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17章 柔弱的美妇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叶飞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双手搓了搓,嘿嘿笑道:“也不急在这一时,咱们两个再玩会也行。”

    叶宇笑道:“咱们两个还玩什么啊,你还是快点上去吧,别让美人久等了。”说着给了叶飞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叶飞这才快步向楼上走去,看着叶飞的背影,叶宇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暗道:“先让你得意几天吧,等老子把柳叶两家安全控制了,这些大小美女全是老子的!”心中却不免有些惋惜,虽然这样一个大美人让给了叶飞,自己不能动了,但偷看一下过过眼瘾也是好的啊,可惜这里的房间都布置得太好了,让自己根本没有可趁之机,不过这却也够了,只要他们有了这层关系,根本就不用自己搞什么录像,到时候自有办法让他们赖不掉,这个把柄算是彻底握在手里了。

    叶飞来到二楼叶宇所说的房间门前,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彻底恢复冷静,又把自己想好的借口在心里又过了一遍,这才推开门走进去。

    当看到房间里的美妇后,叶飞不禁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叶宇竟然会下这么大的本钱,给自己找了这样一个超极品的女人。

    此时的美妇由于等得时间有点长,已经不知不觉得在沙发上睡着了,由于倒在一边,她那火爆无比的身材在叶飞的眼前暴露无遗,特别是那饱满的丰臀,竟然丝毫不下于柳凤仪,这使得叶飞变得有些冲动。

    不过可能是在梦中又想起了自己被叶宇逼迫,那好看的柳眉微微皱在一起,使得她整个人透出一种惹人爱怜的柔弱,那可怜的表情让人一看到就有种保护她的冲动。

    叶飞的心不由得狂跳起来,这个女人虽然在容貌上和妈妈她们相比还有着一丝差距,但是配上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却有了完全不下于柳亦茹她们的风情,而且在她的眉宇之间,叶飞还看到了一种有些熟悉的影子。

    不过此时的叶飞却并没有想太多,先入为的思想让他认为这个女人的可怜完全是装出来的,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丝狂暴,原本的打算也被抛在了脑后。

    反正是叶宇送的,不玩白不玩!这样的想法一旦产生,就再也抑制不住,叶飞飞快得脱掉全身的衣服,猛得扑了上去。

    双手抱起美妇,让她在沙发上呈趴跪的姿势,叶飞抓住她的居家长裤,连同里面那条白色的小内裤一起扒了下来,看着美妇那又圆又翘,而且白嫩异常的大屁股,叶飞更是激动,按住她的两个臀瓣用力得分开,便看到了美妇那还紧闭在一起的小嫩屄。

    她的屄不像叶云绮那样的粉红色,但也绝对不是那种用过很多的暗红色,和叶凝霜差不多,都是那种很鲜艳的深红色,而且美妇这里比叶凝霜要丰满得多,两片大阴唇很是肥厚,鼓鼓的就像一个小包子一样,这让叶飞产禁想起了妈妈柳亦茹,她们都是这种蟠桃形的美屄,只是柳亦茹比这美妇的更加饱满而已。

    这个发现让叶飞的欲望更加高涨,鸡巴都硬得有些发疼了,于是不再迟疑,快速脱下自己的裤子,握住鸡巴,在她肥美的阴唇上轻轻磨了两下,便用力得插了进去。

    叶飞这番动作说来话长,但其实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美妇被他一抱,便已经转醒,只是还有些迷迷糊糊的,但还没有来得及清醒,便被叶飞毫无前戏得插入了。

    紧凑的嫩屄遇上叶飞这样大号的鸡巴,而且还没有一点的润滑,结果可想而知,美妇被下体强烈的疼痛弄得惨叫了一声,神智也一下变得

    |???第一3

    清醒了,过头来,只见身后一个小男孩正把自己弄成一个很羞人的姿势,而且下面的涨满感让她知道,这男孩已经把鸡巴插进了自己的屄里。

    其实此时疼痛的不只是美妇一个,叶飞的日子也不太好过,这位美妇的小屄实在是太紧了,而且里面一点淫水也没有,他这一用力插进去,那强烈之极的摩擦感让他也是疼痛不已,甚至怀疑自己的鸡巴是不是被弄破皮了,于是一时也不敢再动。

    叶飞的停止让美妇有了思考的机会,她立马就明白了这个男孩便是叶宇所说的叶飞了,可怜自己本来想对他动之以理的,没想到只是睡了一觉,就失去了机会,让他插了进来,不过现在再劝他好像也不算晚,于是过头来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叶飞道:“不要这样,求求你拔出去好吗?”

