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57章 静室的相处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一直到别人小组到来之前,叶飞和柳君怡就这么相互抱着,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而那些特战队的队员们看到他们这样,也都没有说什么,这些人大多数都已经知道了二人的关系,柳君怡在受了打击后找家人安慰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等到十个小组全部集完毕,天已经有些黑了,柳君怡问了一下,除了叶飞那个小组外,别的小组竟然连一个敌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甚至也和叶飞那小组一样,连敌人出现过的痕迹也没有发现。

    大部队到基地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去后第一件事便是安排包括李云在内的十多个伤员入院治疗,经过那位大队长的悉心照料,李云的伤势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不会再有什么生命危险,这让叶飞不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如果李云真的有了什么意外,他一生都不会安心的。

    在叶飞的提议,柳君怡的首肯下,李云被连夜送了望海接受最好的治疗,而柳君怡则是招集了所有的中队长以上的人员到了会议室。

    大大的会议室里,坐了几十个人,每一个都是中校以上的级别,小兵只有叶飞一个,不过因为他今天的表现,所有的特战队员已经把他看成一个英雄了,参加这样的高层会议自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等大家都坐好了,柳君怡问道:“各位对今天发生的事都有什么看法?”

    叶飞那个小组的大队长首先发言道:“我觉得今天的事情很是蹊跷,我们一路走过,查得极为仔细,连一点痕迹都没有发现,可是偏偏敌人就绕到了我们的身后,这个也太不常理了。”

    和柳君怡一组的张强也道:“我们这一组也是这样,根本一点预兆都没有,我们已经被包围了。”

    其它几组虽然没有遇上袭击,但也都听说了,此时也是议论纷纷,可是半天也没商量出个所以然来,柳君怡只好总结道:“所以我怀疑咱们的行踪一早就已经被敌人得知了,所以他们才会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

    和柳君怡第一次听到叶飞的分析时一样,特战队众军官也都是惊讶不已,纷纷摇头说不可能,甚至有几个脾气不太好的已经因为柳君怡不信任队友而有些不满了。

    柳君怡又道:“我并没有怀疑咱们的队友,因为敌人明显是想把咱们一打尽,就算有再大的利益,我想谁也不可能连自己都害吧?可是坐位别忘了,这次行动具体划分还有方位等等并不是只有咱们自己才知道。”

    “柳队您说的是总参那边?”一个大队长惊呼出声道:“这不太可能吧,再说了,要是真的这样,为什么咱们十个小组里只有两个遇到了埋伏?”

    柳君怡不由一愣,她在听了叶飞的解释后,已经认定了这里面绝对有阴谋,所以有些疑点却并没有考虑,此时倒是有些被问住了。

    叶飞却是微微笑道:“这个很容易解释,请问没有遇到埋伏的几位大队长,你们走得是不是和原来定的方位有些偏离了?”

    那几个大队长想了想道:“不错,我们确实因为地形之类的原因有些偏离原来的方向了。”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偏离方向的话,我们这十个小组可能都会遇到埋伏,所以敌人的数量根本就不是之前总参所说的只有五来人,而是至少在两到三千之间!就算情报有误,人数也不可能差得这么多吧?”叶飞侃侃而谈,此时哪里还有一点点少年人的稚气?反倒颇显大将风度,即使是这些特种精英也都不禁有些心折,柳君怡看着他时更是双眼发亮。

    此时又有人问道:“就算是那边的阴谋吧,可是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咱们特战队一向是服从那边的命令的吧?”

    叶飞又笑了笑,却并没有答,而是看向了柳君怡,毕竟她才是总指挥,威严与睿智绝对要表现出来,不然恐怕队伍就不好带了。

    柳君怡见叶飞看向自己,也明白了他的想法,对他的这份体贴感到心里暖暖的,环顾了一下会议室,说道:“这个很简单,咱们特战队虽然隶属于那里,但可以命令咱们的只是那个机构,并不是某个人,只要是那个机构里的人,军衔高的都可以发号施令,所以这个人就是想把咱们这些现在当权的人除去,然后彻底控制特战队。”

    柳君怡这句话一说,立马引起一片哗然,不过越想就越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东北特战队的大队长是个火爆的脾气,忽然大声说道:“我知道了,怪不得京城的那个家伙这次没有带队来呢,肯定是他早就已经从他的靠山那里知道了,而他的这个靠山,肯定就是计划这个阴谋的人,可惜啊,咱们都不知道他的靠山是谁。”

    东北特战队长的话让大家心头一亮,有人道:“不会吧,京城那家伙虽然平时有点傲,但不至于坏到这个地步吧?”话虽然这样说,但从语气中就能听出,他已经信了八九分了,其他人也都是一样,不由把目光集中到了京城这次整队的那个姓高的

    点'^b点

    中队长身上。

    那位高中队长被大家看得浑身不自在,虽然从柳君怡之前的话里,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嫌疑了,但叛徒毕竟是自己的直属上司,这让他感觉有些抬不起头来。

    叶飞却是笑道:“可是我并不这么认为,如果真的是他,干脆不来不就行了?反正他已经控制了京城的特战队了,再跑着行动岂不是多此一举?有想作为京城的部队,应该是有些特权的吧?如果不想来,随便找个借口就行了。”

    “这倒是。”那个东北队长点了点头,又问道

    ◢最新度第一??

    :“难道不能是他怕引人怀疑,才故意派高队长来送死的吗?”

    叶飞摇头道:“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他自己不来,而派了高队长来,岂不是更容易引起别人的怀

    找??请?第一?

