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58章 君怡的红丸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可是我不会啊。”叶飞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坏坏的:“你不会是不敢看吧?”

    柳君怡本来就很想看一看,只是很不好意思而已,此时被他这么一激,咬了咬牙道:“有什么不敢的?你小时候我又不是没看过,帮你洗澡的时候还摸过呢!”说着高高抬起了俏脸,一付骄傲的样子。

    这样的好机会叶飞怎么可能放过?急忙走到房间中间的那个大床边坐了下来,三把两把将裤子脱去,还想继续的时候却被柳君怡制止了。

    “还是先处理腿上的伤吧。”事到临头,柳君怡又有些放不开了,可是大话已经放了出去,自然不能收,只好先这么说,好让自己有机会缓和一下情绪。

    叶飞也不再逼迫她,笑着坐定了身子,柳君怡又在手心里倒上些药酒,搓开后,想要继续给叶飞弄腿上的伤,却发现站着根本不行,只好在叶飞身前蹲了下来,伸出有些颤抖的小手抚上了他的双腿、

    这样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像是某种行为时的动作,叶飞不由心神激荡,不过怕把柳君怡吓住,急忙拼命抑制住自己的反应,但身上那唯一一块布料里面包着的东西还是忍不住有些抬头了,好在柳君怡因为羞涩,在帮他抹药酒的时候头低得很低,才没有看到这一幕。

    叶飞在没有用出防御技能的时候,身体碰上威力比较大的热武器时还是有些抵受不住的,上半身还好些,而下面就略微有些薄弱了,只见他腿上的那些红点不但颜色比上半身深得多,而且有的还已经隐隐透出了血痕,柳君怡看到心疼不已,一时间倒是忘了自己的尴尬,很是温柔得帮他涂抹好了药酒,动作比

    ◢?第一||?

    抹上身时更加的小心。

    看着柳君怡脸上那心疼的表情,叶飞心里的那股邪火也消了一些,反应倒是没那么大了。

    “该这里了。”柳君怡终于帮叶飞把双腿上的伤痕都涂上了药酒,然后有些迟疑得双手拉住他身上唯一剩下的四角短裤的边缘,一双美眸却是看向了叶飞的眼睛。

    叶飞心中大动,鼓励似得对她点了点头,柳君怡咬了咬嘴唇,双手抓紧叶飞内裤的边缘,用力向下拉去,终于将他的大鸡巴释放出来,叶飞的欲望虽然有所消除,但鸡巴的反应却一时还没有消下去,虽然不是硬得如铁棒一般,但也微微挺了起来,而且正因为是这样半软半硬的状态,更是让它摇头晃脑不已,似乎是在跟自己的小姨打着招呼。

    “啊?长这么大了?”柳君怡看着那根大得超乎她的想象的大鸡巴,不由惊呼了一声,叶飞在小的时候很是粘她,她也没少帮着叶飞洗澡。可是那时候才五六岁的叶飞鸡巴还没有她的手指大,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十来年没见,它竟然长得都有自己的手腕粗了,而且还那么的长。

    看着外甥那根如巨蟒一般不停摇摆的大鸡巴,柳君怡突然有些害怕起来,而那上面的确也有几个小红点,但那红点却比他胸膛上的还要淡得多,根本用不着涂药酒,只怕连半夜都不用应付完全恢复,但是柳君怡虽然害怕,可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从小到大,她只是从中学时的生理书上看到过这东西,但书上的图案却跟叶飞的这一根大不相同,至于真人的,她也只见过叶飞小时候的,和玉无瑕在一起时,虽然也看过一些小电影,但她们看的却都是些女同的片子,看完之后便学着电影上相互给对方弄。

    咬了咬牙,柳君怡暗想,反正他小时候自己也看过摸过了,现在只不过长大了一点而已,再摸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准备再弄一些药酒到手上。

    但是叶飞却想,也许一会就要用到它了,可不能粘上药酒,急忙制止了柳君怡的动作,说道:“小姨,它很脆弱的,如果涂上不舒服,反正你手上也还有些,就把那些涂上去就行了。”

    其实柳君怡手上哪里还有酒液了?刚才倒得本就不怎么多,已经尽数抹到了他的双腿之上,现在她的小手上充其量也就是有些药酒的气味而已,至于酒液却是半点也不剩了,不过柳君怡在看到他鸡巴上的红点后,倒也知道不用涂什么药酒,此时也只是想摸摸他的鸡巴而已,所以点了点头,伸出有些颤抖的右手,慢慢得握住了外甥那根粗大的鸡巴。

