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51章 夜袭望海楼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叶飞微微侧身,向后轻退一步,便已避开了柳君怡的这一击,笑道:“小姨,这样的力道是不能试出我的真实实力的哦,你还是用全力吧。”

    柳君怡心里却是有些惊讶,自己虽然只是出了三分力道,但就算是那些世俗中所谓的高手也是很难避过,叶飞竟然闪得这么轻松,看来他真的是有些实力的,于是便又攻了上去,不过还是没有用出全力,而是七分攻三分收,以便在叶飞避不开的时候及时收手。

    这一次柳君怡出手的速度比上次快了许多,如果叶飞还是用刚才那样的身法去躲是不可能躲开的,不过叶飞却也没有再去躲,而是伸出左臂轻轻一架,便将柳君怡攻来的手臂架开,然后右手忽然闪电般伸出,食中二指并拢,向着柳君怡的喉部点去。

    柳君怡怎么也没料到叶飞竟然有这样快的速度,急忙向后一躲,这一躲却是极妙,正好躲到叶飞手臂够不到的地方,想等他招式用老之后再行反攻,不料叶飞的手臂伸到尽头,竟然没有缩去,而是忽然如炸开一般,由一条变成一大片,竟然连柳君怡的眼力看一时看不出他到底幻化出了多少条手臂。

    柳君怡不禁又惊又骇,下意识得闭上了眼睛,心中暗自哀叹,在这样的速度下,基本上是个人都不可能收得住手,只盼叶飞只是注重速度,力道并不是太大,不然自己今天恐怕就要伤在外甥的手下了。

    静静等了一会,柳君怡却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到,慢慢睁开眼睛,却看到叶飞正站在自己的对面,见自己睁开眼便笑道:“小姨,你输了哦。”

    柳君怡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最后可以收住手,难道他那一下本就是个虚招?不过随即便发现柳亦茹和叶云绮的眼神都直往自己身上看,便也随着看去,却看到自己那身绿色的军装上布满了白色的小点,而每一个小点都是人身各大穴位的位置,哪里还会不知道这是叶飞刚才留下的。

    柳君怡不禁大惊,心里也明白叶飞要比自己厉害得多了,但身为长辈,又一向好强的她哪里肯认输,嘴硬道:“我才没有输呢,你只是招式快一些而已,却没有什么力道,连我的衣服都没有打破。”

    “那小姨是不是同意让我和你一起去了呢?”叶飞笑嘻嘻得问道。

    柳君怡本想答应的,可是看到叶飞那笑嘻嘻的模样,却是感觉这家伙极为讨厌,干脆撅起了小嘴撒赖道:“不行,你只是速度快,根本伤不了人,要只是比快的话那还不如用枪呢,所以我还是认为你没有什么自保

    ?地?第一◢

    的能力。”

    柳君怡一直是一付英姿飒爽的风范,这还是叶飞第一次看到她撒娇耍赖,一时间不禁有些呆了,只觉得本就美貌无比的小姨更是增加了三分风情,心跳也不由有些加速起来。

    直到叶云绮看出叶飞的状态不对,急忙干咳了一声提醒,叶飞这才过神来,偷偷看了一下妈妈和小姨的表情,见她们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才放松下来,定了定神问道:“那小姨你说,到底怎么样才算我有自保能力呢?”

    柳君怡和玉无瑕在一起的时候她们没少相互撒娇,但这一次却是不同,当着家人的面,她似乎又到了小时候的顽皮,对叶飞调皮得笑了一下道:“怎么样也不算,反正我说不算就是不算!”

    叶飞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如果不表现一下真正的实力让小姨心服口服,那她这次一定不肯带着自己,于是说道:“那如果是这样呢?”说着对着三米外那个挂沙袋用的铁架子一指点去,只听“嗤”的一声,然后铁架子便发出“当”的一声脆响,整个架子摇晃了几下。

    三女急忙凑到架子前去看,却见那有手臂粗,实心的铁架臂上穿了一个洞,这样的效果就是让柳君怡用手指直接去点也不可能出,而叶飞只是凌空点了一指便成了这样,不由让她们大吃一惊,就连叶云绮也是一样,她虽然知道哥哥极为厉害,但也没想到他竟然厉害到了这个地步。

    “啊!”柳君怡忽然发出一声兴奋的尖叫,双目直直得盯着叶飞,激动得说道:“外放,真气外放!小满,告诉小姨,你是怎么做到了,而且还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

    叶飞知道自己这个小姨一向对武学的

    ?

    ◢度第一?

    ?度第一?

