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野蛮人】(狂帝百美缘)(881-890)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八八十一章 魔教的往事

    「叶飞,我是你花弄月师娘,以后叫我月师娘就行了。」上了车,叶飞还没

    开始起步,刚才抢着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花弄月就很是算来熟的正式自我介绍了起

    来,不过此时的她完全没有了刚才面对强敌时的冷傲,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看向叶

    飞时充满了好奇与兴奋的光芒,就好像一个小女孩看到最喜欢的毛娃娃一样。

    「月师娘好!」叶飞立马笑着问了一声好,阅女无数的他一眼就看了出来,

    这位外表美艳而又成熟的月师娘,虽然年龄比妈妈还要大,但却完全是一付小女

    孩性格,之前的冷傲与沉稳,恐怕是在子们面前刻意伪装出来的,这让叶飞心

    中也不由的有些兴奋,因为这种熟妇的外表和少女的内心结在同一个人身上,

    形成的反差感,实在是太新奇、太诱人了。

    此时坐在后排的花无影也自我介绍道:「我是花无影。」

    「影师娘好!」叶飞从后视镜里和花无影对视了一眼,心跳不由再次惊叹起

    来,为的就是影师娘那一抹成熟的风韵,虽然从外表上,除了衣服的颜色之外,

    花无影和花弄月根本没有半点分别,但哪怕是刚认识她们的人,也能一眼分出她

    们来,因为气质的差距真是太大了,一个成熟优雅,一个活泼调皮,如果不是一

    早就知道她们是双胞胎姐妹,叶飞甚至都是怀疑她们是一对长得一模一样的母女

    了。

    至此,叶飞算是跟自己这四位美貌无比的师娘都正式认识了,于是便一边开

    着开,一边跟她们轻松的聊了起来。

    叶飞自己的情况早已告诉了祝玉妍,而祝玉妍也都跟她的姐妹们说过了,所

    以此时说的都是师娘们的经历。

    通过交谈,叶飞了解到,祝玉妍和沈慧雅两位师娘和那个便宜师父江海辰乃

    是同们师兄妹,最早的时候,江海辰和祝玉妍相爱,随后成亲,更是有了一个可

    爱的女儿。

    而在江海辰继任天魔教之位后,为了追求更强的实力,竟然开始修练天魔

    教至高秘典「炫阳诀」,不料,非但没有修练成功,反而把自己练的不能人道了。

    如此过了几年,情况乃是如此,知道本门秘辛,更了解炫阳诀根本就是一部

    极为强大的双修心法的江海辰性格慢慢变得暴躁异常,甚至开始迁怒于对他一直

    不离不弃的祝玉妍,认为是她对自己没有了吸引力,以至于自己不能人道,才修

    练不成,于是为了领略新鲜,便开始追求相貌身材都不比祝玉妍差,甚至更加妩

    媚性感的沈慧雅。

    由于江海辰手段颇高,当时整个天魔教除了那些隐世不出的老怪之外,基本

    就是他的一言堂,再加上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沈慧雅在拒绝了几次之后,便也

    从了他。

    不料成亲之后,江海辰发现,面对着沈慧雅自己同样没有反应,这让他更加

    的暴躁起来,而且仍偏执的认为是女人对自己的刺激不够,于是又把目光放在了

    当时一个小世家的一对绝色双胞胎身上。

    花家当时的家自然不敢得罪天魔教,只好把花无影和花弄月这对并蒂之花

    送给了江海辰,于是在迎娶沈慧雅还不到十天之后,花家姐妹也成了江海辰的妻

    子。

    再然后,情况仍没有改变,已经开始有些魔怔的江海辰干脆把目标定在了武

    林第一美人白莹诗身上,结果非但没能得手,反而被白莹诗K了一顿,从此绝迹

    于江湖。

    江海辰失踪之后,花家姐妹本想脱离天魔教,不料花家当时的家却畏惧江

    海辰的余威,根本不敢收留她们,再加上身为大姐的祝玉妍对她们非常的好,于

    是性和沈慧雅一起,留下来做起了有名无实的夫人,后来甚至干脆一起修练了

    玄阴诀。

    原本从师娘的只言片语中,叶飞还以为当年自己那位便宜师父只是贪恋白莹

    诗的美貌才会抛下家里四位对他情真意切的娇妻美妾和可爱的女儿离家出走,没

    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这样一段故事。

    想想那位便宜师父也够可怜的了,不但炫阳诀没练成,还把自己练成太监了,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倒是容易想通,因为炫阳诀本来就是要把自身的阳气炼化成

    真气,而江海辰体内又没有那种亢阳之气,强行修练,把身体里的阳气都给吸光

    了,不阳萎才怪呢。

    而且,江海辰一边娶了四个最顶级的美人,里面还有一对差不多是世上独一

    无二的双胞胎,看似艳福不浅,但谁又能想到,自始至终,爱他的也只有祝玉妍

    一个而已,其他三个,沈慧雅还好,花家姐妹不恨他就已经不错了。

    而从这些事情中,叶飞也能近一步的感受到祝师娘的好,江海辰都那么过分

    了,她竟然没有丝毫的怨言,甚至在对方失踪近二十年后,仍是对他一心一意,

    这样的女人,实在是不多了啊。

    至于为什么祝师娘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抛开她深爱了多年的丈夫转而把身心

    都彻底的给了自己,除了阴阳二诀天生的相互吸引之外,也只能怪自己的魅力太

    强了!叶飞颇为自恋的如是想着。

    就在叶飞得意的时候,跟他聊的极为投机的花弄月忽然双目放光的问道:

    「叶飞啊,听大姐说,你已经修练成了炫阳诀,是不是这样?」

    「不错。」叶飞点头道,这件事祝师娘早已告诉过她们了,现在月师娘突然

    这么问,显然是想带出什么话来。

    果然,见叶飞点头后,花弄月双目更亮,俏脸是也涌起了一抹娇艳的红晕,

    却毫不扭捏的说道:「听说炫阳诀和我们的玄阴诀能相互感应,你能不能运一下

    功,让我试试是什么感觉呀?」

    听到花弄月这么问,除了祝玉妍早已试过之外,沈慧雅和花无影也不由来了

    兴趣,她们也很想知道,这部除了第一代祖师之外根本没人练的成,当年更是让

    江海辰差点发疯的心法到底是什么样的。

    第八八十二章 好感度下降

    「这个」叶飞心中一动,月师娘的这个要求对他而言绝对是一个好机会,

    若是换成一个小时以前,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展现一下,和师娘们相互吸引,甚

    至来一场一龙四凤的大战。

    不过,叶飞之前却是答应了祝玉妍,绝不会在三位师娘爱上自己之前在她们

    面前运行炫阳诀,现在虽然是由月师娘动提出,但还是得看看祝师娘的意思才

    行,于是便从后视镜里看向了祝玉妍。

    只见祝玉妍此时不再是那个威严满满的大姐形象,而是双颊微微鼓起,闹起

    了别扭,见叶飞看向自己,更是偷偷用美目横了他一眼,眼神中满是警告的意味。

    在四位师娘中,叶飞现在最爱的自然是祝师娘,现在见她不同意,只好暗道

    一声可惜,然后含乎其辞的说道:「这个嘛,我正在开车,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叶飞的话音刚落,花弄月的脸色瞬间大变,原本微红的俏脸更是变得一片苍

