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63章 卫青的心思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柳君怡吓了一跳,急忙离开叶飞的快的,下意识得整理了一下身上并不怎么乱的军装这才说道:“是小卫吗?进来吧。”

    门外的人正是卫青,由于她练习过一些内功,所以只睡了两个来小时就已经清醒了,醒来后却又想起自己和叶飞在靶场上的事,身边虽然没有人,但她还是羞得满脸通红。

    那时候虽然已经醉了,但她多少还是有些印象的,最后自己好像不但问叶飞自己和他小姨谁更漂亮,还动得吻了他,长这么大,她的小嘴还从未被谁吻过呢,就是她的父亲,也只是在她小时候亲过她的脸蛋,过了十三岁以后,就连脸蛋也没有再亲过了,而在军营里,虽然绝大多数都是男兵,但她却一直和他们保持着距离,除了比武时,根本没有什么身体上的接触,可就在今天,自己的初吻竟然在醉酒的情况下失去了,而且还是自己动的,想要埋怨一下叶飞都没有任何理由。

    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卫青有些生气,可是她却发现,自己气得并不是糊里糊涂的和叶飞接了吻,而是在怪那时候自己醉得厉害,连接吻是什么滋味都没有仔细品味。

    这个念头让她又羞又愧,心里也乱了起来,想想刚见面的时候,自己好像还是挺讨厌叶飞的,但现在却不知道对他的印象到底怎么样了,按说自己的初吻被他骗去是应该很生气的,可是自己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还很想见他。

    胡乱得梳洗了一下,卫青在大院里漫无目的的乱走了起来,想要把自己心里心里的那种奇怪的感觉赶出去,可是走了一大圈后却又发现,自己的心情不但没有整理好,反而更乱了起来,而且还很想更多得了解叶飞。

    这时正好走到柳君怡的门外,她便想也没想得喊了一声报告,不过在刚刚喊完后就后悔了,自己和柳君怡并不怎么熟悉,找她能说些什么?总不能直接问她叶飞平时是怎么样的吧?那还不得羞死人呀。可是既然里面已经有了应,她自然不能再离开,只得硬着头皮推开门走了进去。

    也许是在知道了叶飞不只自己和林灵两个女人后,柳君怡的心态发生了变化,现在再次看到卫青,她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气愤,微微笑道:“随便坐,小卫你找有有什么事吗?”

    卫青此时却是有些发愣,她怎么也没想到,叶飞竟然也在这里,看到他时,又不由想起了刚才的那一幕,脸上布满了红晕,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柳君怡正在和自己说话。

    柳君怡看到卫青的样子,有些不满得撅了撅小嘴,白了叶飞一眼,又把自己的问题说了一遍。

    卫青这才反应过来,灵机一动道

    ?最◢新?度3第|一◢3

    :“我是想来问问,咱们什么时候可以行动。”说完后却又立马意识到,以自己的级别,问这个问题好像有些逾制了,脸上不由变得更红。

    叶飞不忍卫青再尴尬下去,于是笑道:“我和小姨也正商量这件事呢,正好你可以帮我们看看这个计划可不可行。”

    柳君怡又白了叶飞一眼,压下心头的醋意,也笑道:“是啊,我正有些拿不定意呢。”说完把叶飞刚才的战术给卫青说了一遍,最后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卫青双目一亮,由衷得说道:“

    最3新度第?一2

    柳队,我到现在才知道,您能当总指挥并不只是靠着强过我们许多的实力,这个计划可以说根本没有漏洞。”

    柳君怡微微笑了笑,并没有解释这个计划是叶飞制定的,这臭小子竟然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和卫青眉来眼去,那自己干脆就抢一下他的功劳,正好让卫青了解自己有多厉害,这样即使以后她也进了叶家的大门,也得乖乖得叫自己姐姐,不得不说,柳君怡虽然大度,但多少还是有些女人的小心思的。

    既然有卫青在这里,自己当然不可能继续和叶飞温存,与其看的到吃不到,还不如干脆成全了他们,于是柳君怡说道:“你们两个先去吧,我还要好好的想想,看看能不能让这个计划更加完善。”

    卫青没想到柳君怡竟然会让叶飞和自己一起出去,心里不由又是羞涩,又是期待,原本因为听了计划而恢复的脸色也再次红

    ?¨度第?一???

