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95章 雨夜的糜乱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叶飞深知许舒云和叶凌天的感情,他们两个是经过自由恋爱在一起的,婚后的生活要比自己的父母幸福的多,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叶凌天去世后叶飞才更怕她会受不了这个打击,而且他对这位充满了知性美的性感大美人也有了别的想法与感情,所以他怀着爱怜交加的心情在美人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在了她的身边,而这些,显然是很管用的,由于他的存在,许舒云并没有崩溃,反而对他产生了深深的依恋。

    等到心情彻底平复下来,许舒云又刻意得和叶飞保持了距离,但这并没有让叶飞失望,反而更加的开心了,因为自己现在身为叶家唯一的男人,她依靠自己是应该的,如此疏远自己,正说明她的心里有问题,如果不是的话,她不可能会这样。

    但是刚才许舒云的那声梦呓却让叶飞心里很是失望,以为自己的一番努力都是白费了,她的心里还是只有叶凌天一个,正准备黯然离开,不料她的最后一句话却又让叶飞心里重新涌起了希望。

    已经走到门边的叶飞又重新走了去,却床边坐下,看着许舒云那充满了纠结之色的俏脸,不禁很是心疼,忙伸手握住了她一只伸出被子外面的小手。

    感觉到叶飞大手的温暖,许舒云似乎是安定了下来,同时也有了勇气,继续说道:“凌天,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应该背叛我们的感情,可是我就是忍不住会想会,会依恋他,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

    说着,脸上又露出了一抹无助的表情。

    叶飞心知她说的那个“他”分之就是自己,心中不由大喜,急忙顺着她的话说道:“既然喜欢他,那就大胆得和他在一起吧,我最希望看到的,是你和静静可以快乐,只要你们能快乐,我也就放心了。”

    虽然叶飞并没有刻意得去模仿叶凌天的声音,但是这句话还是给了许舒云莫大的安慰,俏脸上的纠结之色尽去,睡容也变得安祥起来。

    看到许舒云睡得这么安稳,原本想做些什么的叶飞却又不忍心打扰她了,于是轻轻掀起被角,将她那只小手慢慢放了去,就打算离开了,反正机会以后有的是。

    不料他才刚刚放手,熟睡中的许舒云忽然焦急起来,双手在空中乱挥,嘴里叫着:“小满,小满,不要离开我,静静离不开你,我更离不开你,求求你不要走好吗?”

    “放心吧,我不会离开你的!”叶飞急忙又抓住了许舒云的手,柔声安慰道。

    许舒云这才又安静了下来,不过叶飞此时却无法保持平静了,因为刚才的动作,许舒云身上的被子已经被彻底掀到一边,而她身上那件宽松的睡衣由于之前的动作也被崩开了两个扣子,而且还歪到了一边,最重要的是,她在睡衣里面,并没有穿别的衣服,如此一来,她胸前一只巨大而丰挺的玉球就毫无阻碍得呈现在了叶飞的眼前。

    丰盈如玉碗倒扣,白嫩若美玉雕琢,这尺寸、这形状、这颜色,简直是太完美了,一点都不输于柳亦茹她们,叶飞心里暗赞着,双目紧紧得盯着它,好想用力得摸它亲它,特别是顶端那嫩红色的小凸起,更是引起了他巨大的食欲。

    用力咽了口口水,又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本就是强忍着心中火焰的叶飞此时再也忍不住了,猛得低头将那小小的头头含了进去,轻吸慢咬起来。

    胸前的舒爽让许舒云心的焦急尽去,秀眉也瞬间舒展开来,俏脸上更是涌起了一抹异样的红晕,嘴里发出了动人的娇吟,喃喃得说道:“小满……小满……嗯……”

    听到她在舒服的时候叫的是自己的名字,叶飞心中更喜,大嘴继续品尝着美妙,右手握着许舒云的小手,而左手却是慢慢得探进了她的睡裙,不是叶飞太过急色,而是他知道,对于许舒云这样熟透了的,更是处在虎狼之年的女人来说,最需要的就是直接的刺激和彻底的征服,至于花前月下那一套,那是用来对付没有什么性经验的小女孩的。