    看到美妇那付楚楚可怜的表情,叶飞心中不由一软,不过马上就认为她是装的,心里更加的狂暴,也不顾自己的鸡巴还有些疼了,双手伸进她的上衣,握上了那对不下于叶凝霜的大奶子,鸡巴也在她那紧凑的嫩屄里快速进出起来。

    美妇没想到自己的哀求不但没让叶飞撤出,反而干起了自己,想要挣扎,却又哪里是叶飞的对手?而且屄里的痛感让她已经没有了一点力气,只能把头转去,双目无神得看着前面的墙壁,泪水也不住得流了出来。

    叶飞此时可没有心情去观察美妇的表情,因为此时他实在是太爽了,由于美妇还没有动情,屄里干得很,插起来虽然没有和叶云绮叶凝霜做时的那种湿润的舒爽感,但对鸡巴的刺激却又比那时大得多了。

    叶飞一边狂抽猛插着,一边把美妇的上衣也脱了下去,双手直接握着她那对颤巍巍的大奶子,手指拨弄着已经有了充血迹象的奶头,嘴里嘿嘿笑道:“好美人,你的屄真是紧啊,夹得我的鸡巴好爽!”

    美妇出生在书香门第,嫁的人也是很斯文的知识分子,哪里听过这样粗俗的语言?心里除了悲伤之外,又多了一种羞涩的感觉,但她毕竟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不同与那些未经过开发的处女,被叶飞这样肏干,又岂会没有感觉?时间不长,她的嫩屄里便开始有一点点滑腻的液体渗了出来,使叶飞的抽插更加的顺利。

    叶飞自然很清晰得感觉到了美妇的变化,嘿嘿笑道:“你现在是不是也很舒服了?”

    美妇此时确实也开始感受到了强烈的快感,可是又哪里肯承认,只是咬住自己的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呻吟出声,也不理会叶飞。

    见到美妇这样,叶飞更想让她承认被自己肏得爽了,于是抽插得更加大力,每次都抽得只留一个龟头在她屄里,然后再把整根鸡巴重重得撞进去,直接顶进她的花心,同时一只手继续揉捏她的奶子,另一只手则来到二人的交之处,逗弄起她那已经被淫水打湿的小阴蒂,嘴里说道:“不要不承认哦,你看你的屄都湿成这样了,肯定被我肏得很爽吧。来,叫两声,做你们这一行的,不都是很会叫的吗?快点叫两声,你叫得越骚浪,我就肏得越带劲,肯定会让你更爽的!”

    美妇不料他把自己当成了那种女人,心里更加的愁苦,忍不住说道:“我,我不是那种……啊……”这一说话,再也忍

    最新3?度第一|

    不住快感,还没有说完,便娇吟了一声。

    “对,就是这样,你接着叫,我会让你越来越舒服的!”叶飞鼓励着美妇,动作更加的迅速。

    美妇心中的羞意更盛,急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怕自己再叫出声来,可是此时她的小嫩屄已经完全适应了叶飞的鸡巴,随着他不断的顶撞,快感越来越强,使她再也忍不住,叫出了声音,不过由于小嘴被自己捂着,也只是随着叶飞的肏干从喉咙里发出唔唔的淫叫声。

    却不知,这样更加刺激了叶飞的欲望,使得他腰部用足了力气,疯狂得肏着她。

    忽然,美妇用力得仰起头来,喉咙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整个身体猛得崩直,并轻轻颤抖起来,同时叶飞也感觉到她屄里的嫩肉正用力得缠紧自己不断进出的鸡巴,这种情况叶飞在叶云绮和叶凝霜的身上见多了,知道美妇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于是不再抽插,而是把整根鸡巴都用力得塞进美妇的屄里,粗糙的龟头顶紧她娇嫩的花心,用力得研磨着。

