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45章 绮绮的大度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看到肖含月的眼神变化,叶飞心中大喜,不只是为了肖含月,同时还想到了自己的女神,如果自己也这样先把她的身体征服,相信她也会像肖含月一样把对自己那浓浓的亲情转变成深深的爱情的,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叶飞的脑海里闪了一下,如果真的要做,他暂时还是没有这个胆量的,或者说不是没有胆量,而是因为对她太过尊重,不想用这样的办法得到她。

    一个女人一旦对男人完全敞开了心怀,就会对他依恋无比,肖含月也不例外,此时像个刚刚陷入热恋的小女孩般静静得伏在叶飞怀里,小手在他结实的胸膛上轻抚着,眼神里满是痴迷。

    “如果灵灵看到咱们这么亲密,一定会很高兴的。”叶飞忽然笑着说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为的就是让肖含月尽快的适应这个新身份,对于把她们两个弄到一起陪自己,叶飞可是很期待的。

    “啊?”肖含月却是吓了一跳,急忙说道:“你千万不要告诉灵灵啊,不然我就没脸见她了。”

    叶飞见她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不好意思让林灵知道,心里大为高兴,此时自然也不再逼她,笑道:“好,只是这样一来,对你就有些不公平了。”

    “能这样偷偷的和你在一起,我已经很满足了。”肖含月深情得说道,她不是没想过要和叶飞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做为一个女人,当她深深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自然想什么时候都能腻在他的身边,不过一想到女儿,她就没有了这个勇气。

    肖含月的话让叶飞又感动了一下,紧紧抱住她,让她感觉到自己对她的深情。

    二人静静得相拥了好一会,肖含月忽然问道:“对了,你和灵灵有没有……”虽然是自己的女儿,但现在已经深爱叶飞的肖含月还是有些小小的吃醋,忍不住这样问了一句。

    叶飞笑道:“还没有,你可是走到了她前面的。”

    “什么走到前面?好像这是多好的事似的。”肖含月他这样说,心里也很是开心,不过却不肯承认。

    “不是好事吗?”叶飞笑道:“那是谁刚才那么激动的?”

    “你呀,小小的年纪竟然就这么厉害,真是一个天生的坏蛋!”肖含月笑着调侃了他一句,忽然想到,自己刚才可是足足来了六次的,而每次他也都陪着,岂不是也来了六次?自己身为女人,在这方面有着先天的优势,此时也是浑身无力,如果不是靠着他,恐怕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他虽然年轻,但恐怕也早已累坏了,于是催促道:“你快点去休息吧!”

    叶飞有些不明白,刚刚还说得好好的,怎么她忽然要自己去,不过看到她那有些担心的眼神后,立马明白了,拉过她的小手放在自己下面很有精神的地方,笑道:“不用担心,你老公我可是强得很,如果不是怕你吃不消,非得再和你大战三不可!”

    握着那铁棒一般的东西,肖含月知道他没有骗自己,心里也是大为高兴,刚刚确定心意的她,自然也希望叶飞能多陪她一会了,刚才只是怕他累坏了,现在见他没事,当然不会再催促他去,问道:“你怎么这么厉害?是因为修练了你妈妈教的内功吗?”

    叶飞笑道:“是练了内功,不过不是我妈妈教的,柳家的内功我没有学,我学的是一种双修的功法

    ^点^b点^

    ,所以这种事是越做越精神的,而且对你也有好处,说不定会青春永驻的哦。”

    “真的吗?”肖含月眼睛一亮,她现在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他,可是自己的年龄让她有些不安,等他长大了,自己恐怕也老了,到时候人变得丑了,他还会这么喜欢自己吗?所以知道他的功法有驻颜的效果后,又哪里会不开心?

