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野蛮人】(狂帝百美缘)(871-880)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八七十一章 师娘的威严

    叶飞不由一愣,奇怪得看向师娘。

    祝玉妍笑了笑道:「现在大家还都没有什么危险,不用急着去帮她们,以往

    大家基本都是在自行修练,最多是跟自己人练习,实战经验几乎没有,正好趁这

    个机会让他们增加一些真正的对敌经验。」

    叶飞沉吟了一下,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不过仍是听众了师娘的听,她说的一

    点也没有错,有些时候,实战经验才是决定一场战斗的最大关键,除非有着足以

    碾压敌人的绝对实力,而且相比自己的一无所知,师娘对天魔教的了解却是非常

    的深刻,她既然都这么说了,相信其他几位师娘还有师姐她们必定有着保命的绝

    技,就算遇到什么危险也不至于丢了性命。

    不过,虽然同意了师娘的提议,但是叶飞还是不忍心放任不管,毕竟师姐和

    沈师娘,还有另外两位没见过面的师娘可都是他内定的女人,别说是让她们送命,

    就是擦破一点皮,叶飞也是会心疼的啊。

    于是叶飞一边很听师娘话的按兵不动,一边却悄悄张开了自己的领域,随着

    他的实力越来越强,现在的领域范围已经可以扩张到方圆几千米,足以将下面的

    战场整个包裹在内了,如此一来,无论哪里出了问题,他都可以在零点零一秒内

    赶到。

    张开了领域之后,叶飞便仔细得观察起下面的战场来,第一时间关注的,自

    然就是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英姿飒爽的师姐和妩媚诱人的沈师娘,只见她们此

    时正处在战场的最中心位置,和另外两个没见过的女子联手应付着十来个强敌。

    当看到那两个没见过的女子时,饶是见过妈妈和白莹诗那等几乎不应该存在

    于世间的绝色的叶飞,也不由的有些眼直了。

    那是两个身材修长,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年龄的女人,其相貌身材丝毫不输

    于跟她们并肩作战的沈慧雅,最重要的是,除了一人着白衣,一人穿黑衣之外,

    这两个女子无论衣服的款式还是头上的发型,都完全一模一样,甚至就连容貌和

    体形也丝毫没有差别-这,竟然是对对美丽而成熟的双胞胎!而且很有可能就

    是叶飞的另外两位师娘。

    这一刻,叶飞对自己的那位便宜师父越发的感激起来,在这个世上,想找到

    一对到了四十来岁还完全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实在是太难了,而且这对双胞胎还

    有着万中无一的美貌,那更是难上加难,恐怕世间也只有这么一对了,而师父竟

    然找到并把她们娶到了手,然后更是连碰都没碰过就去追求白莹诗了,到最后却

    是便宜了自己。

    叶飞虽然已经有了谷家那更难得的三胞胎姐妹,但她们毕竟年龄还小,让叶

    飞对她们的感觉更多的是疼爱,肉体方面就差些了。

    而下面这对双胞胎师娘却是完全不同,那成熟的气质、性感的身材、绝美的

    相貌还有如复制一般的相同,都让叶飞食指大动,心里忍不住狂吼:两位师娘快

    来吧,我的大斧已经饥渴难耐了!!!

    强忍着心头的激动,叶飞转头问同样在关注着战场的祝玉妍道:「师娘,下

    面和沈师娘还有师姐一起的,就是我另外两位师娘吗?」

    「不错,她们是一对双胞胎姐妹,白衣服的是姐姐花无影,黑衣服的是妹妹

    花弄月,和慧雅是同时入门的。」祝玉妍点了点头,给叶飞介绍道。

    果然是双胞胎!叶飞不由激动得握了下拳头,心里暗想,不知道这两位师娘

    会不会像自己和小妹一样,可以心灵互通,甚至能感应到对方的感觉,如果是的

    话,嘿嘿

    看到叶飞那兴奋的样子,祝玉妍有些好笑的问道:「怎么,第一次见面就对

    你这两位师娘心怀不规了?」

    「那当然,四位师娘都是人间极品,恐怕世上还没有哪个男人能抗拒你们的

    魅力。」面对着和自己已经三度激情,并把一腔爱意完全从便宜师父那里转移到

    自己身上的祝玉妍,叶飞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毕竟她也有这个意思。

    不料,听到叶飞的话后,祝玉妍的俏脸却是一沉,声音一下复到了平日面

    对别人时的冷清,淡淡的说道:「叶飞,我想有些事情你弄错了。」

    「怎么了?」叶飞不由一愣,除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师娘跟他说话就再也

    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了。

    祝玉妍轻叹了一声,问道:「你是不是以为,我那三位姐妹这次一起来,就

    是向你投怀送抱的?」

    「这」叶飞不禁语塞,在他的心里,还真是这么下意识的认为的,觉得

    她们既然已经修练了玄阴诀,那就注定是自己的女人,因此见面后根本不需要多

    说什么,大家一起双修就是了。

    见叶飞无言以对,祝玉妍不由又是轻轻一叹,然后正色说道:「我这三位姐

    妹,虽然身在天魔教,但却都是冰清玉洁的女子,从未和任何男人亲近过,哪怕

    是你师父,所以,你要是认为她们和我一样随便,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从未这样认为过!」叶飞忙摇头道:「而且师娘你也不是随便的女人,

    我们第一次的时候,根本就是因为心法的相互吸引,而后更是真心相爱,所以师

    娘你千万不要妄自菲薄!」

    听到心爱的小男人这么为自己辩护,祝玉妍心里顿时感觉无比的幸福,但面

    上却一点也没有显露出来,仍是冷冷的说道:「所以,你就想在和她们见面后,

    直接用心法的相互吸引把她们弄上床是不是?」

    「我」叶飞再次语塞,心中也跟着一震,这段时间,随着自身的实力越

    来越强,叶飞似乎越来越不在意别人的想法了,而且占有欲也膨胀到了极点,只

    要他认为是应该的,就根本不会在意别人的感受,想想之前,准岳母乔雅的事情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只是觉得只有自己才能给乔雅幸福,所以就当着人家丈

