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44章 酒为色之媒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好大,好挺!叶飞感觉自己的眼睛都有些不够用了,这真是一对极品啊,不但形态完美,体积硕大,而且毫不下垂,一点也不比叶凝霜和柳亦茹的差。

    肖含月此时也意识到自己走了光,不由尖叫了一声,飞快得缩了下去,把整个身子躲进水里,甚至连头都没有露出来,可是这一下去,却又让她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叶飞下面那条巨龙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从泳裤的旁边挤了出来,直直的挺在水里,随着水流左右摆动,似乎在跟她打着招呼。

    虽然在水里看不太清楚,但肖含月却仍是能看出它的强壮与巨大,心里不由升起一股冲动,身体的某个地方竟然有些湿润起来,好在此时是在水里,并不怕有人会发现什么。

    这时,几个女孩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叶云绮和林灵急忙把叶飞赶开,肖含月才敢从水里出来,却立马上了岸,到车里穿上了衣服,却是再也不肯下水了。

    肖含月一离开,叶飞几人玩了一会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于是也从水里出来,在沙滩上玩耍起来,过了好一会,肖含月才从刚刚的尴尬中缓解过来,加入到他们中间,不过在看向叶飞时,还是忍不住有些脸红。

    一直到天色将黑,几人才算是尽兴,驱车赶了家里,叶飞在路上买了许多的熟食,也免得到家后肖含月再去做饭了。

    玩了一个下午,几女都有些累了,各自房间洗过澡后,也都懒得再换上正装,全都是一身睡衣走了出来,连肖含月也不例外,也许是在想,反正不穿衣服都让他看过了,看看穿睡衣也没什么,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潜意识里竟然还希望叶飞能再用那种眼神看自己,同时总会不由得想到在水里看到的那个东西。

    重新聚在客厅里,几人准备吃晚饭,叶云绮却在这时说道:“难得这么高兴,明天又不要早起上学,不如咱们喝点酒吧。”说完还偷偷对叶飞使了个眼色。

    虽然现在叶飞的头脑绝对是世界是最聪明的,而且还和叶云绮心灵相通,但一时还是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不过却也知道,叶云绮这样说,一定有她的用意,而且一定会对自己有利,于是点头道:“那好啊,不过只能喝一点啊。”

    肖含月本想拒绝,没想到叶飞竟然先答应了,她今天两次被叶飞看到,心里也受了点刺激,心想用酒精麻痹一下自己也好,于是也不再多说什么,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给每人倒上了一点,连叶静也没有落下。

    “哇,真好喝,酸酸甜甜的,比果汁好喝多了!”叶静在肖含月刚刚给她倒上,就迫不及待得尝了一口,立马惊喜得叫了起来。

    叶云绮和林灵也从来没有喝过酒,闻言也急忙尝了尝,眼睛也都亮了起来,一口把只有一个杯底的酒喝了下去,又伸手向肖含月要。

    肖含月笑了笑,给她们又倒了一些,说道:“慢点喝,这酒虽然喝着没什么,但后劲还是挺大的,千万别喝醉了。”

    “那有什么呀,我真想试试喝醉是什么滋味呢,我爸爸以前就经常喝醉,我看他每次喝醉了都很高兴呢。”叶静满不在乎得说了一句,心里却又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原来兴奋的小脸立马黯淡下来。

    叶飞见叶静的神色有些不对,轻轻搂了一下她的肩膀,说道:“静静,不要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今天咱们只说高兴的事好不好?”

    肖含月也跟着道:“小满说的对,难得这么轻松,咱们就只说高兴的事,对了,你们学校都有什么趣事啊,能不能跟我说说?就从静静开始吧。”

    叶静是一个很懂事的丫头,不想自己的心情影响到大家,于是便说起了自己学校发生的一些事,说着说着,她也渐渐忘了那些不开心的事,眉飞色舞得讲了起来,然后又换成叶飞三人,由于叶飞叶云绮还有林灵是在一个班的,所以他们只有一个人说就行了,这个任务就落在了叶云绮的身上,而她却是说起了叶飞以前受气的事,这些连林灵都不太知道,此时也像肖含月和叶静一样听得津津有味。

