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68章 威信的建立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柳叶二人都是心中一凛,柳君怡急忙问道:“那咱们有没有人员伤亡?”

    张强摇头道:“那倒是没有,只有几个兄中了枪,但也只是伤到了胳膊和腿,并没有什么大碍。”

    柳君怡这才松了口气,吩咐旁边的人通知所有中队长以上的人到临时会议室里集,然后向张强道:“把当时具体的情况跟我们说一下吧。”

    张强点了点头,说出一番话来:原来早上在叶飞和柳君怡离开以后,大队人马还是照着商量好的计策,一点点的向森林里面,一直到下午两点多,才了不到五里的地方,就在大家以为和昨天一样,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的时候,在森林的深处突然传来了几声枪响,几个

    地第一|?

    和大队人马分开得有些开的队员立马中了枪,众人都是大惊,急忙向着里面反击,可是在那几声枪响过后,里面再没了一点动静,虽然大家都很是气愤,想经追进去,不过想到柳君怡一再的叮嘱,最后还是忍了下来,决定还是先据点,等柳君怡来了再决定对策。

    柳君怡听完后两道秀眉紧紧得皱在一起,心里有些不舒服,一想到自己和叶飞在山谷里快活了一天,而队里却遭到了袭击,虽然没有人重伤甚至牺牲,但她还是感觉很是过意不去。

    从柳君怡那有些自责的表情里,叶飞知道她心中想的是什么,在别人没有意到的时候轻轻握住她的小手,在她耳边小声道:“这并不怪你,就算你在这里,肯定也阻止不了这

    ^点^^b点

    次的袭击的,所以还是想想怎么对付那些人吧。”

    柳君怡自然也明白叶飞说得都对,只是一时有些难过罢了,现在叶飞这么一说,她也立马收拾好了心情,对于叶飞每每能猜中自己的心事,让她感觉二人有一种心灵相通的默契,芳心之中大感甜蜜,而这一点恐怕也是所有恋爱中的女孩的通病吧。

    说话间,几人已经来到临时据点里的会议室,这个会议室很小,远远不能和大院里的那个相比,不过大家都是军人,对这个自然没有什么要求,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能有个可以安静得商量事情的地方就已经足够了。

    三人到的时候,所有中队长以上的人都已经到了,柳君怡在最前面坐下,开门见山得问道:“对于今天的事,大家都有什么看法?”

    在叶飞二人没有来之前,他们就已经商量过这些事了,心中一到认为幕后那人可能已经知道他的阴谋被认破了,所以才会迫不及待得想要将行动小组的人一打尽,甚至不惜到外围来偷袭,因此在柳君怡问起的时候,纷纷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柳君怡听完大家的分析,皱着柳眉陷入了沉思,目光下意识得向叶飞看来,在不知不觉中,她对叶飞的依赖越来越强了,不管碰上什么事,都下意识得想要问一下他的意见。

    自从白天做出了彻底控制特战队的决定后,叶飞时刻都向这方面努力着,而如果真的把这个特殊的部门控制了,自己当然不能亲自带领他们,到时肯定是由柳君怡来带领,所以她的威望一定不能丢失,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表现出足够的睿智,然后再配自己那近乎无敌的实力,让众队员对自己二人都大为佩服,到时肯定会尽心追随自己二人,而自己和柳君怡又根本是一体的,想要控制特战队就容易得多了。

    对于大家的看法,叶飞心中有不同的意见,不过现在却并不能由自己的口中说出,而怎么才能让柳君怡说出这番道理却让叶飞有些头疼。

    看着柳君怡不断向自己看来的目光,叶飞很是可惜她并没有小妹那样可以知道自己想法的能力,不然自己想什么,只要几个眼神就能暗暗通知她了。

    暗暗通知她?叶飞心中忽然一动,不由想起了在上看到的一种叫做“传音入密”的方法,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如果真的可行,肯定是可以用出来的,于是凝气把声音聚成一线,试探着叫道:“小姨。”

    柳君怡听到叶飞叫自己,还以为他是有了什么新的想法,心中不由一喜,急忙向他看来,而其他人显然并没有听到叶飞的声音,还都是或沉思或一脸期待得看着柳君怡。

    这个发现让叶飞大喜,急忙凝音说道:“小姨,我这是用密法和你说话,你不要动,只是听着就行了。”

    柳君怡虽然不明白他在搞什么鬼,不过现在心里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天的她自然不会反对他的话,当下不动声色得点了点头,又做出刚才那样沉思的表情。

    叶飞虽然不想给自己的女人们增加什么压力,不过柳君怡本就是特战队里的人,而自己要控制特战队还需要她来出面,所以这个念头告诉她倒是很应该,于是把自己的打算跟她说了一遍,然后又说出了自己对今天这件事的看法。

    柳君怡对于叶飞想要控制特战队的目的并不是很清楚,而她自己也从来没有过这个野心,不过既然叶飞想要,她自然是毫不犹豫得支持,而且对于自己能帮到叶飞,她心里还是感到万分高兴的。

    听完叶飞的话后,柳君怡清了清嗓子,问道:“你们大家都认为背后那人已经知道咱们认破他了?”

    众队长相互看了看,东北那位大队长说道:“这个恐怕是肯定的了,不然敌人又怎么可能到这么外围的地方来搞偷袭?这肯定是他想尽快得把咱们这些眼中钉除去了。”其他人也都深以为然的点着头。

    柳君怡却是摇头道:“但我却并不这么认为,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们的人数比咱们多得多,又为什么不一股脑的都冲出来,和咱们决一死战?”

    众队长都是一愣,柳君怡说的这一点他们并不是没有想到,不过由于先入为得认为那人阴谋家已经知道了一切,才没有往深处去想,现在被柳君怡一提出来,才感觉有些不妥,纷纷问道:“那柳队长你有什么看法?”