    夫的面上了人家。

    第八七十二章 萝卜加大棒

    原本叶飞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而唯一能给他当头棒喝的妈妈也因为这段

    时间大都在呆在家里而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此时被师娘这么一说,叶飞立马意识

    到了自己的不对劲儿,顿时惊出了一头冷汗,好在现在这个趋势才刚刚开始,不

    然以后还不知道自己会做出多少让自己后悔莫及的事情来呢。

    就拿乔雅来说吧,当时自己觉得那样做万无一失,现在想想,却还有许多没

    考虑进去的因素,好在乔雅最终还是按着他所想的路线发展了,不然的话,万一

    一个想不开,那叶飞这一辈子恐怕都要活在内疚中了。

    想到这里,叶飞不禁对师娘充满了感激,自己的女人都太宠着自己了,包括

    唯一能给自己指引路线的妈妈也是,而且她也不可能时时了解自己所有的事,现

    在多了一个师娘帮自己把关,绝对是最幸运的事。

    祝玉妍身为天魔教教,执掌这个大教近二十年,在大局观和远见方面,甚

    至比妈妈还要优秀,而且阅历也更加丰富,以后若上让她和妈妈两个联手在关键

    时刻给自己提醒,那自己做起事来就更能够放开手脚了。

    祝玉妍一直在观察着叶飞的反应,见他听到自己的话后先是有些茫然,然后

    恢复了清明,最终却对自己露出了感激的神色,知道他是想通了,心跳不由大大

    的松了口气。

    虽然和叶飞刚刚认识几个月,而且相识后也是聚少离多,根本没什么机会相

    处,但不知怎的,这个小男人在她心里的分量却早已重得不能再重,不但远远超

    过了害她思念了近二十年的丈夫,甚至比多年相依为命的三个姐妹还有女儿都要

    重了。

    所以,祝玉妍刚才只是提醒一下叶飞,就算叶飞听不进去,仍要一意孤行,

    她仍然会坚定的支持叶飞,只是这样一来,日后她恐怕就要费些唇舌了。

    对于三个姐妹,祝玉妍是再了解不过了,她们都是那种很保守的女人,就连

    外表看上去显得妩媚而大胆的沈慧雅也不例外,所以叶飞要是用功法的相互吸引

    把她们弄上了床,虽然她们也有极大的可能性和自己一样从此爱上这个小男人,

    但心里却总是难免会有些疙瘩,远不如先有了感情再水到渠成那么完美。

    叶飞深情得看着师娘美丽的双眸,极为认真的说道:「师娘,你放心吧,我

    向你保证,在那三位师娘真正的爱上我之前,我绝对不会碰她们,更不用心法来

    吸引她们!」

    叶飞这么一亲口保证,正是让祝玉妍心神大定,在彻底松了一口气的同时,

    那股以外人面前的冷清气质瞬间改变,不过却并没有变成叶飞已经习惯了的风骚

    妩媚,而是充满了温柔与包容,而这种感觉,却又是叶飞经常从妈妈身上感受到

    的。

    变得充满了母性光辉,就像一个极为慈祥的母亲的祝玉妍轻轻搂住叶飞,温

    柔的笑道:「真是好孩子,这么听师娘的话,师娘要好好的奖励你一下。」说完,

    突然做出了一个让叶飞都十分意外的动作。

    只见,这位美艳而性感的师娘,在哄孩子一般夸奖了叶飞几句后,忽然在他

    面前蹲了下去,娇美的面庞正对着叶飞的胯下,一双小手按在他的胯间,十分灵

    巧得一手拉开他裤子的拉链,另一只手则是往时而一掏,登时将叶飞那根软绵绵

    的大鸡巴掏了出来。

    这一刻,祝玉妍又变成了那个妩媚而风骚的师娘,一边抬起头,自下而上娇

    媚得看着叶飞,一边握着他的鸡巴,轻轻套弄了几下,然后将包皮撸开,张开小

    嘴,一口把鸡巴前端裸露出来的龟头含了进去,仿佛品尝什么美味一般轻轻吸吮

    起来。

    「师娘」叶飞低头看着美貌的师娘像个性奴一般用这样屈辱的姿势给自

    己口交,心中不由既感动又有些好笑,他知道,师娘刚才说教了自己,现在这么

    做,一来是安慰自己,二来也是为了讨好。

    这种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的作法,叶飞也是十分的熟悉,想想以前,妈妈就

    是这样,每次教训完自己后,就立马好好的哄自己一番,特别是她成了自己的女

    人后,那安慰的手法就更令人兴奋了,每次都是用她的小骚屄紧紧夹住自己的鸡

    巴,将自己根本就近乎于没有的不满情绪彻底吸出去,所以对于师娘这些小计谋,

    叶飞非但不会反感,反而更加的爱她了。

    上次见面的时候,叶飞就发现妈妈和师娘颇为投缘,现在看来,她们竟然连

    思维方式都差不多,日后只要多相处一下,相信她们定然可以成为最亲密的好朋

    友的。

    在师娘那柔软的小嘴吮吸下,叶飞的鸡巴很快便硬了起来,不过在勃起的过

    程中,叶飞却是暗暗控制了一下,让鸡巴比自然状态小了一些,不然那比鸡蛋还

    要大的龟头一旦彻底勃起,就算不把师娘的小嘴撑破,也会撑得她很难受的。

    原本祝玉妍也在担心这一点,徒儿的鸡巴有多大,她早已用小手和骚屄测量

    过好几次了,所以很担心自己的嘴巴会装不下,而现在却感觉,自己的嘴巴虽然

    已经被叶飞的大鸡巴彻底塞满,但总算还勉强能含住,立马开心不已,忙开始摆

    动螓首,用小嘴缓缓套弄着徒儿的龟头,同时双手也没有闲着,一起握住鸡巴上

    自己含不住的部分,轻轻撸动着。

    一开始,祝玉妍的动作还有些生疏,不过她可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人,无论

    是在习武还是在口交上,都学习的极快,片刻之后,便熟练了起来。

    相比之下,自然还是让这根大鸡巴插进屄里更加舒服,但是经过刚才的那场

    大战,祝玉妍的小骚屄到现在还有些麻,根本无法承受大鸡巴的进入,而且,这

    样帮心爱的小男人口交虽然没有跟他肏屄那么痛快,但这样含着这根让她迷恋不

    已的大鸡巴,用口舌细细的品它的强大与温柔,却又让祝玉妍心里有一种别样的

    满足。

    第八七十三章 口交与厮杀

    此时此刻,工地上的战斗仍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而战场中的上人,谁也

    不可能猜的到,他们最尊敬的教和最重视的敌人,此时正在他们上方几十米处

    卖力得帮一个比她的女儿还要小,并口口声声叫她做师娘的小男人口交。

    一边听着下面的打斗声,一边享受着师娘性感小嘴的服务,此时的叶飞心里

    无比的兴奋。

    伸出手来,叶飞轻轻抚摸着师娘柔顺的长发,眼睛却看向了战场的方向。

    天魔教一方,除了师姐与三位师娘之外,还有近五十人,而这些人中,却有

    近四十人是女性,男人只有不到十个,而且,在女人中,有白发苍苍的老人,

    却也有不少年轻貌美的,可那十来个男人,却清一色都是垂暮老者。

    这天魔教,也太阴盛阳衰了吧!叶飞心里感叹了一声,也不知道一直都是这

    样,还是在师娘执掌之后才变得这么阴盛阳衰的。

    说来有些惭愧,虽然叶飞修练了天魔教的最高武学炫阳诀,但是整个天魔教

    中,他只认识祝师娘母女和沈师娘三个人,就连另外的那对双胞胎师娘也是在祝

    师娘刚刚的介绍中才认识的,而反观天魔教此时的对手中,却有着不少的熟面孔。

    首先就是最熟悉的两个-当初被叶飞狠狠羞辱过的灭音老尼和冲动老道,

    此时的他们,正带着十来个帮手围攻叶飞的三位师娘和一位师姐,而他们这一处,

    也是整个战场的中心。

    这对道尼虽然从没被叶飞放在眼里,但那也只是叶飞的眼界太高而已,除了

    那些守护者和大乘高手之外,这二人一人是慈航静斋跳的最欢的人物,一个是武

    当派明面上的掌教,在江湖上都可以说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半年前的柳家这样的

    小家族,甚至连仰视他们的资格都没有,此时二人联手攻击,威力自然不俗。

    不过,天魔教能称雄这么多年,自然也不是浪得虚名,灭音和冲动的联手直

    接就被沈慧雅和江曼君二人联手挡住了,而且以二对二,丝毫不落下风。

    而能跟在这两个领头人身边的,自然也不是庸手,十来个人联手的威力甚至

    比道尼二人级更强,不过,这些人同样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应付他们的,正是叶

    飞才是第一次见到的那对绝色双胞胎师娘,她们两个一黑一白,娇美的身姿不断

    与十来个人交错,那优美的身姿,就如同两只蝴蝶一般翩然若舞。

    总的来说,这四位天仙般的美人,各有各的战斗风格,师姐江曼君招式大开

    大阖,宛如中流砥柱,而沈慧雅却正好和她相反,招式看似极度轻柔,但总能及

    时补住江曼君的疏漏之处,二人配得简直天衣无缝,而且和两位绝色双胞胎师

    娘一样,她们的身姿也同样优美无比,这四人就仿佛根本不是在战斗,而是在跳

    一种很美的舞蹈。

    虽然师娘师姐组并没有落败的迹象,甚至还隐隐占着上风,但整个战场的局

    势却仍是对天魔教颇为不利,因为这次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人数比天魔教多出不

    少,而且个个都是好手,他们将天魔教众人围在中间,或是三打二,或是四打三,

    占了不少的上风。

    反观天魔教众人,虽然个个实力都比对手要强,但一来因为人数少,二来正

    如祝玉妍所说,他们的对敌经验都很浅,那些年龄大的还好,就算是二打三甚至

    一对二都不在话下,可是那些年轻些的女子就不行了,个个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若不是自身实力比单个对手强出一些,而且现在双方还都没有下狠手的话,恐怕

