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野蛮人】(狂帝百美缘)(821-830)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作者:瘦不了

    字数:425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2章、倾城母女花

    张姨用手掌在叶飞的脸庞上摩挲了几下,那真实的触感让她略微放下些心来,

    但仍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于是干脆伸手在自己的大腿外侧狠狠的扭了一下。

    为了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一下张姨可以说是用尽了全力,剧烈的疼痛

    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但脸上的神色却是无比的喜悦。

    叶飞给的这个惊喜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张姨到现在哪怕确认了,但仍觉得

    是在做梦一样,不由问道:「你怎么会想着来这里的?是有什么事路过吗?」

    「张姨,你这么说可是伤透了我的心了。」叶飞苦笑着,随即又动情的:

    「我可是专程来看你的,我和绮绮都是你一手带大的,在我们心里,你就像我们

    另外一个妈妈一样,前几个月,由于太忙,冷落了你,就已经让我心里很过意不

    去了,这过年再不来看看你,那我岂不成了不孝的家伙!而且万一你再因此而生

    气,从此不再照顾我们了,我岂不是少了一个人疼?」

    说完,叶飞再次将张姨搂进了怀里,而这一次,他却没有半点绮念,有的只

    是那种儿子对母亲的孺慕。

    其实,这几个月来,张姨心里也很不好过,叶飞接手凌云会这件事她也知道,

    所以对叶飞没有再那个小院去住也能理解,可是,不但是叶飞,后来就连叶云

    绮也都不去了,而柳亦茹也没有让她再加别墅去,这就让她不禁患得患失起来,

    一个人没事干的时候总是要胡思乱想,觉得是不是叶飞兄妹已经长大,这个家不

    再需要她了。

    在张姨的心里,叶家五个孩子,特别是叶飞和叶云绮,在她的心里就和亲生

    儿女没什么差别,甚至由于叶飞兄妹年龄比自己的亲女儿小的多,她反而对叶飞

    兄妹更加疼爱,所以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过完年柳亦茹不叫她去,她自己

    也要去,哪怕是不要工资,只要能继续照顾这几个孩子她也愿意。

    而叶飞的一席话,却瞬间打消了张姨的患得患失,让她顿时高兴的都有些晕

    乎乎的了,甚至忘记了,自己和叶飞还站在门口呢,好在今天是大年初一,这一

    层的邻居都出去串亲戚了,不然若是让别人看到她竟然和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

    在家门口旁若无人的拥抱,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闲话呢。

    静静的抱了张姨一会,叶飞忽然抽了抽鼻子,问道:「什么味儿?」

    被叶飞这么一提醒,张姨也感觉到一股糊味儿涌入鼻端,当下不由惊呼了一

    声:「哎呀,我厨房里还做着菜呢。」

    说完,张姨离开叶飞的怀抱,快步向厨房跑了过去,而叶飞也跟在她身后进

    了门,并随手把门关上了,虽然这里是叶飞第一次来,但他和张姨却早已亲如母

    子,相互之间自然没什么好客气的,张姨既不用刻意的招呼他,他也不用有什么

    拘谨。

    跟在张姨身后,叶飞一路走进了厨房,发现案台上准备了好多的食材,而且

    有不少还是半成品,显然是准备做出来的。

    叶飞清楚的知道,张姨家里就她和她的女儿蓝雯两个人,根本没必要准备这

    么多东西,而自己又是不速之客,所以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原因,于是问道:「张

    姨,你家今天有客人来吗?」

    张姨关了火,端起已经炒坏了的菜倒进垃圾桶,同时笑着说道:「是啊,我

    那女儿总算是交了男朋友了,说好今天上门拜访我的。」

    「是吗?」叶飞随口应着,心里却忽然感到有些不舒服,就好像自己的东

    西被人抢走了一样。

    随即,叶飞又自嘲得笑了起来,看来自己对美女是越来越贪心了,张姨的女

    儿自己只是在十岁的时候见过一次,到现在都有些记不清长什么样了,但就是这

    样,自己竟然都有了她是自己私有物的感觉,这种心态很不好,看来以后得改!

    张姨过头,见叶飞像个木桩子似的站在厨房门口,不禁笑道:「行啦,你

    还是到客厅里去坐会吧,我这都是半成品,下一下锅就可以了,你也帮不上什么

    忙。」

    叶飞向来不会跟亲妈妈一样的张姨客气,而且这里也的确没有什么他能帮上

    忙的,于是答应了一声,然后到了客厅。

    到了现在,叶飞才有时间好好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家,家里的家具什么的都

    是那种很普通的东西,但却都收拾得很干净很整齐,也不知道是张姨来后归置

    的,还是她的女儿和她一样,是那种很贤惠很勤快的类型,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

    那就是这个蓝雯姐姐,性格一定很不错,不然换成那种很虚荣的女孩的话,以张

    姨的高收入,她早已把家里弄得富丽堂皇了。

    除了这些家具外,客厅里还挂着几组照片,其中有张姨她们母女的影,也

    有他们一家三口的全家福,

    ?地?度第一?2

    里面的蓝雯还是一个很小的小女孩。

    张姨的丈夫已经去世近二十年了,照片已经很旧,而且当时的拍摄条件也不

    太好,但从这张老照片中,叶飞仍可以看出,张姨年轻时那惊人的美貌,果然是

    不输于几个月以前的妈妈。

    至于长大后的蓝雯,更是出乎了叶飞的意料,记忆中,她虽然是个很漂亮的

    大姐姐,但毕竟印象已经很浅了,此时看到她的照片,叶飞才知道,这位大姐姐

    岂止漂亮,简直是倾国倾城,哪怕比起被自己滋润前的姐姐们,也毫不逊色,特

    别是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哪怕是在照片里,都能感觉到那逼人的灵气,让叶飞心

    中暗自感慨:真是一对倾国倾城的极品母女花啊!

    欣赏了一会照片,叶飞随手打开了电视,又像在自己家一样,从冰箱里取出

    一瓶果汁,一边喝一边随意的找了个台看了起来。

    看了还不到五分钟,叶飞就听到一声门响,接着就看到一个短发女孩走了进

    来,这女孩长得非常的漂亮,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更是充满了灵气。

    第22章、大方的蓝雯

    如果刚才没有看那些照片,叶飞在见到这女孩后或许还会需要忆一下,但

    此时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她正是张姨唯一的女儿,自己小时候见过一次的蓝雯

    姐姐。

    「你是谁呀?」看到坐在家里的这个帅气男孩,蓝雯不由愣了一下,随即开

    口问道。

    而跟在蓝雯后面进来的那个看上去大概二十五六岁,长得还算英俊且带着一

    脸谦和笑意的青年也一脸疑惑得看着叶飞,目光深处不自觉得闪过一抹敌意。

    叶飞站起身来,左摇右晃得「吃力」的走了几步,然后笑着说道:「雯雯姐

    姐,你不记得我了吗?」

    叶飞的这个动作,瞬间唤醒了蓝雯的某些记忆,让她一下就想起了那个柔弱

    得一阵几就能吹倒的小男孩,俏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喜色,快步走到叶飞身边,双

    手抓住他的手臂,说道:「哎呀,你是小满!几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呀,看你

    当年的样子,姐姐还以为你长不大呢,为此还难过了好久,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

    一个壮小伙了。」说完,还用小手在叶飞结实的肩膀上拍了拍。

    叶飞脸上不由一黑,这个蓝雯姐姐性格怎么和三姐差不多,说话都是这么口

    无遮拦的。

    看到蓝雯跟叶飞这么亲热,那青年男子眼中的敌意更加强烈,连脸色也阴沉

    了几分,忽然插口问道:「雯雯,这位小兄是谁?」

    蓝雯丝毫没有注意到男青年的不快,仍是上下打量着叶飞,随口答道:

    「他是我的一个亲戚,这都六七年没见了,对了,咱们那此见面的时候,你才十

    岁吧。」后面这一句,却是对叶飞说的。

    「是啊。」叶飞笑道:「一晃都这么多年了。」

    听到二人的对话,男青年对叶飞的敌意瞬间消失了大半,刚才在看到叶飞的

    时候,他的心里可是升出了极为强烈的危机感,虽然这男孩看上去比他和蓝雯要

    小上一些,但是那相貌和气质都实在是太出众了,让平时自诩帅气的他都不得不

    自惭形秽,若是这样的个人和他竞争,他真的没有什么自信。

    而此时听蓝雯说叶飞只是她的一个亲戚,而且从话里话外更能听出,这个让

    他很有危机感的男孩才只有十六七岁,顿时让他轻松了起来。

    这个时候,外面的说话声也惊动了厨房里的张姨,她在炒好一个菜后便走了

    出来,先是打量了一下那个男青年,然后才对女儿说道:「来啦!」

    「嗯。」蓝雯这才暂时离开叶飞身边,指着那男青年介绍道:「妈,这是我

    的同事张涛。」

    「伯母好。」那个叫张涛的青年立恭谦得跟张姨打了个招呼,然后把进门后

    一直提在手里的东西递了上去:「初次登门,小小心意,伯母不要嫌弃才好。」

    话虽然说的谦虚,但张涛把礼物递过去的时候,却故意让那盒子上的品牌字

    样透过袋子显示了出来,都是那种很名贵的营养品,只是这小小的几盒,就价值

    上万块。

    如果是一般的家庭妇,或许会被这些礼品震一下,但张姨是什么人,这十

    几年来,她一直都住在柳家这样的顶级豪门中,这小小的礼物又岂能入得了她的

    法眼?

    很是随意的接过袋子,又随手放在旁边的柜子上,张姨对几人说道:「你们

    年轻人先说会话,等我炒完这几个菜就能开饭了。」说完,又转身了厨房。

    见自己的礼物没起到什么作用,张涛不禁有些失望,不过却也没有气馁,反

    正都进门了,也不怕没有机会联络感情。

    然而,就在他想找蓝雯说话的时候,蓝雯却已经拉着叶飞坐了下来,并开口

    问道:「你大姐二姐现在怎么样?」

    虽然当年只是短短的相处了几天,但蓝雯和叶思琪还有叶思瑶却特别的投缘,

    这点却是很难得的,毕竟叶思琪也就罢了,而叶思瑶对外人却根本不假辞色,蓝

    雯能在几天里得到她的友谊,不得不说是一种缘份。

    然而她们的这份友情却因为张姨的那点小固执而不得不分开,当年蓝雯已经

    十八岁,且刚刚高考完,本来按照柳亦茹的意思,是要让她到望海去上大家的,

    等毕业之后也正好到柳氏集团去工作,可是张姨却觉得自己能在柳家得到这么好

    的待遇就已经很麻烦柳亦茹了,如果不是因为跟大家的感情太深,她都不好意思

    继续干下去,所以非但没有同意让女儿去望海,而且就算是女儿放假的时候,也

    不让她再去那边打扰了,弄得蓝雯和叶思琪叶思瑶这几个小姐妹都很郁闷。

    「她们都很好,大姐现在在给我妈帮忙,二姐自己开了个武馆,都过的很充

    实,就是闲下来的时候很想你。」叶飞笑着说道。

    蓝雯哼了一声道:「想我怎么不来看我?这两个丫头真不够朋友,我妈不让

    我去你们那边,你妈总不能也不让她们过来吧?」

    叶飞苦笑道:「不是她们不想来,是没时间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几年我

    们那的环境并不好,她们都需要操很多心的。」

    叶飞这番话蓝雯自然理解,因为张姨已经算是叶飞他们的家人,所以什么事

    大家也都不瞒着她,这几年柳叶两家内忧外患的情况她们母女自然知道,而且,

    蓝雯也不是真的对叶思琪和叶思瑶不满,只是发发牢骚罢了。

    但这几句话听在张涛的耳中,却大不相同了,叶飞所谓的环境不到,被他想

    当然的理解成了贫穷,这让他心里顿时打起了小九九看这小子帅的惊天动地,

    那他的姐姐自然也都非常的漂亮,就算不如蓝雯,那也肯定差不到哪里去,如果

    自己拿下了蓝雯,不但得到一个让所有人都羡慕的绝世美人,而且说不定还能用

    金钱攻势来玩一玩她的闺蜜呢!

    第23章、过火的举动

    想到这里,这小子不禁激动起来,忙插口说道:「雯雯,你既然这么想你的

    好朋友,不如过完年咱们去看看她们吧。」

    蓝雯撇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没听到我说吗,我妈不让我到那边去,

    莫非你想让我违背我妈的意思?」

    「啊?那就以后再说,以后再说。」张涛尴尬的说道,心里却暗骂道:拽什

    么拽?等老子把你弄上床,到时你什么还不得听老子的!

    心中发狠的张涛又哪里知道,蓝雯的拒绝根本就是间接救了他一命,刚才叶

    飞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蓝雯的身上,所以并没有察觉到他那龌龊的心思,如果

    蓝雯答应要去看叶思琪她们,再一说话,他那点小心思又岂能瞒得过叶飞,而如

    果让叶飞知道这小子竟然敢打他心爱的姐姐的意,哪怕只是幻想一下,也绝不

    会容许他再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在蓝雯这里碰了钉子,对于张涛来说却也不是没有收获,起码他看了出来,

    蓝雯是个很孝顺,很听她妈妈的话的女孩,所以他决定要走一下丈母娘路线。

    「你们两个先聊着,我去看看伯母那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张涛说了

    一声,然后起身走进了厨房。

    目送张涛离开,叶飞忽然小声的笑道:「雯姐姐,你好像遇到麻烦了啊。」

    「什么意思?」蓝雯有些不明所以。

    叶飞对着厨房呶了呶嘴:「这家伙以后恐怕会对你死缠烂打啊。」

    蓝雯一愣,俏脸上闪过一抹荒乱,忙说道:「开什么玩笑,他是我的男朋友,

    还用得着死缠烂打吗?」

    「真正的男朋友自然不用,可是用过过关的,可就不一定了哦。」叶飞笑道。

    「啊?你看出来啦?」蓝雯更加荒乱:「难道我装的很不像?」

    叶飞笑道:「当然,哪有一个当女朋友的会当着男朋友的面跟另一个男孩聊

    的这么投机,而且还不管男朋友的感受的。」

    「这样啊。」蓝雯的俏脸立马垮了下来:「可是怎么样才能更像呢?」

    「很简单,跟他亲热一点就行了。」叶飞继续笑道。

    「切!」蓝雯轻嗤了一声:「那我宁愿被我妈看穿。」

    「好吧,一会我帮你打一下掩护好了。」叶飞果断的做起了好人。

    「真是好!」蓝雯立马开心起来,随后却又上下打量起了叶飞,同时说

    道:「现在我有点相信那此传言了。」

    「什么传言?」叶飞不解的问道。

    「关于你的传言呀。」蓝雯说道:「现在大家都在传,望海凌云会的叶飞多

    么多么厉害,简直都传成神仙了,我本来还不信,以为是那些老人们帮你造势,

    才故意放出这些传言的呢。」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叶飞饶有兴趣的问道,原本见蓝雯跟自己这么随便,