    “当然是真的。”叶飞笑道:“所以咱们以后要经常做,这样你就能越来越年轻了,到时候你和灵灵一起出去,别人肯定会认为你们是两姐妹的。”

    肖含月脸上一红,啐道:“坏蛋,谁要和你经常做呀?”心里却是同意了这一点。

    二人一个精力旺盛,一个心怀依恋,抱在一起一直聊到天快亮,叶飞才在肖含月的催促下穿好衣服出了她的房间。

    看着叶飞的背景,肖含月的脸上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躺了下来,很快便睡着了,她实在是太累了。

    叶飞到自己的卧室,睡了一会,起来时已经九点多了,到了客厅,却发现里面静悄悄的,他也明白,三个女孩由于喝多了,恐怕是我多睡一会的,而肖含月就更不用说了。

    直到上午十点多,三个女孩才穿着睡衣,呵欠连天得走了出来,看到叶飞在,叶静和林灵一左一右得坐到他的身边,叶云绮则是在另一个沙发上坐了下来,双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道:“哎呀,头好疼,这酒真不是好东西!”林灵和叶静也深以为然得用力点着头。

    叶飞有些哭笑不得的道:“那你们昨天还喝那么多?”

    “人家也不知道会这样嘛。”叶云绮撅起了小嘴,抱怨道:“都怪你,也不提醒人家一声!”

    叶飞苦笑道:“我也没喝过酒,哪里知道啊。”

    “我不管,反正就怪你!”叶云绮却是不理他的委屈,她昨天本来计划让叶飞得到林灵的,没想到竟然因为喝酒耽误了,这让她有些不满,单独和叶飞在一起虽然很舒服,但她却是越来越不是叶飞的对手了,每次自己都没有了力气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尽兴的样子,这让一切都以叶飞为天的她有些不舒服,急于想拉一个同盟军。

    和叶云绮心灵相通的叶飞很快就明白了她为什么不满,心里对她的深情大为感动,不过现在显然不适表露什么,只好举起双手道:“好好好,都怪我好了吧。”

    叶云绮这才开心起来,给了他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林灵这时却忽然问道:“我妈妈呢?”

    “她昨天也喝多了,应该是还没起呢吧。”叶飞的脑子反应何等之快,这样的小谎撒起来更是不在话下,就连叶云绮也没有看出什么来。

    “啊?那我去看看她。”林灵惊呼了一声,她自己可是知道喝多了酒后有多难受的,而一向都很是勤快的妈妈到现在还没有起来,恐怕会比自己更难受了。

    就在林灵想要到肖含月的卧室去看一看的时候,肖含月却已经出来了,同样是一身睡衣的她,精神却和三个一脸宿醉的女孩大相径庭,那种容光焕发林灵从来没有在妈妈脸上看到过。

    “妈,你也喝多了,怎么和我们一点也不一样呀?这么有精神。”林灵不由问道,还有一句话她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自己本就绝美的脸蛋比平日显得更加的娇艳了。

    肖含月自己明白自己是怎么事,脸上不由一红,下意识得看了叶飞一眼,有些勉强得笑道:“妈妈经常在外面应酬,自然知道怎么让自己喝完酒不难受了。”

    要论说谎的水平,就是十个肖含月绑在一起也不如叶飞,她的这番话虽然林灵的叶静都信了,但叶云绮却是起了疑心,如果她真的知道什么方法,那昨晚就会告诉几个女孩的,而且从她看向叶飞的那一眼,叶云绮已经大概明白了是怎么事,因为这样的状态在她自己身上早已出现过了,每次被叶飞滋润,第二天保证都是这么容光焕发的。

    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后,叶云绮忍不住心里微微一酸,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被她压下下去,对着叶飞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又眨了眨眼睛。

    由于心灵相通,叶飞立马就明白了叶云绮已经知道自己和肖含月的关系了,而且也知道了她的意思,不禁为她有大度深深的感动了。

    叶云绮之所以会这么大度,固然是因为她深爱着叶飞,还有一点就是,虽然早已确定了自己的心意,而且也决定一生都和他在一起,但二人的关系却让叶云绮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还是不对,所以才想多拉一些同样和叶飞有着关系的女人下水,以此来证明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这个想法只是她潜意识里的,别说是叶飞,就连她自己也是知道,而且叶飞就算是知道了,恐怕不但不会怪她,反而会因此更加的疼爱她。