    如果是以前,大家自然不会说起叶飞的痛处,不过现都知道在叶飞已经和以前大不一样了,所以也就不再避讳,每次叶云绮说到叶飞受欺负,然后由她帮着报仇时,都会引起一阵笑声。

    众人说说笑笑,一直玩到晚上十一点多,本来肖含月只准备让大家少喝一点就算的,可是三个女孩却都喜欢上了这种酸酸甜甜的饮料,不住得跟她要,而看到这些快乐的女孩,肖含月感觉自己好像也年轻了许多,难得大家都这么高兴,也就没再多阻拦她们,而且她自己也是难得放松,平时参加各种宴会,由于长得实在太出众,她不得不防着一些不怀好意的男

    点^'b点^

    人,每次也都不敢怎么喝酒,今天这里并没有外人,性也放开了。

    到了最后,饭菜没有吃多少,五人却是喝了足足三瓶红酒,三个女孩都是第一次喝酒,虽然喝得并不多,但此时也已经醉倒了,叶云绮本来是想喝一些酒,然后让叶飞趁机把林灵拿下的,可是后来喝多了也就忘了这个打算。

    肖含月虽然颇有酒量,但她今天足足喝了有一瓶,到了最后也有些昏昏沉沉的了,干脆和几个女孩一样,倒在沙发上睡了起来。

    现在保持清醒的只有叶飞一个,他虽然喝的最多,但自从身体变异以来,他身体的各种抗性比常人超出了太多,这点酒精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一点作用。

    苦笑了一下,叶飞先是分别把几个女孩抱着送进了林灵的房间,到肖含

    ?最新度第一?

    月的时候,却有些不知道怎么下手了。

    也许是感觉有些热,侧卧在沙发上的肖含月无意识得把自己的睡衣拉开了一些,露出胸前好大一块晶莹的肌肤,那道深深的沟渠让叶飞的心神都有些陷进去了,而睡衣的下摆也撩起了很高,露出两截丰腴圆润,晶莹如玉的美腿。

    看着眼前这个如海棠春睡的成熟美人,叶飞不由咽了口口水,下面也站了起来,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自己勉强冷静下来,整理了一下肖含月的睡衣,伸手把她抱了起来。

    一被叶飞抱住,肖含月身体悬空,下意识得伸手抱住了叶飞的脖子,身体也因此跟他紧紧贴在一起,感受着肖含月胸前两团弹性极佳的软肉顶着自己的胸膛,叶飞的呼吸更加急促,不敢再多想,急忙抱着她向她的卧室走去。

    从客厅到肖含月的卧室虽然只有短短的几步路,但叶飞把肖含月放到床上时头上却已经出汗了,深深的吸了口气,不敢再多看她诱人的身体,叶飞蹲了下来帮她除去鞋子,那如白玉雕琢而成的美足却又让他双眼发直,忍不住握在手里把玩了好一会,才将它们放了上去,拉过一条薄被,想要帮她盖上。

    不料此时肖含月好像是梦到了什么,忽然伸手抓住叶飞的手臂拉了一下,本来这一下没有多少力气,不可能对叶飞造成什么影响,可是此时叶飞的所有心神都用来抵抗她的魅力了,脚步不由有些虚浮,被她这么一拉,再也站立不住,一下趴在她柔软的娇躯上。

    叶飞的耐性本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此时再一跟肖含月有了全面的接触,再也控制不住,低头吻上了她近在咫尺的小嘴。

    肖含月被他吻住,也迷迷糊糊得应起来,叶飞一边吻着,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钻进她的睡衣在她光滑的肌肤上轻轻抚摸着,渐渐来到她的胸前,隔着胸罩握住那对白天已经看到过的大奶子时轻时重得揉捏起来。

    摸了一会,叶飞又不满足只是这样抚摸了,于是放开已经被自己吻得有些呼吸困难的肖含月的小嘴,轻轻把她的睡衣脱掉,再解开那条白色的蕾丝胸罩,那对硕大的奶子立马跳了出来,虽然在白天已经看到过一次了,但此时叶飞仍是看得有些呆了,丰满,挺拔,如温玉般白嫩,淡红色的乳晕只有铜钱大小,两颗樱桃般的小乳头就如同两粒红宝石一般,真是太美了!