    美妇终于放开了捂着自己嘴的小手,声嘶力竭得长叫了一声,接着整个身体便软了下去,而屄里的嫩肉却把叶飞的鸡巴咬得更紧,随即好大一股热流喷洒而出,尽数淋在叶飞的龟头上。

    稍微让美妇休息了一下,叶飞拔出鸡巴,随着“啵”的一声轻响,带出了好大一股淫水,而美妇不自觉得发出了一声有些失望的叹息。

    “不用失望,今天肯定会让你满足的。”叶飞嘿嘿笑着,双臂将美妇抱起,把她放在房间里那张大床上,然后把自己的上衣也脱掉,跟着爬上了床。

    自始至终,美妇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双目迷离得看着叶飞,她心里也明白接下来叶飞要干什么,虽然理智让她想要阻止叶飞,但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却又盼望着他能继续,于是干脆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任由叶飞摆布。

    由于刚才的性快感,美妇早已停止了哭泣,所以叶飞根本不知道她曾经哭过,双手分开美妇那双丰润修长的美腿,然后跪在她双腿之间,握着自己的鸡巴,用龟头在美妇那湿润的嫩屄上一下下得摩擦着,笑问道:“大美人儿,要不要我再插进去啊?”

    美妇把头转到一边不去理他,呼吸却一下变得急促起来,而纤细的腰肢也不自觉得向上微微挺动着,似乎是想把叶飞的大鸡巴吞进自己的屄里。

    叶飞也有些忍受不住,用力一顶,大鸡巴很是顺利得插进了她那仍湿润无比的嫩屄里,却没有立马抽插,而是低下头来,张嘴念住美妇一颗奶头吮吸起来。

    美妇的奶子形状很美,就像两个大水滴,这一点和叶云绮的竹笋形还有叶凝霜柳亦茹的半球形都不同,叶飞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奶子,而且她的乳晕竟然比铜钱还要小,只是分布在奶头外面一点点,奶头也只有花生米大小,颜色红红的极为鲜艳,让他吸得不亦乐乎。

    在叶飞的挑逗下,美妇的欲望更加的强烈,终于忍不住轻轻得扭动起了腰肢,让叶飞的鸡巴在自己屄里轻轻动着,以此来缓解屄里那几乎把她逼疯的骚痒。

    叶飞此时也有些忍不住了,头仍然埋在美妇的胸前,双手却托起了她的大屁股,大鸡巴在她的小骚屄里快速得进出起来,带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水。

    由于有了刚才的那番经历,美妇似乎稍微放开了一点,也不再强忍被肏的快感,随着叶飞的肏干大声得尖叫着,而这尖叫声更加刺激了叶飞的欲望,肏得更快更重。

    以同样的姿势,叶飞足足肏了美妇两千多下,就算是在她高潮时也没有停下,直把这个美艳性感的女人都肏得有些失神了。

    终于,在美妇第四次高潮的时候,叶飞也到了极限,用最快的速度猛插了上下,然后用力得把龟头撞进美妇的花心,猛的低吼了一声,大股滚烫的精液强劲得喷进美妇的骚屄里。

    那强劲的冲击感让美妇再一次达到了高潮,猛得把叶飞抱紧,身体的颤抖好一会才停止下来,然后瘫倒在床上,呼呼娇喘了一会。

    从那极致的快感中恢复过来,感受着叶飞仍深深插在自己屄里的鸡巴,美女又想起了自己刚才的放荡,在那一刻,她真的沉迷了,直恨不得一直让叶飞这样肏自己,现在想来,却是已经背叛丈夫了,不禁感觉十分的无助,终于忍不住轻轻抽泣起来。

    暂时的满足使得叶飞恢复了一些冷静,看着怀里美妇那张哭得梨花带雨

    ?最新?¨度第一??

    的俏脸,不禁有些出神。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叶飞一直很相信这句话,此时他在美妇的眼里看到的那种羞愤与哀伤绝对不是假的,虽然理论上来说这种眼神也有可能装出来,但叶飞却并不认为这个美妇有这样的演技,不然以她的容貌,不管去做什么,也比干这个要强,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在他刚刚进入的时候,感觉她非常的紧,这完全不应该是做这一行的女人所拥有的。

    想明白了这些,再想想自己刚才的粗暴,叶飞不禁有些歉然,伸手轻抚着美妇娇美的脸蛋,柔声道:“对不起,刚才我太冲动了,能告诉我你是谁吗?为什么会在叶宇这里?”