    事极为关注,如果不说清楚了,她恐怕不会放过自己,于是笑道:“小姨你忘了我早年间得到的那本秘籍了吗?我就是照着它练的。”

    “就是那本狗屁不通的功法?”柳君怡不由暴了句粗口,因为她实在是太过惊讶了,那本秘籍她也看过,但里面的东西却和正宗的武学相差太远,根本不可能练成,没想到叶飞不但练成了,还如此厉害。

    “就是它了。”叶飞点了点头。

    柳君怡忽然扑到叶飞身边,伸手在他身上乱摸起来,嘴里喃喃道:“那本书呢?那本书呢?快拿出来让小姨看看!”

    柳君怡对叶飞的诱惑本就非常强烈,这样被她在身上一通乱摸,叶飞想要控制,却怎么也控制不住,下面有了剧烈的反应,而柳君怡此时却正好摸到他下面,隔着裤子一把握住了那东西,兴奋得叫道:“哈哈,找到了!”不过很快就发现不对,急忙松开,脸上不由红了起来,低声啐道:“小坏蛋!”不过心里并没有多想什么,只是感叹自己这个外甥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长大了。

    柳亦茹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这个小动作,笑道:“小满,快把你的秘籍让你小姨看看吧,不然就要急死她了。”

    叶飞微微含了下腰,让自己下面的凸起不至于被妈妈看出来,苦笑道:“那本书我学会以后已经烧掉了,而且就算没烧你们也是不能练的,因为那本秘籍只能由男人修练。”这样说着,他心里却是一动,既然那秘籍是双修的功法,又怎么可能只有男人练的呢?想来肯定还有女人修练的另一部分,只是不知道当初那老头为什么没有一起给自己,或者说另一部分连他自己也没有。

    柳君怡听叶飞这么说,立马没了兴趣,出身于武林世家的她自然明白,这世上许多的功夫是分男女的,如果不是适自己修练的,强练的话不但不会有什么成就,反而很容易走火入魔。

    趁着这个机会,叶飞急忙问道:“小姨,你看我现在的实力,能不能跟你一起去呢?”

    “好啦,我承认你厉害了,想去就去吧。”柳君怡意兴阑珊得摆了摆手。

    叶飞见小姨答应了,心里很同高兴,不过看到她那失望的表情又不禁有些心疼,于是说道:“小姨,你也不用失望,据我所知,我练的这套功法其实还有另外一部分是适女子修练的,到时候我找来给你不就行了。”他这么说,其实也并不是想安慰柳君怡,而是真的想把另一部分找来,让这些自己关心的女人也都练上一练,到时她们不但会有更强的实力,而且说不定还会有别的惊喜。

    听叶飞这么一说,柳君怡又高兴起来,拍了拍叶飞的肩膀道:“还是小满好,小姨没白疼你!”

    虽然不想泼小姨的冷水,但叶飞还是说道:“不过虽然我知道还有另外一部分,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而当初给我秘籍的人也没有提起,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不料柳君怡却是毫不在意,摆了摆手说道:“那无所谓了,只要知道有,就总会有希望的,而且你还得到了这一部分,想找另一部分也就容易得多了。”

    对于柳君怡的豁达乐观,叶飞也是佩服不已,于是也笑道:“小姨说的对,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它的。”

    重新到客厅,柳亦茹高兴得和柳君怡聊起天来,她们姐妹虽然都在望海,但平时见面的时间并不多,而刚才柳亦茹因为担心柳君怡的安全,也没有什么兴致,现在知道了叶飞的实力,自然不会再担心小妹,便问起她的近况来。

    叶云绮坐在一边,小嘴撅得老高,显然有些不太高兴,和她心意相通的叶飞自然明白她在想什么,于是问道:“绮绮,你是不是也想一起去啊?”

    “是啊是啊!”叶云绮急忙点了点头,但她之所以想去,倒并没有叶飞那么多的想法,只是不想和叶飞分开而已。

    柳亦茹虽然在和妹妹说话,但也听到了女儿的话,忙道:“绮绮,你不能去,这可不是去玩,你到了那里,你哥哥和小姨根本没时间照顾你的。”

    叶云绮很想也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不过想到这不好解释只好忍了下来,撅着小嘴不满得看着妈妈,让柳亦茹有些无奈。

    叶飞笑道:“妈妈说的对,绮绮你这次就别去了,等下次有了好玩的,而且没有什么危险的事,我再带你去玩好不好?”