    伸手握住这对美到极点的大奶子,轻轻得揉捏,看着它们在自己的双手里变换得形状,叶飞心里极为满足,忍不住低下头来,轻轻含住一颗奶头吮吸起来。

    “嗯!”肖含月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微微张开眼睛,看了看正在自己胸前忙碌的叶飞,开口说道:“小满?”

    叶飞不禁吓了一跳,急忙停了下来,不过肖含月在叫了他一声后就没了声音,身体却因为他的停止有些不满起来,轻轻得扭动着,胸部还向上挺了一下,把自己的小奶头重新送进了叶飞的嘴里。

    得到了肖含月的鼓励,叶飞大为高兴,继续吮吸起她的奶头来,他不知道的是,肖含月并不是知道是他后还鼓励他,她此时虽然已经有了一分清醒,但还有九分的醉意,虽然隐隐明白正在吮吸自己奶头的是叶飞这个自己的准女婿,但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白天的时候她已经被叶飞无意中挑起了性欲,所以对于这样的梦她是一点也不反对的,随着他带给自己的快感不住得娇哼起来。

    肖含月的呻吟声让叶飞更加的兴奋,在她的胸前留连了好一会后,叶飞的嘴才慢慢向下行去,一路吻过她柔软的腹部、平坦的小腹,一直来到她神秘的三角地带。

    当叶飞吻到这里的时候,发现她那条薄薄的白色小内裤已经湿了,轻轻把它脱了下来,在脱掉的时候,肖含月竟然还配得抬起大屁股,让他很是顺利得解除了自己身上最后一点武装。

    把那条湿透的小内裤扔到一边,叶飞怀着激动的心情轻轻分开她两长圆润修长的美腿,眼睛直直得盯向她最为美妙的地方。

    真是太美了,虽然不像妈妈那样饱满,但肖含月的屄形状也是极美,而且大小阴唇还都是诱人的粉红色,叶飞伸出手指在她的美屄上轻轻按了一下,一滴晶莹的淫水立马渗了出来。

    美味当前,叶飞自然不会客气,轻轻吻了上去,先用舌头在她的屄缝里轻轻刮了一下,然后又含住早已充血勃起的小阴蒂吮吸,最后把她整个美屄含进嘴里,用力得吸了一下,同时把舌头卷在一起轻轻顶进她不断渗出淫水的屄眼里。

    被叶飞这样一弄,可要了肖含月的命了,不由用双腿紧紧夹住叶飞的头,嘴里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不过叶飞已经把门关好,也不怕她的呻吟会被隔壁的女孩们听到。

    舌尖在肖含月的屄眼里活动了好久,叶飞才慢慢退了出来,出来后,舌尖和她的嫩屄间竟然拉出一条由淫水组成的丝线,直到拉出好长才断开。

    如此淫糜的景色让叶飞再也忍耐不住,快速脱掉自己的衣服,趴到她双腿之间,握住自己硬得发疼的鸡巴,用龟头在她的嫩屄上轻轻摩擦了几下,然后轻轻得插了进去。

    “喔……”随着叶飞的插入,肖含月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等叶飞插到底后,她本能得用双腿缠住了叶飞的腰,骚屄里的嫩肉紧紧咬住叶飞的大鸡巴,不停得蠕动起来。

    此时的叶飞却有些疑惑,肖含月的屄虽然也把自己的鸡巴咬得紧紧的,但明显不像叶凝霜第一次给自己肏时那么紧,按说已经十多年没有过男人的她不应该这样才对啊。

    “小满,肏我,快,用力肏我!”肖含月此时屄里痒得难受,很想叶飞能用力得肏她几下,可是叶飞却没有动,她立马有些不满得扭动起来,这一动,把头下面的枕头弄到了一边,露出了一个比叶飞的尺寸小不了多少的假鸡巴。

    看到这个东西,

    ?¨地?度第一

    叶飞心里的疑惑一下就解开了,原来她经常用这个东西弄自己,怪不得屄没有那么紧呢,明白了一切,叶飞不再迟疑,腰部用力,鸡巴在肖含月的屄里由慢到快得抽插起来,同时双手又握住了她的大奶子把玩着。

    肖含月虽然平时也用假鸡巴为自己解解痒,可是假的又怎么能比得上真的?何况还是叶飞这样的特大号,立马被他肏得大声浪叫起来:“小满……好孩子……你肏得……肖姨……好美……好舒服……你的……鸡巴……太厉害了……把肖姨……肏得……爽死了……用力……用力肏……肖姨的屄……”