    疑?至于他为什么没有来,我想咱们应该问问高队长才是

    ?最?新度第一?。”

    高队长见大家又都看向了自己,不由有些尴尬的道:“本来说的是我们大队长来的,可是他说不服气总指挥是柳队长这么一个……,所以就改派我来了。”

    叶飞笑道:“是不是说不服气让我小姨这个黄毛丫头做了总指挥,才生气不来的?”

    一句话把大家都逗得笑了起来,会议室里的气氛也轻松了不少,只有柳君怡白了他一眼,不过却也知道,叶飞故意这么说就是为是缓解一下众人因为听到这个针对大家的阴谋而有些紧张的神精。

    见大家都还在纠结于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野心,想要彻底控制特种部队这个特殊部门,柳君怡干咳了一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后说道:“至于到底是谁想害咱们,一时倒是不用太过纠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商量一下怎么才能在这样的阴谋下战胜那些所谓的恐怖分子,只要我们打了胜仗,谁再有什么阴谋也不用怕,反之如果我们败给了敌人,就算能保住性命,去后恐怕最少也是劝退,这样吧,各位都先去想一想,明天咱们再商量出一个办法来。”

    众人都点头应是,一边相互商量着一边纷纷散去,叶飞也想跟着大家出去,可是却又听柳君怡道:“叶飞,你留下。”

    叶飞不由一愣,不明白这么晚了她为什么要留下自己,他可不会自恋到认为柳君怡只因为白天的事就把感情从玉无瑕那里转到自己的身上。

    等大家都走远了,柳君怡沉着脸对叶飞说道:“你跟我来!”说着带了叶飞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西南属于比较落后的地,物资什么的都比较匮乏。但唯一好的一点就是地方够大,特别是给特战队安排的这个住处,更是一个足有一平方公里的超级大院子,而柳君怡作为总指挥,住的地方方圆几十米就只有这间屋子,倒是清静的很。

    进了房间,柳君怡脸上严肃的表情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嗔怒,猛得扭住叶飞的耳朵道:“好你个小子,敢说你小姨是黄毛丫头!”

    叶飞现在的身体就算是柳君怡用尽全力也不可能会伤到他,更何况她根本不舍得用力扭,所以叶飞不但不疼,反而耳边被她柔软的小手捏住还很舒服,不过他还是装作很疼的样子,大声求饶道:“小姨,饶命啊,我错了!”

    “哼,想要我饶了你,就把你的秘密都告诉我!”柳君怡终于说出了她的目的。

    叶飞也早就知道,从小就醉心于武功的小姨在见到自己白天的表现后,肯定会忍不住要问的,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迫不及待,于是说道:“好好好,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我保证知无不言。”

    柳君怡这才满意得放开他的耳朵,问道:“我问你,你为什么会不怕子弹?是不是有什么奇遇弄了个护身宝甲什么的?”

    “当然不是,这是我的护体神功的功劳。”叶飞嘿嘿笑道:“我已经到了金钢不坏的境界了。”

    “吹牛!”柳君怡出身于武林世家,自然也听说过金钢不坏这事,不过她却并不认为有谁能达到这个传说中的境界,而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家伙就更不可能了。

    “不信你看啊。”叶飞就知道她不会相信,于是干脆脱去自己那件满是枪洞的军装上衣,露出结实的胸膛让她看清楚。

    柳君怡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成年男人的胸膛,一时间不由有些迷醉,心想原来男人的身体也可以让女人心动啊,这个念头在她心里闪了一下后就被她抛开,仔细得察看起叶飞的身体来,只见他的胸膛上果然一点伤口都没有,只是有很多红色的小点,这些小点是叶飞面对第一波敌人时,由于心里怒极,根本没用上防御技能,而敌人的枪支火力也有些大,才留下了这样的痕迹。

    看到这些小红点,柳君怡相信了叶飞话,却有些心疼的问道:“疼吗?”说着还伸出玉手在他的伤处轻轻抚摸着。

    被小姨柔软光滑的小手这么一摸,叶飞舒服得眯起了眼睛,笑道:“本来是有些疼的,不过被你这么一摸,却是一点也不疼了。”

    “贫嘴!”柳君怡白了他一眼,又道:“别动,我给你用药酒擦擦。”说完打开随身的急救包,拿出里面的药酒,倒了一些在手心里,双手搓了几下后按在叶飞胸膛上,轻轻得滑动起来。

    叶飞舒服得直想大叫,低头看着认真帮自己处理着那根本不算伤口的小红点的柳君怡,那和自己的女神有几分相似的美丽面孔让他越看越是心动,再加上她的小手正在自己胸前活动,忍不住有了一些反应。

    而这时柳君怡也把叶飞上半身的红点全部涂了上活血的药酒,却发现他的裤子上也有不少的小洞,特别是裆部的那几个,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柳君怡自从成年后,就一

    ^点^^b点

    直和玉无瑕在一起,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的那里是什么样,此时面对着叶飞这个唯一让她不排斥的男人,竟然有一种想趁着替他治伤的机会看上一眼,于是说道:“把衣服都脱了吧,我帮你把下面也弄一下。”

    “啊?”叶飞没想到柳君怡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禁又惊又喜,有些不敢相信得啊了一声。

    “没,没什么。”柳君怡脸上不由一红,这要是在平时,她即使有这样的念头,也定然会压制住,但今天亲眼看到几个战友牺牲,再加上叶飞那惊人的实力,心情激荡之下竟然脱口而出,但刚一说出来,她就有些后悔了,再看到叶飞这样的表情,心中更加的羞涩。

    叶飞却笑道:“可是我明明听到你说要帮我把下面也弄一下的哦。”

    柳君怡脸上更红,说道:“刚才我只是有些着急,下面的你自己弄就可以了,不用我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