    叶飞还以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事,现在看来,她却是都知道的,这让叶飞对她

    不禁更加欣赏了不愧是张姨的女儿,跟她妈妈一样,都是那种根本不在乎身

    份,只讲感情的人。

    蓝雯笑道:「因为我实在没办法想象,当年那个一阵风就能软倒的小家伙,

    短短的几年会成长到这么厉害。」

    被小看了啊!叶飞有些郁闷,继续问道:「那你现在信了?」

    「有点信了,起码你的观察能力就不一般。」蓝雯答了一句,然后很是八

    卦的问道:「快跟姐说说,那些关于你的传闻是不是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叶飞非常臭屁的说道:「哥哥我现在可是一代枭雄,就连

    国家领导人见了我,那也得客客气气的!」

    「是吗?这么厉害?那快让姐姐看看,这位枭雄有什么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叶飞的大实话非但没让蓝雯相信,反而逗得她咯咯娇笑起来,伸出一只小手,捏

    向了叶飞的鼻子。

    叶飞连忙向后躲去,蓝雯却追着不放,等到她终于如愿的捏到了叶飞时,叶

    飞已经几乎躺在了沙发上,而蓝雯整个娇躯都趴在了他的身上。

    就在这个时候,张涛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脸色不由一沉,用力

    的咳嗽了一声,说道:「准备吃饭了!」说完,把手里端的两盘菜重重得放在桌

    子上。

    而随后出来的张姨也看到了这一幕,眼中却闪过了一抹婉惜,其实,她心中

    最理想的女婿人选,根本就是叶飞,并不是因为叶飞的家世和能力,而是因为她

    对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太了解了,虽然出身于豪门,但却一点纨绔气都

    没有,反而十分的善良懂事。

    只可惜,女儿和叶飞的年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足足差了八岁,而且还是女

    儿比叶飞大,若想让他们结,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被人这么一提醒,蓝雯立马从叶飞身上起来,俏脸不由的红了起来,此时她

    也意识到,自己似乎闹的有些过火了,毕竟叶飞已经不再是六年多前的那个小男

    孩,现在的他已经长成了比自己都要高出半个头的大小伙子了。

    相比起蓝雯,叶飞的脸皮却是厚的多,毫不在意的起身整理了一下被蓝雯弄

    皱的衣服,然后便跑进厨房帮忙端菜去了。

    这一次,张涛却没有再进厨房,等到叶飞和张姨都离开后,忍不住问蓝雯道:

    ?◢度第一¨??¨

    「你们到底什么关系?怎么这么闹法?」其实也不怪他郁闷,和蓝雯做了好久的

    同事,而且还是他一直想追的女孩,他自然从各方面了解过蓝雯,知道她平时连

    手都没有被男人碰到过,刚才却整个人都趴在了叶飞的身上,这对于一般女孩来

    说没什么,然而出现在蓝雯身上,就很过火了。

    「他是我妈一手带大的,就和我的亲一样。」蓝雯说道,看似在向张涛

    解释,但其

    ??度第一|

    实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正如张涛所了解的一样,蓝雯性格虽然很大方,但是在她妈妈的教育下,对