    “那好吧。”叶云绮见叶飞也这样说了,知道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于是答应下来,这却让柳亦茹感觉很是奇怪,自己的这双儿女,一向是女儿吆五喝六,儿子唯唯诺诺的,可是现在竟然变成了女儿听儿子的话,不过却也没有多想,继续问起柳君怡军营里的事来。

    “对了小姨,你要去战场的事有没有告诉大姨啊?”叶飞忽然问道。

    柳君怡笑道:“还没有,你大姨一直把我当小孩子,如果听说有危险的事,才不会让我去呢,所以我才想先说服你妈妈,让她和我一起去说的。”

    “那不如一会我打电话和大姨说吧。”叶飞说道,他也是好几天没有见到柳凤仪了,心里有些想她。

    “你来说?”柳君怡惊讶得说道:“那会管用吗?”

    叶飞笑道:“当然管用了,让我这个更小的孩子去说,大姨就会觉得你不是小孩子了,那肯定就会答应了,而且大姨也知道我很厉害的,知道我也会去,肯定特别放心。”

    “那好啊,就由你来说吧。”柳君怡想了想,觉得他后面的那部分说得倒也有些道理,于是便答应下来。

    吃过晚饭,几人又聊了一会,柳君怡便跟柳亦茹一起到她的房间去休息了,姐妹两个好久没有一起睡了,自然有许多私密的话要说。

    看到她们一起进了房间,叶飞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了她们两个如并蒂莲花一般睡在一起的美妙场景,心中一片火热,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叶云绮,直想现在就和她亲热一番,但却也知道,在家里暂时还不能这样。

    而叶云绮似乎也是一样的想法,双目有些渴望得看了看叶飞,嘻嘻笑道:“我也去睡了,你自己用手解决吧!”

    叶飞无奈得笑了笑,到房间,立马拨通了大姨柳凤仪的电话,过了好一会,才被接通。

    “小满,你这时候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柳凤仪的甜美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似乎还有些微微的气喘。

    叶飞以为她是在远处跑来,并没有多想,立马把小姨要去战场的事和她说了一遍,然后又把自己也要去的事和她说了,本为以她会马上答应下来,可是柳凤仪却好像故意与他作对一般,无论他怎么说,她就是不同意,而在和他说话的时候,那种有些熟悉的喘息声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有越来越重的趋势,直到最后,她的呼吸忽然变得极为急促起来,中间还夹杂着一阵不可抑制的娇吟,然后却很是痛快得同意了叶飞和柳君怡去战场的事。

    对于那种娇吟,叶飞可以说是很熟悉了,再想到叶云绮刚才说的用手解决,忽然眼前一亮,心里兴奋起来,轻轻推开自己房间的窗子,四下看了看,见到小妹和妈妈的房间里已经没有了灯光,便从窗口一跃而出,飞快得向柳凤仪居住的望海楼跑去。

    叶飞现在的身法比之刚得到力量时又快了不知道多少倍,距离足有上里的望海楼他竟然只用了不到十分钟便已经到了,然后还是用那天的方法从外围跳上了楼顶。

    望海楼虽然防守极为严密,但那也只是里面,而外面虽然也有很行进的雷达系统,但是对叶飞这样的大活人却是一点用处也没有,所以他很是顺利得摸到了柳凤仪居住的房间外。

    由于这里是望海最大的领导住的地方,而下面的防守系统又极为厉害,自然没有什么保安之类的人在这里出入,可以说现在整个顶

    点'b点'

    楼除了叶飞之外,就只有住在这里的柳凤仪了。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柳凤仪房间的窗子并没有关上,从小习武的她并不喜欢用什么空调之类的东西,现在的天气又有些热,她自然不会关窗,却不料正好便宜了叶飞这个家伙。

    来到柳凤仪的窗外,叶飞就听到了一阵极为压抑的娇吟声,悄悄探头向里面看去,眼前的美景立马让他血脉喷张起来。

    只见柳凤仪躺在床上,一双修长圆润的美腿大大分开,正好朝着窗子的方向,让叶飞正好看到她最私密的地方,果然和他想的一样,大姨和妈妈还有小姨一样,那让他渴望不已的嫩屄都是十分的饱满,就如同熟透了的蟠桃,而此时眼前的这个美妙的蟠桃正被两根修长的玉指从中间掰开,露出里面鲜红的嫩肉,还有一根手指不断得拨弄着那已经充血勃起的小豆豆。

    呆呆得看着眼前的美景,叶飞的鸡巴立时硬了起来,直想现在就进去把它插进姨妈那淫水横流的骚屄里,可是却又不太敢,毕竟她可是妈妈的亲姐妹,所以只好先看着过过眼瘾。

    柳凤仪一边用手指在自己屄上抚摸着,嘴里发出诱人的呻吟,脸上也露出难耐的表情,而随着她玉指的拨弄,小小的屄眼不断得张着,每一次张都会吐出一丝晶莹的淫水,借着淫水的润滑,她的手指也是越弄越顺畅。

    叶飞

    找?请?3第一???