    白,修练玄阴诀多年,并对天魔教历史了若指掌的她自然清楚阴阳二诀同时运行

    意味着什么,所以她这个提议虽然看似只是好奇,但其实根本已经是在向叶飞示

    爱、甚至求欢了。

    虽然和叶飞还是第一次见面,但之前通过祝玉妍、沈慧雅和江曼君的描述,

    花家姐妹心里早已对他有了极大的好在,再加上玄阴诀心法的特殊性,更是让她

    们把叶飞当成了自己命中注定的唯一男人。

    而且,她们也早已被玄阴诀的副作用折磨的快要疯了,所以,花无影才会在

    第一次见面,双方刚刚有些熟悉的时候就提出这样的要求,目的就是想早点把双

    方的关系定下来,但万万没想到,叶飞竟然拒绝了。

    这就好比一个一个天生丽质的女孩,当众向本以为也同样喜欢自己的男人表

    白,却被无情的拒绝了一样,此时花弄月的心情可想而知。

    如果可以看到别人对自己的好感度的话,叶飞此时就会发现,四位师娘中,

    除了祝师娘对自己的好感一直是满值之外,其他三位师娘都由原本的9一路下

    滑,月师娘直接降到了及格线以下,而沈师娘和影师娘虽然没那么严重,但也从

    可以随时攻略的红色变成了蓝色,原因很简单,她们两个和花弄月的情况差不多,

    现在叶飞拒绝了花弄月,也等于是拒绝了她们。

    一时间,车里的气氛沉闷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祝玉妍后悔的直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一直以来,她都认为

    自己不会有什么吃醋的心思,想当年江海辰连续迎娶沈慧雅和花无影花弄月三女,

    她都没有在意,反而对三位妹妹照顾有加。

    但是刚才,在花弄月提出那个要求后,祝玉妍心里竟然生平第一次产生了一

    种酸酸的感觉,在这种不好的感觉的支配下,她甚至连后果都没有考虑,就直接

    警告起了叶飞,而叶飞又不知道她们姐妹的具体情况,还以为这样矜持一下能搏

    得师娘们的好感呢,结果阴差阳错的就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过头来想想,祝玉妍越来越后悔,明明知道这小坏蛋不只自己一个女人,

    为什么自己连那些不认识的女人的醋都不吃,偏偏要却吃三位和自己比亲姐妹还

    要亲的妹妹们的醋呢?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祝玉妍真想到几分钟前,把那个警告的眼神换成鼓励,

    如?a href="/qitaleibie/situ/" target="_bnk">司徒源蠡断擦恕?/div>

    不过,即使是强如叶飞,也根本无法控制时间的流向,祝玉妍自然就更不能

    了,只好开始没话找话,试图恢复之前和谐的气氛。

    片刻之后,沈慧雅和花无影便又开始跟祝玉妍有说有笑起来,只是跟叶飞说

    话的时候,却少了几分刚才的亲热,至于花弄月,则是俏脸苍白的低头坐在那里,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个小时后,两辆车在庄园的南大门处停了下来,叶飞并没有急着下车,转

    头看向还在闷闷不乐的花弄月,说道:「月师娘,我」

    「哼!」花弄月根本不理叶飞,还没等他说完,便把俏脸重重得撇向一边。

    无奈之下,叶飞只好暂时放弃了和月师娘修好的打算,下车叫过了隐藏在附

    近的几个人造高手,让他们带路,和天魔教的人一起进了那个依附庄园而建的小

    院。

    虽然只是个附属院落,但里面的各种设施却十分的齐全,而且也足够大,地

    下还有不少供闭关用的安静密室,别说现在这五十来人,就是天魔教原总部留守

    的子、长老,甚至那些隐世老怪全搬过来也足以容下。

    对于叶飞的安排,四位师娘都十分的满意,其余的人更是放下了最后的一点

    抵触,特别是那些年轻貌美的女子,她们最小的还不到二十,最大的也不过三

    十来岁,正是最喜欢这个花花世界的时候,而原来的天魔教总部却是在深山之中,

    又哪里比的上这里,所以在见过自己这些人的新住处后,更是对叶飞好感大增,

    而如此一来,江曼君的脸色似乎更难看了。

    安顿好了天魔教众人,叶飞亲自带着师娘和师姐她们进入了庄园的内部,由

    于他们都是武功高强之人,所以庄园虽大,但并没有开车,而是一起步行,这样

    也可以更好的观赏一下庄园的格局。

    叶飞离开婶婶家时就已经不早了,后来又跟师娘激战良久,最后又看了半天

    的戏,到了现在,天都已经快要黑了。

    这个深冬的傍晚,庄园里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汽,使的这个本就十分美丽的庄

    园更增了一种朦胧的神秘感,简直就有如仙境一般,饶是久居深山,见惯了山间

    美景的五女也不由暗感心旷神怡,想想以后就要住在这个美丽的地方,心情就十

    分的好,原本脸色很不好的花弄月和江曼君也跟着笑逐颜开起来。

    第八八十三章 师姐要捉奸

    见月师娘终于恢复了笑容,叶飞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忙凑了上去,不料月

    师娘根本不给他献殷勤的机会,还没等他来得及说什么,便把俏脸重重的向旁边

    一撇,看都不看他一眼。

    叶飞心跳不由苦笑起来,只好转而对江曼君说道:「师姐,不生我的气了吧?」

    在和那些女子们分开之后,江曼君心里那种别扭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但

    一时又不好意思立马跟叶飞和解,此时装着把俏脸一,哼了一声道:「谁说的?」

    「好师姐,我仇也给你报了,气也给你出了,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告诉

    我好不好?」叶飞苦笑道,想想第一次见师姐的时候,她是何等的英姿飒爽,现

    在怎么却又像个闹别扭的小女孩似的,莫非她有着传说中的双重人格?

    江曼君哪里有对叶飞不满意的地方?特别是之前他连出手都没有便让武当那

    个大乘高手重伤吐血的英姿,更是让她芳心乱跳不已,但这种事自然不能说出口,

    想了想后,气呼呼的说道:「你为什么不把那个冲动老道杀了?你不知道那牛鼻

    子有多可恶,污蔑我也就罢了,竟然还敢污蔑我妈,这种混蛋,死一万次也不能

    让人解恨!」

    听到江曼君这番话,除了祝玉妍外的三位师娘都不禁偷笑起来,特别是花弄

    月,那古怪的神色十分的明显,而她们心里也都在暗想,那牛鼻子确实是污蔑了

    你,但绝没有污蔑你妈。

    沈慧雅三女虽然到现在都还没做真正的女人,但对于性方面的事了解的却是

    不少,因为修练玄阴诀的缘故,她们的欲望远比一般女人要强烈的多,所以对这

    方面的事情自然更感兴趣,不但各自用心的研究过,甚至在忍不住的时候,她们

    姐妹四人还玩过或两两成双、或大被同眠的假凤虚凰的游戏,所以对于女人高潮

    之后是什么样子,那可是十分了解的。

    所以刚才第一眼看到祝玉妍,三女就知道她刚刚高潮过,而且还不是一般的

    满足,起码她们姐妹一起玩的时候,从没见谁如此娇艳过,一时间都不禁十分的

    羡慕,也正是因为如此,花弄月才会冒然向叶飞提出那个要求,但却被他无情的

    拒绝了,如此一来,三女怎么可能会开心?

    江曼君本来只是给自己找个借口,但是在看到三位姨娘的表情后,却不由的

    疑惑起来,一双妙目开始带着怀疑的光芒在叶飞和祝玉妍之间来打转。

    叶飞心中不由猛的一跳,忙说道:「正是因为那牛鼻子太可恶了,我才不杀

    他的,不然岂不是给了他个痛快?现在多好啊,以他今天的表现,去后肯定没

    有好果子吃吧,起码想继续当掌门是不可能了,而他又当了那么久的掌门,作威

    作福惯了,这一推动权利,肯定比死了还难受,更妙的是,他那种人又没有一死

    解脱的勇气,所以一辈子只能生活在痛苦中,这不比杀了他更好?」

    一口气说了一大串,试图转移师姐的注意力的同时,叶飞又瞪了偷笑不已的

    三位师娘一眼,她们那点小心思,叶飞岂能不明白,肯定是在报复自己刚才在车

    上的拒绝,不然又不是刚知道自己和祝师娘的事,正常情况下又岂会这么失态?