    男女之防看得极重,简直就像古代的淑女一样,就连握手这种在现代极平常的事,

    她都没有和任何男人做过。

    第24章、苍蝇与苍鹰

    而今天,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竟然会和叶飞做的这么过火,这让

    她心中有些乱,所以就拿这个说词来安慰自己。

    其实蓝雯的这个说法并没有错,她对叶飞的感情基本还停留在当年那个时候,

    心里也是把他当成了那个小,如果没有人再提这件事,她最多尴尬一下也就

    过去了,以后仍是会把叶飞单纯的当成来看,但此时被张涛这么一问,反而

    让她的心里多出了一抹说不出的感觉,那份原本很纯洁的姐之情中不知不觉得

    掺杂进了一些别的因素。

    张涛哪里知道,自己的质问反而帮叶飞在蓝雯的心里留下了一丝涟漪,见她

    竟然破天荒的跟自己解释,心中不由大为兴奋,觉得蓝雯应该是对自己有感觉了。

    一番忙碌后,美味的菜肴摆满了桌子,四人围着餐桌坐了下来,张涛本想挨

    着蓝雯坐的,但无奈人数实在太少,最后四人干脆就像打麻将一样分四面坐了。

    落坐后,张姨一边招呼大家吃饭,一边问起了张涛的情况:「张先生……」

    张姨刚刚说了三个字,张涛就打断了她:「伯母太见外了,您叫我张涛或小

    张就可以了。」

    「那好吧,我就叫你张涛了,我也姓张,比我年龄大的人也会叫我小张,我

    再这么叫你,显得有些别扭了。」张姨笑了笑:「张涛啊,你和雯雯同事多久了?」

    「快一年了,我比雯雯进去的早些,她进公司后正好分到了我那个部门,说

    起来也是缘份啊,而且雯雯工作很努力,现在我正跟上面提议提拔她当我的经理

    助理呢。」张涛喋喋不休得说了一大堆,而且还表达出了自己要帮助蓝雯的意思。

    这家伙是蓝雯请来过关的,而且从一开始蓝雯就已经把这个目的告诉他了,

    所以他也知道蓝雯对他并不怎么感冒,所以一开始打的就是走丈母娘路线,只是

    刚才在厨房张姨根本没怎么答理他,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自然要好好的表现

    一番。

    「张涛你年纪轻轻就做了部门经理,一定很有能力吧。」张姨不咸不淡的说

    了一句。

    张涛继续眉飞色舞的说道:「能力什么的都是其次,谁叫我有个好老子呢,

    我爸爸是咱们县财政局的局长,我妈也在财局工作,而我们公司又是财局的下属

    单位,所以领导们都是要卖些面子给我的,一般我说的话,没人会不听,而且我

    工作也只是让我历练一下,过两年,我爸爸就会把我调到他们局里去的。」

    一般来说,男女朋友跟对方去见家长的时候,都会介绍一下自己家里的情况,

    但那都是在对方的家长问起来之后,而张涛却在别人还没问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得

    说了出来,还一脸得意的样子,明显是在显摆。

    如果换成是那些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势利妇人,或许就被张涛的家世打动了,

    毕竟在这样的一个小县城里,他这个出身已经是很不错了,但张姨是什么人?先

    不说她本就很反感这种动不动就拿父母说事的年轻人,就算在意对方的背景,也

    不可能看上张涛这样的家世啊,要知道,她平时可是和柳亦茹她们称姐道妹的,

    其中自然也包括柳风仪,那可是望海的市长,而望海又是几大直辖市之一,市长

    根本就是省部级的封疆大吏,一个县财政局的局长,和她一比,根本连屁都

    不算。

    果然,听到张涛的吹嘘后,张姨的一双秀眉微不可查的皱了起来,原本她对

    张涛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在觉得女儿和叶飞这个她最中意的男孩之间没有可能

    后,她倒是觉得这个年青人还行,最起码长得不错,而且看上去也是彬彬有礼的

    样子。

    不过,在张涛之前拿那些礼品显摆的时候,张姨就已经对他感觉不怎么样了,

    所以之前这家伙跑进厨房以帮忙为由大献殷勤的时候,就没怎么理他,而现在还

    没说三句话,这家伙就露出了原形,更是让张姨反感不已。

    张姨皱着秀眉不说话,蓝雯却是在那里偷笑不已,原本这张涛就没少在她面

    前吹嘘过自己的家世,那时候,蓝雯只是觉得他很烦人,而现在他又当着叶飞的

    面吹,那场面就很喜感了,蓝雯觉得,这根本就是一只茅坑里的苍蝇在跟一头展

    翅九天的苍鹰吹嘘自己飞的有多高、力量有多大一般。

    蓝雯偷笑的样子落在了张姨的眼里,让她微微一愣,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

    原本微微皱起的秀眉立马舒展开来,微笑着对张涛说道:「张涛,快吃啊,一会

    菜都凉了。」

    张涛虽然自大,但却不是傻子,刚才他吹完之后,看到张姨似乎有些不高兴,

    心里不禁有些不安,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而现在见她又对自己殷勤起来,顿

    时又又觉得自己是想多了,忙拿起筷子夹了几口菜,然后又想跟张姨套近乎。

    「张哥是吧,难得你今天来,不如咱们两个就喝几杯吧。」叶飞这时出言打

    断了张涛,因为他早已看出,张姨根本不愿意答理这家伙,却又因为对方是客人

    而不得不招待,那自己当然得给她解围。

    张涛此时一心想讨好张姨,自然不想理叶飞,不过看叶飞和母女俩感情很好

    的样子,又不敢得罪他,只好点头同意下来。

    张姨家虽然只有她们母女俩,但现在是过年,家里总难免来些亲朋好友,所

    以酒也是准备了不少的,叶飞很快就要酒柜里找了几瓶五粮液,打开后分别给自

    己和张涛用一次性杯子各自倒了小半杯。

    叶飞虽然绝顶聪明,但毕竟没经历过什么酒场,劝酒这种事自然也不会,不

    过,他却有他的办法,在倒上酒后,什么也没说,只是端起酒杯,对张涛示意了

    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第25章、张姨的秘密

    叶飞这样,可以说是正中张涛下怀,出身官宦之家,又有意在仕途发展的他,

    这几年可没少跟着他的父亲混酒场,可以说是酒精考验了,而他又想早些摆脱叶

    飞,专心的讨好张姨,于是很痛快的和叶飞对拼起来。

    在叶飞的引导下,二人菜没吃几口,酒却喝了不少,一斤多白酒下肚后,张

    涛明显是多了,说起话来那叫一个天花乱坠,什么他爸爸的能量有多大,别说是

    在县里,就是在整个东南,跺一跺脚也能震上三震,而他自己,结交朋友的更是

    一个比一个厉害,在醉倒之前,竟然连叶飞都扯出来了,说他和那位如日中天的

    凌云会帮是拜把子兄,让张姨母女都忍不住掩口娇笑不已。

    笑完之后,看着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张涛,张姨不禁有些嗔怪的对叶飞说

    道:「都是你,给他喝这么多干什么,现在想让他走都走不了了。」

    「那就让他在这里休息会呗。」叶飞嘿嘿一笑,架起醉得不醒人事的张涛,

    本有心将他扔出门外,但想想这家伙毕竟是来帮蓝雯的,于是干脆把他放在了客

    厅里的长沙发上,又将张涛吃饭前脱下的大衣盖在他身上。

    等叶飞安顿完了张涛,张姨又对他说道:「小满,你也喝了不少,就到……

    我的卧室里去休息会吧。」如果叶飞和蓝雯的年龄般配的话,此时她肯定是要让

    叶飞去蓝雯的房间休息的,也正好撮他们,不过很可惜,叶飞实在是比蓝雯少

    太多了,又偏偏已经是个大孩子,让他在蓝雯的闺房里休息实在是有些不妥。

    叶飞知道,张姨恐怕是有事要和她的女儿说了,于是了一声,在张姨的指点

    下走进了她的房间,之前他就看过这房子里,就只有于几个卧室,母女二人一人

    一间,如果今晚叶飞不走的话,晚上恐怕也是要睡在张姨的房间里,让她们母女

    挤着睡了。

    进了房间,扑鼻而来的是一抹熟悉的幽香,叶飞知道,这是张姨身上特有的

    体香味,以前不怎么觉得,现在懂得欣赏女人的他,再一闻到,顿时觉得是那么

    的诱人,而在这抹香气中,还加杂着一丝极淡的异味。

    这一股异味几不可闻,如果不是叶飞的六识比常人强大倍,也不可能分辨

    的出来,但它却是真实存在的。

    又用力抽了几下鼻子,叶飞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坏坏的微笑,现在他已经可

    以肯定,自己闻到的这股极淡的气味,正是女人的淫水味,虽然每个女人的淫水

    气味都有不同,但大致却又都差不多,对于这个,已经有几十个女人的叶飞自然

    不会判断错。

    这是张姨的房间,而以她的性格,自然不会偷偷的找什么男人,如此一来,

    答案就只有一个了她曾在这房间里自慰过!

    原本,在妈妈说出那个提议的时候,叶飞多少还感觉有些别扭,倒不是说在

    他的心里张姨比他最爱的亲妈妈还要正经,而是因为张姨那比实际年龄要大出不

    少的相貌,让他下意识的觉得张姨可能不再有这方面的需要了,但是现在看来,

    却是大错特错。

    想想也对,俗话说的好,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这话虽然

    有些夸张,但却也有一定的道理,而张姨现在四十出头,跟娇媚的水妈妈差不多

    大,而水妈妈在性欲被自己完全开发出来后,现在每天不被自己的大鸡巴狠狠的

    捅上一顿,便会屄痒难耐,张姨就算还没有开发,有需要也是很正常的事。

    一直以来,叶飞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报答张姨这个如同自己另外一个妈妈般的

    女人,毕竟自己没有太多的时间陪她,金钱什么的她又不在乎。

    而现在,却是有了好办法,那就是以后彻底满足她的性欲,这对一个虎狼之

    年的女人来说,绝对是最好的礼物。

    定了拿下张姨的决心后,叶飞很快便想好了计划,然后美美得躺在张姨的床

    上,抱着带着她的体香味的被子休息起来。

    而另一边,蓝雯的卧室里,还不知道自

    第一??

    己羞人的秘密已经被叶飞发现的张姨

    正在和女儿说着话。

    「说吧,那个张涛到底是怎么事?」盯着女儿看了好久,张姨终于开口问

    道。

    蓝雯被妈妈看得有些不自在,再听到她这么一问,目光更是有些躲闪起来,

    不过还是嘴硬道:「什……什么怎么事,他是我的男朋友呀。」

    「怎么,在你心里,你妈就这么好骗吗?」张姨一双大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她平时虽然和蔼可亲,但毕竟在叶飞家呆了十几年,而且说是保姆,但其实职责

    却和大管家差不多,大场面见的多了,这一起脸来,自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

    蓝雯心知,妈妈肯定已经认定了,于是也不打算再瞒她,脸上露出讨好的笑

    容,上前搂着妈妈的手臂,说道:「好吧,我承认,他是我找来过关的,不过,

    妈呀,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张姨本就没有真的生气,此时见女儿说了实话,原本因为她欺骗自己而产生

    的一点不满也消失了,轻哼了一声道:「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我还不了解你吗?