    肖含月的叫床声更加刺激了叶飞的性欲,双手也不再把玩她的奶子了,而是抱住她纤细的腰肢,以方便自己用力,大鸡巴更是飞快得在她的骚屄里进出着,带出一波波的淫水。

    也许是因为叶飞的鸡巴比假的好用的多,时间不长,肖含月便到达了顶峰,用力得抱紧了叶飞,大屁股一阵飞速得挺动,然后尖叫了一声,大股有阴精狂泄而出。

    肖含月高潮的时候,屄里竟然产生了一股很强的吸力,真吸得叶飞精关都有些松动了,虽然他可以忍住,但他却不想忍,于是也放开精关,大股浓稠滚烫的精液有力得喷进了肖含月的骚屄深处,被叶飞的精液一浇,肖含月更加的舒服,抱着叶飞的双臂搂得更紧,下体也用力得向叶飞顶来,似乎想把叶飞的鸡巴吞得更深。

    过了好一会,肖含月的高潮才算过去,慢慢得软倒在床上,紧紧缠住叶飞的四肢也松开了,而身体里的酒意也好像随着那股阴精泄了出去,慢慢的清醒过来,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叶飞,不由惊呼了一声道:“小满,你怎么……”

    叶飞还以为她是在怪自己射进去呢,有些歉意得说道:“对不起,我也没想射进去的,可是你夹得我太舒服了,所以没忍住。”

    “我说的不是这个,你怎么在我房间里,还……”叶飞这么一说,肖含月才算想起刚才的事,而且还感觉到自己的屄里正塞着什么东西,哪里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禁有些急了,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叶飞有些疑惑的道:“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刚才……”

    “不要说了,你快点出去!”肖含月哪里会让他再说下去,急忙想要赶走他。

    叶飞又是一愣,怎么她的表现和刚才完全不一样呢?不过随即就明白了,敢情她刚才根本就是无意识的啊,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叶飞自然不可能听她的现在就走,既然已经做了,那就要彻底得到她,从苏玉娴的身上他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得到一个女人,特别是她们这样的熟女的心,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彻底征服她的身体,只要发挥自己鸡巴的威力,给她一次永生难忘的性满足,再想要她的心就容易多了,于是微笑道:“可是你刚才不是还很配的吗,怎么现在又要赶我走了?”

    “我……人家刚才以为是在作梦嘛!”肖含月想起自己刚才的表现,不禁大为羞涩,只好这么解释一下。

    “就是因为感觉是在梦里,所以你才会这么配,才会要求我肏你的对吗?”叶飞笑着问道。

    肖含月的脸更红了,低声说道:“就是这样的。”

    叶飞忽然坏笑起来:“原来肖姨做梦都想让我肏啊,那现在我就满足你!”说着,又轻轻动了

    3?度第一¨3?

    起来,让虽然射过。但一直没有软下去的大鸡巴在她因为有了二人的液体而更加湿润的小骚屄里小幅度得抽插着。

    感觉骚屄里的嫩肉被他粗糙和龟棱轻轻刮动,肖含月美得直想像刚才那样叫出声来,她本来就是一个性欲比一般女人强出许多的人,不然也不会经常用假鸡巴弄自己了,刚才那次高潮虽然很爽快,但哪里能让她满足?在内里深处,她是很希望叶飞能继续肏她的,现在甚至都有些后悔醒过来了,要是刚才一直装睡,岂不是能得到更大的满足?不过二人的关系还是让她有些忌讳,强忍着屄里传来的那种蚀骨的快感,说道:“小满,不要这样!”

    “为什么啊?”叶飞双目紧紧盯着她满含春意的美目,一边问着,鸡巴的抽插却并没有停止,反而加快了一些。

    肖含月更加的舒服,用力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才再次勉强恢复理智,说道:“我是灵灵的妈妈,以后还会是你的岳母,所以不能和你这样!”

    叶飞见她虽然嘴里拒绝,但身体却一点也没有反抗,甚至随着自己的抽插无意识得微微扭动着大屁股,知道她现在也是欲火大盛,心里便有了底,笑道:“你也说了,你是我岳母,所以咱们根本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你肏你谁也不能说出什么来,你说对吗?”