    「好吧,算你说的有道理!」江曼君顺坡下驴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另外转

    起了小心思。

    早在武林大会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守身如玉了二十年的母亲好像又有了

    男人,当时的她根本无法接受,再加上性格本就刚硬,所以才会在武林大会上慷

    慨赴死,而后来,母亲不要命的来救她,让大为感动的她很快就原谅了母亲,不

    过心里仍是不能完全释怀,很想知道母亲的男人是谁。

    而这几个月以来,刻意注意着母亲的行踪的江曼君却并没有发现母亲偷偷跟

    哪个男人私会过。

    原本这样一来,江曼君几乎都要把这件事放下了,可是此时几位姨娘的表情

    却又让她想起了这件事,随即便发现了更多的不对,比如说,明明大家一起来了

    望海,母亲为什么偏偏要一个人去见叶飞,就算嫌所有人都去太过麻烦,起码也

    得带上自己和三位姨娘吧?还有就是,叶飞和母亲来的实在是太慢了,从打电

    话开始算起,足足过了近三个小时,这么久的时间,什么也能做了。

    莫非妈妈的男人就是师?江曼君心里暗暗想着,忽然有了一个打算,那就

    是一定要盯紧了母亲,最好抓他们一个现行!

    原本和徒偷情这种事,比和别的男人更让人难以接受,但是江曼君却没有

    注意,在得出这个猜测之后,她的心里并没有当初的那种伤心与气愤,有的只是

    一种恶作剧般的念头,甚至连抓到他们的现行后该怎么办都没有考虑过。

    见师娘的眼神虽然还有些古怪,但总算没有在这件事上再纠缠下去,叶飞不

    禁松了一口气,虽然和师娘的事不可能永远瞒着师姐,甚至有可能很快就要让她

    知道,这如果是现在的话,却还是太突然了,只怕会让祝师娘困扰,所以哪怕师

    姐已经猜到了什么,只要不现在就坦白的说出来,那就没有问题。

    摆平了师姐,叶飞又把目标转向了花弄月:「月师娘,不管徒儿做错了什么,

    你就原谅我一次吧,你看师姐都原谅我了。」

    「哼!」花弄月再次像个闹别扭的小女孩一样把头重重一撇,然后拉着江曼

    君道:「小君,走,咱们到那边看看!」

    见花弄月和江曼君手拉手的走在了前面,花无影不由歉意的对叶飞说道:

    「叶飞,对不起啊,小月她被家人和我们给宠坏了」

    「影师娘,你是长辈,不应该这样跟我说话的。」叶飞急忙阻止了花无影的

    道歉,然后笑道:「而且,月师娘这样挺可爱的。」

    第八八十四章 师娘的私语

    虽然叶飞身为晚辈,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比他妈妈还要大的师娘有些怪

    异,而且以花弄月近四十岁的年龄也似乎不应该再用这个词,但此时在场的却谁

    也没有感觉突兀,别忘了,她们都是修练了玄阴诀的,以玄阴诀的妙用,就算不

    和炫阳诀双修,也可以轻松活过二岁,以这个年龄比例来算的话,花弄月还算

    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女孩呢,再说了,花弄月在四姐妹中本就是最小的,性格

    又是如此活泼,在祝玉妍三女眼中,她本就是个很可爱的女人(女孩)。

    叶飞几人的轻功虽好,但这庄园实在太大,而且每一处的景色都非常的好,

    让人不忍走马观花,所以直到天黑,也才刚看完南边这不到五分之一的地方,随

    后便找了一个地方住了下来,准备等把这里全部看遍了再挑选那每人一个的独立

    别墅,其实叶飞却是知道,师娘她们短时间内根本不会真的去挑选,因为她们要

    把第一个挑选的名额留给自己的妈妈,而且这不只是师娘她们的默契,也是叶飞

    身边所有女人共同的默契。

    知道叶飞和他妈妈真正关系的,都把柳亦茹当成了后宫之,而不知道的,

    更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婆婆,地位在众女里自然是最高的。

    虽然守着五位超级大美人,但祝师娘白天已经被他玩坏了,估计一两天内根

    本恢复不了,而另外三位师娘又是暂时不能吃的,所以在把她们安顿好之后,叶

    飞便离开了庄园。

    长途奔波,又跟那些正道人士打斗好久,沈慧雅她们都有些累了,在叶飞离

    开后,便都准备休息,不过,祝玉妍却悄悄把三位姐妹都叫进了自己的房间,只

    瞒住了女儿江曼君,而江曼君则是觉着叶飞已经离开了,自己没必要盯着,所以

    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来到祝玉妍的房间,让沈慧雅她们三个坐下后,祝玉妍问道:「你们是不是

    因为车上的事而有些怪叶飞?」

    「不怪他怪谁?人家都说的那么明白了,他竟然」花弄月当先说道,想

    起被叶飞拒绝的事,她就又委屈又羞涩。

    而沈慧雅和花无影虽然没有开口,但从她们脸上的表情来看,显然也是有些

    怨言的。

    「你们呀。」祝玉妍叹了口气道:「都误会他了,他之所以没有答应小月的

    要求,并不是不喜欢你们,而是因为太在乎你们了。」

    「怎么说?」沈慧雅开口问道。

    祝玉妍道:「我先问你们,如果他依了小月,运起炫阳诀,接下来会怎么样?」

    「这」虽然是二十来年朝夕相处的好姐妹,甚至还在一起玩过,但

    说起这种事,三女还是忍不住脸红了。

    祝玉妍笑了笑,接着问道:「我再问你们,你们心里现在已经爱上叶飞了吗?」

    三女想了想,一起点了起头,随即又同时摇了摇头,最后由沈慧雅说道:

    「我们喜欢他是肯定的,但若说已经爱上了他,却又好像没有,但这又有什么关

    系呢?」

    「对呀,反正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人能练成炫阳诀,我们也注定只能有他一个

    男人,其它的还需要在意那么多吗?」花弄月赞同道。

    「那你们想想,因为爱他而水到渠成的在一起和因为心法的吸引而挑起欲火

    不得不和他在一起,哪种更美妙呢?」祝玉妍眨着美目问道。

    「还不都是一样!」花弄月撇了撇小嘴道,而沈慧雅和花无影也似乎颇为赞

    同,毕竟她们从来没有爱上过一个男人,所以很难理解这里面有什么分别。

    不过,到现在她们总算是弄明白了一件事:「因为如此,所以叶飞才会拒绝

    在我们面前运行炫阳诀,就是想等我们真的爱上他是吗?」

    「没错,就是这样。」祝玉妍笑道:「所以他才会克制自己,为的就是让你

    们享受一下真正的爱情滋味,不然你们觉得面对你们这样三个大美人,他就真的

    不想要吗?」

    三女这才明白叶飞的苦心,一瞬间,她们头上仿佛又出现了那个对叶飞的好

    感条,原本已经降到蓝色的进度条立马暴升,一举超过了原来的刻度,虽然还没

    有达到像祝玉妍那样的满值,但也只差那么一丝了。

    这一刻,沈慧雅和花无影都感觉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那种被男人呵护

    的感觉既新奇又美妙,让她们开始期待起来,爱上叶飞到底是什么感觉,不过她

    们不知道的是,就在她们这么想的时候,其实爱情的种子已经开始在她们心里萌

    芽。

    只有花弄月仍在嘴硬:「就算是这样,他就不会换个说法吗?弄得人家什么

    面子都没有了,哼,不管你们怎么样,反正我是不会爱上他的!」

    「不爱上他的话,他是不会碰你的。」祝玉妍促狭得眨了眨美目:「那你痒

    的时候怎么办?」

    「大不了自己弄,以前不就是这么做的吗?」花弄月娇哼道。

    「感觉很不一样的,自从被他弄过之后,我自己用手都没感觉了。」祝玉妍

    说着,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一幅味无穷的样子。

    被祝玉妍这么一说,沈慧雅和花无影不由的芳心乱跳,隐隐开始期待起来,

    以前用手她们就觉得很爽了,而大姐现在用手竟然都没感觉了,那和叶飞做的话,

    得多舒服呀!