    早已落败了。

    最后还有一点,叶飞发现,在站场的外围,还有两个人没有加入战圈,他们

    和战场中的道尼组一样,也是一道一尼,不过却又和灭音冲动二人很不一样,

    那老道虽然相貌平凡,但叶飞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个丝毫不在当初武林大会时

    持大会的那个和尚之下的大乘高手;而旁边那个尼姑,却是慈眉善目,气息平

    和之极,跟那个无比暴躁的灭音老尼截然相反。

    眼见场面没有失控的迹象,叶飞也就放下心来,一边居高临下得欣赏着师娘

    师姐们优美的「舞姿」,一边享受着祝师娘越来越熟练的服侍。

    经过这一会的实战练习,祝玉妍的口交技术突飞猛进,甚至还无师自通得掌

    握了一些深喉的技巧,只见她左手握着叶飞的鸡巴,小嘴紧紧含着他的龟头,右

    手伸到叶飞身后,按住叶飞的屁股,微微用力压向自己,如此一来,叶飞那根原

    本只是没入师娘小嘴里一个龟头的大鸡巴便慢慢的向时而插去,直到顶到师娘柔

    软的喉管才停止下来,而此时,他的鸡巴就已经没入师娘嘴里近半了。

    含到深处后,祝玉妍并没有马上让徒儿的大鸡巴撤出,就那么深深的含着,

    被鸡巴压在下面的小香舌微微颤动,刺激着叶飞的鸡巴,同时用力得吸着自己的

    小嘴,让两边的腮肉也紧紧的贴在叶飞的鸡巴上,至此,师娘的嘴巴和徒的鸡

    巴间再无一丝间隙。

    「哦」叶飞被师娘吸得呻吟了一声,只觉得鸡巴无比的舒爽,如果不是

    他耐力出奇的强大,只是此时已经被师娘吸得泄出来了。

    如此深含了一会,祝玉妍终于放松了吸力,慢慢向头向后移动,让叶飞的鸡

    巴一点点抽出,待到只剩下一颗龟头的时候,又再次向里面含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师娘弄越熟练,叶飞的鸡巴也被她吸得越来越爽、越来越

    硬,而这个时候,下面的众人也终于打出了真火。

    第八七十四章 可怕的惩罚

    原本,天魔教众人和正道杂牌军的战斗虽然很激烈,但双方却都没有拼命的

    意思,无非就是想对方服个软而已,这也是沈慧雅四女和对方没加入战场的那两

    位真正的领头人之间的默契。

    但是有句话说的好,计划永远也赶不上变化,在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打斗后,

    战场中终于出现了谁也没有预料到,但又在情理之中的变化-有人受伤并见了

    血,而这个变化的始作俑者,乃是天魔教的一个年轻女子。

    前面也说过,如果不算对方没有加入战局的那一尼一道,天魔教的整体和个

    体实力都比对方要强,她们只是输在战斗经验严重不足,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天

    魔教的那些年轻女子却在飞速的成长着。

    就在刚才那一会,有一位女子似乎是福至心灵,忽然领悟了一个以前一直

    没办法用出来的精妙招式,于是就情不自禁的用了出来,却又因为是刚刚领悟,

    还无法熟练的控制,结果一个收不住,重重一掌击在对手的胸膛上,将之打得吐

    血倒地,受了不轻的内伤。

    若只是这样,那还不至于让场面无法控制,但巧的是,被打伤的那个人的

    亲哥哥也正好在这里,见被打成重伤,那个当哥哥的不由一下红了眼,怒吼

    了一声,第一个使出了全力,而被他这么一带动,原本激烈的战斗慢慢变得惨烈

    起来。

    下面战场中的众人打出了真火,上面叶飞和师娘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

    被师娘的小嘴吮吸了十几分钟,精关终于开始松动的叶飞,不再只是被动得享受,

    猛得用双手捧住师娘的螓首,快速挺动起了腰肢,让自己的大鸡巴仿佛肏屄一般,

    在师娘柔软的小嘴里用力抽插起来。

    知道师娘可以承受的叶飞并没有丝毫的留力,每次进攻,都将鸡巴插进师娘

    嘴里大半根,直到龟头塞进她柔软的喉管才停止,然后又猛烈得抽出,只留龟头

    在师娘嘴里,随后再次强烈的插入……

    猝不及防之下,祝玉妍不由被叶飞干得直翻白眼儿,不过她非但没有制止叶

    飞,反而暗暗运起内力,让自己的小嘴和喉咙里都产生了一股不小的吸力,从而

    带给叶飞的鸡巴更大的刺激。

    「吼」如此干了上下,叶飞终于达到了极限,低吼了一声,被师娘含

    在嘴里的大龟头猛的一阵暴涨。

    可这个时候,叶飞却并没有把鸡巴插进师娘的喉咙深处尽情的发射,反而向

    后撤出,只留下半个龟头顶在师娘两片性感的柔唇中间,然后才开始强烈的喷射

    -这个大变态,已经不满足于只是让师娘吞下他的精液了,他要全部射进师娘

    嘴里,让她好好的品尝一下自己的精液的味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是否大于过刺激,叶飞这一次射得又急又多,浓而