    肖含月的意志在欲火的燃烧下本就极不坚定,而叶飞这句话又颇有道理,一时间让她有些迷茫了。

    “何况刚才咱们已经做了,说什么也都晚了,你要是还想不通,那就再当自己是做梦好了,一切都交给我。”叶飞打铁趁热的说道。

    肖含月竟然真的闭上了眼睛,仿佛睡着了一般,可是鼻子里传出的粗重的呼吸声却是出卖了她,叶飞见此,心中大为高兴,不再有所顾忌,大鸡巴飞快得在她的小骚屄里进出起来,同时把头埋到她的胸前,含住一颗小奶头轻轻得吮吸着。

    在清醒的状态下被叶飞这么肏,肖含月的快感比刚才更加的强烈,只觉得叶飞那粗大得吓人的鸡巴深深得插在自己的屄里,也许是因为他的鸡巴太大,自己屄里的每一分嫩肉都时刻处于它的抚慰之下,随着他的抽插,屄里的嫩肉被他的鸡巴全面得摩擦着,那滚烫的鸡巴带来的快感是假鸡巴怎么也不可能做到的。

    舒爽万分的肖含月直想大声得把自己的快感叫出来,不过心中的羞涩让她强忍着,为此已经快要把自己的下唇咬破了,一时间,房间里除了二人稍显粗重的呼吸声外,就只剩下了大鸡巴在满是淫水的骚屄里进出时发出的“滋滋”声。

    吮吸了一会肖含月的奶子,叶飞抬起头来,想要吻一下她的小嘴,可是却看到了她正紧咬嘴唇的一幕,不禁有些心疼,同时少了她那娇媚的叫床声,肏起来也未免有有些不太过瘾,于是说道:“肖姨,我的好岳母,你现在可是在做梦哦,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没人会知道的!”

    得到了叶飞的暗示,肖含月不再强忍,张开小嘴吐出了一连串的淫词浪语:“小满……好孩子……好女婿……用力肏我……肏你的……骚屄岳母……大鸡巴的……好女婿……你好会肏屄……把你的……岳母……肏得爽死了……快用你的……大鸡巴……把岳母……肏死吧……岳母好爽啊……情愿死在……会肏屄的……好女婿的……大鸡巴……之下……”

    肖含月岳母女婿得一通乱叫,让叶飞感觉更加的刺激,竟然就这么姿势不变得一口气肏了她几千下,足足把她肏出了五次高潮,而她每次高潮的时候,叶飞也不会强忍着,借着她高潮时小骚屄里那强劲的吸力,每次都会射出大量的精液到她屄里,让她更加的舒服,直到她爽

    |??第一?

    得都有些失神了,才停止下来。

    二人抱在一起喘息了好久,肖含月才恢复了一些力气,彻底的得到满足的她此时也彻底的恢复了冷静,看着叶飞那张还略带稚气的英俊脸庞,不由轻轻叹息了一声。

    “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叹气?”叶飞紧了紧抱着肖含月的双臂,明知故问道。

    “我们,唉……”肖含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只说了一句我们,又叹了一口气。

    叶飞在她绝美的脸蛋上亲了一下,问道:“你是不是在想,我们以后怎么办?”

    “嗯。”肖含月轻轻点了点头,显得有些柔弱,脸上露出惆怅的神色,说道:“算了,就当今天是个错误吧,以后谁也不要提起就好了。”

    “不!”叶飞更加用力得抱住她,坚定的道:“也许这是个错误,但是我却想一直错下去!”

    看着叶飞那坚毅的表情,肖含月不禁有些痴迷,却又摇了摇头道:“我不想破坏你和灵灵的感情。”

    “我和灵灵的感情永远都不会破坏,但我也不会放开你的!”叶飞听她的意思似乎是想和自己分开,不禁有些急了。

    叶飞的焦急让肖含月心中一暖,忽然娇笑起来:“傻孩子,我只是说不想破坏你们,又没说过要离开你,只要不让她知道,你想怎么样都行。”她从叶飞一出生,就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女婿看待,对他的疼爱一点也不比对林灵少,甚至还要多一些,本来这种类似于母爱的东西要想转变成另外一种爱,基本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但是在叶飞彻底征服了她的身体后,又这么一让她感动,竟然自然而然得就转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