    几人在客厅里说了一会话,三个女孩的精神都好多了,由于昨晚就没吃多少东西,早上又没有吃,现在都是有些饿了,肖含月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了,于是站起来说道:“你们玩吧,我去做饭。”

    在心里接受了肖含月后,叶云绮就开始为她着想起来,知道她不可能和自己一样每天都呆在叶飞身边,而这种不能和家人在一起的感觉实在是有些难受,要是换了她,只要有一天见不到叶飞,那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所以也想为肖含月多创造一些和叶飞单独相处的机会,于是说道:“哥,你去帮肖姨做饭吧,我们三个下会跳棋。”

    叶飞自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不由对她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叶云绮也对他甜甜得笑了一下,然后不再理他,找出一盒跳棋拉着林灵和叶静玩了起来。

    正准备做饭的肖含月看到叶飞进来,脸上不由一喜,却又有些心虚得向门外看了一眼,低声问道:“你怎么进来了?”

    “饿了。”叶飞笑道,顺手关上了厨房的门。

    肖含月没有怀疑他的话,本来昨晚就没吃多少,后来又做了半夜的“体力活”,现在饿了也很正常,于是随手拿出一块火腿递给叶飞道:“你先垫垫,饭马上就好。”

    叶飞接过火腿,却随手放到了一边,肖含月有些奇怪的道:“你怎么不吃呀?我记得你最喜欢吃这个了。”

    叶飞伸臂从后面把她抱住,笑道:“天下最好的美味就在眼前,我又怎么吃得下那东西?”

    经过叶飞昨晚的开发,肖

    找请第一

    含月的身体对他是一点抵抗力也没有了,被他这么一抱,立马软了下来,有些慌张的道:“不要在这里!我还得做饭呢。”

    叶飞伸手到她胸前,握住她那对让自己爱不释手的大奶子,笑道:“你做你的,我忙我的!”

    被他这样抚摸,肖含月哪里还有心思做饭?软软的靠在他身上,过头来看着他,大眼睛里满是渴望。

    美人情深,叶飞自然不能让她失望,本来在她胸前的双手慢慢探了下去,撩起她睡衣的下摆,将它卷在她腰间,然后把她的小内裤退到腿弯处,大手直接按上了她那早已有些湿润的小骚屄,在她耳边笑道:“我的好岳母,你真骚啊,被女婿摸了一下,屄就已经湿了。”

    敏感的小骚屄被叶飞摸着,耳中听着客厅里传来三个女孩的吵嚷声,特别是其中还有自己的女儿,这让肖含月忽然感觉到一种难言的刺激,而且经过昨晚,她的心已经对叶飞完全放开,当下也不再顾忌什么,伸手到后面,拉开叶飞裤子的拉链,把他的大鸡巴放出来,握在小手里轻轻的套弄,嘴里娇媚得说道:“我是你的骚岳母,好女婿,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骚岳母的骚屄里,帮我解解痒吧!”

    叶飞心中大乐,双手搂着肖含月的纤腰,让她上身微微向前伏下,大屁股撅起来,这还是叶飞第一次仔细的欣赏肖含月的美臀,只见它就如两瓣满月一般,而且光滑细腻得如同温玉,不禁有些垂涎,干脆蹲了下去,在她肥嫩的大屁股上亲吻起来。

    肖含月被叶飞挑起了性欲,现在只被他亲吻屁股哪里能让她满足,不由催促道:“好女婿,岳母的小骚屄好难受,你一会再亲,先用你的大鸡巴安慰一下它吧!”