    稠的精液一股紧接着一股,不断得喷射进师娘柔软的口腔里,直到将这张小嘴都

    快要射满了,才停止下来,然后将软下来的鸡巴慢慢的抽出师娘的小嘴。

    或许是感应到了叶飞的想法,在叶飞的鸡巴抽出去之后,祝玉妍并没有立马

    把满嘴的精液咽下去,更没有吐出来,就那么仰起俏脸,看着叶飞,然后张开性

    感的小嘴,让他看清那原本属于他的白浊液体充满自己口腔的场景,并不断得用

    红润的小香舌搅动着。

    叶飞怎么也没有料到师娘竟然会跟自己玩这一手,那淫靡之极的景致让他那

    根刚刚软下去的大鸡巴瞬间又跳了起来,从而也使得原本还想好好欣赏一下的叶

    飞忙打消了这个念头,把头转向一边。

    并不是叶飞不想欣赏师娘的淫荡,而是现在不是时候,先不说下面的战斗已

    经开始白热化,就算不是,师娘现在屄已经被自己肏麻了,小嘴估计阤好不到哪

    里去,要是惹得自己性起,那就没地方可以插了,最终难受的还是自己,所以还

    是等以后再好好的调教她吧。

    见叶飞把头转向了一旁,祝玉妍眼角露出一抹笑意,终于「咕噜」一声咽下

    了满口的精液,然后站起身来,轻轻依偎在叶飞的怀里,柔声问道:「怎么样,

    气消了吗?」

    「什么气?我没有生气啊。」听着师娘原本清脆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而且

    说话也有些含乎不清,叶飞不禁又是心疼又有些自豪,很明显,师娘之所以这样,

    是被自己的鸡巴捅得嘴也麻了,嗓子也疼了。

    「少骗人!」祝玉妍横了叶飞一眼,有些幽怨得说道:「没生气的话,你怎

    么那么用力,把人家的嘴都肏麻了,喉咙也被你的鸡巴顶得好痛!」

    「那没办法,谁让我的好师娘这么美又这么骚呢,我是情不自禁嘛。」叶飞

    哈哈一笑,随即却又正经道:「不过,我真的没有生气,而且,还很感激师娘你

    呢,要是没有你的提醒,我恐怕就要做出错误的决定了,所以,好师娘,以后你

    也帮我把关好不好?徒儿还年轻,有很多时候会做错事,到时候师娘你就提醒我,

    好不好?」

    「不好!」祝玉妍娇哼了一声:「好心没好报,提醒了你,还不是得被你肏

    得嘴疼?」

    叶飞哪里能听不出来,师娘的拒绝根本就是在跟自己撒娇而已,当下哈哈笑

    道:「你要是不及时提醒我的话,我可真的要生气了!」

    「生气会怎么样?」祝玉妍邪眼看着叶飞,那小模样,娇俏极了。

    叶飞暗吞了一口口水,故作凶恶的说道:「生气了的话,我就只肏你的嘴,

    肏疼你,但是你的屄,我一下也不肏!」

    「啊,不要啊!」祝玉妍不由一声惊呼,虽然明知道叶飞是在开玩笑,但她

    还是有些怕,和叶飞的所有女人一样,祝玉妍在深爱着他这个人的同时,也极度

    得迷恋着他的这根大鸡巴,若是以后都不能让它插进自己的体内,这滋味,只是

    想想,就会让她感觉了无生趣。

    第八七十五章 阵法的威力

    想想那种可怕的滋味,祝玉妍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讨好得看着叶飞,软

    语哀求道:「好徒儿,大不了以后师娘帮你注意着就是了,你可千万别这样惩罚

    师娘啊。」

    「放心吧,跟你开玩笑的,师娘你的屄肏起来那么舒服,我一辈子都肏不够

    呢。」叶飞笑着把师娘性感的娇躯搂进怀里,随后问道:「话说来,你就那么

    喜欢让我肏你吗?」

    「当然喜欢!」祝玉妍毫不犹豫得点头道:「师娘恨不得这一辈子永远让你

    的鸡巴塞在屄里呢。」

    叶飞又是一笑,暗自感慨师娘的大胆,在自己所有的女人中,能像她这么坦

    白的,还真没几个,于是笑骂道:「你这个骚屄,那徒儿老公干脆给你做一根和

    我的一模一样的假鸡巴,整天塞在你屄里算了!」

    「不要嘛,师娘要的是你的真鸡巴」

    师徒二人搂在一起,一边这样斗着嘴、调着情,一边关注着下面的战场。

    随着战斗的白热化,双方受伤的人越来越多,从而使得这些受伤之人的亲友

    更加拼命,渐渐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一直辅助江曼君对抗道尼组,自身却留有余力的沈慧雅第一时间发现了一

    种情况,忙说道:「道长,神尼,现在情况似乎有些脱离你我的控制了,再这样

    下去,贵我双方难免会出现伤亡,不如就此罢手如何?」

    被沈慧雅这么一提醒,中心战场里的几人也都发现了情况有些不妙,江曼君

    和绝色双胞胎花无影、花弄月也都同时收招,退到沈慧雅身边跟她并肩而立。

    而道尼方也没有追击,冲动老道眼珠转了转,把目光投向身旁的灭音老尼,

    说道:「师太怎么说,贫道听从你的安排。」

    灭音老尼虽然脾气暴躁,但并不是傻子,知道再这么拼下去,双方非得死伤

    大半不可,于是沉吟了一下说道:「只要几位施答应不插手这件事,自然没必

    要再争斗下去。」

    「不行!」灭音老尼话音刚落,两声娇喝便同时响起,出声的一个是江曼君,

    另一个则是一身黑衣的花弄月,至于花无影和沈慧雅,虽然没说什么,但俏脸之

    上也是一片决然之色。

    灭音老尼叹了口气道:「各位,这只是我们慈航静斋和叶飞之间的私事,你

    们跟他又没有多大关系,何必要趟这趟混水呢?而且,我们此次前来找他,也不

    过是想接我派子妙婵,并没有大动干戈的意思。」

    「不想动干戈?那你们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这个叶盟离开的时

    间来?还带了这么多人!」花弄月冷笑了一声道:「你们如此兴师动众,打算欺

    负我们天魔教的子,我们又岂能袖手旁观?」

    虽然这些人交谈的声音并不大,而且旁边还都是交战子们的呼喝之声,但

    是站在十几层高楼上的叶飞还是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一时间,不禁很是

    感动,沈慧雅和江曼君也就罢了,毕竟已经见过自己,而且还都对自己颇有好感,

    而这位美丽性感的花弄月师娘,却是一次都没有见过自己,就是这样,她对自己

    却又如此维护,还有花无影师娘,虽然没有说话,但心思跟她的双胞胎妹妹肯定

    一样。

    被花弄月一阵抢白,原本就有些心虚的灭音老尼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再

    加上她本就是一个十分注重面子的人,于是暴喝一声道:「那你们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只是想等叶盟来,到时大家再商量怎么办。」这次开口

    的是花无影,她的声线和她的双胞胎妹妹差不多,但语气却是温柔许多。

    「不行!这次我们说什么也要把妙婵带去!」灭音老尼想都没想的说道,

    上次被叶飞逼迫,不得不把妙婵押给叶飞做人质,本就让她颜面大失,只是一直

    忌惮叶芷琳的强势而不敢前来要人,现在好不容易得到消息,叶芷琳已经去了千

    里外的京城,于是便急忙通知了妙婵的师父准备一起前来要人,中途却碰上了带

    着师门前辈一起过来的冲动,胆气自然更壮了几分,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

    见天魔教的核心成员。

    「姐,别跟她废话了!」见花无影还想说什么,花弄月忙抢先一步打断她,

    然后怒视着灭音老尼,娇喝道:「要打就打,我们天魔教还会怕你们不成?」

    「好,今天就不死不休!」灭音老尼也是暴喝一声,挥掌攻向四女。

    冲动老道眼里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芒,不过并没有跟着灭音一起攻上,而是等

    了等那十来个帮手,和他们一起涌上前去,准备包围四女。

    一言不,战斗再次开始,而这一次,却比刚才那种略带切磋性质的比斗激

    烈的多,每个人都是一付不要命的架式。

    你来我往的过了十几招,沈慧雅四女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很是默契得同时点

    了点头,随即在一处的四人瞬间分开,分做四个方向,反而把对方十几人给包

    围了。

    按常理来说,她们这样分散开来,很容易被人各个击破,但是此时的情况却

    是刚刚相反,四女在分开后,虽然离的颇远,但各自的气机却仍能紧紧相联,就

    仿佛张开了一个大,把这十几人给在了中间,让他们应付得更加吃力。

    高楼之上,叶飞看着这一幕,不禁由衷的惊叹起来:「师娘,这是什么武功,

    沈师娘她们并没有变强,把又把对方给压制了。」

    祝玉妍妩媚一笑:「傻孩子,这不是什么武功,而是一种由四象阵变化而来

    的阵法而已。」

    「原来是阵法,难怪这么厉害。」叶飞恍然大悟,也难怪他如此大惊小怪,

    虽然他绝顶聪明,实力更是高强到已经超出了武者的范畴,但接触这些东西毕竟

    还不足半年,见识自然远不能和那些老江湖相比。

    第八七十六章 魔教的仙子

    阵法这种东西,其实叶飞并不陌生,甚至手里还有一个能布置改变时间的超

    级阵法的仙家宝物,但是,以往他所见的阵法都是那种由物品或是自然景观布置

    而成的,比如西南原始森林里的那个天然大阵。

    而像这种由师娘和师姐她们组成的、由人布置的阵法却是第一次见到,因此

    一时间不由看得如痴如醉,这种东西,对他而言或许没什么大用,但是如果让自

    己的女人们学习了,却更能增加不少的战斗力,尽管有他在,他心爱的女人们跟

    我生死相斗的机会几乎等于没有,但所谓艺多不压身,学来总是没有坏处不是?

