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100章 大姐的娇羞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现在武家已经被叶飞变相的灭门了,临海已经成了一个武林势力的真空

    点^'b点^

    ,想必过不了多久,便会有许多的武林人物到这里来分一杯羹,而一手促成这个情况的叶飞又哪里会不心动?

    在做出帮助家里的决定后,叶飞就已经深深的意识到了势力的重要性,如果自己拥有了绝对的势力,又有哪个人敢动自己心爱的女人?现在望海已经基本被自己的柳叶家族控制了,而临海这个并不逊色于望海的国际化大都市正是自己迈出望海的最佳选择,不过现在的自己还不能离开望海,而自己手中能用的人,也只有光头和紫毛他们几个了。

    想到光头他们,叶飞不禁轻轻摇了摇头,虽然他们之中就紫毛一个是学习的材料,而紫毛也是对出来混比学习更有兴趣,可是他们的实力却是太差了,如果把他们派到这里来,恐怕不出一天便会被人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除非他们能像自己一样,忽然间拥有强大的实力。

    想到这里,叶飞的眼前忽然一亮,自己怎么把当初那个让自己变强的东西忘了,虽然由于不稳定,不敢轻易得让家里那些自己心爱的女人使用,但光头他们应该可以啊,到时自己在旁边看着,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就切断电源,相信就算不成功也不会出什么事的。

    想到就做,叶飞干脆在临海逛起了电器城,把自己需要的元件全部买好,弄了足足一大包,在无人的角落里扔进了自己的空间,然后便起身赶望海。

    叶飞到家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家里的几位美人都已经就寝,上了楼,叶飞习惯性得向妈妈的房间走去,却发现她已经把门反锁上了,不禁微微在些失望,只得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不知道的是,柳亦茹其实是很怀恋在他怀抱里的感觉的,特别是今天看到了他成熟的一面后,更是时刻都想得到他的安慰,可是她却怕自己在他身边会再做那种香艳之极的梦,更怕自己会忍不住像今天早上一样去碰触甚至亲吻他那根在梦里带给自己无限欢乐的东西,所以在睡的时候,心里挣扎了好久,才做出锁门这个让她极为不舍的举动。

    洗了个澡,叶飞到卧室躺了下来,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这些天他已经习惯了怀里有美人的感觉,可是现在既不能抱着妈妈那柔软喷香的娇躯,更不能和小妹做那些爱做的事,却哪里还睡得着?

    滩了好一会煎饼后,叶飞又想起了自己的计划,干脆也不睡了,从空间里把白天买好的东西都取了出来,开始制作那些根本买不到的东西。

    直到天都有些亮了的时候,叶飞才结束了手里的工作,此时他已经制作出了一个和当初那个东西差不多的机器,而差的那一点,也不过是没有往里面拷游戏而已。

    虽然整整一夜没睡,可是叶飞的精神却是出奇的好,一想到今天就可以让光头他们试验这机器的效果,他就忍不住有些激动,因为如果他们也可以的话,自己就可以把这东西用到家里的女人身上了,到时她们也有了像自己一样强大的实力,到时自己就再也不用为她们的安全担心了。

    草草得洗了把脸,叶飞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巧的是,不远处大姐叶思琦的房间也正好打开了,一身睡衣的叶思琦也同时走了出来。

    由于是在家里,她们已经习惯了随便的穿着,此时的叶思琦正是如此,她浑身上下只有一件半透明的白色睡衣,甚至

    ?2第一?

    连内衣都没有穿,透过那薄薄的布料,叶飞可以很清晰得看到她胸前那对几乎都能赶得上妈妈的硕大山峰,特别是顶端那一对嫣红的小凸起,顶在睡衣上面,显得俏皮可爱之极。

    叶飞不禁吞了口口水,眼神直直得盯着大姐那对因若隐若现而更加诱人的美妙山峰,昨晚没有尝到肉味的那根东西竟然隐隐有了抬头的迹象。

    被一个男人盯着这里看,虽然这个男人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但叶思琦还是忍不住俏脸发红,白了叶飞一眼道:“傻小子,看什么呢!”

    叶思琦这个娇媚的白眼使得她的诱人指数猛然上升了无数得档次,叶飞再也控制不住下面那东西,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好在叶飞反应极快,迅速得转过身去,跑到沙发上坐下,才笑着对叶思琦道:“大姐,过来坐啊。”

    叶思琦温柔得笑了笑,来到叶飞身边坐下,问道:“小满,你昨天

    最?新第一???

    一天都跑到哪里去玩了?”由于怕她们担心,柳亦茹没有把武家的事告诉她们,所以叶思琦并不清楚叶飞昨天去了哪里。

    可是此时的叶飞却已经没有心思去听她在说什么了,因为随着大姐走来,他只觉得一股未经人事的女孩身上特有的香气扑鼻而来,而大姐由于已经二十四岁,身上也初步有了些成熟的女人身上的香气,这两种气息加杂在一起,让叶飞一时迷恋不已,双目不由直直得盯上了姐姐那带着特有的温柔微笑的绝世容颜。

    叶思琦问完之后没听到叶飞答,不禁转头看了看叶飞,却见他正傻傻的看着自己,于是伸出一指春葱般的玉指,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笑道:“傻小子,怎么又看上了?”

    “姐,你真美!”叶飞由衷得赞叹了一句,然后也不知是想揩油还是什么,一头钻进了姐姐的怀里,把脸埋在她那对柔软的硕大山峰之间,还不住得左右摇摆着,甚至还在不经意间用嘴唇划过了她那凸起的小点。

    叶思琦的身体可是已经熟透了的,而且由于未经人事,比那些已经有过经验的女人更加的敏感,叶飞这一番扭动,让她

    ?最?新度第一?

    感到一阵直通心田的酥痒,而这种酥痒里却又加杂着说不出

    ??度第一◢

    的快感,特别是叶飞的嘴唇划过她顶端那更加敏感的小点时,她终于忍不住张开小嘴发出了一声娇媚的轻吟。

    叫出声后,叶思琦一下反应过来,不禁羞得满脸通红,猛得把叶飞推到一边,也不和他说话,快步跑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