    如果他真是你男朋友,又你怎么可能不告诉他我最讨厌什么样的人,就算事先忘

    了,在他吹牛的时候也应该提醒他才对,可是你呢,不但没有这么做,反而在那

    里偷笑,我看不出来才怪呢!」

    「妈,你真厉害,这么一点破绽都被你看出来了,不过,小满可是比你更厉

    害哦,张涛才一进门,他就看出了不对。」蓝雯继续搂着妈妈的手臂,嘴里却是

    如此说道,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妈妈对叶飞的疼爱甚至超过了对自己,当着她的面

    夸叶飞绝对比任何讨好的语言都管用。

    第26章、蓝雯的心动

    果然,听到女儿这么一说,张姨再也不住脸了,微微笑着说道:「那当然,

    小满要是连这点看人的本事都没有,又怎么能成为整个东南的神话!」说到这里,

    却又幽幽一叹:「唉,可惜呀……」

    「可惜什么?」蓝雯有些不解的问道,心中暗想,叶飞都这么优秀了,难道

    妈对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张姨又是轻轻一叹:「可惜你比他大了足足八岁,不然他就是我最完美的女

    婿人选了。」

    「妈,你说什么呢!」蓝雯一愣,随即羞得俏脸通红,如果在今天以产,妈

    妈这么说,她最多也就是一笑而过,但此时却是不同,之前在客厅和叶飞过火的

    打闹,又被张涛那么一说,让她的心里不自觉得就起了一丝涟漪。

    长这么大,蓝雯还从来没有跟一个男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过,想起趴在叶飞

    结实而空阔的胸膛上的感觉,虽然很让她羞涩,但又是那样的令人味。

    女人,特别是年轻的女孩,都有那种崇拜英雄的情结,蓝雯自然也不例外,

    之前虽然听说了叶飞的事迹,但是她对叶飞的印象还停留在六年多以前,所以并

    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在见到已经长大了的叶飞,并且开始慢慢相信他真的和传说

    中一样厉害之后,蓝雯那颗纯洁的少女芳心自然难免被触动,再加上客厅里的那

    番暧昧,让她一颗封闭了二十四年的心开始因叶飞而有了一丝悸动。

    看着女儿俏脸红红的样子,张姨心头不由一跳,忙问道:「雯雯,你不会是

    喜欢上小满了吧?」

    虽然张姨很婉惜女儿不能和叶飞成为一对,但如果他们两个真的开始发展了,

    张姨却是一定会阻止的,尽管她把叶飞当成亲儿子一般疼爱,但却不得不为自己

    的亲生女儿着想,现在女儿自然是青春年少,姿色倾城,配叶飞也不算委屈了他,

    可是等十几年以后呢?那个时候叶飞才三十来岁,正值全盛之年,而女儿却已经

    年近四十了,到时候人老色衰,叶飞还会喜欢她吗?

    「妈,你又乱说,小满在我心里只不过是个小屁孩儿,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呀?」

    蓝雯故作不屑得说了几句,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来的她立马差开了话题:

    「对了,妈,我找人来骗你,你不生我的气呀?」

    听到女儿的解释,张姨也觉得自己是有点想多了,女儿向来是一个很理智的

    人,一见钟情这种狗血的事不太可能发生在她的身上,因此也就放开了这份担忧,

    笑着说道:「我为什么要生气,如果这家伙真是你男朋友,妈才会生气呢,好啦,

    妈以后也不逼你了,免得你一气之下真的和这样的人交往,那就是害了你一辈子

    了。」

    蓝雯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过了关,而且妈妈还答应不再逼自己,顿时无比开心,

    张开双臂给了张姨一个大大的拥抱,欢呼道:「妈,你真好!」

    下午三点多,张涛终于醒了过来,而听到动静的叶飞和张姨母女也都各自从

    房间里走了出来。

    醒来后看到自己竟然睡在客厅里,张涛心中不禁有些恼怒,做为家里的独生

    子,他可是他父母眼里的宝贝疙瘩,而且因为父母的权势,在这地方无论走到哪

    里都有人虚着他,又哪里享受过这种睡客厅的待遇?

    不过,张涛毕竟正在追求蓝雯,就算心里再怒,也不敢在这里发作,见到张

    姨出来,也不顾头还有些发晕,忙站起身来,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啊伯母,

    刚才喝多了,一定很失礼吧。」

    「没关系,年轻人嘛!」张姨摆了摆手,示意张涛不用客气,在知道这家伙

    不是女儿的男朋友后,张姨对他的成见反而消失了,因为此时这家伙已经成了一

    个不相干的人,最多好就是女儿的同事,而且还是来帮女儿忙的,总不能失礼于

    人。

    张涛虽然喝醉了,但之前的事还是记得的,见张姨忽然对自己好了不少,还

    以为是自己那一顿神吹起了作用,心中不由大喜,又客气了几句后,便对蓝雯说

    道:「雯雯,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该出发了吧。」

    张姨闻言一愣,问道:「你们还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今天是年初一,我们单位的同事们,还有些别的朋友准备聚一

    聚,是我们公司的总经理发起的。」张涛忙解释道,其实,这次聚会根本就是由

    他牵的头,目的就是为了在蓝雯面前显示他的人脉,至于什么总经理,做为财局

    的下属公司,自然不能不卖他老子的面子。

    张姨转头看了看女儿,见她轻轻点头,知道这事是真的,而这也是女儿自己

    的交际圈子,她自然不会阻止,但是,女儿虽然不喜欢这个张涛,张涛却是对女

    儿有着心思,而这样的聚会也是鱼龙混杂,她还真不放心让女儿一个人去,于是

    说道:「那让小满也跟你们一起去吧,晚上来的时候也好跟雯雯有个照应。

    蓝雯闻言,偷偷看了一眼叶飞,俏脸不由的红了一下,在经过张涛和妈妈两

    次不经意的撮后,她再看叶飞时,总是会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张涛自然不想让叶飞这个大灯泡跟着,不过,这却是张姨提出来的,他若是

    一口拒绝的话,只怕会把张姨得罪的狠了,于是只好捏着鼻子认了下来。

    说定之后,叶飞三人穿上外套,一起出了门,而目送他们离开的张姨,看着

    女儿和叶飞的背影,心里忍不住又是一阵婉惜,不过之前的担心却全然没有了,

    有叶飞陪着,别说只是一次小小的聚会,哪怕二人是去闯龙潭虎穴,也绝对不会

    有任何问题。

    由于张姨家住的是三楼,所以叶飞三人并没有坐电梯,而走在楼梯里的时候,

    蓝雯一如既往的离得张涛远远的,但是却也没有再和叶飞亲近。

    第27章、自立的蓝雯

    因为那份已经开始生根发芽的情愫,在面对叶飞叶,蓝雯不自觉得有了一种

    少女的羞涩,但是又不敢完全肯定自己的想法,所以下意识的就和叶飞保持了一

    定的距离。

    而这情形看在张涛的眼里,却又被他归结到了自己那一番胡吹的功劳上,虽

    然蓝雯并没有对他表示亲近,但现在疏远叶飞,对于他来说就已经是个天大的好

    消息了。

    心情大好的张涛决定再打击叶飞一下,于是来到楼下后,掏出车钥匙对着停

    在楼下的一辆小型跑车按了按控制器,然后故作为难的说道:「哎呀,早知道开

    一辆大点的车来了,这辆只有两个坐位,可怎么办呢。」

    「你现在酒还没完全醒呢,还是不要开车了吧,咱们一起坐出租车过去。」

    虽然对张涛越来越讨厌,但毕竟是同事一场,而且平时这家伙对自己还蛮照顾的,

    所以蓝雯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张涛却是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道:「放心吧,交通局长的儿子跟我是好哥们

    儿,所以就算是交警队的大队长亲自来了,也不敢查我的。」

    蓝雯不由翻了翻白眼,感觉跟这家伙完全没办法交流,性也不理他了。

    但张涛却仍在那里自我感觉良好:「不如这样吧,雯雯你坐我的车,让小满

    兄坐出租车过去吧,这天怪冷的,你一个女孩子别再冻着了。」

    蓝雯再次翻了翻白眼:「你没事儿吧?小满这是第一次来这边,他一个人哪

    里能找的到地方?所以还是你自己先过去吧,我和他随后就到。」

    张涛一下愣住了,他只顾着装逼和表现体贴了,却忘了这一茬,此时他忽然

    有一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蓝雯的话情理,显然是不能和叶飞分开

    了,而他自己,总不能再反悔,说和他们一起坐出租车过去吧,那样刚才的牛逼

    岂不是白吹了?

