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野蛮人 第611章 种玉艳婶娘(下)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乖婶婶,侄儿疼你!」

    叶飞心中大乐,也不再逗弄许舒云,双手捧住她丰满的玉臀,腰肢用力向前

    一顶,粗壮的大鸡巴快速挤开婶婶骚屄里温暖嫩滑的娇肉,全部插了进去。

    「哦」

    尽根而入的快感让婶侄二人都爽得低叫了一声,被欲火弄得难受之极的许舒

    云还没有等叶飞开始抽插,就动得扭动起了大屁股让侄儿的鸡巴在自己的屄里

    开始翻云覆雨。

    叶飞知道婶婶是浪得狠了,也没有让她一个人劳累,将上身趴在她的背上,

    双手伸到前面一手一个握住她那对大奶子时重时轻得揉捏着,腰肢快速得挺动,

    一边用大鸡巴将她成熟而又娇嫩的小骚屄肏得滋滋作响,一边淫笑着问道:「乖

    婶婶,告诉侄儿,我肏得你舒服吗?」

    许舒云被他肏得身心俱爽,只觉得自己这一生得到的所有快乐加在一起都不

    及这一刻,为了报答侄儿把自己弄得这么舒服,于是如他所愿得大声浪叫起来:

    「舒服好舒服乖侄儿大鸡巴亲侄儿你把婶婶肏得太爽

    了婶婶最喜欢侄儿的大鸡巴了亲侄儿婶婶的小骚

    屄天天都要让你的大鸡巴肏只要你开心肏死婶婶都没

    关系哦啊好爽大鸡巴侄儿快再用力把婶婶的

    骚屄肏化吧」

    见婶婶这么上道,叶飞心中更乐,不但肏得更加起劲,而且进一步刺激她道

    :「我的浪婶婶,告诉侄儿,是侄儿的鸡巴好还是叔叔的鸡巴好,我们谁肏得你

    更舒服呢?」

    「啊哦亲侄儿世上你的大鸡巴最好了没有人能

    比你肏得婶婶更舒服婶婶最喜欢让亲侄儿肏了乖乖

    好侄儿继续用力肏你的亲婶婶呀好舒服你要把婶婶

    肏死了」

    心中的最后一丝矜持让许舒云没有说出叶凌天的名字,但她话里的意思却已

    经足够说明了。

    听到美艳婶婶的承认,叶飞既得意又开心,得意的是,自己已经用大鸡巴彻

    底得惩罚了这个成熟美艳毫不输于妈妈的绝世美妇,而开心的却是,叔叔在婶婶

    心里的身影终于被自己的鸡巴彻底击散,从而让婶婶真正的接受全新的生活。

    在这样的心情下,叶飞肏得更加起劲,小腹将婶婶肥美的大屁股撞击得啪啪

    作响,大鸡巴在婶婶的小骚屄里进出间,更是带出了她大量的淫水,随着二人的

    撞击飞溅开来,弄得满床都是。

    虽然昨晚已经被他肏了一夜,但是许舒云仍是不能承受他如此大力的肏干,

    没过多久,就尖叫着泄出了自己今晚的第二股阴精,性感的娇躯再也没有力气支

    撑,软软得趴了下去。

    叶飞并没有给许舒云慢慢体味高潮的时间,因为从妈妈她们那里他已经得到

    了一个结论,像她们这样虎狼之年的成熟美妇,需要的是接连不断的高潮,直到

    把她们肏得再也没有力气承受,才能真正的满足她们,于是叶飞立马将鸡巴拔了

    出来,随着鸡巴的撤离,一大滩淫水被带出来,尽数流在床单之上。

    不过此时正欲火如焚的婶侄二人谁也顾不上这些,叶飞将婶婶的娇躯翻转过

    来,让她仰躺在床上,双手抬起她一双晶莹修长的玉腿抗在肩头,大鸡巴顶住婶

    婶那还在轻轻收缩的小骚屄,摩擦了几下便毫不停留得一捅而入,开始了又一轮

    的狂抽勐插,直把成熟美艳,而又充满着知性气息的婶婶肏得彻底成了一个淫娃

    荡妇,随着他的肏干不住得浪叫着,大屁股更是飞快得旋转,配着大鸡巴的进

    出。

    叶飞干得兴起,性将婶婶的一双玉腿用力压向她的胸前,使得她的小骚屄

    更加的凸出,而自己则是双手双脚撑着床面,大鸡巴彷佛钻井一般在婶婶小骚屄

    里疯狂捣弄,同时低下头去,在她的脸上、嘴上不住得亲吻着。

    许舒云出身书香门第,从小便知书达理,当初和叶凌天虽然相爱,但是夫妻

    二人很有一种相敬如宾的感觉,甚至连做爱都很少,她又哪里经受过如此疯狂的

    肏干?何况现在这么大力肏她的侄儿更是长了一根超神器一般的大鸡巴,一时间

    直被肏得魂飞天外,双目翻白,小嘴张得大大的,可是却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只有在叶飞吻上去的时候,才会本能得和他唇舌交流几下。

    叶飞如此的肏干,就连那些真正身经战的荡妇也要受不了,更何况婶婶这

    样的良家女人,只是片刻,性感的娇躯便是一阵痉挛,跟着泄出了大股的阴精。

    叶飞有心让婶婶尝试一下真正的极乐,在她泄身后根本一秒也没有停留,继

    续以这个可以插得最深的姿势大力肏弄着她,大鸡巴将她成熟而又娇嫩的小骚屄

    捅得白浆直冒。

    以同样的姿势,叶飞把许舒云往复一边高潮了五次之多,娇躯最后一次痉挛

    后,许舒云原本红润的俏脸变得苍白起来,重重得倒在床上,呼吸也极为微弱。

    叶飞毫不担心,通过二人的交之处,将一股精纯的炫阳决真气渡了过去,

    很快便填补了婶婶已经耗尽的精力。

    过了好一会,许舒云才幽幽得转过一口气,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叶飞问道:

    「我是死了吗?」

    「是啊。」

    叶飞笑道:「你已经被我给肏死了,而我也被你吸干了阳气,也同样死了,

    咱们现在正在地府。」

    许舒云听叶飞这么说,哪里还能不知道他是在跟自己开玩笑?温柔得笑了笑

    ,再也支撑不住,沉沉得睡了过去。

    叶飞笑着叶她的俏脸上一吻,也跟着睡了,他之所以会把婶婶弄得这么厉害

    ,正是因为炫阳决的妙用,不然他可不舍得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