    柳君怡微笑道:“大家想一下,假设我们并不知道幕后还有这样一个人,如果受到今天这样的偷袭,接下来会有什么行动?”

    “那肯定是和他们拼了!”东北那个队长是个直性子,想到什么便都说了出来:“今天如果不是有柳队长你的命令,恐怕我们都已经冲进深处去追了。”

    “这就对了。”柳君怡点头道:“敌人想要的恐怕也就是这一点,因为我们现在这样慢慢,应该让他们有些不耐烦了,所以才想诱我们深入,而他们则躲在里面偷袭我们。”

    众队长都是一惊,心里暗暗有些后怕,如果不是有柳君怡只前的再三叮嘱,恐怕现在大家已经上了敌人的当了,一时间对于她的远见都不由大为佩服。

    “而除了这一点,敌人应该还有个别的目的。”柳君怡也是个极为聪明的人,在叶飞的提点下想到了更多,侃侃而谈道:“那就是他们之前偷袭咱们的那几人连一个都没有去,他们心中肯定会很是惊异,所以也想趁着这个机会看看咱们当中到底有什么样的强者,可以将他们的几人一打尽,所以我想,他们今天出手的应该只有很小的一队人,而大部队则是躲在暗处,目的就是想试探出咱们的底牌。”

    众人听了柳君怡的分析,都感觉很有道理,而听她说起那个“强者”的时候,也都纷纷向叶飞看去,也都同时想起了叶飞那魔神一般的可怕实力,心中都是暗想,队里有了柳君怡这样的智者,又有叶飞这样无敌的人物,就算敌人再怎么狡猾厉害,也肯定不会给小组造成什么伤害。

    不得不说,叶飞今天的计划进行得极为顺利,在不知不觉中,他们二人已经劳劳得抓住了这些精英的心,如果说以前他们只是对叶飞二人感到佩服的话,现在则是已经有些崇拜了。

    叶飞和柳君怡自然也都看到了大家表情的变化,不动声色得相视一笑,柳君怡又说道:“所以对于今天的事,大家都不用再多想了,咱们还是按原计划进行,而且行动的时候要更加注意,尽量抱成一团,不要再有什么分散了。”

    “是!”众队长同声应是,现在他们对柳君怡已经是万分佩服,对于她的话自然是奉若圣旨。

    柳君怡点了点头,说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去休息吧,叶飞,你留下!”

    众人已经习惯了柳君怡给叶飞安排特殊任务,在又应了一声“是”后,纷纷离开了,等众人都出了门,叶飞走到柳君怡身边,伸手环住她的柳腰,笑道:“怎么又留下我一个人啊?是不是还相提升实力?”

    “去你的!”柳君怡脸上微微一红,虽然心里已经认定了叶飞,并且决定一生都不计名分得跟着他,但对于他这样的调笑柳君怡还是有些羞涩,轻轻在他腰间扭了一下,却又忽然叹了口气。

    “怎么了?”叶飞急忙问道,今天的计划进行得很是顺利,他不明白柳君怡为什么还要叹气。

    柳君怡有些柔弱得把身子依偎

    最3新?度第一|??

    进他的怀里,有些惆怅的说道:“我在想,咱们两个是不是太自私了,只顾着自己高兴,却把别人放在这么危险的境地。”

    叶飞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知道她还在为今天受伤的那几个队员难过,心中不由暗赞她的善良,轻轻抱了抱她,微笑道:“我不是说过了吗,就算你今天在这里,这样的事情也免不了会发生,所以你也不用太过自责了,而且从明天开始,人会加大的力度,争褥得找出敌人的老巢,然后将他们一打尽,给那些牺牲和受伤的队员们报仇!

    找??请第一?¨”

    “嗯。”柳君怡轻轻应了一声,又在他怀里腻了好久,这才和他一起离开会议室,各自去休息。

    叶飞到宿舍时,张强他们还都没有睡,见到叶飞进来,那个八卦队员问道:“小满,你小姨是不是又给你安排什么特殊任务了啊?”

    叶飞笑道:“任务还是那个任务,不过却是责令我尽快得把敌人的位置搞清楚,好为战友们报仇。”

    “对了,你不是说发现了一处可疑的地方吗?队长看了后有没有什么发现啊?”张强突然问道,早上叶飞和柳君怡离开的理由他们还都记得,不过刚才在会议室的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今天的遇袭上,倒是没有人想起要问这个,此时张强却是想了起来。

    “哪里有什么发现,是我经验不足,给弄错了。”叶飞苦笑道,这番话也是他和柳君怡商量好的,以便应付大家的提问:“那只是一个野兽留下的痕迹而已,却被我当成敌人的了。”

    张强几人对叶飞的话都是深信不疑,不过也都没有怪他,一人笑道:“这也没什么,你还是新手嘛,以后经历得多了,就能分辩得出来了。”

    “是啊,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能让我们知道,你也有不如我们的地方,不然我们恐怕真的要把你当成神来看待了。”那个八卦队员也是笑道,他说的一点也没有错,经过叶飞那天的表现,虽然他们和他还是像以前那么熟,而且言谈间也都和以前一样,不过在内心深处,却隐隐对他的些敬畏,而今天叶飞的答让他们感觉到他还有不如人的一面,心里的那份敬畏也一下消失了,使得他们的关系一下又到了当初那样。

    叶飞没想到自己竟然歪打正着,一下拉近了和他们的距离,心中也是暗暗高兴,同时也想到,自己以后还真得注意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了,虽然作为领头人,必要的威望和神秘感不能少,但“人和”这一点却也是

    ?地第◢一

    比什么都重要的,如果不能和这些精英打成一片,就算日后他们追随了自己,中间恐怕也是会有些隔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