    “嘶!”火热的鸡巴被小姨那因紧张而有些冰凉的柔软小手握住,叶飞不由爽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半软半硬的大鸡巴也一下挺立起来,如铁棒一般涨满了柳君怡的小手,让她根本不能把手指围。

    “呀,竟然还会变硬!”柳君怡像是看到了好玩的玩具的小女孩般欢呼了一声,好奇得把玩起外甥的鸡巴来,还无师自通得上下套弄了两下。

    虽然柳君怡的套弄并没有什么技术,但叶飞看着自己的亲小姨蹲在自己身前,用她的小手套弄自己的鸡巴,特别是那张和妈妈有七分相似的俏脸距离自己的鸡巴不过一尺,心理上的满足那是不言而寓的,忍不住赞道:“小姨,你真好,弄得我好舒服!”

    “这样真的会舒服吗?”柳君怡抬起俏脸,看着叶飞,脸上露出有些调皮的笑意,握着他的鸡巴又轻轻套弄了几下。

    “嗯。”叶飞急忙用力点着头:“好舒服,小姨,你继续帮我弄好不好?”

    “好呀!”柳君怡对这根硬得如铁棒,握在手里却又感觉有些软软的大鸡巴已经玩出了兴致,想也没想得答应下来,干脆把左手也握在叶飞鸡巴上,双手一起套弄起来。

    由于双手都要握住叶飞的鸡巴,柳君怡的头不由垂得更低,几乎都要贴到他那暴涨的龟头上了,看着小姨那张近在咫尺的性感小嘴,叶飞很想把鸡巴放进去让她给自己含一下,不过却也知道,如果现在提出这样的要求,恐怕会吓着她,于是在享受了一会她的套弄后,将鸡巴从她的小手里抽出来,拉起她的双手,说道:“小姨,到床上来玩吧,老这么蹲着腿容易不舒服。”

    以柳君怡的身手,就算这样蹲上三天三夜也不可能感到累,但对于叶飞的体贴,她仍是十分开心,依言脱下鞋子上了床,斜倚在叶飞身上,小手却是一刻也没有离开他的鸡巴。

    “小姨,你真好!”感受着柳君怡那丰满的双乳顶在自己的身上,叶飞的鸡巴涨得更硬,轻声赞了她一句,低下头来,去吻她的俏脸。

    柳君怡并没有反对,双目直直得盯着他那根在自己的双手中不断穿行的大鸡巴,越看越感觉有趣。

    叶飞渐渐大胆起来,在她的脸蛋了吻了几下,趁着她不注意,忽然用嘴唇封住了她的小嘴。

    柳君怡的身子猛的一僵,握着叶飞鸡巴的小手也紧了一紧,不过很快又放松下来,继续轻轻得套弄着,眼睛却已经闭了起来。

    叶飞心中大喜,用轻轻顶开小姨那如编贝般的玉齿,将舌头探进她香甜的小嘴里,找到她那软滑的小香舌纠缠起来。

    柳君怡被他吻得一阵迷糊,她之前和玉无瑕也经常接吻,现在被叶飞吻着,却感觉和玉无瑕吻她时也没多大分别,甚至那感觉比那时还要令人沉醉,心中不由暗想,难道这就是男人的魅力吗?那不如就趁现在,从外甥的身上试试男人和女人到底有什么不同,有了这样的想法,柳君怡决定不再被动,而是动得用香舌和叶飞的舌头纠缠起来。

    叶飞的胆子越来越大,渐渐不再小嘴于只是接吻了,慢慢把手伸到小姨的胸前,开始解她上衣的纽扣。

    柳君怡自然知道叶飞想要干什么,此时已经有了决定的她也没有反对,继续和叶飞吻着,小手也继续套弄着他的鸡巴,而上身则是微微抬起

    找??请第一?¨

    离开叶飞的身体,以方便他解开自己的衣服。

    有了柳君怡的配,叶飞很快就把她的上衣脱去,先是隔着胸罩在她那对丰满的大奶子上揉捏了两下,然后一把将胸罩脱去,直接握住了她那对并不比妈妈和大姨小的大奶子,也许因为没有结婚,小姨的奶子并不像妈妈和大姨那样柔软,但那充满弹性的手感却又另有一番滋味,令叶飞爱不释手得抚摸起来。