    花弄月却是娇哼了一声,有些小得意的说道:「那好办,我就去买个假的,

    也不比你们差!」

    祝玉妍闻言脸色不由一变,急忙说道:「千万不要,膜留着让他弄破,会让

    他很有成就感的。」

    「哼,为什么要让他有成就感?我马上就到市去买个假的来,使劲插破

    自己!」花弄月分开双腿,做了一个用手握着东西狠狠插向自己胯下的动作,然

    后跳了起来冲出祝玉妍的房间,却并没有出门,而是钻了自己的房间。

    第八八十五章 夜访干母姐

    祝玉妍三女相视一笑,知道花弄月这是傲娇病犯了,于是不再理她,又随意

    聊了几句,便各自房间休息了。

    却说叶飞,离开庄园之后,本打算再到婶婶那里去,不过转念一想,现在

    去了,明天早上离别还得让婶婶和堂妹难过一次,倒不如不去,反正过完年庄

    园也能入住了,到时有的是时间陪她们。

    既然不到婶婶那里去了,叶飞第一时间想的自然是家,在家里抱着妈妈姐

    姐小妹她们们性感诱人的身体痛痛快快的肏干一番,然后再把鸡巴放在亲妈妈那

    世间最美妙的小骚屄里,枕着她软绵绵的大奶子入睡,绝对是比做神仙还要美的

    享受。

    不料在打电话过去之后,叶飞却又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原来妈妈她们竟

    然趁着叶飞不在家的时候,约上了大姨柳风仪一起到小姨那里热闹去了。

    这让叶飞无比的懊恼-她们为什么要选在小姨那里!要是在大姨那里的话,

    自己就可以立马杀过去,和她们大战个天昏地暗了,到时妈妈、姐姐、妹妹再加

    上两位姨妈,绝对是让自己精尽人亡的节奏。

    而小姨那里就不同了,要知道那里可是军,而且还是防卫最严密的特战队,

    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和小姨一个人在那里做爱的时候还得偷偷摸摸,不敢叫出

    来呢,又怎么可能和这么多人一起?

    无奈之下,叶飞只好忍痛放弃了这个诱人的念头,再想了想之后,决定去明

    家「看看」干妈苏玉娴和干姐姐明月心。

    想想也是有些对不起这对性格大相径庭的母女,自从上次跟她们一起来了个

    母女双飞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们了,平时只是电话联系,自己倒是无所谓,身

    边从来不缺美人,但是她们却只能夜夜煎熬,只有在梦里才能跟自己亲热一番了。

    一想到这些,心中对干妈干姐爱意和歉意交织的叶飞就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立马飞车前进,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来到了望大的家属。

    从空间里取出早就办好的通行证放在车头,叶飞很是顺利的把车子开进了小

    ,在明家所在的楼下停好车,又人后备箱里随便拿了些高档的礼品-这些都

    是两位妈妈和大姐二姐帮他准备的,虽然对于过年这段时间要见的众女来说,叶

    飞本身才是最好的礼物,但她们有的还有家人,去这些地方的时候这些礼品就用

    的上了。

    就比如说现在来的明家吧,虽然这对母女花已经被他吃得一点也不剩,但现

    在是过年,明教授自然是在家的,再空着手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上楼来到明家的门前,叶飞轻吸了口气,暂时压下了即将和一对绝色母女花

    双飞的激动,面带微笑的按响了门铃。

    门很快就被打开了,然而出乎叶飞意料的是,开门的并不是他想象中的任何

    一人,而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对他而言十分陌生的年轻男人。

    陌生男人看到叶飞英俊到足以让天下男子为之妒忌的面容,再看看他手里提

    着的只看包装就知道价值不菲的礼品,眼里不由闪过一抹警惕的光芒,语气有些

    不善的问道:「你找谁?」

    这家伙有病吧?叶飞心中不禁暗暗嘀咕,自己见都没见过他,怎么这家伙好

    像看到仇人似的?

    不过这人既然能代替人来开门,显然和明家的关系是很近的,可能是他们

    的亲戚,所以叶飞也没有太过介意,很是客气的说道:「你好,我是来看望明伯

    父的,他在吧?」

    「小张,是谁啊?」那男人还没开口,里面就传出了明教授的声音,随即走

    过来的明教授就看到了叶飞,立马露出了喜色,说道:「原来是小满啊,快进来,

    快进来!」

    那个年轻男人这才让开了身子,像个人一样说道:「请进。」然而并没有

    去接叶飞手里的东西。

    叶飞也懒得理这种人,很是随便的走了进去,随手把礼物放在门后的柜子上,

    然后笑着说道:「伯父,我来给你们拜年了。」

    虽然叶飞已经认是苏玉娴做干妈,按说应该叫明教授干爹才对,但他却并不

    想这么叫,在他的心里,苏大美人可是他一个人的,所以哪怕是在称呼上,也不

    想她和别的男人是一对。

    明教授是个研究狂人,对于这些世俗礼节从来也不会在意,他只知道,叶飞

    不但是自己老婆的干儿子,更是自己一家的大恩人,所以对叶飞那可是十分的喜

    爱。

    来到厅里坐下后,明教授给叶飞和那个陌生男人介绍道:「这是我的学生,

    现在也是我的得力助手小张,小张,这是你师母的干儿子小满,你们相互认识一

    下吧。」

    本来叶飞还以为这陪家伙是明家的亲戚,不料竟然只是明教授的学生,自然

    更加懒的答理他了,直接无视了对方不情不愿伸过来的手,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

    便又问明教授道:「伯父,干妈和心姐姐呢?」

    见这两个年轻人有些不对付,明教授不由苦笑起来,不过他并不是一个善长

    调节气氛的人,所以只好暂时无视了自己的得意门生那一幅便秘的表情,答叶

    飞道:「你干妈在厨房准备晚饭呢,小心身体有些不舒服,在房间休息。」

    「不舒服?那我去看看心姐姐。」叶飞如此说了一声,便自顾自的起身走到

    明月心的房门门口,连敲门都没有,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而这一刻,叶飞不用头就能感觉到那个小张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已经充满了

    愤怒和说不出的恨意,甚至在进去后还听到他问明教授道:「都是,师母怎么找

    了这样一个没礼貌的干儿子?」

    对于这样的小人物,叶飞甚至连玩乐一下的心思都生不出,处理的方法只有

    两种,一是随手拍死,二是直接无视,所以虽然那家伙出言不逊,但看在明教授

    的面子上,叶飞选择了第二种处理方法。

    第八八十六章 重逢的激动

    随手关上门,叶飞向房间里面看去,只见明月心此时竟然穿着一身警服,半

    躺在床上,手里拿着手机,一幅很纠结的样子,不过还好的是,她的气色看上去

    倒是不错,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表现。

    也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明月心此时颇为投入,竟然连叶飞进来都没有察觉

    到。

    叶飞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一直走到明月心身边,才突然开口道:「姐姐,

    想什么呢?」

    「啊!」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明月心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待发现身边忽然出

