招也只是抵消了他攻来的劲力,并没有反击,不过在接了他这一指后,心里却更加的惊讶,没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家伙竟然有着不下与几天前的柳君怡的高深内力,再加上他那诡异的身法,就算以前的柳君怡和他对上,恐怕也没有多少胜算,不过这也更让叶飞确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家伙应该是敌人中的王牌,是幕后那人专门派出来对付柳君怡的。

    叶飞的退让使那个中年人更加认定了他的实力不如自己,心中更是得意,冷笑道:“小子,你这么小的年纪就有了这样的实力,不得不说是个难得的人才,不过可惜的是你遇上了我!”

    看着中年人那得意的样子,叶飞不禁有些好笑,难道这些反而人物总是要在有胜算的时候得意一下,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吗?这样想着,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