    果然,当叶飞的大手顺着婶婶光滑的玉腿摸到她最神秘的地方时,发现那里早已水流成灾,甚至连她那条颇为保守的小内裤也给湿透了。

    见美人已经情动,叶飞心中大喜,快速得将她那小内裤的裆部用手指挑起,然后把大手伸了进去,直接摸到了婶婶那自己一直幻想,却从未摸到过的骚屄上,那里热热的,湿湿的,当叶飞把一截手指插进去后,还有种很自然的吸力。

    被摸屄而产生的巨大快感让许舒云慢慢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只是这几天她一直休息得不好,此时虽然醒了,但神智还有些迷糊,在看到叶飞正在吮吸自己的奶子,并且感受到屄上的快感后,还以为自己是在做以前那样的梦呢,这种梦她一点也不陌生,这段时间以来,可以说是经常做,而梦里的男角一直都是叶飞,所以她更加的不会感觉奇怪。

    由于是在“梦里”许舒云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端庄于文静,开口求欢道:“小满,好孩子,别逗婶婶了,快点像以前一样用你的鸡巴肏婶婶的屄吧!”

    以前?叶飞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不过对于婶婶的用词,还是感到一阵惊讶,不过更多的却是兴奋,于是停止了手口的动作,一把扯去婶婶的睡衣和内裤,拉起她两条玉腿搭在肩头,握住自己的鸡巴,用粗糙的龟头在婶婶娇嫩的小骚屄上用力摩擦着,笑道:“婶婶,我要肏你了哦!”

    “好孩子,快来吧,婶婶要你肏我!”

    许舒云被磨得更加的骚痒,动挺起了大屁股,迎向叶飞的鸡巴。

    叶飞哪里还会再迟疑,用巨大的龟头顶开婶婶紧凑的屄眼,用力向里面插去。

    “哦……”

    那从未有过的充实涨满感觉让许舒云爽得长长的娇吟了一声,不过神志也彻底清醒过来。

    看到自己现在和侄儿的这个姿势,许舒云瞬间惊呆了,愣愣得看着叶飞,不敢相信得说道:“小满……你……”

    “这不怪我哦,是婶婶你要求我肏你的。”

    叶飞笑着说道。

    “我……”

    许舒云本就被强烈的欲火弄得通红的俏脸上又红了一分,心中更是羞涩难当,经过叶飞这么一提醒,她也想起了刚才的事,想起了自己说出的那些淫荡的字眼,要知道,这些词语她可是连在叶凌天面前都没有说过的。

    叶飞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一边开始慢慢得抽插,一边问道:“好婶婶,我肏得你舒服吗?”

    许舒云心中更羞,性转过头去不理他了,而叶飞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同时低下头去舔吻婶婶胸前那对美妙的大奶子。

    许舒云哪里经受过如此巨大的鸡巴的肏干?更何况现在还是被叶飞两面夹击,所以很快就有了高潮的反应,但是就在此时,叶飞却是突然停了下来,并且用力压紧了婶婶防止她自己动,嘴里问道:“好婶婶,告诉我,是我的鸡巴大还是叔叔的大啊?”

    叶飞此时故意提起叶凌天,并不是为了逗许舒云,而是为了让自己成功得占据美人的芳心,他知道,现在婶婶心里还有着纠结,可以说,在她的心里,现在是同时有着两个男人,一个是自己,一个是已经去世的叔叔,如果不把这个问题摆到明面上,或许她会一生都如此纠结下去,这可不是叶飞想要的,所以他才故意在这个时候提起了叶凌天。

    果然,在叶飞问出这个问题后,许舒云的俏脸上生出了一抹挣扎之色,不过那强烈的欲火却让她根本没有心思想太多,在自己动了几下没有用后,性答道:“是你的大!”

    在说出这句话后,许舒云感觉自己心里莫名得一松,之前的那种纠结一下就消失了,现在虽然还是忘不了叶凌天,但是却成功得把他当成了过客,而叶飞的身影则是迅速得占据了她整个芳心。

    “原来是我的大啊,那是不是我肏得你更舒服呢?”

    叶飞笑问道。

    “小坏蛋,不许说!”

    许舒云放弃了纠结,心里只剩下了无尽的羞涩与快乐。

    叶飞一边继续抽插,一边问道:“不话说什么啊?”