    现的人竟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叶飞时,美目中的惊意顿时变成了狂喜,忍不住激动

    的问道:「你怎么今天来了?」

    「怎么,我今天就不能来吗?既然你不欢迎,那我还是走好了。」叶飞故意

    逗明月心道,说完做出一幅要转身离开的样子。

    不料明月心却根本不吃他这一套,摆了摆手道:「走吧,记得把门关好!」

    叶飞不由一阵无语,才想起明月心已经是二十多岁的成熟女人,这一招很明

    显的欲擒故纵对叶静她们这些小萝莉或许好使,但用在明月心的身上显然就是小

    儿科了。

    看着明月心美目中那无法掩饰的笑意,叶飞不禁「恼羞成怒」的一下扑了上

    去,将这位英姿飒爽却又不失柔美性感的干姐姐压在身下,喝道:「我就不走,

    今天还就赖定你了!」

    「嘻嘻」看到叶飞这难得一见的孩子气模样,明月心忍不住笑出声来,

    而叶飞也跟着笑了起来。

    二人笑闹了一会,叶飞从明月心身上下来,问道:「心姐姐,你刚才在看什

    么?」

    叶飞只是随口一问,不料明月心竟然被他问得俏脸一红,急忙拿起扔在一边

    的手机,按下了返键,嘴里说道:「没没什么。」

    叶飞是何等的眼力,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他还是很清楚的看到,刚才明月

    心手机的界面停留在通讯录那里,而选定的号码正是自己的。

    「傻姐姐,既然想给我打电话,为什么又没打呢?」叶飞奇怪的问道。

    明月心微微垂下了头,小声说道:「我知道你这几天会很忙,要轮流陪大家,

    我怕打扰到你。」

    一瞬间,叶飞只觉得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碰触了一下,忍不住感动不已的把

    明月心拥进怀里,紧紧的搂住。

    明月心也反手抱住叶飞,力气比叶飞用的还要大,就好像要将自己整个身体

    都挤进他的怀里一样,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一解她这些天的相思之苦。

    一时间,二人谁都没有说话,但是明月心的身体却慢慢开始发热起来,呼吸

    也变得越来越急促,自从上次春风一度之后,身心皆已成熟的她就再也没有满足

    过了,此时和心爱的男人这么用力的抱在一起,自然会有反应。

    至于叶飞,他的定力虽然远比明月心要强,但现在怀里抱着的却是他心爱的

    女人,如此一来,他的定力就被无限降低了,反应甚至比明月心更大。

    不过,叶飞却并没有忘记之前明教授说过的话,虽然并没有看出明月心有什

    么不好的气色,但还是关心的问道:「心姐姐,听伯父说你不舒服,到底是怎么

    了?」

    说起这个,明月心那高涨的欲火也顿时减退了一些,娇哼了一声说道:「身

    体没有不舒服,但是心里却是不舒服的很。」

    「是因为想我想的吗?」叶飞笑问道。

    「才不是,如果因为想你不舒服,那我就没有舒服的时候了!」明月心向来

    敢爱敢恨,因此也不怕在爱郎面前承认对他时时刻刻的思念,然后话题一转:

    「还不都是我爸爸,非得让我跟他那个讨厌的徒相处。」

    叶飞这才知道,敢情那个小张今天竟然是来相亲的,不过他明白明月心对自

    己的感情,所以也并不生气,仍是笑问道:「所以你就装不舒服躲到房间里来了?」

    「那当然,而且我还换上了警服,如果到吃饭的时候那家伙还不走,我就说

    有紧急任务,躲到外面去!」明月心有些小得意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叶飞点了点头,然后故作生气的说道:「那老头也太可恶

    了,竟然把我的好姐姐给逼成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他!」

    「不许你这么说我爸爸,更不许你欺负他!」明月心娇嗔着打了叶飞一下,

    虽然对于父亲的安排有些不满,但她却是一个很孝顺的女孩,自然不希望心爱的

    男人和父亲之间产生什么矛盾,不过她似乎是忘了,这个小男人不但占有了自己,

    更是把妈妈一起收到了他的身边,给自己的父亲带了好大一顶绿帽子,这已经是

    对一个男人最大的欺负了。

    叶飞淫笑道:「不欺负他的话,那就只能欺负你了,正所谓父债女偿嘛!」

    「那你想怎么欺负姐姐呀?」明月心媚眼如丝的看着叶飞,一幅很期待他欺

    负的样子。

    「你自己看着办好了。」叶飞说着,飞快的将自己裤子上的拉链拉开,然后

    指着早已饥渴难耐,杀气腾腾的跳出来的大鸡巴,淫笑着问道:「好姐姐,除了

    想我,你也很想它了吧?」

    「谁会想你这个坏东西!」明月心不屑得哼了一声,小手却不由自的伸过

    去,一把将那根又大又硬的鸡巴攥住,并轻轻套弄起来,自上次春风一度之后,

    她除了深爱着这个小男人之外,也疯狂的迷恋上了是根带给她无尽欢乐的大鸡巴,

    甚至为了让自己对他更有吸引力,她还偷偷的做了不少不能与外人道的练习。

    虽然那一次已经帮干姐姐开苞并将她肏得欲仙欲死,但像这样帮他撸鸡巴却

    还是第一次,也许是因为经常练习枪法的缘故,明月心的小手不像其他女人那样

    柔软,而是有一层略硬的皮肤,不过又不像张姨那样粗糙,反而很是光滑。

    第八八十七章 能干的姐姐

    总之,这是一种叶飞从来也没有体验过的触感,让他不禁十分的快活。

    不过,早已被众多女人那各式各样的小骚屄养刁了胃口的叶飞哪里可能只满

    足于此,于是一边盯着明月心那张和众女相比略少了一分柔和线条,却多了几分

    英气,且同样不失性感的小嘴,一边说道:「姐姐,只是这样可不行哦。」

    迎着叶飞的目光,明月心哪里还能不明白他想怎么样,故作无奈的说了一句

    :「怕了你了!」然后站起身来,似乎是怕把警服弄皱了,准备先把上衣的外套

    脱下来。

    叶飞却是心中一动,阻止道:「姐姐,不要脱,我要你穿着警服帮我弄!」

    明月心俏脸顿时比刚才更红了一些,经常接触各类案件的她自然明白什么叫

    做「制服诱惑」,特别是自己这种笔挺的服装再配上级别绝对已经不算低的一级

    警督的肩章,更是对有着这种嗜好的男人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只是没想到叶飞竟

    然也有这种有些变态的爱好。

    「坏蛋!」明月心没好气的白了叶飞一眼,不过仍是十分听话的没有再去脱

    上衣,走到坐在床沿上的叶飞身前,慢慢的跪了下去,双手棒住他那近二十公分

    长的大鸡巴,先是用自己娇美而又带着英气的脸蛋轻轻在鸡巴上跳蹭了蹭,然后

    张开小嘴,对着龟头含了上去。

    叶飞的鸡巴太过粗大,明月心把嘴张到最大,也只能含下一颗龟头,在含住

    之后,她并没有立马吮吸,而是用柔软的舌头绕着龟头打起了转,待舔过每一处

    后,又用舌尖顶住龟头顶端的马眼,轻轻向里钻了钻,然后又舔了几圈,这才微

    微用力吸住,轻轻摆动头部,让叶飞的大鸡巴在她的小嘴里做着小幅度的抽插。

    明月心这一系列的口交动作,虽然还远无法和叶飞最爱的妈妈相比,但也绝

    对算的上熟练了,直把他爽得不住吸气。

    而且胯下的美人身上身穿警服的诱惑力也比不上一身将装的小姨,但是她年

    纪轻轻就已经是南分局的副局长,绝对算得上是望海警界最耀眼的新星,这样

    一个前途远大的绝色美人臣服在自己胯下,温顺的舔着自己的鸡巴,在心里上也

    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这样含了足足有一分多钟,明月心才吐出被自己的口水完全弄湿的大龟头,

