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61章 吃醋的君怡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卫青因为平躺,薄薄的军装上衣胸前被顶得高高耸起,让叶飞看得不由一阵眼直,刚才抱着她时,就已经感觉到,她那里虽然规模没有柳君怡的大,但也是颇为壮观了,而且如柳君怡一般,弹性都是那么的好,随着他的走动在他胸前一阵厮磨,早已让他有些心猿意马,此时再看到如此美景,哪里还忍受得住?不由伸手在她那诱人的顶端轻轻捏了一下。

    “哦……”睡梦中的卫青被他这么一刺激,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娇吟,叶飞只感觉脑子里轰然作响,再也顾不得许多,低下头来,吻上了她那微张的小嘴。

    也许是醉酒之后口干舌燥,卫青感觉到自己的小嘴碰上了一个湿湿的东西后,本能得轻轻吸了起来。

    叶飞心中大乐,干脆将舌头也伸进了她的小嘴里,而卫青

    找请第?一

    则是吸得更加起劲,不断得把她口中的津液吞进肚中。

    叶飞一边吻着沉睡中的美人,手也不老实得钻进了她的上衣之中,直接掌握了那两团让他心火大起的半球,时轻时重得动作着,只一会,卫青的呼吸便变得粗重起来。

    就在叶飞再也忍受不住,想要提枪上马的时候,外面的一阵说话声使他清醒过来,急忙放开了卫青的小嘴,看着这个被自己弄得衣衫不整的美人,心里不由有些鄙视自己,虽然自己心里多少也有些喜欢她,但如果就这样得到她,那自己岂不是成了禽兽了?

    帮着卫青把衣服整理好,叶飞又温柔得轻吻了她一下,才大步走出她的房间,却看到柳君怡正一脸笑意得站在不远处,刚才自己听到的声音,应该就是有人和她在打招呼。

    “小满,你来一下,我有点事要和你说。”看到叶飞出来,柳君怡脸上的笑意更浓,可是叶飞却敏锐得从她那半眯着的美目中看到了一股熟悉的杀气,当下有些战战兢兢得跟着她到了房间。

    一进门,柳君怡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怒色,伸手揪住叶飞的耳朵,娇喝道:“你为什么会在卫青的房间里出来?”

    叶飞看出她是又在吃醋了,心中很是高兴,脸上却露出一丝苦笑道:“她喝醉了,我送她去啊。”

    “送房间用抱着吗?那她得喝得多醉呀?”柳君怡脸上的表情更加愤怒,但扭着叶飞耳朵的小手却和刚才一样,几乎没用什么力气,虽然明知道自己怎么用力也不可能把叶飞扭伤,但还是舍不得用力。

    叶飞也乐得陪她闹,委委屈屈得说道:“刚才和她比试枪法,她在靶场上睡着了,我没有办法才抱她去的嘛。”

    “那她有没有趁机占你的便宜呀?”柳君怡仍是冷着脸问道,但眼里却闪过了一丝笑意,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不可能独占叶飞,所以就算他真的和卫青有什么了,虽然心里也难免吃醋,但却也不会因此跟他闹什么别扭的,刚才这番做作,虽有三分醋意在里面,倒有七分却是借机向他撒娇。

    叶飞听她问得有趣,也配着说道:“我对不起你,刚才被她碰到身体了。”

    “她碰了你哪里?”柳君怡感觉心里微微一痛,声音也有些变了,毕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真正的毫不在意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有暧昧,除非她根本就不爱他,柳君怡自然也不能免俗。

    叶飞听出了她的心痛,知道这种事最好慢慢的让她接受,不能急在一时,于是说道:“手,刚才她摸了我的手。”心中却是暗笑:我可没说谎话,她就是摸了我的手啊,只不过是用她身上最美妙的地方之一摸的。

    “啊?”柳君怡先是一惊,既而心中一阵窃喜,同时还为自己的小肚鸡肠暗自感到羞愧,不过怕叶飞看出来,又故意装出一付恶狠狠的样子问道:“只是手吗?还有没有别的地方?”