    了起来,低声说道:“那好吧,柳队,我就先出去了。”

    叶飞却说道:“卫姐,你先在外面等一下,我和小姨说点事就出来找你。”

    听叶飞说得暧昧,卫青的脸上更红,急忙走了出去,柳君怡在卫青离开并关上门后,问叶飞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在得到了卫青的初吻以后,叶飞的心里也是有了她的影子,不过他却更在乎柳君怡的感受,柔声问道:“你怎么让我和她一起?不吃醋了吗?”

    “吃你个大头鬼呀!”柳君怡白了他一眼,心里却是十分的甜蜜,他能这么在乎自己的感受,真不枉自己冒着极大的危险委身于他。

    叶飞嘿嘿一笑,伸臂抱住柳君怡,在她耳边道:“真的不吃醋吗?如果你不高兴,我就还留下来陪你好了。”

    柳君怡柔顺得趴在他怀里,嘴里却说道:“少来,你那点鬼心思当人家不知道吗?真是个花心的家伙,可是没有办法,谁让人家喜欢你呢,既然决定要接受你,那就要接受你的一切,包括你喜欢的女人。”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叶飞大为感动,拥紧了她动人的娇躯,深情得说道:“好君怡,我这一生都不会负你的。”

    “那当然。”柳君怡忽然格格笑了起来:“如果你敢负我,我就把你这坏东西剪下来,让你一个女人也碰不了!”说着伸出两根细长的玉指,成剪刀状隔着裤子夹在叶飞的家伙上。

    叶飞惊呼道:“这可剪不得,你下半辈子还得靠它呢。”

    二人又笑闹了一会,叶飞才在柳君怡的催促下走了出来,却见到卫青还在旁边等着他。

    “是不是等急了?”叶飞走到卫青身边,笑嘻嘻得说道。

    卫青脸上一红,结结巴巴得说道:“没,没有,我正好在这里看看风景。”

    “嗯,那咱们走吧。”叶飞说了一句,很想伸手去拉住她的小手,可是现在还不能确定她的心意,倒是不太敢,怕会惊到了她。

    卫青点了点头,慢慢跟在叶飞身边,却一直没有说话,使得二人之间的气氛稍显尴尬。

    这样下去可不行!叶飞心中想着,没话找话道:“卫姐,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应该练过一些内功吧。”

    说到这件事,卫青倒不那么羞涩了,轻轻点头道:“其实也算不了什么内功,只是能让我耳目比常人敏锐一些,力气也大了一些而已,其它的也没发现有什么好处,而且就是这点功能,还是我坚持了十多年才有的。”

    叶飞不由有些奇怪,据他所知,这世上还没有这么废柴的功法,就算是再垃圾的,只要能练成,也不会只有这么一点功能,何况卫青还是练了十多年的,那就更奇怪了,于是问道:“那你方不方便告诉我你练的是哪一派的功法呢?”

    “我也不知道是哪一派的。”卫青脸上又红了起来,不过这次却并不是因为羞涩:“我小时候有些好奇心过剩,在一个旧书摊上买到了一本古书,据说是内功心法,就照着上面练了起来,可是坚持了一年多也没有什么功效,不过每天的打坐倒是形成了习惯,这才没有放弃,直到去年,才渐渐有了一点成就。”

    叶飞听后不由苦笑起来,心里却是有些感叹卫青的执着与幸运,就这样随便买一本破书,竟然让她练出了一点内力,而且居然还没有走火入魔,不得不说,她实在是太过幸运了。

    不过虽然现在没事,但她的经脉恐怕也是有些受损了,叶飞有些不放心得说道:“卫姐,我帮你看一下,强练功法有没有留下什么隐患,你不要介意啊。”说着拉过了卫青的小手,分出一丝内力探入了她的经脉。