    一边重新用脸蛋在鸡巴上摩擦着,一边邀功似的问道:「舒服吗?」

    「舒服!」叶飞用力得点着头,随即又好奇的问道:「好姐姐,你怎么突然

    这么会弄了?」

    明月心嘻嘻笑道:「你这么长时间不来找姐姐,姐姐自然难受了,所以找了

    好几个男人,这都是在他们身上练成的。」

    「是吗?那你还不把他们都叫来,跟我一起比比,谁的鸡巴更大。」叶飞哈

    哈笑道,他才不会相信明月心的鬼话,这是对自己,也是对她有着绝对的信心。

    「鸡巴大有什么用,我宁愿要一个鸡巴小点,但可以一直陪着我的你。」明

    月心哼了一声道。

    叶飞心中一痛,伸手轻轻梳理着干姐姐柔顺的发丝,柔声说道:「好姐姐,

    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多抽出时间来陪你和干妈的。」

    「什么陪我们,我看你是想像上次一样,一起肏我们娘俩儿吧。」明月心娇

    哼了一声:「你这个大变态!」

    「那没办法,谁叫你和干妈都这么美,肏起来也都这么舒服呢。」叶飞哈哈

    大笑,然后又问道:「好姐姐,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呢。」

    这一次,明月心没有再嘴硬,幽幽的说道:「你老也不来,姐姐就想,是不

    是对你的吸引力不够大,所以就找了些教人做这些事的视频,然后又买了个假的

    练习了一下咯,怎么样,还可以吧?」

    「太可以了,姐姐,你做的很好。」叶飞用力的点着头,没想到这位干姐姐

    为了让自己舒服,竟然偷偷的练习这些东西,这份心意,倒是和妈妈都差不多了,

    这让叶飞既感动又兴奋。

    「好就是说,我没有白忙活了。」明月心喃喃片语了一句,然后抬起头来,

    有些得意的眨着大眼睛邀功道:「姐姐我是不是很能干?」

    叶飞还是第一次看到明月心这位大姐姐这种孩子气的表现,心中有些好笑,

    不过却又故作正经的说道:「这个得问你自己啊。」

    「问我自己?」明月心疑惑的重复了一句,然后很是自信的说道:「我觉得

    自己很能干!」

    「既然是这样,姐姐你还不快点起来让我干!」叶飞淫笑道:「虽然你的小

    嘴弄的我也很舒服,但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插进的小骚屄里。」

    明月心这才明白这小坏蛋说的「能干」是什么意思,忙摇头拒绝道:「现在

    不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叫咱们去吃饭呢,还是姐姐先这样帮你舒服一下,等到

    吃完饭再给你吧。」

    其实明月心自己甚至比叶飞还要渴望,饥渴许久的她只是和叶飞拥抱了一会,

    又弄了会他的鸡巴,都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刺激,下面就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