    沈慧雅四女实力本就比对方强出一些,此时再经过阵法的增幅,顿时便将原

    本有限的优势无限的扩大,还不到五分钟,便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虽然如此,四女仍是没有一点放松,反而更加重的出手的力道,因为她们虽

    然占着上风,但天魔教其他人却完全相反,战斗到此时,已经出现了很明显的颓

    势,特别是是那些年轻貌美的女子,更是几乎个个挂彩,要不是她们个个都是

    里挑一的美人,而对方又大多数是男子,多少有些怜香惜玉之心,恐怕天魔教

    一方都会出现减员的现象了。

    这次跟祝玉妍她们一起过来的,都是天魔教老一辈的中流砥柱和近年来大力

    培养的核心子,若是都折在这里,天魔教绝对会元气大伤,因此沈慧雅四女自

    然想速战速决,以便前去营救那些岌岌可危的子。

    和四女一样,此时道尼组也十分的焦急,不过他们急的却并不是那些子

    的性命,因为这次跟他们一起来的,大多数都不是武当和慈航静斋的子,而是

    他们利用自己在江湖上的声望所煽动的武林人士,这些人的死活,他们才不会放

    在心上。

    真正让灭音老尼和冲动老道着急的,是他们自身的安危,在沈慧雅四女越来

    越强的攻势下,他们虽然还都没有受伤,但却只剩下了招架之力。

    在又一次试图突围,却被花弄月一掌逼原地后,冲动老道终于忍不住了,

    一边吃力得招架着四女越来越强的攻势,一边对着远处大声吼道:「师叔祖,静

    虚师太,快出手吧,今天咱们就把这群邪魔外道铲除,为武林除一大害!」

    听到冲动的话,原本站在场外的二人反应各有不同,那个被称做「静虚」的

    老尼姑双掌十,低头念了一声佛号,除些之外就没有什么别的动静了,而且脸

    上的慈悲之色更甚;而那个被冲动叫做「师叔祖」的老道却是有些意动。

    书中暗表,这老道道号出尘,虽然看上去和冲动差不多年纪,但其实已经一

    多岁,一身功夫在整个门派里也能排得上号,只是,自幼便在武当山出家,很

    少接触世俗的他,论处世经验,却要比奸诈万般的冲动差得多,而且从小被灌输

    「正邪不两立」这种观念,所以这一次轻易的便被冲动忽悠的下了山。

    下山之后,正好遇上了同样前来找叶飞仇的慈航静斋众人,从灭音的口中,

    出尘了解了更多叶飞这个天魔教「淫徒」的「恶行」,知道他非但抢了冲动徒

    的未婚妻,甚至连慈航静斋的小尼姑也不放过,这让这个颇有正义感的老道更是

    坚定了除去叶飞的决心。

    不料刚到望海,还没来得及去找叶飞的晦气,就直接碰上了天魔教的大队人

    马,而且对方也是冲着叶飞来的,不过和他们想找叶飞的麻烦不同,对方是来投

    奔叶飞的,于是一言不,就约在这里打了起来。

    出尘老道虽然单纯,但毕竟活了一多岁,又是大乘高手,自然不是傻子,

    经过之前的交谈与圣战,他看得出,天魔教虽然号称魔教,但教中之人似乎并不

    是自己想象中的淫邪之辈,特别是带头的四女,更不是想象中的魔女,反而更像

    传说中的仙子,就算是四女中最为妩媚的沈慧雅,也是媚而不妖,反而有一种脱

    俗的气质。

    有了这一点疑惑,出尘并没有如冲动所愿立马对众女出手,不过现在场面越

    来越混乱,受伤的人也越来越多,自然不能再继续下去,于是他飞身而起,直接

    落在战场的最中央,双臂如大鹏般一展,清喝道:「都停手吧!」

    随着出尘的这个动作,声中所有人都感觉一股澎湃而又不霸道的劲力迎面扑

    来,让他们不由自的向后退出好远,就连最高级战场中的沈慧雅四女和道尼组

    也不例外。

    感受到出尘的强大,天魔教众人都不禁有些心惊,沈慧雅四女更是俏脸苍白,

    她们怎么也没想到,这老道竟然如此强大,看来今天这场战斗,天魔教根本就连

    一丝的胜算都没有。

    分开众人后,出尘喧了一声道号,面对着沈慧雅四女,说道:「几位,你们

    虽然身在魔教,但贫道却可以感受到,你们都不是奸邪之人,所以今天贫道不会

    为难你们,只要你们不再维护叶飞那个淫徒,咱们就此罢手如何?」

    眼下这个局面,同意出尘的提议对于天魔教来说无异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此

    时,天魔教五十多人却没有一个露出意动的神色,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沈慧

    雅四女身上,而绝色双胞胎和江曼君又都看向了沈慧雅。

    虽然在天魔教四位夫人中,除了祝玉妍是大姐外,其他三女并无大小之分,

    但花无影和花弄月毕竟没有见过叶飞,而江曼君则是晚辈,此时自然是要和叶飞

    有过一面之缘的沈慧雅来拿意。

    沈慧雅秀眉微皱,沉声说道:「道长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叶飞乃是我天

    魔教的传人,如今他有麻烦,我们不可能坐视不理!」

    第八七十七章

    出尘叹了口气道:「你们一身修为来之不易,又何必为了一个淫邪之徒断送

    了自己呢?」

    沈慧雅俏脸上一片决然之色,没有再理会出尘,可是旁边的江曼君却是听不

    下去了,指着出尘娇喝道:「牛鼻子,你嘴巴放干净些,我师堂堂男儿,岂容

    你一口一个淫徒的污蔑!」

    「好师姐,在这个时候还在维护我,太感动了!」高楼之上,听到师姐这句

    话的叶飞不禁喃喃说道。

    依偎在叶飞怀里的祝玉妍忍不住抬起头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娇笑道:

    「别得意太早,你师姐只不过是被你的外表蒙蔽了,要是让她看到你现在这个样

    子,说不定第一个要杀你的就是她!」说着,伸手在叶飞那只正隔着衣服肆虐着

    自己一只大奶子的手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

    「真要是让她发现了,那就让她改口叫我爸爸!」叶飞嘿嘿一笑,继续关注

    着下面。

    只见那出尘老道听到江曼君的话后,并没有生气,只是苦口婆心的说道:「

    莫非你们还不知道,叶飞不但抢去了我们武当门下一位子的未婚妻,而且连慈

    航静斋的小师父也抢去了一个,这样的人,还不算是淫徒吗?」

    对于妙婵和江怡彤的事,沈慧雅和江曼君都是知道的,当下江曼君忍不住讥

    讽道:「老道士,亏你还是大乘高手,竟然是非不分」

    「住口,你这个妖女,到现在还想为叶飞那个淫徒辩解吗?」还没等江曼君

    说完,冲动老道便开口打断了她,然后冲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很恶心的微笑:「

    哦,我明白了,怪不得今天没有见到祝教呢,现在到了叶飞的地盘,她不会是

    去找叶飞偷情了吗?看你这个妖女对叶飞如此维护,莫非已经被他母女通吃了?