    美妇却并不答他,只是无声得哭泣着,这让叶飞心里更加的怜惜,性也不再逼问她,只是轻轻得把她拥紧,吻去她不断流出的泪水。

    叶飞不知道的是,美妇之所以哭个不停,其中他的原因只不过占了三成,倒有七成了为了她自己,刚才在叶飞的狂猛进攻下,她获得了有生以

    最?新?第一???

    来最大的快乐,她的丈夫在两年前就不行了,这两年她一直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本以为这一生就会这样过去,而且就算丈夫行的时候,带给她的快乐也远不如叶飞这次,在最颠峰的时候,她甚至有了一种此生追随叶飞的想法,此时冷静下来,一向做为贤妻良母面对丈夫和女儿的她,又怎么会不彷徨?

    自怨自艾了一会,美妇从自己的思绪中过神来,倒不是她想通了什么,而是感觉到叶飞仍深深的留在自己体内的东西又变得坚硬起来。

    这家伙太强了!美妇不禁暗叹了一下,随即又为自己这样的想法而羞愧不已,急忙伸手制止了又想动起来的叶飞,轻轻得把自己的身子向后撤去,想要摆脱叶飞的纠缠。

    心中有些歉意的叶飞也不想强求她,便很是配得也向后撤去,让自己的东西慢慢得滑出她的身体。

    可是叶飞的家伙实在是太过粗壮,将她塞得满满的,没有一点缝隙,这一撤出,那强烈得快感使得美妇又差点迷失进去,不过她还是咬紧了自己的嘴唇,以莫大的意志力完成了这项运动。

    当二人下面彻底分开后,美妇忽然感觉一阵空虚,不光是那里,甚至心里也产生了空虚感,不禁微微叹了口气。

    叶飞趁机重新将她抱进怀里,也许是因为有了最亲密的关系,美妇对于他的拥抱并没有抗拒,柔顺得依靠在他那虽然略显稚嫩,但却已经颇为强壮的胸膛上,又是轻轻一叹。

    叶飞伸手在她那已经被香汗浸湿的粉背上轻抚着,柔声问道:“现在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叶宇这里了吗?”

    也许是被叶飞的柔情感动,美妇的心慢慢得向他敞开了,轻声说出了自己的遭遇,却原来是她的女儿在行政部门工作,年经轻轻就做到了很高的位置,让她非常的为女儿自豪。

    可是前几天,叶宇却找上了她,向她提出了非份的要求,一开始她自然是极力抗拒,可是叶宇却告诉她,如果她敢不从,便会动用叶家的力量,让她的女儿从此寸步难行,甚至连安全都不敢保证。

    一直在家相夫教子的她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被叶宇这一威胁,完全没有了一点意,却又不敢跟丈夫和女儿商量,只能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叶家的一切,可是越是了解,就越是惊心,也知道如果叶家真的要对付自己的女儿,那自己一家是完全没有力量对抗的,于是无奈之下,只好同意了叶宇无理的要求,在今天中午按着叶宇给的来到了这里。

    听完了美妇的诉说,叶飞除了对她爱女心切有些感动外,也有一丝气恼,这女人也太过软弱了,叶宇明显根本就不敢动她女儿,她却只凭着想像就答应了他这样的要求,好在自己正好赶上,不然她以后不知道还会遭受什么样的待遇呢。

    不过仔细想想,却也知道这怪不得她,毕竟做为一个普通姓,面对叶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时,是个人恐怕都会手足无措,而她能为了女儿选择牺牲自己,这份母爱也是极为难得了。

    此时的叶飞心里对她不由更加的怜惜,柔声道:“放心吧,现在咱们有了这样的关系,叶宇短时间内是不敢对你们怎么样的。”

    “真的吗?”美妇不敢确信得问了一句,毕竟怎么看,叶飞也只是一个孩子。

    “当然!”叶飞自信得笑了笑,又问道:“说了半天,我还不

    ????第◢一3

    知道你女儿是做什么的呢,还有,你又叫什么名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