    所以她又何尝不希望能让心爱的小男人把他的大鸡巴插进自己骚痒难耐的屄里狠

    狠的肏干一番,但是正如她所说,外面随时都有可能叫他们,那样的话,只干到

    一半,反而更难受,倒不如现在先忍着,到时候一口气让他肏个痛快。

    事实证明,明月心的担心一点也不多余,就在她刚刚重新把叶飞的鸡巴含进

    小嘴,还没吮吸几下,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明教授的声音:「小满,小心,你们怎

    么还不出来?小张都要走了。」

    明月心吓了一跳,忙恋恋不舍的吐出让她痴迷不已的大鸡巴,对着外面脆声

    说道:「知道了,就来!」

    第八八十八章 能干的妈妈

    「真扫兴!」答完了外面之后,明月心又小声嘀咕了一句,低头在叶飞的

    龟头上亲了一下,然后才站了起来,开始脱起身上的警服-既然那个讨厌的家

    伙都要走了,她自然不用再做这种准备。

    叶飞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挺着鸡巴,面带微笑的

    看着干姐姐。

    明月心也不避讳叶飞,很快就把上衣脱得只剩下一条胸罩,然后又去脱下身

    的衣服。

    看着干姐姐胸前那对被胸罩紧紧包裹,虽然还比不上妈妈她们这些熟透了的

    艳妇,但在同龄人中绝对算得上巨大的奶子,叶飞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被她弄得

    本就坚硬如铁的大鸡巴更是坚挺了几分,不过想想现在明教授还在外面等着,也

    只能忍住扑上去的冲动了。

    由于是在家里,明月心穿的很薄,下身只有一条警服长裤,脱下裤子后,就

    只剩下那条白色的小内裤了。

    「小坏蛋,害的人家连内裤也得换了。」明月心三分娇嗔七分诱惑的白了叶

    飞一眼,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叶飞,将那条裆部已经彻底湿透的小内裤慢慢的脱

    了下去,同时还不住得扭动着屁股。

    看着干姐姐一双修长笔直的美腿在自己眼前乱晃,再加上她那又圆又翘的大

    屁股,叶飞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特别是在她抬腿把内裤从脚上取下来的时候,

    叶飞的目光更是可以穿过深深的臀沟看到她已经水流不息的小骚屄。

    是可忍熟不可忍,熟可忍叶飞的鸡巴也再也不可忍了,当下低吼了一声,猛

    得站起身来,扑到正弯着腰撅着屁股的明月心背后,双手搂住她的细腰,也不用

    刻意瞄准,胯下向前一挺,饥渴半天的大鸡巴借着淫水的润滑,「滋」的一声捅

    进干姐姐屄里大半根。

    「啊」明月心顿时发出一声带着无边爽意的惊呼,随即求饶道:「好

    ,不要这样,爸爸还在外面等着呢。」

    「姐姐,我的亲姐姐,你的屄夹的我好爽,就让我肏几下过过瘾吧。」叶飞

    嘴里哀求着,动作却是不慢,不但双手攀上了明月心胸前,隔着胸罩用力得揉捏

    着她的奶子,下面更是飞快得挺动起来,一下重似一下的肏干起了她同样饥渴无

    比的小骚屄。

    「不要了,姐姐还要穿衣服呢。」明月心嘴里抗议着,屁股却不自觉的向后

    耸动起来,迎着叶飞的抽插,这样被他的大鸡巴肏干,实在是太舒服了,直让

    她恨不得不顾一切,让他肏个痛快。

    叶飞笑道:「那姐姐你先穿上衣,屄就留给我再肏一会。」说着,松开了干

    姐姐的奶子,双手重新搂住她的纤腰,一边不断的肏着她,一边慢慢的转身并向

    前走。

    就这样挨几下肏走一步,明月心很快来到床边,弯下腰去,一手撑着床面,

    一手从床头上取过了一件宽松的月白色线衣,而屁股却向后顶得越来越重,这个

    时候叶飞甚至都不需要再动,只是让干姐姐用她的小骚屄套弄自己的鸡巴就已经

    很爽了。

    一件平时只需要几秒钟就能穿上的线衣,明月心足足用了一分多钟才穿好,

    而这个时候,屄虽然被肏得越来越爽,但距离高潮却还差得远,知道不能再拖下

    去的她忽然娇笑了一声,身子向前一扑,整个趴在了床上。

    完全没想到干姐姐会这么做的叶飞一时没有跟上她的节奏,被她轻易的逃了

    出去,大鸡巴也猛得从她的屄里脱出,带着飞溅的淫水在空气中张牙舞爪。

    这一次,明月心不敢再挑逗叶飞了,用最快的速度找出一条干净的内裤穿上,

    又匆匆套上一条长裤,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在看到一脸苦相的叶飞和他那无辜

    的挺在那里的大鸡巴后,心里又不忍起来,干脆重新中跪在他的身前,在他的鸡

    巴上舔弄起来。

    直到把叶飞鸡巴上那本属于自己的淫水全部弄干净后,明月心才停下来,然

    后又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那根精神无比的大鸡巴塞叶飞的裤子,却不料,这小子

    根本没穿内裤,鸡巴是塞进裤子里了,但裤子却被顶出好大一个帐蓬。

    无奈的横了叶飞一眼,明月心说道:「算了,你还是等会再出去吧。」

    叶飞却是无所谓的一笑,暗运玄功,鸡巴瞬间软了下去。

    明月心不由十分惊讶,心说难怪这小坏蛋敢不穿内裤就乱跑呢,感情是不用

    怕出丑啊。

    看到干姐姐惊奇的样子,叶飞得意的笑道:「很神奇对吧?还有更神奇的呢,

    头让你见识一下。」

    「我才不要!」明月心口是心非的娇嗔了一句,再打量了一下自己和叶飞,

    见没什么问题了,这才开门和他一起走了出去。

    二人来到客厅,发现这里只有明教授一个人,叶飞不由问道:「伯父,你那

    个学生呢?」

    「他说有事,匆匆走了。」明教授有些无奈的说道,叶飞和那个小张都是他

    很喜欢的年轻人,他本来还希望这二人能成朋友呢,没想到二人一见面就不对付,

    现在更是连相处的时间都没有了。

    明月心忍不住笑道:「爸,你是不是告诉他小满的真名了?」

    「是啊,难道他是因为这个才走的?」明教授一头雾水的问道,做为一个两

    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搞研究的书呆子,已经和叶飞很熟悉的他竟然还不了解

    「叶飞」这两个字在望海代表了什么,说来也够奇葩的了。

    虽然搞不明白,但明教授也没去深想,随即便笑道:「虽然小张走了,但小

    满来我更高兴,你们等着,我去厨房做个拿手菜,顺便告诉你妈,她现在还不知

    道小满来呢。」说完也不待二人答应,快步走进了厨房。

    目送明教授进了厨房并关上了门,叶飞一把搂住明月心,笑道:「好姐姐,

    咱们继续啊。」

    「你去和咱妈继续吧,她可是比我还能干的哦。」明月心忽然笑着说道。

    第八八十九章 母女都能干

    顺着明月心的目光看去,叶飞只见厨房的门再一次打开,一位成熟而美艳的

    女人从里面匆匆走了出来,并随手又把门关好了。

    出来的女人自然就是叶飞先干了又认成妈的干妈苏玉娴了,现在的她,和当

    初比起来,成熟的风韵丝毫没变,但容貌却比当初年轻了许多,看上去就像一个

    二十多岁的少妇。

    虽然明知道干妈的改变都是自己的功劳,但叶飞一时间还是不禁有些看呆了,

    说起来,他身边的女人变化最大的还是他最爱的妈妈柳亦茹,简直是从人间极品

    变成了天仙也无法比拟的梦幻美人,但是由于叶飞一直陪在妈妈身边,对她的变

    化反而没怎么注意到,而干妈就不同了,好久没见,叶飞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上

    次见面的时候,此时猛一见到几乎是年轻了二十岁,而且比以往更美的干妈,被

    惊艳到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此时苏玉娴的一双美目也完全停留在叶飞的身上,由于厨房的隔音极好,所

    以她根本不知道叶飞来的事情,直到明教授进去告诉了她。

    突然而来的幸福间苏玉娴都有些不真实的感觉了,万般激动之下,她甚至连

    掩饰自己的感情都顾不上,就这么急匆匆的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叶飞毕竟见惯了妈妈那不似人间所能拥有的绝色,因此虽然被干妈惊艳了一

    下,但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立马迎了上去,张开双臂,一把将干妈丰满而性感

    的娇躯搂进怀里,深情的说道:「妈,我好想你!」

    激动万分的苏玉娴小嘴微张,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便被叶飞的大嘴一下堵

    住了,那久违的亲吻让她瞬间彻底迷失,双臂紧紧搂住叶飞的脖子,忘情的和他

    吻了起来。

    旁边的明月心看着这一幕,美丽的脸蛋上不禁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其实说起来,明月心对明教授可是很孝顺的,而叶飞又是他深爱着的男人,

    按说无论是母亲背着父亲偷男人,还是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亲热,都应该是让

    明月心愤怒甚至伤心绝望的事情,但是此时,看着亲生妈妈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在

    那里拥吻,她非但没有半点吃醋,反而觉得很开心,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却是她

    根本想不通也没有想过的。

    叶飞和干妈这一吻上,就没完没了,一直过一两分多钟,二人还是没有分开

    的意思。

    明月心背着手走到母亲和男人身边,笑喃喃的说道:「别说我没提醒你们啊,

    你们也知道老爸的拿手菜是什么,要是你们想让他抓个正着的话,那就继续下去

    吧。」

    「唔」听到女儿的声音,苏玉娴才从无比的激动中反应过来,不由呻吟

    了一声,一把将叶飞推开,然后就俏脸通红的低下头去。

    虽然这并不是第一次当着女儿的面和叶飞亲热,上次甚至还和他玩过母女双

    飞,但苏玉娴的性格可远不像女儿那么大胆,因此反应过来之后不禁十分的羞涩。

    叶飞和干妈才刚刚分开,干妈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失,明教授就从厨房里出

    来了,手里端着一盘凉拌黄瓜-没错,这正是他的拿手菜,也是唯一会做的菜,

    难怪明月心会这么早提醒了,不然她也乐得让妈妈和叶飞多吻一会,因为妈妈有

    多想叶飞,她自己也是亲自体会过的。

    明教授出来后,便招呼着叶飞在餐桌前相对坐了下来,而母女二人则又跑进

    了厨房,将苏玉娴之前做出的菜一一端了出来。

    菜上齐之后,苏玉娴在明教授身边坐下,和叶飞对面,此时她自然想和叶飞

    紧紧挨着,但是在这个家里,她毕竟是明教授的老婆,叶飞的长辈,而明月心就

    没那么从顾忌了,在叶飞的左边紧紧靠着他坐了下来。

    「小满,你难得来一次,今天咱爷俩得好好的喝几杯!」明教授显然兴致很

    高,竟然动提出了要跟叶飞喝酒。

    这个提议可以说是正中叶飞下怀,自然是欣然同意,在明月心自觉得跑到旁

    边的酒柜取出一瓶白酒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后,用右手端起酒杯跟吸教授碰了一

    下,一饮而尽,左手却是悄悄摸到了身边美丽的干姐姐身上。

    由于是在家里,而且唯一的外人也走了,所以刚才明月心换上的是一条松紧

    带式的棉布居家长裤,很是宽松,叶飞的大手在她纤细的柳腰上轻轻抚摸了几下

    之后,就一下钻进了干姐姐的裤子里,并且直奔题,直接来到她的双腿之间。

    之前在房间里被叶飞的大鸡巴捅了几十下,非但没能消除明月心积攒许久的

    欲火,反而让她更加的渴望起来,因此几乎是在叶飞的大手摸上去的同时,她的

    屄就湿了起来。

    叶飞一边跟明教授谈笑风生,推杯换盏,一边用手指在干姐姐水嫩的屄缝里

    上下抠划,过了一会之后,更是并起食中二指,一下捅进了姐姐诱惑的小骚屄里,

    并一弯一弯的抽插起来。

    可怜的明月心只能强忍着被抠屄的快感,还得不动声色的帮父亲和这个小坏

    蛋倒酒。

    当然,叶飞也不会冷落了自己性感美艳的干妈,每当明教授目光投向别处的

    时候,他便会给干妈一个深情的眼神,直弄得苏玉娴又羞又喜,心如鹿撞,简直

    就像一个初次坠入爱河的少女一般。

    明教授的酒量不大,只是几杯下肚,就有些高了,十分兴奋的再次举杯道:

