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56章 柔弱的君怡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烟火放出的地方距离叶飞足有几十里远,而且还都是寸步难行的密林,平常人想赶到那里,恐怕得要一天时间,就算是特战队员想要过去,只怕也需要几个小时,但这对叶飞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在地上狂奔了一段之后,有些不满自己速度的叶飞干脆飞身而起,踏着树枝树梢如凌空虚度一般飞掠而去。

    叶飞的速度何等之快,再加上此时担心小姨的安慰,更是用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只是三分钟不到,就已经赶到了烟火发出的地方。

    将自己的身上隐藏在一棵大树上,叶飞向下面看去,不禁目龇欲裂,只见小姨他们近人被人围困在一个小小的山谷里,特战队里已经死伤了二十多人,反观躲藏在树后的那些恐怖分子,竟然连一个中弹的都没有,而现在正在发生激烈枪战的双方也都没有击中过对方任何一人,看来小姨他们肯定是和自己那个小组一样,被人突然袭击的。

    叶飞很快就在一棵树后看到了柳君怡的身影,此时的她一脸的愤怒,手里端着一把微冲,为断得向着周围枪声响起的地方点射着,但眼神却颇有些无奈,因为此时此刻,就算她的身手再好,也不可能冲出去找敌人近战,而敌人都都隐藏得很好,半天也没有打中一个。

    看着有些憋屈的小姨,叶飞心中大怒,猛得长啸一声,拿出那两把大剑,旋身杀入敌人的阵营之中,说来也怪,刚才叶飞用这两把大剑杀了足足不下一五十人,而且更是砍断了不少的树木巨石,可是这两把剑仍是锋利如昔,竟然连一点磨损的痕迹都没有。

    突然的变故使得交战双方都愣住了,直到被叶飞斩杀了几十人后,那些恐怖分子才算反应过来,急忙掉转枪口向着叶飞射击而来,却又碰上了和他们的同伴一样的结果,子弹大部分被叶飞避过,小部分打到身上的也被他无视掉了,一时间不由心胆俱裂。

    反观特战队方面,看到来了这么厉害的援军,却是精神大震,特别是柳君怡,从那熟悉的身影上,她已经知道了这个天神一般无敌的男人正是自己那才十六岁的小外甥,在惊讶之余不禁深感自豪,大声喝道:“给我冲上去,杀光你群混蛋!”

    特战队的人早已有些按捺不住,柳君怡这一声令下,哪里还会再迟疑,他们也看出了,在那个快得连影子几乎都看不到人的手下,这帮恐怖分子只有挨打的份,所以也都很明智得选择了分散包抄,想将这帮让他们死伤了二十多个兄的恐怖分子全歼。

    短短的五分钟不到,本来很是喧嚣的树林里就安静了下来,叶飞感觉自从刚才杀了那一多个恐怖分子后,自己的实力很明显得提高了一大截,而现在再杀这么多人,则又提升了不少,这让他不禁想起了游戏里的升级系统,难道自己杀了这些人后升级了?

    这个想法让他有些兴奋起来,既然可以像游戏一样升级,那杀死敌人后会不会有什么

    ?¨地¨?度第一?

    好东西爆出来呢?可惜四下看了看后,他却是失望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些恐怖分子等级太低,还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游戏里的爆东西的能力,反正这些人死后,除了他们那一身装备外什么也没有。

    直到叶飞停了下来,那些特战队员才看清楚了他是谁,原来除了望海特战队的人之外,别人虽然听说了叶飞的枪法极好,但却也一直认为他是跟着柳君怡来渡金的,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厉害到比全部的特战队员加起来还要恐怖的多。

    打消了自己那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叶飞转头向柳君怡看去,却发现她并没有像其他特战队员那样惊讶得看着自己,而是看向了那些倒在地上的特战队员,眼里有着一抹化不开的自责与后悔。

    不错,柳君怡此时真的在后悔,早在望海时,叶飞就已经看出了这是一个大阴谋,还不止一次得提醒她,可是她却一直没怎么重视,直到被人突然偷袭,这才相信叶飞的话,看到那二十多个不知死活的队友,她很是后悔没让大家都在一起,那样即使被人埋伏,也不至于一点反击的能力都没有。

    叶飞走了过去,轻轻拍了拍柳君怡的肩膀,柔声道:“小姨,别想太多了,还是先去想一下对策吧,也正好把这二十多个兄送去,不管他们是受伤还是牺牲了,总不能把他们扔在这里。”

    柳君怡点了点头,勉强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命令队员们收拾战场,把那些倒地的兄们放在担架上,同时看看敌人那里有

    地??度?第一3?

    没有留下什么活口。

    和叶飞他们小组遇上的那些人一样,这些人即使有当时没死的,在队员们找到他们的时候也都自杀了,好在仔细查看之下,发现那些倒下特战队的队员只有五人牺牲,其他的只是爱了重伤,这才让柳君怡的心里好过了一些。

    把集的烟花放上了天,柳君怡在地上坐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叶飞也坐在她的身边,知道她是为了那五个牺牲的队员而难过,可是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开解她,只好陪着她一言不发。

    “报告大队长!”这时东南特战队的一个队员忽然跑到了柳君怡身边,大声报告道:“我认出了其中的一个恐怕分子。”

    柳君怡精神一震,忙问道:“那知道他是隶属于哪个组织吗?”

