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31章 无言的安慰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张一德点了点头,不再讨论这件事,转而问叶飞道:“家,你看老家的后事应该怎么办理?”

    叶飞想了想,

    ?地度第?一?

    叹了口气道:“还是等我婶婶来了和她商量一下吧。”他本来想把这件事暂时瞒着许舒云和叶静的,不过这个念头在他的脑子里只闪了一下便被他排除了,毕竟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早晚得让她们知道,而且叶家这么瞩目,上一任家去世的消息根本不可能瞒得住,说不定明天就会有报纸揭露出来,到那时再让她们知道这件事只怕更糟。

    最新第?一

    张一德也叹了口气,说道:“真不知道她们两个能不能受得了这个打击啊,小满,你可要好好的安慰一下她们。”这一刻,张一德不再是凌云会的元老,而是叶飞的一位长者。

    说到这个,叶飞也有些发愁,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一会应该怎么跟她们说,这让他对叶宇的恨意更重,盯着他的尸体看了好久,却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算了,把这个混蛋的尸体处理掉吧,也不用到警方去备案了,就当他失踪好了。”之所以这样,他是想把叶宇叛变的事瞒下来,虽然叶凌天这两年做了很多错事,但叶飞还是不想他在死后还背上一个识人不明的笑柄。

    “这……”张一德不由迟疑了一下,如果这样处理,对叶飞的名声可能会有些影响,到时难免有人会猜测他是为了夺得叶家而杀叔弑兄的,按照他的想法,应该把叶宇的事大肆宣扬,这样对叶飞以后控制凌云会也有好处。

    叶飞明白张一德的担心,淡淡的笑了笑道:“就这样处理吧,清者自清,别人想说什么,随他们去好了。”

    “是,家!”张一德大声答应道,他的心里十分的高兴,虽然只是淡淡的一句话,但他却从叶飞的身上,他竟然看到了当初叶老爷子那种睥睨天下的豪气,这一点是连叶凌云和叶凌天也没有做到的,没想到叶飞小小年纪就有了这种气度,看来叶家真的是后继有人了。

    待那些帮众把叶宇的尸体带走后,叶飞和张一德又

    地度?第一?

    把叶凌天的尸体送到了书房,然后一起坐在客厅里。

    “小满,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你只要把凌云会治理得好好的,相信你叔叔还有你父亲在天之灵,也会很高兴的。”看到叶飞的脸色有些不好,张一德又安慰了他一句,此时已经没有了外人,他说话倒是随意了许多。

    “谢谢你张爷爷。”叶飞苦笑了一下:“我没事,只是在想一会该怎么和婶婶还有小静说。”

    说到这个,张一德也没有好的办法,二人一时沉默了下来,客厅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此时已经到了中午时分,过了不大一会,叶静和许舒云就一起来了,看到叶飞还在自己家,另外还有张一德,叶静显得十分的高兴,快步跑到二人身边,笑道:“张爷爷,哥哥,你们都在啊,真是太好了。”张一德从小就对他们十分的溺爱,而叶飞和叶静这个年纪的孩子更是对自己的亲爷爷没有什么印象,在他们心里,张一德就像自己的亲爷爷一样,特别是叶静,从小就特别喜欢缠着张一德,可惜长大后张一德就很少来她家了,此时见到,哪里会不高兴?

    许舒云却没有像叶静那样想得简单,张一德这几年除非遇到大事,否则已经很少到家里来了,而此时他和叶飞的脸色都有些不好,不由有些担心得问道:“张叔,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张一德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来,叹了口气道:“小满,还是你来说吧,我先去处理一些帮里的事。”说完也不待叶飞答应,就匆匆离开了,他实在是不忍看到许舒云知道这个噩耗以后的表情。

    叶飞有些无语的目送张一德离开,自己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许舒云看到他这个样子,更是担心,一把拉住叶飞的手,急声问道:“小满,到底出了什么事,告诉婶婶好吗?”

    “婶婶,我叔叔他……”在许舒云的追问下,叶飞终于说了出来,但只说到一半,就再也说不下去,眼里也不禁涌出了泪水。

    看到叶飞的样子,许舒云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脸色变得有些苍白,颤抖着声音问道:“他到底怎么了?”

    “是啊,哥哥,我爸爸他怎么了?”叶静也在旁边问着,虽然这一年多来爸爸对她很不好,但父女情深,她又怎么会不担心自己的父亲?

    “你们跟我来吧。”叶飞叹了口气,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而是率先走进了书房,二女也急忙跟了过去。

    进了书房,三人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被安置在书房里的小床上的叶凌天的尸体,那毫无生气的脸色和嘴角的血迹很是明白得告诉了二女他发生了什么事。

    许舒云慢慢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伸手轻抚着叶凌天已经变得冰凉的脸庞,双目有些迷离,喃喃得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事?”而叶静却早已哭了起来。

    “是叶宇!”叶飞恨恨得说出了这个死了仍不能让他解恨的名字,然后把一切都告诉了二女,包括叶宇给叶凌天下毒的事也说了。

    听完叶飞的讲述,许舒云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悲痛,趴在叶凌天的尸体上放声痛哭起来,叶静更是哭得肝肠寸断。

    看着如杜鹃泣血的二女,叶飞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们,只能默默得站在她们身

    |地度第一??

    后,陪着她们流泪,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只要许舒云能哭出来就好,他之前就怕她

    ?第一?

    会受不了这个打击,这样用痛哭来宣泄一下倒也不错。

    直到二女哭得累了,叶飞才将她们拉到沙发上,伸手一左一右得抱住她们,轻声安慰着。

    许舒云把头靠在叶飞肩膀上,而叶静却是紧紧得抱住了叶飞的身体,现在的她们心里极为无助,叶飞就是她们唯一的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