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093章 微妙的变化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姐,一大早的找我什么事呀?”接过了电话,柳亦茹不禁有些奇怪,她们姐妹的感情虽然极好,但由于都有自己的事业要忙,一年到头相聚的机会没有几次,电话联系也只是晚上的事,可是这次她却在早上打来了。

    “哟,这还一大早啊?要是平时,你早就到公司去了吧,怎么,抱着儿子睡上瘾了?”柳凤仪没有答她的话,而是调侃得笑了起来。

    柳亦茹的脸上不由一红,娇嗔道:“姐,人家跟你说正事呢,你乱开什么玩笑呀!”

    柳凤仪笑道:“怎么还学会撒娇了?我可是记得你从过了十五岁就没有再跟谁撒过娇的,是不是在儿子那里撒习惯了,到姐这里也改不过来了?”

    柳亦茹跟姐姐撒娇本来是自然得做出的反应,可是现在被她一说,不由也愣了,是啊,自己就连小时候都很少撒娇,长大后就更没有过了,可是最近却是有些变了,那次在学校门口

    ?找请3第一2?

    就跟儿子撒了次娇,这次又不自觉得用出了这种语气,难道是他的面前,自己的心态发生了什么改变吗?柳亦茹想

    3找请?|第一|

    着,不禁偷偷看了还没有起床的儿子一眼,却发现他正定定得看着自己,眼神里有一丝痴迷,脸上不由又是一红,心跳也加快了许多,不过她却没忘了现在正在跟姐姐打电话,稳定了一下心神,用很正常的语气又问道:“姐,到底有什么事啊?”

    柳凤仪也不再开玩笑,说道:“武家来人了。”

    “武家?”柳亦茹先是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有些吃惊得问道:“你是说武盟的武家?”

    “不错,就是他们。”柳凤仪的语气变得有些沉重:“今天早上有一个武家子找上了我,说是有些生意上的事要和咱们柳家谈,现在的武家越来越跋扈了,恐怕这次会来者不善,我已经把他稳住了,你过来咱们商量一下对策。”

    “好,我马上过来。”柳亦茹答应下来,过头想跟叶飞交待一下,却发现他已经此时竟然已经下了床,连衣服也穿得整整齐齐了。

    柳亦茹不禁有些惊讶,内力深厚的她,六识都要比常人敏锐许多,可是儿子刚才就在自己身边起床穿衣服,她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这一点,恐怕自己姐妹中实力最强的小妹也做不到吧?通过上次的试验,她已经知道了儿子力大无穷,但却没想到他连动作都能轻盈到这个地步,一时间,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这个自己亲生,又亲养了十六年的儿子了,他的身上仿佛有一个巨大的谜团,引诱着自己去探明白,不是以妈妈的身份,而是以女人的身份。

    叶飞见妈妈呆呆得看着自己,不由在自己身上看了一遍,发现没什么不对,于是问道:“妈,怎么了?我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妈妈要出去一趟,儋家和你三姐玩吧。”柳亦茹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反正自己的儿子越强她越高兴。

    “妈,我想和你一起去。”刚才柳凤仪在电话里说的话叶飞都听到了,虽然不知道那个什么武家武盟的是什么东西,但却是知道来人似乎不是什么好人,尽管心里明白,以妈妈和大姨的武功,又是在望海,不可能出什么事,但他还是放心不下,他现在的心态,像极了一个担心独自出门的小妻子的丈夫。

    柳亦茹想了一下,点头答应下来,现在儿子已经长大了,也是时候让他接触一些会上的事了,而且和叶飞想的一样,她也认为在望海不可能出什么事,而且就算出事,以他那似乎比小妹更强的实力,也不用怕什么。

    由于今天是周日,李小姐并没有过来,所以柳亦茹只好亲自驾车,而叶飞却是坐到了副驾驶上,他现在只想跟妈妈呆在一起,即使是前后座,他也觉得有些过远。

    “妈,那个武家到底是干什么的啊?”走在路上,叶飞想一直看着那张自己永远也看不够的绝美容颜,可是又怕妈妈发现什么,于是没话找话得问道,这样一来,自己就有理由一直看着她了。

    专心开车的柳亦茹并没有发现儿子的目光有什么不正常,但听到他的问题后却是有些吃惊:“你怎么知道武家的?”

    “大姨在电话里说的啊。”叶飞毫不在意的答道。

    柳亦茹心中释然,儿子有了这么强大的实力,自然不可能听不到自己并没有刻意躲避他的声音,看来他是担心自己才要一起去的,想到这个,柳亦茹心里生出了一股异样的甜蜜,既有对儿子关心自己的欣慰,还有一丝被呵护的小女孩般的雀跃。

    “武家是武盟的两大护法家族之一。”柳亦茹知道儿子有了这样的实力,日后免不了要和武林中人打交到,于是干脆也不隐瞒他什么了。

    “护法家族?这名字还真奇怪呢,像是武侠电影里的东西。”叶飞不由笑了起来:“武盟又是什么东西啊?”

    “我跟你从头说起吧。”柳亦茹把车速放慢了一些,讲起了自己从父亲那里听来的事:“那是在四十年前,当时国内

    ?

    ???度第?一

    3地度第¨一??

    |

    第?一|?◢3

    的局势还不是很稳定,所以有一些武者趁机兴风作浪,而其它有正义感的武者却也因为当时的局势不好轻易出手,直到有一天,一个强得离谱的人忽然出现,在接连收拾了十多个为祸一方的武者后,便发出消息,邀请全国所有的习武之人到泰山相聚,而我们柳家也在受邀之列,当时你外公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所以也去了,据他说,那天那个人口吐狂言,说要为天下的武者立个规矩,众多武者当然不服,于是轮番向他挑战,但是却没有一个能接下他三招的,不过那人倒也仁慈,所有败在他手上的人,都只是被打翻在地,却没有受一点伤,于是大家都对他心悦诚服起来,后来便在他的带领下成立了一个武者联盟,也就是我说的武盟。”母子二人一个说,一个听,似乎跟平时没什么不同,但他们谁也没有发现,他们之间,正发生着一些微妙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