    「小满,说起来伯父很应该谢谢你,你可真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啊,不但给了伯

    父这么好的项目,小心现在在她们单位话语权也越来越重,这完全都是你的功劳

    啊,还有,最重要的还是你干妈,以前委屈她了,老是让她呆在家里,现在给帮

    了找了这份工作后,你看她,简直像年轻了十几岁一样,这人啊,果然还是有事

    做才能更年轻啊。」

    第八九十章 母女都能干2

    明教授的一席话,让明月心和叶飞忍不住心中暗笑,而苏玉娴本人却是俏脸

    通红,因为他们都明白,苏玉娴之所以会一下变得这么年轻,根本不是什么有事

    情做的原故,而是叶飞用他的大鸡巴硬生生插出来的。

    叶飞和明教授碰了一下,把酒喝了,然后笑道:「伯父说的是哪里话,咱们

    可是一家人,什么谢不谢的,再说了,干妈可是早就亲自射(泄)过了,还给我

    谢(泄)了不少呢。」

    说着,叶飞用手指在明月心的屄里狠狠的捅了两下,然后竟然伸出一条腿,

    把脚挤进干妈的双腿之间,用脚尖在她那处幽谷之上轻轻的点了一下。

    「啊」妙处被偷袭,那突如其来的快感让苏玉娴不由惊呼了一声。

    「你怎么了?」明教授转过头,看着自己越来越年轻的老婆,关心的问道,

    心里对她感觉很是亏欠,老婆这么年轻,肯定还有需要,可是自己却不行了,所

    以非但不能满足她,反而比平时还要躲得她更远,以免挑起了兴致,让二人都难

    受。

    「没没什么。」苏玉娴这时候都快羞死了,脑中急转,终于给她想出了

    一个理由:「对了,我忽然想起来,厨房里还炖着汤呢,我去看看好了没有。」

    说完,苏玉娴立马站起身来,脚步有些不自然的跑进了厨房,她可是怕叶飞

    再不知死活的挑逗自己,就只是刚刚这一下,自己下面竟然就已经湿了,万一他

    再弄下去,真怕自己会失态,到时被明教授看出什么来,那就完了。

    目送干妈性感的身影消失在厨房里,叶飞的眼珠转了转,大手慢慢撤出干姐

    姐被他弄得淫水泛滥的小骚屄,然后站起身来说道:「伯父,我肚子有些不舒服,

    却下洗手间啊。」

    「去吧,来咱们接着喝。」明教授夹了一口菜,含呼不清的说道。

    明月心则是忍不住白了叶飞一眼,妈妈刚去厨房,这家伙也跟着离开,她哪

    里还能不知道这小坏蛋要去干什么。

    明家的格局叶飞早已弄得十分清楚了,洗手间和厨房间只隔着一道墙,窗户

    几乎都是挨着的,虽然窗户上都装了防盗,但是这哪里能难得住他。

    运起易型术,叶飞的身子瞬间变得像一片纸一样薄,然后飞快得从窗户的缝

    隙中钻了出去,随即又从厨房的窗户中钻了进去,恢复成了本来的样子。

    此时苏玉娴正静静站在灶台前,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明珠美玉一般的

    俏脸上带着一抹无比娇艳的红晕。

    看着如此娇美又性感的干妈,叶飞再也忍不住,几步走到她身后,一把将她

    丰满的娇躯搂进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干妈,我想死你了!」

    苏玉娴仿佛早已料到叶飞会跟来一般,被他这么突然袭击也没有一丝的惊慌,

    反而娇躯一软,舒服的靠在他的怀里。

    也许是因为现在就他们两个人,苏玉娴的胆子大了许多,也跟着叶飞说道:

    「好儿子,干妈也好想你。」

    「想我什么,或者说想跟我干什么?」叶飞淫笑着问道,双手慢慢伸到干妈

    的胸前,隔着衣服在她那对比干姐姐还要大上不少的奶子上抚摸着。

    「哦」苏玉娴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然后很是认真的说道:「想见你,想

    像现在这样被你搂着,更想像刚才那样跟你接吻,甚至想想跟你肏屄」

    「咦,你真是我干妈吗?竟然连想跟儿子肏屄这样的话都说的出来。」叶飞

    戏笑道:「我的干妈不可能这么淫荡。」

    苏玉娴俏脸顿时变得通红,不过还是说道:「干妈就不能变得淫荡吗?反正

    干妈就是想跟你肏屄!」

    其实要是放在平时,这种话苏玉娴是万万也说不出口的,但是刚才被叶飞挑

    逗了一下,现在又被他抱着摸奶子,欲火早已高涨无比,所以胆子也比平时大了

    许多。

    想想也对,现在距离他们上次见面可是很久了,就连明月心都饥渴成了这样,

    更何况是正处在虎狼之年,需求比女儿大好几倍的苏玉娴。

    「坏了,我的好干妈变成荡妇了,这下我可不放心了,不行,我得检查检查,

    看看只属于我的东西是不是被别人碰过。」叶飞「大惊失色」的说道,然后不待

    干妈反应过来,便暂时放开了她,双手抓住她的裤子,连同里面的内裤一起猛的

    向下一拉,将它们一起退到干妈的腿弯处,顿时,干妈那一双如象牙雕铸的完美

    大腿和诱人无比的浑圆肥臀便一丝不挂的展现在他的眼前。

    对于干儿子的动作,苏玉娴非但没有反对,反而微微弯下腰去,使得自己臀

    腿间的曲线看起来更加的性感诱人,正如叶飞对她们绝对信任一样,她对叶飞也

    有着绝对的信心,知道他肯定不会真的怀疑自己,这样做,无非是想找个借口尽

    快看到自己的身体而已,既然他想这样,那她这个做干妈的自然是十分的配。

    「好美啊!」双目紧紧的盯着干妈肥美无比的大屁股,叶飞由衷的赞道,虽

    然干妈的年龄已经不小,但是臀肉却并无半点松驰的迹象,反而像少女一般娇挺,

    而且还有着少女所没有的丰满,皮肤也没有半点的瑕疵,是那么的雪白晶莹,简

    直就如同一个白玉雕琢而成的大桃子,其诱人指数直逼被叶飞誉为「全家第一美

    臀」市长姨妈柳风仪。

    蹲下身去,叶飞先是激动无比的在干妈的两瓣大屁股上狠狠的亲吻了几十下,

    这才用双手按住那两片肥美之极的臀瓣,轻轻向两边分开。

    随着深深的臀沟越分越大,干妈身上最美妙的地方渐渐出现在叶飞的眼前,

    在一片乌黑的屄毛的包裹中,干妈那如同少女一般娇嫩粉红的小骚屄正轻轻的蠕

    动着,上面已经被微微打湿,在厨房的灯光照耀下,闪着一抹淫靡而又美丽的光

    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