    不过这也难怪,那叶飞虽然是个淫邪之徒,但只论外表,却当得起人中龙凤这四

    个字。」

    冲动老道此话一口气,不但是天魔教众人,就连他们那一方的人听到之后也

    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种话,是他一个出家人应该说的吗?

    而江曼君则是勃然大怒,她的性子向来刚烈,绝容不得半点龌龊,何况这老

    道不但污蔑了她,更是连她最敬重的母亲也一起污蔑了,所以,虽然明知道这个

    无耻的老道士是在激自己,但还是忍不住大喝了一声:「无耻之徒,受死!」

    说着,江曼君不顾拦在身前的出尘,直接出手向冲动老道攻了上去,而且一

    出手就是杀招。

    本来,冲动老道的武功和江曼君在伯仲之间,哪怕江曼君有了拼命之心,也

    不至于连一招也接不下,可是此时他却一幅被吓傻了的样子,别说招架,就连躲

    都没有躲一下,只是大声求救道:「师叔祖救命!」

    情况危急,出尘顾不上多做思考,猛的闪身挡在江曼君前面,灌注了内力的

    道袍迎面向江曼君拂去。

    原本出尘这一下只为迫退江曼君,岂料江曼君由于怒极,这一下根本没有留

    任何的余力,和出尘硬拼了一记后,立马被震得闷哼了一声,娇躯倒飞而出,幸

    好有沈慧雅和花无影接着,这才没有摔在地上,但仍是张开小嘴,吐出一口鲜血。

    见江曼君受伤吐血,三位师娘不由的也勃然大怒,花弄月当先娇喝了了一声

    :「牛鼻子,欺人太甚!」第一个扑向了出尘。

    而沈慧雅和花无影在把江曼君放下后,也跟着冲了上去,这近二十年来,她

    们五人相依为命,三女早已把祝玉妍当成了她们的亲姐姐,江曼君在她们心里也

    如同亲生女儿一般,此时江曼君被人打伤吐血,她们哪里还会管什么后果,只想

    着跟出尘拼命了。

    在把江曼君击飞后,出尘自己也愣了一下,心跳更是有些歉然,不过他并不

    是那种会因为愧疚而坐以待毙的不堪迂腐之人,见三女攻势凌厉,忙打起精神跟

    她们周旋起来。

    江曼君看似伤的很重,但其实并无大碍,吐出那口血后内脏受到了震荡就已

    经恢复了七七八八,再稍做调息,便又恢复了战斗力,立马加入战圈。

    片刻后,四女又组成了刚才那个四象阵,把出尘围在了中间,但是此次被围

    的虽然只是一个人,强弱却和刚才完全翻了过来,四女虽然用尽了力气,但仍拿

    出尘没有一点办法,若不是出尘不想伤及她们性命,处处留手,恐怕她们四个早

    已败下阵来了。

    如此过了上招,五人仍是打的难分难解,冲动老道有些看不下去了,在旁

    边大声说道:「师叔祖,速战速决啊,若是让叶飞得到消息,恐怕就会跑了!」

    出尘一听之下,也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大喝一声:「四位,得罪了!」说完,

    周身真气鼓荡,猛的向四个方向各拍出一掌。

    四女虽然已经尽了全力,奈何实力比出尘差了太多,被他这一击之下,四象

    阵立马告破,不过,重新并肩站在一起的她们仍没有半点后退,同时瞪大了美目,

    倔强得看着出尘。

    出尘轻叹一声,再次出掌,这一次他却是几乎用上了全力,掌还未至,那强

    大的内力就已经压得四女有些喘不上气来了。

    「住手!」就在这个时候,众人的头顶方向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喝。

    这个声音在旁人听来,只是有人扯着嗓子喊了一声而已,但听在出尘的耳中

    却远没有这么简单了,只是短短的两个字入耳,就把他鼓动在全身的真气瞬间震

    散,甚至差点被震断了心脉。

    发出声音的,自然就是叶飞,到了这个时候,他不能不出手了,而且这还是

    看出出尘并没有伤及师娘和师姐她们的性命,特意留了手,不然只是这一声堪比

    张飞在当阳桥头的断喝,就足以把这个大乘高手直接震死。

    第八七十八章 高人的风范

    喝完这一声,叶飞立马抱着师娘的纤腰,从几十米高的楼顶直接跳了下来,

    重重的落在师娘师姐们面前,直面着呆在那里的出尘。

    落地之后,祝玉妍立马不动声色的离开了叶飞的怀抱,然后环视了一下,看

    到自己门下的年轻子几乎个个都受了伤,美目之中顿时闪过一抹怒意,不过她

    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把目光转向了叶飞,等着他说话,现在的她已经把自己

    真正的当成了叶飞的女人,虽然有着他「师娘」的名分,但在大事上却下意识的

    让他来作。

    叶飞也没有客气,直接看向冲动老道与灭音老尼,冷笑道:「怎么又是你们

    两个,莫非是活的不耐烦了?」

    「哈哈哈哈叶飞,你就别再装腔作势了,今天有静虚神尼和我师叔祖在,

    你的死期才是真的到了!」冲动唂狂笑道,叶飞的实力,别人不清楚,他和灭音

    却是亲眼见过的,那时候可把他们吓坏了,但是武林大会过了以后,当他跟别人

    提起的时候,每个人却都不相信,毕竟叶芷琳那样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就已经很

    让人震惊了,这世上又岂会有比她更年轻更强大的存在?就是守护者也不可能。

    一开始,冲动还在信誓旦旦,但久而久之,却连他自己也产生了动摇,特别

    是派人查过叶飞的生平之后,更是认定了叶飞根本不可能那么强大。

    人就是这样,有些时候,当他不愿意相信一件事情,而身边的人也同样不相

    信的时候,他就宁愿相信猜测也不愿相信自己亲眼看见的东西,所以当初叶飞那

    惊艳的身手,就被他当成是使用了某种天魔教的邪术甚至干脆就是幻术之类的东

    西。

    不只是冲动老道,其实灭音老尼也是同样的看法,所以他们才会不约而同的

    趁着叶芷琳不在望海的时候前来找叶飞的麻烦,而在不期而遇之后,自信心更是

    空前的强大,觉得哪怕叶芷琳在,自己这么多人,还有两位大乘高手在,也根本

    不用顾忌她什么了,至于叶芷琳那个武林盟的身份,却是从来都没有被他们这

    些大派放在眼里过。

    「你们还是三岁的小孩吗?打架输了就找家长。」叶飞撇了撇嘴,不屑得瞥

    了冲动老道一眼,然后不再理他,直接看向一直没有加入对战的那个慈眉善目的

    老尼姑,问道:「你就是妙婵的师父?」

    「贫尼正是。」那静虚师太这才走上前来,对着叶飞双掌十行了一礼,然

    后又说道:「妙婵自幼跟随贫尼在慈航静斋长大,对外面的事物一窍不通,在施

    这里恐怕会很不习惯,所以还望施高抬贵手,让她随贫尼去吧。」

    相比起冲动老道,灭音虽然脾气十分暴躁,但却老实的多,所以早已向门派

    里的人,特别是静虚师太坦白了自己把妙婵押给叶飞做人质这事,并没怎么添

    油加醋,所以刚才静虚一直没有加入战斗,因为她知道错并不完全在叶飞,至于

    叶飞为什么会被她们也当成淫贼,却完全是遇到冲动他们后,冲动老道不断鼓动

    的结果。

    「我并没有限制妙婵的自由,而且她现在也不在这里啊,她跟唐门的大小姐

    到唐家堡去过年了,你们没查到吗?」叶飞如实说道。

    静虚微微一怔,转头看向灭音:「师妹,这是怎么事?」

    慈航静斋之中,大部分人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由于灭音比较热衷于世俗

    界的事情,所以情报部分也都由她来掌管。

    灭音倒也光棍,很是直白的说道:「妙婵是到唐家堡去了,不过我想让师姐

    你帮我教训一下叶飞,然后再去唐门接妙婵去。」

    「你呀!」静虚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歉然的对叶飞说道:「叶施,这次

    是我们唐突了,给你和天魔教各位施都添了不少的麻烦,还伤了不少人,贫尼

    代为谢罪!」

    说完,静虚又从随身的包裹里取出两个白玉小瓶来递于叶飞,说道:「这是

    我们慈航静斋特制的药物,对内外伤都有些疗效,请叶施给各位施用上吧。」

    这老尼姑气度谦和,又有一颗慈悲之心,更是妙婵的师父,所以叶飞对她也

    是颇为客气,接过小瓶子,笑道:「如此就多谢师太了,而且师太你也不用自责,

    相信你只是受了小人的蒙蔽而已。」

    「多谢叶施宽容,贫尼这就去唐家堡,找我那徒儿妙婵了,就此别过。」

    说完,静虚对灭音招了招手,就准备离开。

    「师太,静虚师太,您就这么走了?那谁给我持公道啊?」冲动老道见静

    虚竟然要走,不由急了起来,先了叫了她几声,然后又对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出尘大叫道:「师叔祖,您倒是说句话啊!」