    无奈之下,张涛只好一个人先开车离开了,而等他走后,蓝雯也没有和叶飞

    说话,只是默默的带着他向大门口走去。

    「雯雯姐姐,你怎么突然不理我了?」叶飞却忽然开口问道,一边说着,一

    边还打量着蓝雯,这次出门,她穿了一件大红色的羽绒服,虽然只是一两块钱

    的廉价货,而且颜色也不流行,但是穿在她的身上,却显得无比娇俏可爱。

    「哪……哪有,我只是看到张涛有些讨厌,不想说话罢了。」蓝雯被叶飞看

    得芳心乱跳,胡乱的解释道。

    如果换成几个月以前,叶飞肯定会相信了蓝雯的解释,但是现在的他却早已

    不是几个月前的那个毛头小子,经历过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各色美人后,简直可以

    算是一个花纵圣手的他一眼就能看出,眼前这位和她母亲一样大方干练的大姐姐

    已经开始对自己动心了。

    蓝雯不但有着超一流的相貌与身材,而且更是张姨的女儿,要说叶飞没有对

    她动心那绝对是骗人的,只是没想到,还没等叶飞开始行动,蓝雯竟然就已经先

    一步对他产生了情愫,虽然这一抹情愫还只是刚刚开始萌芽,但是对于叶飞来说,

    却已经是个意外的惊喜了。

    对于蓝雯这种第一次对异性产生好感的女孩子,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什么都不

    做,只需要慢慢让她了解自己,从而让她那一份好感慢慢的壮大就好了,只是,

    叶飞却不能这么做,因为那样需要有个前提,就是两人可以经常性的在一起,但

    现在的事实却是,在没有真正成为叶飞的女人并和众女一起搬到庄园之前,叶飞

    注定没有太多的时间来陪她,所以必须要用一些比较激进的办法,让她对自己的

    好感快速的增加。

    想到这里,叶飞微微一笑,忽然伸手拉住了蓝雯露在袖子外面,冻得有些冰

    凉的小手,说道:「现在那讨厌的家伙都走了,姐姐,咱们聊聊天吧。」

    被叶飞突然偷袭,蓝雯不由的惊呼了一声,小手下意识的往抽了抽,但叶

    飞却抓的很紧,她最终也没能抽出来,而且,手上那种被叶飞温暖的大手包裹的

    感觉,真的非常不错,让她也有些舍不得离开,所以最终还是任由叶飞抓着了。

    随后,二人便随意的聊起了天,在叶飞的妙语连珠之下,蓝雯心中那一丝因

    为羞涩而产生的隔阂感很快就消失了,等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二人之间已经恢复

    了刚见面时的那种随意,而且蓝雯非但没有再反对叶飞牵她的小手,甚至连身体

    都不自觉得半靠在了叶飞的身上。

    出了大门,蓝雯忽然想了什么,问道:「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是怎么来

    的?」

    「当然是开车来的,不然你以为我是飞来的不成?」叶飞笑道,同时一指自

    己停在路边的车子:「呐,就在那边。」

    「还好还好。」蓝雯松了一口气:「之前只顾着打发张涛了,都忘了今天是

    大年初一,有没有出租车还不一定呢,真要等的话,得等到什么时候去。」

    「那正好,开我的车去吧。」叶飞笑道,不过心里却有些奇怪,蓝雯都这么

    大了,张姨为什么不给她买辆车。

    而这个疑惑立马便被蓝雯解开了:「唉,早知道当初就听我妈的话,让她给

    我买一辆了,以我现在的收入,想要自己买车,还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呢。」

    真是个自立的好女孩!叶飞忍不住在心里暗赞了一句,却没有提出要送她一

    辆什么的,毕竟二人的关系还没到那种程度,而且以蓝雯的自立,自己若是冒然

    提出要送她,说不定还得适得其反。

    果然,叶飞没有顺势说下去,非但没有让蓝雯不开心,反而还暗暗高兴不已,

    觉得叶飞很了解自己,不像那个讨厌的张涛,经常在自己面前炫富,还动不动就

    说要送自己这个,送自己那个,简直就是把自己当成了那种拜金的女孩。

    第2章、蚂蚁在吼叫

    说话间,二人来到叶飞的车子旁边,待看清了这车的牌子后,原本还十分兴

    奋想要试试手的蓝雯突然脸色一变,迟疑着说道:「要不,咱们还是找找出租车?」

    「怎么了?」叶飞有些不明白蓝雯的意思。

    「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蓝雯没好气的白了叶飞一眼:「你这车能

    开过去么?要是让张涛看见,还不得把人家吓哭了呀!」

    也难怪蓝雯会这么说,柳家别墅的车库里停了不下十辆车,从普通型到世界

    级豪车都有,而今天叶飞本来是想去凌云会总部开高层会议的,自然要选一辆好

    点的,所以就开了这辆劳斯莱斯幻影,而且还是顶配的,价值超过了一千万,别

    说是在这个小县城,就是世界在级大都市望海,这款车也不多见,好在他把车子

    停在了这个比较偏僻的地方,而且今天还是大年初一,街上几乎没有人,不然的

    话说不定就要被人围观了。

    对于叶飞来说,车这种东西,只要能开就行了,至于价格贵不贵,甚至开起

    来快不快他都不在乎,若是想赶路的话,别说汽车,就连飞机也远不如他连续瞬

    移的速度。

    此时听蓝雯这么一说,叶飞才注意到这一点,想了想说道:「那这样吧,咱

    们在你们订的酒店附近找个地方停车,不让你的同事们看到不就行了。」

    「那好吧。」蓝雯点头同意了叶飞这个提议,随即又开心起来,长这么大,

    她只在驾校里开过教练车,其它的都还没碰过呢,而现在第一次可以正式开车上

    路,就摆弄起了这种千万级的豪车,这让她在有些忐忑的同时也忍不住十分的兴

    奋。

    由于是第一次上路,而且驾照都考下来两年多了,之前在驾校里学会的东西

    也生疏了不少,所以蓝雯开的并不快,而且还有些摇摇晃晃的。

    叶飞却是毫不在意,别说以他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让蓝雯出事,就算出了事,

    他也可以保证蓝雯毫发无伤,至于车子,撞坏了也无所谓。

    蓝雯他们公司订的是这个县城里唯一的一家三星级酒店,到了附近后,蓝雯

    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停车位把车子停了下来,然后和叶飞一起步行走了过去。

    他们到了的时候,酒店里已经有了不少的人,有的是蓝雯公司的人,也有她

    不认识的,不过也一定是前来聚会的,因为今天晚上,这家酒店已经被他们包了

    下来。

    「哟,这不是咱们公司的雯雯大美女吗,怎么才来呀,说起来也真是难为你

    了,竟然一路走了过来,我记得你们家离这里很远的吧。」刚走到酒店大门口,

    叶飞二人就听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叶飞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二十五六岁,长相颇为甜美的女人正一脸嘲讽的看