    当叶飞的手指扫过柳君怡那已经充血勃起的小奶头时,她的身体不由颤抖了一下,被叶飞吻住的小嘴里轻轻发出一声娇吟,套弄着叶飞鸡巴的小手也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从小姨的动作和呻吟声中,叶飞知道她已经动情了,于是双手离开她的奶子,转而向下,准备把她下身的衣服也都脱去。

    柳君怡竟然同样没有反对,很是配得任由叶飞把她的裤子和内裤脱掉,很快,她便和叶飞一样一丝不挂了。

    叶飞左手伸上来,继续在她的大奶子上爱抚,右手却是直逼要害,伸到了她的双腿之间,抚上了她那和妈妈大姨一样饱满的小嫩屄,入手一片湿滑,显然是她动情之下流出的淫水。

    叶飞心中大乐,用手指借着淫水的润滑,在她的屄缝里来得划动着,还不时轻触她那硬挺的小阴蒂。

    柳君怡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已经不能和叶飞继续接吻了,轻轻挣脱了他的嘴唇,小嘴微张,轻轻娇喘着,双目有些迷离得看着叶飞的脸庞,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轻轻弄了一会,叶飞低头笑看着柳君怡,问道:“小姨,你舒服吗?我弄得怎么样?”

    柳君怡俏脸微微一红,但仍是点头道:“你弄得很好,小姨很舒服!”

    “那小姨也让我舒服好不好?”叶飞继续笑着问道。

    柳君怡这才意识到,自己原本套弄着他的鸡巴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轻轻嗯了一声,继续套弄起来。

    叶飞却并不满意她只是这样,制止了的动作,看着她那张性感的小嘴,说道:“小姨,你帮我含一下好不好?”

    “啊?”柳君怡惊了一下,立马摇头道:“不好,那多脏呀!”

    “一点也不脏的。”叶飞说着抱了柳君怡一个翻身,让她躺在床上,身上一缩,将头埋进了她的胯下,直接吻上了她那饱满诱人的小嫩屄,用舌头在她娇嫩的屄缝里轻轻舔弄起来。

    “哦!”柳君怡不由被他弄得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娇吟,只感觉被叶飞舔竟然比被玉无瑕舔更加的舒服,一双晶莹如玉的修长美腿情不自禁得缠在叶飞的脖子了,大腿更是夹紧了他的脑袋,用力得向里面拉着,似乎是想让他更加用力得舔弄自己的小嫩屄。

    蚀骨的快感让柳君怡眯起了双眼,但心里却是有些奇怪,为什么叶飞肯舔自己这里?和玉无瑕在一起因为自己和她相爱,才会毫不嫌弃对方,但叶飞呢,难道他是喜欢自己?

    这个猜想让她心中一惊,松开夹着叶飞脑袋的双腿,然后身子向后面缩了一下,让自己渴望不已的小嫩屄暂时离开了他的嘴唇,问道:“小满,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小姨了?”

    叶飞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抬起头来凝重得看着她的眼睛道:“不错,我一直都很喜欢小姨,小时候喜欢腻在你身边,那时我还以为自己像别的小孩一样,对大人的依恋,可是后来我慢慢的懂了一些男女之事后,我就知道,我对小姨的喜欢根本不是那一种,而是男女之间的爱情,这些天我就一直在想,如果我这一生能永远都和小姨在一起,那该多好,我们一起练功,一起玩耍,一个桌子上吃饭,一张床上睡觉,一生一世都在一起。”

    柳君怡的双眼不禁有些迷离起来,她本就对叶飞疼爱之极,而叶飞又是唯一不让她在心里排斥的男人,再加上他今天白天的惊人表现,一直崇拜强者的她那时候心里就有些迷醉了,此时再听到他的话,一时间不由心弛神往起来,在这一刻,她甚至忘记了玉无瑕,直想和叶飞说的那样,一生都和他在一起,心情激荡之下,竟然轻轻点头道:“小满,小姨也爱你。”

    柳君怡的话让叶飞喜出望外,高兴得问道:“小姨,你说的是真的吗?”

    叶飞那惊喜的

    最?新?第一?