    “当然没有了,我骗谁也不会骗你的。”叶飞正色说道,随即又换上一付笑嘻嘻的模样:“其他地方的便宜都被你占去了。”

    “那我都占你什么地方的便宜了啊?”柳君怡放开叶飞的耳朵,用软滑的小手在他脸庞是轻抚着,声音已经变得极其娇媚,一双美眸也变得水汪汪的。

    从柳君怡的表现上,叶飞可以看出,她的身体在内力的温养之下已经完全恢复了,而昨晚初偿销魂滋味的她现在应该是有些食髓知味,于是笑道:“那就让我来示范给你看好了!”说着拦腰将她抱了起来,放在还带着她身体余湿的大床之上,然后压在她的身上,低头吻上了她的小嘴。

    柳君怡的吻技早已和玉无瑕练得颇为纯熟,当下张开小嘴把叶飞的舌头接纳进去,用自己的丁香小舌和他纠缠起来。

    男人都是喜欢得寸进尺的,叶飞也不例外,一边吻着柳君怡,原本搂着她纤腰的双手已经开始慢慢向下滑去,直接钻进了她的裤子里,按上了对如充水气球般柔软的肥嫩臀瓣。

    “唔……”柳君怡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娇吟,享受着叶飞的温柔,不过当叶飞把手穿过她的股沟,来到她有些湿润的第三部位时,却突然推开了叶飞,喘息着道:“不行,现在不行,万一有人来了就坏了。”

    叶飞用手指在她湿润的花瓣间划了一下,引发了她又一声娇吟,然后问道:“难道你不想吗?”

    “想。”柳君怡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渴望,不过还是有些担心会被人撞到,说道:“可是……”

    “不用可是了。”叶飞打断了她的话:“咱们就来一次,好不好?很快的,再说了,那些和我熟悉的人几乎都已经被人灌醉了,一时半会醒不了,而现在又没有什么事,也不会有什么人来找你这个总指挥的。”

    柳君怡刚才的拒绝已经用了她最大的毅力,现在听到叶飞的理由,哪里还会再反对,于是点头道:“那就一次,你快点啊。”

    叶飞几把把她的衣服脱光,伸手到她胯下抚摸着她那早已是淫水潺潺的小骚屄,笑道:“快点?小姨你是等不及了吗?是不是小骚屄浪得很了,很让我的鸡巴插进去啊?”

    “坏蛋,不许说那样的字眼。”柳君怡脸上露出娇羞的神色,白了他一眼:“你知道人家不是那个意思的,人家只是让你快点完事,免得让人撞见了。”

    叶飞把中指最前面的一个指节插进她那火热紧窄的屄眼里,借着她的淫水轻轻活动着,坏笑道:“真的?可是小姨你的小骚屄怎么湿的这样厉害了?”

    找2?请第?一

    “都说不让你说那样的字眼了,你还说!”柳君怡撅起了小嘴,一付很不满的样子,可是小手却已经伸到下面握住让外甥那根让她欲仙欲死的大鸡巴,而且叶飞也感觉到,自己在说出那些淫荡的字眼的时候,她的小骚屄明显轻轻收缩了一下,显然也是感到很刺激的。

    叶飞活动身子,随着她小手的牵引将龟头顶在她的嫩屄上,可是任她再怎么努力,却并不插进去,在她忍不住向上挺起大屁股想要把鸡巴吞进去的时候,还身后撤了撤,让鸡巴只是在她屄上摩擦,笑道:“那小姨想不想让小坏蛋的鸡巴插进去啊?想的话就说一声。”

    柳君怡屄里痒得不行,可是那样的话却一时怎么也说不出口,被叶飞逼得急了,猛得翻身将他压在身下,自己骑在他的身上,伸出小手到下面握住他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屄眼猛得坐了下去。

    叶飞也知道现在时间紧迫,没功夫慢慢玩,要想让她叫床给自己听,还是等到晚上的好,所以也不再逗她,随着她下坐的力道,猛得往上一挺腰,“滋”的一声,粗长的大鸡巴一下尽根没入美艳小姨那紧小的骚屄里。