    叶飞站了起来,拉过她的小手让她握住自己的鸡巴,笑道:“那我的好岳母就把它放进去吧。”

    肖含月握着叶飞的鸡巴,将龟头顶在自己的屄眼上,然后身子向后一挺,把鸡巴吞进去半根,而叶飞也在此时用力向前一顶,粗大的鸡巴立马尽根没入肖含月的小骚屄里。

    “哦……”肖含月此时的心情和昨晚大不相同,因此更加深刻得体会到了叶飞大鸡巴地威力,虽然只是肏了这么一下,她便忍不住轻轻呻吟了一声,只是碍于外面的三个女孩,不敢叫得太大声,却不知,越是这样,越让叶飞感觉刺激,当下抱着她的纤腰用力得抽插起来。

    肖含月被他肏得越来越舒服,身子也越趴越低,渐渐整个上身都趴在了灶台上,拉过他的双手,让他抚摸自己的奶子,大屁股也随着他的抽插用力得向后顶着,骚屄里的淫水流得越来越多,被叶飞不断抽插的大鸡巴带了出来,顺着她两条光滑的美腿流到了地上。

    肖含月美得直想大叫,可是却又顾忌女儿在外面,不敢叫出声来,可这样一来,却让她更加深刻得体会到了被肏的快感。

    叶飞插

    地度第一??

    了一会,忽然把鸡巴从肖含月的小骚屄里拔了出来,用一只手捏住鸡巴的根部,然后用鸡巴在她肥

    '点^b点^

    美无比的大屁股上轻轻敲打起来,将鸡巴上粘的淫水尽数弄到她的大屁股上,而屁股因为粘上了淫水,显得闪闪发亮,透着一股淫糜的光芒。

    待鸡巴上的淫水都被肖含月的大屁股粘去,叶飞才再次把鸡巴捅进她敏感的小骚屄里,快速得抽插,由于鸡巴上的淫水都没了,这次再插进去,鸡巴和屄的摩擦力更强,肖含月本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再受到这么大的刺激,顿时身体紧崩起来,随即一大股阴精从她的骚屄深处狂喷而出,尽数淋在叶飞深深顶在她花心里的龟头上。

    再一次感受着肖含月高潮时小骚屄里的吸力,叶飞这次却选择了强忍,并没有被她吸得射出来,而是在她的高潮平息后仍硬硬得顶在她屄里。

    “好女婿,不能再肏了,再肏下去,岳母就真的没力气做饭了。”虽然还想继续被叶飞肏干,但肖含月还是理智得提醒了一句,由于被女儿就在外面这个事实刺激,她这次的高潮比昨晚每一次都要强烈,此时已经泄得有些酥软了。

    叶飞自然也明白她的状态,于是将鸡巴从她屄里拔了出来,有些可怜得看着她性感的小嘴道:“可是我怎么办啊?”

    肖含月是过来人,从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不由娇嗔道:“小坏蛋,就知道作践人家!”话虽然这么说,但她却已经蹲了下去,有些痴迷得仔细看了这根让她快乐到升天的大鸡巴一会,然后用小手握住它,张开小嘴累累含了上去。

    肖含月的口技比叶凝霜和苏玉娴都要强上许多,更不用说叶云绮这个小丫头了,她先把叶飞的龟头含住,吮吸了几下后又慢慢往里吞去,直到龟头顶到自己的喉咙才停止下来,却并不吐出,就这么含着,头部一前一后得耸动,让鸡巴像是肏屄一样肏着她的小嘴。

    看着这位美艳的岳母这么卖力得伺候自己,心里上的满足让叶飞也很快到了极限,却并没有射进她的小嘴,而是把她拉了起来,让她又变成刚才挨自己肏时的姿势,先是把鸡巴插进她的屄里抽插了几下,然后又猛得拔了出来,用手

    第一??

    轻轻撸动几下,大股大股的精液开始狂喷而出,尽数喷射在她那肥美无比的大屁股上,直到射完最后一波,才把龟头用力在她屁股上擦了几下,把最后一点精液也涂抹上去,这才满意得放开她。

    “小坏蛋,就会使坏,你这样让人家一会怎么出去嘛?”肖含月娇嗔了一句,伸过小手将自己屁股上的精液刮下来,然后尽数送进了自己的小嘴,却并不咽下,而是张开小嘴,让叶飞看到精液在她嘴里的情形。

    看着这位美艳的岳母小嘴里含满自己精液的样子,叶飞又是一阵冲动,直想再肏她一次,不过最后还是放过了她,帮她收拾了一下,然后和她一起准备起午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