    表情让柳君怡的芳心感觉一阵甜蜜,轻笑道:“当然是真的。”

    “太好了!小姨,我爱死你了,我要好好的报答你!”叶飞大叫了一声,重新把头埋进柳君怡的胯下,更加卖力得舔弄起她的小嫩屄来。

    “小满,等一下。”柳君怡却是制止了叶飞,然后把身子转了个方向,和他形成了一个69式,让他继续舔弄着自己的屄,而她自己却用双手握住了叶飞的鸡巴,张开小嘴轻轻含了上去。

    也许是相互吐露了心迹柳君怡此时一点也不觉得叶飞的鸡巴脏了,只是她并没有过任何的经验,把鸡巴含进小时里后,却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只好轻轻得吮吸着,同时用小手握着自己小嘴含不下的那一大截,轻轻套弄着。

    虽然鸡巴上的快感并不怎么强烈,但此时却是被自己的亲小姨,妈妈的亲妹妹含着,叶飞心里的满足却已经盖过了一切,为了报答小姨,在她屄上的动作更加卖力起来。

    很快,柳君怡的身体就剧烈得颤抖起来,归小的屄眼也夹紧了叶飞微微探进去的舌尖。

    叶飞知道她马上就要高潮了,却猛得停了下来,用手抹了一下粘满了小姨淫水的的嘴唇,笑问道:“小姨,感觉怎么样?”

    柳君怡对他的突然停止很是不满,也吐出他的鸡巴,过头来白了他一眼道:“一点也不好,那么大,把人家的嘴都撑得有些酸了!”

    “那更证明了它的厉害啊。”叶飞笑道:“小姨,想不想试试它的威力?”

    “怎么试呀?”柳君怡有些不解得问道。

    叶飞笑着在她淫水涟涟的屄上摸了一下,笑道:“当然是用你的小骚屄了!”

    柳君怡此时已经被他弄得欲火焚身,别说是此时已经对他生出了情愫,哪怕只是二人以前的关系,恐怕也不会拒绝,只是他的

    ??第一◢

    那句“小骚屄”让她很是羞涩,轻轻点头道:“试就试,不过不许你再说这样的字眼!”

    “好,不说!”叶飞也知道,自己不能操之过急,今晚能得到她的身体已经是意外的惊喜了,至于叫床之类的事情,以后等她适应了再慢慢调教不迟。

    坐起身来,叶飞让小姨平躺在床上,双手分开她两条修长的美腿放在自己身子的两边,然后握住自己的大鸡巴,用龟头顶住她和妈妈一样饱满的蜜桃型小骚屄,借着淫水的润滑,用力得在她那条嫩红的屄缝里摩擦了一下。

    “哦……”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快感从屄上传遍了全身,让柳君怡忍不住长长的呻吟了一声,感觉只是这一下,就比玉无瑕使尽浑身解数弄得自己还要舒服。

    待龟头上粘满了小姨的淫水,叶飞双手轻轻分开她的大阴唇,将龟头顶在她紧紧闭在一起的屄眼上,用力得插了进去。

    “啊,好疼!”刚刚进去一个龟头,柳君怡不忍不住叫起疼来,叶飞也感觉到小姨的嫩屄紧得超乎自己的想象,又往里插了一点,却感觉龟头顶上了一层很有弹性的薄膜。

    没想到小姨和玉无瑕假凤虚凰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被捅破这层膜,这个发现让叶飞更加的兴奋,不过动作却也更加小心起来,轻轻拔出已经插入小姨屄里的龟头,继续在她的小阴唇上摩擦着,等她流出了更多的淫水后,这才又轻轻顶进去了一点,双眼温柔看着柳君怡道:“小姨,我要来了!”