    “不许说那个肏……啊……啊……肏死我了……”

    许舒云话刚说到一半,叶飞忽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结果本是想阻止叶飞的她却喊出了这样的一句来。

    叶飞心中大乐,更是不要命得肏干起来,很快就将许舒云送上了颠峰。

    稍稍休息了一会,叶飞抱紧了许舒云,说道:“婶婶,以后做我的女人好不好?”

    “好,婶婶要做你的女人,永远陪着你,给你生儿育女。”

    许舒云喃喃得说道,此时的她无论身心都已经被叶飞彻底征服,所以也不想隐瞒自己的想法了。

    叶飞笑道:“可惜我没办法生儿子,好婶婶,你就帮我生一个像你一样漂亮可爱的小女儿好不好?”

    “好,婶婶帮你生个女儿。”

    许舒云又是连声答应。

    叶飞心中更喜,忽然抽身离开了许舒云,大鸡巴也撤出了她紧凑的骚屄。

    许舒云正值虎狼之年,又是刚刚把身心都交给叶飞,一次的高潮哪里能满足她?于是很不满得说道:“你干嘛呀?”

    “婶婶这个美妙的身体,我当然要好好得品尝一番了。”

    叶飞笑着说道,说完攀爬在婶婶的身体上面,像匍匐在婶婶玉体上的一头雄狮,壮硕的躯干完全覆盖住下面那付令人垂涎的曼妙胴体,接着便低下头去舔舐婶婶的粉颈、肩头,然后是右边那团白馥馥的丰腴乳峰,直到他把整个右奶子舔舐够了以后,才开始去吸吮那粒樱桃般的奶头,只听叶飞啧啧作响地尽情吸吮着婶婶的敏感地带,同时将整个身躯缓缓地压到婶婶身上,他紧贴着婶婶嫩滑细致的惹火胴体,不但转向去吸吮婶婶的另一个奶子,一双大手也再度在婶婶的身上爱抚、搓揉起来,直把许舒云弄得是颦眉蹙眼,频频辗转着臻首,一双玉手在叶飞背上抚摸。

    许舒云体内已经被点燃了欲火,叶飞的举动也越来越火热,他把婶婶的裤子脱去,右手伸到她的嫩屄上揉弄,左手搓揉着婶婶的乳峰,脑袋也逐渐往婶婶的下半身移动,他先是吻噬着婶婶乳沟,然后一路吻到婶婶那深邃而迷人的肚脐眼上,不断又吸又舔,还不时用舌尖去呧刺那漂亮的小凹洞……许舒云那堪如此的折腾,只见她双手用劲抱住侄儿、两条修长白皙的玉腿轻轻发着抖、胸膛激烈地上下起伏、下体也更加润湿而骚痒起来,虽然她紧紧咬住下唇,但是低低的哼吟从齿缝间溜了出来。

    叶飞热呼呼的嘴巴已经贴住她平坦而光滑的小腹,轻吻慢舔,舌头不停地往婶婶的屄洞处蠕动前进,右手也开始往下探,猛力一抠,在婶婶还来不及发出叫喊的瞬间,两根手指头,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闯入婶婶的骚屄里。

    而婶婶张着小嘴,也不知是想说话还是呐喊,只见她双手腾空乱摇,水汪汪的眼睛痴迷地望着叶飞在她小腹上钻动的脑袋,那乌黑的头发散乱着,婶婶心头一荡,叶飞的两根手指业已又深入了一个指节,只听婶婶发出一声既幽怨又荡人魂魄的哼声,俏丽的脸上羞赧无限,两只手也不知是在推拒还是摇晃叶飞的肩头,显得无比的娇柔软弱,而那紧夹的大腿根处,却再也难以抗拒叶飞的挑逗,那叫婶婶浪得滚烫淫液,正汨汨而出、流淌在叶飞的掌心和手背上……这时叶飞的嘴唇已经贪婪地吻向婶婶秘洞的最上端,当那热呼呼的嘴巴贴上婶婶的阴唇时,婶婶浑身一紧,终于忍不住地轻呼起来:“啊……啊……好……好侄儿……哦……侄儿……我要……不行啦……嗯……喔……啊……啊……侄儿……快……停……啊……好痒哟……啊……”

    但叶飞对婶婶的哀求置若罔闻,只是一迳地猛舔婶婶的阴唇,两只已经深陷在骚屄内的手指,也慢慢地抽插起来,这项舔穴和插屄同时进行的挑逗,让婶婶兴奋的蹭蹬着双腿,一双柔荑轻轻揽着侄儿的头,口中则发出淫荡的哼声:“噢……好侄儿……啊……好老公……啊……啊……啊……侄儿……你好会玩啊……噢……哎呀……啊……侄儿……你把……婶婶……挖得……好痒……好难过喔!”