    “哦……”充实无比的快感让柳君怡忍不住长长得呻吟了一声,随即双手按在他胸膛上,大屁股快速得起落着,让鸡巴在她屄里强烈的进出着,带出一波波滑腻的淫水。

    随着柳君怡的动作,她胸前那对大奶子不住得上下跳跃着,晃得叶飞一阵眼晕,于是双手伸到后面棒住她肥嫩的大屁股帮她运动,以免她的动作太过疯狂而使鸡巴滑出她的屄外,如果那样的话,就算自己的鸡巴很强不会受伤,但也难免会的些扫兴,上身微微坐起,张嘴含住一颗正在欢快得跳动的小奶头,用力得吮吸起来。

    上下夹攻之下,柳君怡更加的爽快,动作的幅度也如叶飞所料加大了许多,有好几次都让鸡巴整个脱出了她的小骚屄,好在有叶飞的双手控制,坐下时刚好可以再次插进她的屄里。

    可是这样一来,柳君怡却觉得整根出去后再插进来会让自己获得更大的快感,于

    2度?第一

    是每一次起身时都让鸡巴离开自己的嫩屄,叶飞也只好一直这样帮着她摆好位置,不过由于她这样,屄里涌出的淫水没有了鸡巴的堵塞,全部都流了出来,不一会就把叶飞胯下还有小腹上弄得湿淋淋的一大片。

    这样超强的快感让柳君怡根本没办法持久,很快便到了高潮的边缘,可是当她想一鼓作气让自己泄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办不到,因为将要高潮,她的双腿忍不住挺直,哪里还能再有什么动作了?只好将整个上身都趴在叶飞身上,抱紧了他的脖子,借助双臂的力气和流到他身上的淫水的润滑,小幅度得活动着,让鸡巴继续在她屄里抽插。

    可是就如同吃惯了大鱼大肉再吃粗茶淡饭没有一点味道一样,这样小的动作产生的那点快感又怎么能满足得了马上就要高潮的柳君怡?她干脆抱着叶飞又一个翻身,让他反压在自己身上,催促道:“小满,好孩子,快点动,小姨快要来了!”

    叶飞知道,如果自己现在要求她说一些淫荡的话,在欲火的燃烧下她一定会同意的,可是既然已经打定了意到晚上实施,而且也怕冒然提出让她会有什么不快,于是很听话得挺动起腰肢,让大鸡巴在自己的亲小姨屄里飞快得抽插进来,那力道是前所未有的大,仿佛要把她的小嫩屄捣散一般。

    在这样强烈的快感之下,柳君怡没有撑多长时间,只是不到一次的抽插,她便浑身颤抖起来,四肢紧紧抱住在她身上活动的叶飞,叫道:“好孩子,小姨来了,泄给小满了!”话间未落,她的小骚屄便收缩起来,一大股炽热的阴精喷射在叶飞的龟头上。

    过了好一会,柳君怡的余韵才算过去,却发现叶飞插在自己屄里的鸡巴仍是坚硬无比,虽然昨晚他也都是立马就能硬的,可是那也起码软了一下,而且每次自己高潮时,他都会在自己屄里射上一次,这次也没有,忍不住问道:“小满,你怎么没有射呀?”

    叶飞笑道:“我还没有到高潮,怎么射的出来?”

    “可是。”柳君怡疑惑道:“我记得昨晚你每次都是跟我一起的呀。”

    “那是我故意让着你的,现在你只让我来一次,当然不能再让了,小姨,你准备好了吗?我又要肏你了哦。”叶飞笑嘻嘻得说道。

    只是一次的高潮自然不能满足刚刚尝试过这种快感的柳君怡,但她却更怕自己二人投入的时

    第一¨

    候会有什么人来,于是强忍着欲火道:“还是不要了吧,到晚上好不好?到时你想怎么样都行,就算想把小姨……死,小姨也没有怨言。”她本想说肏死的,可是那一个“肏”字却有些说不出口,只好含糊了过去。

    叶飞却是心中一动,

    ?¨度?第一??2

    看来她虽然仍不好意思说,但是也已经有些松动了只要自己再加一把力,那离她叫床的日子也不远了,到那时,自己再肏她,肯定能让二人都更加的舒爽。

    “好吧,那不听小姨的,可是。”叶飞苦起了脸,挺了一下深深插在她屄里的大鸡巴,说道:“它怎么办啊?总不能一直这么硬着吧?要不小姨你想想办法让我射出来?”

