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94章 感情的羁绊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由于叶静只是普通的感冒,叶飞也没有麻烦得去找东方若兰,只是让许舒云就近去了附近的那个小医院,其实像这样的作风感冒,叶飞用内力帮叶静驱散寒气也是可以瞬间治好她的,不过现在小丫头还没有开始练习内功,如果用自己的内力在她经脉中转一下的话,就会提前打通她的经脉,这种打通和韩小莹那种天生的脉俱通不一样,是属于拔苗助长那个类型的,对她以后的修练没有什么好处,所以叶飞也没有这么干。

    时间不长,车子就开进了那家小医院,仍是由叶飞抱着叶静,许舒云帮他们撑着伞,这特殊的一家三口快步跑了进去。

    由于这家医院的规模不大,因此也没有多少病人,倒也省了叶飞第一次想要动用特权的想法,二人很是顺利得做好了一系列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把叶静送进了病房,并且挂上了点滴。

    在帮叶静输上液以后,医生和护士就都离开了,而叶飞和许舒云之间的气氛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叶飞并没有说话,只是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许舒云,而许舒云则是被他看得很不自在,俏脸微红得说道:“小满,你不要听静静胡说,她是发烧烧糊涂了。”

    叶飞不禁感觉有些好笑,自己还没有问呢,她就先解释起来了,这不是典型的欲盖弥彰吗?于是坏笑着问道:“静静胡说什么了啊?我怎么不记得?”

    “你……”

    叶飞的装傻让许舒云心中更羞,结结巴巴得

    ?第一|3

    说道:“没什么啦,总之……总之小孩子的话是不能信的。”

    “不对吧?我怎么记得有句话叫童言无忌呢?”

    叶飞笑道。

    “我……”

    许舒云有些语塞,只得蛮不讲理的说道:“我不管,反正有些话你不准相信,也不准记得!”

    在叶飞的记忆中,许舒云一直充满着知性之美,却从来没有这么可爱过,心中不由对她更是喜欢,笑

    第一|

    道:“好吧,我已经忘了,不过你以后可不能再故意对我这么冷淡了哦。”

    被说破了心思,许舒云俏脸又是一红,嘴硬道:“谁……谁故意对你冷淡了?那根本就是你的错觉。”

    “呵呵……”

    叶飞笑了一声,没

    第一?

    有再跟她争下去,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把目光在她们母女二人脸上移来移去,看向叶静时,是单纯的关怀,而到了许舒云那里,却多了一抹毫不掩饰的柔情。

    面对着叶飞的目光,许舒云心里越来越慌乱,

    ?最新?¨度第一??

    心跳也越来越快,但是这种心里慌慌的感觉却并不让她讨厌,反而因为叶飞的目光而有了一种根本无法抑制的甜蜜感觉。

    在这尴尬暧昧的气氛中,叶静终于打完了点滴,高烧也退了下去,只是精神不怎么好,勉强和叶飞说了几句话,就沉沉得睡去了。

    现在叶静的病情已经得到了控制,叶飞和许舒云自然不能让她住在医院里,于是又将她带了家,

    第|一?

    这一来一,时间已经到了深夜。

    “静静已经没事了,你去吧。”

    从叶静的房间里出来,许舒云很没良心得说道。

    叶飞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得看着许舒云,说道:“不会吧?外面可还下着雨呢,你真的要我走?”

    许舒云神色有些尴尬,其实她并不是真心的想让叶飞走,甚至内心最深处还很想他能留下来,可是由于女儿的那句话,现在她面对叶飞时总是会忍不住心跳,所以才下意识得想要离他远一些,不过在听到叶飞的话后,又感觉这不适,于是说道:“那随你便吧,我先去睡了。”

    说着就要上楼。

    叶飞伸手拉住许舒云的小手,笑道:“别急嘛,陪我说说话。”

    说着将美人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现在他不想再和对方玩什么猜来猜去的游戏了,所以想趁着这个机会和她摊牌。

    坐在叶飞的身边,闻着他身上那强烈的男性气息,许舒云心里更慌,下意识得问道:“说什么呀?”

    叶飞忽然脸色一正,深情得告白道:“说说我的想法吧,我要让你知道,在叔叔离开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决定要照顾你和静静一辈子了。”

    “啊?”

    许舒云怎么也没有想到,叶飞竟然会这么直接,心中不由又是甜蜜又是惊慌,急忙说道:“我知道啊,你叔叔不在了,你当然有义务照顾我们。”

    “你还要再逃避吗?”

    叶飞紧紧得盯着许舒云:“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的!”

    “我……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不能对不起你叔叔!”

    许舒云躲开叶飞那火热的目光,站起身来向楼上跑去:“我先去睡了!”

    叶飞并没有追上去,只是在许舒云那性感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后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然后施施然得到了那个属于自己的房间,很是惬意得洗了个澡,洗好后并没有穿衣服,只是拿了条浴巾胡乱的围在身上,然后就在房间里坐了下来。

    等了好一会,感觉许舒云此时应该已经睡着了,叶飞才离开了房间,偷偷得进入了美人的卧室,不错,他今天又想做一次采花大盗了。

    此时许舒云果然已经睡着了,叶飞在她的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她那因为饱受文化熏陶而充满了知性气息的绝美容颜,不由越看越爱,忍不住低下头想在她的小嘴上吻一下。

    不料就在这个时候,许舒云的秀眉却微微皱了起来,小嘴微张,喃喃得叫道:“凌天,凌天……”

    叶飞心头一震,脸上不禁涌起了一抹苦涩,难道是自己想错了?她的心里只有叔叔,而根本没有自己的存在?

    这个念头让叶飞一下失去了采花的兴趣,他之所以想得到许舒云,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她心里有了自己,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强迫对方的。

    而就在叶飞想要黯然离开的时候,却又听许舒云喃喃得梦呓起来:“凌天,对不起……”