    叶飞暂时停止了舔屄的动作,他抬头望着婶婶说:“婶婶,把你的大腿张开,让侄儿好好尝尝你的美屄!”

    婶婶满脸桃红睇视着叶飞,当两人四目相接的那一刻,婶婶冲叶飞飞了一个勾魂的媚眼。

    叶飞看到婶婶淫荡的样子,立刻加紧右手那两根手指抽插的动作,那猛戳急戮的强烈磨擦,让婶婶马上感到骚屄里传来的阵阵快意,那酥痒难耐的快感让许舒云浑身发软,臻首往后一仰,整个人四肢摊开来。

    叶飞快马加鞭地戳弄着她的小浪屄,而且再次催促着婶婶说:“快!宝贝婶婶,把你的大腿张开,让侄儿帮你好好的舔个够!”

    婶婶分开双腿,任侄儿的舌头在她的白虎屄上肆虐,她的淫水越来越多了……忽然叶飞抽出他一直在挖掘骚屄的右手,口中发出一声呼啸,整个身躯猛地蹦跳而起,在婶婶还摸不清楚他的动向之际,叶飞已跨跪在婶婶身上,他用两个膝盖分别压住婶婶的双手,一根红得发紫的粗长大肉棒,在婶婶深邃的乳沟间活蹦乱跳,紫色大龟头,恰好就碰触着婶婶性感的嘴唇。

    婶婶亢奋的看着这根大鸡巴,叶飞双手用力挤压着婶婶那对充满弹性的大奶子,他一面轻轻耸动着屁股,开始在婶婶傲人的胸膛上打奶炮,一面恣意把玩着婶婶的粉嫩小奶头赞叹道:“喔……婶婶……你真美……奶子长得好棒!……哦……宝贝……你的奶子把我磨擦得好爽……喔……赞!”

    叶飞挺耸的动作越来越快,那硕大滚烫的龟头不断顶撞到她的脸颊和下巴,而叶飞有时会用手扶握着鸡巴,故意用龟头去拍打婶婶艳丽的脸蛋、或是以龟头去磨擦她的双唇和嘴角,这种火辣而淫猥的撩拨,让婶婶兴奋得浑身颤抖,不时的用舌头在龟头上舔舐……叶飞似乎打够了奶炮,他忽然挺腰向前,把大肉棒直往婶婶的眼前送,一手握住鸡巴,一手扶着婶婶臻首,开始用大龟头去刺戮和磨擦婶婶的嘴唇,用

    找2?请第?一

    大龟头去摩娑婶婶的嘴唇、一边用左手的大拇指拨开婶婶的双唇,然后用大拇指去刷弄她的贝齿,这招把婶婶逗得是媚眼如丝、鼻息愈来愈急促,轻启贝齿,虽然那条小缝并不足以让叶飞的大拇指伸入口腔里,但却可以让婶婶伸出她香润柔滑的舌尖,轻巧而淫荡地舔舐着叶飞的大拇指,看来婶婶想要品尝大肉棒了!

    叶飞不急不徐地让婶婶吸吮和舔舐大拇指,直到婶婶将大拇指全部含进嘴里,才又将食指也伸入她的口腔里享受,他一面掏弄、搅拌着婶婶湿漉漉的口腔,一面则尽情体会着婶婶灵活而热情的舌头,和他那两根手指头的缠绵与战斗。

    片刻之后,叶飞发现婶婶满脸春色地斜睨着他,知道是到了打铁趁热的时候,他连忙移动腰杆、抽手指头,把整支大鸡巴往婶婶的樱桃小口一阵猛凑,婶婶伸出香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快地在叶飞的大龟头上点触了两下,并且轻盈地舔舐了一小段柱身……叶飞被她这么欲拒还迎的挑逗之后,一根粗长的大肉棒霎时更加趾高气扬起来,那大龟头活像朵会自行悸动的大草菇,在婶婶的鼻尖上不停地昂首示威,婶婶这时俏脸更红,舌尖动得更快了。

    叶飞用大龟头挤开婶婶的嘴唇,一面用大龟头磨擦着婶婶两排贝齿、一面气息浓浊地要求着婶婶说:“好婶婶,快、快张开嘴巴……快把侄儿的龟头吃进去!别逗我了!快给我舔舔!”