    叶飞的本意是想让小姨和昨晚一样,帮自己含一下,可是柳君怡却忽然想起,自己刚才用内力湿养屄里的创伤时,似乎能控制里面的嫩肉活动,如果用这个办法,也许能让叶飞更加舒服,从而尽快得射出来,不然老让他这么硬着,虽然不会伤到身体,但也肯定很难受,看他难受,自己也肯定会心疼,不知不觉间,柳君怡已经和叶云绮一样,把叶飞的感受放到第一位了。

    想到就做,柳君怡运起了内力,让自己屄里的嫩肉蠕动起来,说道:“小满,你继续吧。”

    叶飞一愣,正不明白她为什么又要自己肏她了,突然感觉,她的屄好像活动起来,嫩肉紧紧咬住自己的鸡巴,并且一下下得蠕动。

    叶飞心中大喜,没想到小姨在这方面竟然这么有天赋,这么快就找到了新花样,居然用内力使屄自行动作,而小妹的内力虽然已经比小姨还要强,但自己肏她也已经快一个月了,她却没有想到这么好的办法,看来去时得问问小姨是怎么做到的,到时候教给小妹,让她也这么夹自己。

    “小姨,你的屄真好,把小满的鸡巴夹得太舒服了,还能不能再用力些?”叶飞一边快速得抽插着,一边大声夸赞起柳君怡来。

    得到叶飞的夸奖,柳君怡知道他定然是更加舒服了,心中极为高兴,加大了内力的运作,屄里的嫩肉将叶飞的鸡巴咬得更紧,使他的抽插都有些困难了。

    由于快感比刚才加强了许多,再加上叶飞没有刻意控制,很快,他的高潮也迅速来临,只感觉腰眼一麻,龟头暴涨,说道:“小姨,我要射了,这次要不要射在外面?”

    快感得到加强的不只是叶飞一个,柳君怡由于屄夹得更紧,得到的快感也是比刚才强烈了数倍,只是这一会,她也到了第二波高潮的临界点,哪里舍得让叶飞将鸡巴拔出去?而且想想昨晚,他也是一直射在自己屄里的,所以说道:“不用了,小姨也要来了,你射吧。”

    “小姨是让我射进你屄里吗?”叶飞见小姨已经有些失神,趁机问道。

    柳君怡此时只想尽快得泄出来,随着他的问话道:“对,射进小姨屄里吧!”

    第一次听到小姨说出这个淫荡的字眼,叶飞不由大受刺激,再加上他本就忍不住了,低吼了一声,猛力得向前一挺,大龟头抵住小姨骚屄深处的花心一动不动,龟头一阵暴涨,大股大股的精液强劲得喷射进小姨的子宫里。

    柳君怡被他滚烫的精液一浇,也是尖叫一声,四肢紧紧缠住叶飞,骚屄深处涌出大量阴精,和叶飞射进去的精液在自己的骚屄里汇。

    “小姨,舒服吗?”待柳君怡的高潮过去,叶飞抱着她笑嘻嘻得问道。

    柳君怡轻轻点了点头:“嗯,好舒服,比昨晚还要舒服,小姨到现在才知道,什么才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

    “那咱们继续好不好?”叶飞坏笑道。

    柳君怡娇媚得白了他一眼:“到晚上你这个臭小子想不继续都不行,不过现在还是不要了,如果有人来,就真的麻烦了。”

    “那好吧。”叶飞把鸡巴从小姨依依不舍的小骚屄里拔出来,光着身子下了床,将同样全身赤裸的她抱了起来,在大奶子上亲了一下,笑道:“好就让我抱着我的香小姨去清洗一下。”

    柳君怡感觉他在抱着自己时,顶在自己大屁股上的鸡巴竟然又硬得厉害了,于是伸出小手握住,有些感叹得笑道:“真不知道你这个臭小子是什么做的,射过之后也不会疲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