    卫青突然被叶飞拉住小手,不禁大为羞涩,急忙轻轻挣扎了一下,不过叶飞却是握得很紧,她并没有抽自己的手,无奈之下也只得任由叶飞拉着,有些心虚得四下看了看,发现院子里并没有什么人后才松了一口气,心里却已经乱了起来,红着小脸偷偷看着正一脸凝重的叶飞,感受着他对自己的关心,一种从未有过的甜蜜幸福感觉从她芳心深处悄然升起。

    好在叶飞的内力比卫青要深厚得多,不然她这么一挣扎,而后又不能凝神静气,非得把二人都弄得走火入魔不可,不过现在叶飞却是很轻松得便探知了卫青的经脉状态。

    过了好一会,叶飞才放开卫青的小手,叹了口气道:“还好,破损得不算严重,不过你这套功法却是不能再练了

    ?第一?◢?¨¨。”

    正深沉浸在自己的那份小甜蜜中的卫青不禁被叶飞的话吓了一跳,急忙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叶飞轻轻点了点头道:“你强练不完整的功法,已经损及了体内的经脉,如果再练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走火入魔了。”

    “那你是不是有办法?”卫青并没有如何惊慌,因为她知道叶飞的实力极强,而且她的内心深处对叶飞也有一种近似于盲目的信任。

    叶飞却摇了摇头道:“你的经脉受损已经比较严重了,目前我还没有办法帮你恢复,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只要以后你不再练习那个不完整的功法,而我再定期用内力帮你温养一下经脉,应该会没事的,等我以后的实力再有提高,应该就能帮你把经脉修复好了。”还有一句话,他却是没说,只要卫青

    ?第一?

    和他双修,二人交中产生的好种温和的真气很容易就能解决这点小问题,但卫青现在并没有跟他确定什么关系,这话自然也就说不出口了。

    听了叶飞的前半句话,卫青极为担心,不过在听到后面的时候,也就放下心来,但叶飞这样吓她却让她有些不满,白了叶飞一眼道:“你直接说没事不就行了,害人家白担心!”

    这还是卫青第一次在叶飞面前露出小女儿的撒娇模样,不禁让叶飞看得心神俱动,忍不住赞道:“青姐,你好美!”对她的称呼由卫姐变成了青姐,倒是显得亲近了许多。

    被他这样夸赞,卫青心中不由一甜,但最后还是被羞涩占了上风,瞪着一双美眸,娇声喝道:“不许乱说!”

    “好,好,不乱说。”叶飞笑嘻嘻的道:“可是,刚才在靶场的时候,你……”

    “不许你说!”卫青脸上更红,急忙阻止了叶飞:“刚才我们在靶场只是比试枪法,别的什么也没有做,对不对?你快点说呀。”

    情急之下,卫青那如同小女孩般欲盖弥彰的话语让她显得格外可爱,叶飞嘿嘿笑道:“对,我们刚才只是比试了枪法,我的好青姐绝对没有亲我的嘴。”

    卫青羞涩之极,再也不敢呆在叶飞身边,转身扭动着动人的娇躯向着她自己的宿舍跑去,可是在跑了一半后却又返了来,瞪着叶飞道:“你绝对不能说出去,不然我跟你没完!”

    叶飞饶有兴趣得看着卫青那付又羞又急的可爱模样,嘿嘿笑道:“我是不想说出去,可是我这张嘴却没什么把门,得找个东西把它堵起来才行。”

    卫青现在已经是方寸大乱,也没有细想叶飞的话,急忙说道:“那要用什么来堵,我马上去找!”

    叶飞笑道:“一般的东西可是堵不住的,不过如果青姐你那张香甜的小嘴如果让我尝尝的话,应该就可以堵住的。”

    卫青这才知道,他又在取笑自己,心中不禁又羞又急,用力在他脚上踩了一下,转身跑向自己的宿舍,可是心里对于“堵他的嘴”却是有些莫名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