    “谁叫你刚才逗我来着!”

    婶婶看起来像是在拒绝叶飞的需,但她左闪右躲的艳丽脸蛋却很快地静止下来,她轻轻喘着气,一双充满梦幻与迷离的水汪汪大眼睛,定定地仰视着满腔野望的叶飞说:“啊……侄儿……这样……真好……好香的大鸡巴!”

    婶婶紧紧咬住叶飞的龟头前端,而且两排贝齿逐渐加重力道,把那一小截龟头的肌肉咬住不放,直到叶飞既痛又爽的呻吟出来,婶婶才稍微放松牙床,让那已被她咬到发麻的龟头得到些许释放,然后婶婶再用她灵巧的舌头温柔地舔舐着被她咬过的地方,当叶飞浑然忘我地享受着婶婶的馈时,婶婶便轻巧地将他的大龟头吐出来,随即又换个角度将那团肌肉的一小部份咬住,放在口中缓慢而技巧地啃噬着……如此周而复始的咬吻舐了大半个龟头之后,叶飞变换了个跪姿,好让原本婶婶被他压制住的双手重获自由,接着叶飞便不断耸动着屁股说:“喔,骚婶婶,没想到你吃鸡巴的功夫这么厉害……把侄儿舔得好舒服!快把侄儿的龟头整个含住……哦……快点……真舒服!”

    而婶婶用她的一双柔荑握着叶飞粗壮的柱身,然后将咬在口中的部份龟头吐出来,开始贪婪地舔舐着整个大龟头,偶尔还发出梦呓般的哼声说道:“噢……侄儿……你的……鸡巴……好大喔……真的好大……一根……嗯……哦……连……龟头……都好大……一个……喔……”

    叶飞低头看着媚眼痴迷、满脸春色的婶婶,不禁由衷地赞赏道:“喔,骚婶婶……你真美!……”

    婶婶更加卖力的吸吮着他雄壮的大龟头,同时一手套弄着他的柱身、一手爱抚着他毛茸茸的大阴囊,硬是把叶飞服侍得挤眉蹙眼、怪哼连连,一付七窍都快要冒出烟来的亢奋模样。

    终于,叶飞再也按捺不住,他迅速跳到床下,同时一把将婶婶拉到床边,形成婶婶脑袋倒垂在床缘外,而整具白皙动人的丰满胴体则横躺在床舖上的撩人姿态。

    接着叶飞双膝跪地,让婶婶在他胯下倒悬着臻首,再度帮他口交和手淫并进地服侍起来,而他则尽情流览着婶婶完美无瑕的惹火身材,随后他那双大手也没闲着,起初他只是爱抚着婶婶巍然耸立的双峰,但随着那粒小奶头越来越怒凸的挑拨,叶飞头一低便俯身去咬住婶婶右边的奶头,也学婶婶在啃噬和吸吮他的龟头那样,一含入嘴里便给她来了个吸、吮、咬、啃、噬、磨一应俱全的满汉全席。

    在他才甫一放弃右边的小奶头,正想转向左边的奶子攻击时,婶婶那颗被他夹在胯下的脑袋已然激烈的摇晃起来,并且口中“咿咿唔唔”的浪哼不已,叶飞低头欣赏着鬓发凌乱、乌云倒悬的俏婶婶脸上那种欲火焚身的表情,知道是该火上加油的时刻了,只见他腰一沉、屁股一挺,整个大龟头便想挤进婶婶的口腔里,婶婶只是发出一声嘤咛,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檀口一张便把叶飞的大龟头含住了大半个,只是那硕大的尺寸,还是叫婶婶努力了好几次,才勉强把它全部吃到嘴里去。