    “嗯。”柳君怡轻轻点了点头,双眼与叶飞对视着,里面也满是柔情和幸福。

    已经在小妹身上有过一次破处经验的叶飞自然明白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在小姨刚刚点头的时候,就猛得一插腰,粗长的大鸡巴一下插进小姨的嫩屄大半根。

    “啊!好痛!”柳君怡忍不住痛得大叫了一声,破瓜之痛本来平常的女人都能忍受,更不用说柳君怡这样心志坚定的习武之人了,可是叶飞的鸡巴实在是大得有些过分,而她的屄又天生比平常女人紧小得多,所爱的痛苦当然也要大得多。

    叶飞此时却是爽得差点射出来,小姨的嫩屄本来就紧,此时由于疼痛,屄里的嫩肉更是咬紧了叶飞的鸡巴,几乎都要给他夹断了,不过他却顾不上享受,急忙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小嘴,双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来到她胸前,轻轻抚摸着她的奶子,另一只却是伸到了二人的交之处,在她敏感的小阴蒂上活动着,以便让她的欲火再次升起,适应自己的大鸡巴。

    过了好一会,小姨的身体才慢慢放松下来,小嫩屄里的嫩肉也不再那样紧紧的咬住叶飞的大鸡巴了,叶飞知道她已经渡过了最初的疼痛,挺动着腰肢,让鸡巴在自己小姨那初经人事的小骚屄里轻轻得抽插起来。

    叶飞这一动,柳君怡只感

    ◢第?一?|?

    觉一种充实无比的快美从屄里直传到了全身,不由爽得低声浪哼起来,大屁股也缓缓扭动,配着外甥的抽插,双臂紧紧抱住他的脖子,用自己的大奶子在他胸膛上摩擦着,以增加自己的快感。

    由于柳君怡本来就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虽然刚一被肏时因为疼痛暂停了一下,但在叶飞越来越快的抽插之下,还是很快就到达了顶峰,呻吟着说道:“小满,小姨好舒服,要,要来了!”

    叶飞也感觉到小姨的骚屄开始收缩,当下也不强忍,说道:“好小姨,我也快了,咱们一起来!”说着用力挺动,让大龟头在她的花心上重重得撞击了几下。

    只是这几下,柳君怡就再也忍受不住,尖叫了一声,四肢紧紧缠住叶飞,小骚屄大力收缩,大股炽热的阴精从花心里狂涌而出,而叶飞被她这么一弄,也是低吼一声,把鸡巴插进她小骚屄的最深处,龟头一阵暴涨,大股的精液强力得喷射进她紧窄的嫩屄里。

    二人抱在一起休息了一会,柳君怡忽然惊呼道:“呀,你怎么射进去了?小姨今天不是安全期啊。”

    叶飞笑道:“没事,我的精液暂时是不能让人受孕的。”关于这一点,叶飞也是有些苦恼,自从那天和小妹说好之后,再肏她的时候叶飞一直就是射在里面的,可是这么久了,她也一直没有动静,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不育症。

    “你怎么知道的?”柳君怡的美目眯了起来,眼神里露出一股杀气:“是不是早就和别的女人试过了?”

    叶飞心中一惊,自己只顾着安慰小姨了,却忘了这样肯定能让她想到这一点,只好把这个推到还没有和自己上过床的林灵身上,说道:“是灵灵,我和她在一起时都是射在里面的,可是她一直都没有出事。”却是把小姨和林灵调了个个说的。

    听说是林灵,柳君怡虽然还是忍不住有些醋意,但也知道她和叶飞是从小定下的婚事,也不好多说什么。

    看到小姨那有些不舒服的表情,叶飞柔声问道:“小姨,你是不是吃醋了?”

    “我才没有。”柳君怡急忙否认道:“这样更好啊,你有你的灵灵,我以后还是和无瑕在一起,谁也不用烦谁了,就当现在是个错误好了。”话虽然说得很洒脱,但却难掩语气里的那抹苦涩。

    “不!”叶飞抱紧了她,说道:“以后你就是我的,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抢走,玉老师也不行!”

    “你是准备我们两个都要吗?”柳君怡问道,见叶飞点了点头,又笑道:“这么快就软了,你怎么要呀?”说着运起内力,用自己刚刚高潮过的小骚屄轻轻夹了夹仍深深插在自己屄里,但已经软下来的大鸡巴。

    被小姨的嫩屄一夹,叶飞的鸡巴立马又硬了起来,很想再肏她一次,不过想到她是刚刚破身,只好说道:“先不要来了吧,等你好了再说。”

    “不,我现在就要,你是不是得到之后就不要人家了啊?”柳君怡脸上露出委屈的表情,大屁股却是轻轻扭动起来,让叶飞的鸡巴在自己屄里一点占点的摩擦着。

    这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叶飞自然不能再让她失望,于是双手托起她的大屁股,狠狠得肏起她刚刚被开发的小嫩屄来。