    着蓝雯,手里还举着一串车钥匙不住的晃动着,不过这女人的美貌完全就是打扮

    出来了,而且在精心的装扮后,仍是差了不施粉黛的蓝雯不止一筹。

    蓝雯撇了那女人一眼,没有理她,直接拉着叶飞绕过她走进了酒店,然后才

    小声对叶飞说道:「这女人好像对张涛有好感,所以处处针对我,真是有病!」

    「是吗?那张涛为什么不接受她,我看他们两个挺般配的啊。」叶飞一脸认

    真的说道。

    蓝雯自然明白叶飞所谓的般配指的是什么,想想也是,这女人和张涛都是那

    种很浮夸的人,叶飞这么说并没错,只是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却把蓝雯逗得咯咯

    娇笑起来,双手也不自觉得挽住了叶飞的手臂。

    蓝雯的不抵抗政策让那个女人感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郁闷不已,可是又不

    敢一直追着不放,不然要是让张涛知道了,没她的好果子吃,因此只能恨恨的从

    后面瞪着蓝雯和叶飞走远。

    不料,还没走出几步,她竟然看到蓝雯和那个男人窃窃私语起来,后来更是

    搂住了那个男人的手臂。

    这一下,那女人可高兴坏了,忙快步跑到了叶飞二人的前面,转过身来挡住

    他们,她要把这件事闹大,好让张涛看见这一幕。

    这个时候,那女人才注意到叶飞的样子,不由愣了一下,她敢发誓,她这一

    辈子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帅的男人,这让她不由对蓝雯更加的嫉妒了,而且叶飞

    是和蓝雯一起步行过来的,显然是个无钱无的势的穷小子,这种男人,再帅也不

    是她的菜,所以她也不介意一起打击,于是故意大声嚷道:「哟,我还以为蓝雯

    大美人有多纯洁呢,没想到也有了男人了,看这小伙似乎比你小几岁,不会是你

    包养的小白脸吧?不知道让涛哥看到了他会怎么想。」

    被人叫成小白脸,叶飞还没什么反应,蓝雯却先不干了,俏脸一沉,娇喝道:

    「楚红,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第一,他是我,不是什么小白脸,第二,我

    和张涛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我真的养小白脸,他也管不着!」

    本来,听到蓝雯撇清她和张涛的关系,这个叫楚红的女人应该高兴才对,但

    是不得不说,这女人似乎已经变态了,在她看来,蓝雯也必须得喜欢张涛,然后

    在竞争中败给自己,才是最完美的结局。

    楚红冷笑了一声,正准备再说什么,脸上忽然露出了喜悦的神色,因为她看

    到,张涛正大步从外面走进来,于是忙挥手叫道:「涛哥,你快来看,这里有人

    养小白脸呢!」说着,还指了指搂着叶飞手臂的蓝雯。

    张涛脸色阴沉的走了过来,先是对着叶飞二人勉强笑了笑,然后甩手一反常,

    狠狠的拍在楚红的脸上,喝道:「小满兄是我请来的重要客人,你敢侮辱他,

    不想活了是吗?」

    喝斥完楚红,张涛又转身对叶飞二人笑道:「雯雯,小满兄,这女人是个

    疯子,你们别跟她一般见识。」

    第29章、邻家小

    被打之后还被说成是疯子,捂着脸的楚红并没有对张涛表示出不满,反而把

    极其怨毒的目光投向了蓝雯。

    看到这一幕,叶飞的眉头不由微微一皱,心中暗想,这个女人,不能留!

    原本在他的眼里,这个疯女人只不过是一只蚂蚁而已,就算张牙舞爪几下,

    他也不会当事,但是现在却不同了,因为这只蚂蚁已经变成了一只随时都有可

    能咬人一口的毒蚂蚁,他自然不会让对方的机会咬到自己的女人。

    不过,杀这样一个垃圾,自然用不着叶飞亲自动手,而且现在蓝雯也在,那

    就更不行了,不过,这个小县城虽然已经是东南的边缘地带,但仍在凌云会的控

    制之中,头解决这个小麻烦,只是他一句话的事。

    这个小插曲丝毫没有影响到叶飞和蓝雯的心情,很快他们就一起走了进去,

    而张涛也陪在他们身边,至于那个楚红,他却是看都没有再看一眼。

    由于这家酒店的规模并不大,而张涛邀请的人却是很多,所以聚会的地点就

    在一楼的大厅,进去之后,蓝雯便被她一帮早来的女同事拉走了,而张涛做为实

    际的发起人,自然也不能一直陪着叶飞,所以也跟着离开,去招呼他那些同为公

    子哥的朋友了。

    至于叶飞,他可不想混进女人堆里去,而且也不想去看张涛那帮公子哥和一

    群围着他们大拍马屁的男人的嘴脸,于是便找了个偏僻点的地方坐了下来,远远

    的看着蓝雯。

    一般来说,一个比别人都漂亮的女人,在身边女性的圈子里,人缘都不太好,

    这缘于女人那天生的嫉妒之心,但叶飞却发现,蓝雯的人缘却很是不错,这固然

    是因为她那种大方开朗的性格,但若是没些手段,就算再怎么平易近人,也很难

    做到这一点。

    对此,叶飞并没有什么反感,反而更加欣赏

    ?找?请第一???