    叶飞此时也开口说道:「师太且慢,我过完年打算到贵派去一趟,不如到时

    带着妙婵一起去吧,就不劳师太你再奔波了。」

    「如此也好。」静虚沉吟了一下,点头同意下来,现在她对叶飞已经有了很

    大的改观,而且妙婵既然能随意的到唐家堡去,那就说明叶飞根本没有限制她的

    自由,在这样的情况下,妙婵没有慈航静斋,说明是她自己不想,根本不关

    叶飞的事。

    「多谢前辈!」叶飞对着静虚抱了抱拳,心说这才是高人的风范嘛,像那个

    灭音老尼,虽然也出身于慈航静斋,但相比之下就差的完了。

    静虚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开,却又看到冲动老道那救助的目光,于是又对叶

    飞说道:「叶施,有位江怡彤姑娘是不是在你这里?如果是的话,能否卖贫尼

    一个人情,放她跟冲动道长去呢?据说她是道长一个子的未婚妻。」

    叶飞瞥了冲动老道一眼,笑道了笑道:「师太,我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跟你

    说的,事实是,江怡彤姑娘长辈虽然曾经跟这老道商量过订亲的事,但并没有真

    的谈成,而后来这老道竟然想恃强抢亲,被人教训了一顿,现在江怡彤已经跟随

    她的师父水月宫去了。」

    第八七十九章 难得的人才

    「你胡说!分明是你看江姑娘长的漂亮,才仗着叶盟的力量把她从我徒儿

    身边抢过去的!」冲动老道忙大声说道,而且不愧是做过掌教的人,那义正辞严

    的样子,倒还真像那么事。

    叶飞却是不屑冷笑了一声:「所谓公道自在人心,具体是怎么事,不如问

    一问了解这件事的灭音师太。」

    「师妹,你说。」听叶飞这么一说,静虚看向了灭音,而其他人也都把目光

    转向了灭音,只有冲动嘴角闪过一抹得意的笑容,在他看来,灭音老尼根本就是

    和他穿一条裤子的,既然让她作证,那对自己可是大大的有利。

    不料,灭音却点了点头,说道:「叶施说的没错。」

    「灭音,你坑我!」冲动不禁又惊又怒,瞪着灭音大声吼了起来。

    「我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灭音淡淡的说道,这老尼姑,性格虽然很不讨

    人喜欢,脾气暴躁、好面子,而且刚愎自用,但说到底,还是一个正直的人,从

    刚才静虚跟叶飞那充满和气的对话中,一直十分仇视叶飞的她忽然醒悟了过来,

    也终于意识到,自从武林大会那时候,自己就一直被冲动老道利用,自然不会再

    帮他撒谎。

    冲动老道灭音是打定了意不帮他了,只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最后的救命

    稻草上,对着已经雕塑般站了好久的出尘大叫道:「师叔祖,你快说句话啊,现

    在慈航静斋都要联天魔教对付咱们了!」

    仿佛是应冲动一般,站了好久的出尘终于有了动静,只见他浑身颤抖了一

    下,脸一瞬间涨得通红,然后张口「哇」的一声喷出好大一口鲜血。

    「老道,感觉怎么样?」叶飞笑嘻嘻的问道。

    「吐出这口淤血,好多了。」出尘虚弱得喘了几口气,然后对着叶飞打了个

    稽首:「多谢叶居士手下留情。」

    「师叔祖?!」冲动老道惊讶得看着出尘,不明白自己这个唯一的依仗为什

    么会突然吐血,继而又跟叶飞道歉。

    出尘凌厉的扫了冲动一眼,哼道:「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原来你在山上跟

    我说的一切都是假的!」

    「不是的,师叔祖,你听我解释!」冲动忙说道。

    出尘却根本不听,又哼了一声道:「还解释什么,莫非灭尼师太还会冤枉你

    不成?」

    「我」冲动老道顿时语塞。

    出尘没有再理冲动,对叶飞和祝玉妍几女说道:「这一次是贫道鲁莽了,改

    日一定登门谢罪!」

    叶飞冷冷一笑:「不用改日了,就在今天吧!」

    「叶居士此话怎讲?」出尘问道。

    叶飞扫视了一周,说道:「伤了我们天魔教这么多姐妹,就想这么一走了之

    吗?」他这么说,并没有什么错,因为天魔教那些老头老太太们一个个都滑溜的

    很,战斗这么半天,一个受伤的都没有,而那么年轻的女子,却是几乎个个带

    伤。

    出尘闻言,老脸不由一红,他受了冲动的蒙蔽,冒然前来挑衅,现在被人揭

    穿,脸都丢尽了,只想着尽快离开这个让他丢人的地方,却忘了这件事是应该有

    个交待的,于是忙说道:「叶居士说的对,那你打算怎么办?」

    「两条路给你们选。」叶飞伸出两根手指,淡淡的说道:「第一,让这件事

    的罪魁祸首给受伤的姐妹们磕三个响头认错,第二,你们可以走,但事后我会亲

    上武当山仇!」

    冲动老道闻言,心跳不由一阵狂喜,虽然之前他错估了叶飞的实力,以至于

    出尘这个比当日持武林大会的和尚都要厉害不少的大乘高手也在他手上吃了暗

    亏,但武当派又岂是等闲之地,光是冲动知道的,就有不下五人要比出尘更厉害,

    何况传说中还有更强的高手存在,若是叶飞真的敢去,定让他有来无。

    「师叔祖,咱们走!」冲动老道想好之后,忙拉着出尘想离开。

    出尘却并没有动,沉吟了一下后说道:「冲动,这次错完全在你,你去按叶

    居士说的给人道歉!」

    「啊?」冲动老道不由一愣,然后很是大义凛然的说道:「师叔祖,这怎么

    行?我怎么说也是武当的掌教,给一帮邪魔外道磕头认错,那咱们武当还有什么

    面目在江湖上立足?而且这次不只是他们的人受伤,咱们的人也伤了不少,这又

    怎么说?」

    「这」听冲动这么一说,出尘也不由迟疑起来,叶飞的强大他刚刚已经

    体验过了,如果有可能,他自然不想给武当派增加这样一个敌人,但冲动说的却

    也没有错,如果他堂堂一个掌教去给天魔教子磕头认错,传出去的话,肯定会

    给武当的声望带来很大的打击。

    就在出尘左右为难的时候,叶飞又说道:「哦,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如

    果不想磕头认错的话,其它人可以走,但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却不能放过,我会亲

    手杀了他,给姐妹们出气!」

    出尘被叶飞的话吓了一跳,忙说道:「叶居士,这样惩罚会不会过重了一些?」

    「是啊,叶施,一些误会而已,犯不上弄出人命吧。」静虚也跟着打圆场

    道。