    叶飞满意地看着婶婶的演出,并且发现她还不忘在口腔里继续舔舐着他的马眼和龟头,叶飞心头大乐,赶紧扭腰耸臀,轻轻的抽插起来,而婶婶也乖巧地尽量张大自己的嘴巴,好让叶飞能痛快的捣弄和抽插……叶飞一寸寸的逐步深入,直到他的大龟头已紧密地封住婶婶的喉头,让她噎得差点喘不过气来,一双玉手紧张地反抱着他的屁股乱打乱拍,叶飞才满意的抽出一半柱身,让婶婶能够轻松的喘口气,然后同样的封喉游戏又再度展开,而婶婶似乎对这玩法感到相当有趣,丝毫不以为苦的配着叶飞的每一次刺戮。

    看着婶婶蠕动不已的雪白胴体,叶飞忍不住又俯身咬住她左边的小奶头,依样画葫芦的给它来了次满汉全席的盛情款待,而这一婶婶显然更加欢喜,只见她两脚乱踢、嘴里“叽叽咕咕”的不知想说些什么东西……但叶飞也已玩得兴起,他的双手引导着他贪婪的嘴唇,开始由婶婶的双峰往上爱抚和吻舐,他从婶婶的胸膛一路印烙到她平坦的小腹,接着两只手的食指同时反抠而入,深深地探进婶婶湿糊糊的屄内,随后那两只食指又往外用力一扳,让婶婶的嫩屄呈现出了一个既幽深又妖艳的粉红色小圆洞,那湿热而粉嫩的骚屄膣肉,叫叶飞看得目眩神迷,他脑袋一低,便如获至宝般的舔了下去。

    婶婶动地张开她修长的双腿,高高地举起在叶飞的后脑勺上方,不时还会来上一阵子淫靡异常的踢动和伸展。

    而这场贪婪而狂乱的69式口交,并未在婶婶又叫又笑的快乐呻吟中轻易告终,因为叶飞在舔遍婶婶整个嫩屄、也用舌尖深入她的屄洞数十次以后,依然感到意犹未尽,他一边大口、大口地吸啜着婶婶大量渗出的蜜汁、一边把婶婶环腰抱住,然后便猛然站立起来,形成婶婶玉体倒悬、两脚笔直朝天蹭蹬的顶级淫秽画面。

    婶婶虽然对这个倒挂金钩的口交姿势略感讶异和惊慌,却也很快地便臣服在那种空前的新鲜感和极度的刺激当中,她双手紧抱着叶飞肌块分明的健壮屁股,嘴里则啧啧有声地尽情品尝着叶飞的龟头与柱身,而她那蓬倒泻而下、末梢堪堪及地的亮丽长发,也随着她脑袋的动作而摇晃飘动……就这样,一对坠入肉欲深渊中的婶侄,皆已浑然忘我地上演着一幕超高难度的直立69式口交热戏。

    叶飞好像要一口把婶婶屄里的淫液全部喝光,只见他埋首在婶婶的腿根之间,使劲地猛吸着婶婶的两片阴唇和屄口,直到婶婶浑身颤抖,含着大龟头的小嘴嗯嗯哦哦的不断发出怪声,他才满意地松开嘴唇,把婶婶迅速地放床上……然后他一个鹞子翻身跳上床去,两腿一跪、双手立即抓住婶婶的脚踝,将她那双修长白皙的玉腿架得老开,紧接着叶飞凑向前去,将他的大龟头对准婶婶那湿成一遍的美屄,腰杆大力一挺,一支硬梆梆、足足有二十二公分长,粗若儿臂、筋脉毕露的大肉棒,“滋”的一声便入了二分之一……随着龟头强而有力的闯入,叶飞也“喔……”

    的一声,发出了畅快无比的呻吟,而婶婶也“啊……噢……喔……”

    的绽放出一长串快乐的浪叫声,婶侄俩声息此起彼落、互相辉映,构筑出人间最为不伦的一幅淫秽春景。

    叶飞一击得逞,又看到婶婶淫骚的哼哼哦哦,不禁心头大乐,连忙腰杆一耸,开始大力的顶起来,他快速而凶悍的抽插着婶婶湿淋淋的小浪屄,但却非常有技巧地控制着插入的深度,绝对保持有五分之二的长度露在阴部外面,似乎不想让婶婶很快就尝到他整支大肉棒全部顶入的滋味,然而尽管如此,婶婶还是已经被他干得臀摇乳荡,一双玉手胡乱的到处抓扯着床单,有时闭眼蹙眉、有时星眸半掩,那歙动的娟秀鼻翼和那半开半的樱桃小口,让叶飞看得神为之夺,彻底沉沦在婶婶美绝人寰的灵与肉当中。