    看得激动不已,刚才打电话时,她应该就是在自摸,而且好像已经有过高潮,但此时还在继续,看来她的欲望比之自己的准岳母肖含月也不差到哪里去。

    其实叶飞想得并不太正确,柳凤仪虽然也有时会偷偷得用手解决,但却并没有肖含月那么频繁,如果不是刚才接到他的电话,只一次高潮就可以让她满足了,可是刚才听着叶飞的声音,同时用手指在自己屄里抽插,让柳凤仪获得了从未有过的快感,所以才会缠着叶飞说话一直到自己高潮,可是高潮了一次后,本想睡觉的她不禁想起了自己的亲外甥那根大鸡巴,虽然并没有直接看到过,但却是感受过它的强大,一想到它,竟然又升起了强烈的渴望,于是就又来了一次。

    柳凤仪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嘴里的呻吟声也是越来越大,好在这里没有她的吩咐绝对没有人敢上来,不然恐怕会有些麻烦。

    忽然,柳凤仪的身体有些颤抖起来,而且似乎是不满足于只是在外面拨弄,把自己的中指插进自己的小骚屄里快速得抽插起来,一边用力得抠弄着,一边喃喃得呻吟道:“小满,姨妈的好外甥,姨妈的屄好痒呀,快点用你的大鸡巴肏我!”

    叶飞听得不由浑身一震,没想叶凝霜果然没有看错,大姨真的是对自己有了这样的想法,竟然想着自己的鸡巴抠屄,心里不由大为兴奋。

    忽然,一个坏坏的念头涌上了叶飞的心头,在柳凤仪的身体终于忍不住一阵痉挛,眼看就要高潮的时候,猛得从窗子里钻了进去,同时快速把自己全身的衣服脱光,把上衣蒙在头上。

    “没想到柳市长还有这样的爱好啊,真是了不起!”站在柳凤仪床前,叶飞让自己挺得半天高的大鸡巴指着她,嘿嘿怪笑道。

    处于高潮边缘的柳凤仪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房间里来了一个人,直到听到叶飞的笑声才反应过来,不禁大吃一惊,马上就要泄出的阴精也生生憋了去,惊呼道:“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柳市长竟然想着自己的亲外甥手淫。”叶飞嘿嘿笑着猛得趴到柳凤仪身上,将自己坚挺的大鸡巴压在她淫水横流的小骚屄上,轻轻摩擦着,嘴里说道:“不如今天就让我来好好满足一下你这个想着自己外甥的小荡妇吧!”

    “放开我!”柳凤仪怒喝着挣扎起来,却惊讶得发现自己那一身武功根本没了丝毫用武之地,被他压在身下竟然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心中不禁有些惶恐,虽然自己的小骚屄被身上男人的大鸡巴摩擦得极为舒服,但此时她根本没心思享受这些,又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叶飞却并没有理会她,只是双目紧紧得盯着她胸前的那对和妈妈几乎一模一样的大奶子,忍不住双手握住抚摸起来,笑道:“真是一对极品的奶子啊,真让人恨不得吞进肚子里。”

    柳凤仪看到他盯着自己的奶子看时那种痴迷的样子,忽然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一下冷静下来,愣愣得盯着叶飞看了一会,嘴角忽然露出一丝奇特的微笑,身子也停止了挣扎。

    叶飞玩弄了一会柳凤仪的奶子,见她不再反抗,双手开始慢慢向下滑去,渐渐来到她湿润无比的骚屄上,在那充血的小阴蒂上轻轻揉弄着。

    “啊,不要碰那里!”柳凤仪嘴里反抗着,可是身体却微微上挺,似乎是想让叶飞摸得更用力一些。

    叶飞笑道:“怎么摸摸屄都不行吗?刚才我看你自己摸得挺舒服的啊。”

    “不行!我的屄只能我自己摸,你不能摸,你又不是我的小满。”柳凤仪呻吟着说道,哪里像是拒绝,分明就是在跟叶飞调情。

    叶飞听得大为兴奋,手指在她屄上活动得更快,问道:“你很想让你外甥摸你的骚屄吗?”

    柳凤仪点头道:“是啊,不只想让他摸,更想让他把鸡巴插进来肏我!”