    “这个我也不清楚。”那个队员挠了挠头皮道:“一年前我和他对阵过,那时他是属于一个东南亚的佣兵组织的人,当时差点和他同归于尽,这才对他印象深刻的,可是不知道他现在属于什么组织。”

    柳君怡不禁皱了皱柳眉,这个信息可以说是毫无用处,既然那人是个佣兵,那么一年的时间后进入什么组织也都不算意外,于是对那个队员摆了摆手道:“你先去休息吧,等到基地再说。”

    等那个队员走开,柳君怡忽然叹了口气,有些柔软得把头枕在叶飞肩膀上,幽幽得说道:“真不知道我接手这个总指挥是对还是错。”

    “为什么这么说?”叶飞问道,心想正好趁这个机会开解一下她。

    柳君怡又叹了口气道:“我怀疑自己根本没有这个能力,在家的时候你就已经提醒过我了,可是我却没有当成一事,而且这次的行动部署也很有问题,如果让大家都走在一起,恐怕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

    叶飞却是摇头道:“这一点也不怪你的,这件事我不只和你一个人说过,可是别人也都是选择不相信,而且就连我自己,也只不过是瞎猜而已,根本没什么根据,甚至连我自己也不太自信的。”他能想到这些,自然是有根据的,可是为了让小姨心里好过些,只得尽量贬低自己的分析能力。

    听他这么说,柳君怡心里果然好过了一些,说道:“可是我真的想不明白,到底是谁要害我们这些特战队员,而害了我们之后,他又会得到什么好处。”

    叶飞叹道:“那就不好说了,可能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家伙,想把你们

    ?度第一◢

    这些最顶尖的精英除去,更有可能是一些有野心的人,想把你们这些原来的队长一打尽,好在各地的特战队里安插上他的人,甚至控制各地的特战队。”

    柳君怡不由惊,她现在心里有些乱,一时并没有想到那么多,现在被叶飞一提醒,越想越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不由有些柔弱得说道:“可惜这些恐怕分子一个个都是死士一样的家伙,不然在他们嘴里,可能能知道一些信息。”

    叶飞问道:“不是已经认出了一个吗?我们可以从那个人入手啊。”

    柳君怡摇头道:“这个恐怕很难,那是一个佣兵,后来加入了哪一个恐怖组织谁也不知道。”

    叶飞心中一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我怀疑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恐怕组织,而是那个幕后的人在各地找来的佣兵,冒充恐怖组织来骗我们上当。”

    柳君怡却并不是太同意他的看法,微微摇头道:“这个可能性很小,如果真的是各地的佣兵的话,应该做不出这种死士般的行为。”

    叶飞点头道:“说的也是,不过咱们也不用乱猜了,等以后找到这些人的巢穴,相信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的。”

    柳君怡也点了点头:“不错,我们集后去休整一下,然后就所有人一起行动,再也不能这样分散兵力让人各个击破了。”说着不禁又想起了自己这次的失误,本来已经有些恢复的情绪又低落下去。

    叶飞忙道:“这不是你的失误,本来分成十个小组是一点错也没有的,只不过敌人可能知道了我们的行踪而已,就算我们都在一起行动,恐怕也避免不了被人埋伏,而且埋伏的人恐怕会更多。”

    “为什么要这么说?”柳君怡有些不解得问道:“我们都在一起的话,有上千人,就算中了埋伏,也不会怕人数比咱们少的敌人吧?”

    叶飞摇头道:“可是敌人的数量远远不止这些,这次伏击你们的我数了一下,有三多人,而我们那个小组在刚才

    度第?一?¨?

    也受到了二多人的伏击,光是这些,就已经五多人了,我想这也不过是他们的小股部队而已。”

    “你们也遭到伏击了?”柳君怡不禁吃了一惊,她还以为叶飞是一直暗中跟着保护自己呢,没想到他却是从另一个战场过来的,急忙问道:“那伤亡大不大?”

    叶飞摇了摇头道:“不大,只有李叔因为我而爱了伤,其他人没事。”

    柳君怡这才松了口气,又问道:“那你怎么知道我们的方位,又这么快赶过来的?”

    叶飞笑道:“你没看到刚才的那一束烟花吗?”

    柳君怡这才明白张强无缘无故放了一个和集烟花不同的信号的原因,知道这肯定是叶飞叫他做

    '点b点

    的,一时间心里不由感觉暖暖的,心中某根往日只有在和玉无瑕在一起时才会被拨动的弦竟然在此时动了一下,而且那感觉竟然比跟玉无瑕在一起时更加的让人感到安心和甜蜜。

    “小满,谢谢你!”柳君怡不禁把身子往叶飞怀里挤了挤,双手抱紧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前,由衷得说了一句。

    虽然小时候经常让柳君怡抱着,但如此反过来抱她却还是叶飞生平第一次,心中不由一阵狂跳,也用双臂抱住她纤细的腰肢,在她耳边轻声笑道:“我这一生都会这么保护你的,要是说谢谢,岂不了说起来没完了?”

    “嗯。”柳君怡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楚他的话,轻轻嗯了一声,再次抛却身体和他靠得更紧,心里第一次生出一种感觉,原来被一个男人这么呵护的感觉真的很不错,虽然眼前这个还只是一个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