    只见婶婶双手紧紧反扳着自己的双腿,然后将两脚伸展至她的肩膀旁边,同时口中急切的哀求道:“噢!……侄儿……快……快点……把你的大鸡巴……整根……插进来……啊……噢……求求你……侄儿……我要……呀……求求你……侄儿……请你……用力……哦……把人家……操到底……喔……求求你。”

    叶飞看见婶婶如此淫荡的反应,赶紧把原本抓住她足踝的双手转移到她的香臀下捧着,然后身躯整个压叠而上,准备要来个长抽猛插,让婶婶好好地快乐一番。

    叶飞将鸡巴抽退至婶婶的秘洞口,狠狠地插而入后,鸡巴就被婶婶的小浪屄紧紧夹住,把他的大龟头吸夹得阵阵发痛,叶飞伏下身子一边轻吻着婶婶那怒凸的奶头、一边称赞着婶婶说:“骚婶婶,你的屄好紧……把侄儿夹得好舒服!”

    婶婶浪笑着还耸臀扭腰,去迎她亲侄儿的缓抽慢插。

    叶飞这时可不再温柔了,他忽然两手从婶婶的香臀下抽出,改为去攥住她大张着的两只小腿肚,然后他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到下半身,开始像在对付仇敌一般的疯狂撞击起来,那种狂插猛抽、次次长驱直入、下下直捣黄龙的凶狠与残暴,马上使婶婶被他操得庛牙咧嘴、浪叫连连,令人摸不清楚婶婶到底是痛苦还是欢欣。

    而叶飞却一秒钟都没停止,只见他干得咬牙切齿、额头青筋直冒,像油渍一般的汗水不断地滴落在婶婶香汗涔涔的玉体上,但他依旧不肯稍微休息一下,只是一味地埋头苦干、硬冲硬插。

    就在叶飞锲而不舍的猛烈叩关之下,婶婶的骚屄

    ◢?第一||?

    膣肉已逐渐松弛下来,虽然仍旧会一吸一夹的包覆着龟头,但却已是爱液奔腾、殷殷期待着被大鸡巴不挺的操干,从婶婶的四肢已如八爪鱼般的死命攀附在自己身上忘情缠绕的模样,叶飞当然晓得,婶婶是如何的舒服。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叶飞将他那根发烫而硬若石头的大肉棒,笔直地往婶婶的浪穴最深处凶悍地贯干下去,只见婶婶被他这一下操得神情似悲又苦,连眼角都迸出了泪珠,那微微发颤想叫却发不出声音的檀口,像条脱离水面的鱼儿般大大地张开了好几,一头濡湿而散乱的长发随着她左右摇摆的脑袋披散翻飞,而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也幽怨且深情地望着身上的男人……叶飞看着眼下明眸皓齿、乳浪荡漾不止的性感尤物,再也顾不了她是谁了,他倏地大喝一声,开始大刀阔斧的奋力冲刺,只听两人下体互相撞击时发出的清脆“霹啪”声充塞了整个房间,再来就是越来在她侄儿像台重型打桩机那样威猛的强力撞击之下,终于在喉咙“咕咕噜噜”的发出一长串怪音以后,爆发了一声令人耸然动容的尖叫,在那尾音嘎然而止的瞬

    度第一?

    间,婶婶忽然臻首一抬,忘情地一口咬住叶飞的左边肩头,而她死命环抱在

    度第一?

    叶飞背部的双手,指甲也全都深深陷入了健硕的肌肉里去。

    叶飞知道自己的鸡巴正顶在婶婶的花心上,那花心被他巨大的龟头磨擦得不断痉挛和颤抖,它悚觫地一开一,既羞又惧地期盼着最后的绽放……而叶飞一边继续猛烈地打桩、一边浑然忘我的赞叹道:“哦……婶婶……你是我操过最棒……最美的女人……喔……好……好一个小浪屄!……把侄儿吸得都快……升天了!”