    「这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叶飞冷哼了一声:「敢伤我叶飞的人,我不灭

    他满门,就已经是格外仁慈了,况且我还给了另一种选择。」

    出尘还想说什么,冲动却出言打断了他:「师叔祖,为了我们武当的安定,

    子决定牺牲自己!」说完,就在别人以为他会慷慨赴死的时候,他却大步走到

    天魔教受伤的众女子面前,重重的跪了下去,「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

    「人才啊!」叶飞瞪大了双眼,一幅很赞叹的样子,然后问祝玉妍道:「师

    娘,咱们天魔教有没有这么难得的人才?」

    第八八十章  师姐的怨念

    祝玉妍强忍笑意,叹息了一声道:「没有啊,真是可惜,不然我这个教就

    可以退位让贤了。」

    「是吗?那可真是太可惜了。」叶飞摇头晃脑的说道。

    听着这对师徒的对话,出尘不由臊得老脸通红,再也没脸在这里呆下去,对

    着叶飞几个稽首道:「叶居士,还有各位,贫道告辞了,后会有期!」说完,也

    不等刚刚磕完头从地上爬起来的冲动老道,转头快步走掉了。

    今天跟着一起来的武林人士,大都是跟着出尘和冲动一起的,见出尘走了,

    他们自然也立马跟上,其中自然少不了捡一条命的冲动老道。

    这时已经没有了什么事的静虚也跟着向叶飞几人点了点头,同样带人离开了。

    片刻之后,在片地方就只剩下了天魔教众人。

    「叶飞拜见各位师娘。」叶飞转过身来,对着三位成熟美艳的师娘鞠了一躬,

    然后又对江曼君笑道:「师姐,好久不见,还好吧?」

    「不好!」不料,江曼君竟然冷起了俏脸,哼了一声道:「刚刚还被人打伤

    了呢。」

    叶飞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自己怎么得罪师姐了,明明以前她对

    自己还很有好感的,忙笑道:「我不是帮你出气了吗,看那老道把血吐的,都成

    喷泉了。」

    「那个老尼姑呢,她也参与围攻我们了。」江曼君不依不饶道。

    「她们也是受人蒙蔽嘛。」叶飞苦笑道:「而且,我姑妈现在正在慈航静斋,

    不能太得罪她们的。」

    听了叶飞的解释,江曼君非但没有消气,反而更加不爽了:「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呢,我们怎么说也是外人,怎么能跟你的亲人相比。」

    「师姐,我的好师姐,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叶飞不禁苦笑起来,在

    他印象中,师姐并不是这种斤斤计较的女孩啊,莫非今天正好太了大姨妈?

    其实,此时连江曼君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原本看到叶飞现身

    的时候,她是非常高兴,甚至有些激动的,可是在来到之后,他竟然连看都不看

    自己一眼。

    如果只是这样,那也就罢了,毕竟当时面对着敌人,可是在把敌人都震慑住

    之后,他仍没有看自己,甚至在让对方磕头认错的时候都把自己忽略了,难道自

    己在他心里连那些女子都不如吗?

    一想到这些,江曼君就十分的不爽,因此很自然的就不肯给叶飞好脸色了。

    见刚刚还把敌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叶飞在江曼君那里吃瘪,四位成熟的大美

    人都不禁感觉有些好笑,但都很默契的没有笑出来,在得知叶飞练成了炫阳诀后,

    四女的潜意识里,已经隐隐把他当成了自己唯一的男人,虽然现在除了祝玉妍外,

    其他三位师娘还都没有真的爱上叶飞,但有这种潜意识做铺垫,叶飞想要攻陷她

    们,绝对要比想象中容易的多。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占了先天优势的叶飞暂时放弃了哄师姐开心的打算,随手

    把静虚给的玉瓶扔进空间,然后取出几颗恢复丸,放在一瓶矿泉水中化开,将之

    递给祝玉妍,说道:「师娘,把这个给受了伤的姐妹服下去吧,每人一口就可以

    了。」

    对于恢复丸的药力,祝玉妍可是亲身体验过的,自然没什么疑问,接过去后

    便给大家分了下去。

    叶飞也跟着师娘一起来到那些女子身边,心跳默数了一下,发现年轻的足

    足有三十二个,她们最大的看上去有三十来岁,最少的只有十几岁,个个貌美如

    花,虽然比之四位师娘和师姐还稍逊一筹,但也都是不可多得的美人。

    恢复丸的效力极为强大,而这些女子也都是受了些轻伤,喝下却之后,立

    马都恢复了过来。

    待大家都好了,叶飞对着众女子拱手道:「各位师姐师妹,今天为了我的

    事,让大家受伤了,真是太对不起你们了。」

    这时众女里一位看上去三十来岁,很有御姐风范的成熟美人笑着说道:「叶

    师太见外了,咱们都是一家人嘛,况且身为武者,受点伤还不是家常便饭的事?

    再说了,你还给我们出了气不是吗。」

    「对呀,对呀!」众女子也纷纷符,说实话,虽然她们都受了点伤,但

    最后却让堂堂的武当掌教给她们下跪磕头,实在是太有面子了,所以她们非但没

    有责怪叶飞,心跳反而对他好感大增,再加上叶飞那足以让所有女人着迷的外表,

    更是使得她们芳心狂动,有些大胆的,甚至都把叶飞围了起来。

    见叶飞这么受大家欢迎,祝玉妍她们也都非常的高兴,只有江曼君,看着被

    围在花丛中的叶飞,心里更加不爽了。

    现在虽然是过年,但这工地上还是有人看守的,而且还装了监控,之前天魔

    教众人和冲动老道带来的那些人在把这里选做战场后,第一时间就把这里的看守

    人员弄昏了过去,并关闭了监控,此时要离开了,自然得把这一切恢复。

    让大家先走一步,叶飞独自留了下来,待众人差不多走到公路上的时候,他

    才用最快的速度弄好了一切,然后追上了众人。

    事情既然都已经解决,接下来自然是要安置天魔教众人,早已知道天魔教会

    搬过来的叶飞自然事先准备好了,给她们选的地方就是自己的那片庄园,而且连

    房子都已经准备好了,到时四位师娘和师姐自然是住在庄园里面,至于其他人,

    则是在南边的围墙那里弄了一片不小的院落,以后这个院落就是天魔教的总坛了。

    来到公路上,天魔教众人上了大巴,而叶飞则是让四位师娘上了自己的车,

    本来他想让江曼君也跟自己一起的,可是师姐大人气还没有消,直接拒绝了他的

    邀请,和众子长老们一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