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20章 意外的暧昧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虽然是望海的地下教父,但叶凌天住的地方并不是太大,除了这个不大的小院外,便是他们一家居住的一座三层的小楼了,倒是和叶飞兄妹住的地方差不多。

    带着淡淡的疑惑,叶飞跟在许舒云的身后,很快穿过了小院,来到了那座小楼前。

    从小院进楼,有一个七八层的阶梯,由于想着别的事,叶飞并没有注意到,走在前面的许舒云在上了三四层台阶上忽然停了下来,加压这头来似乎有什么话跟他说。

    直到感觉眼前一暗,差点撞到许舒云背上,叶飞才一下反应过来,而这时许舒云的一句“小心”才说出口,叶飞急忙停住,可是忽然感到脚下一滑,身体向前栽去,正好扑在许舒云的背上,把她撞得也向前倒去。

    许舒云刚刚停下就是想告诉叶飞,这个阶梯她刚刚打扫过,上面的水迹还没有干,知道叶飞身体不好的她想要提醒他一句,让他小心点,没想到竟然一下被他撞到了,不由惊呼了一声,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一时脑子里一片空白。

    以叶飞现在的实力,如果想阻止二人摔倒,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没有那么做,而是猛得抱住许舒云,然后腰部一用力,使得二人的身体一起翻了一下,他自己先倒在地上,然后许舒云那柔软的身体重重得压了上来。

    随着叶飞身体越来越强,副作用也显现了出来,那就是那方面的需要越来越大,虽然下午的时候一连折腾了那位让他怜惜不已的美妇再次,但现在却又是神采奕奕了,刚才看到许舒云的时候,他就微微有了一些邪念,只是强压下去了而已,但现在软玉温香抱了个满怀,特别是他的双手正好抱在许舒云的胸前,一下便掌握住了她胸前的要害,不由心中一荡,暗道:“好软,好大!”

    说来话长,这个念头也不过是在叶飞的一念之间,在他倒在地上的时候,那早已蠢蠢欲动的家伙已经很是强硬得站了起来,接着许舒云便重重得压了上来。

    巧的是,由于刚才许舒云比叶飞站得正好高了一个台阶,后来叶飞抱住她时又往下面挪了一点,正好让他们最敏感的地方摆到了同一个高度,随着她重重的压下,叶飞那不老实的东西也狠狠得从后面撞进了她那两瓣包裹在职业短裙里的臀瓣之间,而且由于叶飞的长度足够,顶端正好顶住她那最美妙的入口处,并且用力得撞了一下。

    “啊!”许舒云不禁发出一声娇呼,那微微的痛楚中加杂着的没顶的快感让她一下愣住了,竟然忘了从叶飞身上起来。

    以前的她,和叶凌天十分的恩爱,可是这一年多以

    2度?第一2

    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叶凌天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对她的态度一改常态,而且也根本不和她同房了,许舒云今年刚刚三十五岁,正是一个女人需要最大的时候,而淡然的性格让她根本做不出自己解决的举动,所以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在强忍着,有

    点'b^点^

    的时候午夜梦,看着自己湿透了的下面,她都会感到十分的痛苦,不过她却认为自己一定可以忍受下去,可是这一次,随着这个意外,那久违的快乐让她忍不住有些沉迷了。

    许舒云在那里发呆,叶飞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按在她胸前的双手忍不住轻轻动了起来,而下面也轻轻挺了一下,让二人的敏感部位隔着衣服轻轻的摩擦。

    更加强烈的快感让许舒云一下清醒过来,急忙抓住叶飞的手,有些生气得问道:“小满,你在干什么?”

    叶飞被她的语气吓了一跳,忙松开她那对柔软,说道:“婶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听到叶飞向自己道歉,许舒云心里那本就不怎么大的怒气一下就消失了,毕竟叶飞是她看着长大的,就像她的亲生儿子一样,对他自然不会太过苛责,于是便慢慢从他身上坐了起来,可是这么一坐,使得叶飞仍顶住她的东西又跟她那里重重得接触了一下,她甚至都能感觉到,隔着二人的衣服,那东西已经顶进去了一小点。

    “哦!”巨大的快感让许舒云情不自禁得娇吟了一声,随即满脸羞红得站了起来,带着叶飞走进了客厅,让他随便坐,自己便匆匆得跑进了卧室,刚才虽然只是很短暂的接触,可是她感觉到自己那里竟然比任何时候都要湿了,于是便急着进去换一下衣服,不然自己很难受不说,要是让他看出来,那可真的要羞死人了。

    叶飞坐了一会,许舒云还是没有出来,他不禁有些无聊,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器想要打开电视看一会,不过就在这里,随着大

    3度第一

    门处的一阵声响,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快步跑了进来,女孩身上穿着一件水手服般的白色短袖衬衫,脖子里系了一条红色的小领带,下面是一条紫色的齐膝折短裙,一双白色的中长袜包裹着纤细的小腿,脚下是一双粉红色的小凉鞋。

    女孩看到叶飞,因遗传了许舒云的美貌而极其精致的脸蛋上立马布满灿烂的笑容,那如卡通人物般的大眼睛眯成了一个月牙,快步向着叶飞跑了过来,本来柔顺得披在肩膀上的黑色长发随着她的跑动飞扬起来,绑在头发上的小小

    第一

    的蝴蝶结闪着七彩的光芒,更加衬托得她如精灵般可爱。

    “哥哥,你终于来找我了!”女孩叫喊着扑进了叶飞的怀里,很不淑女得骑在他的身上,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这女孩正是叶凌天和许舒云的女儿叶静,今年刚刚过了十四岁的生日,和名字不同的是,她是一个极为活泼的小丫头。

    叶飞哥哥笑着,把叶静抱住,却忽然感觉到,女孩

    度第一

    趴在自己胸膛上的胸前,已经有了微微的凸起,而且在他怀里一下下得扭动时,已经颇为有肉的小屁股不断得刺激着他。

    经过刚刚的事,叶飞那强盛的渴望还没有完全压制下去,此时再被叶静一刺激,那东西竟然不要命得又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