    婶婶听到叶飞的赞扬,开始四肢颤抖、骚屄紧缩,她拼命地缠抱住叶飞的躯体,瞳孔微微翻白,气喘嘘嘘道:“喔……侄儿……给我……求……求你……让我……爽……让我……高潮……噢……拜托……我的好侄儿侄儿……我的大鸡巴……哥哥……啊哈……哦呵……我要……来了……啊、啊……侄儿呀……求求你……快点……射在……我里面……哎……喔……求求……啊……使劲操我……好侄儿……亲爱的……大鸡巴哥……哥……呼、呼……婶婶要当……你的老婆……帮你……生个……女儿……啊呀……噢……啊……我……不行了……啦……啊呀……”

    随着婶婶歇斯底里的叫床声,叶飞只觉得有一大股又浓又热的阴精,源源不绝地自婶婶的花心四周喷洒而出,不但温暖着他的大龟头、浸泡着他整支的鸡巴,还渗流而出把床单糊湿了一大片……也不知过了多久,叶飞才爱怜

    最新3?度第一|

    地轻吻着已经平息下来的怀中尤物,浑身已软化下来的婶婶,四肢却都还黏贴在叶飞身上,她闭着双眼,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辉,呈现出一付神游太虚的飘渺美感,任凭叶飞的舌头在她口腔里翻江倒海、恣意享受,而她只是本能的轻哼慢哦,整个人仍然沉醉在绝顶高潮的绵绵余韵中。

    高潮过后的婶婶,满足地应着叶飞的热吻,两片缠绵悱恻、久久不愿分离的舌头,最后性互相伸入彼此的口腔内,热情地探访情人的咽喉……这项淋漓尽致的极度挑逗,促使已经高潮过的婶婶再度淫欲勃发,而尚未到达巅峰的叶飞,更是恍若脱缰之马,他只轻抽慢插了片刻,便纵情的快意驰骋,以君临天下的雄姿,临幸着自己性感骚浪的婶婶。

    这场没有半句语言,只是四肢紧紧纠结不放,加上两片不肯有须臾之离的舌头,便构成了一场至少历时三十分钟的盘肠大战,然而,已经再度点燃慾火的婶婶,只是比之前更饥渴地迎着自己的侄儿,而身经战的叶飞也不负盛名,从一开始到目前为止少说也有一个对时,他却依旧金枪不倒,继续雄赳赳、气昂昂地奸淫着跨下美艳绝伦的婶婶。

    两具汗流浃背的赤裸裸躯壳,几乎滚遍了床铺的每一个角落,他们俩时而男上女下、时而女上男下,像是有永远用不完的精力一般,不断地体交媾、恣意狂欢,完全忘记了今夕是何夕、到底自己是置身天上还是人间……

    “哥哥,哥哥……”

    清晨,一个清脆的声音打破了别墅里的宁静,许舒云也在这个声音中醒了过来,迷迷糊糊得睁开了眼睛,感觉自己被人抱在怀里,先是一惊,随即才想起了昨晚的情形。

    抬起头来,看到叶飞正笑嘻嘻得看着自己,意识到此时二人还毫无阻碍得抱在一起,甚至叶飞那个折腾了自己半晚上的坏东西还顶着自己的小腹,许舒云不由俏脸一红,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不在这里在哪里啊?”叶飞反问了一句,随后故作伤心的道:“你不会不要我了吧?昨晚还说要给我生女儿呢……”

    “你还说!”

    许舒云不由大羞,急忙伸手捂住了叶飞的嘴,俏脸通红得娇嗔道:“还不快走?静静马上就要过来了!”

    “过来就过来呗,正好可以让她知道。”

    叶飞笑着逗许舒云道,又在她胸前轻轻捏了一把,然后才从后窗溜了出去,由于暂时还没有把自己所有的事情告诉许舒云,所以他并没有用出什么瞬移的能力。

    目送叶飞离开,许舒云的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她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女人,只是以前那种感觉都太过惊世骇俗,所以才会一直没有决断,而经过了昨晚的事后,她就已经完全放开了心怀,准备全身心得投入到这份新的感情中去了。

    慢慢坐了起来,许舒云准备起床收拾一下那布满了爱的痕迹的床单,但是下面那异样的感觉又让她停止了动作,伸手轻揉了揉那微微肿起的快乐的源泉,不禁又是痴痴一笑,喃喃道:“这小坏蛋,那么大的力气,弄得人家现在还不舒服呢。”

    却忘了,昨晚是谁一而再、再而三得取,以至于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