    虽然是刚刚破处,但柳君怡似乎瘾头不小,竟然缠着叶飞一直要了四次,最后才筋疲力尽得昏睡过去,叶飞在小姨屄里连射了四次之后,也很是满足,帮着已经睡着的她清理了一下,然后才抱着她入睡。

    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叶飞就睁开了眼睛,却看到先他一步醒来的柳君怡此时正怔怔得看着自己,平日里总是充满着坚定与睿智的美丽双眸中此时却是一片茫然,还有些无助。

    这样的表情让叶飞不禁有些心疼,展开右臂将她并没有穿上衣服的柔软娇躯抱进怀里,柔声问道:“怎么了?”

    柳君怡把娇美的脸蛋贴在他的胸膛上,幽幽的问道:“我们这样到底对不对?”

    叶飞紧了紧抱着她的手臂,反问道:“你是在因为我们的关系而纠结吗?”

    “不是的。”柳君怡轻轻摇了摇头:“不瞒你说,本来的我,对男人有一种本能的厌恶,反而喜欢和女孩在一起,原以为我这一生都会和无瑕在一起的,一直都不会有男人,可是昨晚和你在一起时,不但没有排斥,反而感觉比和无瑕在一起时更快乐,真想就这么跟你一辈子,可是我心里却又放不下她。”

    “你是因为无法在我们两个之间取舍而烦恼吗?”叶飞问道。

    “嗯。”柳君怡又点了点头。

    叶飞心里却已经明白,她能把她和玉无瑕的事对自己说出来,说明在她的潜意识里已经认定了自己了,只不过多年来和玉无瑕的关系让她有些放不下,才会这么纠结,不过此时也没有点破她的心思,只是笑道:“既然一时无法取舍,那就先不要想它了,这几天咱们就快快乐乐的在一起不就好了吗,一切等去以后再说。”

    柳君怡听了他的话后也一下想通了,笑道:“你说得对,烦心的事放到以后再说好了,现在能快乐一天是一天,反正即使选择了你这个臭小子,咱们的关系也不能暴光,大不了到时候你们两个我都要好了!”

    叶飞心说,还是你们两个让我都要了吧!不过在没有彻底得到她的心之前,这话却不是好说出口,于是笑道:“那好啊,到时候让她做你的大老婆,我受点委屈,当小老婆好了!”

    柳君怡被他逗得格格娇笑起,又在他怀里腻了一会,然后大大方方得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由于从小习武,柳君怡的身材甚至比那些靠身材吃饭的明星更加美女,虽然昨晚盯着看了许久,但叶飞仍是被她的完美身体弄得有些心痒难耐,双目直直得盯着她,喃喃得赞道:“真是太美了!”

    “再美的东西还不是便宜了你这个臭小子!”因为和他有了最亲密的关系,柳君怡并没有因为他那迷恋的目光而羞涩,反而很是自豪得用力挺了挺胸,让胸前那对巨大的半球上下跳跃了几下,把叶飞逗得双眼发直后却又格格一笑,快速得穿好了衣服。

    此时外面已经传来了人声,叶飞自然也不能再赖床,于是猛得跳了起来,站在柳君怡面前,早上的自然反应再加上刚才柳君怡的引诱,他下面自然涨得不能再涨,在他站起来后,那东西呈九十度方向斜指着柳君怡。

    虽然在他面前露出自己的身体已经不会再让柳君怡羞涩,但看到这个昨晚带给自己无限欢乐的大家伙就挺在眼前,还是让她有些脸红,伸出小手轻轻在上面拍了一下,娇嗔道:“丑东西,还不快点收起来!”

    叶飞嘿嘿一笑,强压下心头的火焰,也是快速得将衣服穿好,然后跟柳君怡一起简单得洗涑了一下,就一起出了房间。

    二人出去的时候,大院里已经有很多人在晨练了,看到叶飞从柳君怡的房间里出来,知道二人关系的他们倒是并没有多想,只是有感觉些好笑,没想到叶飞这个强得变态的家伙竟然还像个小孩一样喜欢腻在大人身边。

    吃过早餐,叶飞和柳君怡一起来到了那个会议室,时间不长,昨晚那些人也都陆陆续续得来齐了,柳君怡见人都已经到了,便开口说道:“昨晚让大家去想对策,不知道你们都想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