    听到她这句话,叶飞再也忍耐不住,握住自己的大鸡巴顶在她屄眼上,笑道:“那我要插了哦。”

    “不行,不行,你又不是我的外甥小满,我的屄不能让你插!”柳凤仪嘴里拒绝着,腰肢却用力向上挺,已经把叶飞的大鸡巴吞进去了一点。

    “那你把我当成你的外甥不就行了?”叶飞说着用力把自己的鸡巴插进了姨妈的小骚屄里,问道:“好姨妈,外甥肏得你舒服吗?”说着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他发现姨妈的小骚屄真是太紧了,而且还极深,自己的大鸡巴尽根插进去竟然刚刚碰到她的花心,如果再短一点,恐怕根本肏不到最深处。

    “啊!”柳凤仪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慢点,你的鸡巴太大了,把我的屄肏得好疼呀。”

    看到柳凤仪那痛苦的表情,叶飞知道自己太过鲁莽了,不禁有些歉意,急忙停止动作,让她慢慢的适应,嘴里却仍是用淫荡的话调戏着她:“我的好姨妈,你的小骚屄真是太厉害了,外甥被你这么一夹,竟然差点就射了。”

    柳凤仪眼里闪过一丝迷离,喃喃道:“好外甥,姨妈太久没被肏过了,屄当然紧,你慢慢来,千万不要射啊,一会姨妈还要你用大鸡巴好好的肏姨妈呢。”

    叶飞没想到自己这个平时稳重大方的姨妈在床上竟然如此的放荡,心里更是痒得厉害,问道:“姨妈,你还疼吗?”

    经过这一会的适应,柳凤仪屄里又痒了起来,急忙说道:“不疼了,姨妈的屄好痒,好外甥,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肏你的亲姨妈吧!”

    叶飞闻言大乐,不再怜惜她,双手把玩着她和妈妈一样的大奶子,用力得在她屄里抽插起来。

    “好外甥……大鸡巴……亲外甥……用你……从我妹妹……屄里……生出来的……大鸡巴……肏你的……姨妈吧……把姨妈……肏死吧!”柳凤仪被他这一顿狠肏肏得心花怒放,放浪得大叫起来,反正自己独居在望海楼顶层,也不怕有人会听到。

    听到姨妈说出自己的妈妈,叶飞的欲火更盛,在她屄里抽插的鸡巴比刚才更加涨大了一分,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柳凤仪心中一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继续浪叫道:“会肏屄……的大鸡巴……好外甥……你把姨妈……肏得……好舒服……姨妈的……骚屄……被你……肏死了……你真会肏……姨妈的屄……姨妈好……喜欢被你……肏呀……以后……姨妈天天……都要……好外甥……肏我……也要拉着……我妹妹……一起让……好外甥肏……我们姐妹……的屄……都是为……你长的……你……想……肏谁就……肏谁……啊……”

    果然,听柳凤仪的浪叫后,叶飞肏得更猛了,柳凤仪此时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干脆连称呼也变了:“好儿子……妈妈的屄……好舒服……被你的……大鸡巴……肏得……好爽……亲儿子……快用你的……大鸡巴……把妈妈的……骚屄……肏破吧……你要……肏死……妈妈了……”

    柳凤仪本就长得和柳亦茹有七分相似,再加上她的浪叫声,叶飞的眼里她一会变成了自己的妈妈柳亦茹,一会又还原姨妈柳凤仪,似乎是同时重让同学们着两个美妇,这让他几乎陷入了癫狂的境地,一时间直想把身下的荡妇送到最高的高潮。

    忽然,二人的身子几乎同时颤抖起来,接着又同时泄出了大量的液体,被叶飞那滚烫的精液一浇,柳凤仪更是爽得几乎要死掉,大叫道:“好儿子……你的精液……太厉害了……把妈妈的……骚屄……都要烫化了……”

    听着姨妈的浪叫,叶飞似乎感觉自己真的是把精液射进了妈妈屄里,这让他又兴奋起来,刚刚射完的大鸡巴竟然立马又硬了起来,继续在姨妈湿润紧小的骚屄里抽插起来。

    柳凤仪见叶飞刚射就能硬,心里也是极为高兴,随着他的抽插继续浪叫,一会自称姨妈,一会又是妈妈,这禁忌的快感使得叶飞竟然一口气肏了她大半夜,直到姨妈泄得直接没了力气昏睡过去这才作罢,在她屄里射出最后一波精液,然后帮把把被自己肏得都有些红肿的小骚屄清理了一下,才起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