    蓝雯,极度单纯的女孩虽然可爱,

    但若个个都是这样,都就是一群花瓶了,其实说起来,叶飞身边的女人,大多数

    都不简单,特别是妈妈和姨妈她们这些女强人,更是手腕高超。

    在叶飞看来,在外面手段不凡,足以独挡一面,而在他的面前却毫无心机的

    女人,才是最可爱的,妈妈她们就完美的做到了这一点,而他相信,以后蓝雯肯

    定也会如此。

    在叶飞关注着蓝雯的同时,和朋友们随意聊着的蓝雯也不时得偷偷看他一眼,

    越看越是心动。

    当一个女孩对一个男人有了好感之后,看到的往往都是他的优点,比如此时

    的叶飞,只是面带微笑的静静坐在那里,除了长得帅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吸引人

    的地方,甚至在看他不顺眼的人眼里,他现在的样子还很装逼,但看在蓝雯的眼

    里,却不是如此,她只觉得,这个传奇的男孩是那么的低调而有内涵,旁边那些

    夸夸其谈的公子哥和围着他们拍马屁的男人,根本就没办法跟叶飞相比。

    无聊赖的呆了半个多小时,四点半的时候,蓝雯公司的老总终于到了,对

    此叶飞倒也能理解,虽然这老总需要拍张涛他老爸的马屁,但大小也算是个人物,

    特别是在自己手下的员工面前,架子还是需要摆一摆的。

    那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梳了个大背头,倒是很有领导的派头,来到之

    后也不多废话,直接拍了拍巴掌引起大家的注意,然后便讲起话来,内容竟然大

    部分都是在夸奖蓝雯,说她工作努力、能力出众,等等等等。

    蓝雯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女孩,若是不知道内情的话,听到老总的夸奖自然

    会很开心,但是此时,面对着大家的恭喜,她却是兴趣缺缺,因为她知道,这一

    切都是张涛安排的,她工作努力不假,能力出众更不假,但是她希望得到的是光

    明正大的褒奖,而不是这种暗箱操作,这让她非但没有感激张涛,反而觉得他更

    讨厌了。

    虽然蓝雯自己没有兴趣,但由于她在公司里的人缘非常的不错,倒是得到了

    不少或真心或假意的恭喜,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被张涛打了之后,躲在角落

    里的楚红,此时她看向蓝雯的目光,比刚才更加阴毒,简直就像一条正准备择人

    而噬的毒蛇。

    讲完话之后,这位大领导并没有留下来与民同乐,只是跟张涛他们那帮公子

    哥寒喧了一番便离开了。

    而等那位领导离开后,宴会才正式开始。

    由于参与聚会的大都是同一个公司的员工还有相熟的朋友,所以这一次张涛

    并没有弄成那种便于流动交流的自助餐形式,而是在这大厅里摆了十几张大圆桌,

    让大家自由组。

    张涛原本是想让蓝雯和他坐在同一桌的,不过却被蓝雯给拒绝了,对此他当

    然有些不开心,不过他今天最大的目的就是在蓝雯面前显示自己的实力,这一点

    从那领导对蓝雯的夸奖中就已经显示出来了,所以别的方面他也不想再强求,以

    免逼的紧了会适得其反。

    打发了张涛之后,蓝雯带着叶飞和她几个比较要好的女同事坐在了同一桌,

    而那几位早就在注意叶飞了,此时抓到了机会,啦妈以后蓝雯再三强调叶飞只是

    她的,但叶飞仍是被这七八个姑娘好好调戏了一番。

    对此,叶飞只能报以苦笑,之前三姐的那几个同学是这样,现在这些女人又

    是这样,看来天下的女人都是一样,总是喜欢调戏自己好姐妹的男朋友。

    蓝雯并没有帮叶飞解围,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这场景,越看心中越是疑惑,

    忍不住再次怀疑起那些关于叶飞的传闻来,因为叶飞表现的实在是太温和了,张

    涛在他面前吹牛他不生气,刚才被那个楚红叫成小白脸仍没有生气,现在更是被

    自己的好朋友们轮番调戏,这哪里像是传说中的杀神,简直就是一个十分内向的

    邻家小嘛。

    第3章、望海四公子

    蓝雯的骨子里是一个崇拜强者的女孩,在她看来,男人有副好脾气固然是美

    德,但该有的霸气却更不能少,不然岂不就成了娘娘腔?因此,这一刻,她的心

    里多少对叶飞有些失望起来。

    同时,蓝雯心里也有些发苦,因为自己生平第一次为之心动的男孩竟然没有

    什么男子气慨。

    闷闷不乐之下,蓝雯干脆喝起了闷酒,而且是一杯接一杯,虽然由于这一桌

    几乎都是女的,所以给上的是红酒,但这么喝下去,还是很快就会醉的。

    那些正调戏叶飞的女人很快注意到了这一点,还以为蓝雯是生气了,于是不

    敢再闹下去,把饱受她们「摧残」的叶飞推到了蓝雯的身边,说道:「雯雯,你

    不会这么小气吧,我们也只是跟他开个玩笑而已,现在还给你了。」

    叶飞也有些奇怪蓝雯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于是很温柔的问道:「雯雯姐姐,

    你怎么了?」

    叶飞的温柔非但没让蓝雯开心,反而让她更加的烦燥,这个时候,她宁愿叶

    飞大声骂她或别人一顿,倒不是她有什么受虐的倾向,而是因为那样一来,就能

    证明叶飞是一个有脾气,有血性的真正的男人。

    「没什么,只是忽然感觉有些烦罢了。」虽然心中不高兴,但蓝雯也没有对

    叶飞发作,因为哪怕是有些失望,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对叶飞仍是越来越喜欢,

    这种感觉很矛盾,但却根本不受她控制。

    叶飞还想再劝劝蓝雯,忽然看到一个年轻人飞快的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边跑

    还一边大声得叫道:「涛哥,快,快准备一下,有贵客到了!」

    大厅里的人大多数都不认识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小子是谁,更不明白他说的是

    什么意思,不过,最中央,张涛他们那帮人却明白了,因为这小子也是他们中的

    一员,刚才他们还在讨论这小子为什么没来呢。

    张涛站起身来,先是向蓝雯这边看了一眼,然后才沉声说道:「慌什么,慢

    慢说,到底是怎么事,什么贵客?」

    那小子呼哧带喘的说道:「涛哥,真的是贵客啊,他们现在正在往这边来,

    说是要参加咱们的聚会。」

    「哦?那你说说,都有谁?」张涛仍不慌不忙的问道,心中却非常的得意,

    这个小子越是急切,就越是能衬托出自己的沉稳来,听说有所谓的贵客,还能这

    么云淡风轻的,相信蓝雯对自己的印象能好上不少吧。

    那小子说道:「有强少和他表哥文少,还有,还有……」说到这里,有些吞

    吞吐吐出来,一幅不敢说的样子。

    「还有谁,你倒是说啊!」只是听到前两个名字,张涛就已经心中狂跳了,

    所谓的强少,乃是他们这个县县长的儿子,是张涛平时都得巴结的人物,至于强

    少的表哥,更是市里一位领导的公子,而听这小子的意思,他们两位似乎还不是

    要人物,因此张涛虽然仍在假装镇定,但声音却已经急切起来。

    「是……是望海来的张羽张少,人称羽公子,据说还是望海四公子之一。」

    那小子一口气说完,忍不住抹了抹头上的汗,刚才虽然只是见了那位羽公子一面,

    但压力就已经山大了,此时哪怕只是说出对方的名字,就让他紧张不已。

    「啊!」张涛也是一声惊呼,他们这个县,虽然并不属于望海,但却离的不

    远,而望海又是国内最重要的几个城市之一,从那里来的大人物,对于他来说,

    甚至比省城来的威慑力还要大。

    这一刻,张涛再也装不下去,慌忙离座而出,带头向外面迎去,别看他能在

    这地方称王称霸,但格局还差得远,望海来的公子哥,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简

    直就像古代的皇族一般,更何况对方还是四公子之一,虽然现在所谓的四公子已

    经名存实亡,甚至还死了两个,但仍是不他们所能望其项背的。

    此时,张涛的那些朋友也纷纷反应过来,忙不迭得跟着跑了出来,他们此时

    和张涛的心情是一样的,既忐忑又兴奋,如果能巴结上这么一个大人物,他们以

    后肯定会更加牛逼,但若是一个侍候不好,说不定会带来灭顶之灾。

    张涛他们说话的时候,大厅里很静,所以大家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对于这

    些普通人来说,所谓的望海四公子所带来的震惊反而远不如张涛他们,原因还是

    那句话,格局问题,在他们看来,什么望海四公子,无非和张涛他们一样,都是

    些靠着家里作威作福的公子哥而已,当然,这个观点也没有错就是了。

    叶飞此时却是微微皱了下眉头,什么望海四公子,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些随手

    就能摁死的小人物罢了,自然不会给他造成什么困扰。

    但是别忘了,这个张羽可是和他打过不少交到的,万一被这家伙看见,再当

    众说出自己的身份,对叶飞而言是没什么,可是却会对蓝雯造成很大的影响,起

    码想继续在这公司继续安心工作是没希望了,甚至继续住在这里也会不断的被那

    些想拉关系的人打扰。

    于是,叶飞低声对蓝雯说道:「雯雯,我想去下洗手间。」

    「嗯!」蓝雯点了点头,刚刚舒展开的秀眉却又皱了起来,她自然明白叶飞

    为什么要躲,更清楚他这完全都是为了自己,可是,叶飞对她越体贴,她却反而

    越不高兴,此时的她已经钻进了牛角尖,一心想让这个自己生平第一个喜欢上的

    男孩能霸气一点。

    叶飞敏锐的感觉到了蓝雯的不开心,不过此时他的灵觉也感应到一帮人已经

    走到了酒店的大门口,于是只好先把心里的疑惑压了下去,快步向洗手间的方向

    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